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ứ linh tứ đích đạm định đế – Tịch Tĩnh Thanh Hòa

肆零四的淡定帝 by 寂静清和

寂静清和【壹贰叁肆】恋恋数字短篇系列之四:《肆零四的淡定帝》

面瘫淡定帝和一个温柔攻的故事。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林,易司 ┃ 配角: ┃ 其它:

====================================================================

帅哥,笑一个。

A大某食堂三层。

“我操,今天又有好戏看了。”魏林同寝的哥们打了菜回来,朝边上抬抬下巴。

是易司。

“隔壁小易子那个母夜叉女朋友……啧啧,你说姑娘长的□脸蛋也好看,怎么脑子就发育不健全呢。这学校也不管管。啧啧,药不能停呀。”室友张默摇摇头,边往嘴里塞鸡腿,边看隔壁的动作。一脸边看好戏,边惋惜的模样:“啧啧,小易子也是,尼玛要我遇上这种疯婆娘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

不远处,一张饭桌周围的几张桌子都空了出来,自然而然的,中间那桌上的一男一女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焦点。

已经过了吃午饭的高峰期,食堂里学生不多,但是也不少,于是硕大的食堂三楼的每个人包括那几个盛菜盛饭的大妈大叔都伸长了脖子朝他们看过来。

因为这边在上演苦情剧。

“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为什么!”女孩早就哭花了妆,眼下黑乎乎的一片,应该是眼妆花了。再加上这句话她已经翻来覆去的说了几十遍,一开始还是可怜兮兮的询问,然后就越来越凄厉。等张默吭完半个鸡腿,突然那女生已经成功升了三个八度,那声音尖锐的,让魏林觉得,这姑娘不去参加声音选秀节目真是可惜。一副好嗓子,没用来唱歌光用来出丑了。

魏林去看姑娘对面坐的易司。

同系不同班,隔壁404寝室的一哥们。

魏林和易司一起上了两年的专业课,他其实对易司很有印象,确切的说,很有好感。

大一的时候系里迎新,每人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魏林就注意到他。很干净的一个人,话不多,整一个面瘫,但是那羊毛和声音都是他喜欢的。

后来一起上课,两个班经常一起活动,又一起参加过篮球赛和排球赛。

那人运动起来有些勉强,但一直很积极的参加系里的体育活动。只是不管什么激动的场合,别人都热血沸腾会叫会嚎男儿血性,而易司聊天照样聊,可是不管赢了输了,聊到高雅或是三俗的话题,他永远都是那张脸。

好像笑一笑天就会塌下来一样。

听隔壁404的说,易司人挺好,大概就是面部神经欠发达点,所以才那样。

大二的时候想趁着专业课多,魏林总是时不时的“碰巧”坐在易司的边上,中饭晚饭也经常的“巧遇”,考试了,也很“偶然”的都在图书馆里见到面,“顺便”一起复习,连打个电脑游戏都“碰巧”在一个区,上线的时间都差不多。

有时候是他故意的创造机会,有时候他也没特意,但是易司就那么巧的在那里。两个人不同班,但是这两年走的特别的近。

虽然易司很少见他有别的表情,但是魏林越来越喜欢这个白白净净的人。总是安安静静的处变不惊,很舒服的存在。

就在魏林观察了一年半,觉得易司是那种就算不接受同性恋也不会排斥同他做朋友的人的时候。

大二下半学期,易司交了个女朋友。

魏林那些想告白的话语,就全部吞进了肚子里。再也没有提。

那姑娘是物理系的系花。魏林见到那姑娘每天他每天的来他们工程系旁听,又各种在易司面前晃,送小零食小点心小礼物。是个很快乐直性子的姑娘。

女孩晃了小半个学期,魏林和易司的交集也就越来越少了。

考完试,回家实习过了暑假。

大三一开学没过几天,就发生了现在的这一幕。

姑娘已经声嘶力竭了:“易司,你倒是说话呀,别吃了,告诉我,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好不好!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我不要分手,就是不同意!”

魏林听了以后皱起了眉头,想着这姑娘和易司有多大仇呀,易司是搞大她肚子了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全家的事儿,需要这么悲天悯人在这里说。

而易司此时正淡定的吃着盘子里的饭菜。又淡定的喝着碗里稀稀拉拉的冬瓜汤,挺优雅的。这人平时就是这样。但是此时和面前梨花带雨有点歇斯底里的姑娘一对比,这场景就有了点喜感。

女孩见人不理他,突然伸手去拽易司的肩膀,叫着:“你倒是说话呀,为什么要和我分手!”易司手一滑,汤全部洒了出来。

溅的他满身都是水。

女孩不叫了,大概觉得自己有点过分,坐了回去,直勾勾的看着人。

只见易司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又看看桌子,再看看姑娘哭花的脸。

起身,去打饭的地方,买了包纸巾,坐回来,淡定的抽出纸巾,第一张是递给对面的熊猫眼姑娘的:“擦擦脸,都不漂亮了。”

女孩抽泣着,突然有点惊喜,好像峰回路转,易司还关心她。就连围观群众都觉得,那汉子好像是原谅了,都这时候了还那么温柔的递纸巾。

姑娘抽抽搭搭的擦好脸,大概看到纸巾上的黑色物体也吓到了,赶忙多擦了几下,终于脸能看了。其实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儿,就是从这人追易司开始,就显示出其工科生女汉子彪悍的形象。魏林一直都觉得这姑娘上辈子一定是男人没做工,这辈子□酮激素分泌过度了。

女孩各种主动倒贴的黏上来,根本让人没办法拒绝。可是魏林又想,这女孩能让易司接受她,必定有她的优点,或许易司就是喜欢这样咋咋呼呼热热闹闹的。

魏林看着易司给女孩递纸巾,看着自己的饭菜也没了胃口。

那边姑娘温柔了好多。

低声问:“我们和好了吧,以后我一定会温柔的,什么都听你的,刚开学,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所有人都去看易司的反应。

只见那人面无表情的吃完了盘子里的饭菜。擦了擦嘴。

终于又抬头看姑娘了:“小艺,我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不行!”女孩明显不想听这个答案,一下子又高了两个八度:“我那时候那么努力的为你做了那么多,所有人都被我感动了,为什么我们都在一起了,你又要分手?一个暑假我每天给你打三个电话,你两个月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还是要和我分手的。我不明白,就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的还不够好,你告诉我,我去改还不成吗?”

易司还是没反应,又递过去一张纸巾。看看女孩的哭肿的眼睛,又起身,把吃完的盘子放好,去买了两瓶红茶饮料。

又是所有人在看他。收钱的大妈钱都算错,还是易司淡定的提醒少算了一块钱。

易司去买红茶的时候看到了魏林,两人眼神交汇,虽然没有表情,但是魏林看的出那人此时的无奈。好像还有点——求助的感觉。除此之外,好像还有点别的……

回到位置上,女孩又变成梨花带雨:“我不要分手。”

“喝点水,哭累了吧。”易司把瓶盖打开推了过去,温柔的不得了。他喝着红茶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女孩依旧哭着。

接下去的几分钟里,三楼的群众都淡定的吃着东西听着女孩哭,那些吃完的也不舍得走的,就坐在那里玩着手机,大概边发微博直播边围观盛况吧。

好半天,这边除了女孩哭没别的动静,大家都倦了觉得没啥爆点了。易司却突然淡定道:“我下午两点的课,你能在两点前哭完吗?”

“噗——”

魏林听到隔壁桌的男生把刚喝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另一边的女孩已经笑抽。

女孩不可置信的看着易司,脸上是悲伤的:“你给我个能让我接受的理由,我马上就走!”

“我们不合适。”易司终于有点小表情了,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想着怎么用词。

女孩不依不饶:“我们很合适,不然那时候你为什么要答应我!”

“是真的不合适。”

“合适的,我周围所有朋友都说我们合适!”

“我喜欢上别人了。”

突然易司眉头皱的更深。淡淡的说了句话。

声音不响,但是周围看好戏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艾玛,峰回路转,有好戏。

女孩愣了三秒:“怎么可能!她是谁!她是谁!我不相信。”

魏林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就笑了。

因为易司这人平时一张死人脸,只有真的着急了或者吓到了脸上的表情才会变那么一点点。

比如现在。

女孩子无法接受,大概这时候情绪有点不稳定,突然直接站起来隔着桌子疯狂的摇着易司的肩膀。

远远看去就知道非常的用力,那指甲都欠到他的肩膀里去。

魏林看到这一幕当然坐不住。

就那么的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姑娘手给掰开。

不知道是不是看着易司的模样有点小可怜,明明分个手都要闹那么大,那么狼狈,这人还为了保护姑娘的自尊不能把话说的太直白。

又或者单纯的,魏林觉得现在的易司淡定的模样让他心里澎湃了起来。什么东西冲上了脑子,他也不管不顾了。

“你不是要理由?那我告诉你吧——”魏林对女孩没有那么的温柔,眼神里凶巴巴的。

“是你!”女孩见到魏林。知道是易司的同学,心里咯噔了一下。

男人好像是想要和她解释点什么,但是似乎突然改了主意,放开了她的手突然就抬起易司的下巴,整个人吻了上去!

一下子,整个食堂三楼都震惊了。

“啪——”是盛菜的大妈把大勺掉在地上了。

“刺啦——”是在开薯片包装的隔壁桌的姑娘,把整个袋子都撕成了碎片。

“我操——”是张默那桌魏林的同寝哥们的嚎叫。

“快拍照!”是不远处一个姑娘的极度压抑的鸡血声。

“啊……”是之前已经嚎到嗓子哑了的姑娘一下子只能发出这么一个声音。

“唔……”这是易司被他吻了以后吓到的呻。吟声。

魏林眯着眼睛,偷偷的去看嘴下的人。

易司也眯着眼睛看着他。

两个人都异常的淡定,易司一开始还皱着眉,但是没一会儿,眉头就舒展开来,眼睛也全部闭上了。

……

第一次离的那么近。

易司的皮肤很好,很白很干净,漂亮的鼻子,捏在手里小巧的下巴,还有白花花的脖子。

魏林亲的有些忘我,但是知道这逢场作戏外加乘机吃豆腐做的过了,会遭报应。

终于放开了人。

喘着气。

易司也睁开眼睛看着他。

几分迷茫,几分迷离。

“看到了?我代他向你道歉。他早就是我的人了,没有办法给你幸福。对不起。”魏林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呆若木鸡的女孩。“你是好女孩,适合更好的。很多话说的太开会伤害你,他是温柔的人。你别为难他。”

魏林拉起还有点蒙的易司,是拽着手走的。

走之前,还在姑娘的耳边轻轻说了句:“你除了长的是个女人,其他满满的都是男性特征。换成谁都受不了。想要好好恋爱,等着男生来追你,你不用费力气就会很幸福。”

留下一层的看客大眼瞪小眼,魏林拉着人走的飞快。

出了食堂。

易司只觉得呼吸都顺畅了很多。

手被人松开了。魏林站在边上看他。

“刚刚谢谢你。”易司木木的站在那里,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他和女朋友分手,真比考十门专业课都要难,更让他不明白的是,突然魏林就来了这么一下。

是什么意思?难道……

“不用谢。两点还有课,快迟到了。”魏林装作镇定。其实心里跳的乱七八糟的,他刚刚亲到了喜欢了两年多的人。现在他有点怂的不敢再说什么。

“嗯。我回去拿课本。”易司直勾勾的看了会儿魏林,看到魏林全身都虚了,终于摇了摇手,走了。

下午的专业课魏林坐在易司的后面不远处。没听老师说了什么,光注意看人了。

易司一直看着台上的ppt,也没做笔记,像一尊雕塑。

这人也在纠结吧。

之后的几天魏林被寝室的哥们天天严刑逼供,食堂里的一幕是唱哪一出。

魏林开玩笑的说就是帮忙,哥们也不相信没事儿就拿这事儿出来说。

魏林也在纠结。

心里毛毛的,想着不然就说清楚吧。

现在这情况,说清楚了自己也少一份遗憾。敢做不敢承认不是他的风格。

于是周五晚上,新学期系里聚餐。

大家乐乐呵呵的吃了顿农家乐,回去的路上男生喝多的抱在一起扯着嗓子唱歌,顺便逗逗班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女生。

易司一直和他们班的几个男生走在一起。

快到学校的时候,魏林发现易司已经一个人在他身边走了很久了。

“我去超市买点吃的,你要一起吗?”快到学校门口,易司突然说了句话。

魏林自然点头,两个人离开大部队。

易司去了超市,就买了包水果糖。

两个人就在超市门口的花坛上坐下,易司打开包装,抬头问魏林:“你喜欢什么味道的?”

“啊……”魏林光顾着看人,看到一袋子花花绿绿的糖果,没想过这人像小姑娘一样爱吃这个:“那就荔枝的吧。”

于是两个人就坐在花坛边上,一人一颗荔枝口味的糖果吃的嘴里都是甜的。

“这几天……那个姑娘还来找你吗?”在满是荔枝味的甜蜜里,魏林吸了口气问。

“那天晚上打电话和我哭了一晚,就没来找过我了。”易司抬头看看天,淡淡道:“那时候她为了做了很多,很感动,稀里糊涂就答应了。可是后来还是不太能接受。”

“他是个好姑娘,就是有点太自我,没有为别人考虑。下回……下回别那么草率。”

魏林说完就想咬掉自己舌头。什么叫下回,难道还要再看一次喜欢的人去找别的女人,看他牵别的女人的手?

“那天你为什么亲我?”易司只是淡定的转头问。

“厄——”魏林一个紧张,就把嘴里的糖直接咽了下去。

硬硬的好大一块卡在喉咙里慢慢的往下坠的感觉好奇怪。

这时候身边的人“喀拉——”一下,把嘴里的糖也咬碎了。可能是易司不笑的关系,这时候总觉得有点做贼心虚,还有点让人慎得慌。

等边上的人吃完糖。

等不小心咽下去的糖不那么膈应了。

魏林已经拉住易司的手。

那人没躲,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两个人握住的地方。

应该还不算太坏。

“我喜欢你。大一时候第一次见到你就开始喜欢你了。虽然你不会笑总是一副淡定的模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保护你。挺想呆在你身边的。”魏林心一横说了出来:“那天我是故意的。你不喜欢,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算哥们欠你个人情……”

“啪——”

易司突然从花坛上跳了下来。

站在了魏林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他,和那天他们在食堂里的位置刚好换了换。

“你——”魏林以为这人要揍他。

却听到一句软软的:“欠了人情,那就现在还吧——”

魏林只见到那张好看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明明是一张木木的脸,但是被橘黄色的街灯照的泛起了红光,有了笑意。

有软软的唇畔贴了上来,带着浓浓的荔枝味的香甜。

魏林吃惊的睁着眼睛,看到的是易司闭着眼,异常认真的模样。

“唔……”

魏林心里炸开了锅,很快就被这荔枝味道的亲吻给亲的迷糊又幸福了。

亲吻很长,长到魏林站了起来,搂着人夺过了主动权,像是要把这个人吃下去一般。

九月天里两个人穿的少,身子贴在了一起,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和体温。

好温柔。

好温暖。

好意外。

“易司我喜欢你。”亲完人,魏林把这个荔枝味的人抱住,怎么也不肯松开。

他听到肩膀上的那颗脑袋在笑。

赶快去看那人。

果然,那双眼睛一闪一闪的,嘴角扬起的模样,好看极了。

“易司我喜欢你。”魏林太喜欢了,低头在翘起的嘴角亲了一下,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嗯……我也喜欢你。”易司一直笑着说道。

这回轮到魏林奇怪了。

这人难道就是亲一亲就能喜欢上自己了?

早知道两年前就亲了,不就好了?自己忙活点什么!

“其实……我大一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体育好,可是我挺没用的帮不上什么忙。后来就偷偷想办法和你多呆在一起,但是你人缘好,身边总是有好多人……”易司眼里还是闪着星辰般好看的光亮,半眯起眼睛的样子,直看得人心痒痒:“后来我有点放弃了,小艺又突然缠着我。我本想着看看我和女孩子在一起你会不会有反应,结果,你没什么反应,我就……”。d1c38a09acc348

“傻子!……呵,我们两个都是傻子!”魏林听到易司的这番话,天知道有多开心。

抱着人又亲上了去了。

甜甜的还是荔枝的香味。

——“其实,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你要记得我们的吻是这个味道的。”

——“嗯,这辈子都不会忘。还有,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后对着我,要多笑笑,明白?”

——“嗯。我尽力。”

——“多亲亲大概就越来越能笑了。”

——“咳,这里等会儿会有人。”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不好?易司,我喜欢你。”

——“嗯……我……也喜欢你。”

九月的晚风,不凉也不燥的吹在了两个少年的身上。

未来还很长。

带着甜甜糖果味的两个人,此时都扬着笑脸,心里百花齐放。

后来,404的哥们发现曾经的淡定帝易司同学,变得越来越会笑了。

经常晚上抱着手机就傻傻的笑着。

有时候周末出去一晚上,第二天抱着一堆糖果回来,还能傻乐半天。

虽然淡定帝处事不惊的“英姿”再也欣赏不到。

可是谁都知道易司恋爱了。

而且,他很幸福。

《完》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