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ộng kinh xuyên qua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Giá trừu phong đích xuyên việt

这抽风的穿越 BY 云上椰子

(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HE).

文案:

 

这抽风的穿越

 

这雷人的世界

 

顶锅盖逃跑……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然 ┃ 配角: ┃ 其它:抽风

 

 

☆、这抽风的穿越

 

作者有话要说:请带好避雷针,请带好避雷针,请带好避雷针,请带好避雷针……(回音)……

亭台楼阁,竹枝婆娑,新花初苞,秀石叠嶂,明溪暗流。

一切的景致全用逶迤的青石细路串连起来,可游可歇,典雅大方。

没有半点人工雕琢的痕迹,情趣盎然又浑然天成,在最简约处反更见优雅大气。

但在皇宫,从来不缺这样的好景色,特别是璧玥这种大国的花园。

所以她只是意兴阑珊的看着前方的路,在心里暗暗念叨着“杨漫之”三字,因为这就是她以后的名字了。

太阳已经下山,天边是一派绚丽多彩的霞光,刚刚下过雨的露珠还停留在花瓣上,晶莹剔透。眼光就顺着这簇花一直看去。

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了——

碧玉湖畔的凉亭里,白衣胜雪,红衣似火。

啊!被萌了!被腐了!被电击了!这可是本年度皇宫里最美的一道风景啊!杨漫之如是感叹着。脚步在不经意中,已往那边挪去。直接无视凉亭周围垂首站立着一干宫女太监。伸长脖子看去: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只见一位红衣男子,乌黑长发直垂落地,绝丽容颜掩映其中,现正睡卧白衣美人膝。而那个醒掌天下权的白衣美人,此刻也正慵懒的斜卧在软榻上。精致绝伦的容貌,裹着银丝的织金缎带垂在一头乌丝间,还有嘴角那一丝若无若无的微笑。

此时正值初夏,御花园内依旧百花盛开,粉粉嫩嫩,刹是好看。微微几缕夏日的晚风吹过,几片粉红的花瓣便落在了他们交织在一起的红白色锦缎上,更衬出衣服主人的风华绝代……

她的狼血就再也控制不住的沸腾了。闭眼时已是一阵窒息:极品的白衣美男和祸水的红衣美人……这画面太华丽丽了!!!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穿越是值得的!只为看到这一幕犹如插画的美景!

正在这时,白衣男子似乎是听到了凉亭外的动静,抬起头来看了杨漫之一眼,冲她微微笑了下,虽不是回眸一笑,但也足以令六宫粉黛黯然失色。

杨漫之先是一愣,随后也礼仪性的回了个程式化微笑。深呼吸一口气,平复那咆哮的心情,带着身后的一群宫女太监便欲转身离去。

然而她不知道萧然会笑是因为惯性使然。当他想不起一个人到底是谁的时候,总是会先冲他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其实他当时心理就在狂想:这人谁来着?好面熟……怎么就想不起来呢?难道朕真的有把女人当石头的倾向?……无限纠结ing……

“皇后。”不容易,他终于想起来了。

叫得杨漫之脚步一顿,又回过身来。扯了身边的腊梅问:“他谁?”其实他是谁杨漫之早已经猜到,自欺欺人一下下,浪费浪费时间。

腊梅一头瀑布汗,小声道:“娘娘,您这间歇性失忆真是……怎么连自己夫君都不认识了?”

哦!原来是传说中不近女色的皇帝大人带头在后宫里玩BL啊。杨漫之挥挥手示意腊梅退到身后。

自己上前,向皇帝大人盈盈施礼。心里抹泪道:淑女不好当,虚伪的淑女就更不好当了。

 

 

 

 

☆、这抽风的断袖

 

施完礼的杨漫之端庄地站在皇帝面前,接受他的目光洗礼。

哎!念在你们好歹也是许久不见的夫妻,我就忍了这气氛,让你看吧。可惜你专门挑选的那位潜心向佛的皇后已经于一个月前不知所踪了。但你也放心,我虽然不向佛,却也不会无聊到来坏你好事的。杨漫之心里如此想着。

一分钟过去了,杨漫之昂首挺胸……

两分钟过去了,杨漫之开始纳闷……

三分钟过去了,杨漫之眉头紧锁……

四分钟……

五分钟……

她确定他看了她十分钟了……

矗立的太监宫女是看得心神一阵激荡。暗想:莫非陛下许久不见皇后,脑子就忽然开窍了?好啊好啊,不如乘热打铁,今晚就把皇后给宠幸了吧。我等也好早日向太后报喜呀!

其实,复杂的人永远是多想的。萧然虽然面对着杨漫之,可目光却越过她落在了空中的云朵上。暗自思索:那朵云怎么看着像窝窝头?诸如此类的无聊问题。

但最终,沉默还是被回过神来的皇帝大人给打破了。开头就是一句很温柔的问候:“许久不见,皇后近来身体可好?”

“托陛下的福,一切安好。”

“唔,那不知皇后有没有想朕呢?”

皇帝大人手托起腮,眼底尽是笑意的问道。不经意间就露出了左耳上的七异石耳钉。此刻正显出血红色。

璧玥国有民风,凡是已婚男女,男左女右,都该佩戴一枚只属于他们夫妻间的耳钉。

而皇帝与皇后的耳钉更是用世上极其珍贵的七异石制成。传说会显现出七种不同的颜色而得名。

一阵清风吹过,轻抚鬓角。杨漫之右耳上的耳钉也很是时候的露了出来。对杨漫之玩起了背叛,此时正显出和皇帝那枚一样的血红色。

耳钉道:见到相好就是开心!

听了皇帝大人那一声饱含相思之苦的问话。杨漫之只是沉默,因为她实在没想到传说中不近女色的皇帝大人会说出这种话,好像他们是对恩爱夫妻似的,虚伪。

皇帝笑了笑,想起身坐到石凳上,可无奈那位熟睡的红衣男子正压着他的袖袍一角。

对着那红衣男子,皇帝眼底闪过一丝宠爱,随后又很无奈的看了杨漫之一眼。

颇为孩子气道:“朕想起身了。”

杨漫之甩了甩鸡皮疙瘩:皇帝大人!你怎么忽然就从温文尔雅型转为淘气孩子型了?再次确定皇家培养出来的人都是变态,还是抽风型的。

但复杂的人永远的多想的。一般小说里的皇帝,不是温文尔雅,就是霸气十足;不是腹黑至极,就是痴情无敌……可我们赶上的永远都是意外这班车。所以,事实上我们的萧然陛下是位粉可爱粉可爱的青年大正太!

(众:不可能!抗议! 导演:抗议无效!)

杨漫之傻眼:可刚刚言谈之间明明是那么富有深度的人啊!

官方解释:当时的皇帝刚刚睡一觉,是人都会正经一会儿。

杨漫之继续争辩:可现在的他明明是温文尔雅型!

官方解释:此人就喜欢装模作样!混熟了就好了!

PS:孩子,你小说看多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正太皇帝怎么了?接受吧。

杨漫之无奈叹了一口气,忽然就觉得此情此境很是熟悉,再发展下去岂不就是——

天赐良机,这出戏要是不上演,可真是对不起广大的腐女同胞了!

于是杨漫之迟疑着,小心翼翼道:“陛下,既然不想叫醒,不如把您的衣袖给……割了吧。”

风轻云淡的语调,像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当然,如果杨漫之知道会因为这一句话而引来以后那些没完没了的麻烦,她宁愿把舌头咬下丢到外太空也不会说出来!

当时皇后话一出口,矗立的一干宫女太监皆是浑身一震,如遭电击。暗叫:不要啊!那可就真的承认自己断袖啦!

更料不到的是皇帝轻轻点头,颇为赞同道:“嗯,不错的注意。钱容,拿朕的佩剑来。”

正应了那句:皇帝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听闻,众宫女太监齐齐跪下,哀求道:“陛下,不要啊!”“请陛下三思!”“陛下……”

凉亭内一片悲壮凄凉景象,就好像皇帝驾崩了一样。

偏偏声音还不敢太大,生怕吵醒了那位红衣美人。

杨漫之唯有怨念ing……难得她也是从N百年后特别赶来看历史上断袖这出戏的,怎么可以不给面子?……

皇帝被坏了兴致,皱眉轻道:“朕的话没听到么?剑。”

跪在地上的贴身太监这才稀稀拉拉爬起来去取剑。

眼看着皇帝伸手就要去拿剑了,岂料钱公公死死抓着剑,不肯松手。

皇帝一抓,还是不松……

一番僵持……

期间钱公公还用无比哀怨的眼神看了皇帝几眼。希望用眼神感化他。

可那厮不理。

如此来回的打了几个太极,皇帝大人终是不耐烦了。

微眯起了双眼,吓得钱公公心里一紧,抓着个剑鞘就跌倒在地。

当皇帝手持佩剑打算割袍断袖时,忽然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抬头,对着皇后春风一笑,用极其好听的声音说着‘注定杨漫之悲惨命运开始’的话:

“皇后,朕一手持剑多有不便。不如你帮朕割了这衣袖吧。”说罢,剑就捧到了杨漫之面前。

………………

不消一天,璧玥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八卦里就多了一条宫闱逸事——皇后亲自帮皇帝断袖了!

第二天,杨漫之也就被太后她老人家请去作客了。

 

 

 

 

☆、这抽风的差事

 

她现在的身份是璧玥皇帝用八抬大轿从正宫门抬进来的皇后。

闺名叫杨漫之,当朝礼部尚书千金。此女从小就长了一副不得玷污的仙女模样,受祖母影响,与佛结缘,更是打算十六岁一及笄就彻底出家去。

谁料,老天不愿成人之美。当时十八岁的皇帝大人在被太后逼急的情况下,点名就要了此女做皇后。

太后还看不出他的花花肠子?一开始自然不肯,岂料皇帝表现的一派情深意重道:“除了杨漫之,朕决不娶其他女人做皇后!”

那份坚定啊!感动了无数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暗生情愫道:莫非皇帝是一个痴情人儿?更纳闷他是怎么和杨家那个吃斋念佛的小姐好上的。

据说太后也被皇帝的作秀所感动,何况璧玥皇室有规矩,先有皇后,才能纳妃。点点头,也就同意了。

大婚当晚,死GAY皇帝当然没和皇后同寝,甚至连面子都不卖给她。

晚上明明是一起送进寝宫的,早上伺候的时却见皇后一人端坐窗前礼佛,面上是千年不变的淡定表情。

皇帝的肉身彻底从寝宫蒸发……

闹剧的最后,还是太后从萧然的小叔,常年待在齐南的耀王殿下暂住的宫殿给拎出来的。临出门只听耀王感慨:皇宫这些年是越来越抠门了,竟给他下榻的宫殿一张床~

此后,璧玥民间又流传上了这么一句话:

人生在世三不得,

龙潭虎穴去不得;

耀王殿下惹不得;

皇帝陛下嫁不得!!!

可如果你偏偏嫁了呢?那么就只有守活寡的份了。

好在太后是杨漫之的表姑,有这层关系罩着,她的日子还算是:很安稳很惬意。

且不管这桩婚姻是否三代、是否近亲、生出的孩子是否会是个怪物。

所以现在的杨漫之就不慌不忙走在去往长平宫的路上。身后照例跟了一大群太监宫女。

清晨的空气很好,全是春日蒸腾的潮湿幽香。风轻拂面,绵绵软软,那美妙的感觉不禁让她怦然心动。

她喜欢这种亲近自然的感觉。虽然身在被人们成为牢笼的皇宫,可风景照样不无不在。杨漫之心里如是的肯定着。

她是个很没有志气的女人,不会一心想着出去。像她这种没才情没技艺没智商没气质的人,离了皇家这个腐败的机构,那还怎么活?!只要众人把她空气,她就能在后宫好好宅一辈子。

想着想着,某女不自觉又咧开一个傻笑,眼睛呈星星状,无比陶醉的幻想米虫的幸福生活。

一去到长平宫,太后刚起还在梳妆。杨漫之唯有坐等,所幸不久太后就收拾停当了。

她是一个怎么看都只有四十多岁的女人。五官很精致,头发在后面盘成了一个高贵的发髻,露出细白的脖颈,一看就是个平易近人的贵妇。

“漫之,上月一病瘦了好多,可得好好补补了。”不等杨漫之行礼,太后就一把拉住她的手,关切道。

居然不是太后对“皇后亲自帮皇帝断袖”一事发表讲话?!杨漫之不解。

“儿臣不孝,让母后操心了。”

“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太后拉着杨漫之就近坐下,继续关切:“你的苦母后是知道的。可是皇帝又那副样子,哎……”

然后就开始了无穷无尽的诉苦与安慰。

只是,无论从开头到结尾,诉苦的都是太后,安慰的是皇后。

太后越说越苦,眉头越皱越深,叹一声:“哀家也真不知那孩子脑子想的是什么!三百八十六名美女,竟然一个都没看上!这些,这些可都是万里挑一的呀!……”

“陛下自有自己的用意吧。”杨漫之程式化的说道。

现在太后说的是皇帝曾经的选秀逸事。全国各地精心挑选的三百八十六名美女,一一被皇帝用哭笑不得的理由给PASS了。连同一起被PASS掉的还有太后的心血。打那儿以后她就再也没精力帮皇帝搞这些了。

只是,杨漫之很纳闷:你跟我说这些干嘛?你也该知道皇后这种人是对此不敢兴趣的啊。

果不其然,太后语气一转,由诉苦开始渐渐引出了正题。

……

走出长平宫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杨漫之只觉得早上的好心情全是幻影,看着道旁那娇艳的花儿,只想一把摘下来出气。

为什么这回她会做排头兵?

为什么?

在她就要爆发的时候,腊梅的一声叫唤提醒了她:“娘娘……”

于是她就明白了,因为她是皇后。整个后宫的排头兵。

更可悲的是,皇帝大人的后宫荒凉到只有她一个女人。

所以,掰直皇帝大人的任务就光荣惨烈的落到了她头上。

.

.

.

.

对于选秀,杨漫之的全部认知都是来自于电视上搞的火热的歌星选秀节目,可惜的是她有空都浪费的耽美文及耽美动漫上了,以至于从来没怎么看过。后悔不已。

至于这古代的选美,她更是半点经验都没有。打开名册,一连串的名字看得人头昏眼花。打开画卷,个个都长一样。瓜子脸,细柳眉,外加樱桃小嘴。

何况有许多美女都是和朝堂上有关系的,要做到大体有数还真不容易。

幸好太后调配给了她两个得力助手。一个是嬷嬷,一个是公公。

这两位可是选秀方面的CEO,皇帝更是他们一手带大的,人家喜欢什么口味的姑娘,他们会较清楚一些。(怎么说的跟皇帝要吃人似的?- -)

照他们暗示,只要杨漫之端出个样子来就行。她听了自然不亦乐乎。

更何况选秀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事,从各地征集美女上来,随随便便都要花上个把月……然后又当面的筛选……调教礼仪……

尽管如此,杨漫之对这次选秀还是充满了雄心壮志。

公公看的摇了摇头,不忍她将来受到太大的伤害。于是就建议皇后去考察一下皇帝当下的实际情况。也好对这次选秀的难易程度有个了解。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杨漫之点头同意。虽然她是主张没事决不靠近皇帝的。

 

 

 

 

☆、这抽风的侍寝

 

见到闭目养神的皇帝终于睁眼,钱容立马轻声提醒:“陛下,可以开始了吗?”

“嗯?啊…开始吧。”萧然迷迷糊糊应付着,那种事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早完早睡觉。

其实,与其说那是一种事,还不如说那是一项政策。

针对萧然这特殊情况所产生的一项政策——

每逢月中亲自挑选美女侍寝。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说挑是吧?喜欢就侍寝对吧?可我偏偏就没喜欢的呢?所以……

“一号,林水蓉。”钱公公一声叫唤,珠帘后面施施然走出一位美女。

清雅脱俗,腰身丰盈窈窕,出水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

皇帝慵懒的倚在软榻上,瞟了人家美女只一眼。摇头,“不要。”说的很轻松,像是在吐葡萄核。

身旁钱容的神情就垮下了一半——开了个不好的头啊。可怜兮兮的看着皇帝,企图用目光讨一个说法。

萧然微微一笑,很笑面的对人家美女说:“腰太细了。搂着没手感。”

噼啪——美女如遭电击。呜呜呜……人家辛辛苦苦保持这么个腰身你当很容易啊?这是我的骄傲,可你竟然诋毁我的骄傲,还有,你小子搂过女人吗?有什么资格说我……

尽管心里是无比念念碎,但面上美女还是垂头退下了。

钱公公抬起头,再接再厉:“二号,凌兰。”

二号美女长着瓜子脸,一对狐媚的丹凤眼往上轻挑,说不出的勾人魂魄,小巧的鼻子,娇艳如花瓣的红唇,特别是眉心的那块红痔,更加增添了十分的妩媚。

只见她走到皇帝面前,轻轻施礼。抬头的瞬间对着萧然嫣然一笑,那是眉目传情啊。

对于美女的主动攻势,萧然傻愣了一下。

有戏有戏……公公看的是那叫一个心神激荡。

但恢复如常的萧然又是一笑,彻底粉碎了某幺的痴心妄想。“名不副实,不喜欢。”

啥?在场的宫女太监都睁大了眼。

萧然好心的补了一句,让他们死的更明白:“她没有如兰的气质。凭什么名中带个兰字呐!”

“……”我爹娘要这么取名关我何事?美女心酸的念念碎,恭敬退下。

平复一下心境,再喊:“三号,李依薇。”

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如瀑布般的黑色秀发很是抢眼。

“不要。像女鬼。三更半夜见到会吓死朕的。”

“……”

“四号,景如花。”

“不要,名太土了。”

“……”你揭了我的伤疤伤了我的心。

“五号,涵雁。”

“头发太短了。”

“……”咦?我明明已经齐腰了呀!

……

“太矮”

“太瘦”

“皮肤太白”

“声音不好听”

“头发不够黑”

“第一感觉不好”

……

佳人一声叫唤:“陛下!”

那厮眼也不睁,继续想着理由:“声音像皇后!”

“……”一片寂静。

某人纳闷:原来像皇后也是被拒绝的理由之一啊……好伤心!

萧然睁开凤眼,可爱的揉揉,像个刚刚睡醒一觉的孩子,那茫然的眼神是想要找妈妈。

看得周围的宫女倒抽冷气,对皇帝真是越来越没抵抗力了呀。母爱要泛滥啦~

萧然经过一番远近调焦,才看清了来人,不禁呐呐的说:“咦?怎么连样子也有点像?”

杨漫之对着萧然浅浅一笑道: “不仅样貌,臣妾的名字更是像。”

“哦?”萧然好像饶有兴趣的样子,从榻上坐直,认真问道:“那你叫什么?”

“杨漫之。同音同字。”

萧然听了笑得灿烂,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像午后的太阳,温暖迷人。

 

 

 

 

☆、这抽风的调戏

 

收起笑时萧然已挥退了殿内的宫人。

“不知皇后找朕何事?”

“陛下也知道,母后把今年的选秀大事交给臣妾。臣妾恐办事不力,所以特来向陛下请示一下……”

“漫之,把场面话都收起来吧。”萧然衣摆一挥,道:“别傻站着,过来坐。”

拍了拍他身边的空位,在引诱一只欲要上钩的小鱼般。

杨漫之先是一愣,真诚笑道:“臣妾最近腿脚可能是受了凉,不方便坐着。”

萧然不勉强,平静道:“那漫之可要好好照顾身子,你是要陪朕一辈子的。”

“嗯。”温顺点头。

“说吧,什么事。”萧然收起了笑脸,面无表情,又开始倚在软榻上。只要对方一旦温顺配合,他就觉得这种吓人的游戏也有点无趣了。

不好玩!早完早打发吧。

“就是想问问,陛下喜欢何种类型的……佳人?”

萧然看着她恍惚了下,闭起眼自顾道:“这种问题很难回答。”

没错的,对于一个GAY来说真是太难回答了。无异于要一个和尚去描述吃肉是何滋味。

“……,陛下总会对某种类型的女子有好感吧?只要有好感就行,好感!”

“好感是什么?”萧然的声音开始变得飘渺茫然。他从来不会平白对人产生好感。

杨漫之见他闭眼,生怕这厮就这样睡过去。于是声音提高一个G调:“好感!好感!好感就是喜欢呗!一见钟情!”……吧?

这话说得她也心虚。

“陛下?”

“呼…………”幽幽的传来呼吸声。

“陛下?”杨漫之再叫一声,放轻了脚步,慢慢走上前去一探究竟。

结果是:他睡着了。

“啧啧啧……”杨漫之手摸下巴,像鸭店的老鸨在挑货似的打量起了睡眠中的萧然。这是她第一次得以近距离的观察他。

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一颤一颤。墨色的长发倾泻下来,带着珍珠光泽。清浅的烛光抚摸在他脸上,衬得一张原本就漂亮得过分的脸更加白皙,他的轮廓很美,线条极浅,不同于白天的惊艳,此时充满了月亮的柔和。

情不自禁的就伸出手去,抓起萧然的一缕长发。上演起了‘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

一丝丝,一缕缕,入手即落,散开千丝万缕。

不禁让她想到了一句广告词:此刻尽丝滑!

“这到底用什么洗的头?!”她喃喃道。

“朕也不知道。”他说。

杨漫之大惊,险些被吓得跌倒在地。幸好被萧然一把拉住。反倒跌坐在了软榻上。

“你刚才问的问题朕有答案了。”看得出,吓人成功使得他心情很愉悦。皇帝的恶趣味!

杨漫之平复心境,为了取经决定不予计较刚才的事,摆出一张愿闻其详的陈恳样子。

萧然坐起身仰起头,像是在极力回想。“唔……朕要小巧玲珑的,皮肤白皙,骨头纤细,架子匀称,打扮端庄典雅又不失娇俏精致。”

说到这里他特意抓起杨漫之的手,道:“手要尤其漂亮,白皙纤细,捏上去要有软绵绵的触感,几乎能感受到里面那细小的骨头。”

然后他的手又来到了杨漫之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搞的她痒痒的,感觉很怪异。特别是他非常认真的神情让杨漫之产生了一种错觉:她成了被专家反复研究的稀有动物。

“脸蛋要好,不能过于妩媚,也不用太清雅。楚楚可怜的就省了吧。总之,要一见面就有让朕抢破头也得得到她的那种欲望。”末了补一句:“你的脸色最近就很不好呀,不喜欢!”

“……”她无语。

萧然则继续侃侃而谈道:“脑子聪明,要有一肚子怪主意,总能想出的各种奇特的想法,以至于不让朕觉得无聊。”

“当然,有小聪明也一定要有大智慧。能坚定地说出各种聪慧的话语,冷静地作出种种分析。得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一定的指挥控制能力。”

“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体香,不刺鼻。一闻就会觉得很舒服。扑上去的时香气更会钻到脑子里,惹得朕非常想要亲吻她。”

说到这里萧然又顿了顿,特地俯身上前去闻杨漫之身上的味道。她连忙把身子往后靠。

“你身上的味道好特别,怎么是甜甜的?”纯纯的……像一种好吃的东西。他从来没闻过这种味道。

“我这就是天然的体香。”杨漫之尽量坐直身体,坚定的说。

萧然不信似的,又倾前一点去闻。这么一来,嘴唇都快要碰到她的脖子了,温热的气息搞的她脖子也痒痒的。

这另杨漫之觉得,情形更怪异了。

“真的哎,你的体香好特别。”他又重复道。笑的像发现小秘密的孩子。

但贴在人家耳根说这种话,只让她浑身不自在。到底为什么,她又说不出。

萧然笑着拉开两人间的距离,致总结辞:“最后,她得会武功医术,方便保护朕!”

杨漫之只觉得前途一片昏暗……

如此唧唧歪歪着,似偷欢的情人,俩人都没想到,彼此的身影在烛光的映衬中竟是那样诡秘而暧昧。

在杨漫之就要走出龙乾宫门时,萧然一声轻呼叫住了她。

“漫之。”那叫一个柔情蜜意!让她恶寒。

“陛下还有何事?”

“你都没发现吗?”萧然目光恳切的看着她。

把她看得心里有些紧张。愣道: “什么?”

萧然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恶作剧得逞的小孩笑嘻嘻的冲着她道:“朕一直在占你便宜!”

嗖——嗖——嗖——

就好像被万箭穿心,她觉得自己正在石化。

杨漫之你个木头啊!她在心里大骂。又捏手又摸脸还凑到耳根……她怎么就这么木头啊!

果然自己已经算不得是女人了!

但输心不可以输面子。

只三秒,杨漫之又扯出一个淡笑,恭敬道:“臣妾本来就是陛下的妻,何来占便宜一说?”

说罢,甩甩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很有风度的——逃了。

风吹过,一阵幽香入户。

月色如水银倾泄满地,漫漫爬到了萧然的书案。

萧然呼出一口气,来到雕花窗前,迎入一缕带有百花清香的春日晚风。暖暖的的风吹散了殿内的窒闷,撩起他一绺顺滑的发丝,在夜色中漫舞。

风很轻柔,像是一只多情的小手在抚摸着他。月色也很柔和,像个情人在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月亮姐姐大惊道:你终于知道我对你的情意啦~等君一回眸,我容易吗我~

话说月亮没啥的爱好,就是喜欢欣赏欣赏人间的美男子。曾经有过几次暗恋的失败经历,伤尽了她的心,可一看到萧然时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一头栽在萧然的花容月貌里,不可自拔!

所以当萧然抬头看她时,她害羞的赶紧扯了身边的乌云,玩起了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是太阳哥哥教她的,听说男人都喜欢这样的!

“嗯?……”萧然看到月亮变化,嘴角不禁划出个妙曼的弧度,别有深意道:“不喜欢!”

就像他的皇后一样,性情大变却也不是易容。

如此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变化,他很不喜欢!

或许说,但凡他不能掌握的的东西,他都不喜欢!

 

 

 

 

☆、这抽风的艳遇

 

这天,萧然在向太后请安时,她老人家又提到了侍寝问题。

老规矩,他摆出乖乖的样子,温顺的在一旁点头,很是认真的倾听。太后在身边语重心长的碎碎叨叨。母子二人显出一派温馨。

但那不过是表面现象,实际上萧然的思想早就神游太空了。

为什么他要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难道世人都不知道人一多容易后院起火的道理?

如果有了庞大的后宫,他确信自己会浪费人生一般的时间陪那些女人无聊。悲哀!太悲哀!

况且女人唯一的不变就是善变,前一刻和你好好的后一刻就有可能和你翻脸,现在对你笑脸相迎背后却有可能在算计你……和她们游戏那会很累的。

萧然自认为自己是相当无比以及非常的聪明(说的好心虚)

他希望自己能快乐,可并不希望自己为了一时快乐葬送掉生命里所有的乐趣。

和往常一样陪母后用过晚膳,萧然走出长平宫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日子如流水,一天天总是那么无聊的过去,带着皇帝的身份,端着天下的责任,无趣的老死在皇宫里。萧然蓦地想哭。

湖中的荷花浸润在浓稠的夜色里,随着清风,脉脉地送来一缕荷叶清香,风中有丝早来的夏意。

薄薄的唇角一勾,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夏天已经到来了。

忽然,萧然听到远远的清越的歌声,好奇使然,他带着钱容向声源寻了过去。

站在落月湖边远远看去,微风轻吹湖水荡漾如绸缎一般柔滑散开。盛开的朵朵白莲簇拥着建在湖心的露天宫殿。飞龙走檐雕刻古吉祥兽麒麟,身穿纱衣的宫女在来回穿梭。

看样子今晚那儿是在举行着一场排练。为了不久之后的夏季繁花节。

舞姬们挥舞着手中的白练。个个皆是腰如弱柳,长袖飞扬,环佩铃响。这是一曲霓裳羽衣舞,宫里每到逢年过节,是少不了的节目之一。

萧然正觉得有些意兴珊阑时。

舞姬聚拢,向上齐抛白练,宛如一朵瞬间盛开的白莲。散开,不知何时有了一位抚筝的白衣美人。

有那么一下下的屏息。

这个夜晚就好像是为她而准备的,一切景物都沉静在银色的海光中,烘托着这个冷清静谧的夜。一阵风起,她衣衫随风飞舞,配着这朦胧的月色,竟不似人间女子。

她双手轻抚于古琴间,美妙的琴声倾泻而出,如潺潺流水,让人犹如身在人间仙境。

恍惚只间,萧然只听的她唱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止住要离去的脚步,萧然折回了湖心露台。

面对跪了一地的舞姬,萧然只站在刚才的白衣歌姬前,温言出声。“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果不其然是一张清丽绝伦的脸。

画面仿佛就此定格。

皇帝的凤眸绞着歌姬的水瞳,一男一女,一站一跪。绝代风华的俊颜与倾国倾城的花容,在月色的浮华下显得愈加惊艳无比,恍若仙境的一对璧人。

钱公公的一颗小心肝再次荡漾了。奇迹啊!他从没见过陛下用这种□裸的火热目光凝视着一个女人啊!可钱公公还没高兴一会儿。希望又再次破灭。

只见萧然转身,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冷冷道:“想知道朕对今晚所见的评价吗?怎一‘俗’字了得!” (观众泪流满面:你道出了我们的心声啊)

语闭,翩然离去。

只留下大脑当机的众人。

 

 

 

 

☆、这抽风的惊喜

 

累了一天,回到寝宫的杨漫之才发现床竟然是个好东西。正恨不得一头栽倒在床上,就发现某只可爱的大型宠物,鸠占鹊巢了。

看他那小样,睡的还挺香。杨漫之气火更甚。

有谁告诉她,准备数日的艳遇计划,竟会落得一个“俗”收场?

俗?!

到底是歌舞俗?

美人俗?

还是今晚玩的戏码俗?

“谁跟本宫解释一下这情况?”

“娘娘,还不是如您所见。陛下早在这等您许久了。”久到抱着枕头睡着了。钱公公心虚道。

杨漫之嘴角抽了抽,“那怎么不见有人来通报本宫。”

“是陛下不让。”

“…………”

挥挥手叫他们退到外殿,自己硬着头皮向虎山行去。

“陛下,醒醒,醒醒……”

“哦~是漫之……你三更半夜叫醒朕有何事?”萧然揉揉眼,用手撑起上半身。

他只穿了一件丝绸的白衣长衫,衣襟半敞,长发如瀑,浑身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气质。杨漫之忽然就觉得人家虽然表面挺女王受,可说不定实际是个帝王攻呢。

“是。不知陛下驾临可是有事?”

“嗯?~”萧然拖了个长长的鼻音。懒懒道:“没事就不可以来么?”

“当然不是。”杨漫之垂首。

温顺认命的模样勾起了某人的恶趣味。

萧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抬起杨漫之的下巴,让她的目光与自己对视。

他的眼睛就像是把整个星空都收纳了,流光溢彩,中间映出一个清丽女子。

“漫之,你在拒绝朕?” 声音竟开始带了一种蚀人的魔力。

真是要命啊!杨漫之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一阵乱跳。怎么说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嘛,面对男色有点失控还是无可厚非的。但她也清醒的知道这是诱惑。

萧然会忽然这么做,真相只有一个。

“陛下,别玩了。”她无奈的说道。

“咦?”萧然放开钳制她的手。眼底的星光退去,又是一副欠扁的熊孩子样。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朕的演技退步了?”

杨漫之浅浅一笑,原因很简单:这种台词在断袖皇帝的后宫是永远不会出现的。

萧然只当她这是在讪笑。自顾说道:“也对,吃一堑长一智。”

当意识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时,气氛开始变得沉默。

杨漫之觉得心里堵得慌,从没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没用,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想了想,算了,今晚她就把床让给人家吧,自己去和腊梅挤一挤。

起身欲走之际。

萧然伸手,扯住她衣摆。

“陛下?”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嗯……”随便应付的鼻音,示意他说下去。

“梦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有很多我没见过的东西,人虽然长的和我们一样可是服饰建筑出行工具又天差地别……”

杨漫之心里一紧,两耳竖起,认真的听他说起来。

“……梦中的我有个不错的身份,是个生意人,他人都称作谢总……”

“……梦中有个手下,办事能力不强且总是笨手笨脚……”

“……叫她端杯茶还不小心洒了,溅了我一身……”

“她她她,端的是什么茶?”声音,颤抖。

“菊花茶。洒了我一身还讪笑道‘菊花茶好,清凉败火’,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就联想到了你……漫之……”

杨漫之的心就好像被让当做大钟被人狠敲了一下。

咚——

头昏眼花,两耳乱鸣。

……

这是一个历史性画面,璧玥的皇后娘娘强悍的扑到皇帝大人将其压在身下,皇后用手肘撑起上半身,另一手则死死的抓着皇帝的衣襟。

满脸花容失色,颤声道:“你你你……”

她很窝囊地结巴了。

萧然错楞,说实在的,他从来没有被女人扑倒过。

回过神来的他唇角一勾,笑道:“漫之,你总是给我惊喜。”

在她把菊花茶洒在总裁身上后,男人气急,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白助理,你总是给我惊喜!”

的确,你总是给我惊喜!

【完】

这抽风的穿越

这雷人的世界

在你以为还有的时候,已经没了。

我总是给人惊喜~

2 thoughts on “Động kinh xuyên qua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