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ố Nhân – An Tự Nhai

故人 by 安字街

(花心风流渣攻 X 温润书生受BE)

文案

泼墨香仍在, 似是故人来.

这是一个老套的始乱终弃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 主角: 孟书, 白少风 ┃ 配角: 小翠, 大牛, 小离 ┃ 其它: 虐文, 不狗血

☆, 第一章

白马书院内, 一位夫子正在诵书.

“人之初.”

“人之初 ——” 底下的小童们也一本正经摇头晃脑的读起来.

“性本善.”

“性本善 ——”

“性相近…” 犀利的目光扫过学堂最后一排, 角落里一个小童枕着书本睡的正香.

放下书本, 在众人的诵书声中走过去, 夫子垂下头, 在小童耳边唤道”习相远.”

小童不耐的摸了摸左边的耳朵, 转了转脑袋依旧睡的香甜.

一把抄起课本拍在他的小脑袋瓜上, 瞬间传来小童吃痛的声音”哪个混蛋拍我! 我正吃鸡呢!”

抬起头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 习相远心道一声不好, 连忙站起来朝眼前的人飞快鞠了好几躬, 嘴里嗫喏道”夫子…”

“恩.” 夫子点点头, 拍拍他的肩”坐下吧. 不许打瞌睡.”

习相远连连点头, 摸了摸脑袋坐回原位, 却是再也不敢偷懒了.

难捱的诵了一天的书, 放课钟声终于敲起, 习相远兴奋的拿起书袋准备溜之大吉, 耳边却传来一阵魔音”习相远, 你留一下.”

习相远无奈的转过头”夫子有什么事吗?”

“恩, ” 夫子点点头, 然后将书本摊开放在习相远面前”把今天学的东西背给我听.”

习相远心道果然, 心里苦极, 表面却不敢显露, 只得翻个白眼拿起书本开始背诵.

这一背就背了一个多时辰, 等到日暮西山方才背完. 习相远的父母已经焦急的寻来了, 小孩子高兴的飞奔到父母怀里, 夫子也含笑走过去, 朝着眼前粗布麻衣的二人解释道”今日放相远在我这儿背书, 故而晚了些, 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 没事, ” 妇人连连摆手, 呵呵一笑”孟先生教书, 我还有恁的不放心? 恰好今日农活刚好忙完了, 便来接一接这个小伶俐鬼, 先生只管放心管教, 打他一顿最好!”

妇人说完, 嗔怪的敲了敲儿子的头, 引来他的严辞抗议”不要敲我的头!”

“我说过不要敲我的头! 我最讨厌别人敲我的头!” 今天还被敲了两次!

小孩子愤懑的不停的摸自己的脑袋, 憨态可掬, 三人都被这场景逗笑. 笑完了夫妇两起身向夫子告辞”孟先生,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家里还没生火呢.”

“告辞.” 孟书点头, 拱手与两位拜别.

“夫子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走到半道, 习相远突然回头朝着正目送他们的人大喊道.

“不了.” 孟书笑着摇摇头.

习相远甩开父母的手, 飞快的跑道夫子面前, 仰起小脸有些奇怪的问”夫子也在等人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习相远似乎看到夫子脸上的微笑顿了一下, 静默大约了一秒钟, 眼前的人含笑摇摇头.

“不, 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 第二章

“小远, 马上要年关了, 娘明天带你去集市上玩好不好?”

“哦.”

“你这孩子怎么了?” 妇人奇怪的捏了捏儿子的脸蛋”平日里给你买个风筝都高兴地要跳起来, 今天怎么 蔫 了吧唧的.”

“没什么.” 习相远拍开母亲的手, 脑海中依旧回想着刚才先生的表情, 他从没在先生脸上见过那样的表情, 前一秒钟满是落寞, 后一秒钟又变得云淡风轻.

“原来先生也有不笑的时候.” 简单的总结, 习相远很快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 接着兴奋的和母亲对明天要买的东西讨价还价起来.

目送完习相远家的离开, 孟书又回到学堂, 拿起作业批阅起来.

所有人的作业都工工整整, 只有习相远的作业字迹潦草, 孟书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小孩子聪明伶俐, 可惜心思没用在书上.

批阅完已经头昏脑胀, 他抬起手揉了揉额头, 却看到一双含笑的眼眸.

“呆子, 还在看书, 我来接你了.”

他愣住, 心下一颤, 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淡淡的回道”哦.”

接着他飞快的将作业放好, 拿起书走到门口, 有点慌乱的抬起头, 接着呆愣在原地.

月光如碎银般洒在院子里, 门口一路既往的空空荡荡.

没有人.

他就这样呆立了一会儿, 突然复又开口”哦.”

说完似乎觉得好笑, 摇摇头无奈的笑了一下, 甩了甩头, 继续朝前走.

此时天色已晚, 夜风微凉, 吹在人身上有点微冷. 他裹了裹衣服, 施施然朝着山路走去.

下了山, 走到市集上, 才发现那里张灯结彩, 每户人家都挂起了大红的灯笼, 夜市也热闹非凡,

卖烟花卖爆竹的随处可见. 小童们围着街市嬉笑打闹, 好不热闹.

“这位公子, 过年了买点字画吧? 挂在家里多好看.”

过年? 孟书恍惚中只听到这两个字, 口中不自觉的跟着低喃, 过年, 原来已经过年了.

他买了点字画, 又在夜市里买了点纸笔, 拿着慢慢往家走.

一进门小翠就迎了上来, 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披风裹在孟书的身上, 嘴里不停地念叨”穿这么点衣服, 身体还要不要了?”

“我没事.” 孟书双手握住披风, 摇摇头, 刚想继续说, 喉咙却一阵火热, 有什么东西似乎要喷涌而出, 他赶紧捂住嘴, 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咳成这样还说没事!” 小翠嗔怪的看他一眼, 接着利落的扶着他在书案旁坐下. 用手轻轻的顺着他的背, 直到咳嗽声慢慢停止, 她才收回手”我去给你烧水洗澡, 你洗完好好的躺一会.”

孟书点点头, 小翠便拿着木盆出了门.

将刚买的字画拿出来, 挂在墙上. 孟书拿起床头的书, 接着昨夜的看下去.

“你真是个书呆子, 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呆子.”

耳边传来又传来那人含笑般的声音, 似真似幻, 他想抓住, 却听不真切.

他放下书, 呆坐了一会儿, 接着将被子翻开, 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把扇子.

他打开扇子, 里面是一首诗, 字迹狂草, 和本人一样不羁的风格, 最后一行是那人的署名.

赠书呆

白少风留

他抬起手, 轻柔的抚过那人的名字, 目光温柔, 就好像他摸的不是扇子, 而是他深爱的人.

“又在看你的宝贝扇子啦?”

小翠的声音传来, 他才回过神来, 转头朝她笑笑, 接着收起扇子, 小心的放进盒子里.”

“小气! 谁要看你那破扇子.” 放下手中的热水, 小翠双手叉腰, 气鼓鼓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位贵人送你的, 这么宝贝.”

孟书含笑看着她, 却依旧不发一辞, 小翠翻了个白眼, 鄙视道”好啦! 不告诉我算了, 热水放在这儿, 你赶紧洗了睡一觉, 我回房了.”

“等会, ” 孟书叫住她, 然后从书桌上拿出一 摞 纸”这是我这几天写的诗, 你拿到集市上去, 看能不能卖点钱.”

“公子. . .” 看着眼前日渐消瘦的人, 小翠突然哽的说不出话来, 她含着泪开口, 却依旧骂骂咧咧

“都怪那个该死的白少风! 如果不是他故意冷落, 白管家又怎么会连月俸都不给我们! 我们也不至于落魄至此!”

“小翠, ” 孟书摇头, 示意她别再说”我既是男儿身, 就应当自食其力, 怎可靠另一个男子来扶持? 传出去岂不笑话?”

“可是公子为了他连功名都放弃 ——”

“小翠!”

看到公子微怒的目光, 小翠才惊觉自己失言, 她慌忙住口”公子, 我不说了, 你别生我气…”

她难过的垂下头, 有点恼怒自己为什么那么冲动, 几秒钟后一双手安抚似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接着公子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 他似乎叹了一口气”我没生气, 夜寒风重, 赶紧回房睡吧.”

“是.” 她飞快的抹掉脸上的眼泪, 点点头”公子你快洗吧, 谁都凉了.”

“好.”

拿着诗出了门口, 小翠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她十三岁的时候就跟了公子. 是当年白少风精挑细选, 从几百个丫鬟里头挑出来的. 那个时候自己还喊他白少爷, 她跟着公子这么多年, 看着白少风带公子去游湖, 带公子去赏花灯, 公子总说要看书不去, 他便连哄带骗的将公子骗去, 看着他们一起坐在船上吟诗作对, 把酒言欢, 即使都是男子有些别扭, 但是小翠还是不得不承认那真是一对璧人.

后来呢? 白少风的生意越做越大, 他渐渐不再来找公子, 他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座大宅,

他跟别人游湖赏花把酒言欢. 他再也没有来过这座老宅, 再也没有来看过公子.

最后一次, 是他派下人来要接公子去新宅, 公子拒绝了.

虽然公子不说, 但是小翠知道, 公子一直在这里等着他.

他在等他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 第三章

次日醒来的时候, 居然已是晌午, 孟书起身, 却看到一双桃花眼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原来我还在做梦…” 他这么说着, 想要伸出手去触摸眼前的人, 却在半空中停住了.

“什么做梦?”

眼睛的主人好笑的看着他的动作, 一把拉起他停住的手, 用力将他朝怀里一带, 他便稳稳当当的落在一个宽阔的胸膛上.

“手指怎么这么凉?”

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气息, 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人现在皱眉头的样子, 含情脉脉的目光.

原来. . . 不是梦.

“怎么是你?” 他问.

“怎么不能是我?” 那人答, 依旧是耍无赖的语气.

“小翠呢?”

“不知道, 我进来就没看见她人影.”

“哦, ” 他点头”你来… 干什么?”

白少风捧起他的脸, 轻轻的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 目光含笑”还不是因为你.”

他的心猛的一颤, 却依旧假装镇定, 静默了一会儿, 假装若无其事的开口”因为… 我?”

“是啊, ” 他笑, 放开他起身, 温度被抽离, 孟书瞬间觉得浑身冰凉.

“小离前几天跟我闹, 非说要见见你, 今天又不见人影, “他说着, 目光宠溺的看着前方, 越过孟书, 越过那面墙.

“所以我来看看, 他在不在你这儿. 顺便来看看你.”

“… 哦.”

那人再没接话, 气氛瞬间变得诡异, 沉默在空气中仿佛结成了冰, 孟书觉得更冷了, 他干脆将杯子掀开, 自顾自穿起衣物, 完全无视旁边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的人.

待他洗漱完毕, 回到房中时, 发现那人竟然还在.

他想了想, 还是走过去, 朝他说道”他不在我这儿.”

“我知道.”

“那你…” 他想问那人怎么还不走, 可是转念一想这儿也是他的地方, 客人哪有赶主人走的立场? 这么想着, 他便不再做声, 自顾自走到书案前, 拿起一旁的论语开始读起来.

“你还是这么喜欢看书.”

那人不知何时走到他的身边, 含笑的话就在他的耳边, 嘴唇几乎要碰到他的耳垂, 这样的动作几乎可以称得上诱惑, 被诱惑的那个人却依旧正襟危坐, 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你真是变了.” 那人瞬间抽离他身边, 声音依旧清朗悦耳”要是放在以前, 你早就瘫软在我怀里了, 哪还有什么心思看书?”

“那是以前.”

虽是回答他, 目光却片刻不离书本, 白少风也不以为意, 他大笑”没错!”

“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 做人要走正道, 不能碰那些三教九流. 我要从商, 你嘲笑我不知进取, 现如今, 我已家财万贯, 而你呢? 还不是呆在这穷乡僻壤当一个教书先生?”

白少风说完, 等着眼前的人发火, 可是那人只是用力的握了握笔杆, 复又松开.

“哦.”

依旧是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 白少风却再无兴趣, 他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忽然停住, 转头看向依旧垂头看书的人, 目光冰冷.

“孟书, 你还是那样无趣.”

他说完便大步离开, 再也没有回头.

孟书亦没有抬头, 他拿着书本, 却不知里面眼为何物.

耳边又响起了那人的声音, 他知道, 那是幻觉.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 这位兄台, 你我皆爱书, 不如做个朋友?”

. . .

“孟兄, 我又来找你对诗了.”

. . .

“书呆, 我今日看了西厢记, 感慨万分, 来与你说说.”

“感慨什么?”

他狡黠一笑”感慨我们何时才能像书生和崔莺莺一样, 打破世俗, 成为神仙眷侣啊.”

他又羞又怒, 抬起手却说不出厉害的话, 只是咬牙”你… 无耻!”

他一把握住他的手, 将他带进怀里, 笑意盈盈”我就是喜欢对你无耻.”

. . .

“你走吧! 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小翠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孟书起身走到窗前, 看见一个男人正拉着她, 口里不停的解释的什么, 小翠充耳不闻, 一把甩开他走进院子里.

那男人痴痴的看着小翠的背影, 又喊了他几句, 最后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孟书此时才看清那人的摸样, 是隔壁的大牛.

耳边传来清脆的铃铛声, 孟书赶紧坐回书案前, 小翠从门外走了进来, 却不似往常一样骂骂咧咧, 眉头皱的老高, 满脸的不高兴.

“谁又惹我们家小翠了?”

小翠抬起头, 看见孟书正好笑的看着自己. 她瞪了孟书一眼, 接着连珠带炮的说起来”还不是隔壁的大牛! 他居然说…”

说到一半, 她突然顿住, 看了孟书一眼, 声音却渐渐小了下来”他说今天要带我去看花灯会. . .”

说完已经满脸通红, 孟书忍不住大笑起来”叫你去, 你去便是了, 怎么还赶别人走呢?”

“这怎么能行? 今天晚上就是除夕, 我怎么能留下公子一个人, 独自跑出去逍遥快活? 小翠没那么没良心.”

“瞧你说的, 就好像去了就不回来一样. 花灯会最多也就一个多时辰, 回来咱们还是可以一起跨年. 人家邀请你, 你不去多失礼, 快去吧.”

“那. . . 公子, 我去了?”

孟书笑着点头”快去吧, 别让人家久等.”

小翠脸上一红, 挣扎了几下, 最后欣喜的点点头”谢谢公子!”

说完便飞也似的要走, 孟书连忙叫住她”慢着, 帮我买点宣纸回来吧?”

小翠脚步一顿, 转过头问”家里宣纸不是还有么? 我记得前几天才买了.”

“多买些, 有备无患.”

“公子. . .” 她停顿了一会儿, 努力将肚子里的话压回去, 却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你难道还在等着白少风来找你对诗? 你别傻了? 大牛今天告诉我, 他领着全府的人看花灯会去了! 他根本就记都不记得你! 更不会记得你那些无聊的诗词!”

她说完, 惊觉失言, 连忙解释道”对不起, 公子, 我并不是说你的诗词不好. . . 我只是. . . 只是. . . 总之都是白少风的错!”

“原来我是个这么无聊的人?”

小翠惊惶的抬起眼, 却发现公子正戏谑的看着她, 看来公子并没有把她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她暗自松了一口气, 接着佯怒道”公子, 都这个时候了! 你还戏弄我!”

“好啦, 你快去吧. 不然人家就等及了.”

小翠点点头, 接着便飞快的跑了出去.

孟书看着她慌慌张张的背影, 忍不住笑了一下, 却又立刻停住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对空气说道

“你们早该告诉我.”

接着他走到床边, 将枕头下的扇子拿起来, 平铺在书案上.

这一次, 他念了出来.

“我本风流性, 奈何遇佳人. 愿君与交好, 万世不负卿!”

“孟兄, 我今日作了一首诗, 你看看如何?”

“白兄这首诗, 可是要赠给哪位佳人?”

“你.”

“你方才说什么?”

“你, 我说我要赠与你.”

“难道我会意错了, 这首诗不是传情之诗?”

“不, 这首诗就是情诗.”

“可. . . 你我皆是男人. . .”

“是男人又如何, 我就是喜欢你.”

“你. . . 简直荒唐!” 他气极”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大逆不道之人! 你走吧! 我再也不像看见你!”

. . .

后来呢? 后来怎么样了? 白少风果然不再来了, 他却中邪了般, 整天在门口守着他的影子, 平日里他的一言一语此刻都如同潮水般弥漫在他的四周, 他沉溺其中, 寸步难行.

当白少风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 他只是静静的望着他, 他却已经不能自拔.

他终于明白, 自己早已陷入一片泥沼, 他无力自救,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他无处可逃.

后来他要进京赶考, 白少风气了三天, 他质问他”功名比我还重要? 你已经是秀才了, 难道你还想入朝为官? 从此你我分隔两地, 一年都见不到对方一面?”

他引诱他”书呆, 等我以后赚够了钱, 就去找个深山老林里隐居, 你读书我研墨, 做一对神仙眷侣, 可好?”

最后他留了下来.

然后, 再无然后.

鞭炮声将他从思绪中拉回来. 他拿起扇子走到窗边, 外面已是火树银花, 扎紫嫣红, 甚是好看.

“我本风流性, 奈何遇佳人, 愿与君交好, 万世不负卿.”

“万世不负卿. . .”

他重复着最后一句, 忽而又笑起来”好歹说对了一句.”

他说完, 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了很久终于平复, 再看怀中的扇子, 已经布满血丝.

“连你也要走?” 他看着扇子, 自言自语道. 接着他收起扇子, 将它放在窗台上.

然后他转身, 再未看它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

☆, 第四章

花灯会.

花团锦簇, 才子佳人.

白少风率着一众仆人走在花市上, 小离在前面像只花蝴蝶般转来转去, 白少风看他一会儿好奇的看看这儿, 一会儿摸摸那儿, 忍不住宠溺的笑起来.

他嘱咐他: “小离, 慢点儿跑! 别摔着了!”

“少风, 快过来看! 这儿有棵许愿树!”

他循声望去, 不远处一颗大树上, 挂满了红色许愿符.

他笑着走过去, 待他走到树前, 小离已经不见人影.

旁边的湖里一对对佳人正在游船, 微风吹过, 许愿树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这位公子, 这位公子?”

他转头, 看到一位老翁正弯腰驼背的看着他, 他有点奇怪的问道”这位老人家, 有什么事吗?”

“公子不记得我啦? 三年前花灯会上我们见过! 对了, 上次跟你在一起的那位公子呢? 他没来吗?”

“三年. . . 前?”

“对啊! 三年前公子将一个许愿符交给我, 说让我埋在树下, 说是过几年再来还愿, 我当时还觉得惊奇, 许愿符怎么不挂在树上, 偏生要埋在地里? . . .”

. . .

“你写的什么?”

“没什么.”

“给我看看.”

白少风作势要抢, 孟书护住”. . . 别看.”

白少风瞪他一眼, 假装怒道”不看就不看.”

. . .

“许愿符挂好了么?”

“. . . 恩.”

“我们走吧.”

. . .

白少风骗了他, 他并没有将许愿符挂在树上, 而是拿了些银两给一个老人家, 吩咐他埋在树下.

他当时想, 过几天他就把那个许愿符挖出来, 看看孟书到底许的什么愿.

可是当天晚上回去, 孟书便染了风寒, 生了一场大病, 白少风寸步不离的照顾他, 根本没时间去管那个许愿符.

再后来, 他南下经商, 风雨打拼, 渐渐的把那个许愿符给忘了.

. . .

“公子, 不知道你和那位公子的愿望达成了没有? 要不要我帮忙把许愿符给挖出来?”

老翁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 他听着那清脆的铃铛声, 突然不敢再看那棵树一眼.

“不, 不了.”

他摇头, 转身飞快的走了.

老人看着年轻人仓惶远去的背影, 有些莫名”怎么跟逃命似的.”

“爹! 你跑到哪儿去了! 害我四处寻你!”

一位妙龄少女跑了过来, 老翁转身看她, 眉目间尽是慈色”看到一位认识的人, 所以跟他聊了一会儿.”

“爹, 我们去河里放花灯吧!”

“好.”

湖里, 满目的花灯如繁星一样点缀在湖面上, 艳丽璀璨.

作者有话要说:

☆, 第 5 章

“少风! 少风!”

小离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白少风突然惊醒般抬起眼, 朝眼前的人安抚的笑”怎么了?”

“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看着眼前人愠怒的神色, 白少风无奈的笑: “抱歉, 我刚才走神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 昨天放完花灯回来就心不在焉的. 今日我与你说了好几句话, 你都没听见. . .”

“没什么, ” 他摇头, 笑着转移话题”你方才与我说什么?”

“我在问你这幅画, 画的是什么?”

白少风抬起眼, 看向不远处的墙壁上, 那是一副送别图.

“这是写一位故人要走, 那人折柳送别.”

“那怎么只看见送人的人, 那位要走的人呢? 怎么不在这画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白少风突然静默了下来, 正当小离准备再发问的时候, 他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他走了.”

如此敷衍的回答, 让小离感到有些不舒服, 他突然觉得白少风似乎有很多事都瞒着他, 他转过头, 继续发问”他走了? 走去哪了?”

“小离, 我累了.” 白少风的声音似乎有些冷, 小离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心底挣扎了几下, 最终还是没有盘根问底”那好吧, 我先回房了, 你也好好休息.”

“恩.”

关门声传来, 白少风充耳不闻. 他走到那幅画的跟前, 抬起手将那幅画拿了下来.

那画上, 一位书生站在柳树下, 抬手去够那树上的柳枝.

这是孟书送给他的.

那年他要南下经商, 孟书并没有任何反应, 只是在临行前, 他送给他这幅画.

他高兴极了, 抱着他转了三圈, 他朝他发誓”孟书, 待我扬名立万, 我一定八抬大轿迎你进门!”

白少风猛的回过神来,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以为他早就忘了.

“少爷! 少爷!”

门口传来白管家的声音, 他收起画, 将它放在匣子里, 转头问道”何事?”

“少爷, 您吩咐每府都要送新棉絮防寒, 老宅要送吗?”

白少风想了一会儿, 点点头”送吧.”

“是.”

白管家准备退下, 白少风又叫住他”慢着, 你放这儿吧, 我亲自去.”

白管家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不敢多言, 退下了.

拿着棉絮带着下人来到老宅, 门口没有和往常一样贴对联, 他站在门口踟蹰了一会儿, 才走进去.

他居然有些害怕.

走进院中, 竟是一派萧条景象, 屋门大开, 他走了进去, 里面空无一人.

他喊了几句都无人回答, 暗自奇怪, 难道是出门去了?

耳边突然传来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他循声望去, 发现居然是小翠, 她蹲在桌子底下, 埋着头.

“小翠? 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你们家公子呢?”

听到声音, 小翠惊喜的抬起头, 在看到白少风以后脸上的表情瞬间黯淡下来, 接着失神般说道

“公子. . . 他走了. . .”

“你说什么?” 白少风的心里突然闪过一阵惊惶, 他努力将这股异样的情绪压下来”你再说一遍?”

小翠却突然大哭起来”都怪我不好! 丢下公子一个人去看花灯会! 公子一定是生我的气了! 他气我! 他不要小翠了! . . .”

白少风一把将她从桌子底下拉出来,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自己手上已经爆出青筋, 小翠被握的吃痛出声, 他恍若未闻”你给我好好说! 到底怎么回事!”

小翠依旧哭个不停”昨天晚上, 我去看花灯会, 回来的晚了些, 房里没灯, 我以为公子已经睡下了, 便回房睡觉. 谁知早上起来的时候, 去公子房间, 发现他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 一摸一点热气都没有. 我立马慌了, 四处找公子, 却发现他留在桌上的纸条. . .”

“他说了什么?” 白少风捏着她的手臂, 眼里已满是火星, 他用力摇晃她”你说啊! 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要出门游历, 叫我勿念. . . 呜哇! ! ! 他生气了! 他一定是生我气才走的! 都是小翠的错! 都是小翠的错!”

“他还说了什么? 他有没有说别的?”

“没. . . 没有了. . .”

小翠依旧呜呜的哭着, 白少风颓然放开她, 心里的不安愈演愈烈, 却依旧强自镇定, 他坐下来, 自我安慰”没关系的, 出门游历而已, 又不是不回来了. . .”

“公子他不会回来了. . .”

“你胡说!” 白少风突然狂暴起来, 他伸出手掐住小翠的脖子, 怒道”他不回这儿, 能去哪儿? ! 你再敢胡说八道, 我掐死你!”

“你掐死我吧. . . 公子他不会回来了, 他得了肺痨. . .”

“你说什么? !”

“我说什么? !” 小翠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 她一把推开白少风, 眼神里满是怨恨”公子得这个病, 还不都是你害的! 你日日与别人游园赏花, 可曾想过公子? ! 他日日在这里苦守等你回来! 你却未来看过他一眼! 他得了什么病, 你当然不知道了. . .”

“不可能的. . . 不可能的. . .” 他瘫倒在椅子上, 往日的缱绻此刻突然都浮现在他眼前, 他看见孟书坐在书案前写诗, 时不时抬头朝他笑笑; 他看见他们一起在明月下对诗, 他戏弄他, 他羞愤不已; 他看见他们一起在许愿树下, 他虔诚的写下他的愿望, 他看见. . .

那些他以为他忘了的, 此刻却全部倾巢而出, 将他一层层缠绕起来. 他被往事越勒越紧, 几乎透不过气. . .

“不可能? 这是公子最后留下的东西, 你自己看!”

小翠说着, 甩出一样东西扔在地上, 他走过去, 几乎是在看到那件东西的那一刻, 他的手就立即颤抖起来.

那是一把带血的扇子.

他将它打开, 上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字体, 他颤抖着将它念了出来.

“我本风流性, 奈何遇佳人, 愿与君交好, 万世不负卿. . .”

他念着, 突然狂笑起来.

小翠惊恐的望着眼前笑的流泪不止的人”你笑什么? !”

“哈哈哈! 我笑什么? 我笑你们家公子! 书呆这个名号真是没有取错! 他果真是个呆子!”

他狂笑着, 拿着扇子走出门.

“呆子! 哈哈哈! 不折不扣的呆子! . . .”

小翠看着眼前的人疯疯癫癫的走出院门, 走了不远, 他忽然念起诗来.

“我本风流性, 奈何遇佳人, 愿与君交好, 万世不负卿. . .”

最后, 他不断重复着最后一句.

“万事不负卿, 万事不负卿! . . . 哈哈哈!”

他大笑着, 渐行渐远.

作者有话要说:

☆, 尾声

白马书院内, 一位夫子正在诵书.

习相远无聊的支起书本, 将视线挡起来, 然后抬起手, 一把揪起前面女同学乌黑的秀发.

“啊!” 女同学吃痛出声”习相远! 你干什么!”

夫子凌厉的视线扫过来, 习相远翻了个白眼, 下一秒便听到夫子生气的声音”习相远, 待会放课你留一下.”

放了课, 夫子教训了他半天才放他走, 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 走出教室, 回头看见夫子还站在讲台前.

他忍不住问道”夫子, 你在等人吗?”

说完以后他呆住了, 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

“对啊.” 夫子抬头冲他一笑.

“那他怎么还不来呢?”

“他啊, ” 夫子说着, 满是宠溺的笑起来”他等了我太久, 见我还不来找他, 于是便生气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等他不气了, 他自会回来的.”

习相远很想问夫子, 万一他不回来怎么办呢? 可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只是点点头”那夫子, 我先走了.”

“恩.”

那人点点头, 转身走到讲台旁.

上面放着一支笔和一张宣纸, 他走过去, 开始研墨.

“待我赚够了钱, 就去找个深山老林里隐居, 你读书我研墨, 做一对神仙眷侣, 可好?”

微风吹过, 传来一阵隐约的墨香.

似是故人来.

作者有话要说:

☆, 别篇

惊梦

白少风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他回到了三年前的花灯会上, 他和孟书并肩站在许愿树前, 孟书在写许愿符.

他凑过去, 一把搂住他”你写的什么?”

孟书惊惶的收起许愿符, 他摆手”没有什么.”

给我看看.” 他作势要枪, 孟书赶紧护住, 他垂下眼眸, 神色羞赧”别看.”

“不看就不看.” 他佯装生气, 一把将他手中的许愿符拿走, 看到对方紧张的神色时哈哈大笑

“我帮你挂到树上! 放心! 我保证不看!”

他转身, 紧张的将它揣进怀里, 走到树后, 做贼似的看了看四周, 然后将许愿符埋了进去.

当天晚上, 他连夜出城, 赶到许愿树下. 他下马, 找到埋许愿符的地方, 徒手挖了起来.

泥土像石一样坚硬, 他挖的满手都是污泥血丝, 却依旧没有停.

挖了很久, 终于看见一个盒子, 他欣喜的把盒子拿起来, 将它打开, 将里面的许愿符拿出来. 然后他颤抖着双手将他打开 ——

他醒了.

“我愿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Cố Nhân – An Tự Nhai

  1. Pingback: [Mục lục] Cố Nhân | Hoại Băng

  2. Pingback: [Mục lục] CỐ NHÂN | Haru OneDa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