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ành trình theo đuổi anh trai của một cậu em thiếu tâm nhãn – Tra Tứ

Tên gốc: Nhất cá khuyết tâm nhãn đệ đệ đích truy huynh chi lữ

一个缺心眼弟弟的追兄之旅 by 渣四

(情有独钟不伦之恋)

文案

周北看着他扣得严严实实的睡衣郁闷道:“我说哥,你不热吗?穿这么严实干嘛,又没有别人。”

周东抬头看了看空调,显示26度,又看了看只穿着内裤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人,低头一思量,就把遥控器默默调到了22度。

……

对于周东说的别胡思乱想,周北只有一个想法:老子的思想从来就没正过!

且看一个二货主动受的追兄之旅……

(ps:亲兄弟,敏感孩子避雷~O(∩_∩)O~)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东周北 ┃ 配角:弯仔张扬 ┃ 其它:无

☆、上

作者有话要说:  光棍节贺文~短篇完结撒花~

周东和周北是兄弟。

小时候的周北总是喜欢黏在周东身边,跟个小尾巴似的。哥哥长、哥哥短的,小脸软软的跟包子似的,周东也特别疼这个弟弟。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不满于单纯的兄弟关系的呢?周北一脸郁卒的趴在床上偷瞄着浴室玻璃门上映出的模糊的剪影,心里暗暗地纠结着。

周东知道自己不正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青春期吧,自青春期以来从未对女生产生过兴趣的他竟在某个梦中对着那个天天光裸着背睡在自己身侧的人起了绮念!尤其是第二天,在那人无辜疑惑的注视下默默地洗床单。那个人,就是小他三岁的弟弟,周北。

周北怨念着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周东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北北,该你了。”

周北看着他扣得严严实实的睡衣郁闷道:“我说哥,你不热吗?穿这么严实干嘛,又没有别人。”害得他什么美景都看不到。当然,这句话只能心里想想。

“恩,不热,你快去洗吧。”周东笑着催他。周北哦了一声扭头进了浴室,故意没拿睡衣。

过了一会儿,就见周北裹着浴巾出来了。“啧,又忘记拿衣服进去了。”周东此时正躺在床上看书,闻言抬起头来,看着水珠顺着白皙的胸膛滑下最后隐进浴巾里,随手把睡衣抛给他,”穿上。”然后又埋头看书去了。

周北接过睡衣把它随手抛一边去了,只拣了个内裤穿上,“你以为大热天的谁都跟你似的?捂痱子啊。”

周东抬头看了看空调,显示26度,又看了看只穿着内裤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人,低头一思量,就把遥控器默默调到了22度。

周北无话可说,蹲电脑前玩游戏去了。这种情况最近经常发生,自从他上了高中渐渐意识到自己对哥哥那份不寻常的感情后。在小弯仔的教导下,一心以掰弯哥哥为目标。弯仔是周北的好哥们,弯仔是他的外号。这孩子天生零号,而且早在初中时就明确了自己的性取向。朋友之中大多数都知道他是弯的,不过也没人在意这个。

上了会儿游戏,做完任务似乎也没什么可做的了。今天不巧,帮会里人少得可怜,没人刷副本。周北下了游戏打开扣扣,逛了会儿空间。正在这时,屏幕右下角的群头像闪动了。点开一看,是弯仔。

弯仔:在干嘛呢

情书杀手:刚下游戏,你呢

弯仔:连连看呢,你家那木头呢,还在看书?

情书杀手:恩

弯仔:……

说起情书杀手这个网名,那是有由来的。自从哥哥周东上了高中以后,那斯文儒雅的气质,帅气的五官,修长的身材……俘虏了多少小女生的芳心!那情书以每周至少两封的频率出现在他的视线里。让他帮忙递情书的女生总是说:哎呀,你是周东的弟弟吧,怎么长这么可爱呢……

周北很不高兴,他想着,老子这叫帅!一开始他还会老实地转交然后问周东这个要怎么处理。时间长了周北的不高兴直线上升!那粉红的信封扎得他眼疼。哼,让你们想抢我哥哥!来一只撕一只,来两封撕一双!要不然以哥哥那温吞的模样,说不定哪天就被勾走了。

就这样,他这情书杀手的名号就自己定了下来。

好半天了,那头没有动静。

情书杀手:喂,挂掉了?

弯仔:没……

情书杀手:现在怎么办呢,再过一个月他就要去外地上大学了

弯仔:我说的那些方法你都用了没?

情书杀手:……用了。

弯仔:然后呢

情书杀手:死皮赖脸赖到他房间是没错,但是!他穿着厚厚的睡衣!

弯仔:……哇哈哈哈哈……

情书杀手:……

情书杀手:你是想死了吗,恩?

弯仔:呼呼~失误失误,那,你自己呢

情书杀手:就剩下内裤了……

弯仔:他什么反应?

情书杀手:他把空调调到了22度,挺冷的

弯仔:噗……你家那位真可爱

情书杀手:可爱是当然的,不过不许你觊觎!

弯仔:是滴是滴~

这边周北跟弯仔聊得正欢,冷不防打了个喷嚏。一条薄被罩住了他的头,周北扯下被子,就看到周东默默地把空调调回了26度。

他立马笑得眯起了眼睛,飞快地敲了行字然后下线关机,跳上床挤到周东身边抱着他蹭。

情书杀手:我的春天来了!拜拜啦~

尽管再不情愿,暑假还是过去了。车站候车室里,周东揉揉周北的头发,“北北,我上车了,你回去吧。”

周北点点头,却固执地要等周东上车才走。周东笑笑,扭头上了车子。剩下的周北默默站了好久才慢慢转身,打电话给弯仔:小弯啊,出来喝酒?

周北很纠结,他老是在想周东在学校会干什么。听说大学就是一花花世界,里面美女如云。这一点,让自诩为情书杀手的周北很不高兴。时代开放了,有了短信谁还写情书啊。

“我说老爷子,你家儿子会不会在外面早恋啊?”吃饭的时候周北忍不住问道。

身为兄弟俩唯一的家长,周父挺无奈的,这问题他听了好多遍了,真是傻儿子。“你哥成年了,就算谈恋爱也不属于早恋。”

周北挺泄气的,想想也是,可是他就是不爽。周东上的是医校,里面美女护士肯定多!凭着自己哥哥的外表,花蝴蝶烂桃花之类的铁定不会少!

越想越郁闷的周北同学网上跟哥哥聊天的时候就直接问了:哥,有对象没?

周东:没有,怎么问这个?

情书杀手:问问不行啊,不许你早恋!

周东:……

周东:我成年了……

情书杀手:成年也不行,你是学生,就不可以谈恋爱!

周东:……好。

看到这个好字周北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狐疑地敲下:真的?

周东:恩

北北: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许反悔!

周东笑笑,回了个恩字。宿舍人就笑:我说周东,你跟你弟感情可真好啊!周东也笑:那是自然,我家北北么!宿舍人受不了地缩了缩肩:什么名字啊,听着跟叫baby似的。

这次周东只是笑没有再说话。

寒假到来的时候,周东也提着行李回了家。周北一见面就扑了上去,死搂着周东的脖子。周东拍拍他的背笑道:“哎,北北,勒死我你可就没有哥哥了。”周北这才松了手。

周东一回来就发现自己房间不对劲,床头柜上胡乱地丢了一只某人的内内。他无奈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家伙,周北却喜滋滋地道:“看吧哥,你看你不在的时候我都是睡你的房间的,现在正好省得你打扫。”

周东懒得问他为什么睡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这家伙肯定又会找出一大堆理由。

到了晚上,某人理所当然地占了一半的床,眼巴巴地望着周东。

“把衣服穿上。”周东把衣服丢到周北的脸上,继续拿起书聚精会神地看。

周北把衣服团成一团扔到一边,“不穿,我喜欢裸睡。”说罢八爪鱼一般缠到周东身上。

周东一把把书盖在他的脸上,挑眉说道:“要么穿衣服,要么回自己房间睡。”镜片闪着光,不可置疑的坚持。

周北扁了扁嘴,不情不愿地把衣服套上,眼睛斜瞄着他家一本正经看书的大哥,忽然有些泄气。这么些年,一开始满满的自信早就在不安的等待中磨灭了大半,他不知道会不会有成功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得到那一天。

感觉到弟弟安静的注视,周东放下书温柔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周北整张脸拱进被子里,闷闷地说道。周东关上灯,拍了拍被子里拱起的大包,道:“早点睡吧,别胡思乱想。”自己便也睡下了。

周北心说:我的思想就没正过。

高二下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周北谈了一次恋爱,对方是个帅气的男生,弯仔介绍的。弯仔说:那丫就是一祸害,花心的主!不用担心感情问题,你正好试试喜不喜欢别的男的。要是行的话,就别再追着你那哥了。万一你真的喜欢上他,我就把丫的拿绳子捆捆送给你。

男生名字叫张扬,人如其名,很耀眼的一个人,挺好相处的。两人经常聊着聊着就会聊到弯仔,张扬就笑:那家伙啊,就是一小呆毛!这时候周北就会想到周东,那家伙呢,应该是温柔攻吧,如果他能掰弯的话。

上扣扣时周北对周东道:哥,我谈恋爱了。

那边沉默了一下,回了个恩字。

周北又道:是个男的。

周东:恩

周北不满于他的反应,心说,恩是什么意思啊?于是他不甘心地又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周东:恩

情书杀手:自动回复?

周东:不是

情书杀手:那你倒是给点意见啊?

周北发完了这句就在等,原以为哥哥会惊讶会暴怒会喝令自己立马分手,可现在这淡淡地恩是怎么回事?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周东才发来一句,却是完全不相干的话:我后天放假了。

周北一听说他放假立马把之前的话题抛到了九霄云外,“真的?!”

周东:恩

情书杀手:怎么比去年早?

周东:考完试了,自然就可以走了

敲下这几个字,周东盯着屏幕,眼镜的反光使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同室的哥们说道:哎,周东,聚会你真的不去啦?

周东笑笑:“恩,抱歉,家里有点急事。”

室友倒也没说什么,理解地点点头。

两天后周东进了家门,对于周北的事,他什么都没说。看完张扬的照片,听了周北的介绍过后,他笑笑就没说话。周北就急了:“我说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周东看着他问道:“你喜欢他?”

周北想说没什么感觉的,但一看周东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就忍不住道:“喜欢呀,他人挺好的,长得也不错。”说这些的时候他一直瞄着周东的表情,希望能看到一丝类似于吃醋的情绪来。可是他毫无疑问地失败了,周东眉毛都没挑一下,就淡淡地恩了一声。

周北气呼呼地翻身抱着被子睡了,心里直觉得委屈,他竟然都不会不高兴?!

见他翻身睡觉,周东也没说什么,摸摸他的头便也熄灯睡觉。

☆、中

逛街遇到周东的时候,周北愣了一下然后抓着张扬就想走人,没想到哥哥却走了过来,温和地笑笑:“跟朋友逛街?”

“恩。”周北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指了指张扬道:“这就是张扬,我跟你提过的。”说完又对着张扬道:“这是周东,我哥。”

张扬惊讶,眼前这个斯文儒雅的一身书生气质的帅哥是周北他哥?

周东温和地笑笑,跟张扬打了个招呼,视线不动声色地扫过张扬搭在周北肩上的手。

一时没人说话,周北受不了这僵硬的气氛就道:“哥,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有事的么,怎么也来逛街啊?”

周东笑笑,揉了揉周北的发,说道:“是跟人有约,我得走了。”说完对张扬笑笑就转身走了。走出几步又回头道:“北北,记得早点回家。”

周北呆呆地点点头。

张扬惊讶道:“你哥叫你北北?”

“恩。”周北不觉得这称呼有什么奇怪的,不是很正常吗?

张扬想起了刚刚周东那充满宠溺意味的动作,又问道:“你家人都这么叫你?还有,他经常这么揉你头发?”

周北不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的,随口答道:“从小时候就经常揉了,我家老爸只叫我小北。”说完想了想,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周北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张扬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一句“没什么。”

和张扬的恋情没到一个月就分了,要说原因倒也没什么,本来彼此就没什么感觉,分了也很正常不是么。分手后周北第一个就告诉了弯仔,弯仔听说他们分了也没说什么。

暑假的倒数第三天的时候周北陪着周东上街置办生活用品,很不巧的,又遇到了张扬,只是他的身边还跟着弯仔。周北兴冲冲地跟两只打招呼,而周东也温和地笑笑,算是礼貌。

张扬表情有些奇怪,他看周东的眼神里带着些微的紧张,周北回头看自己身后的哥哥,明明就笑得很温柔啊,怎么张扬竟然会怕他?太不可思议了,这世上竟然还有怕他哥哥的人!

弯仔拍拍张扬的肩,说道:“这家伙嫌在家闲得发霉,跟他出来转转。要不要一起?”

周北道:“改天吧,现在有正事呢。”说完望着周东,周东略一点头。弯仔却久久地望着周东,眼神很有些意味深长。再看看周北那家伙,暗叹一声这笨蛋。

周家的爸爸很是无奈,家里有一双互相看对眼的儿子,恐怕任何一个家长都高兴不起来吧。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两个儿子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大儿子斯文沉静温文有礼却黑肚皮,小儿子整天咋咋呼呼却又笨得可以,一直穷追不舍却连人家的心意都看不清。冷眼看他们纠缠这么些年,一家之主的周爸爸暗自好笑。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家那表面上斯文沉稳的大儿子肚皮有多黑。办公室的玻璃窗是谁砸坏的他可一清二楚。以前隔壁桌的老师天天嚷嚷着找周北的日记。不过,任周北折腾这么久,周东却始终无动于衷。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他家的笨小北到底知不知道,大灰狼之所以一直温文有礼、不动如山其实只是在等他长大?

周家爸爸合上了日记本,上楼看了看赖在哥哥房间不走的周北回来便洗洗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顺其自然吧。

周北这一夜睡的特别香,他终于如愿考上了哥哥所在的那所大学!哼,以后有他在身边看着,看哪个不长眼的烂桃花还敢靠过来!

开学那天,周北喜滋滋地跟着哥哥上了车。不过,乐极生悲,周北同学忘了自己会晕车的。

看着脸色难看的弟弟,周东默默地剥了只橘子,把橘子皮递到周北嘴边:“张嘴。”周北乖乖叼着橘子皮叼了一路。过了不久,周北就靠在哥哥肩上睡着了,还不时地吸溜一下口水。

周东默默地注视着周北没有形象可言的睡颜,嘴角微微地翘起温柔的弧度。

兵荒马乱的入学注册完毕后,周东领着周北找到了他的新宿舍。一进门,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北~”接着一个人形的黑影便扑了上来。周北还没反应过了便被带到了另一边,然后那人形的影子便飞了出去。

周北的嘴巴张成了o型,“哥、哥……刚刚是你做的?”他结结巴巴地问道,显然眼前发生的事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老天!他家老实斯文的哥哥身手有那么好?!

周东温柔一笑:“没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去看看你朋友怎么样了。”当然,下意识里还带了一些故意的成分,谁让你当初给我家北北介绍对象的?某腹黑笑得一脸温和。

不等他说,周北已经跑到一边扶起扑在地上的弯仔。可怜的弯仔揉着一把老骨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数落周北没良心。

见没什么事了,周东便离开了,说是晚上来请他和他朋友吃饭,算是道歉。

学校外面有一家米线馆,挺不错的,周北他们便去了那里。

吃饭的时候,弯仔一直高深莫测地瞄着周东。周北就在桌子底下踢他,趁着周东去付钱的空儿跟他咬耳朵:“喂喂,你一直看我哥干嘛?朋友夫不可欺啊!”

弯仔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我呸,你这蠢货就蠢死了吧!连狼跟羊都分不清!”

“哎,我跟你有仇啊,这么骂我呢?!”周北就挺委屈,他哪里蠢了?

正说着周东回来了:“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周北嘴一撇正待说弯仔骂他蠢,腿就被狠狠踢了一脚,他“嗷”地叫了一嗓子,周东立马皱眉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们刚刚在聊这学校呢,挺不错的。是吧弯仔?”周北强笑道。

周东微微一笑,看了弯仔一眼说道:“是吗?”

弯仔冷汗直流心道:死定了死定了!挡着他的面欺负他家北北,死罪啊!不行,以后一定得跟小北寸步不离,万一落单了被胖揍怎么办?不对不对,不能跟小北形影不离,男人的占有欲是可怕的,说不定到时候死得更难看?!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活了!!!!!

转念一想又暗骂,死小北这蠢货,都这样了还看不出那男人的心意,他是有多蠢那!其实吧,要是这想法被张扬同学知道了,他肯定会斜着看弯仔,骂一句:半斤八两。

从此以后,弯仔再也不撮合周北跟别人了。而且,周北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弯仔对周东非常殷勤,甚至可以说是狗腿了。每次他问,弯仔都会斜他一眼,慢悠悠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懂不懂啊?

周北很疑惑,自家哥哥那么温和的一个人,需要他这么狗腿吗?

很多事情没想出答案的时候,寒假又到了。这半年来,周北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周东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他,可能比以前亲密了很多吧,可总是差了些什么,摸不到点子上。

寒假的高三同学聚会安排在年前,周北兴冲冲地去了。一进去就看到了弯仔,那家伙竟然把张扬也带来了。

张扬看到他眯了眯眼睛,凑过来道:“你家那位呢?”

“哪位?”周北一脸茫然地看看他,又看看翻白眼的弯仔。

“你家大哥啊!不然还能有谁?”张扬也翻了个白眼,“对不,亲爱的?”弯仔甩手赏了他一爆栗。“呜呜呜,亲爱的你居然打人?!”

弯仔才不买账呢,说道:“我没打人,就打你。”

张扬笑眯眯道:“对,打是亲骂是爱,我家亲爱的就只疼我!”

弯仔被他的厚脸皮恶心到了,抄过一瓶啤酒直接拿牙齿咬开盖子对嘴吹。周北也懒得理这两只,他奇怪道:“问我哥干嘛?”

“你哥?”张扬哼了一声,“你确定他只是把你当弟弟?”

“什么意思?”

张扬懒懒地斜瞄着周北,“就是,他对你,不纯洁啊。”

谁知周北叹了一口气,抢过弯仔手里的酒灌了一大口:“我倒是希望他对我不纯洁啊。”

“喂喂,你怎么回事啊?不知道这是间接接吻啊?我家亲爱的只能跟我共用!”张扬连忙把啤酒瓶抢回来,大呼小叫。

周北就笑:“你也好歹是我初恋前男友啊,怎么这么说话呢,也不怕我这前任伤心?”

张扬一听这话立马跳到了一米以外,拼命摆着双手:“喂,我说,我跟你可没仇啊,你可不能这么害我!”这话听得周北一头雾水。心说弯仔要是介意也早该跳出来了,怎么这玩笑就叫害他呢?

想了想周北拍了拍弯仔的肩,“哥们儿开个玩笑,别介意。”

弯仔嘴角抽搐了下,一把挥开肩上的爪子,“我介意个毛!是你家那位吧!”

“哈?”周北摸了摸脑袋,实在觉得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鸡同鸭讲?

见他实在是不开窍,那两只也不跟他兜圈子了,张扬说道:“我们谈的时候,你哥私下里找过我。”顿了顿接着道:“他说,你要玩我就得陪你玩着,但是有一点,不许逾越!连牵个小手也不行。”

张扬喝了口啤酒看着周北目瞪口呆的表情继续讲道:“他那时的眼神我现在还记得,那绝对不是一个乖乖弱书生能有的。”

周北只觉得这世界玄幻了,他摇头笑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从小到大,他什么样的人我能不清楚吗?就是一斯文的乖学生,一天到晚除了看书还是看书。”

张扬又道:“我后来打听过他,才知道在我们学校上几届的风云人物榜里,他排第一位!即使他毕业三年了,也依然挂在那里!”

弯仔插嘴道:“什么人物排行?我怎么不知道?”

“比较隐秘,一般学生是不会知道的。”张扬解释道,说完又对着周北说道:“所以就算他不在学校,你的一举一动他一清二楚。”

周北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家大哥……他家大哥真有那么厉害?“不会的,肯定是你们认错了,我家东哥哪有那么厉害,他就是一弱弱小学霸,乖乖牌。”

弯仔也惊讶,但是随即他就想明白了,他说道:“还记得刚开学时那件事吗?就是他把我甩出去的那件。”

周北呆呆地抬起头,似乎是在回想。而张扬一听急了,“什么,他把你甩出去?摔哪了?疼不?明儿我就找他去,厉害又怎么样!”

弯仔笑道:“你能揍过人家?”

“揍不过也得上啊,谁让他竟然打你!”

弯仔摆摆手,“误会啦,就是我扑上去抱小北,他下意识地来了那么一下。”闻言,原本激动的张扬立马斜眼瞄弯仔,“活该!”

这边两人闹腾,那边周北也想起来了,确实,当时那种身手,一个文弱书生怎么可能会有?

作者有话要说:

☆、下

同学会一直到凌晨才散,周北脑子很乱,一门心思灌酒。出饭店大门的时候还是张扬跟弯仔扶着的。本来弯仔是准备送他回去的,可一见到等在前面路灯下的人是立马狗腿地将人移交到他手中,然后拉着张扬飞快地撤了。

“哥?”周北虽然头晕但是脑子还是挺清楚的。他看着眼前穿着呢子大衣围着围巾的人默默地想,怎么可能是他们说的那人?

“哥,我听到了一个笑话,挺逗的。”周北不稳地趴伏在周东怀里,喃喃说道。

“恩?”周东摸摸他冰凉的脸,解下围巾绕在他脖子上。

“他们说,以前我们学校纵横校园的那个牛人,就叫周东,跟你同名同姓呢。”周北舒服地把全身的重量靠在哥哥身上,快要睡着的样子,眼睛却清明地睁开一条线。

周东拦了辆出租车,边把人塞车里边说道:“好几年前的蠢事了,怎么现在提起来?”

“那是你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周北低低地吼,“你看,哥,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你的事我却从来都不知道呢?一点点都不知道……”声音里带了些哽咽,掩不住的难过。

周东摸摸他的头,安慰道:“那些都不重要。”

“哥,有时候我常常会想,我离你到底有多远?越想就越是心寒,好远好远啊……你那么优秀,而我……”说着说着,眼泪就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北北,别说了。”周东宠溺地看着他,心疼地把他揉进怀里。

“不,我要说。”周北深吸了一口气,“这些年你一定讨厌我吧,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子,其实有很多都挺不错的……是我自私,不顾你的想法想把你拖进这深渊……周东,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哪怕你是我亲哥……可是,你为什么、偏偏就是……不喜欢我呢?”周北抽抽嗒嗒地说着。

“对不起,北北。”竟然一直忽略了你的想法。但后一句周东没有说出来。

“我不要你的道歉!”周北红着眼睛吼道。前面的司机好奇地朝后视镜瞥了几眼,周东笑笑道:“抱歉,他喝醉了。”

“以后不会了……”周东用拇指指腹拭去他的眼泪,认真保证道。

“什么?!”周北大叫,“你想要离开我对不对?你嫌我烦想摆脱我对不对?!……”喝醉的人完全没有理智可言。正好这时到家了,车子停了下来。周东付完钱拖着他下了车。

喝了点醋后周北晕乎乎的脑子清醒了许多,醒了以后就想起刚刚胡闹的一幕幕,恨不得一头撞死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哥哥会怎么想?会不会再也不理他了?……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见周东肩上搭条浴巾倚在浴室门上神色如常笑眯眯道:“洗澡,要不要一起?”

恩?没有生气?周北心里有些没有底,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不要?那就算了。”周东挑了挑眉,转身似乎就要关上门。“我愿意!”周北顾不得太多,一下子就挤了进去,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让某人笑弯了眼睛。

“哥……”周北有些犹豫。

“恩?”

“你……不生气?”

没有得到回答,周北正忐忑不安,忽然脸红结结巴巴道:“哥、哥,你、你手放、放哪里……”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今天?我同学聚会啊。”周北有些不安,难道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而他却忘记了?可、可是哥的手怎么会在他身上乱摸?这真的是他的哥哥?

“那是昨天。”周东剥下周北全身的衣服,暗暗赞叹北北的皮肤真不错啊。

“那今天是什、什么日子?”周北不知所措,任凭那只色爪滑过胸膛。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难道说今天是他要失身的日子?

周东看着他羞红的脸笑道:“是北北的十八岁生日啊。”边说边拧开淋浴快速地帮周北和自己淋湿并抹上沐浴乳。

周北忽然有了勇气,按住他给自己清洗的手说道:“哥,有礼物吗?”周东笑笑,手借着沐浴露的泡沫滑了出来继续清洗。“当然有。”

莫不是奖励鸳鸯浴一次?周北瞄着周东那j□j的修长身体晕乎乎地想。

周东快速地把两人身上的泡沫冲干净,拿起一边的浴巾裹住周北,一把将他打横抱起走出浴室扔到床上,人顺势压在他身上附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连生日带成人礼一块儿送。”说完,起身关掉了所有的灯,房间瞬间陷入了黑暗。

因为看不见的缘故,其他感官都更加敏感。两人钻在被窝里,只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肌肤相贴的感觉十分舒服,周北又朝周东怀里凑了凑,“哥……”话没说完便被堵住了,唇齿间尽是朝思暮想的气息。

“嘘,别说话,专心。”

“唔……”

……

正难以自持时,周东忽然从床头翻出了什么东西。

周北迷乱中抬眼一看,“恩……哥,那是什么?”

“……”

“你、你怎么会、会有这个?”

“……”周东怎么会告诉他这叫早有预谋。

“我知道了!你这是早有预谋!”周北的声音忽然高了几分,接下来,便再也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哥、唔……你慢、慢点……”

……

一切都平静下来后,周北窝在周东怀里磨蹭道:“哥。”

“恩?”

“这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这不是生日礼物。”周东摩挲着他光滑的背淡定地说道。

“哈?那这是什么?”

“成人礼礼物。”周北一听红了脸。他问道:“那,生日礼物呢?”

“北北,”

“恩?”

“我爱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我也是!”周北激动地蹭上去。

“北北,”

“怎么了,哥?”

“这才是你的生日礼物。”说完不等周北反应便翻身压上堵住了他的嘴,堵住了他所有要说的话。

嘘,不用开口,你想说的我都懂。

(完结)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