Thân là thừa tướng, nên trang bức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Thân vi thừa tương, tựu cai trang bức

身为丞相,就该装逼by云上椰子

【一】

丞相小时候家里穷。

为了补贴家用。

小小年纪就跟着隔壁的老王卖过猪肉。

跟着村口的刘师傅编过草鞋。

等后来遇了贵人平步青云。

当上小县令晋升小知府,不停内调内调,跻身朝廷,进入权力小核心,到最后成功出任当朝一品大员。

丞相表示,真是压力山大。

就好像就几百几千双眼睛在盯着你。

哪怕他本质是个喜欢挖鼻屎掏耳朵高兴了拍桌狂笑伤心了爆粗臭骂的低端庸俗之辈。

可这官儿当久了。

还是会有一些些(?)改变的。

本来么,身为丞相……

就该仪态大方,从容淡定,睿智豁达,风趣潇洒。

让百姓一见放心。

让政敌一见惧心。

让年轻的男人女人……一见倾心。

才能不枉一世,万古流芳。

为此,丞相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形象。

但凡出现于人前。

他必定嘴角挂着三分笑意,腰板挺直,衣着整齐。

走起路来,仪态雍容,步伐淡定。

气质清贵优雅。

如此这般的千古风流人物(呕)。

这一不小心……

就把职业为皇帝的十八岁毛头小子的心……给俘虏了。

【二】

于是。

丞相府,书房。

皇帝单膝跪于丞相脚边,撒娇卖萌:“爱卿,朕喜欢你~”

丞相心道你个小屁孩拉倒吧,表面却是微微蹙眉,沉声:“陛下你这是作甚,快起来。”

皇帝:“不要,爱卿你要是不接受朕的爱意,朕就不起来。”

丞相心嘲你以为我会心疼?爱跪多久跪多久,表面却是用手虚扶,蹙眉:“陛下莫要开臣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

皇帝爽快起身,笑着凑近:“爱卿你就是脸皮薄,性子古板。这话朕都跟你说过好几遍了,你次次反应都是这样。”

丞相避开皇帝凑过来的笑脸,生怕人家再近点就亲上了,满脸不赞同:“陛下还当要分得清

主次,明白什么才是君子言行,拿臣开玩笑并不好玩。”

断袖没前途!

之后。

发现皇帝从言语上的巨人,变为了行动上的小人。

秋夜。

金凉州。

皇帝坐在床上愉快的朝丞相招招手:“爱卿快过来,朕已经为你暖好床铺了。”

丞相站在门边,十分想摔门暴走,面上却只是一言不发:“…………”

皇帝愉快的:“爱卿不要有负担嘛,朕不会将你怎样的,不是都说了么,这客栈实在没有多余的客房了,你我君臣挤一宿还可以相互取暖,是不是。”

丞相倒不是不敢睡,都是大老爷们的,只是他睡相不太好,喜欢拳打脚踢翻被子流口水什么的,早上起来也必定是一头鸡窝乱发……这种跌份丢脸的事,他能做?

那必是万万不能的!

于是丞相沉着脸,转身:“陛下还是自己睡吧。”

他就是窝茅房睡一宿也好过让人发现本质。

皇帝见状,赶忙下床来扯:“别走别走,朕就是开你玩笑,你要是真不愿,那朕打地铺可以么。”

丞相心想那打地铺你也能见到我哈喇子流了一枕头的样子啊!不干!

面上却是振振有词:“陛下怎可如此颠倒君臣礼仪,若因为臣让您睡地上,臣简直万死难辞其咎。”

说罢,还要走。

皇帝扯其袖摆。

丞相扭头皱眉。

皇帝干脆一把揽腰抱住,温柔倾诉:“爱卿,你不要这么嫌弃朕么,朕虽然年纪比你小,但也终归不是小孩子了,什么是喜欢什么是欣赏朕还是分得清的*#$%#&……”

情话绵绵。

执着情深。

丞相下巴搭在皇帝肩上,一张雷击脸:“…………”

【四】

丞相开始觉得皇帝有些难对付了。

当一个人打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的粉红气势扑面而来的时候。

丞相还真是有些烦躁。

可烦又怎么样?

多年的为官之道告诉他,这种事,宜疏不宜堵。

于是乎。

元宵灯会夜。

临水照江楼。

皇帝心情大好:“爱卿,实在没想到你竟然会约朕一同看花灯。”

丞相姿态优雅的给皇帝添上一杯酒,嘴角笑意三分:“陛下不是总说过年事多,心烦意乱?正赶上元宵灯会,便想着出来走走了。”

皇帝难得看到丞相笑得晃眼,于是也举杯浅笑,声音低哑:“其实朕因何事心烦意乱,爱卿该比朕清楚,唉……情字不可说……患得患失……就比如你这一笑,都能让朕心里暖和好几天了。”

丞相被小年轻谈恋爱说的肉麻话给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面上十分平静:“陛下不要再提这些,今夜元宵,还是好好赏灯罢。”

皇帝只当丞相是脸皮薄,笑:“好吧,好吧……朕不说便是。”

 

【五】

可万万没想到!

夜半。

就当丞相嘴角露出邪魅一笑,觉得可以功成身退之时。

身后厢房传出器物碎裂的声响以及皇帝的咆哮

“滚!——”

那本该伺候之人吓得屁滚尿流夺门而出。

丞相一见事情还没圆满就要败露,心里骂了一声他娘的!

正想撒腿跑。

却被一双手给拦腰揪进了房里。

皇帝双眼通红,按着丞相手腕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丞相也知此事下作,不该是他这种高尚(?)人士会做的,于是偏头否认:“不知陛下要说什么。”

皇帝热气全喷在丞相颈间:“你明知道朕喜欢的是你!可你却这样固执来伤朕的心!”

丞相眉越蹙越紧,心道这小子手劲越来越大了:“…………”

皇帝看丞相模样,却是越看越气:“好!既然你都这样对朕!那朕也不想再憋着了……”

说罢,就连拉带扯。

压倒床上。

丞相大惊,脸上再也没了淡定:“你、你做什么……唔……”

……花好月圆夜。

“乖,别咬被子……”

“…………”

“宝贝,别咬枕头……”

“…………”

“嘶……别咬朕……”

“…………”

丞相脑内操了皇帝祖宗十八代!

不堵住嘴等着听老子叫`春啊?!

门都没有!

嗷——疼——

【六】

丞相一个人关在昏暗的房间里。

身前摆了一桌子鸡鸭鱼肉。

头发没束,屁`眼还疼,屈起左脚踏在凳板上。

姿态豪迈奔放,表情狰狞猥琐。

胡吃海塞。

……

说实话,他现在心情很沉痛。

沉痛到恨不得拎把杀猪刀去捅了皇帝。

让他也知道知道堂堂一个大老爷们被人捅了的滋味。

一想起那小子用那根混账肉东西往自己下边塞……

丞相木着脸吐出嘴里的东西:“呕……”

食疗都没办法进行了。

“爱卿——”

满含情意的呼唤,大门砰地被打开。

皇帝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逆光里。

然后……双眼慢慢睁大。

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皇帝摇摇头,用手抹了一把脸。

再看时。

丞相已经淡定的将屈起的脚放下,手里的鸡腿也回归碗中。

皇帝小心翼翼走上前,蹲在丞相身边,迟疑开口:“爱卿,你这是在气朕么?”

丞相仪态优雅的拿锦帕擦手,面上冷淡:“陛下多虑,臣不敢。”

皇帝满目委屈:“你都这样了……朕知错了,那日不该用强……”

丞相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合着不该用强那别的手段也要上了他?面上更冷:“陛下请回。”

皇帝叹气,不容分说拦腰抱起丞相:“爱卿别和朕犟嘴。”

丞相大惊:“你——”他娘的又想做什么!

皇帝目光无奈又温柔:“地上凉,你没穿鞋,朕先抱你到床上再走。”

【七】

丞相开始躲着皇帝。

惹不起他还是躲得起的嘛。

提高工作效率,降低相处时间。

精练简化语意,减少语言交流。

练习左顾右盼,避免眼神接触。

态度之敷衍冷峻,众臣所睹。

皇帝一颗热烘烘、粉嫩嫩、软萌萌的初恋小心脏就这样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

初夏。

皇帝闷在被窝里,晕晕乎乎。

丞相:“陛下……”

皇帝:“…………”

丞相:“陛下……”

皇帝:“…………”

丞相犹豫着伸手扯了下锦被:“陛下,臣知道您醒着。”

皇帝露出毛躁躁的脑袋,漆黑湿润的双眸可怜兮兮:“爱卿,朕生病了。”

丞相接过太监手里的汤药:“发烧而已,喝药就好了。”

皇帝可怜兮兮:“朕有心病,喝药怎么能好……”

丞相还不知这小子心思?定是又要唧唧歪歪一通腻死人的情话,当即面色一沉:“陛下爱喝不喝,不喝喂狗。”

说罢,端着药碗就要走。

皇帝急了,赶忙起身扯住丞相袖摆:“汪……”

丞相忽然就很不是滋味:“…………”

【八】

目光追随着太监端着空药碗下去。

丞相转过头来,觉得自己也是个大老爷们,都丞相了也就不在乎肚里再多撑一条船撑死自己,这事必须自己先放下才有可能正真过去,遂沉痛的:“说罢,陛下您到底要如何才能揭过此事。”

皇帝木愣愣:“爱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丞相略有犹豫:“臣,并不如您想象中那般完美。只要陛下愿意放下,臣也就当此事不曾发生。”

皇帝眼中满是苦涩情意:“……爱卿在朕心中就是最完美的人,怎么可能放下。”

说着,还执起了丞相的手,蹭过唇边。

轻轻柔柔,却活像被踩了电。

丞相刷的就抽出了自己的手,就着皇帝的俊脸就是一巴掌推了过去!

正面,结结实实的。

就把那毛躁躁的脑袋给一咕噜推远了。

手劲之大——皇帝直接给推倒在床。

刚失措的想要爬起,床板“碰——”的木然一响。

就见一膝跪上了床沿。

皇帝顺着目光看去,只见丞相半俯下身,霸气凛然的挺拔身姿将自己罩在身下。

丞相破罐破摔,面容扭曲,视线迫人:“陛下你喜欢臣什么?!你不就是喜欢那些仪态大方从容优雅有教养的样子么!这些我装作有!太傅太尉御史尚书们就没有啊?!他们才是货真价实的!论样貌论学识满朝上下多得是比我强的人!陛下你是眼睛被眼屎糊了啊?!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臣就是粗鲁低俗装腔作势的粗人!卖过猪肉编过草鞋喜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抠了鼻屎弹桌底流了口水抹枕头使兵器都恨不得用狼牙棒的俗人!粗人——!”

皇帝:“…………”

【九】

静默。

待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眨巴眨。

忽然就一个狼扑将丞相连滚带压在身下。

扯着丞相衣襟蹭啊蹭,将双颊蹭得红扑扑,在丞相又一个大掌要来扑棱自己脑袋之际及时制住。

皇帝满面春光:“你怎么能这么想。”

丞相的手掌还是扑棱了过去,气不打一处来:“滚你鸡`巴犊子!”

皇帝感慨:“啊,好粗俗……这就是民间百姓的市井文化么?”

丞相脸都气红:“滚开。”

皇帝深情款款:“可是爱卿,他们都不是你。你在朕心里是独一份的,不因你这些外在,朕喜欢的是你这颗心。”

丞相被噎,一时脑子有些乱:“…………”

皇帝:“如果你不在七年前来到朕身边辅佐朕、教导朕、陪伴朕……那或许还有转机。”

丞相:“…………”

皇帝拿着丞相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目光温柔缱绻:“可是如今这里被你施了肥,发了芽,你还有什么资格逃开不管呢?”

丞相也不知能说什么了:“…………”

【十】

于是……

皇帝这就追到丞相了吗?

这必然是……

万万不可能的!

不过皇帝陛下表示这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勉强也可算是……

算是摸到丞相那颗心了。

至于日后就温水煮青蛙,徐徐图之吧。

他相信骆驼总有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弯的时候,就是在此过程中,年轻气盛的小伙也有觉得难捱的时候。

夏夜。

丞相府。

窗外小池,夏荷摇曳。

窗内传来,阵阵低语。

“滚开——”

“让朕亲一个,朕就回宫去,不亲你休想朕走。”

“你还要不要脸——”

“不要,脸面是什么?能亲朕么?”

“放手——你他娘的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唔……”

“讲粗话,罚一个。”

“你够了!亲也亲了,该滚回去了!”

“这怎么行?刚才是罚的,和朕要得临别吻怎能相提并论?”

“你——你——”

……

【完结】

特别是还要插他屁`眼时!

有多远麻利的给他死多远!

少年你为什么就不明白!

皇帝眼见丞相一再逃避,幽叹:“可是爱卿,朕是真的对你有意……”

丞相心里:呵呵。

【三】

如此这般。

丞相无视好几次皇帝的表白

2 thoughts on “Thân là thừa tướng, nên trang bức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Thân làm Thừa tướng, phải giả vờ | Thiên Ân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