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 vợ, nhớ mãi ánh mắt từ ái ấy của người

Tên gốc: Nhạc phụ, hoài niệm nâm na từ ái đích mục quang

岳父 , 怀念您那慈爱的目光

(恋老, 岳父女婿 SE)

岳父离开我, 已经 11 年了, 可他的样子, 还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出现在我的梦里.

第一次见到岳父, 是我大三的时候, 在一个 SUN 计算机实验室, 80 年代末, 计算机发展还不普及, 一个实验室, 也就是两台 SUN3 主机, 挂了 60 多台终端, 所以, 上机的人多的时候就经常宕机. 每次我们上机的时候, 都能看到一个中年人, 当时感觉也就 40 左右的样子, 后来知道已经 50 岁了, 每次西装领带的, 人也长得很帅气, 在学校的环境里, 看起来很另类. 每次宕机的时候, 总能听他喊着指挥大家, 一起录出, 然后重启主机. 那时候, 对他的印象, 也就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老师, 生活作派有点西化.

本科时上机的时间不多, 每周最多也就一次, 所以见到他的时间也很少, 上了大四, 基本不上机了, 每天复习考验, 他在我的印象里, 慢慢就淡了, 甚至记不起模样了. 后来见到他, 竟然是我去他家相亲的时候.

我在大学里的感情经历, 一点都不浪漫, 大一的时候, 和同班同学谈了一次恋爱, 无疾而终. 后来就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了. 后来考上研究生, 每次回家, 父母都要唠叨, 让我赶紧找女朋友, 年纪也不小了, 应该解决婚姻问题了. 每次从家里回来, 心情都不好, 只能和自己要好的哥们说一下, 排解排解. 我那个要好的哥们, 正好是我岳父的研究生, 就热情地和我说, 要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 在一个周末的晚上, 带着我去相亲了.

进了岳父的家门, 就看到岳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心里特别尴尬, 本来就很内向的我, 红着脸, 什么话都不敢说. 我不时地偷着看他, 几年不见, 他老了很多, 有了白发, 身体也发福了, 可在我的眼里, 竟然比以前慈祥可爱了. 坐了一个多小时, 基本上都是他们提问我回答, 另我没想到的是, 本以为很失败的相亲, 竟然获得他们很好的印象, 到现在我都很奇怪, 看来装老实也有好处的.

恋爱的那段时间, 去他家的次数多了起来, 基本每周都要去几次. 后来, 岳父就经常打电话给我, 让我过去帮他整理论文修改程序, 我和他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我的岳母不是一个善于打理家务的人, 我过去的时候, 经常看到家里很乱, 每次看到岳父在打扫整理, 岳父也做得一手好菜, 那时候在学校食堂吃不到什么好的, 每次都是到他那里解馋. 有一次, 岳父给我电话, 让我过去, 我进了家门, 正遇到老两口吵架, 看我来了, 就停住了, 岳父拉着我出门, 骑车带我让我陪他去研究室解决一个问题. 路上岳父和我说, 她经常和岳母吵架, 每天他要打理家务, 还要做饭, 学校里又有很多事情, 心情总是不舒畅. 岳父这样的话只说过那一次, 给我的印象很深, 事业成功的他, 生活上竟然如此不如意, 是我想不到的.

我和岳父虽然在一个学院, 但专业不同, 在岳父负责的课题上, 还是能经常帮助做点事情. 后来在岳父的坚持下, 只好考了他的博士生, 我的本意是打算去深圳华为工作的, 工作协议都签好了, 后来只好毁约了. 读博的头一年, 基本上都是在一个项目的现场工作, 每天住在现场附近的一个宾馆里, 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 晚上一个人的时候, 特别孤独, 只能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岳父也是每 2 周来一次, 看看进度. 记得有一次, 在一个特别寒冷的冬日, 我有点感冒, 头很沉. 岳父看到我的时候, 我刚打针回来. 岳父让我躺在床上, 不要出去工作了. 整个一天, 他除了看进度以外, 都是在宾馆里照顾我. 我的房间里有两张床, 以前每次来, 晚上都是和我住一个房间, 这次看我病了, 晚上搂着, 和我聊着天, 慢慢地我进入了梦乡, 梦里好像回到了童年, 回到了父亲的怀抱, 父亲爱惜地抚摸我的全身, 让我体会到幸福.

那次也是我和岳父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了, 而且也是唯一的一次, 我知道岳父在抚摸着我, 但病中的我, 只感到幸福,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项目不久就做完了, 我也回到了学校. 那段时间, 感觉我的身体素质很差, 经常感冒, 每次都是扁桃体发炎, 高烧不退. 最严重的一次烧得我看东西都模糊了, 11 月份的天气, 已经是零下 20 几度了, 岳父拿出他最厚的大衣, 把我包裹起来, 搂着我去医院. 回到岳父家, 就躺下睡着了, 后来迷迷糊糊地被争吵声惊醒, 又听到岳父和岳母在争吵, 由于当时我还没有结婚, 岳母坚决不同意我住在家里, 可岳父说, 都病得这样重了, 怎么还想这些事情, 把病养好再说, 学生宿舍的条件那么差, 回去住会更厉害. 后来岳父进来, 用他的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 感受我的体温. 担心岳父知道我听到他们的争吵, 我也只好装睡, 岳父离开后,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由于岳父的坚持, 我晚上留了下来, 那顿香喷喷的面条晚饭我现在都能回味到, 而且永远留在了记忆里.

岳母是必须要和岳父住一间的, 这好像成了习惯, 岳父好像也不敢去改变这个习惯, 我也只能和未婚妻住一个房间. 睡前, 岳父不停地告诉我的未婚妻, 什么时间吃药, 吃多少, 多长时间量一次体温. 这些事情以前都是我妈才能做到的, 我的岳父就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我.

虽然还没结婚, 我内心里已经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了.

很长的时间里, 我和岳父的关系, 是师生是朋友是父子的关系. 但我却很少和岳母沟通, 内心里对岳母那小市民的性格很不认同. 在我和未婚妻相处 3 年的时间, 岳父选定了国庆节举行我们的婚礼. 那段时间里, 我除了正常的科研工作, 还要忙着婚事. 当时条件很差, 不像现在, 年轻人结婚基本都没有自己的住房, 连租房子都没发租到. 我和岳父跑了很多次, 找了很多关系, 最后在他同学的帮助下,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新房, 那是一间集体宿舍, 只是被我独占了, 虽然条件艰苦, 厨房卧室在一起, 可有了自己的房间, 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能看出来, 岳父也和我一样高兴. 于是我白天抽时间开始装修新房, 刷油漆换玻璃, 购置家具. 一天, 我正忙着换玻璃, 岳父背着一个大纸箱进来了, 累得气喘吁吁的. 还没等我问, 就告诉我, 给我买了一些家电, 背上来的是音响, 其他的还都没到. 还让我千万不可和岳母说, 是他给买的. 看他为了我的婚事跑前跑后, 累成这样, 我的心里很酸, 也很甜. 能有这样疼爱自己的岳父, 我很知足了.

岳父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 婚礼很隆重, 请来了几个院士, 其实也都是岳父的至交. 整个婚礼仪式, 都能看到岳父的笑脸, 还有他拿着相机, 不停地拍照.

婚后有半个月的假期, 岳父坚持让我们出去旅游, 可我只休了一天, 就上班了. 岳父天天忙着搞研究, 我不忍心看他每晚失眠, 总是去想那些很难解决的问题. 我还是尽快上班, 和他一起去努力了. 虽然工作很艰苦, 但心里很快乐, 每天在办公室里, 都能看到岳父, 都能和他讨论问题. 本来想, 就这样一直幸福地生活和工作下去, 可幸福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我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 妻子和岳父都与我在同一个单位, 每天都能和亲人在一起, 这样的生活让我非常满足. 事业上, 我和岳父攻克了很多科研难题, 论文和科研成果越来越多. 可就在我结婚半年以后, 岳父病倒了, 那段时间, 经常看到他上班的时候, 上楼进办公室总是满头虚汗, 我和妻子就催他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的岳母是个医生, 却和我们说, 这是年老体虚的现象, 没有问题的.

最后岳父终于坚持不住了, 进了急救室, 医生告诉我们说, 是肿瘤, 必须马上手术. 那时候, 我还心里存这希望, 希望没有我们预想的那么严重, 只是一个良性的肿瘤, 手术摘除了, 也就康复了. 可现实总让我们的希望一点一点地慢慢地破灭.

记得那是已经进入夏季了, 天气特别炎热, 岳父被疾病折磨的满身虚汗, 病服都湿透了, 那时的医院还都没有安装空调, 最多就是吊扇. 为了让岳父舒服一些, 我坚持每天给岳父洗两次澡. 开始的时候, 我和内弟轮换, 每天一人一次, 可没过几天, 岳父就非让我给他洗, 说内弟的手没有轻重, 让他很不舒服. 虽然我的工作很忙, 岳父那一摊子的工作也都压在我的身上, 可我还是很愿意每天给岳父洗澡, 尽量让他感到舒服一些, 减少他的病痛.

在岳父住院的一年多时间里, 都是我和妻子轮换陪床, 每天给他做点吃的, 尽量不吃医院食堂的饭, 希望能给他增加一些营养. 有时候给岳父洗澡, 触摸着岳父的身体, 让我情不自禁地紧张和激动, 我也只能尽量压制自己, 岳父偶尔也会看到我的紧张, 他总是说, 都是他不好, 很对不起我们, 让我们小两口长时间没法在一起. 病中的岳父还是如此地关怀着我, 我只能对他说: 爸, 只要您养好身体, 比什么都重要, 我的心里也把您当成自己的亲父, 照顾好您也是我们的希望. 其实, 我的内心里, 真的希望亲人仔细的陪护和发达的医疗能有回天之力, 能让岳父的身体康复起来, 哪怕花多大的代价.

手术后, 医生说, 岳父肿瘤已经扩散了, 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 我知道医生的说法大概是准确的, 可我就是不愿意相信, 我多希望岳父能多陪我们一些时间啊. 暑假里, 尽量把课题安排给博士生去做, 我几乎跑遍了北京的大医院, 问遍了肿瘤科的知名专家, 他们看了片子后, 也都是和手术医生差不多的断言, 可我还是不愿意放弃. 那时候, 只要是听到任何关于治疗肿瘤的新闻或者消息, 我都会跑去询问或者买药, 最后搞得我那个新房里, 都堆满了. 那时候, 每个月的治疗费都要一万多元, 这个费用在九十年代可不是小数目, 我带着一帮研究生博士生疯狂揽课题做项目, 一定要把治疗费挣出来. 每个月我按时把两万元钱交给岳母, 让他给岳父治疗, 并交代, 用药一定要用最好的, 如果钱不够就告诉我. 可最后我知道, 岳母并没有按我交代的去做, 并把一部分钱存起来了, 这让我很伤心, 本来我认为, 所有的亲人都和我一样想法, 无论多大代价, 都要去保岳父的生命.

记得我最后陪护岳父的那个夜晚, 岳父的皮肤已经黄染得厉害, 说明肝功能已经严重损伤了, 人也消瘦得差不多就剩骨头了. 我轻轻地抱起他放在浴缸里, 想给他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这次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睡着, 而是拉着我的手, 告诉我他能找到我这个女婿是他一辈子最得意的事情, 告诉我对我岳母的做法别往心里去, 并让我在没有他的日子里, 还能照顾他们, 就算在帮他. . . 我低着头, 尽量不让他看到我的眼泪, 可那天我却如何都控制不住自己, 抱着岳父哭泣. 岳父用无力的身体搂靠着我, 说他要休息了, 说他太累了.

医生进来抢救的时候, 已经是凌晨 4 点多了, 医院里只有我和妻子还有岳母, 我让他们留下来照看, 我打车去找师兄师弟过来帮忙, 只能去他们家里敲门去找了. 在我往回赶的路上, 手机响了, 我知道岳父永远离开了我. . . .

岳父走了十一年了, 可每次我走进研究室, 仿佛还能看到岳父的身影, 还能感受到他慈祥的目光.

END

2 thoughts on “Cha vợ, nhớ mãi ánh mắt từ ái ấy của người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