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ành Phong Lưu Vân – Nhàn Nhàn Nguyệt Dạ

成枫流云 by 闲闲月夜

(温馨小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枫,聂流云 ┃ 配角:朋友 ┃ 其它:甜,无虐

☆、就这样相遇

已经转进新的学校两个星期了,成枫慢慢的习惯了新的环境,和同学之间建立了不错的友谊。

成枫对现在的情况很满意,刚吃完午饭的他决定回宿舍的楼顶睡上一觉,春末夏初的阳光很让人想念。

路边的树叶随风摇摆着,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成枫左瞅右看的研究着树的品种。

“呀,那不是聂流云么?”路人甲同学轻呼。

“啊!真的是啊,好帅!”路人乙同学双眼红心。

“咦?好忧郁的气质,怎么办?怎么办?我快无法呼吸了。”路人丙同学将晕倒状。

“啧,他怎么了?看起来好难过啊。”路人丁同学小小的问。

“嗯?我怎么没看出来?难过?他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么?”路人甲同学做高深莫测状。

……

聂流云?虽然只是才进这个学校刚刚半个月,成枫已经对此名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每天每天都会听到有人谈论这个名字,不管女生还是男生,有人说他冷酷,有人说他傲慢,总之是不容易让人亲近啊。

成枫好奇的扭过头。

那人就这么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修长的腿没有形象的伸着,微低着头,遮盖住眼睛的黑发被风吹起,露出面无表情的五官,精致而锐利。在他的周围像是有一个无形的屏障,路过的同学都会无声的绕开,远远的,小声的谈论着。

很寂寞吧。

成枫皱着眉想,他叹了口气,刚刚到这里时热心的舍友就已经再三告诫,在这里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就这个人不可以。

他本不是喜欢惹事的人,摇摇头,准备离开,却被无意中的一暼惊得移不开脚步。

风吹起的黑发中闪出一点亮光,那是……

泪?

那个人在……哭?

成枫被自己所看到的惊得忘记了呼吸,怔怔的看着,然后在快要把憋死自己前做出了自己一辈子都无法想明白的事情。

他冲了上去,拉着那个人的手来到了自己准备午睡的楼顶。

成枫努力的平复着因奔跑而失去节奏的心跳,好一会才发现手里好像还握着什么,他暼了眼握着的东西,血在瞬间凝固。

是聂流云的手。

修长而有力。

“那个……”成枫觉得自己的嘴也被凝固了。

聂流云的眼睛微红,直直的看着成枫,较好的五官,因为奔跑而脸色潮红,看着自己的眼睛明亮而慌乱?

看来是冲动了,现在才回过神来,这人的神经要有多粗啊?

聂流云挑着眉,冷俊的瞅着成枫,倒要看看他怎么收场。

“那、那什么什么什么……”成枫无措的抓的自己的脑袋,努力的回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天呐天呐!怎么这样,自己也不是个冲动的人啊,怎么刚才好像一下子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像中邪一样?不顾后果的把这个人给拉来了啊,这个要怎么处理啊啊啊啊啊!!!

成枫的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抓耳挠腮的想着要怎么用语言表达:“那个……我叫成枫,刚刚转来的,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包涵,哈哈哈……”

成枫傻笑着,努力装白痴无知状。

聂流云面无表情的垂下眸,转过脸,走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他在害怕,和每个人一样,聂流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寒意。

脱离了某人冷飕飕的视线,成枫舒了口气,这是什么意思,不追究自己的失礼了么?

看到某人落寞的身影,想到那人红红的眼和晶莹剔透的泪,没来由得一阵心疼。

他烦躁的抓了抓已经乱得不能再乱的脑袋,走到聂流云的身旁,深吸了口气,坐了下来,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春末的风带着温暖的气息,一下一下的抚在人的心里,痒痒的。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任时间流逝。

在成枫快要眯上眼睛睡着的时候,突然肩膀上一沉,让他惊醒了过来。

转头看到一头柔顺的黑发,发丝抚过他的脸,凉凉的,软软的,伴随着不知明洗发水淡淡的清香。

成枫挑了挑嘴角没敢动,这个人明明是自己惹不得的,却鬼使神差的出现了现在的状况,真是让人烦恼。东拉西扯的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听不到校园里同学们的喧闹,他才回过神来,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

糟了。

要上课了。

转头看着眼前的脑袋,以及听着那人均匀的呼吸声,最后重重的下了决定。

小心翼翼的摸出自己的手机,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身体有大的浮动,以免吵醒了睡觉的人。

拨出宿舍好友兼同班同学刚子的号码,手机在响了两声后快速的被接了起来:“喂,疯子,都快上课了,怎么还不见你人啊?”

“呃……”成枫转头看某人没有要醒的痕迹,认命的,小声如虚弱般的说:“刚子,不知道中午吃错了什么东西,这会正闹肚子,麻烦你帮我给老师请个假吧。”

说话期间还带着小声的哼哼,听起来即难过又委屈。

“怎么了?怎么了?要不要紧?”电话那头传来刚子焦急的声音。

“没事没事,别急,只是肚子疼。”成枫扯起嘴角无声的笑了,有朋友关心真好。

“那你歇着吧,我帮你请假,有事就打我电话啊。”

“好,谢谢了。”

“谢什么,你休息吧,要上课了,我挂了啊。”

“嗯,再见。”

挂上电话,成枫长长的呼了口气,好像今天氧气总是不够用,动不动就要大口大口地呼吸才能不被憋死的感觉。

麻木的感觉从肩膀上传来,直达大脑,让本来还想再睡会的成枫没有了睡意。

这算个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糟这种罪?果然冲动是要受到惩罚的么?

肩膀一轻,让皱着眉默默反思的成枫回过神来。

那人仍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有一点刚醒来的迷茫感。

“那什么,你今天下午有课么?”成枫揉着肩膀小声的问。

聂流云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潇洒的丢给他,酷酷的说:“帮我请假。”

“啊?”

成枫看了看手中黑色的手机,消化着刚刚某人的话,帮他请假?什么个意思?找谁请?

还不等成枫想明白,只觉腿上一沉,一个熟悉的脑袋放到了上面。

聂流云枕着成枫的腿,无限惬意的伸长了腿,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眯上眼睛继续睡觉。在成枫的眉头快要拧得结不开时,冒出了一句:“第一个号码。”

“啊?”

成枫一直觉得自己就算不是太聪明的人,但也不是笨蛋,可怎么今天感觉有种脑筋转不过来的错觉呢?

晃了晃头,把所有的杂念丢出去,打开手机找出电话薄,第一个号码?

卫之琳?

女生?

成枫咬咬牙,拨了出去,一声没嘟还没结束就被接了起来,“喂,流云,这会给我电话有事吗?”

是男声?

“嗯……”成枫想想要怎么说才好呢?

“咦?你是哪个?”看来对方已经听出不是手机的主人打的电话。

“啊,我是他……同学。”同学?应该是吧?

“嗯?那流云呢?”电话那头传来浓浓的疑问。

“他……他……他有点不舒服……”话音还没落就被人抢了去。

“不舒服?怎么了?”疑问中带着关切。

我哪知道怎么了啊,成枫无语问天。

“……没什么大事,就是……肚子疼,对,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想麻烦你帮忙请个假,就这样了,我先挂了,再见。”成枫一口气把话说,免得对方问得自己不知道怎么回答。

“呵……。”一声轻笑让成枫低下头看向笑声来源。

那人躺在成枫的腿上,右手遮盖着半张脸,露出的嘴角微弯,因笑而使整个人有微小的抖动,震得成枫突然觉得好像下半身瘫痪,像不是自己的。

聂流云听到他的请假理由不由的笑出声来,在成枫打电话请假的时候他就醒了,听着他又是难受又是委屈的声音觉得挺有趣,就心血来的潮的把电话给了他,看看他要怎么帮自己请假,没想到,请假的理由竟是同一个。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玩呢?聂流云笑着想。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文,请大家指教。

☆、吃饭、睡觉

从那天以后,和聂流云已经三天没碰过面了,成枫想也许他们之间就不再有什么交际了,本来嘛,他们就不是同一路人。

刚下课,成枫收拾着手上的书,想着等会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上会网,打打游戏,杀杀怪,打发一下时间。

这时候班门口来了位大神,把班内还没有离开的同学唬得失去了声响。过好一会才有人小声的讨论:“是聂流云?他来我们班做什么啊?”

“该不会是哪个不长眼的撞上冰山了吧?”

“好像是在找人。”

“找人?”

听着同学们间的对话,成枫疑惑的把头转向门口。

那人一身黑色的校服,扣子没有扣上,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包裹着修长的腿,双手放在裤子两侧的口袋里,随意的靠在门边,微斜着头,面无表情的直直的看着自己。

冷然而帅气。

成枫一怔,他来找我的?皱了皱眉,快速把手里的东西收拾好,走向门口。

“……”打招呼的声音卡在喉间,手已经被聂流云扣住,被动的被拉走了。

前面的人步伐稳健,骨节分明的手微微用力握着自己的手,传来炙热的气息,成枫眉头狠狠的皱到了一起:什么情况?

想了好一会都没想明白的成枫决定问问,快走了两步与某人并齐着走,扭过头突然发现那人几乎要比自己高上一个头,要知道他一米七八的个头在男生里已是出众了啊,那聂流云不是要一米八五以上,吃什么长的啊,成枫甩甩头决定这个问题以后再来研究:“嗯……我们去哪?”

“吃饭。”言简意赅。

“啊?”

成枫与聂流云两手相握的走出了校门,来到一家在学校附近规模不小的饭店里。

成枫暼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某人,一脸懊恼的趴到了桌子上,完了完了,还要不要让人活了啊,明天肯定会上校园新闻头版。

想到这里成枫狠不得砍了自己的手,怎么就忘了甩掉某人的手了呢,怎么就忘了呢,你引以为傲的冷静淡定哪去呢?怎么一碰到这人就全乱了呢?

“啊啊啊!!!”成枫无声的捶桌。

聂流云看着前面的人一脸想死的表情,眉头瞬间皱了起来,面上的表情再次冷了几分:“不想和我来吃饭?”

突然冷起来的成枫本以为是饭店里开空调了,听到对方的话才明白,这家伙比空调好用,那气场那气流,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可以飘雪花了啊。

盯着对面人紧蹙的眉好一会,成枫任命的叹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想了想,还是说明白的好:“你也知道你的知名度,我和你一起手拉手的出来吃饭,明天日子可想而知的精彩。”

聂流云的眼神暗了暗,眉头更紧了,垂下眸没有开口。

“算了算了,不想了,难道还能把我吃了?”看到聂流云眼里一闪而逝的情绪,成枫心头微微一震,是在向我抱歉么?只是因为给我造成了困扰?

聂流云口袋里的手紧了紧,眉头锁得更紧了,过了好大一会,像是下了某种决定,抬起眸子看向成枫:“嗯,不用理他们。”然后把服务员拿来的菜单递给了成枫:“你点。”

成枫摆了摆手:“还是你点吧。”

聂流云递菜单的姿势不变:“你点。”

看着聂流云执着的眼神,成枫无奈的接过翻开:“……你吃酸的么?”

“嗯。”聂流云把手放在桌子上支着下巴看着成枫回答。

“辣的呢?”

“嗯。”

“甜的呢?”

“嗯。”

“呵。”成枫从菜单中抬起头:“不挑食是个好习惯。”

成枫合上菜单,向服务员说了几个菜名,转头看向对面,那人支着下巴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里透着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果然是大餐馆,不一会的工夫成枫要的菜就上来了,四菜一汤,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聂流云瞅了一眼,没有开口。

“营养要全面补充。”成枫乐呵呵的说,然后抽出筷子递给聂流云,又为自己抽了一双。

饭还没有开吃就听到一个很爽朗的声音:“流云?果然是你,刚才在门口就看到你了,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怎么吃饭也叫着我啊?”

成枫抬头。

学生服,很高,健壮,短发,五官端正,帅气十足,阳光大男孩。

成枫在心底评审。

“咦?”对方见聂流云没有开口的意思,转身打量起成枫:“哇,你哪拐来的中学生?”

成枫扶额,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诧异,没办法,谁让他顶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上好几岁,直得庆幸的是,还好身高发育正常。

“挺漂亮的,小兄弟,以后要不要跟哥哥混?”阳光大男孩一屁股坐在成枫旁边的位置上,一脸猥琐的笑问。

漂亮?最多算得上俊秀吧!成枫暗想,叹了口气,拿出学生证:“抱歉,我是大三的学生。”

“不会吧。”阳光大男孩接过成枫的学生证,看了又看,好像在确认真假:“怎么看怎么像高中生啊,而且最多是刚刚进入高中一年级的那种又青涩又可爱的小男孩。”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成枫耸肩。

“没关系没关系。”阳光大男孩缓了好一会才自己我介绍道:“我叫陆绍阳,是你学长哦。以后让学长我罩着你吧。”陆绍阳拍拍自己的胸口,一脸的猥琐表情,像是诱拐小朋友的坏叔叔。

“就你?算了吧。”一个华丽又不失优雅的嗓音插了进来。

“你怎么也来了?”陆绍阳转头看向来人。

成枫也随着陆绍阳的目光看去,随即一怔,好美的人。

修长的身形,优雅的步伐,没有瑕疵的五官,像是画卷里走出来的王子。

“你好,我是卫之琳。”王子伸出手。

卫之琳?好耳熟。成枫起身握住,笑道:“我是成枫,学长好。”

“哦,原来是你。谢谢你上次帮我们照顾流云。”卫之琳笑着说。

啊!成枫突然想起,上次帮聂流云打电话请假的时候好像打的就是这个人的电话。

“应该的。”成枫微笑。

“我那边还有朋友,不打扰你们用餐了。”卫之琳说。离开前他看向坐在成枫旁边的某人,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嘴角,然后对聂流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不用看了,哥比那个人妖帅多了。”陆绍阳支着下巴,对成枫眨眼。

成枫回过头,看到陆绍阳直抽筋的眼,乐了。

“你也可以走了。”冰凉的嗓音,聂流云有些不奈。

成枫愣了愣:“哦。”然后从坐位上起身对他们说:“学长再见。”

哎呀呀!就知道不该来的,看吧,被赶了。成枫对自己撇嘴。

却在路过聂流云身边时被拉住了手腕,成枫一怔,看身聂流云,只听那人冰凉的嗓声说:“陆绍阳,你可以走了。”

陆绍阳眨眨眼,看着聂流云握紧成枫的手腕,愣了一下,突然好像明白了卫之琳离开前那风情万种的一眼是什么意思。

你这个灯泡还不快随本座走。

陆绍阳在聂流云的低气压下猛地站起身,他看了看成枫,又看了看聂流云,然后说:“我明白了。”

说完就快速离开了。

成枫看着陆大帅哥落荒而逃的背影,不太明白为什么留下的是自己。

陆大帅哥当然只是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自己脑子里的小剧场,然后找个人去八卦,不,是去分享冰山流云的故事。

聂流云没有表情的把成枫按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然后把成枫刚才拆的餐具移到成枫面前,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饿了。”

你饿了就吃啊,看我做什么?

两人对看了好一会,成枫最终败下阵来,夹了一筷子的菜放在聂流云的碗中,说:“饿了就快吃吧。”

“嗯。”

终于吃完了饭,天色已渐暗。

“去哪?”成枫问。

些时他们正一前一后的在学校的一个小道上走着。

前面的人没有应声。成枫看着那人双手放在裤兜里,不紧不慢的走着,很是悠闲。

成枫挑了挑嘴角,快走两步撵上前面的人:“你心情不错啊?”

聂流云脚步一顿,看了成枫两眼,又恢复了脚步:“嗯。”

“我们去哪?”成枫笑问。

“宿舍。”

“咦?你住在哪个房间?”

“我没住宿舍。”

“啊?那你……”

聂流云握住成枫的手腕,一路到了宿舍楼顶,然后在上次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对成枫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成枫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在,然后在聂流云指定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怎么会想来这里?”

聂流云没有回话,只是用行动表明了,他把成枫蜷着的腿放平,然后躺了上去。

成枫皱了皱眉,看着某人毛绒绒的大脑袋在自己的腿上蹭了蹭,最后脸朝向自己闭上了眼睛:“你来睡觉?”

“嗯,好困。”

有风吹来,吹得人心缭乱,成枫睐着眼睛想,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还是上课,吃饭,睡觉,写论文,玩游戏,五点一线,只除了某人每过两天就会来拉上他一起吃个饭,然后在宿舍楼顶睡上一觉,聊会天,虽然多半都是成枫在说。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突然某个人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来。

成枫躺在床上表演尸体,他已经很久没动过了,直直的盯着天花板,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抓抓已经不能再乱的头发。

算了算了,不想了,不就是一个星期没见到聂流云么,那个人又冷又冰又无趣,有什么好,想他做什么,不想他,不想他,不想他,不想他,不想他……

可是,可是……

成枫又把自己丢到了床上。

可是为什么这么几天没有消息啊,是出了什么事,还是生病了,又或是……他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成枫的眼神里暗了暗。

“喂,疯子,要不要去网吧通宵?”舍友刚子问。

其实宿舍里每人都有一台电脑,只是用刚子的话说,玩流戏就是要到人多的地方才有那种热血感觉。

成枫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还有论文要写。”

“啊,那你今晚不是要一个人看家。”

“你们都去啊?”

“不,兔子和大奔要去约会。”

“明白了,别忘记明早帮我带口粮。”

“哥们你真不去啊?今天可是有帮战奖金呢。”

“不去不去。”

成枫摆摆手:“快点滚去杀敌去,顺便帮哥我弄些金币玩玩,没你们在,哥我好安静的写论文。”

宿舍一哄而散,成枫无力的摇摇头,慢吞吞的开了电脑,开始码论文。

键盘噼里啪啦作响,电脑屏上的小黑字迅速的增加,内容却只有三个字,聂流云。

当成枫反应过来时,聂流云三个字已经写了满满三页。

成枫用力揉了一下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还好宿舍的人都不在,什么个情况啊,怎么感觉像恋爱中的男女。

恋爱?

成枫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

用力的甩了甩头,成枫苦笑了笑,不可以啊,你们不是同类人。

何况……他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成枫看着满屏的聂流云,心中的苦涩一点点蔓延开来。

没错,成枫是个Gay,在上初中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后来向家里唯一的亲人担白,成诺姐姐在惊叹中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弟弟。

电脑屏上已经恢复了一片空白,成枫起身洗了把脸,重新座下,然后开始真正的论文。

“当当……”

在成枫正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写论文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成枫挑眉,哪个不要命的家伙回来捣乱?

打开门,成枫随即愣住了,然后重重的接住了门外人的身体。

那人的整个身体都挂在了成枫的身上,双手揽着他的腰,冰凉的声音透着些沙哑,温热的口气喷在成枫的脖子里:“好困……”

成枫被那人抱在怀里,呆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那人没有回音,在成枫要怀疑他就这样睡着的时候,半晌那人才道:“成枫,我想你了。”

嗓音低沉,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情人的轻诉,听得成枫全身一僵,心跳瞬间漏了两拍,等回过神来发现他们两人就这么在宿舍门口不知抱了多久,猛地吸了几口气,把人拖进屋里,关上了门,只希望不被人看到才好。

成枫轻轻拍了拍聂流云的背:“睡着了么?”

没有反应,就连抱着自己的手臂也没有动一下,成枫叹了口气,任命的把人拖到自己的床位边,又拍了拍聂流云的背:“喂,到床上去睡。”

还是没有反应,成枫轻喘着将人小心的放倒在床上,腰上没有放开的手让他一头栽进了聂流云的怀里。

好硬的胸膛,鼻子都要碰歪了。

成枫小心翼翼的抽出手,揉揉自己的鼻子,一抬头不却想一下子撞进某人的眼睛里。

好清亮的眼睛,像冬天里的流水,冰凉而清澈。

“你没睡着?”成枫吸了口气,压下胸口异常的心跳:“我刚才和你说话,怎么不应我?”

“……”

“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连个消息也没有。”

“……”

“那什么,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话,成枫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赶紧转移话题。

见成枫挣扎着要起身,聂流云手上微使力,把人带上床,揽到自己的怀里:“陪我睡会。”

背靠着温热的胸膛,腰间的被紧紧的揽着,腿也被强制的压下那人的腿下,比聂流云矮上一个头的成枫像是钳进了聂流云身体里。

感受着聂流云的体温,成枫用力用力吸了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神:“聂流云……”

“嗯?”温热的鼻息喷散在成枫的颈间,让成枫心猛地悸动一下,脸上不自觉爬上一片红云,半晌:“……没事,你睡吧。”

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也不知道用什么立场说,问这几天去哪里了?问为什么总是抱着自己睡觉?问……我喜欢上你了,你要不要喜欢我?

呵……,成枫无声的自嘲的笑了一下,喜欢?是呀,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了呢。

这要怎么办呢?如果说了,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吧。

那,就这样吧。

成枫闭上有些潮湿的眼,右手抓紧左胸,轻轻的呼吸来缓和那里的苦涩。

感受到怀里人不稳的呼吸,聂流云一个用力把成枫压在身下。

那人闭着眼,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在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瞬间,连呼吸都停顿了,聂流云眯起了眼睛:“怎么了?”

成枫摇了摇头,轻声的说:“你先放我起来。”

聂流云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你不想我来这里对吗?”

“没有。”成枫瞬间否认,还没来得及多想,又听聂流云道。

“你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没有。”

“你不想让我碰你?”

“没有。”

“还是说……”聂流云停顿了一下:“你根本就不想……见我。”

“没有,没有,你别乱想行不?”

“那你……为什么哭?”

“我……我只是……只是……”

你让我怎么说啊,说我喜欢上你了,你这样让我很困扰?

天呐天呐,成枫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对上聂流云的眼睛:“你,你先起来,我要去上侧所。”

聂流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翻身坐了起来。

成枫从床上跳了起来,没有勇气回头确认刚刚聂流云眼里所出现情绪,逃似的奔向洗手间。

聂流云眉头紧蹙的看着成枫的背影,双手握成了拳头。

我就那么让你讨厌么?

作者有话要说:

☆、初到聂流云家

不知道为什么,成枫总觉得从那天晚上以后,他和聂流云之间的距离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不近不远,不冷不热。

虽然还是偶尔会在一起吃饭,在一起聊天,在楼顶睡觉,但是聂流云更沉默了,而自己也变得比原来淡定多了,不再会脸红结巴,可是却觉得心更疼了。

成枫抬头看了看天空飘洒的细雨,轻轻的叹了口气,觉得每次想到那人,胸口就忍不住闷闷的,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呼吸困难。

抻出手,狠狠的揉了一下脸,把那人揉到脑后去。

这时候电话却响了。

“我在你宿舍楼下。”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

站在阳台上的成枫伸出头,看到那人直直的站在那里,微微抬头看向自己这边,没有任何遮雨的工具。

成枫不由自主的蹙紧了眉头,没有回应,速度的回到宿舍拿了把伞就冲下楼去。

一路小跑到楼下,成枫喘着气撑起伞,给聂流云遮雨。

“怎么也没打伞就跑来了?”成枫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问。

“……忘了。”聂流云看着他。

“……吃饭了没?”成枫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再追究那个问题。

聂流云一如既往的摇摇头,眼睛依旧直直的看着成枫。

“那先去吃东西。”然后又看到那人湿透的衣服,皱起眉接着说:“还是先和你一起去换件衣服,然后咱们再去吃饭,好吗?不然这样容易感冒。”

聂流云点点头:“嗯。”

随后成枫被带到了一个离学校不远的小区里,那是一个两室两厅的房子,看起来很空旷,没有什么过多的装修,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

“你住在这里?”成枫打量了一下问。

“嗯。”聂流云随意的坐了下来,背靠着沙发,抬手遮住眼睛,看起来很疲倦。

“你得先去洗个热水澡,换件衣服。”成枫走到聂流云面前,坐到他身边:“很累吗?要不你先睡会。”

不知道为什么,聂流云好像每次来找他,都是一副很累的样子。

聂流云看了成枫好一会:“我去洗澡。”

成枫点头。

看着聂流云离开的背影,成枫想着聂流云疲惫的神色,决定出去把饭菜买回来。

在外面转了一圈,买了几样清淡的小菜和开胃粥,成枫急忙回到聂流云的住处,想着那人一定等急了。

一进门,没有看到人,成枫挑了挑眉,难道还没有洗好?

他把饭菜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侧耳听了听,没有流水声,看来已经洗好了。

等了片刻却不见有人出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成枫想。

难道是洗澡的时候踩到香皂,把自己给碰晕了?还是洗着洗着就睡着了?

成枫深呼了口气,打算到卫生间看有没有人。

路过一间卧室,成枫随意的往里看了一下,微开的门里没有开灯,透过客厅的灯光和窗外灰暗的亮光让成枫一瞬间确定,那个人在这个房间里。

他打开门走了进去,那人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低着头。

成枫走过去蹲到那人对面:“怎么坐在这里?”说着便去拉他,触手的潮湿让成枫一惊,眉头瞬间蹙起:“你没洗澡?”

聂流云猛地抬起头,看清来人,好一会才道:“你没走?”

“你搞什么啊,到现在还没有洗澡换衣服,真的那么想生病啊?”成枫很生气,这人怎么就那么不爱惜自己呢?

“你……怎么回来了?”聂流云依旧怔怔的看着他问。

“你不想我回来是吧?”成枫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疼得停止了跳动:“好,那我走。”

成枫站起身往外走,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再待在这人身边,他迟早会疯掉。

手腕瞬间被拉住,大力的往后扯了一把,成枫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床上,他生气的抬起头,想要问问这个人到底想怎么样,结果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狠狠的堵住了唇。

滚烫而炙热,近似疯狂。

成枫震惊得脑袋一片空白,任由那人在他唇上为所欲为。

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聂流云在吻他。

可是……为什么?

腰被勒得发疼,成枫挣扎着想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却遭来那人更加粗暴的吸吮。

成枫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炙热的吻熔化了,他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身上的人,只有尽量放松自己。

不知道吻多久,那人才喘着气放开了他的唇,把头埋在了成枫的颈间。

没有人说话,怕是一说话就打破了这样的安静。

“聂流云……”成枫轻轻的说:“别和我开这样的玩笑,好吗?这让我很困扰。”

“……成枫。”

“……”

“成枫……我想你……不要走……”聂流云在成枫耳边喃喃的,像是无意识的说。

听到聂流云的话,成枫的心止不住的快速跳动着,他转过头嘴唇滑过那人的脸。

烫。

滚烫。

成枫突然意识到那人紧贴着自己的身子也是烫得惊人,触手可及的潮湿衣服,成枫皱眉,看来真的是生病了。

病得乱说胡话。

成枫苦笑了下,推了推身上的人:“聂流云,快起来换衣服,你生病了。”

推了半天不见人应,成枫用力翻过身,掰开那人的手,总算从聂流云身下爬了出来。

打开卧室的灯,扯掉那人身上潮湿的衣服,把人塞到被子里,又去接了点温水,拧好毛巾给那人擦了擦脸和手,还有身体。

忙完了,成枫已经累得满身是汗,他搓了把额上的汗水,在床边坐下,突然想到那人得吃药才行,又匆忙的下楼去买退烧药。

让那人吃了药,折腾到半夜才真正的坐下来休息,看到桌子上已经凉透的饭菜,才想到晚餐还没来得及吃,但是现在却一点味口都有没有。

来到卧室,拉了把椅子坐到床边,那人因生病的脸显得有些苍白,眉头即使在睡梦中也紧蹙着,眼眶微陷,看起来很疲惫,嘴唇紧紧的抿着,可能是发烧的原因,原本浅红色的唇色这时显得格外红艳,诱人。

想到刚才不久那唇在自己唇上亲吻,成枫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他抹抹脸,感觉被聂流云传染了。

不敢想那人也喜欢着自己,怕失望的时候自己承受不了,怕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

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所以,他从不敢希望,或者说奢望。

成枫忍不住叹了口气,逼迫自己什么也不要想,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床上的人,直到天色快要亮的时候才昏沉沉的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

☆、表明心迹

不知道睡了多久,成枫猛地醒了过来,他看了看有些陌生的房间,这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搓了搓脸,坐起身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床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阳光正浓。

成枫想看来自己睡了不少时间。

刚出了卧室,就听到厨房里传来的响声,成枫不自觉的走了过去。

厨房里不是很大,却很干净有序,没有一点零乱的感觉。

那人站在燥前,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像是听到了脚步声,转过身看到成枫:“怎么不多睡会?”

成枫突然想到昨晚才给眼前的人擦过身子,脸忽地热了起来,不自然的咳了声,清了清嗓子问道:“你好些了么?”

“嗯,已经没事了。”

“哦,那就好。”

聂流云扭过头看向成枫:“……你昨晚是下去买菜了?”

“嗯?是啊,觉得你很累了,就想着趁你洗澡的时候把吃的买回来,这样你就可以早一点休息了。”

“……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

“啊?那个……对不起,我忘了。”

聂流云看着他。

“对不起,下次一定会先和你说。”笨蛋,怎么忘了,不和主人打声招呼就离开,是很不礼貌的啊。成枫有种想敲自己脑袋的冲动。

聂流云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成枫被盯得有些不知道所措,正思索着要怎么打破此时的尴尬,却看到那人转过头去,用低沉的声音轻轻的说:“我以为你不喜欢来我这里。”

成枫一怔,心莫名的快速跳了几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下子亮了起来,有些试探的问:“所以,你没有洗澡,是因为听到我离开了?”

“嗯。”

“所以,你……是在难过吗?只是因为觉得我不喜欢这里?”

“嗯。”

成枫呼了口气,努力想压制住失去控制的心跳,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吗?真的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吗?真的可以不在一个人了吗?真的可以问出口吗?

如果不是怎么办?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如果被讨厌了怎么办?

那以后就真的不会有任何交际了吧!

成枫再次深吸了口气,张了张口,又闭上了,要不要问呢?

成枫很纠结。

问吧!大不了又回到以前一个人的日子,反正他也要毕业了,毕业后也会离开,早晚会难过,会伤心,会一个人,长痛不如短痛,不是吗?

成枫的眼神暗了暗:“聂流云……”

“嗯?”聂流云关上火,转过身看着低着头的成枫,眼中带着疑惑。

“我有话想问你。”成枫的声音很轻,像随时会断一样。

“嗯,你问……”

成枫咬了咬牙:“你为什么会想要和我一起吃饭?”

“……”

“为什么会想要让我陪着你睡觉?这样不是很奇怪?”

“……”

“你让我很困扰,你知道不知道?”成枫自顾自的往下说:“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身边的感觉,很想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的生活变得失去了原本的轨迹,怎么办?”

“……”

“聂流云,我喜欢上你了。你……会喜欢我么?”

“……”

好半晌,没见对方反应,成枫苦笑了下:“我明白了。”

最终,还是冲动了呢,也许这样也好,恐怕以后再也无法见面了。

“对不起,打扰了。”成枫逃似的离开了。

天很热,连风都带着股热潮,外面的知了吱吱的叫得人昏昏欲睡。

成枫趴在课桌上,无精打采的翻着课本。

不想吃午饭,又不能去宿舍楼顶去睡觉,午间休息真的很无聊啊,成枫叹口了气,继续翻书。

想起昨晚上自己逃似的离开,就觉得很怂,真是不潇洒。还因为这事一晚上没合眼,弄得今天上午上课一直都在朦胧的状态。

成枫摇摇头,决定就这样趴在桌子上睡会,免得下午也昏昏沉沉的,不能没有了爱情,也失去了学业不是。

刚刚眯上眼睛,就觉得温度好像下将了好几分,似乎没有刚才那么热了,这让成枫不自觉又想到了某个人,那比空调好用的气流。

哎呀呀!成枫抓抓自己的脑袋,正打算挖苦自己几句,手腕上的温度让他一惊。

成枫抬起头,睁开涩得发疼的眼睛,混沌脑袋还没来得及恢复运转,就被拉出了教室。

一直被拉到昨晚分开的房间里,成枫才回过神来,他努力眨了眨眼,还没理清什么情况,就被按到了门板上。

腰被禁锢,任那人的一条腿挤进自己的双腿间,下巴被抬起,那人声音里带着暗哑:“把昨晚的问题再问一遍。”

“我忘了。”成枫别过眼,不敢直视那人的强势。

“那我来说。”聂流云直直的看着成枫:“因为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想和你一起吃饭,想让你陪在我身边,想让你离不开我,想让喜欢上我,想让你爱上我。”

“怦怦怦”的心跳像是要跳出胸膛,成枫小心翼翼的呼吸着,怕一个不小心,心就要从嘴里出来了:“那你,昨晚为什么不回答我?”

“如果我说,因为听到你说你喜欢我,我高兴的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你会原谅我吗?”

“……”

“等我反应过来时,你已经离开了,我跑到你宿舍楼下站了一整晚,想给你打电话,又怕你不理我了。”

“……”

“成枫?”看到成枫没有表情的别过头,聂流云心里一突,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手上微微用力,把成枫的脸扶正,让他直视自己的眼,聂流云看到成枫微红的脸,嘴角上扬:“成枫,我想你了。”

声音该死的低沉,成枫觉得自己快要被这声音给融化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先放开我。”

这样被抱着,完全无法思考了啊。

更无法思考的是,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

成枫闭上了眼,接受这个温柔中带着狂热吻。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么完结了

“我不会让你寂寞了,你也不会再让我一个人了,是不是?”

成枫躺在聂流云的怀里问。

“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聂流云狠狠的搂住成枫的腰。

“你真的喜欢我么?”

成枫微微抬头看着聂流云的眼睛。

“嗯,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聂流云笑着回他。

“很早?有我早么?”

成枫想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人的,只是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无法阻止了。

“有,比你要早得多。”

聂流云轻轻的说,好像从第一次见就无法放手了,那时候成枫拉住自己的手,是那样的暖。

“哦,聂流云,我喜欢你。”

成枫把脸埋进聂流云的胸膛上。

“我爱你,成枫。”

聂流云吻了吻成枫的耳朵。

“喂,聂流云,你别又来啊,我腰酸。”

成枫握住聂流云某只不规矩的手。

“我喜欢你叫我流云。”

聂流云把成枫压在身下,吻住成枫还要说什么的嘴。

。。。。。。

作者有话要说:  呃,就这样完了,好仓促,嗯,很仓促。很多想要写的东西没写进去,第一次把写的东西发上来,虽然没什么人看,不过总觉得自己向前迈了一步,我会努力的。其实很喜欢写文的感觉,只是又没什么太多的时间,不过,我不会就此停步的,加油!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