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yết chi xuân – Yêm Gia

雪之春by俺爷

(现代 强攻弱受 兄弟 短篇)

「小春,你不喜欢我吗?」

少女抬起她小巧的脸蛋,画着眼线的漂亮双眼望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一头染金的短髮,肤色黝黑,耳上穿着深红色的耳环,有张精悍的脸孔,略略上扬的凤眼更显凶悍,但此时却挫败的下望着。

「萌萌,我很喜欢妳……」

「那为什麽你对人家没有反应?」少女嗔道,忿忿地坐起身子,将胸前的一排钮扣扣上。

江春深叹了一口气,紧咬着下唇,死死的望着自己跨间疲软的性器,方才萌萌柔嫩的小嘴还正含着这裡,卖力的舔弄着,无论是任何男人都该有反应的。

──可是他却……

「你到底有没有当人家是你女朋友,我都做到这个程度了,你还提不起性致吗?」

「我当然当妳是我女朋友,只是……」

「只是什麽?人家小南和她男朋友早就不知道做过几次了,我们却一点进展也没有……你也根本就不像其他人一样积极!每次都要我主动!」萌萌站起身,狠踱了一下地板:「你真的有当我是你女朋友、真的有爱我吗?」

江春一时语塞,他抬头望着萌萌的模样像隻颓丧的野狗。

萌萌见江春没说话,火一下子冒了上来。

「我要回去了!」

「萌萌!」江春伸手要拉住少女,却被她一把挥开。

「在这样下去,我看我们乾脆分手好了!」

头也不回的转身踏步离开江春的房间,萌萌大力的将房门关上,江春被一个人丢在房间裡,衣衫不整的蹲踞在床边的样子有些可笑、有些可怜。

再度望向跨间毫无生气的疲软,他忍不住洩气的槌了一下地板。

他并不是不想勃起,他也想对萌萌起生理反应、也想像个正常男人一样进入她!

──只是……

少年沉了一张脸,阴骛地望着地板。

***

「难不成是我没有魅力吗?」萌萌气嘟嘟的坐在玄关一边穿着皮鞋、一边喃喃自语着。

和江春交往快满半年,萌萌一直很喜欢这个虽然像个凶狠的小溷溷却男人味十足的男友,可是却一直很不满江春每次在性方面都逃避的心态。

──难不成是隐疾?

──还是有什麽心理创伤?

──所以其实不是她魅力不够的问题吧?

萌萌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下子又连想到了江春家裡的状况。

萌萌记得,江春的父母在他国中时便去世了,还是学生的江春现在是靠已经有经济能力的哥哥为生,两人相依为命的住在这栋父母遗留下来的大房子裡。

──会不会是家庭关係影响的?

钥匙转开大门的声音打断了萌萌紊乱的思绪,高瘦、衣着整齐端正的得男人走了进来,见到萌萌时略略的扬起了嘴角。

「萌萌,要走了吗?」男人和江春有种完全相反的气质,他有张乾淨、漂亮的脸孔,黑髮整齐俐落。

「雪哥……」萌萌脸有点红,有些担心方才的糗态被看见了。

男人叫江雪,是江春的哥哥。

「这麽久不见,今天不留下来吃晚饭吗?」

「喔,不了,我家裡有点事……」萌萌笑得很勉强。

「是吗?真可惜……」江雪微笑。

以男人的长相来说,那绝对是个令人感到舒服的美丽笑容,但不知怎麽的,萌萌就是觉得那笑容有点假。

──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在留吧。」萌萌回以一个礼貌的笑容。

「欢迎。」江雪依旧是微笑着。

***

「Shit!」

抓起枕头狠狠的砸向一旁,江春将自己的身体往床上摔,他望着那跨间的疲软,顿了顿,随后伸手握住、勐地搓弄起来。

「萌萌……」

想像着少女柔软白嫩的胸部、小巧的乳粒,细緻的腰部和跨间的禁地,江春好几次以为手裡的疲软快要硬挺了,但最后却都只是错觉而已。

手心都生热了那性器却依旧没精没神的。

「干!」

──为什麽硬不起来!

──到底为什麽!

江春喘着气,锐利的凤眸裡泛着水气、有些通红。

──其实他知道为什麽的。

放弃了徒劳无功的自慰,结实修长的身子蜷缩了起来,将脸往棉被中一埋,宽厚的肩膀便随着隐忍的抽泣声而抖动了起来。

蓦地,江春却忽然想起什麽似地抬头往牆上的时钟一望。

──那个人平常是这个时间回家的。

慌乱的从床上跳起身子,江春也顾不得一副泪流满面、连裤子也没穿好的模样,踉跄的走向房门想将门锁上。

房门却在江春伸手碰上时被打开了。

江春手僵硬地搁浅在空中,望着面带微笑进入房间的男人。

***

萌萌才踏出江家没多久,便懊恼的发现自己将包包忘在江春房裡的角落没带出来。萌萌来的时候是江春用机车载的,现在要回家只能搭公车,偏偏钱包又放在书包裡,连手机也没带出来。

在面子问题和包包间踌躇了好一会儿,怎麽想也没其他方法的萌萌只好厚着脸皮又折回江家。

本来想按电铃,却发现大门并没有上锁,只想着最好在不惊扰任何人的状态下拿回书包的萌萌便像个小偷似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内,上了二楼,静悄悄的走到江春房门前。

正想着要以什麽姿态进去拿回包包、又不让江春以为自己气消的萌萌,却从房门的微开的缝隙间发现了竟然连江雪都在江春的房裡。

吐吐舌,萌萌只觉得糟糕,这下子她怎麽好意思在江雪面前也发脾气给他看。

烦恼的当下,萌萌的注意力却忽然被江春惨白的脸色给吸引住了,她从没见过向来剽悍、凶悍的江春露出这种表情。

仔细看,她甚至发现江春正抖得像隻小狗。

「小春,你怎麽还没和那个女人分手?」江雪清冷的声音从房内传出。

好半天,萌萌才会意过来江雪所指的那女人是自己,她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我喜欢她……」江春的声音有点小,但萌萌并没有漏听。

「你说什麽?」江雪的语气尖锐了起来。

萌萌也从未听过向来极有气质、待人时也十分礼貌的江雪竟然会以如此冰冷的口吻说话。

「我说我喜欢她……喜欢萌萌。」

「小春……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麽呀?」

在有限的空隙中,萌萌看见江雪朝江春走去,高瘦的背影随后整个遮盖住了江春。

「面对她,你却连这裡都硬不起来,还敢说喜欢她吗?」

画面像是冻结住了一般,沉默持续了好几秒,良久,又听见江雪那冰冷的嗓音:「小春,你该喜欢的人是雪哥,不是那个女人。」

萌萌双眼瞪大大的望着房内,不敢置信刚才她听见了些什麽。

下一秒,江春的声音在房内炸裂开来。

「这不正常!这不正常!我们可是亲兄弟!这不正常!」江春像跳了针似的重複着。「雪哥,我喜欢的是女人,我想要当个正常人,求你不要逼我!」

「小春,昨天晚上我才插进了你体内一遍又一遍,在你裡面射出了好多精液……啊啊,今早我还在浴室裡帮你清理身体裡的精液呢!」江雪的声音裡伴随了愉悦的笑意:「看来小春的记忆力不太好,这种事都还要我再提醒你……」

萌萌的脸色发白了,她摀住想发出惊呼的嘴。

「早在我第一次侵犯你的时候,你就不能当个正常人了,记起来了吗?小春。」

江雪拥住了颤抖得厉害的江春。

「如果小春你还是记不起来,那麽,雪哥现在就再让你记起来吧。」

萌萌瘫坐在地上,她看着男人将男友……他自己的弟弟压倒在床上。

江春惊吓地推开江雪想逃,却在起身那一刻被江雪从身后拉住,用力的按倒在地上,沉静的空间内发出了巨大的碰撞声。

「小春,乖一点,雪哥不想伤了你。」江雪坐在江春的背上,毫不留情的将他身上的学生制服疵啦疵啦地撕裂着。

萌萌看见江春的神情越显惶恐,整个身子瑟瑟抖动着,衣服被撕裂后那暴露出的麦色的结实身子上布满着青青紫紫的吻痕。

──她现在才了解为什麽每当她想和江春亲热时他总是不喜欢脱衣服。

「雪哥,拜託你……不要……我不想和你做这种事!」江春的手被江雪用自己被撕裂的学生制服给缚住了,他绝望的翻动身子。

「现在才说这些,已经都来不及了,小春……」江雪亲吻着江春的背,姣好的容颜上尽是艳丽的微笑。

下一刻,江雪连同江春的制服裤一併剥下。

「雪哥,我不要!拜託你不要这样对我!」江春嘶吼着,那通红的眸子满溢着恐惧的泪水。

萌萌跟着剧烈颤抖着,她想她应该冲进去阻止一切的,可是她被惊吓得几乎连脚都软了,全身无法动弹,而且……

房内那漂亮的男人正好抬高了双眸,与门外的她对视个正着。

萌萌看见江雪对她微笑、并非先前所感觉到的那种令人觉得虚假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却让人不寒而慄的笑。

江雪伸出食指,抵在了自己姣好的红唇上,对萌萌做出了无声的『嘘』的嘴型,弯弯的眼眸裡也泛着冷冽的笑意。

萌萌看着江雪就这麽在她的注视下,开始抚摸起江春的身子,就如同抚摸情人那般的情色,彷彿是故意做给她看似的……

江春因为江雪的抚摸而开始剧烈的抽泣着,那结实高长的身子被迫窝在江雪怀裡、像个小孩子似地抽抖着。

江雪将江春扳正身子,拉起他,然后漂亮纤细的手掌按着将江春的后脑,强迫江春和自己接吻。

那种剧烈、强烈的纠缠和侵犯的热吻是萌萌和江春从不曾嚐试的,萌萌也是到今天为止,明白为何每次江春的吻总是点到即止。

──过于激烈的吻会让他想起自己被亲生哥哥侵犯过的事实。

「嗯,小春……」分开后,江雪还是意犹未尽的舔着江春的唇,银丝牵连在两人之间,「雪哥真的很爱你喔……」

江春在江雪怀裡哭泣着,萌萌看见他的背影颤抖。

「所以……快跟那女人分手吧,以后也别再交女朋友了,你只要有雪哥就好了。」江雪这话是说给江春听的,但萌萌明白,那其实是间接说给她听的。

江雪的手指抚摸着江春的背嵴,逐步往下,最后停驻在那双臀间,指尖温柔地探入了臀瓣内,令一手则是放到了萌萌看不见的角度。

江春随着江雪的动作剧烈一颤,随后僵直了身体。

「啊啊,小春的裡面好热、雪哥的手指都快融化了。」江雪放在江春臀办间的手指开始抽动着。

萌萌抱着头,双唇不住地发颤。

──江雪好可怕!

──他竟然真的要对亲弟弟做那种事!

「求求你放过我吧…呜…雪哥,这种不正常的事……好噁心、我不想要……你可是我的亲哥哥呀!」江春哽咽,那声音听起来令人心疼。

「小春,还说呢……你这不是硬起来了吗?跟那女人这裡都硬不起来吧?而且……」江雪啃吻着江春的颈子,由下而上的细细舔着:「等我插进去你身体裡之后,这裡会更硬的……小春已经不能没有雪哥了。」

「才不是这样!住嘴住嘴!」江春低吼着。

「真的不是这样吗……」

江雪低吟,将手指撤出,就在萌萌无法移离的视线下,他拉开了自己的裤子的拉鍊,将那挺勃已久的硕大掏了出来。

江春倒抽了口气,他的臀瓣被江雪按着往两旁一扳,昨夜被欺凌得悽惨的穴口明显的暴露在空气中。

萌萌的呼吸几乎就停止了,她看见江雪对她露出了挑衅的目光……

江雪那硕大的欲望往前一挺,抵在了江春颤巍巍的穴口上,江春反射性的想挺直腰躲避那过于炽热的危险,但却被江雪按住了大腿,甚至一点点的施予压力。

红肿的穴口被迫挤压在那挺力的前端上,缓缓的将其吞没。

「呜…….啊……」

江春痛哭着,然后,身子被整个用力往下一按。

──疯了!全都疯了!

萌萌这着自己的脸,泪水无法克制的狂放而出。

少年的哭泣声和男人满意的叹息从房间内溢出,淫靡的肉体碰撞声更清晰响彻。

江春的臀部被抬高、放下,强迫地吞吐着那硕大的性器,江雪紧紧的拥着他,宛若禁锢一般,这画面在萌萌眼裡震颤着……彷彿梦境。

***

那紊乱而绝望的背德场景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萌萌回过神来,自己正双手抱膝的靠坐在牆面,泪流了满脸。

房间内的声音不知道何时已经静止,长廊上一片漆黑,天色已经完全暗了。

倏地,门扉被推开,高瘦的漂亮男人走了出来,随后轻声将房门带上。

江雪居高临下的望着双眼通红的萌萌。

「你好噁心!好变态!怎麽能对自己的亲弟弟做那种事情,小春好可怜!」萌萌激动的对江雪吼着,眼泪一串串掉落。

「呵,随便妳怎麽说,反正小春已经是我的了,这是个事实。」

「我要去报警!去让人把你抓起来!」

面对萌萌飙涨的情绪,江雪依旧是处变不惊,他只是无奈的细叹了口气。

「是吗?那妳就去报吧,如果我被抓了,小春就只剩一个人了,他已经被我弄得不正常了,即使我不在,他也不能跟妳在一起,甚至没办法独自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江雪蹲了下来,和萌萌平视。「妳这样,等于是害了他……」

「你疯了!你不正常!」萌萌抱着头大喊。

江雪仅是微笑。

「是呀,谁叫我要爱上自己的亲弟弟。」

全文完

One thought on “Tuyết chi xuân – Yêm Gia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