Ái tình năm phút – Tịch Tĩnh Thanh Hòa

Tên gốc: Ngũ phân chung đích ái tình

伍分钟的爱情  by 寂静清和

寂静清和【壹贰叁肆】恋恋数字短篇系列之五:《伍分钟的爱情》

2013中秋节贺文。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伍悦,钟鸣

====================================================================

五分钟的爱情。

“今天有些晚。没打扰你休息吧。”

“还没,你等一下。”钟鸣朝身边穿着睡衣披着长发,一副女汉子姿势正对着电视乐颠颠笑的女孩比了比手势,起身去了自己的房间。拉开电脑桌前的椅子坐下,习惯性的看了眼桌上的钟。

十点四十五分。

果然比平时完了些。

“今天过的怎么样?”钟鸣嘴角上扬,因为他扬起嘴角说话的声音会比较的温柔。是电话那头的人喜欢的语调。

“加班的有些晚了。”电话那边的人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像是舒舒服服的靠在了什么东西身上。声音里满是疲惫。

“嗯。”钟鸣应了声。

那边沉默会儿,很快就说了起来:“上个礼拜的做的企划被经理全否了。组员们都挺泄气的,我觉得是我的决策失误,所以自己试着重新做。原来都那么晚了。”

“嗯。”

“我还在办公室呢,怕回家就太晚了所以先和你打电话。”

“嗯。”

“昨天和你说我家附近好像有一只野生的狐狸,早上我出门的时候好像又看见了,就在小区的灌木丛里和两只野猫打架,我一走过去他们就都溜了。不知道晚上回去的时候还不能见到,他们喜欢半夜出来打架……”

“嗯。”

“我的同事昨天孩子终于出生了,是个女儿,同事微博给我们报喜,她老公人很好的,中午送了一筐喜蛋来办公室,说是他们老家的习俗,生女发喜蛋,生儿发糖果,吃到的人能粘粘喜气。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是茶叶蛋的味道……”

“嗯。”

“呵呵,还有小葵和小卫。今天好像又有进展了……”说到这里,电话那头的人轻轻的笑了出来。“小葵这几天天天都穿高跟鞋丝袜和短裙。我让她多穿点也不听,还是冻出病来了,每天纸巾不离手,今天来办公室的时候,背后裙子拉链上还挂着衣服的标签。我们都没好意思和她说,下午的时候我就看到小葵披着小卫的外套挡着后背,他们可能有戏……”

“嗯。”

“呵呵,我也觉得,年轻真好。其实他们挺般配的,男孩儿做事挺认真,就是不爱说话,大概是闷葫芦,小葵大大咧咧很可爱。”

“嗯。”

电话那边低低的笑了会儿,像是很开心的模样。带动着钟鸣也笑了出来,虽然他只是机械的应着。

“好像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今天谢谢你。晚安。”电话那边淡淡道。

钟鸣去看时间。

十一点四十九。

那个人总是那么准时。

“嗯,你也早点回家,路上小心。”钟鸣接着话回应着。

那边沉默了会儿才客气的说:“嗯,马上就回去了,谢谢。”

然后对面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钟鸣等了会儿,把手机从耳边拿开要挂断。

话筒里传来低低的一句:“明天要降温,多穿些——。”

钟鸣手已经按了挂断键。

话没听完,应该是让他多穿点衣服的。

钟鸣对着已经按掉的电话说了声:“嗯。”

出门去客厅。

“都十一点了,你明天一早不是还要上班?快去洗澡睡觉。”钟鸣没了之前接电话的时候温柔的声音,对着沙发上抱着个熊宝宝,笑的一脸花痴看着偶像剧男主角的女孩的嘴里有几分严厉。

“十一点还没到呢,这集还有半个小时就好了。这是首播,网上没有,不然谁巴巴儿的看电视呀。”姑娘给钟鸣一个白眼,抓起茶几上已经切好的苹果拿了一块塞进嘴里,边看着电视上肉麻的台词,边嘴上八卦道:“哥,今天伍哥怎么那么晚?平时不都是九十点钟?”

钟鸣却是打量着妹妹豪迈的吃相和红红的鼻子,还有满茶几给他她擦鼻涕的纸巾摇摇头道:“明天降温,你给我好好穿秋裤毛衣,不然病了上不了班,可是连帅哥都见不到面。”

“切,要你管哦。”女孩儿撅着嘴咽下嘴里的苹果,不看电视了,而是想着什么一脸甜蜜道:“哥,穿裙子好像真的有用哦,今天小卫特意把外套衣服借给我穿。嘿嘿,好幸福的。以前他可能都不知道办公室还有我存在!”

钟鸣笑道:“就你那咋咋呼呼的样子,人家大概是不想和你认识都难。今天是不是又出丑了?”

钟葵突然就不看电视里的帅哥了,八卦的去看哥哥道:“啊,他和你说我的事儿了?”

“嗯,说了你的英勇事,觉得你迹勇气可嘉,他挺看好你的。但是明天必须要多穿点。”

“哈哈,是吗是吗?又多了个支持者。哥,对了,妈下午还给我打电话呢,又是催你带女朋友回家的,我帮你打哈哈好久了,妈说周末回去吃饭哦。大概又是要催你找女朋友结婚的,我现在有目标了可以交差,哥你自己看着办。”

钟鸣也就嗯了一声,过了会儿才问:“你们单位最近很忙吗?他怎么现在还在加班?”

“你说伍哥呀?好像是管他们组的副经理离职了,现在都是他在负责,听说伍哥会升职,大老板找他谈过,好像他不愿意,下个月分公司调个副经理来他们那边大概就好了些了。”

钟葵说完看到哥哥听了在发呆,想了想还是继续问:“哥,你和伍哥就准备一直这么下去啦?他人挺好的,你们都分了一年半了吧,伍哥也没找,每天看他最早一个到办公室,晚上也是最晚走的那个,你也没找,你们真不能和好了哦?”

钟鸣没回答她,叮嘱了看完电视早点睡,就回屋了。

钟鸣和伍悦一年半前分手的。

分手的原因?

两人因为做公司业务的关系熟悉的,那时候年轻,一来二去,很快就确立了关系。

在一起快三年,感情不咸不淡,不温不火,互相看着顺眼,不讨厌,吃的到一起,睡的到一起。

搭伙过日子罢了。两个人都不是浪漫的人,从来没有谁像谁撒娇,谁给谁惊喜。于是,日子过的久了,也就腻味了。

至少那时候钟鸣是这么认为的。

一年半前,伍悦的初恋前任在他老家突然病重,钟鸣又被单位里的新来的实习生缠上。

两个人都很坦诚,话没说破,但是心里都有数。伍悦休了长假回了趟老家。几周后回来,钟鸣就和小实习生在一块儿了。

那时候钟鸣不记得伍悦的状态,他正处在新的恋情的刺激新鲜感里,和伍悦退掉了他们一起租的公寓,问他家里那边怎么样了,伍悦只说前任是急性白血病,他回去的时候只见了最后一面没几天不在了。

伍悦和他前任的事儿,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伍悦就和他说过。他们从小青梅竹马,十五六岁就在一起了,到了两个人念大学,以为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如同家人如胶似漆,那竹马却死活不肯和家人出柜,最后听了爸妈的话,找了个女朋友。于是伍悦毕业后就来这里找了工作。

很老套的故事,那时候钟鸣听了也就算数。

那时候伍悦火急火燎要回去找人的样子,钟鸣大概能了解前任在他心里的地位。后来人又不在了,在伍悦心里大概是再也无法代替。

所以后来,等钟鸣和自己的小男友掰了,发现还是伍悦比较和自己合拍而且还是单身,他也没有再去找过他。

和一个死人去争,他没那么多自信,更何况,破镜无法重圆。

谁都没有联系过谁,可是钟鸣心里多多少少的有一点后悔。

毕竟三年的感情。虽然他们都是不浪漫的人,描述起来好像只是时间比较长,但是日子是他们两个人过的,没人比他们更明白——

其实那三年过的一直都很平静,但是舒坦。

去年秋天钟葵毕业了,恰好进了伍悦的单位,两人在一个大办公室里,虽然不是一个组,伍悦对自己的妹妹还是非常的照顾。没多久,钟鸣有一天晚上突然接到伍悦的电话。

那边沉默了好久才说:“方便的话陪我说会儿话吧。”

那人的声音很落寞,钟鸣应了,那边也就絮絮叨叨开了。

钟鸣交往过的人里,和伍悦同居的时间最久,可伍悦却是最不能给他留下最深映像的那一任。

钟鸣念书时候纠缠过的学弟特别粘人每天十几通电话几十条短信的轰炸;刚毕业交的小男朋友喜欢穿女装,床上也特别的火热,永远无法满足;再后来主动追求的那个咖啡小哥怎么都不肯接受自己,却是花了自己很多钱;然后是伍悦;之后的那个小实习生喜欢微博QQ处秀恩爱,公私不分的闹的人竟皆知……

钟鸣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渣,以前那些主动的被动的在一起过的人,再怎么喜欢,想好了要分手,就是走过一个就翻了一页,他不会再去眷恋。也有分手了哭着喊着找他要复合的,他觉得如果合适为什么会分?于是都冷冷的拒绝。

可伍悦再来找他的时候,钟鸣却没有回绝。

或许是因为伍悦只是每天给他打几分钟电话说说话,从来没有提复合的事儿,又或许是他实在是找不出讨厌伍悦的理由。于是拖拖拉拉的,两个人每天一个电话,大半年了,都没有断过。

每天都是伍悦打电话过来。

絮絮叨叨的说几分钟,他也就应着,最后说句晚安再见。

可能是因为年纪渐长,爸妈那边也催的紧了。钟鸣越来越发现自己懒得折腾,年少时对爱情的那种激情和憧憬都慢慢的磨灭了。

或许是年纪到了,工作稳定了,开始有一定的积蓄,他也开始认真的想着,将来——

将来要去哪里买房子做自己的小窝,将来要和怎么样一个人过接下去的生活。

和男人过,还是和女人过……

钟鸣对女人不是不行。只是男人和女人摆在他的面前他更喜欢男人。

有时候他自己也会劝自己:不小了,为了将来生活安逸,少折腾点事儿,找个温柔听话的姑娘结婚生孩子一劳永逸也不是不行。

是可惜好像还是有点不甘心,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吧……

……

周末兄妹两个回爸妈那儿吃了饭。

爸妈也就是唠叨两个孩子毕业工作了好好的家里不住,非要在外面租房子住,浪费钱每天还吃的都随便。

钟葵也就是撒撒娇说家离他们离上的地方太远来来回回就好几个钟头,住外面上班方便,能多睡会儿会长命。

然后就是每次都要被絮叨的,让钟鸣早点找女朋友的事儿了。

钟鸣敷衍了那么多年,依旧几句话把爸妈哄好,可心里却越来越累。

……

“下午去公司上了会儿班,觉得不比前几年能一周七天不停的高密度的工作。现在是盯着那些报表就头疼……还是要休息。”

晚点的时候伍悦打了电话过来。那个人在外面走,耳边都是嘈杂的街道声。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说话的声音很轻快。

“嗯。”钟鸣和钟葵下了地铁也在回家路上走着,心不在焉的应着。

“呵,你猜我路过哪里了?”那边突然语气拉高。

这边也还是机械的应着。

“以前我们家楼下的那家小面馆你还记得吗?现在变成了一家日本菜。那时候我们还抱怨家附近都没有个像样能吃饭的地方,想吃顿好的都要跑大老远。”伍悦在电话那头笑着。他的身边有开门关门的声音,还有人进进出出的声响。

钟鸣站定。

因为他们现在就走在曾经他和伍悦租的公寓边上,而前面就是那个曾经的小面馆,现在的日本菜餐馆。

钟葵见哥哥停了下来,也往那个方面看去。

“是伍哥。”钟葵远远的就看到饭店外的玻璃菜单面前站着伍悦。伍悦一手拿着电话,脸离的玻璃橱窗很近,那人的侧脸嘴角扬着,好像很开心的模样。

此时钟鸣的电话里,那人笑着说:“我没事儿做,就到处走走,好久没来了,这里竟然开了这家店。你爱吃日本料理,下回带小葵来吃吧。价格好像也不贵。”

“嗯。”钟鸣远远的看着人,突然有一种许久不曾有过的熟悉感扑面而来。

他们分手后没有再见过,那么久了,除了每天五分钟的电话,就再无其他。

“呵呵。”电话那头头还是笑着,钟鸣看到伍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说:“那我进去试一试,明天告诉你味道怎么样。”

“嗯。”钟鸣往前走了几步。

“……”那边的人却不说话了,好像在等着什么,好像是对着菜单发呆。

钟鸣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沉默了会儿。伍悦回了神,吸了口气又淡淡的吐了出来。

钟鸣看到的手机里没有感觉到,但是面前的人的表情,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嗯,那就先这样吧,周末愉快。还有谢谢你陪我说废话。”

“嗯。”

电话挂断了。

钟鸣见到伍悦站在那里傻傻的盯着电话看了好久好久。像是一尊雕像一样。

有吃好饭蹦蹦跳跳从饭店里出来的小孩儿撞到了他的腿上,伍悦才回过神来。

抬头看看餐馆上面的楼房。

那里曾经是他们住了三年的家。

“哥,那个,我先回去了。”钟葵看看哥哥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该先闪,特地往反方向走了好几步去过了过马路。然后偷偷的在对面看着这边的情况。

他们两兄妹差了四岁,从小就是哥哥保护妹妹,妹妹也是哥哥的贴心小棉袄,哥哥这么多年的恋情她多少也知道一二,而伍悦是她觉得最靠谱的一个。

伍悦其实是真的喜欢哥哥。不然也不会那么长时间每天打电话来。

哥哥总是不冷不热的态度,钟葵觉得要是换成自己早就放弃了。

哥哥的脾气就是那样,很少主动,但是很会拒绝。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对她最亲的妹妹都很少说真实的想法,对别人冷家的冷漠。

那时候他们为什么会分手做妹妹的不知情,只是哥哥也很久没有恋人了,如果两个人能在一起,也挺好的。都是他喜欢的人。

钟葵见到钟鸣走了几步,主动去拍拍发呆人的肩膀。

伍悦抬头看到人,满脸的吃惊,然后就笑了。

“刚好路过。”钟鸣说。

“好久不见。”伍悦笑的很开心。

“是要去吃饭?”

“去试试。要一起吗?”

伍悦的眼睛里带着些期待。

钟鸣想了想,把那句:“我在爸妈那儿吃过了。”给咽了下去。

“一起吧。”

吃饭的时候。平时一直很能说的伍悦反倒说不出什么来。

钟鸣见他慢慢的吃晚饭。很久不见了,这人其实没有多大的变化。想问这些日子过的怎么样,只是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不需要问,他明明都是知道的。伍悦什么都同他说。

“今天我过农历生日。”伍悦吃了几口寿司,喝了大麦茶。

钟鸣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对不起,我不记得了。”

“我从来不过农历生日。”伍悦笑道:“只是生日愿望还是有的。”

“嗯?”

“钟鸣,我们再试一试好不好?”伍悦没有看人,而是去看盘子:“那次我回去……是我太任性了。我以为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他,但是再见到才发现,其实心里早就放下了,伤疤也好了。他那时候病的很重,走的也急……等我回来了,你也有别人了……我是问了小葵知道你没伴,才每天打电话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他说的很慢,无奈的笑着。

就像钟鸣觉得的那样,他不是个给人特别印象的人。

但是,钟鸣心里还是觉得一种熟悉的感觉,是他这段日子一直觉得不太对,见到了,终于觉得对了的感觉。

“嗯。好。”钟鸣回答的很快。他也在笑。

钟鸣应了。

他看到伍悦抬起眼看他。笑的眼睛都红了。

……

后来。

钟鸣和伍悦商量在离两个人工作都不远的地方租了套公寓。

房子不大,但是够两个人住。

钟鸣回爸妈家吃饭的时候爸妈再提起找女朋友的事儿,钟鸣不再打马虎眼。淡定的说了自己想定下来。在考虑买房子。

爸妈一边欣慰一边吃惊儿子突然的决定。

儿子不多说,老人也没多问。

钟鸣和伍悦终于住在了一块儿,有了自己的小家。

伍悦也不再每天每天的加班,周末就和钟鸣出去走走。

而钟葵和办公室里的小职员的,也恋爱了,确立了关系。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那天伍悦躺在床上问钟鸣:“我以为,你不会再接受我。”

钟鸣想了想道:“可能是因为过了爱折腾的年纪了吧。想着选个别人,我还是更喜欢你。”

“为什么?”

“挺喜欢听你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很有被需要的感觉。”

“我怕你嫌我烦。”

“一开始是挺烦的。但是习惯了就觉得很好。”

伍悦听了,往钟鸣的身上蹭了蹭:“对了,中秋节放好几天的假,你想去做什么?”

“你不是好久没回家了,要去看看你爸妈吗?”钟鸣问。

“呵,好像暂时回不去哦。”伍悦叹了口气。

“怎么了?”

“和爸妈说了我们的事儿,现在还在让他们接受的过程里。暂时回不去。”伍悦抓住钟鸣手:“上次回去,看到生离死别,才知道死亡是那么的简单,人生就那么几年,不能让自己糊里糊涂的过去了。想活的明明白白的。你看我们也不能昭告天下我们搭伙过日子了,至少我想让我最亲近的人知道,我们在一起。以前不敢,现在想的明白,就变得特别勇敢。”

“嗯。”

“过节你要回你爸妈那儿吧?要么你回家陪爸妈和小葵,我去隔壁市看博览会,那边要开到中秋以后。”伍悦很体贴的给自己找地方去,他不想让钟鸣为难。

钟鸣听了却说:“那个博览会好玩吗?”

“应该吧,我看网上说很推荐。”

“嗯,那我也去,一起订票。”

“啊?你不回家?”伍悦好奇。

“嗯,和你情况差不多,现在还在冷战等待中。回去也是被凶出来,等小葵帮忙多做做工作再说。”钟鸣说的简单。

伍悦想了一下钟鸣的话,整个人都震惊了。

印象里,钟鸣不是会和家里出柜的人。

那个人总是懒洋洋的,好像什么都不太上心。对感情挺被动,好像从来没有对什么特别的在乎过。

连他们再在一起,伍悦自己也是做好了钟鸣随时会提出结束的准备。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伍悦很懂他。

伍悦突然鼻子一酸。

“我看好了一个房子,就在这附近,就是那价格贵的离谱。”钟鸣搂着人,低低的笑着:“到时候付了首期,我的日子就要过的紧巴巴的了,你介不介意和我一起还贷款?”

“你……认真的?”伍悦还是觉得不太现实。

“嗯。认真的。爸妈那儿一直没说过我的性取向,因为总觉得遇到的人不靠谱,或者时间不对。你的话,觉得值得。”

“我没什么好的……”

“我也没什么好,但是你还是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挽回了,我要珍惜,而且我们挺合适的。不是吗?”

……

夕阳西下。

伍悦收拾了包,一路同同事们打招呼告别。

习惯性的掏出手机,拨号码。

“下班了?”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走在街上,带着笑意。

“小葵和小卫还在加班,我让他们晚上来家里吃饭。”伍悦走出了大楼,天边的夕阳就印上了他的脸庞。舒舒服服的像是盖上了毛茸茸的毯子。

伍悦眯起了眼睛,用手遮了遮阳光,走的轻快。

伍悦朝着不远处的超市走去,正式下班的高峰,四处都是流动的车潮和人潮。

“那我们先去超市。你等下我,马上就到。”

……

伍悦在超市门口舒舒服服的晒了晒会儿太阳,很快,看到人群里有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走了过来。

在茫茫的人海里一眼就能认出他来。

熟悉的衣衫熟悉的身影,还有见到自己的时候熟悉的笑容。

伍悦摇了摇手上的手机。

不远处的钟鸣就见到——

灿烂的夕阳下,有人被照的起了一层好看金光的模样。

温柔如水,笑容飞扬。

很久以后钟鸣都觉得。

他们的生活简简单单,平平静静,没那么的惊心动魄,但是彼此都有认真的经营着。

这个就是爱情。

是他和伍悦之间的爱情。

《完》

2 thoughts on “Ái tình năm phút – Tịch Tĩnh Thanh Hòa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