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ên sinh, xin hỏi anh xuống trạm nào? – Nguyên Mưu Nhân

Tên gốc: Tiên sinh, thỉnh vấn nhĩ na trạm hạ?

先生,请问你哪站下? by 元谋人/ 元晔

周一早晨陈森准备出门,陈爸从早报中抬起眼,不厌其烦地又叮嘱一句:“试试新线路,记住到幸福村换车哈,不然得一路乘到天河渡去了。”

陈森边推门边说:“知道了。我今天下班就取车,以后再不用挤公交了。”

陈爸大惊道:“话可不能说这么满,不然老天爷还就让你挤下去了。来,跟爸说:呸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陈森失笑:“我都二十八了,还‘童’呢!我以后会小心的,爸妈晚上见!”

叹口气,想起半个月前的车祸,现在还是心有余悸的。

上班路上,艳阳高照。他一路遵纪守法循规蹈矩地开着车,红灯停绿灯行——往科学园区的路上这个时候车不算多,毕竟是中午嘛。所以他看见绿灯,很自然地就给它开过去了。

就在此时,斜刺里冲出来一条黄影跟着飞扑出一个人影。陈森同志总算反映及时动作敏捷,煞车是刹不及了,一打方向盘就打算从左边绕过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是碰撞的闷响。从车窗望出去,只见一片花花的蓝色(裂开的玻璃)。陈森心道我命休矣,好死不死居然被卡车撞……

但事实证明有些人的命是很长的。陈森居然可以自己开车门爬出来。望着已经吓呆了的抱着黄狗的小孩和脸色铁青的卡车司机,他甚至是第一个反应过来报警拖车的人——他以为他的保时捷这么一撞肯定成废铁了,没有想到的是,据说小修一下就可以继续糊弄。

陈同志仰天狂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陈森大学时就在公司打工,毕业后觉得找一工作做白领其实就是一高级技术工。一样的辛苦,与其给人剥削,不如自己创业。和几个同学鼓捣了一个游戏工作室,玩着玩着玩大发了,成为时代弄潮儿一名,IT新贵一位。本人又生得是一表人材一身正气,孝顺父母敦睦邻里,那真是新社会的模范青年,新中国的五好标兵。

只有一样缺点,到现在也不找女友。三姑六婶多次向这一顽固堡垒发起冲锋,但陈森同志深谙太极奥义,以一招“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自他横,明月照大江。”击退强敌无数,保持了革命阶级的思想纯洁性,维护了众多怀春少女白日发梦的基本权利。

当然,陈森不是看破红尘,红颜白骨的那种人。不然“奇将游戏工作室”的大旗就该树在少室山上了。他自有自己的标准。

比如现在。

原本早晨的公交拥挤不堪,气味污浊,三步一停,五步一摇。陈同志睡眼昏花,却在一句脆生生的问话中一激灵迅速过渡到猎豹的状态,“先生,请问您哪里下?”

眼前出现一位提着公文包,白衬衫黑西裤的年轻人,陈森在看见他的一霎那神清气爽,顿时觉得这是个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早晨。

是的,年少有成的陈森同志,他是个好同志。

二十八年的生命中,他虽然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但从来都宁缺勿滥,没有看上任何一个活生生的时代青年。

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如此关键的时刻,别人明明没有来问他,他自动自发地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说:“我下站就下。”眼睛紧紧盯住那青年的面孔,浑然不觉这样的注视有多么失礼。

年轻人听到他说话,往这边看过来,脸微微地泛红了。略一低头道:“谢谢你!”就走过来坐下了。陈森此时却后悔了。他不想就下车,这人海茫茫,今天错过了将来上哪里找啊?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要是不下,那不是害这个年轻人尴尬么?这个想法吓到了陈同志。

为了这个可爱的青年的车途幸福,陈森忍痛下了车,满怀遗憾地去打的了。路上他想了很多很多,最多的就是对那句古话的认同: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第二多的就是:老人的指示是正确的,老爸那句坐坐公交回忆过去实在是金玉良言!!

下了班,他也懒得去车行拿车,心情愉快地回了家。

第二天,神魂移位地继续乘公交,却意外地在起点站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年轻人显然也认出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昨天谢谢你!”

陈森再度听到这样脆脆的声音,没出息地骨头都酥了。他立刻笑道:“不用。我也是要下车了。”然后又忍不住与这个年轻人攀谈起来。

言谈间,陈森知道了,年轻人的家离起点第三站最近,如果到起点站就要走点路。这趟车间隔时间有点久,昨天他出门时看见一辆车开过,于是就在家门前上了车。可是上班高峰时期,基本在起点站座位就坐满了。他只好一个一个问人是否快下车。上班的地方在这车的终点,XX开发区,要大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陈森心中大乐,这不就在OO科学园区隔壁么?走四十分钟就到自己上班的地方了,当即决定以后天天乘这趟车上班。爱车就多疗养一段时间了。

年轻人犹豫了一下,又道:“那个,我……我先天膝关节有点问题,经不住长久站立。所以才……”说着脸又红了。

陈森听闻,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原来年轻人是害羞于自己急于找座位坐这件事,在解释呢。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立刻道:“那你还坚持上班?这样很厉害了。”又笑了笑道,“其实在外面打拼的同时,也学会保护好自己,才能让家人放心的。”

年轻人笑着说:“我妈妈也这样说。就是她叫我去问人家哪站下的。不过还是会不好意思。”

一趟车下来,年轻人唐跃和陈森已经热络非常。陈同志在商场翻滚这些年,随便说点什么就能让这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听得双眼晶晶亮。

车到站,人全散。依依不舍地和小唐分开,陈森一个人跋涉在风景秀美的路上。唉,没有小唐的陪伴,这路,怎么就这么漫长呢?(走四十分钟哪,不长难道还会短?自己色迷心窍,怪不得别人啦!)

从此刮风下雪,雷雨闪电,陈同志那辆保时捷就在车库里没有挪过窝。休息时间也不与猪朋狗友出去搞些不健康的娱乐勾当,而是找小唐去钓鱼下棋进行一切高雅活动。

陈爸陈妈对这一切看在眼里,忧已经忧不动了,喜也不知道该不该喜。

陈森从小独立自主,十六岁时和父母摊牌说喜欢男的不喜欢女的,能接受就继续住家里,不能就出去打工。陈爸陈妈吓一大跳,虽然不能接受,但是总不能让他出去打工。又悄悄去咨询,医生云山雾罩说了一堆青春期性躁动之类的专业术语,两口子掐头去尾只听到一句:“成年后就会恢复异性恋,现在压力过大是反作用力,反而逼他成了真同志。”于是回家表面装作风平浪静,暗地里努力祈祷各方面优秀的儿子快快恢复正常。

谁知这场战役一拖就是十年。眼看着儿子青春期过了,自己更年期也过了,儿子还是铁嘴钢牙咬定了要做同性恋。骂完一句庸医,陈妈绝望了,陈爸妥协了。过去看他不找女朋友着急,现在看他连男朋友也不找那更是恐惧。半夜三更楼顶扔了一只靴子等着另一只呢,一颗心悬着啊。你说这找男的已经够让老两口堵心的了,那要再找个他们心目中标准同志妖妖道道样子的,那不更难受——但是,再难受,也比不上对他们百年之后儿子孤老终生的担忧。一想到那个情景,老两口这心哪,都碎了!

如今看到眼高于顶的儿子终于有了意中人,而且是斯斯文文一个好青年。做客时那礼貌,那眼色,一看就是家庭有教养的。陈爸陈妈碎了的心总算拼回去一半。可是,你说自家儿子在诱拐这么个好孩子,这老两口能不暗自惭愧吗?他们沉默不作为,这不是帮凶吗?

不过,帮凶就帮凶吧……陈爸陈妈已经没有余力管别的了。

这一天,陈森和小唐到起点站时晚了一点,只好坐在一前一后两排位置上,不过这不影响他们聊天的兴致。虽然基本上是陈森在讲,不过他观察出来小唐并不讨厌这样的聊天模式,相反还是很高兴的。

他是通过最近一段时间的交往,发现小唐这个人希望有朋友却又很内向,只有他这样努力往上粘的才能交好下去。所以唐跃从小到大没有什么朋友,对陈森的热情却是很喜欢而不会生厌。

车行几站,上来个大婶。膀大腰圆,属于不用冬令进补,也能上山打虎的类型。直眉瞪眼就奔着一脸学生气的小唐而来,到了他面前,停了停,看小唐专心致志地听陈森说话,根本没理她这茬,立刻开口:“现在的年轻人哪,真是没道德心,看见老年人站着,居然装眼瞎!”

这几句话说得中气十足,几乎全车的人都把目光向小唐和大婶所在位置投来。小唐也反映过来四处张望,见这个大婶正横眉怒目对着自己,脸刷地就红了。车上人此时也议论纷纷,指责小唐不是,连带感叹学生素质下降。小唐脸红得像熟透的虾子,立刻一声不响地站起来。

大婶也不客气,如得胜班师的大将军般一屁股坐了下来。

陈森见小唐受委屈,这哪里还忍得住不说话。他想小唐不能自己解释,就他来解释好了:“我朋友刚才和我说话,确实没看见您。再说他腿不能久站,上班路途遥远,要让也是我让才对。”说着站起身来,就想让小唐坐过来。

谁知这大婶一声鼻哼:“瘸子还上什么班哪!”

陈森这下心火一蹿到顶门,哪里还顾得什么风度,当下就想把从小练就的一身本事施展开来,让这混蛋女人知道知道什么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却在看见小唐苍白的脸色时顿住。他有这闲工夫和泼妇骂街,还是去安慰心上人比较好。

匆匆丢下一句:“哦?老人家,那您赶在上班高峰挤什么车呀?”见车到站小唐跑了下去,他也急急忙忙追了下去。耳朵边隐约听到个女孩迷惑的声音:“原来您也上班,那也不算老嘛……”世上尖刻人到处有啊。陈森欣慰地想着。

这时车站上的人都被塞进那辆沙丁鱼罐头里,空无一人。唐跃走到车站的椅子上坐下,陈森也赶忙上去坐在他边上。

耳朵里忽然刮进一句:“居然在你面前丢脸了……”

哇哇哇,这种语气不是一般朋友交谈的语气好不好?陈森惊喜盯住小唐侧脸,难道不是我在单相思?啊早知如此我应该单刀直入直捣黄龙,费这么大劲兜这么大圈子干嘛呀!

“那个……那个……”

他好想趁此机会问清楚,又生怕会错意,小唐却不在这个错误路线上走得更远了。两个人静静坐了半晌。唐跃缓缓道:“我也知道刚才跑下来太蠢了。真是经不起事。”

陈森立刻没口子地否认这个举动的脆弱性,并力证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讲道理的人,是他也受不住打击。又道歉说不该自作主张和人说他腿的事,进行了彻底深刻触及灵魂的自我批评。

唐跃又叹一口气:“其实从小到大给人说瘸子也不少。取名叫‘跃’字,也是希望有一天能跑能跳没有阻碍的意思。唉,今天太冲动了,这下全勤奖没了……”

陈森终于发现,这年轻人风花雪月的外表下,也有一颗流氓兔的内心。

这天是周五,隔了一天陈森终于按耐不住心中蠢动,在周日以朋友姿态约了唐跃出来。一整天依然在陈森自我感觉妾身未明的委屈中度过。

在唐跃家门口临分手时,唐跃黑眸定定地看住他道:“我真的很高兴有你做朋友。”那话里分明有话。

可是陈森瞬间觉得那两瓣淡粉嘴唇可爱无比诱人无比,别的都不在考虑范围内,傻傻地就俯身吻了上去。轻轻一沾,便被人推开。小唐脸色又如烧透的明虾。陈森心道完了完了,这下鲁莽行事以后可就要被当流氓打了。却见小唐居然是咬了咬唇,什么都没说就跑了。

小唐家的门一关,陈森立马感觉到了无穷希望。

第二天又是上班日子,陈森一大早开出了他那辆封存已久的保时捷,停在了小唐家门口。

七点十分准点见唐跃走出家门,陈森立刻迎了上去。小心殷勤地把他往车上让。唐跃很惊奇,说:“这是你的车?”

陈森同志不无得意:“是啊,以后我接送你上下班,就不用受别人的腌臜气了。”

小唐看了这车一眼,忽然拉下脸色道:“不用了。”

陈森暗暗叫苦,知道他是生气自己隐瞒他许多事情了。自己父母一直不肯搬到新买的别墅区去,说现在居住的公寓有很多老邻居,自己也就一直陪着。现在这些都变成故意装蒜欺骗隐瞒了……他忽然想起昨天小唐说的话,赶紧借鉴着使用。拉开车门,大声说:“你要把我当朋友,就别废话,上来!”

小唐涨红了脸,憋了半天说出一句:“我没把你当朋友!”转身就快步走了。

照理到了这里,这陈森应该如同挨了当头一棒,从此丧魂落魄行尸走肉,到酒吧买醉到金贸跳楼。在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写一篇美丽感伤的文字回忆当年在巴士上斗恶婆护美人的浪漫往事,然后远走天涯,等多年后想起来,再对酒当歌迎风流涕一番。

但陈森是何等人物,人家如果不是非同一般,也不能在IT不景气的时候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在复苏的现在独占鳌头了。他沮丧了0.01秒,立刻有了惊喜地感悟:小唐那么害羞的人,他能承认和我不纯洁的男男关系吗?人家那么有文化,当然是一语双关,暗喻其中,考考我有没有这个慧根和缘分领悟啦!!

他激动地甩上车门三步并作两步蹿到了还没走远的小唐背后(0.01秒,换刘翔能走多远啊……),一把扶住他肩膀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没把我当朋友,你把我当知音!”

结果,我想也不用多说。

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如果一方具备了牛皮糖的特质,那么要写成悲剧,上帝也是不会答应的。

浪漫是生活的调剂,犯贫是生活的真谛……

end

One thought on “Tiên sinh, xin hỏi anh xuống trạm nào? – Nguyên Mưu Nhân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