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h có thể yêu đương như một gã đàn ông được không? – Tề Sở

Tên gốc: Nhĩ năng bất năng tượng cá gia môn nhất dạng đàm luyến ái?

你能不能像个爷们一样谈恋爱?! by 齐楚

(【江南】少女(娘?)弱攻X【东北】爷们受)

文案

-你能不能像个爷们一样谈来?!

-不,不能……

短篇,地域拟人

【江南】少女(娘?)弱攻X【东北】爷们受

雷点大概就是娘炮攻?

某贴吧征文比赛时候的“参赛作品”。

比赛结束了就扔上来了。

十分OOC,图个高兴,别太介意。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南,东北 ┃ 配角:东北他妈 ┃ 其它:地域拟人,娘攻,弱攻,爷们受

☆、第一章

东北和江南是相亲认识的。

东北出柜很早,因为有点横,横起来又不要命,不要命起来谁也招架不住,再加上坚决表示只对男人硬得起来,看A|V会把前天的早餐吐出来,于是家里人只能妥协了——好吧,你找男人去吧,早点定下来也好,总比出去鬼混乱七八糟的得个什么晦气的病来着舒心。

于是东北就这样终于摆脱了被问“有女朋友没有啊”这种问题的命。

但是,沉寂了没多久,他就被开始问“有男朋友了没啊”这种问题了。

东北想糊他们一脸羊驼。

其实东北也很苦恼啊,没男友这事——在一个个寂寞寒冷的夜晚,他多么希望能有一个男人来为自己干涸已久的小嫩菊注入一汪清泉!

→_→是的,他是个0,纯的。

东北自己也很奇怪,按理说自己性格那么爷们,长得那么帅,身材那么好——身高近一米九,体重有个一百五六的,肌肉不多不少但很漂亮,腹肌也有个四块呢,但怎么就不是攻呢?

记得第一次出去419的时候,钓了个漂亮的小0过来,但是一上床,前戏打得火热,该真刀真枪了,双方都不动了。小0说你是第一次?那我带着你做好了。于是就自己骑乘玩得很high,可是东北他一点都不high。小0事后抱怨东北长得那么攻,竟然一点都不猛,其实是个等着人来操的受吧。然后东北这才意识,啊,也许有这种可能。

于是为了验证这种可能性,他买了按|摩|棒自己偷偷的试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靠后面获得的快感,的确是比前面做活塞运动获得的快感多。

东北有好一段时间都在萎靡,不能接受自己其实是个受这个事实。不过后来某次他无聊下小说下到了一篇壮士受的文,而且壮士受还生子产乳了了!东北在被雷得里焦外嫩的同时,也为自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长得那么攻,也是可以受的啊,而且受起来说不定意外地带感哦——后面这句话纯属自我安慰。

然后东北就出去钓小1了。可惜啊,他比大多数1都长得攻,实在让他们很没自信心,于是就这样寂寞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到了二十五六岁,被家里人催婚的年纪了。

东北想哪能那么容易就找到个合适的(攻)啊,于是一拖再拖,都已经不介意孤独终老了。可是他老妈不肯,必须得迅速马上弄个儿媳妇回来!

那段时间他老妈正在看BBC的一个真·基佬片,被里面那对老基佬感动的诶,天天在那幻想自己儿子老了之后和他媳妇各种斗嘴又始终相爱的场景——虽然那时候她也许已经看不到了,但意淫一下也是好的啊。

东北见此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妈,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腐女?

东北妈妈奇怪地问:腐女是啥?

东北:……没啥。

被催了几次之后东北终于不耐烦了,就跟他老妈说了:“妈,我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嘛?!要不,您给我介绍几个?”

东北的本意是,他老妈上哪找gay给他介绍去,这关估计就这么蒙混过去了呢?

“诶,就等你这句话了!”东北老妈说,“我一大学同学啊,她前几天跟我讲她儿子竟然也是喜欢男人的,我就琢磨着啊,把你俩凑一对得了,也省的我们俩老娘们天天担心你们出去鬼混染个什么不干不净的病回来。”

“啊?!”东北觉得世界观受到了破坏——还有父母给基佬儿子安排相亲的?

“我手机里正好有他的照片,你瞅瞅?”不过东北老妈一点都没有询问东北的意思,直接掏出她的手机调出一张照片给东北看。

东北的第一个感觉是:哇,美少年。第二个感觉是:这么柔弱的男孩子一定是比自己还纯的0!

“怎么样,长得挺俊的吧。”老妈喜滋滋的,越看越觉得这个儿媳妇很满意,“而且我那大学同学说啊,他儿子可乖可孝顺了,以前天天在家帮着洗衣做饭弄家务呢,就是害羞了点,不大喜欢出去玩。现在一个人在这边工作,也没怎么出去交朋友的样子。不过这样也好,你也不用担心他出轨的问题了。”

可是妈,两个0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啊!东北在内心呐喊,可惜东北她妈听不见。

于是东北开始挑刺了:“他成年了没啊?”看照片怎么看怎么才十六七岁的样子,就算在一起了,东北都有一种拐卖未成年的感觉。

“当然成年了!不都说工作了吗?我能去祸害小娃娃不成?他也就比你小几个月,这照片是他好几年前的。他妈妈手头没新的,就传了这张给我。”

“可是……可是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喜欢不喜欢得见了面才知道,你光看照片怎么看得出来?我都订好了,你们这周末在XX广场那块的星巴克见个面,互相了解一下,觉得成就处处看,唉,可怜我为你操碎了心哦,你还不领情。”

卧槽,这不是先斩后奏的节奏?老妈你怎么不干脆说不是相亲直接把我骗过去得了?东北心里一口老血。

算了,还是去见见吧,反正也没啥事,东北想,就当消磨一个下午,去见见美少年养养眼?这位怎么看怎么像那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啊,据说还是江南那块的人,也许就是西湖里长出来的?

于是东北就这样被坑去和江南相亲了。

东北见了江南真人的第一面,感觉就是:卧槽,白莲花弱受!

但见江南十分腼腆地坐在位置上,略显羞涩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你好,就略娇羞(?)地转开了眼。

喂喂喂,这位的属性里是不是还带着些娘啊?

东北很爷们地拉开了椅子坐了下去,嗯了一下,也说:“你好。”

然后,气氛似乎就有点冷了。因为双方都没有说话了。

东北仔细观察江南,发现江南看起来真的很害羞,脸颊微红的,还挺好看的——好吧人家本来就挺好看的,已经从美少年长成没青年了。东北觉得,自己要是个攻是个1,或者就算是个0.5,恐怕早就兽性大发拉着这位去开房了。可惜啊,东北再一次为自己点腊。

“咳咳咳——我先声明啊,我是被我妈硬拉过来的。”东北决定还是早点和这位说清楚比较好,“其实你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江南看起来是弱受当做最弱的哪一种。

“嗯,我知道。”江南低着头说道。

东北想,我刚刚的话是不是伤害了他脆弱的心灵?不过长痛不如短痛,拖拖拉拉的不是纯爷们的作风,东北说:“所以我们在这坐半个小时就走吧?”

“哦。”江南点点头。

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双方都没有再说话。东北替江南一直向左边转着的脖子感到酸疼——他已经对着窗外的行人发了十分钟的呆了。

“咳——那个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啊,我是做广告设计的。”

“哦。”怪不得是个基佬——据说设计师多基佬。

于是两人就这样欢快(?)地聊了起来,聊了工作聊了兴趣爱好,最后又聊到了自己怎么发现自己是喜欢男人的,然后又是怎么跟家里人出柜的。

听完后,东北深深觉得,这人真是比自己幸运太多——也许是因为江南性格的原因,他跟家里人说了自己的性向问题之后,家里人担心多于责骂,或者说根本没责骂多少,基本都是在唉声叹气,以及后悔自责自己在他的成长中没有给他太多的关心。

——要知道东北当初可没少挨棍子啊!

然后东北看着江南不似刚刚那么拘谨了,看向自己的小眼神中还带着点点的倾慕,东北瞬间就觉得麻烦大了——这小眼神,和那些小0看自己的眼神有什么差别啊?

东北是个比较直接的人,于是就很直言地问道:“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江南一听,迅速底下了头,那娇羞样子,东北想捂脸了——哥们还真是蓝颜祸水啊!

“那啥,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吧,其实是做下面的。”

“诶?”江南惊讶地抬起了头,不可思议地看向东北。看吧看吧,我说了我们是不可能的啦。东北在心里头小吐槽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江南显然难以相信。

“真的真的,比真金还真,我骗你这干嘛?长成这样却是个纯0,你觉得这说出来很光荣?”

“不,不是……我就是有点不敢相信。抱歉。”江南低下了头,看起来是在失望?

“没事,反正一般也没人信我是个0。”

于是气氛又凝滞了,东北琢磨着,找个什么借口走了好呢,就发现江南在偷看他,而且神态看起来,略羞涩略高兴?卧槽,这不是看不起我吧?!

东北有点恼火,道:“你不会是觉得我这样是个0很好笑吧?”

“没有没有!”江南赶紧解释,“其实……其实吧……我比较倾向于做上面那个的……虽然至今还没实践过……”

卧槽!

东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这竟然还是一枚处男攻?!

“你说的没实践过是指没做过1还是没和人做过?”东北觉得自己有必要确认一下,没做过的话这都已经是魔法师级别了吧?

“没做过……”江南的声音越来越小,听起来要羞愤死了的感觉。

所以这果然是个宅男么?东北想。

“然后……”江南又说,“我觉得……你挺好的,我想……我想试试和你交往看看,你……”

天哪!老子被告白了?!

“咳,那啥,你不是在耍我吧?”东北觉得很有可能,待会前面一切顺利然后到了最后该见真章的时候,他对着自己的后门硬不起来了怎么办?

“没有!我很认真的!”大概是因为刚刚告白了的原因,江南的脸很红,颇有一种人比花娇(?)的感觉。江南说:“我听我妈说你没对象,不如……我们就处处看看吧?反正,都没什么损失……”

是啊,的确没什么损失,不像女人,做了之后怀孕了就麻烦了。

于是……就这么走着?

东北觉得自己最近还真的挺闲的啊。

想想如果带着这么个美人去酒吧晃一圈,得有多少人感叹哥们终于翻身把攻做了?想想还挺好玩的啊。

于是,似乎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东北说:“那行,处处看就处处看。你看,我们去哪约会去?”

“你决定吧。”

“哦,”东北其实兴致不是很高,于是道,“那行,晚上我们吃个饭就回去吧,下周找个时间再出来,具体的等我想好了再通知你。”

“好的。”

于是乎,东北就这样和江南开始了受受恋【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虫什么的,懒得再检查第二次,就顺其自然了吧。

有就捉。

☆、第二章

东北发短信约江南出来约会的地方是酒吧,而且是那种gay吧。

东北想江南肯定没有去过。还真让他才对了,乖乖男江南还真没有去过那种地方。

东北约江南去酒吧是因为之前自己把相亲的事跟那群损友说了一下,那群损友就说拉出来溜溜啊,最后话都放出来了,推辞不掉,于是就这样安排了。

东北想,这位不至于会被那仗势吓到吧?没那么柔弱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到底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最后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照顾不好会被老妈抽筋剥皮,于是就找了家稍微清净点的酒吧了,想着,这样稍微安全点。

话说之前回家跟老妈说打算处着试试看的时候,他老妈那眼神啊,真的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可把东北这一大老爷们吓坏了,还以为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呢。不过看着老妈那么高兴的样子,东北想,以后要是分手了,最伤心的其实是自己老妈吧。

唉,不想那些不开心的,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也许自己真的就和这位成了呢,哈哈。

江南就这样第一次去了酒吧,而且还是个个gay吧。

东北事先没有告诉他有那么一大波的僵尸,不是,是好基友等着他们,所以当看包厢里到坐了一群基佬的时候,整个人都萎掉了——江南有社交恐惧症,否则也不会变成一个宅男还身兼魔法师的职业了。

于是江南就那样拘谨地坐在那里,别人给他开的酒也不喝,总之特别遗世独立,都快羽化登仙了。大家一开始还逗逗他,开玩笑说东北终于成攻了啊,然后问江南东北在床上猛不猛啊什么的,但遂即发现这人无聊得很,问他话他都不搭理,于是就各玩各的去了。

东北稍微有点尴尬,毕竟人是他带来的,现在变成这样,他多少有些责任。

虽然他有点不爽江南这样的态度——这让自己在朋友们面前多下不来台啊,但想想自己事先也没通好气,要是自己也这样被别的谁对待了,肯定早就很不给面子地掀桌走人了,所以不爽归不爽,但整体上还算照顾江南。

江南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大概快要十点了,于是就对东北说,自己想走了。

江南还强颜欢笑了一下,说这次约会很开心,谢谢东北。

东北一点都不觉得江南心里是开心的,能不哭就算好的了。想想就这样让他一个人回去了,待会路上被谁怎样了,自己也别回家了——老妈一定已经磨好了刀等着自己。既然是约会,还是一起来一起走的好。于是东北就跟损友们说:“好了,你们慢慢玩,我先带他回去了,再见了啊。”

损友们起哄,说其实是回去滚床单吧哈哈哈。

江南听到这个涨红了脸,不过包厢光线本来就暗,没人注意到这个。

然后江南就被东北送了回去,结束了第一次的约会之旅。

之后好几天,两人都没联系。

东北想,这小子不会被那天的阵势吓住了,所以在想分手的借口吧?

然后东北就接到了江南的电话,江南邀请他去爬山。

对于这个提议东北稍微囧了一下,这不是吃饱了撑着么?爬山有什么好玩的。

江南说,呼吸下新鲜空气,远离下城市喧嚣,感受一下大自然,还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东北虽然觉得没啥意思,但既然这个柔弱的小宅男都这样鼓起勇气邀请自己了,做爷们的也不能太不给面子不是?于是东北就这样答应了。

不过爬山真的有点无聊啊,特别是某人邀请自己来爬山,结果却被自己落下那么一大截,还气喘吁吁的样子,真不知道之前怎么想的。

东北说,你要不停下来休息会?

江南喘了几口气,说好。

休息期间,东北说:“诶,我说就你这体力,你真是1啊?”

“……我回去会加强锻炼的。”

“我就随便一说,你别在意。”

“嗯……”

说着说着,江南又低下头去了,东北叹了一口气——我这真是和大姑娘在谈恋爱哪这是?

休息好了又继续上路了,经过不懈的努力,两人终于爬到了山顶了。

说实话,这山顶也没啥特别好看的地方,顶多也就是借着地势高,瞭望一下群山,俯瞰一下远处的房屋,再多的就没了。

来爬山的不止东北和江南,周围还有不少的人,而且多的是情侣,要么靠着一棵树手拉着手你侬我侬的,要么坐在大石头上看看风景亲亲嘴。

啧,异性恋。东北被某对已经忘我地亲了十分钟的情侣表示唾弃。

“那个,给你水……”耳边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是江南的。

“原来你背包里装的是这些啊?”东北表示怪不得他没走几步路就喘成那样了。

“嗯,还有些吃的……”准备的还真细致嘿,越瞧着越像大姑娘了。

“下次觉得重就跟我说,我帮你拎。”看着那小身子骨,别压坏了。

“没事没事,我应该的。”江南连忙摇头,看起来一点都不是在客气。

东北也就随便他了。

这次之后,东北不主动,江南都会约他出来去约会。

每周一次,特别规律。

损友们取笑东北,唉,有家室了的人还就是不一样嘿!

然后就有人问,诶,他床上伺候得你如何?看那长相,那身材,滋味一定特别销魂吧?

东北打了个哈哈过去,说,还成吧。

其实什么还成啊,手都还没拉过呢。

这周末,江南又打电话过来邀请东北去约会了。

江南说:“上周去美术馆,你看起来不是很喜欢的样子,这周要不去游乐园?”

东北:……

这货是把自己当女人哄了还是把他自己当女人看待了?

那边江南还在说着:“或者我们去看电影也行,只不过最近好像没什么电影特别好看的,文艺片吧我觉得你可能不会喜欢……”

东北打断了江南的话:“行了行了,你就别折腾那么多了,周末陪我去逛街好了,最近衣服都没得穿,得买了。”

“好,那我们约个时间地点……”

于是他们就这样定下来周末的时候去逛商场了。

东北身材好长得帅,活脱脱的衣架子,基本哪件穿着都好看,而且本身也不是什么骚包的人,所以逛起来特别随意。但是这次有江南陪着,他觉得比陪着自己老妈逛街都烦——挑挑拣拣磨磨唧唧的,要那么麻烦吗?

东北稍微有点不耐烦,江南说:“还是买性价比高又合适的好。刚刚那件就它的质量来说,那个价格不值。”

东北说:“你不是老呆在家里的么,怎么知道值不值?”

江南小声道:“我也是有陪我妈出去逛街的。”

东北想,算了,就当陪女人逛街吧。

终于,在折腾了十几个店之后,东北终于买到了一套衣服。

东北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以前怎么没发现逛街是个体力活?

“好,去哪吃?”

“就那家吧。”东北随便指了一家。江南一看,发现是一家川菜馆。

江南看起来有点犹豫的样子。东北看了,说:“你不能吃辣?”

江南摇摇头,说:“不是,就是有点……呃,觉得你不该吃那么辣的。”

“为什么?”以前没少吃啊,也没觉得怎样啊。

“那个……你不是……0么?”江南说得越来越小声。

“卧槽!0怎么着了,0就不能吃辣的了啊?!”东北被惹火了。

“对不起……”江南低着头,声音小到听不见,但还是在不断地道歉着,“对不起,我比较笨,不大会说话……”

东北还是气呼呼的,然后他就注意到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的:“诶,你看那边那个小攻,对小受这么凶,你以后要是敢这么对我,我就踢爆你的蛋!”“天哪,本以为今天遇到的是忠犬攻人|妻受,结果特么竟然是渣攻贱受?!”“啧啧啧,长得帅的男人,果然靠不住,都是渣。”

……东北觉得很无语,并且第一次觉得自己吃了自己长相的大亏。

然后东北就听到了一声声的抽泣声。嗯,江南发出来的。

卧槽,我吼他了吗?他怎么就哭了啊,比女人还女人啊!

“喂,别哭了啊,大男人的,在街上哭起来好看吗?弄得我好像真的欺负你了一样。”眼看着周围小声讨论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东北终于去安慰江南了。

“天哪,还把小受弄哭了,小受应该踹了他去寻找新的春天!”

东北:……

江南擦了下眼泪,说:“是我自己太笨,没顾虑到你的心情,害你不高兴了,对不起。”

“好了好了,我们去吃饭吧。”终于忍受不了被围观,东北觉得带着人先走了再说。

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去了那家川菜馆。江南表示,反正东北最近也没啥X生活,所以吃点辣也没什么。

东北想把筷子捏断。

这之后,东北发现,江南好像变得更加……女人了。

先不说每天给自己发的晚安的短信吧,他还像天气预报一样告诉自己该穿多少衣服,下雨了记得出门带伞,流感来袭注意不要在外面乱吃什么东西,有时候还特么竟然给自己发一两条笑话或者冷笑话——卧槽吃饭睡觉打豆豆都什么时候的梗了?

就这样过了半个来月,东北竟然还就这样习惯了?!睡觉前没收到晚安短信竟然还睡不着了!

他辗转反侧最后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问问,结果听到那边道歉的声音:“抱歉,我加班给忘了……”

东北:……

“你这么晚了还加班哪?”

“嗯,最近稍微有点忙。”

“都快十二点了,你们公司就是这么剥削劳动力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继续啊?”

“……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想把周末……空出来。”

“……哦,那你注意身体啊。不打搅你了,挂了啊。”

说完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东北把电话给挂了。

有点被感动到了怎么办?

东北做了几个仰卧起坐——算了不想了睡觉!

不过睡觉前,东北手指划过手机,还是鬼使神差地给江南发了条短信:我睡了,晚安。

马上的,他就收到了短信:晚安好梦^_^

东北被颜文字恶心了一下,然后就真的好梦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几天后的周末,俩人又出来约会了。

这次是非常大众非常俗套的去看电影——终于有部大片上映了啊。

东北看得还算开心,江南也一脸羞涩的笑意。

看完电影之后俩人又去吃饭了。

等着上菜的时候,江南递给东北一个纸袋,说是礼物。

东北奇怪了,最近也没啥特别的节日也不是自己的什么生日,送什么礼物啊。

江南嚅嗫了一下,似乎终于找到了理由,说:“那个……明天不是光棍节嘛……呃……”

然后似乎想到,这样说也不大好,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就闭嘴不说了。

东北笑了下,说:“光棍节不都是给情侣过的么。”说着就打开了那个纸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看了。

“……所以,这是围巾?”东北将纸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长长的一条毛线制品。

“嗯……”江南看起来十分羞涩的样子。

“……我说,不会……是你织的吧?”

然后东北就看到江南微微点了一下头:“嗯……”

卧槽,该嫌弃他娘还是夸奖他贤惠啊?

江南似乎看出了东北有点勉强的样子,抿了下唇,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啊?”

“呃……我一般不戴这东西。”爷们就不该怕冷,“不过既然是你的心意,我会收下的。”

“哦……谢谢。”

……所以是你送我东西,为什么还要对我说谢谢啊?

所幸服务员很快就送菜过来了,暂时缓解了两人之间略微有点小尴尬的气氛。

不过看着江南小口小口地吃菜,细嚼慢咽的,东北越来越觉得,这人,其实是没胸的女人吧?还会织围巾?不行,太雷了。

东北赶紧喝一口酒压压惊。

然后他就看见江南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火大。

“有什么话就说!”东北小吼道。

“……你少喝点酒,喝酒伤身……”江南小声道。

“……你管那么多干嘛?!”

“……”江南不说话了,但是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

啧,怎么搞得又像老子在欺负你的样子。

这顿饭吃得不算愉快,但拿人手短的,东北既然收了江南的礼物,也不好给人脸色看。虽然礼物不是很喜欢,但亲手织的啊,还是有点小感动的。虽然东北并不承认那点感动,还为江南的这种行为感到……恶心——娘们兮兮的。

两人交往了也有两三个月了,除了周末一起约个会吃个饭,好像也没什么的。稍微有点公式有点应付的感觉。东北这么觉着。

但是反看江南,好像每次都小心翼翼的,十分认真地对待着,生怕让东北不高兴了或者不舒服了……

啧,想到这个就有点烦。

东北围着江南送给他的那条手工围巾——要不是被老妈发现了然后被要求戴上,自己才懒得围着呢,不过还真有点暖和……重点不是这个!东北站在阳台上吸烟,思考着刚刚他老妈跟他说的话。

他老妈让他周末带人回家吃饭。

卧槽这不是见家长的节奏?但我和他还没发展到这一步呢。东北越想越烦。首先觉得江南那个性格柔柔弱弱的,吼他一下他就有要哭给你看的架势——当然他还是挺善解人意不会真的哭的只是看着委屈罢了,然后有些方面就真跟个女人一样……细心,但细心过头了就神烦了好吗?而且还会织围巾……唉,不知道见到老妈了之后,不知道老妈会不会一下子就看对眼了,以后想分就难了……

东北想,要不先去给他打下预防针?

这么想着,东北就给江南去了个电话,说打算周五晚上的时候去找他。

江南本来想问是不是需要订个什么地方,东北说不用了,直接去江南住的地方。

江南一下子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电话里那个语气惊恐的啊,话都说不顺了。

东北烦躁地挂了电话——要不分手得了?

周五的傍晚,东北直接去了江南上班的地方接他。

江南本来以为他会直接去自己家小区的,结果来这么一出,颇有点被吓到的感觉。不过还是喜大于惊。

几个同事们下班路过看见,走过来聊了几句,然后打趣说这你是男友啊,眼光不错。

这时候东北就在心里头臭美:那是~

而江南就又羞涩地低下了头。

东北叹气,这娇羞的态度,真跟个姑娘似的。

然后终于到了江南的住的地方。

一进家门,东北就发现这地方还挺不错的。虽然看着小,但江南很会收拾,弄得干干净净的。东北想,现在的女孩子都未必能做到这点——他可是在网上看到过不少像垃圾堆一样的女生宿舍的。

江南将东北带去沙发那里坐,自己去厨房给他泡了一杯茶,端给东北之后,道歉说:“本来以为你会晚点过来,还想收拾下,给你做个晚饭什么的,结果现在让你看到这么乱的样子,真是抱歉。”

东北:……你这都叫乱那我房间叫什么?猪窝?

东北说:“不用这么麻烦了,随意点就好了。”

江南点点头,说:“好的,你坐会,看会电视吧,我去给你做晚饭。”然后他就又进厨房了。

东北无语,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丈夫下班回家,然后妻子说你是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呢……

有一种,穿越到岛国去的感觉。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东北就很随意地在客厅参观了起来。反正是客厅,而且就是随便看看,不乱翻,应该没事的吧。东北想。

转了一圈,东北发现,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少女——看那些毛绒玩具,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不跟人说这里住的是个男人,一定会被当成是女孩子的房间吧。

东北回到沙发上坐下,拿起了一个抱枕蹂躏了下,然后发现那个抱枕后面竟然有个袋子,里面好像还有毛线的样子。

东北拎起那个袋子一看——呃,又是在织围巾?

算了没兴趣,放一边。然后东北终于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

江南很快就做好了菜。

三菜一汤,两个人吃还算丰盛,不过他还是道歉说:“不好意思啊,今天还没去买菜,所以只能做这些了。”

东北:……能不能不要老是道歉啊。

不过江南的手艺挺不错的,本以为菜会做得比较清淡,却没想到吃起来正合自己胃口——他不会是事先调查过了吧?东北遂即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江南又小心翼翼地问:“没太难吃吧?”

东北:……要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

于是东北道:“不错,挺好的。”

江南又羞涩地笑了一下。

东北无语。

饭后江南就收拾碗筷进厨房收拾去了。东北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是干嘛的,于是打算等江南出来的时候跟他说。

江南很快就出来了,还端了一盘子的水果出来——切好的。

虽然说别人服侍着是挺舒服,但是看着个男的老这么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多多少少有点很铁不成钢的感觉出来。

“你就不能像个爷们一样?”东北终于忍不住问了。

“诶?”江南在沙发上坐下,没明白东北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就不能像个爷们一样跟我谈恋爱?”东北欺身过去,严肃地问道。颇有点质问的感觉。

过了一会,江南才说:“……不,不能……”声音小了下去,人看起来也小了下去(?),总之是把自己缩在沙发的角落里了。

东北泄气,坐了回去,说:“你说你是上面的,其实是骗我的吧。这么……娘们兮兮的,哼,怎么做1?”

“没有,我是真的……比较倾向于做上面的那个……”江南辩驳了一下,结果声音又小了下去。

“那,你敢试试么?”东北说。他本来是开玩笑的,或者说是吓吓江南,他觉得江南肯定不敢,结果江南却说:“好,那就……试试吧……”

东北一口老血,他觉得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而且还立了个碑在旁边,上书:送货上门。

“行,试就试!怕了你还成?”东北有点骑虎难下,干脆豁出去了,估计真刀真枪的时候他就退缩了呢?不过如果真的做了……他是处男,自己会不会菊花残啊?……

算了不想了,不然自己就先退缩了。

于是两人就进了卧室。

江南的床是双人床,两个人在上面滚个床单是绝对没问题的。

江南让东北先去洗澡,东北很快就冲完澡出来了。全|裸待机,看得江南面红耳赤。

然后轮到江南进去了,东北掀开枕头看了一下,切,润滑剂保险套,准备的还挺周到的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点紧张,江南在里面磨蹭了好一会才出来,东北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他是一点期待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章

江南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还是很拘谨很紧张的样子。

东北:……

“怕什么,没上的又不是你。”

“我,我怕弄疼你……”

……倒也是,处男攻哈。

总之,在东北的鼓励(?)之下,江南开始前戏了。

江南可以说是吻遍了东北的全身,在磨蹭得东北又一次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他的腿间。

!!!

一上来就咬要不要那么刺激?!

总之在江南这么卖力的伺候之后东北终于硬了起来,舒服了一会之后终于在江南口中释放了。

东北躺在那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嗯,很美好。

然后东北就听到江南说:“……你可不可以趴过去?”

江南说得有点小声,东北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想着终于是要来大餐了吧,于是就翻过身去趴着了。

江南在东北小腹下塞了个枕头,然后开始慢慢开拓起来。

东北表示自己是纯爷们,这点痛还是能忍——卧槽看不出来人长得不壮家伙挺大的啊——江南真正进去的那一下,东北还是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大概是此处荒废太久所以暂时适应起来有点困难吧。

不过江南还是道歉道:“对不起,弄疼你了,我会轻轻的的。”

“……没事。”其实适应了之后也没特别难受,“你动吧,不用太温柔。”大老爷们的还是经得起折腾的。

江南听着他的鼓励,看起来很受感动,然后就“不太温柔”地动了起来——就比温柔稍微不温柔一点。

“嗯……”东北表示,自己有被爽到,没想到第一次这家伙就能找准地,“就是那里,啊——再稍微用力点。”

江南就加大了点力度。东北第一次这么享受的感觉,遂即想到,这家伙不是处男吗?

“你不是说自己没做过吗?怎么……嗯……技术看起来也不怎么差啊?”

“我有去看片还有看书,学习过……”

“还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勤奋……嗯……就是这样……”

……

第一次终于做完了,东北发泄完就趴那缓着——小处男技术不错啊。

趴了一会还想再来一次,就拍了拍背对着他躺着的江南,说:“继续,再来。”

“嗯,好……”江南的手随便在脸上抹了几下,又爬了起来。

“你哭了?”

“……”江南低着头没说话。

“……喂,你哭什么啊?”东北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可哭的,难道是高兴自己终于不是处了?

“我,我就是高兴的……还有……还有舒服的……”

“……”好吧自己真的低估他的泪点了。

江南被东北拉着再来了一次,这次是面对面的了,东北真的是相信他是被爽哭的了——做的时候一直流眼泪,有时候叫的比自己还大声,到底谁才是攻啊?

……

俩人做完就躺床上不动了——江南是体力不行,而东北则懒得动,全身都懒懒的。

因为是带了套的,所以没留什么在身体里面,东北想还是明早起来洗澡吧,然后就都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大概是七八点的光景,两人都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被子七歪八斜地盖着,也没盖着什么地方。

东北拿过手机瞄了一眼,然后坐了起来。这一坐顺带就带起了一些被子,然后就瞄到了江南的二两君。

哟呵还真不小的啊,怪不得昨晚那么爽。

东北想着要不要趁着早上有感觉,再来一发,于是就动手去推了推江南,让他赶紧醒来。

结果一碰江南的身体,东北就发现有点不大对劲,在一看他的脸,怎么红红的?摸了摸额头,好吧,确定是发烧了——真的烫的厉害。大概是晚上没怎么盖被子然后着凉了。

——你说作为一个攻做完了发烧算个什么事?

虽然如此吐槽着,但东北还是任劳任怨地照顾起了江南。

江南躺在床上,非常愧疚地表示:“对不起,还要你照顾我……”

“没事没事。”

“对了,我忘了问,你之前说到我家来有事要和我说……所以是什么事啊?”

“……就是,本来不是让去我家吃饭吗,呃,想跟你说下一些要注意的地方什么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去不了了,下次吧,我打个电话跟我妈说一下,你好好休息着先。”

“哦……”大概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声音听起来更弱了,然后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东北走出卧室关上门,给他老妈打了个电话。

东北妈妈一听江南生病了感冒发烧了,就说让东北好好照顾他,然后扯了些照顾病人要注意的地方,最后就有点神经兮兮地问道:“是不是因为你那个,所以他才生病的?都说了要好好照顾他,你还欺负他,小心回家我揍你!”

“……”东北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苦逼的0。

东北在江南那照顾了一天,江南终于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还是有点虚,需要多休息。

东北说:“我觉得你真的需要加强锻炼。”

“我会注意的……”说着江南竟然还脸红低头了。

一定是想到奇怪的地方去了!

而东北的损友们不知道从哪听说了江南生病的事,都纷纷揶揄东北:“行啊,都把人做发烧了,够猛的啊!怎么以前会想着做0去了呢?”

东北对此表示:呵呵。

经过这一病一照顾,两人之间的关系倒是亲近缓和不少。至少东北是这么觉着的。

或许在前一天晚上做的时候,就已经缓和了?

东北之后一直回味着那天晚上的滋味,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点食髓知味了吧,总之还想着再来一次。

于是周五的时候,东北就腆着脸又去找江南了。

江南当然是很高兴了。

或者说,只要是东北主动去找他,他都很高兴。

大概是吸取上次教训,这次江南似乎早就在家里备好了很多食材,总之晚餐东北吃得很满足很撑。

本来是计划着等江南洗完碗出来就把人拉卧室去的,现在看来,得先缓缓消消食了。

不过最终还是做了几次。江南似乎是个学习小能手,才不过几次的实战经验,技术却愈发得好了,东北爽得直哼哼。

东北还很坏心眼地让江南别哭,说哭了自己就软了。江南的眼泪就只能在自己眼眶里打转了,东北憋笑憋得内伤。

总之各种和谐,东北揽过江南就亲了一口,江南特别激动,好几次都将东北顶得不行,东北干脆就直接把人拉过来深吻了,看他还能不能乱动。

就这样的,二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荒诞的周末,也不出去约会了,就在家里做运动。

当然也不是这么一直的荒淫无度,他们还是知道节制二字怎么写的,所以更多闲暇的时候,他们就电视连上电脑,找部电影放来看看。

东北非常爷们地坐着,很有一家之主的架势,而江南坐在沙发上,竟然在织毛衣!

“你这……不会是给我织的吧?”先前还以为是围巾,结果竟然是毛衣。

江南点点头,道:“我觉得商场里卖的都不保暖,还是自己买线来织比较暖和。我比比看。”说着江南就把毛衣往东边身上比。看起来也不算太难看……

“……谢谢啊。”虽然面上表情有点嫌弃,不过东北心里倒还是美滋滋的。这年头,会给人织毛衣的又有几个呢。不爷们……就不爷们吧,两个爷们在一起也许天天打架吵架家庭暴力呢?

东北还在江南的书房里发现了一台跑步机。他问江南你还有这兴致?

江南又羞涩地低下了头:“你不是让我多锻炼吗?”

东北在江南的娇羞中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不会是怕自己嫌弃他在床上体力不行吧?

日子就这么过着,东北对江南的态度无形中缓和了不少,江南似乎也没一开始那么怕东北了。

然后又是一个周末,东北琢磨着周五是去江南单位接他好呢还是直接去他家等人,周六是在他家呆着呢还是出去约个会,然后就被一个电话打破了美好的计划——东北他老妈让把人领回家吃饭——距离上次说的可都过去快一个多月了啊。

东北只能应下,然后晚上的时候跟江南一说,江南就开始紧张了。

“别紧张,我妈又不会吃了你。”

“可是……可是我是男的啊,阿姨不会那个什么吗?”

“那个什么?你这会倒记起自己是男人了?哼,别忘了,是我妈让我跟你去相亲的,她还能对自己挑的儿媳妇有意见?”

“……”

“你说什么?”

“……不是儿媳妇,是女婿……”

“嘿,还反了你了!平常你哪点有女婿的样子啊?”

“……床上……”

“你给我过来!还学会贫嘴了啊?之前那副柔柔弱弱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小弱受模样呢?哪去了?给我过来,别又躲沙发后面……”

……

总之,小吵小闹的,特别温馨。

于是终于到了见家长的时候。

江南还是紧张,进门之后问候了阿姨好,就一直拘谨着,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好。

东北的老妈让他别紧张,像在自己家一样,然后又说东北:“你看你怎把人吓的!”

东北这是躺在也中枪,到底是谁吓的啊。

所幸一顿饭下来,江南放开不少,席间谈话倒也还算轻松。

东北妈妈越看江南越是满意,人长得好,也乖,还会帮着自己收拾——看看东北,吃完就坐那发懒,实在太不和谐了!

这么抱怨着,江南却替东北说着好话:“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他其实也没那么懒,今天大概只是想让我在阿姨您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吧。”

说得东北妈妈直夸他嘴甜,嘴上说着他就是懒,心里却更加满意了。

饭后吃水果聊着天,说着说着突然说到两人订婚结婚之类的事。

东北妈妈说:“看你们这样好我们做长辈的也就放心了,什么时候咱们把事给办了,这样也算真的定下来了。”

东北惊讶:“妈,咱国家同性恋还不能结婚吧!”

“我知道,这不走个形式吗?不行,我得好好跟江南妈妈合计合计去,我这就去打电话。”说着东北妈妈就进屋打电话去了。

江南和东北坐在客厅里面面相觑,然后相视一笑。

“我去给你买个戒指吧。”江南握住东北的手说。

“好,明天就去。”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样烂尾地结束了。

嗯。

2 thoughts on “Anh có thể yêu đương như một gã đàn ông được không? – Tề Sở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Anh có thể yêu đương như một thằng đàn ông được không? ~ 1 | Shuu & Shou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