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ó cái nhị hóa thầm mến ngươi – Quân Phủ

Tên gốc: Hữu cá nhị hóa ám luyến nhĩ

有个二货暗恋你 by 君否

文案

一个二货,暗恋着同宿舍的他。一路下来,不说坎坷,内心的苦涩却也无可避免。几年里陪伴他左右,以为可以一直这样,可惜事与愿违……究竟二货能否和心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起呢呢?还是只能擦肩而过,成为生命中的过客呢?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宇,方辰 ┃ 配角:孙霖萋,季父,季母 ┃ 其它:

☆、一大波表白?!他交往了

“教室到宿舍,这点距离跑下来就大汗淋漓了你还真是,喂喂,别扑到我床上,床单臭了你洗。”那冷淡声音的主人正一脸鄙视的看着在自己床上滚来滚去的季宇。“别那么小气嘛,我床单已经臭了,帮我洗了。还有啊,别总绷着脸嘛,不然找不到女朋友的。”季宇一脸正经地看着方辰,然后又享受地在床上打滚。“别闹了。”方辰揪起季宇的后领,然后朝着浴室方向走去,接着是一丢,最后华丽丽地关上浴室门。“洗完再滚出来。”方辰叹了口气,扯下季宇的床单,捂鼻。“你丫怎么这么臭下次再这样我不帮你洗了。”说归说,手上早已是从橱柜里拿出的洗过的床单,轻轻拍了拍,利索地撑开单子铺在床上。“嘛方辰你最好了我保证下次床单不那么臭了。”嘴上是这样信誓旦旦,心里想的却是——这是你第几次威胁我了,我才不信你会不管我。等他洗好澡,一骨碌钻进干净的被窝,困意便让他比平时都安静了。“季宇,你睡了没。”方辰声音很低。“你说呢?”对方回答的慵懒。“今天英语系的姚丽媛给我情书了。”方辰略迟疑,瞥了一眼那把头埋进枕头睡的傻瓜,看不到他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她的情书是英文的还是中文的?我担心你看不懂啊。”“…”“咳咳,姚丽媛?就那系花?怎么,你看上没?”语气里尽是痞气。收到系花的情书对于方辰来说并不稀奇。方辰他长得很好,以季宇的话来说就是:一幅好皮囊真是便宜了这死闷骚。身材也很好,很匀称,不是很胖或很瘦。脑子也不错,从来没挂过科。只是性格冷淡,对大多事情都漠不关心就是了,季宇不解这类的为什么如今特别吃香。“没,直接拒绝了。”那淡淡的声音还是听不出感情。“你这小子真好啊,都没有人给我情书啊。”“好了,睡了。”再晚那懒虫明天肯定起不来。“哦。”方辰极快的睡下了,季宇却早已没了睡意。女朋友,是啊,你也到了该交女朋友的时候了,毕竟喜欢你的很多,也不怕找不到的,这些,我其实都知道。

第二天,季宇起的居然比方辰还早,准确的说他压根没睡。“你起这么早做什么?”“不行么?”“没有。”方辰下了床,径直去厕所洗漱。作为F大的学生,他们过着平常大学生的悠哉生活,虽说已是大三的学生,要为未来考虑了。“下午没课,我会去A公司实习,顺利的话毕业后就到那工作了。”方辰整理着装,与正趴在桌上一身皱的T恤衫盯着电脑的季宇现成鲜明对比。“嗯,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份小馄饨,还是那家店的。”“知道了。话说你别只顾Dota,有篇论文还没写吧。”“别提醒我啊混蛋!”方辰无奈的走出宿舍。

这货未来一片黑暗啊。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一阵铃声后,确认是一串陌生号码,季宇接起了电话。“喂哪位?”“请问是季宇学长么?我是二年级的林琴,你能出来一下么,我在你们宿舍门口。”“哦。”该不会是来表白的吧,啧,小爷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啊,怎么回绝才不会让对方难过呢?

到了门口,便看清了那女孩的样子。蛮正的嘛,唉可惜我是个长情的男人。“那个,季宇学长。”她递出一张粉色信纸,“能不能拜托你拿这个交给方辰学长么?” “呃,好。”他微微一笑,待对方道谢离开后——-

靠,搞了半天,原来我只是负责送快递的。而且又是给情书这是何等老套,还托人给,现在的女生啊,唉。

心里一番翻腾后,他又闷回宿舍。季宇这人呢,长得不比方辰差,只是自己的死宅属性注定了他的屌丝之路,而大多女生是不喜欢屌丝的,毕竟面对一个头发蓬乱,穿着邋遢,隐约还透着股猥琐气息的宅男,没人会注意他的脸了。

“你丫怎么才回来,爷我都饿死了。”方辰看了看手表,六点,不晚。风卷残云地解决了特大碗小馄饨,季宇递出了情书。“都是你,害小爷我出门了一趟就只是负责递个东西,真麻烦,你知道的,我的宗旨是能不出门绝不出门的!”方辰看完那信,收好。“怎么样,照样拒绝么?”“不,我打算和她交往。”“咳咳!哈?”季宇显然有些吃惊。“不是很奇怪吧。交往什么的。”方辰仍是一脸无所谓。“不,不是,你认识她么?你喜欢她么?你别那么随便好哇!”“认识的,因为都是学生会的。"季宇闭了闭眼,慢慢平复。只要像平常那样就好。“这样么。”他低了低头,再对上方尘的时候已经是笑的了,“那就祝贺了。为了庆祝你脱离单身,叫宿舍几个哥们一起去喝几杯吧。”只要这样就好,喜欢方辰这事是绝不能让对方知道的,一直掩饰得很好,这次也是,不能出岔子,不然,他和方辰就不会再有交集了吧。方辰淡然地看着他。“她说晚上想让我陪她吃饭,庆祝就下次吧。”“恩。”他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方辰走出门。

作者有话要说:  替二货捉急中!

☆、颓废。暗恋这事不能让你知道

过了很久,季宇仰头失笑,直到晶亮的液体顺着脸颊掉下,反射弧较长的他才发觉难过。这个时候才感觉整个房间好暗,却也没有开灯的打算。季宇就这么半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看窗外的夕阳,泪没有停下,就这么无声地掉。自己好歹是一米七七的男人,哭成这样是几个意思。他抹干了泪,睡下。其实早就应该有心理准备的,因为进到大学就已经有很多女生对方辰表白,虽然他一般都是拒绝的。

他性情太冷淡。

季宇得出这个结论并不是子虚乌有,和方辰相处久了,就会察觉到,方辰启示是个太敏感的人,以至于不喜欢太投入于某个人或事,多半只是不希望感情付出却没有回报吧。这样想来,还真是个自私的人。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女生想和他交往。只是今天这女生真心面生也从未被提起过,应该还不熟络的人,他怎么突然接受了。呵呵,也是,对方辰自己也不能算多了解,他到底都认识些什么人,会和谁在一起,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也不用多惊讶才对。只是,说不出来的难过,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吧,好歹暗恋他两年了。

这样想着,突然传来开门声,看来是方辰回来了。“灯为什么不开?”“懒得。”“你好像有点怪怪的。”“是你眼睛的问题。”他吸了吸鼻,“别开灯,我要睡了。”方辰没说什么,洗漱完也就睡了。

那天晚上,季宇做了个梦,是与方辰初识的场景,因为太过真实,以至于感觉像是昨天的记忆一样。

那是大一入校的第一天,新生们都忙着在宿舍整顿,被安排在同一宿舍的季宇和方辰自然是要碰面了。只是-“喂,什么?电缆出了问题,网要延迟才能装好?不行不行,小爷一天没网就要难过死的!哈?没办法?我不管啊,你们效率快点,早点弄好……”在一边收拾行李的方辰瞥了眼正在对着手机大吼的清秀少年,微皱眉,也没多说什么,继续自顾自忙活。“啧,现在的人啊真是不敬业,是吧那边的小哥。”挂掉手机的季宇也注意到了方辰,一向有点话痨的属性这次也不例外的搭讪,却被对方无视了。“这个小哥莫不是耳朵不好,啧啧看着长的不错,唉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啊。”“恩。”一个淡淡的音节。“呃原来你听得清啊。咳咳,一个宿舍的就应该认识认识!我是季宇,季节的季,宇宙的宇。”“方辰。”“方程…这货不会是想生个孩子叫未知数吧。”小声嘀咕还是被听见。“早晨的晨去掉日。”“哦,这个辰啊。”也不知后来怎么把话题扯出去的,只是记得这样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持续了很久。到这里,梦才结束。

平静的过了一周,只是这一周,方辰很少呆在宿舍了,多半是被那新女朋友叫去的。方辰交往这事,很快变成了热门话题,大部分都很看好他们这对。而只要在校区穿梭,就一定能撞见谈论这事的人。为了耳根清净,季宇出门的次数比起以往更是少得可怜。

这天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暗了,电脑上论文打到一半,他也没了心思,直接一个大字型倒在床上,呆望着天花板,过了一阵,他理了理头发,换了件干净的衣服走出了宿舍。难得出来也只去一个地方,就是学校最高的教学楼的天台。楼梯上走得很慢,很久才到了最后一个阶梯,透过玻璃门,他清晰看到方辰和那女生。方辰笑的干净,初秋还算暖的风吹的他的发有点乱。可能只是错觉,熟悉的面孔好像远了。倒确实很久没看到那样的表情了,或者说从没见到过。原来你可以那么开心的,原来,这样的开心不是我能给的。季宇转过身,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股劲跑下楼,只是不管怎么跑,这楼梯就像没有尽头似的。他疲惫地跑出来,走到某个人比较少的地方,自顾自蹲下,抱着膝盖把头埋进双臂。然后他缓缓起身,走回宿舍。空荡的房间里,安静的和往常不一样了。

暑假很快就到了,方辰是回去的,季宇待在学校。离开那天,他们也没多说什么,方辰简单嘱咐几句就提着行李离开了。

两个月过的浑浑噩噩,饮食不规律不说,还常常一个人喝闷酒,宿舍里乱七八糟一地。说不清怎么过完暑假的,只记得有一次酒喝得太多在宿舍里晕倒被巡视的保安发现并送去医院。

作者有话要说:  暗恋什么的果然揪心,略心疼

☆、恢复单身!大学毕业

开学前回到宿舍得知这件事的方辰在天台找到了季宇。“你怎么回事!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么?我走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要…”“别管我了。”见他这么生气,季宇却笑得苦涩:“都是些小事,你还真是管的宽啊。”“他妈的小事?都送去医院还不是大事吗!”随后是沉默。“我和她分手了。”他淡淡地说。“为什么?”季宇声音很轻,“你们挺般配的,你也难得答应人家要交往,才多久就分,感情方面你还真随意。”又是一阵沉默。“抱歉。”季宇淡淡的笑了,酒窝微微陷下,“我多管闲事了。你不喜欢要分手就随你,不过回头有喜欢的女孩跟我说声我帮忙撮合别客气。”依旧自然的笑怎么看得有些刺眼。望着季宇纤瘦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自己不知怎么,有些酸楚。

日子还是要过的,照常上课,照常跷课,季宇照常窝在宿舍打Dota,照常偶尔在天台上睡觉,方辰照常拒绝一些女生的表白,照常给季宇带那家的小馄饨。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到了大四,每个人都开始忙碌了,为的只是找到份待遇不错的工作。方辰已是不用担心,可季宇也一脸淡定的继续窝在宿舍打游戏就有些不正常了。“喂你好歹也担心一下未来的工作虽然家里是有钱但你可是已经要独立生活的吧,别这么悠哉了。”这是作为好兄弟的忠告,虽然某人直接无视了。到了第二学期,季宇勉为其难的在意了一下下工作的事,去了趟方辰实习的公司面试,虽没方辰那样轻易被录取,但最后还是靠着家里的关系进去实习了。也因此那死宅季宇终于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了。可这大学的最后一年,他们两人谁都没有提起过感情的事,两人一直单身着。

一直到毕业那天,结束了一些繁琐的仪式,宿舍里几个哥们约了女朋友和其他同学一起去卡拉OK吃喝玩乐了一个通宵,算是散伙饭。包房里,闪眼的彩灯不停转动,嘈杂的音乐有些扰耳。“诶我说方辰季宇,咱们在场的,貌似就你们还单着身呢吧。”同宿舍的B君突然说起来,大家也都感兴趣起来。“呃,那是小爷眼光高,一般女生我看不上!”季宇那一脸吹牛样在别人眼里看来特别二。“噗是啊咱们季少爷是什么人啊,要钱有钱,要脸有脸,高富帅啊,找到上眼的得多难啊。”起哄的人倒也来劲了。“那方辰呢?之前貌似谈过一个,后来好好的怎么就分了呢,这也就算了,一直到现在居然都没有再找,这可有些说不过去了吧?莫不是为了陪宇一起过光棍节啊!”这话有些微妙,但却在热闹的氛围里被无视了,只有哄笑。

那天季宇被灌了很多酒,他太傻,根本不会挡酒,可怜了方辰吃力的把他抬去季宇最近租的房子。偌大的客厅,只有一套沙发,一张茶几和一台液晶电视,怎么看怎么单调。把他扶到沙发上,才轻松的坐下。看着他泛红的脸手不自觉的覆上,回过神来才抽回手,压抑住异样。方辰只觉今天自己有些奇怪,只怕是酒喝多了的原因吧。“我…我才不会找女朋友呢!”看着身旁人说着醉话,嘴角微微扬起,这二货没救了。“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是谁呢?”“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偷偷告诉你,那个人啊,叫…叫…唔…”关键时刻,季宇居然要吐了,方辰急忙拿来垃圾桶,才免过一场灾难。吐干净以后,方辰把他带到卧室,给他整顿好,看他睡下后才安心离开。

他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呢?

作者有话要说:

☆、才不要女朋友!

过了一周后,一切安排好,方辰和季宇成为那家公司的正式职员并开始工作了。

很快季宇就发现方辰那货就是个工作狂,也因此才一年方辰便坐上了销售部部长的位置,至于季宇,则是他的部下。他们工作都很认真,上头也有意将季宇调到别的部门担任部长或是提高职务而他却一再拒绝,没有谁知道理由,都只想着这货是多傻升职都不要那来干什么。

那天季宇将文件交给方辰后,两人都有了空闲时间,便在办公室里闲扯。“我去见了我妈给我介绍的女孩,那女的没聊几句就说想交往,然后被我拒绝了。”方辰抬眼看着季宇。“干嘛拒绝。有女朋友挺好的。”“你不也没吗?”说着季宇别过头,看向窗外,“而且我眼光太高了,一般的我都看不上。”“别闹了,你都26了。”“你就这么想我找女朋友?”季宇戏谑的表情消失了,绷紧的脸看不出心情。“有个女朋友总归能照顾你一些。”“恩我明白。我会找的。"季宇低着头,那淡淡的笑,和那日天台上一模一样,方辰想起了,又终止了回忆。”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拿出手机,“喂,妈。”季宇走出了门,很快通完电话,就进来了。“家里出了点事,请假条帮我搞定。”“恩。”望着他匆忙的背影,方辰轻叹了口气。

季宇家-“妈,你说爸出了什么事?”季宇推开别墅大门。“妈!”季母走到季宇身边,后边还带着一个女孩。“你这个只知道工作的,不这样怎么把你叫出来。这是霖萋,你们小时候见过的,还记得么?”季宇视线未落在女孩身上。“妈你别闹了没事我就回去上班了。”正想走时。“回来,霖萋好不容易从美国回来,你必须陪她。”“妈你!”“没什么好说的,小宇你现在就带霖萋出去逛。”“去哪儿?”季宇一脸疑惑样差点把他母上气晕。季母走近季宇身边小声说:“你之前交往和女孩子去哪现在就带她去哪。”“那个,妈,我没有谈过恋爱。”季母一脸不可置疑地盯着季宇:“真没出息你还是不是我儿子啊,你大学生活就那么灰暗啊。唉算了你带她去星巴克吧。“哦。”季宇转头望向那女孩,“那个,走了。”“好。”孙霖萋跟在他后头出了门。

“阿宇哥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霖萋。”阿宇哥?我勒个去。瞧她微微泛红的脸,便觉得应温柔待着对方,可他季宇真心不知道怎么应付女生。这一遭季宇是知道季母的用意的。这个女孩多半是小时候酒会上被大人推过来的某家公司的千金,这一来,怕是要来个企业联姻之类的狗血戏码。卧槽这电视剧情节发生到自己身上,季宇心中无数匹草泥马飞奔而过。到了星巴克。“你要喝什么?”季宇问得随意,对方脸竟更红了。“那,那个,摩卡就好。”“你别太紧张,轻松些,或许你也不愿意和我出来,不过我这个人还算好相处的。”“我没有不愿意,我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从美国回来的。”她一脸正经,他被突如其来的表白搞得不知所措。“这……”僵了一阵之后。“先生小姐,你们要点什么?”“啊呃…一杯摩卡一杯蓝山。”“好的,请稍等。”救世主服务员,感激你解围啊。“那霖萋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才没来多久你就要赶我么?”“不是不是,那个…”季宇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了。女生好难应付啊,谁来救救我。

“季宇!”那冷淡的声音,季宇立刻转过了头。“你怎么在这?”莫非他听见了自己内心的咆哮了?“应该是我问你怎么在这吧。”他望了望季宇对面的霖萋,“不是说家里有事么。怎么在这和女孩喝咖啡?”不温不凉的声音听不出感情,季宇早已当他生气了。要问方辰为什么在星巴克,那是有正当原因的,因为突然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对方约在这儿才来的。正巧谈完就碰上季宇和孙霖萋了。孙霖萋听出和自己有关,急忙站了起来。“那个,打扰到阿宇哥工作很抱歉,请你也不要怪他,都是因为我才…”方辰微皱起眉:“既然没什么大事那人我就带走了。”说着看了眼季宇,便走出了星巴克。“霖萋小姐,他是我上司,脾气有些怪你别放心上,不过我来之前真的有个项目出了点问题需要立即去解决的我就先走了,你一个人回家路上小心。”季宇看着对方,关注着她表情变化。“好。”她莞尔一笑。季宇见了点了点头一边钦佩不愧是大家闺秀这种情况也没有愠色一边走了出来,上了停在一旁的方辰的车。方辰注视前方,手里的方向盘慢慢转动。“那个女孩是妈擅自安排来见面的,我和她不熟。”季宇显然有些紧张,再怎么样也不想被方辰误会。极认真地解释了后,方辰也不说什么,只是盯着前方看。“我也不喜欢她,也不会和她交往的。”季宇态度坚决,想想方辰也不会在意,真是讽刺。“那女孩挺不错的。”方辰说得轻,却极重地落在对方的心上,“你也该收收性子…”季宇有些气愤,他不能容忍喜欢的人把自己推给别人,“我的事不用你管!”话一出他也一愣。这话会不会严重了。一路沉默,很快回到公司,俩人各忙各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苦涩心事。没你怎么幸福

那之后,除了工作上的事,他们便很少说话了。这一次,总经理询问季宇是否愿意去企划部担任部长,他毫无犹豫地接受了。这下,他们的交集更少了。

这天下午,刚开完例会,季宇便寻了个空闲打算出去一趟。明天是方辰的生日,约摸他又忘了,虽然如今关系有点僵,礼物还是要准备的。刚收拾好要出发,门口几个女员工的对话传进了耳。“昨天,我看方部长牵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进了一家西餐厅,多半是女朋友了吧。”“唉,真可惜,我们没戏了。”季宇顿了顿,想上前问个究竟,又觉欠妥。有女朋友了啊,也不吱一声,好歹是从大学就认识的哥们。心里想着苦涩的笑不禁浮上脸。算了,他生日也不需我操心了,礼物也就算了。于是,他早早请了假就回去了。回家路上不忘买上几罐啤酒。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每当心里堵得慌的时候,就爱灌酒,狠狠的灌。只是自己酒量不好,没几瓶就醉醺醺了。嘴里念叨着方辰的名字,还不忘骂几句,倒头便睡在了地上。

一觉醒来,自己是睡在床上的。头昏昏沉沉的,摸索着抬手拿桌上的闹钟,十三点了!卧槽什么情况。他从被中爬出,才发现了坐在床边的方辰。“你,你丫怎么在这!”“你没来上班,过来看看,然后发现你醉了,叫不醒你,就替你请假了。”季宇舒了口气,突然回忆起自己为什么酗酒来着。“你回去吧。”之前的惊讶神情渐渐暗下,“别管我了,既然请了假我就干脆睡到明天。”说着他又爬回被窝。沉默良久。“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日子吧,怎么了?”季宇侧身背对着他。“也没什么。”方辰恢复了从前那般冷淡。“好了,你快回去忙吧。”季宇吸了吸鼻,“我也有些不舒服,要睡了。”待身后传来一声恩,然后是关门声,季宇才抱起被子把头埋入,断断续续的抽噎声隔着门的方辰是听不到的。就算自己不陪他过,也会有人陪他过,也不会觉得可惜了。

醒来的时候头昏昏的,喉咙干得异常,想起身倒水,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醒过来的时候,已在医院。“妈,我怎么在这?”季宇有些惊讶自己会躺在医院里,只是发出的声音响不起来。季母有些怒色。“我到你公寓本想找你谈谈和霖萋的事,结果发现你晕倒在地上,就把你送到医院,医生说是高烧引发的昏厥,还有一点酒精中毒。你也太不照顾自己的身子了。”“等等,你说要谈我和孙霖萋的事。”他瞥了瞥周围,从桌上的一串香蕉中掰下一个,剥开就往嘴里送,“有什么事?”“当然是你们进展得如何。”季母从桌边果篮里挑了个苹果削皮,“对她印象如何?她可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你也不小了,该打算打算了。”“我不喜欢她,我有喜欢的了。”季宇看向窗外,天已微微暗下,秋末的风从窗隙吹进有了些凉意。“那怎么不把对方带来我看看。”季宇接过削好的苹果。“可对方不喜欢我。”他眼神闪烁,季母看得出些端倪。“你们这些年轻人感情就是复杂,那我也就不掺和了,霖萋那里我去解决,不过如果你喜欢的那个人真的对你没感情,你就别固执了,为自己以后考虑吧,你知道的,我和你爸都希望幸福。”“恩,我懂。”

作者有话要说:

☆、只是想逃开

挂完点滴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躺在床上习惯性看手机,有条未读信息。

方辰:身体好些了么

放下手机,有些疲惫,医院里母亲的话多少是听进去点的,可是说放弃不容易,何况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闭上眼,似乎还可以看到那人的身影,渐渐就不那么清晰。醒来的时候天还只是微微亮。打开手机看到屏幕上方6:13后,就起来开始补那些最近落下的工作。待时间差不多了,他就收拾了一下,打算去公司接着忙。因为公司在市中心,离季宇家有些远,所以他一直是乘地铁上班的,方辰也一样。正是上班高峰,顺着拥挤的人群进了地铁。好巧不巧,被挤到的角落那正好站着方辰。“怎么不回信息?”距离靠的有些近,方辰吐出的气喷在季宇的脸上,凉凉的。季宇的耳根不自觉的红了。“没看到。”他把视线移到地上。唉,每次撒谎就会转移视线,一点长进都没。“现在好多了吗?”就算是关心的话,从方辰的嘴里说出,那该有的温暖就淡了许多。“我都来上班了能不好吗?”突然想起了他有女朋友的事,语气变得不是很友好了。盯着季宇很久,他轻叹了声。

到了公司,各回各的部门。

进了办公室,放下公文包,坐到电脑前就开始埋头苦干。手头的工作完成时,已经是午饭的时间。走出办公室,季宇在休息间找到一处打开的窗户,倚着窗台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前天买的烟,抽出一根点燃。回想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约莫是大学的时候,得知了方辰有了女朋友后,他问了隔壁寝室的人拿了包烟,自己尝试。第一次抽的时候,呛得难受,试了几次也就渐渐习惯了。后来大学毕业后,他是再也没抽的。再次抽烟,只是因为最近自己情绪不稳定。抽烟的事方辰是不知道的,季宇没让他发现过。他的烟味道一直很淡,气味很容易散开。“季宇,你。”回过神来,季宇转过头,对上方辰略微惊讶的脸。“怎么了?”“没什么。”恢复了平静,方辰走开了。抽烟吗,自己竟不知他什么时候会的,原来他也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回到办公室,总经理的秘书站在门口,交给季宇新案子后就走了。认真地看过后,又开始忙碌。忙得差不多了,也有了些饥饿感,看了看键盘边的手机,七点五十四。突然跳出未读信息。

方辰:八点一刻公司门口去老地方吃东西

电脑上保存了文件,收拾了桌上的东西,拿起架上的风衣和包就走出办公室。

到了老地方――一家生意不错的烧烤店,按着习惯位置坐下,点了些肉开始烤。“我爸昨天晚上打电话来了。”浑浊的灯光抹在方辰额发上,肩上,他的目光停在烤盘上,“他说妈的哮喘又犯了。”顿了顿,“然后还说她希望我能早些结婚,好让她安心些。”“挺好的,听说你已经有女朋友了,这样刚好,到了时候就和她谈谈。”季宇把肉串一个个反面,嘴角是笑意。“原来你知道了。”“嗯。”气氛渐渐变得有些抑郁,沉默了一阵,季宇拿起一串肉吃着扯开了话题:“听说公司有一个可以去德国总公司工作的机会,我挺想申请的。”方辰伸手夹肉的动作顿了顿,对上他的眼,询问理由。“你也知道的,我家里都希望我回去,那个约定上学那会也跟你说过的,三十岁之前如果还是没有什么成就就要回家接手公司。”其实,“去总公司的话发挥空间也大,容易干出些名堂。”只是害怕继续在你周围了,害怕看到你离得越来越远,害怕看到你挽起别人的手走红毯。方辰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让他别去那么远的地方?还是希望他能够在德国有所作为?

这顿烧烤吃到很晚,然后季宇提议说去方辰家喝酒,说是今天高兴,虽然方辰没看出他哪里高兴,但也是同意了的。在路过的便利店买了十几罐啤酒,沉默着直到进了方辰的公寓。没有什么可聊的话题,他们喝的很快。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方辰是个冷淡稳重的人,却意外的不太会喝酒。两罐下去,他已有些昏昏沉沉。望着他微微发红的耳根,还有那故作镇定的样子,季宇就有些想笑。接着几罐下去,方辰已经华丽的醉倒了。吃力将他抬到他的床上,靠着床边坐在地板上。久违的细细打量他的脸,俊秀的眉目轮廓比起读书那会更加分明,衬着床边昏暗的台灯,竟有些暧昧的气氛。季宇有些失神,覆上他的耳廓轻声呢喃,然后起身收拾离开。那个时候,方辰他隐约的,好像听见了什么,也没太在意。当成错觉继续昏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航班出事!

季宇的效率很快,没几天就上交了申请希望调到德国总公司。审核成功的几率很大,因为没几个人去申请,毕竟这一去可能就不会回来了,还在这里的家人变成了他们的记挂,所以看似吸引人,实则竞争名额并不激烈,况且季宇还是部长,基于能力和背景他是不二人选。极快的上面发下了批准通知。

“什么时候去德国?”抬头朝声音方向望去,方辰站在办公室门口,穿的还是平常的那件白色衬衣,用的还是那精致的蓝色袖扣。“下下周。”季宇无意识的望了望桌边的日历。望着对方离开办公室合上门,季宇拉开抽屉,只有那张批准通知,上面的字和印章顷刻变得刺眼,抑制着心中闪过的痛楚,他关上了抽屉,桌上的电脑待机屏幕映出他的脸,苍白且悲伤。

工作了一天,季宇已经很疲倦了,回到家就直接倒在沙发上,顺手拿起茶几上的ipod,点了暂停键,昨天的歌继续播出。

-他习惯把自己丢在热闹场所他以为这样可以掩饰掉落寞

听着听着不知怎么嘴角扬得苦涩。手覆上眼,那人的脸隐约浮现。睡意很快袭来,就这样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并不觉舒适,可能是睡的姿势不太好。最近的睡觉质量也不太好,摸索着拿出手机,三点十四分。季宇揉了揉眼,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因为从昨天回来都还没进食的原因,显然有了饿意。吃掉随便煮的速冻食品,他走到卧室,拉开床头的抽屉,那张显得单调的机票就躺在护照上。叹了口气关上抽屉。又有些累了,他望了望窗外,走到阳台,挨着躺椅坐下。那里的视线很好,因为住的高的缘故吧,夜色尽收眼底,心却不在景。

时间过得很快。“妈,一切都准备好了,嗯,对今晚七点半的飞机,嗯,好,我挂了。”挂下电话,季宇舒了一口气。还是那么放心不下,明明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抬手看了眼手表,离出发还有一会。这一去,可能不回来了吧。不行,果然还是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方辰,不然自己以后也会有悔恨吧。想到这里,他打开电脑,上了邮箱,发了一封邮件,收件人是方辰。这样就好了,方辰,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也算圆满吧。

季宇乘出租车到了机场后,等候着飞机到来。来时天已暗下,办完签证,就是登机了。关掉手机,回望着这个令他有所牵挂的城市,还是不舍地别过头。飞机起飞后,季宇就靠着自己的座位,眯上眼睡下了。

“深夜特别报道,xx国际机场的xxxxx号飞机因事故而坠落于……”正在给季父倒水的季母听到新闻的报道,手中的杯子立刻滑落,碎了一地。“孩子他爸!你,你快来!”“怎么了?”闻声的季父匆匆从卧室走到客厅。“你看这机号!是不是小宇的那班?”听的出她声音在颤。“快打电话给宇的公司确认一下机号!”一向镇静的季父此刻也焦灼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当暗恋这事被知晓

此时的方辰,仍在公司处理手头的工作。有些资料被同事发到邮箱,他也就极快的登陆上去。未读邮件两封。其中一封,发件人是季宇。方辰一愣,点开:

因为想到以后可能很少会联系了,也可能不回来了,所以想跟你坦白。还记得毕业那次散伙饭么,那个时候也有提过的,我有喜欢的人了,有点不好意思,我喜欢的人就是你。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大二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会很奇怪吧,你我都是男的。你会不会觉得同性很恶心,很不正常,可是我还是喜欢你。还记得当初你交女朋友那会我一边安慰自己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你喜欢的是女人,一边又很痛恨着自己为什么不是女人。很讽刺,但在更多的时候只是无奈。喜欢你这事是没人知道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这些年我们还是和以前相处,你把我当好哥们,我努力把你当做好哥们。虽然暗恋什么的挺心酸的,啧这时间久了倒也就任它去了。只是听说你有女朋友了,要准备结婚了,多少难过一些也是应该的吧。或许去国外也只是逃避你,不过逃避未尝不可。说这些,也只是想你能记得有这么个人,他是个同性恋,是个异类,可他爱你很久很久。走了,保重。

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又看了一遍,立刻拿起手机,奔出公司。你丫的这算什么,一封邮件算什么,到底什么意思!拨打着季宇的号码,被提示已关机,他又打给季家,季父接起了电话:“是季伯么?”“是啊,小方么。”“恩。季伯,季宇已经登机了么,我有事要和他说。”“恩……”话到一半,对方的话筒发出了些噪音。“是小方么?我是季姨,你快告诉我阿宇的飞机班号!”“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xxxxx。怎么了么?”对方的话筒又是一阵噪音,传来了季父的声音。“刚刚我和你季姨看到一则飞机事故的新闻。”声音顿了顿,“好像就是阿宇的那班飞机,我要去查一下,那先就不说了。”此刻方辰已是愣住。就那样说了喜欢我之后就立刻离开,甚至有可能是永远的离开吗?你他妈的别给我出事!

作者有话要说:

☆、还好我们没有擦肩而过

事故之后,经过抢救,飞机上的幸存者不到半数,且幸存者大多也都是情况危机。季宇是幸运的,被发现时还有气,立刻送往医院抢救,勉强是挺过一劫,只是连医生也说了虽是保住了命,能不能醒来却是另一回事了。重点监护室门外,季宇的父母和方辰都候着,希望季宇能在下一秒醒来。季母哭得很厉害,靠着季父显得脆弱。方辰双手紧攥,抿了抿唇,无意识的皱紧眉头。不多久,季母哭着在季父的肩上睡着了,方辰见状便让他们先回去吧,自己留下来,等有什么动静立刻联系过去。季父没多说什么,道过谢便小心的扶着季母离开。透过病房的窗,季宇消瘦的面容显得更消瘦了。这样盯了很久,没有合眼,一直到早上。

很快一周过去了,季宇已从重点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坐在病床边,方辰攥紧季宇的手,好想怕他随时都会消失一样,一声一声,轻唤着季宇的名字。季宇,你一直在医院里一定很无聊,那就快点醒来啊,等你醒了我陪你打网游,打Dota。等你醒了,我就一直陪着你,我不结婚了,我立刻和她分手,好不好?你快醒过来看看我,不然,我以后就不让你来我家蹭饭了。混蛋,你现在这样,我怎么办。我,好像发现,我爱上你了,好像,这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奇怪,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很久以前就觉得了,只是我不想面对,所以一直逃避,找女朋友也只是因为自己太懦弱了。可是知道你喜欢我这回事,我第一反应是吃惊,我很想找你确认,我没有反感,反而我也是喜欢你的,所以你他妈不准有事,快醒过来,你要负责,你不能耍赖!你不能说完喜欢我就转头走掉,你要给我负责,我已经决定赖着你了!你别想甩开!所以你快给我醒过来!

就算是这样,就算心里再怎么咆哮,他还是只能看着季宇束手无策。低下头,方辰很认真的看着这个任性的家伙,什么时候,脸变瘦了,什么时候,黑眼圈又深了。只要不看好这家伙,他就会一定会出事,我怎么还能放心,让你一个人。

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了,只是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直起腰,酸痛难耐。没有太过在意,盯着眼前人,和昨天无别。“你怎么还不肯醒,快醒过来啊,别再让周围的人担心了。”方辰叹了口气,起身想倒杯水,手却被身后抓住。“要走了么?”沙哑的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感觉。方辰身子一颤,转身便对上了季宇的眼睛。“可不可以不走,我很乖的醒来了,我…”还未说完的话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堵了回去。“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你这个混蛋终于醒了!”季宇感觉得到,方辰抱的很用力,以至于自己都有点喘不过气,但看他激动的模样,太难得的表情,又不经笑起来。“你才混蛋,你们全家都混蛋。”

当阳光终于到了足以照进窗内的时候,房内已经很暖很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涩涩的暗恋,被知道了真好。完结啦~撒花

One thought on “Có cái nhị hóa thầm mến ngươi – Quân Phủ

  1. Pingback: [Mục lục][Đam mỹ/Đoản văn] Có một đứa ngốc thầm mến anh – Quân Phủ | WITH THE WIND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