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 nhân bị trói buộc – Không Thành Kế

Tên gốc: Bị cấm cố đích nam nhân

《 被禁锢的男人 》by 空城计

(强强 / 生子)

——

宣帝五年, 礼王空浔起兵造反, 朝廷出兵征讨, 历时二月. 礼王战败被擒, 帝赐其三尺白绫自尽于未央宫.

宣帝十一年春, 帝得一子, 立为太子. 太子之母并非帝后宫嫔妃, 然帝一意孤行将其立后.

宣帝在位五十一年, 除太子, 再无后人.

未央宫, 锦帘低垂.

大太监承德从内殿退出来, 双脚犹自打颤.

在他后面, 四五个太监鱼贯而出, 无一不被吓得屁滚尿流, 落荒而逃.

却不敢懈怠. 他把太医嘱咐熬出的药从宫女手中接过, 亲自端入内殿.

这本是宫女该做的, 他生怕她们会出差池.

行入殿内, 一股潮湿 ** 的气味又一次窜入他鼻中.

皇上坐在床沿上, 微垂着脑袋, 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

承德小心翼翼地叫了句: “皇上…” 尾音还未消, 手已发软.

皇上摆了摆手, 于是空城示意, 将精致的瓷碗搁置在龙床旁的小几上, 便准备退下. 无意间瞄到床上躺着的人, 仍是一脸倔强. 二人眼光竟自对上, 饶是承德见多识广, 也被那毫不畏缩的眼神吸引住了.

待回过神来, 已然太迟. 他惊恐地望着皇上阴晴不定的脸, 冷汗在他脑门上聚集成小河流.

皇上却笑了.

“很好, 连个太监你也能勾上, 真有本事.” 冷冷的声音不带一点人气, 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的.

承德连退了好几步, 身子伏倒在地上, 脑袋狠命地与地板撞击, 嘴里却是连讨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很清楚, 在皇上身边十五年, 几乎是跟着皇上一起长大的他, 也是没有任何可以讨饶的资本的.

皇上突然说: “你上来.”

承德连忙爬上前去.

“站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 终是畏畏缩缩地站了起来.

“舔他, 若他硬不起来, 朕马上将你推出午门斩首.”

太监打了个冷战, 只愣了一愣, 便开始哆哆嗦嗦地解了床上人的衣服带子, 在那人惊愕的视线下, 将他的衣物层层剥开.

露出来的, 是苍白消瘦的小腹, 和委顿红肿的男根. 青青紫紫的淤痕盘布在小腹上, 一直延伸到未除下的衣服里, 叫人看了触目惊心.

太监闭了闭眼, 心知皇命难违, 只得蒙了心眼张了嘴就把那男根含下去.

男人愤怒的话语虽然无力, 却也让太监顿了顿身子: “空城, 你居然用这么个下贱的东西来折辱我! ?”

帝王静静地欣赏着这幅并不赏心悦目的画面, 对于这句话只是轻声笑了, 道: “你连太子都为朕生了, 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骁勇善战的礼王吗?”

昔日的礼王, 现今不过是个被折断了四肢, 不能行走的废人. 他四肢软垂不能稍动, 乌发四散, 双颊凹陷, 双目混浊, 往日风姿卓越, 迷倒众生的他, 竟成了这副人不人, 鬼不鬼的模样. 在宫中浸淫多年的宫女太监们犹被他吓倒, 他的生活起居, 竟是帝王亲自照料. 然而, 未央宫内的这皇帝专属的禁脔, 不过是一抹早该下地狱的幽魂.

空浔早已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起兵造反失败, 被活捉于朝堂之上. 本该是处以极刑的他, 却被带到这个寝殿当中, 被这皇帝当作女人操弄了六年. 去年, 这皇帝竟差人寻了能让男子怀孕的药方, 逼他喝了下去, 使他诞下一子. 他早已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可是被太监舔弄的屈辱感仍是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空城极喜看他这哥哥, 他唯一一个儿子的”娘亲” 羞愤欲绝的模样. 为了让空浔乖乖诞下龙子, 他命人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 让他成为一个废人. 事实证明, 他这么做是对的, 在整个怀孕生子的过程中, 他享受到了极高的施虐的快感.

空城微微叹了口气.”哥哥呀, ” 他说, “朕最爱你了, 你知道吗?” 我爱你, 从你小小年纪就已被父皇宠爱开始, 从我的亲生娘亲被你的母后乱杖打死开始… 哥哥, 我是朕得很爱你, 为什么你总是要逃呢?

空浔屈辱地闭上眼睛.

他从小把空城带在身边, 当作是同母胞弟一样疼爱. 皇家没有亲兄弟, 他却对这弟弟呵护备至. 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他从来没有明白过, 他为何会被空城这样近乎疯狂地执著着, 掠夺着, 就像他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亲手杀死了他弟弟的母亲一样.

太监用尽心思舔了近二刻钟, 口中那事物仍是毫无生气. 太监慌了神.

空浔道: “父皇当初并非要传位于我, 他驾崩前独叫了我到他面前, 不过是嘱了我要好好活下去. 他本就是要传为于你的.” 他顿了顿, 又继续说: “他说我太没心计, 不是你的对手. 那藏于大殿牌匾后的传位圣旨你也看见了…”

突然一阵寒光扑闪, 太监被生生削去了脑袋. 鲜血如柱, 染红了金黄帐子. 空浔看着那太监的脑袋在他身上滚了两圈, 终于停在他脚边, 双眼犹自暴突, 好大一阵恶心.

他无力地干呕了几下, 终是晕了过去.

空城爱怜地抚摸他的覆面长发, 道: “我怎舍得让别人碰你… 他看了你, 碰了你, 必须得死…” 他将空浔拦腰抱起, 步出殿外.

那道圣旨我早已看过, 我也知你并未起兵造反, 而是别人借了你的名号… 你早就知道, 我对你有企图了吧? 所以你才任由那群下三滥打着你的旗号攻打我. 不过, 到最后, 你还是落到了我手上.

掌心传来异样的湿热感, 他低头一看, 空浔下身血流不止, 傍着太监残留在他身上的血迹, 看起来就像是浴血的死尸.

太子五岁, 为他找来能使男人生子的药方的秘医告诉他, 今年可让空浔再生一子. 想不到, 终究还是留不住.

没关系, 你还是活的, 你还活在我的生命中, 这就够了, 我再不强求.

秋, 皇后小产. 宣帝遣散后宫众妃, 终生守候皇后, 民间视为典范.

“放了我吧, 我受不了了.”

“不, 我不放. 我折了你的四肢, 就是为了要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今生, 来世, 我都要把你禁锢起来, 在只有我一个人看得到的地方… 你是我的.”

“疯子, 你这个疯子…”

未央宫, 锦帘低垂.

几声轻不可闻的喘息声, 悄悄消散在空气中.

One thought on “Nam nhân bị trói buộc – Không Thành Kế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