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ững ngày cùng nhau bán thức ăn – Ta Tử

Tên gốc: Nhất khởi mại thái đích nhật tử

一起卖菜的日子 by 些子

(都市情缘阴差阳错温馨文)

文案

鲜菜店卖菜小老板某天夜里救了一个受伤的男人,然后认识了两个小时之后被同?恿恕?

“可是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吗?”你在这里已经是给我添麻烦了。秦泷不好直接说出来,但不代表他好心到留下这人住几天啊。

“我不能露面,所以麻烦你了。”时源无比真诚。

“可是我这……”

“我不介意。”

“……”我介意啊,秦泷心里大喊。

“我会付伙食的,而且,等我好些我还可以帮忙煮饭喂小黑。”时源说,“那我就再打扰几天了。”

“好吧,只能住几天啊。”秦泷无语,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怎样,发誓下次再也不管闲事了!

这是两个男人和一条小黑狗的故事,温馨小短篇,平凡简单。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泷,时源 ┃ 配角:龙舟,小黑 ┃ 其它:

☆、第一章 捡了一个男人

深秋的夜晚,小区里的路灯还亮着,人们却已经渐渐安静下来进入梦乡了。这个小区是G市里比较乱的一个小区,由于是多家黑-道明里暗里相争的地方,这里开发并不好,而住在这里的人鱼龙混杂,但一般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件,最多就是左邻右里发生口角之争或是社会混-混打打架。

深夜里很安静,秦泷把一三轮车大白菜拉进自己的鲜菜店里,抬起手看了一下表,发现快十二点了。今天是周末,晚上来买菜的人比较多,一直到十点多他才拉下闸门,急着去进一些大白菜,因为最近大白菜很好卖,在这两天进货都不够多,明早去的话一车拉不回来,所以决定今晚去进货,没想到回来的时候三轮车一个轮胎爆了,车子不平衡不好开,只好下车推回来,没想到回来就这么晚了。

秦泷娴熟地收拾着店里的蔬菜,心想着等会回去吃个宵夜再洗漱后应该快两点了,明早还要早起啊!早上小区的老人家比较早来买菜的,来这里已经有一年了吧,秦泷性子温和,很讨老人家喜欢,他也习惯早点起来开门卖菜,给他们方便。

秦泷正在把三轮车的大白菜卸下来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低沉的说话声:“他快被迷昏了,跑不远的,赶紧找!”然后就是几个人应“是”的声音。

秦泷一惊,心想这里的晚上果然不安全,混-混们又要打架了吗?还是先把闸门拉下来在收拾吧。就在他把闸门拉下一半的时候,一个男人朗朗跄跄地撞了进来,撞在三轮车上还撞倒了几棵大白菜,秦泷皱眉,刚想说话,就听见那男人低沉带着愤怒的声音:“关门!”

秦泷顿了一下,迅速把闸门拉下,隔断了照到外面去的灯光。

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几个急促的脚步声走过,还听到有人说:“赶紧分头找,后面有人跟来了!”

秦泷在门边侧耳听,发现脚步声走远了才回头看那个闯进来的男人。灯光照到他脸上才看清这个男人原来已经半身血了,右手捂着左肩,看来受伤严重,左手已经麻痹无法动了,只是直直的垂着。

“你还好吧?先坐下,我给你那点止血药。”秦泷拉过一张他卖菜坐的椅子推到男人面前。

“你不要怕,我等一下就走。”男人并没有坐下,他看了一眼秦泷,低声说了一句,看上去已经要奄奄一息了,但目光还是有点凌厉。

秦泷没说什么,转身走到收钱柜子里面找止血药,他虽然不在店里住,但平时收拾菜的时候要用刀,之前割伤了自己的手,那之后就备了止血药。

秦泷翻着下面的柜箱,刚好摸到盒子就听到“咚”的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秦泷抬头就看见那个男人掉在地上了,他有点紧张,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要是死了就麻烦了。

秦泷拿着药走过去查看,把男人摊平让他平躺在地上,伸手摸了他脖子大动脉,还好,活着,只是晕了。

秦泷解开男人的外套和里面的衬衫,看到左肩那伤口又是一惊,应该是尖刀伤的,看上去都快穿透过去了,伤口很深,血还在流,红艳艳的一大片。秦泷赶紧把止血药粉撒上去,撒了很多,慢慢的血就停下来了。秦泷再抬起男人的左边身,看见背后并没有流血,也就放心了一点点,然后洗干净一张生菜叶盖在伤口上,再找了条小布条把伤口包扎好。他没有在鲜菜店里住,所以疗伤条件艰苦啊,先将就着吧,只是,流了那么多血这个人什么时候才醒,他还要回去睡觉明早要早起呢!

正在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几个脚步声和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分头找,赶紧的,源哥出了事谁也别想好过!”再过几秒钟,外面又安静了。

秦泷纳闷,今晚怎么这么多人找人了,是找这个男人的吧,他是什么人呢?

秦泷站起来打量一下,发现如果以他个人审美来说,第一印象应该是个优质男,体格高大,看上去绝对超过一米八五吧,五官分明,短寸头,剑眉,鼻子挺直,淡色的双唇紧抿,也许是伤口疼,眉头有点皱,秦泷很想伸手去抚平,突然发现自己的行为不妥,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都经历这么多了,什么都看透了吧,还想什么呢!

秦泷看了一会儿,决定留着男人自己醒来,他进厕所里洗了手,就继续收拾蔬菜。收拾好了以后,男人还没醒,秦泷听见自己肚子叫了,也是,都深夜了,晚饭就吃了大半个面包,又去进货又收拾店子,不饿才怪。

秦泷找出吃剩的那半个面包,又拿烧水壶烧了一壶开水,打开盖子晾着,边吃面包边等着这个男人醒来,醒来走了就好了。秦泷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在这个大都市里混的,好人死得快,但是他也不能见死不救,他良心过不去,所以,还是赶紧醒来就走吧。

秦泷期盼着,吃了面包又喝了半杯水,然后就没事可做了。看看手表,都快两点了,难道今晚要和一屋子的菜过夜没有床可睡了吗?

又过了一会儿,地上躺着的男人睁开了眼睛,秦泷惊喜,走了过去:“你终于醒了!”

灯光正好照在男人身上脸上,他抬起没有受伤的右手挡了一下,眨几下眼之后挣扎着坐了起来,大概是动了伤口疼了,皱了眉,但也没哼声。看看自己左肩上的伤口已经很随便的包扎了,又看见秦泷看着他,就问:“你帮我包扎的?”

“嗯,你还有别的地方伤了吗?”秦泷问,他刚才也只是看见哪里出血就包哪里,其他地方没有血迹也就没有检查。

“没有了。”男人站起来,对上秦泷的眼睛,然后也打量了一番,清瘦有点单薄看上去与世无争的样子,个头快比自己矮一个头了,最普通的青年发型,头发有点长,刘海快盖过眉毛了,平静如深潭的眼睛,鼻子很直,唇都好看,尖下巴,简单的灰外套秋装,休闲裤加黑白色帆布鞋,一眼看上去也没什么看头,就是感觉这个有点淡情。

秦泷被看得有点别扭,也想着回去睡觉了,就说:“既然你醒了,我要回去了。”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男人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都是蔬菜,后面那扇小门大概是厕所,此外也没看见有可以住的房间。

“这里是我的菜店,我不住在这里。”秦泷拿起自己的包,里面是今天卖菜的收入,还有手机雨伞等,准备回租房去了。

男人看了转头看了一眼秦泷,又不知道想到什么,开口就说:“我今晚不能回去,先去你那里过一晚吧。”完全是打定主意的陈述,完全没有征求秦泷意见的意思。

“啊?可是我那里很窄。”秦泷自己就租了个单间,还要和小黑一起住,二十平米左右的房子,还隔出一个厕所和一个小阳台,小阳台的四分之一是用来煮饭的,要是再让这个男人进去,那怎么住啊?而且完全是陌生人啊,带回去好吗?于是他建议:“要不你沿着门口右边这条路走出去吧,不远的地方有旅店的,而且……”

“还有人在追杀我,你既然救了我,那就要救到底。我不挑地方住的,走吧。”男人没等秦泷说完就转身要出门了。

秦泷有点不乐意,说:“我那里真的……”

“你怎么这么婆妈,我又不会吃了你,就过一晚。大男人的,怕什么!”男人决意,“开门吧,走了。”

秦泷有点郁闷,但还是开了闸门,带着男人沿门外那条路左边走,回他租房那里。

走了几分钟,走到路的尽头,那是一条巷子的最后一栋楼,秦泷开了一楼的电子门,带着男人上了四楼,405室,开了门叫男人进来,刚开了灯就看见一只黑色小狗从阳台走过来,咬咬秦泷的裤脚,使劲的摇尾巴,还绕着秦泷转了两圈。

男人进来后顺手关门,打量了一番秦泷的单间。门口靠着一边墙,门口右边是一张床,铺着毯子,一张棉被叠的整整齐齐,枕头就摆在被子上面,床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衣柜,紧挨着另一边墙放着一张小桌子,两张椅子,一个角落放鞋架,旁边还有一个小狗窝,另一个角落放米还有一些日常用的东西,看上去真的挺窄的。

“我就一个人和小黑住,你随意。要不先洗洗吧,你都一身血了。”秦泷找出一双拖鞋扔给男人,“你就将就一下吧,对了,我叫秦泷,三点水一个龙的泷,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时源,时间的时,资源的源。”时源接过拖鞋,看看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坐,也不客气就直接坐到床边上了,换下原来的皮鞋,穿上拖鞋,发现拖鞋小了好像不止一码,脚跟都露出一大截了,时源也不介意,换了鞋又问,“你有没有衣服先借我穿,这身都弄脏了。”

“你等等。”秦泷走到衣柜边,翻了一会,拿出一套睡衣给时源,“我的睡衣,最大件的了,你应该可以穿下。”

时源接过挂肩膀上,想了想,嘴角无意识上翘了点,问:“内裤呢?”

“哈?这个,我的不和你穿吧?你要不别穿……”秦泷红了脸,后半句声音低下去了,心里狂吐槽,谁要给你穿我的内裤啊!果然不能随便带陌生人回家!

时源也不知怎么的,瞧着秦泷窘迫的样子,呵的笑了一声,走出小阳台,指着厕所那边问:“在里面洗吗?”

“是啊,里面有热水器的,衣服放在那个袋子里就行了。你受伤的手先包一下吧,碰水很难好。”秦泷说完又找来几个透明塑料袋,盖在时源伤口上,发现包了也不能防水,秦泷的表情有点囧,“要不你先放热水到桶里在擦擦身吧。呃,那个,毛巾的话,你不介意就用我的吧。”

秦泷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房间里的东西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用的,原来是还有一条备用毛巾的,可前不久给了小黑用,总不能拿小黑的给时源用吧,自己没有洁癖,给时源用也没什么。

时源进去开了洗澡,秦泷打算煮点面吃,问时源:“我煮面,你要不要吃点?”

“要吧,你煮多点,我还没吃晚饭。”时源的声音传出来,听不出什么情绪。

搭了两句,两人就没有声音了。秦泷在外面煮面,下了四五个面饼,放了一些生菜,还打了两个鸡蛋,小黑一直很欢乐的绕着秦泷。十分钟不到,秦泷就煮好面了,用大碗装了两碗,还给小黑的碗装了半碗,小黑欢快的跑过去吃。那边时源也洗好了,出来的时候穿着秦泷的睡衣,看上去有点小,胳膊小腿都露出了一小截,秦泷抽抽嘴角没发表任何言论,把两碗面端到房间里的小桌子上,摆出两张小椅子,对时源说:“过来吃面吧。”说完自己坐在一边。

“好。”时源也不客气,走过去坐在另一边,左手还是垂在一边,右手拿起筷子低头大口吃了起来,吃了几口,抬头看秦泷,只见秦泷只是埋头吃面,就说,“面做的挺好吃的。”

“就顺便煮一下,面都是这个味。”秦泷抬头看了一眼,“你的伤等会消一下毒吧,小心感染。”

“嗯,是要消毒。”时源眉头一皱,不知想到什么,眼神变得凌厉了,只一会又恢复了平静。

秦泷看见了也没说什么,他没兴趣知道,而且他清楚知道的越多越危险,也就转了话题:“今晚要一起睡床上了吧,没有地方打地铺。”

时源抬头露了个笑容,说:“好!没想到认识一会儿就同床共枕了呢。”

秦泷感觉这个人有点轻浮,还有点被调戏了的感觉,是错觉吧。

秦泷瞥了一眼,没回话。时源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低头吃面。吃过面,秦泷收了碗筷,又拿出消毒水和止痛药给时源,也不帮时源消毒,就那睡衣洗澡去了。

时源叫住了秦泷:“秦泷,你能不能借电话给我用一下?我要打个电话处理一下事情。”

秦泷转头从包里拿出手机给时源:“你打吧。”然后去洗澡。

时源也不急着消毒伤口,拿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龙舟,是我。你明天帮我拿点东西过来,还有……”时源对着电话说了几分钟,然后挂了,消毒伤口。

秦泷洗了澡都已经快三点了,安抚了小黑,把它放到狗窝里,然后整理好床铺,又拿出一张棉被给时源,也没什么顾忌的,两个男人就在一张床上睡下了。两人都没说什么,就互道晚安了。

凌晨时分,正是睡意浓浓的时候,但两个人都难以入眠,一个为了过去的事,一个为了未来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些子无聊时写的一篇小短篇,求花花求留言~

☆、第二章 吃顿饭逗个小黑

秦泷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自己过去的事。秦泷生在农村,只有高中学历,三年前,他和陈飞宇那点事让家里知道了,整条村子都在传着两人的事,说得不堪入耳,秦泷还被赶出了家门。于是他和陈飞宇一起来到G市闯荡,虽然在家里不好受,但当时两人正是浓情蜜意时,又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也就相亲相爱在一起在G市定居,两人都找到自己的工作,虽然还是有点艰苦,但小日子过得还算美满。没想到的是某天陈飞宇回家时带回了另一个男人,姿色好钱包鼓,陈飞宇受不了诱-惑,直接带回来和秦泷见面,然后和秦泷分了手。秦泷难过了好久,最后一个人搬到G市的另一边,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做了一间大型企业的清洁工人中的一员。只是,世事无常,没想到的是某天完成了工作,在更衣室里换衣服下班的时候被另一个清洁工非-礼了,秦泷小胳膊小腿又劳累了一整天,没什么力气逃跑,眼看就要被强了,幸好又一个员工下了班又折回来拿东西,遇见了才制止了。虽然没有被非-礼,但秦泷一下子又辞了这份工作,又搬了地方,来到现在这个小区。当时刚入住现在这个房间,在出去外面买菜的时候看见了有个铺面急着转让,秦泷想了想,发现价格不是很贵,自己还能承担,要不就租下来卖点东西,总好过去打工。没有什么学历去打工只能干体力活,而且之前遇到过那些事真让人恶心,所以还是自己开店好了,于是就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开了个鲜菜店,在小区里提供新鲜蔬菜,菜店是现成的,连招牌都不用怎么换,直接把“成记鲜菜店”的“成”字换成“秦”字就行了。

秦泷这一年本来已经把过去那些事埋藏得很深了,每天过着自己一个人卖菜一个人吃饭的平淡日子,不去想被赶出家门的事,不去想陈飞宇的变心,也不去想被猥-琐的事,更不去想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只不过,今天遇到这个男人,还带了回自己的住处,现在还躺在他身边睡着了,他不知道怎么的就把那些本来埋藏得很深的事都想起来了。

其实,时源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一动不动,静静地想事情。傍晚的时候,本来是应了叔父时世安的邀请到一个酒吧里娱乐,听说还约了几个时家的老朋友,说什么朋友增进友情聚聚,但是等他到了酒吧包厢的时候,时世安却打电话来说有事情抽不出时间,抱歉的就只能下次再约了。时源也不在意,现在自己是时家的家主,既然出来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叔父没有来那就自己和那几个老朋友娱乐娱乐吧。时源明面上是时家产业的当家人,可背地里,很多人都知道时家就是一个帮会,黑白两道都混的帮会,时源就是这个帮会的老大。

娱乐时间酒色上尽,让堂下的人都尽兴。可是当玩了一个多小时,喝了很多酒,时源觉得有点不对,酒的味道不对,但是之前的混合了汽水和几种酒的混合酒喝了不少,也许是味道太怪异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狠盯了一眼坐在旁边给他倒酒的女人,女人一阵惊慌,时源知道自己被下药了,真是阴沟里翻了船。时源感觉到危险,立刻起身离开,没想到自己带的兄弟不多,连最得力的手下龙舟都没到,只能靠自己闯了。被包围起来的时候时源脚步已经有点虚浮了,咬紧牙关闯出去,自己那几个兄弟伤了不少,被抓了不少。时源眼前有点模糊,拿出手机拨了龙舟的电话,只讲了几句话就被追上了,虽然时源不是省油的灯,但被下了迷药,眼前变得越来越迷糊,打斗的时候手机丢了,也被捅了一刀,时源只好拼命跑,等救兵,最后无意闯进了秦泷的菜店,逃过一劫。

时源心里有点苦也有点恨,他知道自己的叔父不服自己这个当家人,想要把时家产业抢过了继续他的黑道发展,但是,近年来时家已经在慢慢的洗白自己了,好不容易有了点成绩,现在又回黑道不是害了自己的兄弟么?但是即使知道时世安想夺权,但在没有行动之前时源一来没证据二来那是自己亲叔叔,也不好处理。就算时世安不念亲情,但时源念,时源看不惯亲人反目成仇的事,自己也不想做。但是,现在他叔叔动手了,要置他于死地!时源心里发苦的同时也发狠,他不能被杀,为了自己也为了帮里的兄弟,不能为了一个叔叔抛弃了那么多兄弟。所以,时源也要行动了。

秦泷的手机闹钟准时响起,秦泷揉揉朦胧的睡眼,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晚上睡不好,早起觉得特别困,但也要起来开店了,自己一个人开个菜店,想来还真的有点辛苦,但这就是生活啊。

秦泷起来了,时源也起来了。秦泷以为时源会走了的,没想到却被赖下来了。

“我这样子不好出门,你不会让我穿着你的睡衣出去吧?我那套是不能穿了,不过昨晚我已经叫人送东西过来了,今天中午应该可以拿到,你放心。”时源非常坦荡,就这么想着留下来了。

可秦泷不想自己家里待着个陌生病患男人啊,多奇怪,但还真不好意思把这个样子的人赶出去啊,做不到,既然如此不能赶,那只能留下来了:“那你要留在我这里?你的伤不用去医院吗?”秦泷心里暗自后悔,真不该带这人回来啊!

“是啊,你去卖你的菜吧,我和小黑留下。”时源说,一点也不觉得不妥。

秦泷没办法,给小黑放了一碗狗粮和一碗水就出门了。只是小黑“汪汪汪”小声叫着不愿意秦泷走,大概是不想和时源留在家里吧,陌生人太可怕了。

“小黑乖,明天再带你去菜店吧,今天自己在家啊。”秦泷揉揉小黑的头,无比温和的对小黑说。小黑汪了好几声后来也停了,乖乖的蜷缩到狗窝里去,就是拿着小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看秦泷又看看时源。

“我很快就回来,乖啊,不要乱叫。”秦泷对小黑挥挥手,关上门。没留意旁边的时源看得一脸的意犹未尽。

秦泷出了门,时源看着小黑狗窝在小窝里,仔细端详了一会,心想着小玩意还真听话,不叫不闹的,跟主人有点像的感觉。时源也想像秦泷一样摸摸小黑的头,谁知眼看人畜无害的小家伙在他伸手过去的时候,张嘴就把两根手指头咬住了。

时源一时无语,抽回被咬得痒痒的手,看见只有几个小小的浅浅的牙印,咧嘴笑了声。没想到啊,看似温顺的小玩意也会咬人的。

时源屈起手指在小黑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小黑立刻炸毛了,对着时源充满敌意地“汪汪汪”叫了好几声,时源觉得有趣,谁知道他多么想过平凡的日子啊。开个小店卖糕点,娶个媳妇,养几只小动物,有事没事出去遛遛狗。只是喜欢归喜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了。

时源又伸手挠挠小黑的头,小黑龇牙咧嘴,和他对峙着,无奈小黑实在是太弱了,怎么咬也咬不到时源。

秦泷出了门又觉得有点不放心,只不过蔬菜不及时卖完的话很快就会烂掉,烂掉一批可要好几天才能赚回本啊,还好今天早上没有去进新鲜蔬菜。

秦泷开了菜店门,纠结了好久还是决定回去的好,虽然租房那里没什么值钱的,但是留个刚认识一晚的人和小黑待一起,他很不放心。秦泷看看店里的菜,拿个袋子装了好些蔬菜,再在门口放了张暂停营业的牌就关上门了。想起还没有吃早餐,就在对面的包子店里买了几块钱包子,再顺路在肉店里买了一些肉,心里想着中午吃了饭无论如何也要把时源推出去。

当秦泷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一人一狗逗成一团。小黑全身炸毛,明显不乐意和时源玩,而时源还是穿着不合身的睡衣蹲在小黑的狗窝前,连带微笑,不亦乐乎。秦泷扶额,多大的人了,还跟只小狗逗成这样子。

“你回来了?今天不用卖菜吗?”时源看见秦泷进来,也不逗小黑了。

“今天当是休息吧,还没吃早餐吧,来吃包子吧。”秦泷把包子放在小桌子上,又把菜放到小阳台。主人终于回来了,小黑很高兴,一蹦一蹦地追着秦泷。

“这小狗很有趣啊,好像很喜欢你,就是为什么我逗不得?”时源拿起包子,边吃边说。

“前两个月在店门口捡到的,当时它不知道被谁打伤,奄奄一息的,看着可怜,就捡回来,喂多了,它就整天黏人。”秦泷淡淡地说,他对这个城市没多大的欲望,也不想管闲事,就是倒在自己面前的就想帮一把而已,面前这个人也一样。

“原来也是捡的,嗯嗯,我和它还真是同病相怜呢!”时源说完,把咬剩的小半块包子递到小黑面前,“来,小黑吃。”

小黑瞪着眼睛看着时源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看了一会儿又看看秦泷,主人没打算给包子它吃吗?又看看时源还在晃着的半块包子,看上去小黑掂量了好久的样子,终于怯生生的走近,一口咬住又赶紧走开,逗得时源又是一声轻笑。

“今天是有人送东西过来给你的吧?那吃完饭就回去了?”秦泷问。

“是有人过来,不过,我看来要再留在你这里几天。”时源回答,昨天晚上打电话之前他就想好了,要在这里赖上好些天。

“你留在我这里不好吧,你换了衣服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我看你的伤口挺深的,这样放着不好。”秦泷不乐意,没有衣服穿可以留下,有衣服穿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啊?

“我的伤不用担心。你也知道我是被人追杀的吧,现在出去很危险的,你就多留我几天吧,现在是请你救命啊,我绝对不给你添麻烦。”时源软磨。

“可是你就不能换个地方吗?”你在这里已经是给我添麻烦了。秦泷不好直接说出来,但不代表他好心到留下这人住几天啊。

“我不能露面,所以麻烦你了。”时源无比真诚。

“可是我这……”

“我不介意。”

“……”我介意啊,秦泷心里大喊。

“我会付伙食的,而且,等我好些我还可以帮忙煮饭喂小黑。”时源说,“那我就再打扰几天了。”

“好吧,只能住几天啊。”秦泷无语,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怎样,发誓下次再也不管闲事了!

愉快地谈好了,时源和秦泷留在房间里东聊西聊打发时间。近午时,秦泷在做饭,就听见有人轻轻地敲门,时源开门就看见一个人挺高大的男人提着一大包东西,睁大眼睛看着时源,有点震惊时源居然会穿那样的睡衣。

“龙舟,东西都拿来了吗?”时源发现门口的人目光有点怪异,就直奔主题。

“源哥,都在这了。”龙舟把东西递给时源,顺便扫了一眼室内,“源哥你就住在这里?要不要换个地方?”地方太小,他还真担心自家老大住不惯啊。

“这里很好,不用担心。”时源说。

“可是,源哥,不用担心他吗?”龙舟小声说,下巴对着秦泷那边抬了下。

“他没事,我不方便出去,这里够隐秘,正好隐藏。你回去继续带人找我,然后按计划行事。”时源说完,又在龙舟耳边低声说了一会儿,龙舟不时点头,表示明白。时源说完就催着龙舟离开,提醒他一定要小心,别让人发现了。

秦泷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知道是时源的人来给他送东西了。他继续做饭,不想知道那么多,知道多了不安全。做好饭后,龙舟已经离开了,秦泷也没说什么,两人一狗开始吃饭。

秦泷的日子回到正常的轨道,除了自己房里多了一个人,这又令正常的日子有点不太一样,人与人的关系很奇妙的,一个人的领域被另一个人插足时总会出现一些变化。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一起卖菜的日子

那天,龙舟给时源带的东西很齐全,衣服毛巾牙刷鞋子内裤治伤的药品电话现金,还有有一把小小的手枪。当时时源拿着小手枪沉思了片刻,眼里闪过寒光却又迅速恢复平静,既然下了决心做一些事情,那就没有中途放弃的理由。

时源在秦泷的租房里待了三天,每天都在房里,连门口都没出,除了偶尔接电话处理事情之外就是吃饭睡觉做点家务再逗小黑。左肩上的伤口渐渐出现愈合的趋势,想来是药品很好,而且时源身体素质好,伤口复原得快。

秦泷自从时源住进来之后第二天恢复原来的生活节奏,早上起来去进新鲜蔬菜,然后开门卖菜,中午回来一会儿煮饭吃,然后接着卖菜。只是有时一进门就看见时源和小黑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就有点吃味。小黑是他带回来的,天天做饭给它吃,一两天洗一次澡,狗窝是他精心布置的,总之,小黑的一切生活都是他料理的,凭什么时源就喂了半块包子就拐走了它!可是,这几天回来都能看见房里有个人,房子里多了点人气,感觉又有那么一点点开心,于是秦泷有点矛盾,要不要叫时源早点走呢?

第四天,秦泷忍不住小黑的喜新厌旧了,终于说出口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总待在这里不好吧?”秦泷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好心下去了,这样下去他会不舒服,抢了小黑的亲热时间也就算了,万一不小心习惯了回家时有个人在家里等自己,那迟些日子时源走了,自己岂不是很失落?这种感觉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一点点都不想再尝试。

“不急,还没到时候呢。我走的时候会补偿你的啦,哈哈,不会拐走小黑的。”时源虽然天天闷在房子里,却也不见有点点不耐放,“对了,我的左手可以动了,以后午饭晚饭我做吧,你中午带菜回来就行了。”

“你会做饭啊?真看不出,也没什么,做两顿饭不花多少时间。”秦泷不想改变自己的生活,虽然只是短短的时间内偷懒少做两顿饭的事情。

“我不仅会做饭,我还会做很多东西,我拿到厨师资格证的,你信不信?”时源看着秦泷的眼睛,带着点点得意之色。

“信,怎么会不信。可那也不关我的事啊。”秦泷没多少表情。时源看上去有钱有势的,从他的衣服手机生活方式可以看出,可这么一个人就是赖在这里不走,这么诡异的事情都发生了,有个厨师资格有什么奇怪呢!

“可是,你留在我这就不怕我说出去吗?”秦泷还是有点不明白,平白无故在三更半夜捡到个伤患,结果是被人追杀的,可是就这么赖在他这里不愿意走,也不担心自己会说出去,也不威胁自己不准泄露他的信息,这算不算是对他的人格很放心?

“你不会说出去的。”时源看着秦泷的眼睛说,“从你的眼睛可以看出,你看上去没多少表情也很不在乎似的,虽然有点冷淡,但很平静。你对生活没有多大的欲望,也不在乎我是谁,你怕麻烦,又很善良。我是被人追杀的,你不会忍心给我带来麻烦,也不想自己麻烦,所以不会说的。”

“是吗?”秦泷不再接话,他知道自己冷清,那就是没有追求啊,但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好,平静的生活有什么不好呢,工作吃饭养小黑,不用闹心不用操心也不会伤身。

接下来的几天生活有点变化,时源煮了两顿饭,秦泷发现自己被比下去了,因为这真的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味道啊,同样的原料做出来的。好吧,其实他只是喜欢清淡而已。秦泷为自己找好理由,但是看到小黑就不那么轻松了,小黑被时源喂得饱饱的,感觉几天就长大了很多,四条小腿儿蹦跶蹦跶的更轻快了,也更爱粘着时源了。

生活还是很和谐,虽然天气渐渐冷了。

某天清晨,时源突然从沉睡中睁开眼睛,轻轻出了一口气,发现自己一额冷汗,没想到又做恶梦了。他不敢弄出太大动作,怕吵醒旁边的秦泷。

天小亮,有点朦胧,小黑还在窝着,安静得只听到秦泷的平稳的呼吸声。时源转头看着熟睡的秦泷,秦泷安安静静地睡着,朦胧的光线使他的脸变得更柔和了。时源自己都有些意外,虽然以前有过和帮里的兄弟在一起睡,但总会觉得有些不适,也不会靠很近,更不会这么毫无防备,而这些天在这小房子里,居然就那么自然地和秦泷睡同一张床上,还睡了那么久,现在看着他睡熟的样子居然连恶梦都不觉得怕了。

时源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这几天平静的生活好像给了他重新追求自己梦想生活的勇气,或许还能再试试看,只要这次能顺利关过了,还是再试试回到平静中去吧。时源看了一会儿秦泷的脸,然后又轻轻的睡好。

秦泷的生活节奏已经能和七老八十的老人家相比了,闹钟响之前张开眼睛,习惯地伸手揉揉,睁着眼开天花板。天气变冷有点不想起床,被窝里暖暖的正舒服,但是,在满脑子“不起床就会饿死虽然饿死自己无所谓但是饿死小黑就太残忍了”的催促下,闹钟响的时候还是爬了起来,洗漱好就出门。

小黑已经交给时源照顾了,因为小黑受不住美味的诱-惑变心了,一天到晚更喜欢粘着时源。秦泷虽然有点吃味,但把小黑关在房子里也不太好,跟就跟吧。于是,小黑的早饭就是时源起来的时候,自己煮早餐时顺便分小黑一份。

时源吃了早餐喂了小黑就接到龙舟的电话:“源哥,安叔行动了。”

时源挂了电话,换了衣服,看了一遍这间他住了快十天的房子,还有已经喂得很熟的小黑,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啊。

时源拿了电话和手枪,摸摸小黑的头,小黑乖顺的往时源手心蹭蹭。然后时源在小桌子上放了一沓钱,看着就要出门的时候又折回来找了张纸留了句话,最后对小黑说:“小黑你要乖乖的,不要乱跑,也不要烦着秦泷,知道吗?”最后,在小黑可怜兮兮的眼光下,时源关上门,出了小区,走到路口的时候钻进一台黑色小车里绝尘而去。

秦泷中午带了一袋菜回来,中午和晚上的两人一狗的分量,只是一开门只有小黑迎接他。秦泷愣了愣,才发现桌子上的钱和留言:“我走了,谢谢你。”寥寥几个字,没有一句告别就结束了这十来天的同居同睡的事,秦泷突然有点失落。果然,自己连自己的感情都控制不好啊,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连个人,离开是正常的,自己居然会有点舍不得,这是怎么了?

“小黑,我们今天加菜。”秦泷摸摸小黑的头,去做饭。该走的总是会走的,既然已经走了,那就不要在意了,就当是一个小小的过客吧。秦泷发现时源并没有把他的衣服毛巾之类的东西带走,这是什么意思,留着让自己扔了吗?

秦泷不知道怎的就在心里骂了时源几句,煮了一小桌子菜,和小黑狠狠的撑了一顿,吃过饭就抱着小黑一起到秦记鲜菜店里去。

下午来买菜的人比较少,秦泷也就是和小黑玩耍,一边玩玩电脑。秦泷在房子里没电脑,他把以前那台台式搬到菜店里,因为他大部分时间在菜店过,回宿舍也就是吃饭睡觉,没必要买电脑,而且他用电脑也就是看看视频看看新闻玩玩游戏而已。

秦泷一下午没什么好心情,浏览网页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一条新闻,因为是发生在G市里的一流血事件,和自己在同一个区里。上面说是帮派内斗,死了几个人伤了几十人,放出来的图片都是血-淋淋的。秦泷赶紧跳过,他不想看这么血腥的场面,他的世界里不会有这么血腥的遭遇,他只会安安静静地老去死去,这才是他这个不想争斗没多少欲-望的人该有的人生。

傍晚的时候,秦泷回去煮了饭吃,喂饱小黑也就不想回菜店里去了,虽然晚上还是有人要买菜的,但是自己现在都属于自由职业者了,可以给自己放假,而且,小区里的菜店也不止他一家,要买菜的人还是可以买到菜的。所以秦泷给小黑套了条小链子,出门遛狗。

日子平静如水,心境也如深潭无波。

一个月过去了,一天中午,秦泷提着菜拉着小黑回房子里煮饭,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一个男人拉着个行李箱在等电子门开。深色衣服,短寸发型,皮肤有点黑,到时五官明朗嘴角带笑,眼睛更是散发着光芒。时源回来了,这是秦泷第一个念头。

“我就知道你差不多要回来了,在这里一定能等到你的。”时源走近,伸手摸摸小黑的头,“小黑好久不见。”小黑也认得时源,“汪汪”两声又舔舔时源的手。

“你找我有什么事?”秦泷问。不知为何有点开心,也许是有人来看看他也觉得很好。

“我无家可归了,来求你收留我。”时源对秦泷笑笑,很肯定秦泷会答应的样子。

“我这里房子小,住两个人太窄了。”秦泷没有那么热情,只不过他发现时源好像比之前开心了很多,难道无家可归也能值得高兴?秦泷表示很怀疑,麻烦还是不要惹为好。

“没有啊,我觉得刚刚好,之前我们不是住得好好的吗?”时源一点都不介意,“你就再救我一次吧,我真的无家可归了。”

“那你上来吧。”秦泷看时源有点赖上他的感觉,又看他好像没有恶意,那就先收留一会吧,“不过,迟些日子你要找地方搬出去。”

“没问题,找到地方我就搬出去。”时源很肯定,“那赶紧开门吧,我今天都没吃早餐,好饿。”

秦泷拉着小黑,时源拉着行李箱,回到了秦泷的租房405室。

秦泷煮饭时,时源很自然地把东西拿出来摆好,发现在衣柜的一外边放着他没有带走的衣服,问秦泷:“原来你还帮我留着之前的衣服啊,太好了,还以为要再买过呢。”

“就懒得拿去扔。”秦泷说道,其实秦泷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没有扔了,也不是说他以为时源会回来拿,就是看上去舍不得扔,放着放着就放习惯了。

时源微笑,拿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尘,说:“你的衣柜能不能借一个角给我放衣服,你应该没放满吧?”

“那你自己弄吧,不要弄乱我的衣服。”秦泷也不介意,继续煮菜。

小黑今天中午很高兴,看上去已经长大了一些的身形在秦泷和时源之间来回蹦跶,欢快的时候还会冲着人“汪汪”两声。

午饭时,秦泷和时源还是一人做一边,摆上两三份菜,装两碗白米饭就大口吃起来。

“你上次留下的那沓钱太多了,我还给你还是帮你租房子?”秦泷边吃饭边问。

“不用还,我就在你这里继续住下去吧。”时源看着秦泷,“我肩膀上的伤都快结痂了,以后我煮饭做家务吧,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但是,你不是应该先找地方住吗?”秦泷问。

“先住在你这里好了,也不是很挤是不是?床那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时源就是赖上了。

“那好吧,你记得迟些要搬出去啊。对了,你还有工作吧?”秦泷想起赚钱吃饭的问题。

“现在没有了,不过我也想学你卖菜,养活自己就行了么。以后啊,还想开间不大不小的糕点店,我喜欢做糕点。”时源说,“我以后做给你吃吧,很好吃的哟。”

“那不好意了,麻烦也给小黑做一份。”秦泷看惯了时源的不客气,他也不客气。

小黑听到秦泷叫它,抬起头看过来又“汪”了声。

时源笑了:“好啊,包你满意!”

接下来的日子,时源就跟着秦泷带上小黑一起到菜店里卖菜,菜店里突然多了一个英俊神武的帅哥,友好热情,街坊街里都很喜欢,秦泷的生意突然好了很多,每天几乎都能把菜卖完。卖完菜之后吃过晚饭就带着小黑出去散步,美其名曰一起散散步谈谈理想,散完步回来后也不用去菜店,直接回房子里,早睡早起,第二天一早又一起去进货,然后继续一起卖菜。两人的日子也过得平静而快乐。

又过了一个月,秦记鲜菜店对面那间包子店换主人了,改成一间糕点店,开张那天秦泷才看到原来那店名居然叫“汪汪糕点店”,更奇怪的是张罗店里一切的居然是之前见过一面的龙舟。

中午,时源拉着秦泷和小黑过去糕点店参观一回。店面不大,就和秦泷的鲜菜店差不多,一边放着冷柜,里面是大大小小的蛋糕,另一边是各种各样的糕点,也有面包。

参观过后,时源送了一个蛋糕给秦泷,巧克力水果蛋糕,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其实小黑已经忍不住要吃了。秦泷突然想到一件事,问时源:“这是你的糕点店吧?你都能开店了怎么还不搬出去住?”

“我这不是没找到地方住吗?”时源回了一句,又拉开话题,“你尝尝这蛋糕,我做的哟。小黑一定也很喜欢。”

秦泷切开蛋糕,分了一块给小黑,就很时源一起吃了。

“还不错,就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你之前应该有什么工作的,现在怎么来开了糕点店了?”秦泷一时没忍住,“而且,对面那个人是之前来给你送东西的人吧?你们很熟,怎么不和他住?”

“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的,也不是什么秘密。”时源说。

“我就是随便问问,也没什么兴趣知道。”秦泷实话实说,他对八卦还真不感兴趣。

“为了长远合作,我还是告诉你吧,事情已经过去了,跟你说也不会有压力。”时源说完,一边慢慢吃蛋糕一边把事情娓娓道来。

时源那天受伤之后,时世安和龙舟都在找他,时源被秦泷救了之后将计就计假装失踪,一边让龙舟继续找人,一边布好局等着时世安跳,等到十来天后时源还没出现,那时时世安动手夺权。时源接到电话回去与时世安对战,没想到安排好的一切还是出了点意外,发生了火拼,死了几个兄弟。后来时世安被帮里抓了,时源不忍将他处死,只是下了令逐出时家。然后时源花了几天时间善后,最后还将时家家主之位给了弟弟时骏。

之后,时源就在想自己的未来。还记得当初接受时家的家主之位不是因为理想而是责任,当初父亲要洗白时家,但不幸英年早逝,又能把时家交给时世安,生怕好不容易洗白了一点点的时家又变黑,只好交给年轻的时源。当时时源才二十岁,好在时源有当黑帮老大的魄力,也有责任,既然接手了父亲给他的任务,他就会做好,最后也做好了,还把自家弟弟给培养成才。在处理了时世安之后就把时家产业交给弟弟管理,然后想想自己的去向。

时源想了很久,他母亲是个小有资产的女人,喜欢做糕点下厨,时源跟着母亲多,从小受到熏陶,结果也对糕点厨师产生兴趣,后来还特别学了厨艺。母亲想拥有自己的糕点店,但是身为黑帮的女人,理想太平凡不够狠心就很难长命,后来跟着父亲去了,最终没有开成糕点店。时源想,如果他不做时家家主了,他一定会去开一间糕点店。但是去哪里开是个问题,后来又想起秦泷,本来对秦泷很有好感,而且也很喜欢和他一起生活,于是,时源把家主给了弟弟时骏,自己就在时家消失了,来找秦泷,只是没想到他的手下龙舟太死心眼了,就跟着他,没办法只好让他跟了。

时源挑着重要的讲给秦泷听,秦泷听完后觉得这样也不错,只不过既然时源开了糕点店那就没理由留在他的菜店里了,于是又赶人了。

几天后,时源坐在糕点店里看着小黑一会儿跑到菜店去一会儿又跑回糕点店,觉得这样卖糕点很无聊,怎么跟秦泷卖菜就不觉得无聊呢,唉……

“源哥,你想过去那边就去吧,别再叹气了,蛋糕都快被你叹馊了。”旁边的龙舟边收钱边说,他都看不下去了,待在这个糕点店就那么难受吗?

时源看了眼龙舟,不理他。龙舟收了钱就拿了个小蛋糕给时源:“下午茶,有借口过去了。”

时源接过蛋糕,一秒也不停地跑去对面了,看得龙舟直叹气。

时值冬季,G市的天气有点冷,不过糕点店和鲜菜店都天天正常营业,只是龙舟有点怒了,因为时源已经好多天没进糕点店了,请了糕点师傅回来时源都不管糕点了,除了很个别的做糕点带回去给秦泷和小黑吃。

在时源终于想起要来糕点店的时候,龙舟看见时源第一句话就是:“源哥,其实你只是想开蔬菜店的,想开糕点店是你的错觉。”

“哪里话,这不是你太能干了吗?我不在都生意兴隆啊。”时源回道。

“哼哼,我看不是我太能干了,是秦泷太好看了。源哥,你那么喜欢和他在一起,干脆娶了他呗!”龙舟气不过。

谁知时源不答话了,抬手摸下巴作思考状,嗯,好像有点那个意思。然后走了。

龙舟在后面急叫:“源哥我开玩笑的,别当真啊!”但是为时已晚,时源已经进了菜店了。

于是,在冬季某个晚上,时源做了秦泷最爱的巧克力蛋糕,美美地吃到一半的时候,时源放下蛋糕,抬手搭上秦泷的肩膀,说:“秦泷,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温柔的声音,深情的眼神,秦泷忘记了吃蛋糕,呆呆地看了时源片刻,低头“嗯”了声。

时源很高兴,抬起秦泷的下巴,低头深吻。

生活一如往常,卖菜遛狗吃糕点,秦泷和时源看着小黑慢慢的变成大黑,又看着它从菜店跑到糕点店,隔一会又跑回菜店。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生活,原来平静的生活是这么美好的。

只是很久以后秦泷才知道,时源不是无家可归也不是没钱找不到房子,时源他很有钱,时骏接手时家的时候给时源的银行卡进了六七位数的账,只不过时源攒着银行卡跑来和秦泷一边挤在小房子里一边卖菜,还一点一点地往秦泷的银行卡里存钱。秦泷当时真是哭笑不得,好吧,这也很好。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些子这两天心情有点郁闷,一口气写了这三章,不知道能不能给秦泷和时源一点点爱。。

小短篇完结,谢谢阅读!

2 thoughts on “Những ngày cùng nhau bán thức ăn – Ta Tử

  1. Pingback: Những ngày cùng nhau bán thức ăn – Giới thiệu | Yên Phong Vọng Nguyệt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