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ỡ bụng – Mai Bát Xoa

Tên gốc: Tiểu đỗ nạm

小肚腩 by 梅八叉

(非常可爱的短文)

做完了之后他说: 你有肚腩了.

我哼哼两声, 转头要睡.

他委屈了, 踹了我一脚: 你个死没良心的, 做完就算? 连句话都不肯跟老子多说!

屁股被他踹的有点儿痛, 无奈开口: 睡吧, 明儿还得上班.

他不多话了, 只是又踹了我一脚.

拿手机看了一会儿成人笑话, 回头看看, 他已经在黑暗里安静睡着, 微微垂着头, 还在轻轻打鼾.

不由自主的摸摸肚子.

呃… 好像又多了一圈肉?

早晨穿西装的时候, 他试了半天, 然后抬头瞪我.

我还没睡醒, 迟钝的瞧他.

于是他没好气的使劲又把皮带勒了勒: 你肚子又大了! 十月怀胎似的! 西装都扣不上.

我低头看了看肚子: 那不可能.

他咬牙切齿深呼吸: 你找死是不是? 硬要歪曲我的意思. 从今天起不准你多吃.

啊?

钱包拿来!

我乖乖的拿出钱包.

他从里面抽了一张十块的, 又给了我四个一块钱硬币.

午餐费和地铁票钱. 他说.

就这点? 我问.

就这点儿! 他万分确认.

如今通货膨胀快赶上房价飙升速度了. 十块钱吃饭真有些勉为其难, 万一中午要应付个同事招待个领导, 这… .

我在省吃俭用和向他求情两个同样艰难的选择间犹豫了很久.

最后顺从的把钱揣到口袋里.

结果他的脸色更黑了.

快滚蛋去上班! 他一脚把我踹出去.

我在门口踉跄了一下, 差点撞上对门的张大妈.

对不起, 对不起. 我连忙道歉.

张大妈扶住我说: 没事儿吧, 早跟你说有家庭暴力要上报居委会.

我打了个哈哈, 连忙走人.

地铁人很多. 大夏天的西装革履坐地铁真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可是我总共只有四个硬币.

其实我袜子里还有二十块钱, 如果不是今天跟他一起上班, 我至少可以打的去公司. 可是他这两天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 气不顺.

偏要压着我上地铁.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打的去公司. 他在我耳边说.

我想了想, 把袜子里的二十块钱掏出来, 乖乖放到他手里. 他这才得意的笑了.

肚子上多出来那圈儿肉果然不便捷, 连挤地铁都少了几分竞争优势. 西装扣子啪的一声就蹦到不知道哪个地方. 接着听见有人低笑.

笑什么笑? !

他大吼.

笑他妈什么笑? ! 都他妈两块钱坐地铁的, 笑谁呢? 笑你自己吧?

他跟母鸡护犊似的说.

我拍了拍他肩膀.

他回头恶狠狠挖我一眼.

讪讪的缩回手… 好吧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想借机骂人而已.

换乘的时候他往回去.

走之前咬着我耳朵说: 早点儿回来, 我做好吃的等你.

我忍不住挠头笑: 好.

他戳戳我肚子: 瞧你傻样!

公司还是那样, 唠嗑的唠嗑, 闲聊的闲聊, 刷网页的刷网页.

我曾学过一阵子日语, 就接了几个翻译的工作在上班的时候做. 一天也能多赚个一两百. 家用补贴是够了.

小金, 再两天七夕了, 你不准备点儿什么给老婆? 主任凑过来问我.

七夕?

嗯, 买点儿玫瑰什么的呗, 女人都喜欢. 他挤眉弄眼的说.

我嗯了一声.

可是我家老婆不是女人.

而且我曾送给他的玫瑰花全罩上我脑门儿.

吃饱了撑的是不是, 钱多了烧的是不是? 有钱不会存着点儿还房贷啊? 家里上面四个老人等着你养老啊! 你节俭点儿能死人?

老婆大人的教导还历历在目.

于是我决定买点儿别的什么.

晚上没能按照他的指示早点回去.

领导视察, 公司加班, 还要去苗圃数青苗, 数完青苗时间还早, 可是主要工作时间是陪领导吃饭, 大概干了十来瓶五粮液, 领导和我们集体人仰马翻才罢休.

走到地铁站的时候, 没赶上末班车.

身上只有两块钱.

我想了想, 没有拦车回家.

步行走回去.

从这儿到家里也才五六公里, 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事.

然而我太自信本人的体力了.

在肚子上多了那么一圈肚腩的前提下, 一个小时被我拖成了两个小时, 走到楼下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操蛋的.

人他妈果然恨不少年时…

一开门果然迎接我的就是劈头盖脸的批评.

你怎么才回来? 他问.

我陪领导吃饭. 我说.

你不会打电话回来啊? ! 他问

不方便. 我说.

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 一身的酒气, 还不注意安全, 半夜三更走回来干什么, 不会打的吗? 他说.

… 我没钱. 我说.

他被我堵得愣了一下, 接着更猛烈的反击: 你可以先打的到楼下我下去给钱.

我恍然大悟: 早晨你收了我的私房钱,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打的.

他瞪我: 蠢蛋!

嗯… 其实走回来也没多远.

蠢蛋蠢蛋! 他委屈极了, 似乎我把他怎么地了一样.

你别生气.

他这样每次都让我很无措.

慌忙掏出那包东西: 老婆, 今天七夕, 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 不是告诉你别送这些没意义的东西吗? 又浪费钱又不值当, 你什么时候… 你…

他没话了.

玫瑰饼. 我说. 这玩意儿不贵, 一斤也就十块钱, 我才买了两个.

从里面拿了一个出来, 掰开, 露出玫瑰花干做的馅.

你看, 老婆, 玫瑰花也有了, 明天早晨的早餐也有了. 我这主意好不好. 我问他.

他还是面目表情的瞪着手里的袋子.

然后吃了一口.

这是早餐… 我小声提醒.

他挖了我一眼, 鼓着嘴含糊不清的嘟囔: 你这个蠢蛋

啊?

他边吃边就要哭了一样, 揉了揉眼睛说: 你这个蠢蛋也能想到这么浪漫的办法?

我嘿嘿笑了: 玫瑰代表爱情, 玫瑰饼代表我的心.

过了半天他呸了一口: 恶心死我了.

又过了半天他说: 你觉不觉的这玫瑰饼跟你肚腩一样, 软软的还有点儿暖?

我想了半天, 困惑的问: 你咬过我肚子?

他又怒了, 狠狠踹了我一脚: 滚! .

tdn

3 thoughts on “Mỡ bụng – Mai Bát Xoa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Mỡ bụng!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