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ừ! Thế nào lại là ngươi!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卧槽! 怎么又是你! by 云上椰子

全文

熙熙攘攘,街上。

一把抓住手腕:“小贼!光天化日!你胆子不小!”

悄声:“呃……少侠就当没看见吧。”

揪过来:“哼,有本事偷就该知道下场!”

大叫:“哎哟哟你做什么!你你你……你个负心汉还讲不讲理啦!呜呜……大家都给我评评理啊!我省吃俭用供他吃供他住!回头就跟个小姑娘逛大街了啊!呜呜呜……虽说我是个男的断袖不应该,可也不该是被你个无耻小人这样践踏的呀……呜呜呜……”

尴尬:“你!你……”

 

 

寂静无声,客栈。

警觉:“谁!”

大惊:“我操!怎么又是你!”

冷哼:“这话该我问你吧!大半夜又偷到我房里来了!”

跃窗:“少侠就当没看见,我这就走!这就走!”

追去:“哪里跑!”

 

=

=

药香隐隐,医馆。

抱着来人闯入,大喊:“大夫,大夫!”

给胳膊上药的间隙瞥一眼:“……擦,又是你!”

蹙眉:“又是你这个贼。”

缩了缩脖子:“少侠饶命,上次被你教训的伤还没好呢!小人物不劳你惦记,你还是继续帮你怀里的姑娘叫大夫吧!”

擦肩而过:“且饶你一回。”

 

=

=

 

昏暗无光,地牢。

叼着稻草看到刚关进来的人:“……没眼瞎吧,又是你啊少侠?!”

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呵,又是你。”

惊奇:“啧啧啧,几月不见,你怎么混成这副惨样了?”

闭目:“与你何干?”

笑:“你不说我也知道,必是因为那张藏宝图吧?这都挑了几家了?幕后的人实在太缺德!”

沉默不语:“…………”

=

=

 

夜凉如水,地牢。

悄悄凑近:“少侠,不如与你打个商量?”

眼也未睁:“……有话快说。”

再凑近点:“咱俩都被关了个把月了,外面的人估计是忘了咱了,不如我用些小伎俩让我俩出去可好?”

缓缓睁眼:“需要我配合?”

笑:“这是自然。”

沉吟一会儿:“好,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个条件。”

惊奇:“好说好说,只要能出去,尽管开口。”

看着对方:“出去后,与我同行。”

抽嘴角:“为、为什么?”

眼眸漆黑深沉:“去弄清这一切。”

 

=

=

 

跳脚大骂:“我j□j祖宗十八代!你他娘的早就知道这七星六盘阵要两个人来闯啊!拉我做垫背?!我要是出不去就是化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双目紧盯图阵:“少废话!你先过箭雨阵,我断后!”

大骂:“他娘的!要我变成刺猬是不是!”

扭头:“信不过我?那你断后,应付等会儿追上来的雪狼。”

手指颤抖:“你你你……”

弯唇,语气威胁:“去不去?!”

咬牙:“我就信你一次,等会儿前方要是万箭齐发……”

拔剑迎狼:“我让你阴魂不散便是!”

 

=

=

 

血腥淡淡,山庄。

木愣愣:“好不容易从地底下出来,这上面怎么就被血洗了?”

面色沉重:“是有人比我们早到一步。”

扭头:“那追不追?”

对视:“你说呢?”

耸肩摊手:“反正留在这儿也是被污蔑的命,不如继续做亡命之徒吧。”

收敛神色:“走。”

唉声叹气跟上:“哎呀呀……真是没完没了啊……这样我还能不能回家过年了……”

 

=

=

 

百花争艳,院落。

一个轻纵跃下:“怎么样?刚刚和那帮人交手没问题吧?”

敛目:“嗯,东西呢?”

笑:“老子出马,自然是得手了!”

点头,转身:“那走吧。”

跟上,感叹:“哎呀,想当初你还抓着我一口一个小贼呢,现在就和我狼狈为奸了嗯?~少侠?~”。

目不斜视:“本质不同。”

挑眉:“那是……反正偷得也是你未婚妻家里嘛……迟早都是你的,提早拿而已。”

蹙眉:“林姑娘不是我未婚妻。”

挑眉:“来月信都痛到被你抱着去医馆了,肌肤之亲啊!还不用娶?!”

蹙眉:“我只当她是妹妹。”

笑:“哦。”

 

=

=

 

月色漫漫,屋顶。

拿起酒坛子:“好久不曾这样开怀畅饮了!”

长身玉立于一边:“我们现在毕竟还做着伪装在别人府上,你不要太过乱来。”

笑嘻嘻:“知道知道,这个我有分寸,不来喝一口?”

摇头:“…………”

耸肩:“真是无趣,都想不通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是邪教的教主?”

一愣,转而平静:“你都知道了?”

笑:“我也不想的,那日潜入岳老爷子的书房……无意中听到的呗……想不到他竟也是邪教的人呀……”

敛目:“落月教一直安守塞外,近百年不曾踏入中原武林了。”

大笑:“知道知道,你不就是想说你是好人嘛!我是个贼,没什么资格来质问你,也不嫌弃你,你放心~”

无奈:“…………”

敛笑:“不过,你教中出来的那些妄图扰乱中原武林的畜生,可得好生教训啊!”

 

=

=

 

寒夜沉沉,破庙。

酣战已毕,剑气收敛,冲到那人身边:“你怎么样了!”

血色尽失,气喘吁吁:“你他娘的……不会自己看么……老子血……都快流尽了……”

半抱起人:“别说话了,留点精神!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大夫!”

脸色难看:“嘶——疼……疼……”

紧张,不敢再动:“忍一忍……”

汗水打湿了鬓发,扯出苦笑:“你来……给我拔箭吧……”

蹙眉,脑子里很乱:“还是看大夫——”

打断:“等不…到了……我……把命交给你……如何……”

汗水从下巴滴落,目光相对,皆是对方:“子飞……”

……

 

=

=

 

结婚酒宴,林府。

刚转过一个回廊,呆愣看向来人:“…………”

大惊,转身想跑:“我操!又是你!”

轻功一跃,一把抓回:“你跑哪儿去了?!”

不敢直视:“如你所见,林小姐大婚,来瞧瞧热闹。”

愠怒:“伤都没好全!就出来踩点?!你!……可叫我好找!”

左顾右盼:“快放手,快放手,等会儿叫人看见可不好!”

愠怒:“放手?!又让你跑了去偷?!门都没有!”

举手投降:“哎呀,你怎么这么暴躁啊……我没偷,真没偷!我就是、就是在犹豫一件事情……有点心烦……”

脸色稍微缓和点:“什么事。”

眼神不善:“你休想!”

可怜兮兮:“哦。那算了。也是,偷人心什么的太不厚道。”

皱眉:“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抬头,对视:“我说,我想偷少侠你的心,可你不肯啊……那就算了。”

面无表情:“…………”

许久。

品过味来的少侠……

耳朵红了。

……

=

=

 

最后,番外。

 

大漠绿洲,落月教。

一把将信纸拍在桌上:“若不是属下截到这份家书,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嗯?林盟主家的三公子?!”

大喇喇瞥一眼书信:“哎呀,你真是越来越暴躁了这不是我职业不好,不好意思跟你说嘛!”

摇头:“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为何会出现在林府。”

回想起来,拍桌:“对呀!你当时还污蔑我是偷东西呢!赶紧同我道歉!”

眼神不善:“道歉?!”

后退:“嗯……看在我也瞒过你的份上,那就算了。”

逼近:“算了?!”

再退:“那不然呢!你还想怎样!少侠!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发现你最近不仅越来越暴躁,还越来越……唔……”

……

酣战过后。

一脸狰狞:“你他娘的是不是背着我练什么邪功了?!性子越来越不好了!我简直就是被骗了啊啊啊你个无耻混蛋!”

闭眼不理,翻身压倒。

 

【全文完】

 

 

 

 

 

 

 

 

 

 

 

 

 

 

 

 

 

 

 

 

 

 

 

 

 

 

 

 

 

 

 

 

 

 

 

 

 

 

 

 

 

 

 

 

 

 

 

 

 

 

 

 

 

 

 

 

One thought on “Hừ! Thế nào lại là ngươi!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