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ạc thiên dạ – Lạc Vẫn

乐天夜 by 落殒

文案:

浓浓夏夜,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一轮圆月高挂,扯着云织的薄纱遮羞,洒下一片银白,恍若梦境那般美好。

青年席地而坐,一身淡金色的龙袍昭显着其不俗的地位。

“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看月亮,你无不无聊。”

来者一身米白色的华锦,笑得甚是张扬,“不如……让我陪陪你?嗯?”

说着,他一脸轻车熟路地坐在青年身旁,一双手略有些不安分地往青年身上蹭去。后者微微皱了皱眉,并未出声制止。得到了默许,那双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势,直到那手几乎要越过禁池时……

青年看着那人捂着某部位滚地,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身后光影琉璃的宫殿走去……

而这般情调,独属于,这两个共拥江山的天之骄子……

☆、1

乐天夜

浓浓夏夜,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一轮圆月高挂,扯着云织的薄纱遮羞,洒下一片银白,恍若梦境那般美好。

青年席地而坐,一身淡金色的龙袍昭显着其不俗的地位。

“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看月亮,你无不无聊。”

来者一身米白色的华锦,笑得甚是张扬,“不如……让我陪陪你?嗯?”

说着,他一脸轻车熟路地坐在青年身旁,一双手略有些不安分地往青年身上蹭去。后者微微皱了皱眉,并未出声制止。得到了默许,那双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势,直到那手几乎要越过禁池时……

青年看着那人捂着某部位滚地,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身后光影琉璃的宫殿走去……

而这般情调,独属于,这两个共拥江山的天之骄子……

——题记

01.

话说当年林率军攻进京都,建号北影,并在北影五年秋末齤,立其同性.爱人陈为史上第一个男皇后。更不会有人想到,而这个痴情的男人,直到死,他的后宫,依旧只有皇后一人,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次年元月的一次偶然的出行途中,偶然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刚出生不久男婴。陈见这孩子大冬天的被人遗弃于此,一时心软就留下了,自此,这个不幸但也幸运的男婴,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成了北影齤帝国的第一个皇子……

抱回了男婴,这两个初为父亲的男人倒是为了这孩子花尽了心思,不仅重金请了奶娘,贵为皇后的陈更是亲力亲为地照顾着孩子,最后,由于皇后一直在照顾孩子没空而欲求不满的陛下一怒之下把孩子扔给了奶娘,扛着皇后回寝宫交流感情去了~

这孩子被带回来的一个月后,皇帝宴请了当朝各臣,算是孩子的满月酒,并赐名单字“鸿”,愿其能如鸿鹄般展翅飞翔。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十二个春秋即逝。北影的皇后也果真是有远见,当初那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现在也到了总角之年,那姿色,虽然说不上惊艳世间倾世倾城,但这孩子继承了这方土地人类该有的墨发墨眸,竟越长与其父越像。可惜的是,鸿虽然在其父的要求和他自己的兴趣下看遍了藏书阁里的大半藏书,不仅脑袋灵活还特会驯马,其马术在国内也算是仅有第一没有第二的,但这样一个看上去挺不错的家伙,唯独没有把他父皇父后那沉稳的性子学下来,一天不闯点小祸让人骂个一两句就心里不舒坦。

北影十九年,西绪王国派来使者,希望能与北影齤帝国建交。同年夏天,西绪的两位皇子作为使者,代表着西绪王国来到北影。

这种国宴向来都是最无聊的,鸿看着自己父皇顶着个面瘫脸朝西绪太子敬酒,瞬间觉得这世界崩溃了。。。宴会持续到午夜都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作为北影现在唯一的皇子,鸿终于在婉言谢绝了某大臣“好心”的联姻提议,趁众人还在沉醉在盛宴中,溜了……

御花园里遍地开满了各式奇花异草,据说还有些是从异国运来的呢。鸿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估计那会他刚记事不久,就有过那么两个女子来访北影,一个一身粉色,连身上的配饰羽扇都是粉的;另一个则一身黑,连骑着的马也是黑的,整就是一粉黑无常。鸿记得那会她们两个送来了一盒玉制的东东,具体那些到底是什么鸿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倒是他父皇收到那盒东西之后,竟破天荒地笑了。

正当鸿沉浸在其多姿多彩的回忆中,突然,目光瞄见不远处竟有个人影?!

居然有人大半夜的擅闯皇室的御用花园?!

鸿带着一丝坏坏的笑意走近那个人影。

只见圆月高挂,淡淡银白色的光肆意地流淌着,不带一点杂质。那人背对着他,一袭淡色锦衣,细看竟是镶了金丝。头发挽成簪,落下缕缕青丝纠缠着脖颈。从背影看,鸿估计这家伙也就他这般大,个子有点矮,而且略显单薄。

不知这番动人的背影的尊荣,会是如何呢?

突然,鸿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日不小心路过尚书房看到的光景——他那一直很面瘫很冷淡的父皇,竟然就那么光明正大地把他母后压在桌上,略带笑意地说着话。他是没听清他家父皇到底讲了什么,但从他母后那通红的脸,他也猜了个大概。

少年突然觉得有那么个热烈的视线在自己身后来回扫荡,正当他打算回头去一探究竟时,竟有只手拦腰将他抱住,随后下巴被人钳着,被迫地抬高了头——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脸色挂着坏坏的笑意,不多时便听他说道,

“大晚上的,美人怎么一个人在这?”

声音不错。但即使这样,这样无缘无故地被人搂在怀里不说,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唤作是谁都受不了吧,况且……

少年好看的眉微蹙着,臭着一张脸,“你叫谁美人?”朱唇微启,少年特有的清冽的声音淡淡地回荡在这夜里。

月光拂过,看着怀中之人,鸿霎时惊呆了。

他曾以为,他的母后便是这世上最妖冶的人了,作为唯一一个有幸见过自家母后美人出浴的人,他自信,那般美丽,绝非一般世人能比。但如今,他呆呆地看着这个比他略矮的少年,不知是否是月光作祟,这淡淡的黑眸,这张拽的二百五的脸,却异常地美。

见这人还没打算松手,少年有些恼火,伸手推了推身边的人。

察觉到这人的挣扎,鸿坏心眼地收紧了手,两个人就这么胸贴胸腹贴腹地站着,他低头凝视着他,他仰头看着他。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停下动作,兴许是贴得有些近了,他能清楚地听到这人胸腔内富有节奏的心跳,紧随着,似乎自己的心跳也有那么些失紊。

“殿下!太子殿下!您在哪儿呢?皇后娘娘到处找您呢!”太监独特的尖嗓子突然在这寂静中响起,闻言,鸿有点好事被坏了的恼怒,松开手不耐烦地应了句,“这就来!”

说着,不舍地看了看那少年,微微一笑,“我先走咯,你也赶快回去吧,虽说这里没有什么刺客,但大晚上的光线很暗呢,要是摔着了就不好了哟。”说完,鸿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留下某少年一脸黑线地站着那。

大晚上光线很暗摔着?你当我白齤痴还是什么……

兴许,他们谁也不曾想过,那个夜晚,种下的,会是一生的羁绊……

02.

转眼间,西绪王国二皇子也度过了他的二十岁寿诞,也算是正式成年了。同年,新龙代表西绪,时隔八年,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却总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一定会遇到点什么,足以让他永世铭记的事。

恰巧的是,北影皇帝带着皇后微服出巡去了,接待新龙的,是北影的太子。

新龙看着那个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家伙看上去很眼熟啊,打死他都忘不了的一张脸啊!这不就是八年前在花园里调戏自己的那个少年吗!?

鸿似乎一点也没认出眼前的人是谁,只觉得这西绪二皇子,身为男儿身,却长得这般……国色天香?

“贵国二皇子亲临也没有提前通知一下,这不,父皇不在,只好委屈二皇子,由本宫来招待喽。”

“无碍,早听闻北影太子为人随性好相处,如此看来,似乎是真的。”

新龙挑眉看了看他,八年的时间,这人除了长了个字,眉宇间愈发的成熟外,变化不多。倒是笑起来时那流里流气的感觉依旧,这倒是让他很感兴趣——堂堂帝王世家,到底是怎么教出这么个不入流的太子的。

当然,能有如此特殊的太子,自然就会有特殊的教育方式。不过,绝对不会有人告诉你,北影皇帝只不过忙着和皇后交流感情,一直没空管着小子,所以这小子的个性全都是放养的结果……

两人都是二十岁的青年,自然不会像一般国家外交人员那样搬个椅子,摆上两杯茶,就国家合作和未来发展等公式化的问题进行讨论并发表演讲。鸿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都被他惯得很没大没小,见这二皇子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没过多久便起哄着要他们两个比比武。

至于为毛是比武而不是别的,扯什么比武昭显男子气概?全都是屁话!整个北影谁不知道,他们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由于整天不学无术,所以,太子殿下的武功,也就勉勉强强图个自保罢了。

所以说,他身边的宫女太监真的被他惯得很没大没小,还乐得看主子出糗。

“既然大伙都如此期待,太子殿下不会扫了打架的兴吧?比一场如何?”

我可以说不要么……

鸿很不淡定地看着他,最后败在对方那锃亮锃亮的瞳眸中,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算了,又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个被这群没规矩的奴才笑话了,至于会不会给北影丢脸……这关我什么事?要不是父皇没事找事跑去微服出巡,哪用得着我来接待?

所以说,奴才不能惯着,小屁孩更不能惯着……

在鸿的要求下,叶坪带走了军队,留下一个空旷的训练营给这两位皇子。

拿起平日不常挥的剑,鸿笑嘻嘻地朝新龙喊着,“全天下人都知道本宫武功不好,二皇子可要留情点哟。”

“会的……”新龙摸出藏在腰间的一把银匕,笑得阴险。

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放过?八年前你敢那般对我,八年后的今天,要你从心底开始忏悔……

这场比武,按当时围观的种太监和宫女口述,简直是一场单方面的施暴……

这位异域来的二皇子,一把短匕,架开北影太子的剑,拿着刀背猛砍这位到处躲的太子。

“说好了手下留情的!你说话不算数!”揉着被新龙砍得有些淤青的手,鸿不由地抗议着,那嘟着嘴的模样,惹得一旁为他上药的宫女掩嘴偷笑。

“我哪知道堂堂北影太子,居然这么弱。”百分百嘲讽的口气,新龙看着这个倍受打击的太子郁闷的脸,顿时心情大好。斜眼瞄了一下一旁的宫女,后者识相地收拾好东西,离开。

“喂!你干嘛把人遣走了?”

新龙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鸿的眼。拉了拉衣袖整理好装容,鸿不由地发问。

“太子殿下,该不会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什么印象?”

看着一脸疑惑的鸿,断定他是真的忘了之后,笑着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像八年前鸿待他那样,伸手挑起他的下巴,“这大白天的,美人怎么独自呆在这?”

听着这略显熟悉的语调,鸿微蹙着眉想了好一会,突然跳起来,很不礼貌地指着新龙,“你你你就是那个美人?!!”

一齤手拍开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新龙显得有些不高兴,一把银匕架在他的脖子上,目光冷漠,“你叫谁美人?”

“不过说回来,这七八年没见,你还真是越长越美了。”完全无视脖子上的利刃,鸿笑嘻嘻地看着他,“八年前匆匆被叫走,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呢?林鸿,北影太子哟~”

无奈地收起匕首,新龙重新在他对面坐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才缓缓道,“新龙,西绪二皇子。”

“我可以叫你小龙么?”大半个人从桌子的对面伸过来,凑到新龙面前,鸿看着这人明亮的瞳眸,不由地赞叹,“真是美人啊,比我母后还好看。”

“你敢这么叫我我一刀捅死你这贱齤人,对了!就叫你贱鸿好了。”

“许了,美人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你果然够贱……”

两人年龄一样,又都是不怎么守规矩的人,一人一句半笑半骂,一壶茶,便是一个午后。

新龙在北影待了整整二十日。每日醒来,便会见某个无视其父皇交代的事务跑来敲他房门的人,笑嘻嘻地站在门外,喋喋不休地讲着这一日的行程。鸿带他游了都城四周的各处风景,品尝过北影很多特别的食物。

有那么一日,新龙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就这么乱吃,不怕有人居心不轨下毒毒死你啊?”

“怕什么?本宫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自动开盖的人品,怎么可能有人忍心毒死我呢?”

至此,新龙明白了一件事,这太子不仅贱,脑袋也有点问题。

不过,也是因为鸿这般无拘无束,新龙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才叫自由。

没有皇室规矩,说话可以不讲究礼节,甚至,偶尔聊天聊得太兴奋,还能听见这个皇太子满嘴的黄段子和粗话。

这二十日间,新龙更是领略到北影君主的魅力。他们穿着便服游于各个集市夜街,都城的百姓显然都认出了这个太子,却依旧能一脸轻松地同他聊天,似乎他们之间,一点等级界限都没有。若不是那天鸿失口透露了他的身份,那些原本谈笑轻松的百姓,根本不会向他们下跪请安。

这北影的君主,着实不一般。

新龙回国那日,鸿很少不舍地看着他,“这么快就要分开了啊,真可惜呢。”

“怎么?舍不得我?”新龙挑着眉看着他,笑得很妖艳。

男人间的友情本就很奇特,上一秒可以完全陌生,但却也能在下一秒扯对话题后,立刻变得熟络起来。

更何况,这二十日来,他们两个同进同出,这期间培养出来的默契,说实话,新龙也觉得多少有些不舍。

“喂贱鸿,有机会的话,记得到西绪来玩。”临走前,新龙略显别扭地说着,眼神却有些虚地四处飘。

本来交换名字也不过是处于礼貌,毕竟都是皇室的人,这名字虽然不会有人直呼,但其实彼此都是清楚的。却不想,自那日下午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直呼了对方的名字。新龙更是放肆地说他堂堂北影太子“贱”。

“如果我去了你亲自给我当导游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鸿看着他,后者也这般凝视着他,一会后像想起什么似的,别开头,闷声地说了声“再见”,便上了马车。

目送着马车越行越远,鸿苦笑着,怎么回事?还真的舍不得啊……

马车内的新龙低头看着手中的玉坠,那是他昨晚收拾东西时,鸿突然命人送来的。而就在刚刚,他差点沉溺在那双墨色的瞳眸中不能自拔,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庆幸自己反应有些迟钝。直到他坐上马车,他的心脏才失控般地狂跳起来。

待离开北影都城有一段路后,原本负责暗中保护二皇子的影卫纷纷现身,一路护送主子回去……

乐天夜

浓浓夏夜,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一轮圆月高挂,扯着云织的薄纱遮羞,洒下一片银白,恍若梦境那般美好。

青年席地而坐,一身淡金色的龙袍昭显着其不俗的地位。

“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看月亮,你无不无聊。”

来者一身米白色的华锦,笑得甚是张扬,“不如……让我陪陪你?嗯?”

说着,他一脸轻车熟路地坐在青年身旁,一双手略有些不安分地往青年身上蹭去。后者微微皱了皱眉,并未出声制止。得到了默许,那双手更加肆无忌惮地展开攻势,直到那手几乎要越过禁池时……

青年看着那人捂着某部位滚地,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迈着轻快的步子,朝身后光影琉璃的宫殿走去……

而这般情调,独属于,这两个共拥江山的天之骄子……

——题记

01.

话说当年林率军攻进京都,建号北影,并在北影五年秋末齤,立其同性.爱人陈为史上第一个男皇后。更不会有人想到,而这个痴情的男人,直到死,他的后宫,依旧只有皇后一人,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次年元月的一次偶然的出行途中,偶然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刚出生不久男婴。陈见这孩子大冬天的被人遗弃于此,一时心软就留下了,自此,这个不幸但也幸运的男婴,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成了北影齤帝国的第一个皇子……

抱回了男婴,这两个初为父亲的男人倒是为了这孩子花尽了心思,不仅重金请了奶娘,贵为皇后的陈更是亲力亲为地照顾着孩子,最后,由于皇后一直在照顾孩子没空而欲求不满的陛下一怒之下把孩子扔给了奶娘,扛着皇后回寝宫交流感情去了~

这孩子被带回来的一个月后,皇帝宴请了当朝各臣,算是孩子的满月酒,并赐名单字“鸿”,愿其能如鸿鹄般展翅飞翔。

时光过得飞快,转眼间十二个春秋即逝。北影的皇后也果真是有远见,当初那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现在也到了总角之年,那姿色,虽然说不上惊艳世间倾世倾城,但这孩子继承了这方土地人类该有的墨发墨眸,竟越长与其父越像。可惜的是,鸿虽然在其父的要求和他自己的兴趣下看遍了藏书阁里的大半藏书,不仅脑袋灵活还特会驯马,其马术在国内也算是仅有第一没有第二的,但这样一个看上去挺不错的家伙,唯独没有把他父皇父后那沉稳的性子学下来,一天不闯点小祸让人骂个一两句就心里不舒坦。

北影十九年,西绪王国派来使者,希望能与北影齤帝国建交。同年夏天,西绪的两位皇子作为使者,代表着西绪王国来到北影。

这种国宴向来都是最无聊的,鸿看着自己父皇顶着个面瘫脸朝西绪太子敬酒,瞬间觉得这世界崩溃了。。。宴会持续到午夜都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作为北影现在唯一的皇子,鸿终于在婉言谢绝了某大臣“好心”的联姻提议,趁众人还在沉醉在盛宴中,溜了……

御花园里遍地开满了各式奇花异草,据说还有些是从异国运来的呢。鸿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估计那会他刚记事不久,就有过那么两个女子来访北影,一个一身粉色,连身上的配饰羽扇都是粉的;另一个则一身黑,连骑着的马也是黑的,整就是一粉黑无常。鸿记得那会她们两个送来了一盒玉制的东东,具体那些到底是什么鸿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倒是他父皇收到那盒东西之后,竟破天荒地笑了。

正当鸿沉浸在其多姿多彩的回忆中,突然,目光瞄见不远处竟有个人影?!

居然有人大半夜的擅闯皇室的御用花园?!

鸿带着一丝坏坏的笑意走近那个人影。

只见圆月高挂,淡淡银白色的光肆意地流淌着,不带一点杂质。那人背对着他,一袭淡色锦衣,细看竟是镶了金丝。头发挽成簪,落下缕缕青丝纠缠着脖颈。从背影看,鸿估计这家伙也就他这般大,个子有点矮,而且略显单薄。

不知这番动人的背影的尊荣,会是如何呢?

突然,鸿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日不小心路过尚书房看到的光景——他那一直很面瘫很冷淡的父皇,竟然就那么光明正大地把他母后压在桌上,略带笑意地说着话。他是没听清他家父皇到底讲了什么,但从他母后那通红的脸,他也猜了个大概。

少年突然觉得有那么个热烈的视线在自己身后来回扫荡,正当他打算回头去一探究竟时,竟有只手拦腰将他抱住,随后下巴被人钳着,被迫地抬高了头——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少年,脸色挂着坏坏的笑意,不多时便听他说道,

“大晚上的,美人怎么一个人在这?”

声音不错。但即使这样,这样无缘无故地被人搂在怀里不说,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唤作是谁都受不了吧,况且……

少年好看的眉微蹙着,臭着一张脸,“你叫谁美人?”朱唇微启,少年特有的清冽的声音淡淡地回荡在这夜里。

月光拂过,看着怀中之人,鸿霎时惊呆了。

他曾以为,他的母后便是这世上最妖冶的人了,作为唯一一个有幸见过自家母后美人出浴的人,他自信,那般美丽,绝非一般世人能比。但如今,他呆呆地看着这个比他略矮的少年,不知是否是月光作祟,这淡淡的黑眸,这张拽的二百五的脸,却异常地美。

见这人还没打算松手,少年有些恼火,伸手推了推身边的人。

察觉到这人的挣扎,鸿坏心眼地收紧了手,两个人就这么胸贴胸腹贴腹地站着,他低头凝视着他,他仰头看着他。

少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停下动作,兴许是贴得有些近了,他能清楚地听到这人胸腔内富有节奏的心跳,紧随着,似乎自己的心跳也有那么些失紊。

“殿下!太子殿下!您在哪儿呢?皇后娘娘到处找您呢!”太监独特的尖嗓子突然在这寂静中响起,闻言,鸿有点好事被坏了的恼怒,松开手不耐烦地应了句,“这就来!”

说着,不舍地看了看那少年,微微一笑,“我先走咯,你也赶快回去吧,虽说这里没有什么刺客,但大晚上的光线很暗呢,要是摔着了就不好了哟。”说完,鸿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留下某少年一脸黑线地站着那。

大晚上光线很暗摔着?你当我白齤痴还是什么……

兴许,他们谁也不曾想过,那个夜晚,种下的,会是一生的羁绊……

02.

转眼间,西绪王国二皇子也度过了他的二十岁寿诞,也算是正式成年了。同年,新龙代表西绪,时隔八年,再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却总有一种感觉,这一次,一定会遇到点什么,足以让他永世铭记的事。

恰巧的是,北影皇帝带着皇后微服出巡去了,接待新龙的,是北影的太子。

新龙看着那个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家伙看上去很眼熟啊,打死他都忘不了的一张脸啊!这不就是八年前在花园里调戏自己的那个少年吗!?

鸿似乎一点也没认出眼前的人是谁,只觉得这西绪二皇子,身为男儿身,却长得这般……国色天香?

“贵国二皇子亲临也没有提前通知一下,这不,父皇不在,只好委屈二皇子,由本宫来招待喽。”

“无碍,早听闻北影太子为人随性好相处,如此看来,似乎是真的。”

新龙挑眉看了看他,八年的时间,这人除了长了个字,眉宇间愈发的成熟外,变化不多。倒是笑起来时那流里流气的感觉依旧,这倒是让他很感兴趣——堂堂帝王世家,到底是怎么教出这么个不入流的太子的。

当然,能有如此特殊的太子,自然就会有特殊的教育方式。不过,绝对不会有人告诉你,北影皇帝只不过忙着和皇后交流感情,一直没空管着小子,所以这小子的个性全都是放养的结果……

两人都是二十岁的青年,自然不会像一般国家外交人员那样搬个椅子,摆上两杯茶,就国家合作和未来发展等公式化的问题进行讨论并发表演讲。鸿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都被他惯得很没大没小,见这二皇子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没过多久便起哄着要他们两个比比武。

至于为毛是比武而不是别的,扯什么比武昭显男子气概?全都是屁话!整个北影谁不知道,他们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由于整天不学无术,所以,太子殿下的武功,也就勉勉强强图个自保罢了。

所以说,他身边的宫女太监真的被他惯得很没大没小,还乐得看主子出糗。

“既然大伙都如此期待,太子殿下不会扫了打架的兴吧?比一场如何?”

我可以说不要么……

鸿很不淡定地看着他,最后败在对方那锃亮锃亮的瞳眸中,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算了,又不是第一次因为这个被这群没规矩的奴才笑话了,至于会不会给北影丢脸……这关我什么事?要不是父皇没事找事跑去微服出巡,哪用得着我来接待?

所以说,奴才不能惯着,小屁孩更不能惯着……

在鸿的要求下,叶坪带走了军队,留下一个空旷的训练营给这两位皇子。

拿起平日不常挥的剑,鸿笑嘻嘻地朝新龙喊着,“全天下人都知道本宫武功不好,二皇子可要留情点哟。”

“会的……”新龙摸出藏在腰间的一把银匕,笑得阴险。

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放过?八年前你敢那般对我,八年后的今天,要你从心底开始忏悔……

这场比武,按当时围观的种太监和宫女口述,简直是一场单方面的施暴……

这位异域来的二皇子,一把短匕,架开北影太子的剑,拿着刀背猛砍这位到处躲的太子。

“说好了手下留情的!你说话不算数!”揉着被新龙砍得有些淤青的手,鸿不由地抗议着,那嘟着嘴的模样,惹得一旁为他上药的宫女掩嘴偷笑。

“我哪知道堂堂北影太子,居然这么弱。”百分百嘲讽的口气,新龙看着这个倍受打击的太子郁闷的脸,顿时心情大好。斜眼瞄了一下一旁的宫女,后者识相地收拾好东西,离开。

“喂!你干嘛把人遣走了?”

新龙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鸿的眼。拉了拉衣袖整理好装容,鸿不由地发问。

“太子殿下,该不会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什么印象?”

看着一脸疑惑的鸿,断定他是真的忘了之后,笑着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像八年前鸿待他那样,伸手挑起他的下巴,“这大白天的,美人怎么独自呆在这?”

听着这略显熟悉的语调,鸿微蹙着眉想了好一会,突然跳起来,很不礼貌地指着新龙,“你你你就是那个美人?!!”

一齤手拍开指着自己鼻子的手,新龙显得有些不高兴,一把银匕架在他的脖子上,目光冷漠,“你叫谁美人?”

“不过说回来,这七八年没见,你还真是越长越美了。”完全无视脖子上的利刃,鸿笑嘻嘻地看着他,“八年前匆匆被叫走,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呢?林鸿,北影太子哟~”

无奈地收起匕首,新龙重新在他对面坐下,端起茶杯品了一口,才缓缓道,“新龙,西绪二皇子。”

“我可以叫你小龙么?”大半个人从桌子的对面伸过来,凑到新龙面前,鸿看着这人明亮的瞳眸,不由地赞叹,“真是美人啊,比我母后还好看。”

“你敢这么叫我我一刀捅死你这贱齤人,对了!就叫你贱鸿好了。”

“许了,美人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你果然够贱……”

两人年龄一样,又都是不怎么守规矩的人,一人一句半笑半骂,一壶茶,便是一个午后。

新龙在北影待了整整二十日。每日醒来,便会见某个无视其父皇交代的事务跑来敲他房门的人,笑嘻嘻地站在门外,喋喋不休地讲着这一日的行程。鸿带他游了都城四周的各处风景,品尝过北影很多特别的食物。

有那么一日,新龙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就这么乱吃,不怕有人居心不轨下毒毒死你啊?”

“怕什么?本宫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了自动开盖的人品,怎么可能有人忍心毒死我呢?”

至此,新龙明白了一件事,这太子不仅贱,脑袋也有点问题。

不过,也是因为鸿这般无拘无束,新龙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才叫自由。

没有皇室规矩,说话可以不讲究礼节,甚至,偶尔聊天聊得太兴奋,还能听见这个皇太子满嘴的黄段子和粗话。

这二十日间,新龙更是领略到北影君主的魅力。他们穿着便服游于各个集市夜街,都城的百姓显然都认出了这个太子,却依旧能一脸轻松地同他聊天,似乎他们之间,一点等级界限都没有。若不是那天鸿失口透露了他的身份,那些原本谈笑轻松的百姓,根本不会向他们下跪请安。

这北影的君主,着实不一般。

新龙回国那日,鸿很少不舍地看着他,“这么快就要分开了啊,真可惜呢。”

“怎么?舍不得我?”新龙挑着眉看着他,笑得很妖艳。

男人间的友情本就很奇特,上一秒可以完全陌生,但却也能在下一秒扯对话题后,立刻变得熟络起来。

更何况,这二十日来,他们两个同进同出,这期间培养出来的默契,说实话,新龙也觉得多少有些不舍。

“喂贱鸿,有机会的话,记得到西绪来玩。”临走前,新龙略显别扭地说着,眼神却有些虚地四处飘。

本来交换名字也不过是处于礼貌,毕竟都是皇室的人,这名字虽然不会有人直呼,但其实彼此都是清楚的。却不想,自那日下午后,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直呼了对方的名字。新龙更是放肆地说他堂堂北影太子“贱”。

“如果我去了你亲自给我当导游的话,我是不会介意的。”鸿看着他,后者也这般凝视着他,一会后像想起什么似的,别开头,闷声地说了声“再见”,便上了马车。

目送着马车越行越远,鸿苦笑着,怎么回事?还真的舍不得啊……

马车内的新龙低头看着手中的玉坠,那是他昨晚收拾东西时,鸿突然命人送来的。而就在刚刚,他差点沉溺在那双墨色的瞳眸中不能自拔,从小到大,他第一次庆幸自己反应有些迟钝。直到他坐上马车,他的心脏才失控般地狂跳起来。

待离开北影都城有一段路后,原本负责暗中保护二皇子的影卫纷纷现身,一路护送主子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2

03.

但令新龙没想到的是,回国后的第三个月便传来消息,他的父皇,有意让他娶丞相之女。

一想到那个年龄足够当他老母的丞相之女,新龙不由地嘴角抽搐。

靠,美女就算了,弄个老女人来算什么啊!

腹诽完新龙才发现,和那死贱鸿呆久了,越来越没规矩了。

接下来的几日,新龙一边忙着想办法除掉那个什么丞相之女或是让西绪陛下改变主意,一边却莫名其妙地突然很想那个每天都会扯着一张很白痴的脸让他抽的人。

也不知那白痴现在在干什么……

手不由地摸上那块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玉坠,无自觉地笑了。

“满朝大臣都说皇弟为了所爱之人极力抗婚,为兄还不相信呢,如此看来,皇弟是真的心有所属呢。”

正当新龙呆呆地出神时,一个好听的男音突然响起。转头看着一脸笑意的皇兄,新龙才猛然回过神来,握着玉坠的手尴尬地松开。

“来,跟为兄说说,你这次去北影,都遇到了些什么?”

来人也不客气,挑了张椅子便坐下,招呼着新龙过去。

“哪有遇见什么……”也随意在自家兄长身边的椅子坐下,才开口就被打断了。

“这玉坠是谁送你的?如果不是所爱之人,你至于这么惜着么?”

“哪有珍惜!!”

新龙涨红了脸低吼道。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可是那死贱鸿送的!什么所爱之人,他个贱齤人有什么好的!就算他不贱……啊呸!他贱不贱关我什么事!又不是真的喜欢他!

青年一脸笑意地瞧着自己弟弟脸红扭开头,砸吧着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说回来,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你个太子都还没有妾室,怎么就急着给我找老婆了?”

“老婆?”青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看来这次去北影,皇弟果真是遇到了些什么。他的皇弟虽说不循规守矩,但身在皇室,该有的教养还是学足了。不过去了北影二十日,竟然会讲庶民之词?!

“额,我是说王妃。”新龙低着头,才顿然想起,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皇兄,不是那个死贱鸿。

“有意思。那为兄就好心告诉你件事吧。父皇的圣旨已经拟好了,估计这两天就会下旨。”

“你说什么?”闻言,新龙几乎跳了起来,毫无形象地抓着头发,“完了完了,该怎么办啊!!”

“呵……”青年笑了,宠溺地伸手敲了下他的头。

他是皇后之子,五岁那年,后宫某个贵妃生下了一个男孩,也就是新龙,同年秋天,他的母后病逝。他记得那年他们的父皇很伤心,还听信了他舅舅的胡言,认为是那个贵妃带来的霉运,下旨诛了那个贵妃的九族。若不是他那时见这皇弟长得甚是可爱,一时好心向父皇求情,新龙根本不会活到今天。

但后来他也时常想,若是新龙怀恨在心,自己这般举动,岂不是给自己留了后患。

所幸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遭。新龙自小跟在这个兄长身后,虽说偶尔也会使使坏,但却唯独对太子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

“哥,敲傻了怎么办?”新龙揉着脑袋,不满地抱怨着。

“敲傻了,说不定丞相的女儿就看不上你了~”青年宠溺地看着他,又伸出手。新龙想躲,却迫于兄长那笑里藏刀的表情,僵硬着等着被敲。却不想,那手伸过来后,只是揉了揉他的脑袋。

抬眼看着自家兄长。

一身淡金色的华衣,淡淡的笑容,有些营养不良的消瘦,略显病态的苍白的脸色,而平时那双看上去一直没睡醒的眼,今天却异常透亮地看着他。

不自然地咳了几声,新龙别开头。

那死贱鸿说他长得美,那是没见过他兄长的美。他的皇兄据说长得极其地像皇后,就算号称西绪第一美人都不为过。就连他这看惯了这张脸的人,多瞄几眼都会忍不住着迷。

“收拾点东西,马车已经在宫外候着了。”青年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听得新龙一愣一愣地。前者好笑地看着他,“父皇那边我会去周旋,你现在带着东西悄悄逃走,车夫会带你去,我有让人去接应你,至于那个人会不会去,我就不知道了。”

“皇兄什么意思?”听着这么噼里啪啦的一串,新龙的脑子一时半会转不过来。

“你啊……你难道真要娶那个丞相之女啊?趁父皇还没来逮人赶紧跑呗。”

“可是你……”

“放心吧,我有信心能说服父皇。”

站起身,新龙感激地朝他一拜,速度极快地收拾东西去了。

一路颠簸后,新龙绝对想不到,当他走下马车时,会看到这么一张欠扁的脸。

“哟新龙殿下,听说你被逼婚不得已外逃啊。”

鸿走进他,凑在他耳边低声调笑着,掏出一条发带递给他,“喏,物归原主。”

一个月前突然收到来信,写信的自称是西绪太子,说西绪二皇子近期会外逃,希望他这个北影的太子能去接应他弟弟,并附上一条发带。

鸿认得这条发带,那是新龙来访北影时束发的那条。

新龙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发带。他以为他皇兄会给他安排个心腹来接应他,却不想,居然会是这贱齤人。

马车夫完成任务后便离开了,新龙看着这陌生的地方,不由地皱了皱眉,“喂贱鸿,这里属于北影?”

“也不算,这块地早些租给了某个国家了,现在使用权在他们手上。”鸿看着这个小镇。

“慕林”,这个小镇的名字。据说本来这个名字是这个镇子里一条花街的名字,后来不知为何,整个镇子都干起了这行,镇子也就跟着改了名。

至于鸿为什么会选在这个地点,很简单。作为一个忙着出逃的人,谁会闲着没事去泡花街呢?况且,这个地方主权问题有点特殊,不管是西绪还是北影的军队,都不能轻易地进入搜查。

“喂,我们今晚要在哪过夜?”刚走进这个小镇,新龙就能闻到一股很浓烈的淫齤靡气味,路过一些楼阁时,还能听见细微的呻吟声。这贱鸿,该不会想带他去青楼找姑娘吧?

“以前听父皇提过,这里有个叫‘青儿阁’的地方,里面的掌柜好像和父皇有点关系。”

“怎么?北影陛下也来这种低俗的地方?”新龙挑了挑眉,真想象不出,那个面瘫的皇帝,竟也是回来这种地方寻欢的人?

“何止来过。”鸿压低了声音,“悄悄告诉你啊,其实我母后,是父皇在‘青儿阁’赎的。”

赎?北影皇后曾经是风尘女子?!

没有理会新龙吃惊的表情,鸿问了好些人,终于绕出了错综复杂的巷子,找到了“青儿阁”。

两人都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不由地都有些紧张,挨得有点近。刚跨进们,便有一个绝色少年迎了上来,“二位爷,里面请。”

新龙看着那个少年,愣了愣,又抬眼看了看四周的人,竟都是这个级别的绝色美人,或是妖媚,或是清纯,各色各样,却都美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更重要的是,无论新龙怎么看,这些胸前一马平川的美人,都是男的吧?

那个少年将他们带进一个小隔间,“爷有何需求呢?”

“那个……能叫你们掌柜来一下么?”鸿这话一出,那个少年愣了愣,随即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冒昧问一句,这位爷和陈是什么关系?”

“陈?”新龙一脸疑惑地看着鸿,后者皱着眉想了想,才缓缓地开口,“我是他儿子。”

“儿子?难怪,我说着气息怎么那么熟悉。二位稍等,我这就去请我们掌柜。”

少年莫名其妙地念叨着,便转身离开。

“难道是你母后的故友?”这话问出口,新龙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后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少顷,隔间的帘子被撩起,一抹粉色闪了进来,看着他们两个,笑着问,“你们,谁是陈的儿子?”

“我……”鸿看着她,对方看上去像是豆蔻少女,一身粉色。随后,又一黑衣女子走了进来,盯着鸿看了好一会,莫名其妙地笑了。

“长得随父哟~你看他的眼睛,跟他老爹当年宣誓主权的样子好像啊~”粉衣少女笑嘻嘻地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新龙,忍不住笑了,“真是子随父哟~”

“找本殿有什么事么?”推开粉衣少女,黑衣服的那个站着俯视他们。

鸿这会才回过神来,站起来摆出招牌笑脸,“那个,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掌柜看在我父亲的份上,让我们在这躲一阵子可好?”

“随意,钱照算就行了。”黑衣少年瞄了他们两人一眼,笑得有些莫测,唤来一个少年,让他带着他们去楼上的房间,顺便送上晚膳。

关上门,新龙一脸凝重地看着鸿,“你觉不觉得,刚刚那两个姑娘看我们的眼神,似乎有什么深层的意思?”

“的确,有种被狼盯上的感觉。”

没聊几句,刚刚给他们领路的少年敲响了门,和另一个同样绝色的少年端着佳肴走了进来。

新龙用盘发的银簪试了试,没毒,都饿了一天的两个人便如狼似虎地抢起食来。

门外。

“喂,你居然让他们住那个房间,居心不轨哟~”粉衣少女笑着看着站在身旁的黑衣少女,后者瞄了她一眼,“也不知道那些龙阳春宫图是谁找来放那的是吧~”

在“青儿阁”住的第十天晚上,新龙半坐在床上,扔下手中的那本有图又有文字的书,两颊有些绯红。原本躺在他身边把玩着他头发的鸿停下手上的动作,不解地问,“你怎么脸红了?”

那黑衣少女给他们安排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开始他们是轮流着睡地板,后来实在搁得不行,加上那张床实在是大,就凑合着同床共枕了……

见新龙没回答他,鸿伸手拿过那本书。这书是他们今天收拾东西时不小心翻出来的,但两人一直忙到今晚才有时间歇下来。

“别看……”新龙的话还没说完,鸿已经翻开书了,盯着那详细的文字描写和彩绘的图,鸿不由地愣了。新龙别开头看着别处,嘟囔着,“让你别看的……”

许久,他听见鸿淡淡的声音。

“哦~~原来男的和男的是这么做的啊……”

转头一看,却发现那人竟然抱着那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我靠!这东西不是让你科普的!!!”新龙伸手抢过那本书扔到地上,后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也不怪鸿这孩纸这么“好学”。自小就知道自己母后是个男的,父皇又整天没事就找母后交流感情。人嘛,都是有好奇心的。鸿也是知道些男女交合之事,也因此对两个男的到底要怎么做这个问题极度的好奇。对于自小就把【偷看老爸老妈怎么xxoo】作为目标的林鸿小盆友,奋斗了二十年,终于在这书上找到了答案,他不该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看么?

“我说新龙啊,你反应怎么这么大啊?”鸿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涨红了脸的人,“该不会,你对这里面的内容很感兴趣?”

“闭嘴!!!!!”恼羞成怒的新龙拿着枕头拍了过去。这十日的相处,最大的变化就是,鸿越来越贱越来越欠扁,新龙越来越别扭越来越暴力。

打闹中,鸿突然瞄见新龙脖子上挂着的玉坠,突然安静了下来。

“喂!死贱鸿?”新龙那这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一齤手拍了过去,“你齤他妈的发什么呆啊!”

看吧,再好的教养,和死贱鸿混久了,神马都是浮云~

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触了触新龙胸口的玉坠,才缓缓地开口,“没想到你会戴着……”

“切,要不是看在这东西还挺有品味的我才不戴呢!”

鸿笑着凝视他,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有点醉人的香气,很好闻。

有些事,在合适的时间里,变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鸿撑起身子,慢慢地向新龙靠近。两个人都睁着眼,盯着对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一动不动。直到两人的气息重合在一起,唇与唇相触时,新龙才愣愣地回过神来。

肩被不松不紧地握着,瞪着的眼随着鸿渐渐合上的眼皮,也像受到催眠似的缓缓合上,留下触觉在满目的黑暗中,感受着唇舌间游走的微妙感觉……

“咳咳……虽然真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有人指名要人咱也没办法啊,二位,有时间移步吗?”

略带笑意的女音响起,热吻中的两人猛地推开对方,有些气息不稳地看着那个一身粉色的少女。

“瞪我干毛?没必要的话我才不干这种遭驴踢的事呢!走啦,西绪的太子在楼下哟~”说完,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少女合上门,先离开了。

看着门再一次被合上,两人有些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衣装,默契地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并肩下了楼。

新龙一眼就看见雅间里那个淡笑的青年,突然有些胆怯。

他的皇兄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和父皇谈妥了?还是奉旨来带他回去?

青年抬眼看见了他,招手让他过去。后者甩了甩头,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北影太子品味真是独特,居然带着人躲在小倌馆里?”青年放下茶盏,笑得很淡,但新龙看得出来,他的皇兄,有些虚弱。

“只要安全,躲哪都一样不是么?”鸿随意地坐下,瞄了青年一眼。都说西绪的两位皇子天生艳丽,近日一见,果真不错。不过,他心里还是偏心地觉得,新龙比这个病态的太子好看多了。“太子既然出现在这里,是要带人回去娶妻,还是说事情圆满解决了?”

“就算要带人回去娶妻,也得有人让他娶啊。”青年饶有趣味地看着和他一样同为太子的男子,“丞相和她女儿被人毒死了,也没查出是谁。不过,凶手用的毒我太熟悉了,估计父皇也看得出来,只是目的达到了,也就没有深究的必要了。”

青年若有所思地看着新龙,后者不屑地扭开头。

生在帝王世家,怎么可能是真的白底?他新龙就算有他皇兄罩着,也不可能一直护着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多少也是有他的能耐。谁又能想到,这个表面看上去傲气得很的二皇子,不仅武功不错,还是个制毒的好手,还带出了两个绝对忠于他的护卫。

“这么说,你可以回去了?”

鸿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郁闷——又要分别了。

“喂!这表情不适合你这贱齤人!”新龙想也不想就拍了过去。一个大男人摆着一个怨妇表情,恶心死了。

“又打我,打傻了你要负责啊!”鸿装模作样地摸着头。两人也不顾还有人在场,就这么打闹起来。

青年看着他们二人,又一次若有所思地笑了……

04.

“龙龙你干嘛呢~”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人影扑向新龙,顿时背上一重。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想也不想就伸手给了身后那个人一个爆栗,然后意料中地听见那人一副被人丢弃的可怜嗓音,“龙~~很疼~~”

额头“井”字狂冒,新龙转身朝那人踹了一脚,“死贱鸿,一天没扁你皮痒啊!!”

于是,偌大的庭院又一次上演着幼稚的“你追我赶”的单方面施暴游戏~

话说,那天本该是鸿泪眼婆娑含情脉脉望着那人的背影,手持白绢灰呀灰……我去,尼玛这是哪门子琼瑶剧啊!!

咳咳,回来回来。

事实是,本来新龙是要和他皇兄回去滴,鸿太子难得没有犯贱静静地看着那人,最终,新龙皇子被瞪得难受,一时心软,就那么随口胡凑了句,“你……要来西绪吗?”

闻言,鸿太子立刻从弃犬变身成爱犬就差个尾巴摇呀摇~~

所以,事实证明,有时候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住进西绪皇宫已经好些天了,这鸿太子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新龙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就连人家如厕洗澡也要跟着。

一开始新龙还知道红着脸(气的)把人从御用澡堂里踹出去,直到踹到脚抽筋后顿悟踢不走这跟屁虫,也就任由着他这么粘着了。

但就像现在,新龙皱着眉泡在自己宫殿后的温泉里,看着不远处某个正色迷迷盯着自己的贱齤人,突然严重地怀疑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把人带回来是不是个错误。

转过身背对着那人,换了个姿势靠着,抬头看着夜空中高挂的残月。

突然,视线被人挡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湿漉漉的胸膛和某个贱齤人犯贱的笑脸。

“在看什么?”伸手轻触着新龙被蒸汽熏得有些泛红的脸颊,鸿难得收敛了他那犯贱的笑容,柔情四溢。

“你又发什么疯?”用力推开眼前的人,直觉告诉他,现在,他很危险。

那人也没有多坚持,被推开后重新泡到水中,和新龙并肩靠着。

没有调笑和打闹,没过多久,新龙便对这难得一见的安静场面显得有些不太适应。而对方似乎早已发现这一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时不时侧头瞄一眼身边的人,新龙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奇妙。身边那个人安静下来后,那原本属于王者的气息渐渐显露,就连那张平时看上去老不正经的脸也似乎成熟顺眼了很多,加上池子里水蒸气弥漫,看着那如雾般朦胧的人影,新龙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心跳如雷。

“呐,你不觉得这时候,应该做点什么吗?”鸿看着他,墨色的瞳孔里深沉得让新龙完全看不透。

他没有回话,只是默许地让那个人靠近自己,再默许他的手环上自己的腰,默许那朝着自己靠过来的脑袋。

嘴上湿润的触感让他想起那日在“青儿阁”被打断的事。

如果那个粉衣服的没来,会怎样?

新龙闭上眼,任由那个人在他嘴里胡作非为,脑子里晕沉沉的,有些紧张,有些抗拒,但更多的,是期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纵然这个人抱着他,似乎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只剩下本能。本能地回抱住那个人,本能地仰起头闭上眼,感受着那个人啃咬过脖颈时带来的战栗。

明明是应该拒绝的……

直到身下传来一阵令人颤抖的快齤感,新龙才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拉住那人握住自己下体的手,后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黑色的眼眸中涌动着名为“欲”的神采。

临时想好的说辞顿时灰飞烟灭,新龙红着脸扭开头,闷声道,“到床上去……”

后者本就不逊色的脸露出一丝微笑,轻啄了他的额头,扯过池子边的衣物,随意地裹了几下,便抱起人朝殿里走去……

说实话,异物入侵的感觉并不怎么样,新龙骑在鸿的身上,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间,不住地喘气。

“放松点……”丝毫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鸿抽出另一只手,抬起新龙的下巴吻了上去。

直到很久以后新龙没想起那一夜,都会悔到肠子都青了——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人拐上床了还是下面的那个虽说第一次是在上面但那是骑乘啊!!

第二天清晨,新龙醒的时候,鸿正用正常情况下那种下贱+下流的表情看着他,见他醒了,微微一笑,“还好吗?”

“不太好……”

这是实话。腰以下酸的要死不说,某个部位还隐隐发痛,而且,体温貌似还有点高。

估计是看出他样子真的不太对,鸿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温度不是很高,但也超出了正常的体温。

“我已经帮你清洗干净了,你躺会吧,我去给你拿点药。”下床穿好衣服,又帮他拉好被子,最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乖,我很快就回来。”

迷迷糊糊地朝他挥了挥手,新龙将整个人都缩回被子里。脑子里乱成一团,索性也不去想他和鸿之间到底算什么关系了。

不管是什么关系,他们,都没什么未来好像……

鸿照顾了他整整一个礼拜。

虽然说那个晚上他的确过头了点,但也实在没想到这个平时活力十足的二皇子这么经不起折腾,就还真的给他持续地发了一个礼拜的低烧。

他对他自己的心思清楚得很。鸿自己清楚,他身为北影的太子,却爱上了西绪的皇子。这也许很可笑,他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经历过,况且都身在皇家,该有的慎重他们也都有。

偏偏,就对他那么冲动……

活了二十岁,鸿第一次有些迷茫。

理智告诉他,他们的身份太特殊,世俗由不得他们这么胡来;但却又感性地觉得,他可以扛得起压力和他在一起,况且,那个晚上新龙也没推开自己不是?他们俩还是有希望的不是?

鸿半拥着身体刚恢复的新龙逛园子,打着口哨唤来两头鹰,指着这一黑一白告诉怀中人,“黑的那只叫白白,白的那只叫黑黑,我把黑黑送你,等我回去了,我们就能靠他们传信了~”

“飞鹰传书?你俗不俗?”即使身体刚好,即便是鸿这些日子真的很照顾他,嘴上该有的损,新龙还是一句都没落下。

“黑黑很听话的。它可是我亲自训的,你可别把它养死了!我会伤心的!”笑嘻嘻地看着新龙,后者陪他对视了一会,便扭开头,还别扭地想挣开他的怀抱。

“别动啦让我抱回啦!我今晚就要回去了!”

“你说什么?”

“我母后要过生日了,我得提前回去……”

“哦……”

03.

但令新龙没想到的是,回国后的第三个月便传来消息,他的父皇,有意让他娶丞相之女。

一想到那个年龄足够当他老母的丞相之女,新龙不由地嘴角抽搐。

靠,美女就算了,弄个老女人来算什么啊!

腹诽完新龙才发现,和那死贱鸿呆久了,越来越没规矩了。

接下来的几日,新龙一边忙着想办法除掉那个什么丞相之女或是让西绪陛下改变主意,一边却莫名其妙地突然很想那个每天都会扯着一张很白痴的脸让他抽的人。

也不知那白痴现在在干什么……

手不由地摸上那块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玉坠,无自觉地笑了。

“满朝大臣都说皇弟为了所爱之人极力抗婚,为兄还不相信呢,如此看来,皇弟是真的心有所属呢。”

正当新龙呆呆地出神时,一个好听的男音突然响起。转头看着一脸笑意的皇兄,新龙才猛然回过神来,握着玉坠的手尴尬地松开。

“来,跟为兄说说,你这次去北影,都遇到了些什么?”

来人也不客气,挑了张椅子便坐下,招呼着新龙过去。

“哪有遇见什么……”也随意在自家兄长身边的椅子坐下,才开口就被打断了。

“这玉坠是谁送你的?如果不是所爱之人,你至于这么惜着么?”

“哪有珍惜!!”

新龙涨红了脸低吼道。

开什么玩笑!这东西可是那死贱鸿送的!什么所爱之人,他个贱齤人有什么好的!就算他不贱……啊呸!他贱不贱关我什么事!又不是真的喜欢他!

青年一脸笑意地瞧着自己弟弟脸红扭开头,砸吧着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说回来,父皇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你个太子都还没有妾室,怎么就急着给我找老婆了?”

“老婆?”青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看来这次去北影,皇弟果真是遇到了些什么。他的皇弟虽说不循规守矩,但身在皇室,该有的教养还是学足了。不过去了北影二十日,竟然会讲庶民之词?!

“额,我是说王妃。”新龙低着头,才顿然想起,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皇兄,不是那个死贱鸿。

“有意思。那为兄就好心告诉你件事吧。父皇的圣旨已经拟好了,估计这两天就会下旨。”

“你说什么?”闻言,新龙几乎跳了起来,毫无形象地抓着头发,“完了完了,该怎么办啊!!”

“呵……”青年笑了,宠溺地伸手敲了下他的头。

他是皇后之子,五岁那年,后宫某个贵妃生下了一个男孩,也就是新龙,同年秋天,他的母后病逝。他记得那年他们的父皇很伤心,还听信了他舅舅的胡言,认为是那个贵妃带来的霉运,下旨诛了那个贵妃的九族。若不是他那时见这皇弟长得甚是可爱,一时好心向父皇求情,新龙根本不会活到今天。

但后来他也时常想,若是新龙怀恨在心,自己这般举动,岂不是给自己留了后患。

所幸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遭。新龙自小跟在这个兄长身后,虽说偶尔也会使使坏,但却唯独对太子之位一点兴趣都没有。

“哥,敲傻了怎么办?”新龙揉着脑袋,不满地抱怨着。

“敲傻了,说不定丞相的女儿就看不上你了~”青年宠溺地看着他,又伸出手。新龙想躲,却迫于兄长那笑里藏刀的表情,僵硬着等着被敲。却不想,那手伸过来后,只是揉了揉他的脑袋。

抬眼看着自家兄长。

一身淡金色的华衣,淡淡的笑容,有些营养不良的消瘦,略显病态的苍白的脸色,而平时那双看上去一直没睡醒的眼,今天却异常透亮地看着他。

不自然地咳了几声,新龙别开头。

那死贱鸿说他长得美,那是没见过他兄长的美。他的皇兄据说长得极其地像皇后,就算号称西绪第一美人都不为过。就连他这看惯了这张脸的人,多瞄几眼都会忍不住着迷。

“收拾点东西,马车已经在宫外候着了。”青年突然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听得新龙一愣一愣地。前者好笑地看着他,“父皇那边我会去周旋,你现在带着东西悄悄逃走,车夫会带你去,我有让人去接应你,至于那个人会不会去,我就不知道了。”

“皇兄什么意思?”听着这么噼里啪啦的一串,新龙的脑子一时半会转不过来。

“你啊……你难道真要娶那个丞相之女啊?趁父皇还没来逮人赶紧跑呗。”

“可是你……”

“放心吧,我有信心能说服父皇。”

站起身,新龙感激地朝他一拜,速度极快地收拾东西去了。

一路颠簸后,新龙绝对想不到,当他走下马车时,会看到这么一张欠扁的脸。

“哟新龙殿下,听说你被逼婚不得已外逃啊。”

鸿走进他,凑在他耳边低声调笑着,掏出一条发带递给他,“喏,物归原主。”

一个月前突然收到来信,写信的自称是西绪太子,说西绪二皇子近期会外逃,希望他这个北影的太子能去接应他弟弟,并附上一条发带。

鸿认得这条发带,那是新龙来访北影时束发的那条。

新龙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发带。他以为他皇兄会给他安排个心腹来接应他,却不想,居然会是这贱齤人。

马车夫完成任务后便离开了,新龙看着这陌生的地方,不由地皱了皱眉,“喂贱鸿,这里属于北影?”

“也不算,这块地早些租给了某个国家了,现在使用权在他们手上。”鸿看着这个小镇。

“慕林”,这个小镇的名字。据说本来这个名字是这个镇子里一条花街的名字,后来不知为何,整个镇子都干起了这行,镇子也就跟着改了名。

至于鸿为什么会选在这个地点,很简单。作为一个忙着出逃的人,谁会闲着没事去泡花街呢?况且,这个地方主权问题有点特殊,不管是西绪还是北影的军队,都不能轻易地进入搜查。

“喂,我们今晚要在哪过夜?”刚走进这个小镇,新龙就能闻到一股很浓烈的淫齤靡气味,路过一些楼阁时,还能听见细微的呻吟声。这贱鸿,该不会想带他去青楼找姑娘吧?

“以前听父皇提过,这里有个叫‘青儿阁’的地方,里面的掌柜好像和父皇有点关系。”

“怎么?北影陛下也来这种低俗的地方?”新龙挑了挑眉,真想象不出,那个面瘫的皇帝,竟也是回来这种地方寻欢的人?

“何止来过。”鸿压低了声音,“悄悄告诉你啊,其实我母后,是父皇在‘青儿阁’赎的。”

赎?北影皇后曾经是风尘女子?!

没有理会新龙吃惊的表情,鸿问了好些人,终于绕出了错综复杂的巷子,找到了“青儿阁”。

两人都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不由地都有些紧张,挨得有点近。刚跨进们,便有一个绝色少年迎了上来,“二位爷,里面请。”

新龙看着那个少年,愣了愣,又抬眼看了看四周的人,竟都是这个级别的绝色美人,或是妖媚,或是清纯,各色各样,却都美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更重要的是,无论新龙怎么看,这些胸前一马平川的美人,都是男的吧?

那个少年将他们带进一个小隔间,“爷有何需求呢?”

“那个……能叫你们掌柜来一下么?”鸿这话一出,那个少年愣了愣,随即又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冒昧问一句,这位爷和陈是什么关系?”

“陈?”新龙一脸疑惑地看着鸿,后者皱着眉想了想,才缓缓地开口,“我是他儿子。”

“儿子?难怪,我说着气息怎么那么熟悉。二位稍等,我这就去请我们掌柜。”

少年莫名其妙地念叨着,便转身离开。

“难道是你母后的故友?”这话问出口,新龙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后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少顷,隔间的帘子被撩起,一抹粉色闪了进来,看着他们两个,笑着问,“你们,谁是陈的儿子?”

“我……”鸿看着她,对方看上去像是豆蔻少女,一身粉色。随后,又一黑衣女子走了进来,盯着鸿看了好一会,莫名其妙地笑了。

“长得随父哟~你看他的眼睛,跟他老爹当年宣誓主权的样子好像啊~”粉衣少女笑嘻嘻地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新龙,忍不住笑了,“真是子随父哟~”

“找本殿有什么事么?”推开粉衣少女,黑衣服的那个站着俯视他们。

鸿这会才回过神来,站起来摆出招牌笑脸,“那个,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掌柜看在我父亲的份上,让我们在这躲一阵子可好?”

“随意,钱照算就行了。”黑衣少年瞄了他们两人一眼,笑得有些莫测,唤来一个少年,让他带着他们去楼上的房间,顺便送上晚膳。

关上门,新龙一脸凝重地看着鸿,“你觉不觉得,刚刚那两个姑娘看我们的眼神,似乎有什么深层的意思?”

“的确,有种被狼盯上的感觉。”

没聊几句,刚刚给他们领路的少年敲响了门,和另一个同样绝色的少年端着佳肴走了进来。

新龙用盘发的银簪试了试,没毒,都饿了一天的两个人便如狼似虎地抢起食来。

门外。

“喂,你居然让他们住那个房间,居心不轨哟~”粉衣少女笑着看着站在身旁的黑衣少女,后者瞄了她一眼,“也不知道那些龙阳春宫图是谁找来放那的是吧~”

在“青儿阁”住的第十天晚上,新龙半坐在床上,扔下手中的那本有图又有文字的书,两颊有些绯红。原本躺在他身边把玩着他头发的鸿停下手上的动作,不解地问,“你怎么脸红了?”

那黑衣少女给他们安排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开始他们是轮流着睡地板,后来实在搁得不行,加上那张床实在是大,就凑合着同床共枕了……

见新龙没回答他,鸿伸手拿过那本书。这书是他们今天收拾东西时不小心翻出来的,但两人一直忙到今晚才有时间歇下来。

“别看……”新龙的话还没说完,鸿已经翻开书了,盯着那详细的文字描写和彩绘的图,鸿不由地愣了。新龙别开头看着别处,嘟囔着,“让你别看的……”

许久,他听见鸿淡淡的声音。

“哦~~原来男的和男的是这么做的啊……”

转头一看,却发现那人竟然抱着那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我靠!这东西不是让你科普的!!!”新龙伸手抢过那本书扔到地上,后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也不怪鸿这孩纸这么“好学”。自小就知道自己母后是个男的,父皇又整天没事就找母后交流感情。人嘛,都是有好奇心的。鸿也是知道些男女交合之事,也因此对两个男的到底要怎么做这个问题极度的好奇。对于自小就把【偷看老爸老妈怎么xxoo】作为目标的林鸿小盆友,奋斗了二十年,终于在这书上找到了答案,他不该抱着学习的态度认真看么?

“我说新龙啊,你反应怎么这么大啊?”鸿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手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涨红了脸的人,“该不会,你对这里面的内容很感兴趣?”

“闭嘴!!!!!”恼羞成怒的新龙拿着枕头拍了过去。这十日的相处,最大的变化就是,鸿越来越贱越来越欠扁,新龙越来越别扭越来越暴力。

打闹中,鸿突然瞄见新龙脖子上挂着的玉坠,突然安静了下来。

“喂!死贱鸿?”新龙那这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一齤手拍了过去,“你齤他妈的发什么呆啊!”

看吧,再好的教养,和死贱鸿混久了,神马都是浮云~

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伸手触了触新龙胸口的玉坠,才缓缓地开口,“没想到你会戴着……”

“切,要不是看在这东西还挺有品味的我才不戴呢!”

鸿笑着凝视他,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空气中有点醉人的香气,很好闻。

有些事,在合适的时间里,变得那么的理所当然。

鸿撑起身子,慢慢地向新龙靠近。两个人都睁着眼,盯着对方瞳孔中自己的倒影,一动不动。直到两人的气息重合在一起,唇与唇相触时,新龙才愣愣地回过神来。

肩被不松不紧地握着,瞪着的眼随着鸿渐渐合上的眼皮,也像受到催眠似的缓缓合上,留下触觉在满目的黑暗中,感受着唇舌间游走的微妙感觉……

“咳咳……虽然真不想打扰你们,不过有人指名要人咱也没办法啊,二位,有时间移步吗?”

略带笑意的女音响起,热吻中的两人猛地推开对方,有些气息不稳地看着那个一身粉色的少女。

“瞪我干毛?没必要的话我才不干这种遭驴踢的事呢!走啦,西绪的太子在楼下哟~”说完,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少女合上门,先离开了。

看着门再一次被合上,两人有些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衣装,默契地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并肩下了楼。

新龙一眼就看见雅间里那个淡笑的青年,突然有些胆怯。

他的皇兄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和父皇谈妥了?还是奉旨来带他回去?

青年抬眼看见了他,招手让他过去。后者甩了甩头,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北影太子品味真是独特,居然带着人躲在小倌馆里?”青年放下茶盏,笑得很淡,但新龙看得出来,他的皇兄,有些虚弱。

“只要安全,躲哪都一样不是么?”鸿随意地坐下,瞄了青年一眼。都说西绪的两位皇子天生艳丽,近日一见,果真不错。不过,他心里还是偏心地觉得,新龙比这个病态的太子好看多了。“太子既然出现在这里,是要带人回去娶妻,还是说事情圆满解决了?”

“就算要带人回去娶妻,也得有人让他娶啊。”青年饶有趣味地看着和他一样同为太子的男子,“丞相和她女儿被人毒死了,也没查出是谁。不过,凶手用的毒我太熟悉了,估计父皇也看得出来,只是目的达到了,也就没有深究的必要了。”

青年若有所思地看着新龙,后者不屑地扭开头。

生在帝王世家,怎么可能是真的白底?他新龙就算有他皇兄罩着,也不可能一直护着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多少也是有他的能耐。谁又能想到,这个表面看上去傲气得很的二皇子,不仅武功不错,还是个制毒的好手,还带出了两个绝对忠于他的护卫。

“这么说,你可以回去了?”

鸿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郁闷——又要分别了。

“喂!这表情不适合你这贱齤人!”新龙想也不想就拍了过去。一个大男人摆着一个怨妇表情,恶心死了。

“又打我,打傻了你要负责啊!”鸿装模作样地摸着头。两人也不顾还有人在场,就这么打闹起来。

青年看着他们二人,又一次若有所思地笑了……

04.

“龙龙你干嘛呢~”

随着话音落下,一个人影扑向新龙,顿时背上一重。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想也不想就伸手给了身后那个人一个爆栗,然后意料中地听见那人一副被人丢弃的可怜嗓音,“龙~~很疼~~”

额头“井”字狂冒,新龙转身朝那人踹了一脚,“死贱鸿,一天没扁你皮痒啊!!”

于是,偌大的庭院又一次上演着幼稚的“你追我赶”的单方面施暴游戏~

话说,那天本该是鸿泪眼婆娑含情脉脉望着那人的背影,手持白绢灰呀灰……我去,尼玛这是哪门子琼瑶剧啊!!

咳咳,回来回来。

事实是,本来新龙是要和他皇兄回去滴,鸿太子难得没有犯贱静静地看着那人,最终,新龙皇子被瞪得难受,一时心软,就那么随口胡凑了句,“你……要来西绪吗?”

闻言,鸿太子立刻从弃犬变身成爱犬就差个尾巴摇呀摇~~

所以,事实证明,有时候对敌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住进西绪皇宫已经好些天了,这鸿太子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新龙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就连人家如厕洗澡也要跟着。

一开始新龙还知道红着脸(气的)把人从御用澡堂里踹出去,直到踹到脚抽筋后顿悟踢不走这跟屁虫,也就任由着他这么粘着了。

但就像现在,新龙皱着眉泡在自己宫殿后的温泉里,看着不远处某个正色迷迷盯着自己的贱齤人,突然严重地怀疑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把人带回来是不是个错误。

转过身背对着那人,换了个姿势靠着,抬头看着夜空中高挂的残月。

突然,视线被人挡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湿漉漉的胸膛和某个贱齤人犯贱的笑脸。

“在看什么?”伸手轻触着新龙被蒸汽熏得有些泛红的脸颊,鸿难得收敛了他那犯贱的笑容,柔情四溢。

“你又发什么疯?”用力推开眼前的人,直觉告诉他,现在,他很危险。

那人也没有多坚持,被推开后重新泡到水中,和新龙并肩靠着。

没有调笑和打闹,没过多久,新龙便对这难得一见的安静场面显得有些不太适应。而对方似乎早已发现这一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时不时侧头瞄一眼身边的人,新龙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奇妙。身边那个人安静下来后,那原本属于王者的气息渐渐显露,就连那张平时看上去老不正经的脸也似乎成熟顺眼了很多,加上池子里水蒸气弥漫,看着那如雾般朦胧的人影,新龙才惊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心跳如雷。

“呐,你不觉得这时候,应该做点什么吗?”鸿看着他,墨色的瞳孔里深沉得让新龙完全看不透。

他没有回话,只是默许地让那个人靠近自己,再默许他的手环上自己的腰,默许那朝着自己靠过来的脑袋。

嘴上湿润的触感让他想起那日在“青儿阁”被打断的事。

如果那个粉衣服的没来,会怎样?

新龙闭上眼,任由那个人在他嘴里胡作非为,脑子里晕沉沉的,有些紧张,有些抗拒,但更多的,是期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纵然这个人抱着他,似乎丧失了所有思考能力,只剩下本能。本能地回抱住那个人,本能地仰起头闭上眼,感受着那个人啃咬过脖颈时带来的战栗。

明明是应该拒绝的……

直到身下传来一阵令人颤抖的快齤感,新龙才猛地清醒过来。一把拉住那人握住自己下体的手,后者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黑色的眼眸中涌动着名为“欲”的神采。

临时想好的说辞顿时灰飞烟灭,新龙红着脸扭开头,闷声道,“到床上去……”

后者本就不逊色的脸露出一丝微笑,轻啄了他的额头,扯过池子边的衣物,随意地裹了几下,便抱起人朝殿里走去……

说实话,异物入侵的感觉并不怎么样,新龙骑在鸿的身上,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间,不住地喘气。

“放松点……”丝毫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鸿抽出另一只手,抬起新龙的下巴吻了上去。

直到很久以后新龙没想起那一夜,都会悔到肠子都青了——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人拐上床了还是下面的那个虽说第一次是在上面但那是骑乘啊!!

第二天清晨,新龙醒的时候,鸿正用正常情况下那种下贱+下流的表情看着他,见他醒了,微微一笑,“还好吗?”

“不太好……”

这是实话。腰以下酸的要死不说,某个部位还隐隐发痛,而且,体温貌似还有点高。

估计是看出他样子真的不太对,鸿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温度不是很高,但也超出了正常的体温。

“我已经帮你清洗干净了,你躺会吧,我去给你拿点药。”下床穿好衣服,又帮他拉好被子,最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乖,我很快就回来。”

迷迷糊糊地朝他挥了挥手,新龙将整个人都缩回被子里。脑子里乱成一团,索性也不去想他和鸿之间到底算什么关系了。

不管是什么关系,他们,都没什么未来好像……

鸿照顾了他整整一个礼拜。

虽然说那个晚上他的确过头了点,但也实在没想到这个平时活力十足的二皇子这么经不起折腾,就还真的给他持续地发了一个礼拜的低烧。

他对他自己的心思清楚得很。鸿自己清楚,他身为北影的太子,却爱上了西绪的皇子。这也许很可笑,他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经历过,况且都身在皇家,该有的慎重他们也都有。

偏偏,就对他那么冲动……

活了二十岁,鸿第一次有些迷茫。

理智告诉他,他们的身份太特殊,世俗由不得他们这么胡来;但却又感性地觉得,他可以扛得起压力和他在一起,况且,那个晚上新龙也没推开自己不是?他们俩还是有希望的不是?

鸿半拥着身体刚恢复的新龙逛园子,打着口哨唤来两头鹰,指着这一黑一白告诉怀中人,“黑的那只叫白白,白的那只叫黑黑,我把黑黑送你,等我回去了,我们就能靠他们传信了~”

“飞鹰传书?你俗不俗?”即使身体刚好,即便是鸿这些日子真的很照顾他,嘴上该有的损,新龙还是一句都没落下。

“黑黑很听话的。它可是我亲自训的,你可别把它养死了!我会伤心的!”笑嘻嘻地看着新龙,后者陪他对视了一会,便扭开头,还别扭地想挣开他的怀抱。

“别动啦让我抱回啦!我今晚就要回去了!”

“你说什么?”

“我母后要过生日了,我得提前回去……”

“哦……”

作者有话要说:

☆、3

05.

“圣上不觉得鸿儿最近有点心神不定么?”

夜里,陈靠在林身边,有些担忧地问着。

“不过是心有所属,恋爱焦虑罢了。”搂着陈,林亲昵地亲了亲他的额头。

“诶?真的?”陈愣愣地看着他,有些惊讶,想不到他们的儿子也到了会喜欢会爱的年纪了,“对方是哪家的小姐?若是品行端正,就让鸿儿大大方方把人娶回来吧。”

“只怕鸿儿愿娶,对方不乐意嫁呢?”对上陈疑惑的眼,林轻笑道,“鸿儿喜欢的,可是西绪二皇子哟。”

“他们两个?”想起那个有点傲然的青年,陈先是微微一笑,却又在转瞬后变为苦笑,“如此的话,北影岂不是要绝后?只怪我不是女儿身……”

“嘘……朕不允许你这么说。”语罢,一吻封了那人欲语的嘴,又是一方□涟漪……

鸿逗弄着刚回来的黑鹰,有些郁闷。

北影皇后的生日宴过后,他也不止一次飞鹰传书,只不过,那人总是把信取走,然后把鹰放回来,简单的讲就是没有回信……

父皇和母后似乎已经知道了他和新龙的关系,却一直没挑破。

一想到北影有可能因为他而无子嗣继位,就算再怎么没心没肺,鸿还是觉得不太妥。他本是路边的弃婴,有幸被带回来仔细照顾养大,而如今,他却阴差阳错地喜欢上了男人,连为北影王室留后都做不到,凭心讲,他真觉得对不起父皇和母后对他的大恩。

正想着,突然四周变得极端的寂静,一阵迷雾后,一个粉衣少女出现在他的殿里——正是那次在“青儿阁”见到的那位少女。

少女大步地走到他面前,扔下一个小药瓶,才缓缓地开口,

“西绪朝廷出现叛乱,原本太子被废了,新龙成了储君;皇帝经历了这么一遭似乎元气大伤,似乎已经决定再干些年就提前让出皇位,新龙让我传话给你,他现在不能离开西绪,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嫁给他。”

“嫁嫁嫁嫁给他?我嫁给他是无所谓啦问题是北影也需要后继有人啊!”本来因为听到心上人的消息兴奋着的鸿苦逼着脸摆出现实问题。

“怕什么?这药是某个家伙做的,可以改变身体构造使男人受孕。虽说对一般人成功率不高,不过,我记得你母后是蛟来着~”

凝视着眼前这个少女,鸿不由地警戒起来,“你到底是谁?”

“我?”大大方方地接受了鸿的审视,少女笑得很可爱,“伏国公主,有异议么?”

“伏国?那个魔法王国?”鸿愣了愣,“这么说,那个黑衣服的,是南国的?”

“是吖~”

早就听过这大陆上两个极具奇幻色彩的国家,却想不到,那般奇幻的人物,竟就这么三番五次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兴许,真的是天上眷顾吧……

北影三十一年,西绪皇帝退位,新龙继位,号龙夜。同年夏季,龙帝效仿北影,亲赴北影齤帝国迎娶其原皇太子。

当然,这一切成立的理由便是——陈在药物和本身妖体的协作下成功中奖,于北影二十八年末生下男娃娃一个~鸿也就此摆脱了太子的桂冠,开开心心梳妆出嫁喽~~

不得不提的是,有些事,就算表面上看是如此,也并非如此。眼见不一定为实,所以就算是林鸿委屈下嫁,其攻的地位还是不可置疑的哟~

所以,当盛夏之风拂过大地,天地间沉浸在这一片安详的夏夜中时,鸿搂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腰间一动,惹得阵阵甜腻的吟声。

“操……明明是嗯……我娶你……的……啊……你齤他妈的轻点恩啊……”

“是啊,我都委屈自己嫁给你了,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哟~”

“哈……你个……死贱齤人啊……”

至此,春眠不觉晓,夜来暖帐风流知多少呢~

——完——

崩坏小剧场

Part 1

西绪朝廷上……

鸿:启禀陛下,吾愿娶西绪二皇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

西绪皇帝:停停停!你这西洋腔是肿么回事?再说,谁他妈的教你男人可以娶男人的?

鸿:我爸教的!全世界都知道我爸娶了个男皇后!

西绪皇帝:-_-|||……

Part 2

宫里上下基本上都知道了这秘密,据可靠消息,此秘密始于西绪太子的嘴……

新龙:皇兄,话可不能乱说啊!

西绪太子:哟?我说错了?皇弟难道不是刚与北影太子一试鱼水之欢?

新龙:……皇兄何以见得?

西绪太子:这个嘛……那日去你殿里,整个宫殿满是【哗——】液的味道,年轻人气血旺为兄理解,但至少回房去嘛~

新龙:卧齤槽……那明明是石楠花的味道!!!

西绪太子:是么?那你这几天你走路的姿势内八是肿么回事?脖子上的红草莓是肿么回事?那些让负责洗床单的宫女羞红了脸的白色污渍是肿么回事……喂!为兄的话还没说完你跑个屁啊!

Part 3

某夜事后……

新龙: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么?

鸿:当然记得。满地繁花,美人中立,残月探脸,月光一招,卧齤槽!居然是个男的!

Part 4

传言北影男皇后有一神药,服了便能使男人怀孕,鸿偷之遂投于龙之茶盏,次日……

新龙:难受……

鸿:【紧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啊我叫太医去!

新龙:想吐……

鸿:神药啊!这么快就有了!

语毕,被新龙吐了一身……

陈:圣上有看到桌上的催吐药么?宫女小烨说她的狗吃撑了,我特意去找的……

林:昨天好像看到鸿拿走了……

Part 5

鸿:父皇!那两个粉黑无常又踢我PP!

林:【沉思N久】自作孽,不可活……

Part 6

西绪皇帝:大胆孽子!近日北影使者来访,说你玷污了其皇太子……

新龙:滚他个贱齤人!明明是他上我的!

西绪皇太子:看吧,我说了皇弟只会是被压的那个,父皇可要说话算数哟~今晚该由我上您咯~~

2 thoughts on “Nhạc thiên dạ – Lạc Vẫn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