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ời thật lòng đại mạo hiểm – Ngu Cơ Nại Nhược Hà

Tên gốc: Chân tâm thoại đại mạo hiểm

真心话大冒险 by 虞姬奈若何

(师生,一见钟情)

文案:

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来场华丽的大冒险吧!!谁知,一场华丽丽的冒险竟然是个设计已久的陷阱,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身陷囹圄!!!老师,等我回家再收拾你吧!! 暴躁易怒的小攻和温柔可爱的小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一,赵名成 ┃ 配角:谭大维,于透

☆、狐朋狗友

“小一,你给不给哥哥面子啊!就喝这么点!!”大维一巴掌拍在我的背上,没个轻重,害得我险些把嘴里的啤酒全部喷了出来。

“靠!你他妈的有病啊!疼死老子啦!!”我咽下嘴里的酒,龇牙咧嘴的揉着背。

眼角的余光又看到鱼头那家伙盯着我,欲言又止。次奥,一晚上都这样,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疯。我瞪了他一眼,冲大维道,“哥,这小子一晚上都没喝酒!”

大维猛然醒悟,终于不再强迫我,转而进攻鱼头那小子。

大学生涯里,总有那么几个,你分不开的死党,密友。

死党我是没有了,狐朋狗友倒是刚好有两个,整天陪着我玩东玩西,好不热闹。

鱼头是我室友,本名于透。大家都叫他鱼头,或者芋头。这小子看起来斯文,其实满肚子坏水,整人的招子多了去了!换女朋友的速度更是堪比中国火箭攀登月球的频率。还有好几次把我踢出房间呆着女友回去过夜。

这小子就是个标准的人面兽心的花花公子啊花花公子!!

也许是这家伙的爸妈长得好,总之,这只的长相没话说,看起来挺瘦弱的,结果有一次被我撞见他换衣服的时候,那身材。。。

咳,扯远了!

再说大维。

原名谭大维,是学校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也不知道怎么跟我扯上了关系,非要我叫他哥,无奈之下,也就只能这样了。

唉,说起来,大维长得虽然没有鱼头标致,但是健硕的肌肉和高大的身躯也是很让我欣赏的。再看看自己,真是自惭形秽。。算了,不说了!

其实,原来我跟这两只还没好到哪里去,最多算是朋友吧。为什么现在又混到一起了呢~当然是有把柄啊把柄!!

大维又喝了一口酒,伸手搭在我的肩上,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小声问,“小一啊,你有没有看上的男人啊,哥帮你去追!!”

我无奈的瞪他,“滚蛋,老子自己不会追啊!!”

猜对了,本人男,性趣也是男。。。。这两只知道后,没嫌弃,还隔三差五给我介绍对象,我那个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庐山瀑布汗啊!!!

鱼头见我和大维躲在角落说悄悄话,也凑过来,忽然提议道,“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次奥!你以为你是女人啊!我鄙视的瞪了他一眼,继续用筷子在锅里戳来戳去找肉片。

大维也默契的鄙视了他一眼,果断与我统一战线。

“喂喂!就玩一次会死啊!!!”鱼头摸摸鼻子,嘟囔起来。

“就玩一次。”大维忽然说。

鱼头眼睛一亮,刚要说什么。

我默契的接过大维的话,“会死。”

“靠!”鱼头讪讪的继续吃火锅。大维十分得意的给我夹肉,我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

哈哈,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酒足饭饱。我摸了摸肚子,靠到椅子上,眯起眼睛,“鱼头小朋友记得付钱~~”大维也唱,“芋头鱼头傻傻分不清楚~~记得付钱~~”

鱼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正要说什么,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也不避讳,就接起来吼道,“靠,你要是再不出现,老子就滚蛋了!!”

鱼头在等人吗?女朋友?我眯了眯眼,难得见鱼头发这么大火,有情况啊有情况!

大维伸手戳了戳我的胳膊,凑过来,小声道,“那人要是不过来,芋头会不会真的滚给咱们看啊?”

“噗——”我捂住嘴,扭头笑了起来,这个笨蛋芋头,一定是想说,再不出现就给老子滚蛋,结果说成了再不出现,老子就滚蛋。。。这个二货!!!

我这边还在笑着,芋头已经挂了电话,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瞪着我的眼睛目眦尽裂。

妈呀!我吓了一跳,差点就栽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芋头的眼睛,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啊。。。好像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哼哼!”芋头怪笑了两声,我和大维一致的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吞了口唾沫,我小心的问,“老大,有什么吩咐?”

“吩咐?”芋头忽然拔高了声音,就像要跟我拼了命似的,忽然扭曲着脸,吼道,“你们两个要是想横着出去就给老子玩真心话大冒险!!”

这个时候,其实我很想说,老大,你又说错话了。。。应该是不想横着出去就陪你玩真心话大冒险。

可是,这气氛竟然压抑的让我不敢说话。好吧,我承认我怕了。

最后,我们三个还是留着火锅店里,开始了我从未想过的神奇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剁椒鱼头

以前怎么没看出鱼头好这一口呢?看他从兜里掏出扑克的速度,就知道这场真心话大冒险真的是他预谋已久的阴谋了。

话说,难道是为了等人而拖延时间??唉,当时我并不知道我竟然猜对了,而且处在这场阴谋漩涡中心的人竟然是我啊是我!!

第一局,大维输了,赢的人是鱼头。按照规矩,大维选择挑战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鱼头来说挑战的内容。

“真心话吧。”“嗯,你的偶像是谁?”“GD”

毫无营养的真心话环节竟然就这样过去了?我瞪着鱼头,道,“你丫的问的什么破问题啊!!”

鱼头竟然回我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有本事你赢?”

次奥,谁不知道我打牌很烂啊!!

第二局,还是一样的结局。这一次,鱼头竟然问,“喜欢吃什么?”“肉!”大维火速的抢答。

我擦擦擦擦!!这是什么鬼游戏啊!!

第三局的时候,竟然是我输了!鱼头笑着问,“小一啊,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啊?”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原来鱼头的笑容竟然这么欠扁啊!我咬牙切齿,“不是你这样的就行!老子不挑人!!”

第四局,大维又输。鱼头道,“哥啊,你觉得小一漂亮不?”“哎哟,我家小一那当然是漂亮~!那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瞧他那张小脸,真是一个水灵灵。。。blablah”

“次奥!你们当我死的啊!!”我差点掀桌。

第五局开始的时候,鱼头似乎看见什么什么人,脸上顿时松了一口气,迅速发牌。我奇怪的回过头,却没看见有谁过来,便也没有在意。

第五局,输的还是我。“真心话。”我刚说完,看见鱼头一脸揶揄猥琐的表情,连忙道,“算了,大冒险吧!”大不了出去仰头长啸我就是个二货!!

鱼头咳了一声,“确定?”

“确定!”

“这样啊~”鱼头思考了一会儿,冲我招手,示意我凑近一点,我连忙把头伸过去。

“小一啊,”鱼头语重心长的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又不交女朋友,男朋友也不找。哥哥刚才看见门口进来一个男的长的还不错,你去跟他搭讪,哥哥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

我觉得我现在的脸色一定阴沉的像西伯利亚寒流过境,“鱼头小朋友,你在开玩笑吧?”

“哥哥哪里像开玩笑?”

“靠!去你妈的!老子才不干!!”我双手环胸。

“那算了吧!不过,今天大维哥输了可都乖乖说了真心话啊~真不公平~~小一好差劲啊~~~”鱼头啧了几声,怪腔怪调的说。

我看一眼大维,他虽没说什么,但是大维向来不喜欢朋友不信守承诺,不遵守规则。

算了,我去还不行嘛!我狠狠的瞪了鱼头一眼,“谁啊?”

“诺,就在那里!”鱼头指着收银台处正跟服务员沟通中的男人。嗯,只看背影的话,似乎还行吧。。。

“喂喂,我还没说完呢!”鱼头扯住我的胳膊,强行把我的头按下去,他又凑过来,小声的说,“喂,小一,你敢不敢跟那个男人说,来段浪漫的一夜|情吧!”

次奥!!我刚抬起头,要骂出声,他又使劲把我的头按了下去,道,“就说你敢不敢,嗯?”

“谁不敢啊!”我的脖子被他勒的生疼,终于逃脱了他的魔爪,我哼了一声,朝收银台边的男人走了过去。

我已经决定了,我问出口,如果那个男人不同意,那最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果同意的话,哼哼,老子绝对会先揍他一顿再说!!

我终于在大维和鱼头的注视下走了过去。

我伸手扯住男人的衣袖,“那个。。。”为什么有点紧张啊。。。你妹!!!

男人似乎有些惊讶,回过头来看我,“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看到男人脸的瞬间,我觉得我的脸色一定僵硬的就像石头一样。

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是内心里,我早已经问候了鱼头的祖宗上下好几代人。

去你妈的!!!!

但是,不管我怎么骂,还是改变不了,我扯着这个男人的衣袖的事实。

而这个男人,就是我们学校人气颇高的加拿大留学回来的博士生,现任我校的哲学系教授。哈哈,巧的是,他刚好带我的班。。。

老子今晚要吃剁椒鱼头!!!

☆、晴天霹雳

我僵硬的和男人对视了几秒。

温文儒雅的男人,也就是我的哲学老师,赵名成含笑看着我,似乎正在等我开口。

那有什么办法呢?难道真的要我跟他说,‘来段一夜|情吧!’尼玛神经病啊!!!老子也不打算要脸了!

我僵硬的露出一个自认为还算正常的笑容,“老师晚上好。”

余光,瞥到鱼头笑趴在桌子上。大维也是笑得差点就没了脸。很好!老子记住你们了!!!

赵名成似乎也觉得我的话有些意外,愣了愣后才笑道,“你好!”然后就没了下文。

次奥。。。我没忘记我的咸猪手还扯着他的袖子,连忙冲他笑了笑,赶紧松手,说,“我在老师的班里上课,老师可能不认识我,我是苏一。”

“啊,我知道你。你坐在第六排的靠左边窗户的座位。”他说。

不是吧?我这么低调你也能认识?我心里腹诽道。

“你们吃完了吗?”赵名成忽然问。

“啊?没呢,还有一会儿。”

“那不介意我跟你们坐吧!”赵名成乐呵呵的说,说完竟然鸟也不鸟我就大步流星走过去坐到鱼头旁边的空位上去了。

我觉得今天一个晚上我已经吐槽完整个世界了。。。

“你们好,我是苏一的老师,我是赵名成。”自来熟的这只立马熟络的起来,甚至跟大维鱼头打起来牌。

我勒个去啊!!真的当我死的啊!!我狠狠的瞪着那三个视我如无物的人,“你们玩吧,我回去了,都晚了。”其实我更想说的是,‘你们几个混蛋玩去吧,老子不奉陪了!’额,好歹这里有个是我老师,还是算了吧,要有修养。。。

修养。。。

“你这就走?”鱼头诧异的看我一眼,“你不跟赵名成一起走吗?”

我为什么要跟他走?我挑眉。似乎赵名成也是跟我一个疑问,看着鱼头。

鱼头怪异的看着我,半晌才道,“不会吧,小一,你刚刚没有说我叮嘱给你的话吗?我会以为这家伙答应了才过来跟咱打牌!”

以为你妹!我皮笑肉不笑,“哈哈,你们继续,我走了!”

“等等!”这次是赵名成开口,然后疑惑的问我,“你有事跟我说么?”

说,说个毛!我烦躁的瞪了他一眼,好没开口。

鱼头,悠哉的喝了口啤酒,道,“是这样的,小一问你有没有兴趣跟他来段浪漫的一夜|情!”

为什么每次都有一个修饰词啊!!浪漫个鬼啊!!话说,什么时候是我想问了啊!!喂喂,这是我老师啊,鱼头你这个魂淡!!!

我看着赵名成一副花容失色的表情,还有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些探索和询问。

也不知怎么的,一团无名火蹭了上来,我冷笑一声,冲赵名成道,“我就是个gay怎么了!老子问你有没有兴趣,要么点头,要么滚蛋!”

次奥,没想到我也能说出这么霸气的话啊!!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到了咱老百姓出头的日子啦!!

赵名成更是没想到我能说出这些话来,一时间有些错愕,那表情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平时在教室里一副大局在握的淡定表情,现在就跟遭雷劈了似的。

诧异的不仅是赵名成,大维和鱼头也是张大了嘴看我,最后鱼头冲我竖起大拇指,口型道,好样的!

这时候,赵名成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就点头,支支吾吾道,“啊,嗯。。。好。”

好?好什么???

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从我的头上劈到了脚上。

这只竟然说好??好你妹啊!!!!!

☆、怒发冲冠

然后,在大维和鱼头的怂恿下,我竟然带着赵名成回了寝室。鱼头十分仗义的出去花天酒地去了。大维更是强塞给我一个套套,表情下流至极!

赵名成这只拿着身上的教师证,竟然大阔步的就进了学生寝室楼。

箭在弦上,只剩下。。。次奥!老子今晚是发了什么疯啊!!

我僵硬的看着坐在我旁边的赵名成,尴尬起身,“老师,喝水不?”

“嗯!谢谢!”赵名成这只笑眯眯,毫不客气的四处打量起来,然后又冲我笑道,“你把寝室整理的很干净,很好!”

所以说,你是来审查的吗?查完了就快走吧。。。我面无表情的把杯子塞到他手里,“嗯,喝完就走吧!”

只见赵名成这只顿了一下,抬头看着我,细长的丹凤眼眨了眨,显得好似很无辜,“苏一同学,是你邀请我的,我还没办事呢!”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是教书育人的老师应该有的想法吗?擦,还想办完事再走?老子真想直接把水泼他脸上!“老师误会了,我朋友开玩笑而已。”

“那你把我带回来做什么?”那双丹凤眼直直的盯着我,漆黑的眸子闪闪发光,满脸的期待表情。

“……”我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一遍,才勉强笑道,“请你回来喝杯水!”所以,喝完了给我赶紧滚蛋!!

赵名成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端起手里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我喝完了!”

“嗯,不送。”我说。

赵名成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满,走到我面前,道,“苏一同学,你这就赶我走了吗?”

我蹙了蹙眉,往后退了一步,抵在墙上,咬牙切齿,“那我欢送你走吧!”

他不客气的点点头,然后想起来什么,又凑过来,小声说,“苏一同学,你之前明明说来一段浪漫的一夜|情,为什么现在又反悔了?”

所以我说,为什么要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用浪漫这个修饰词啊!!!他妈的,浪漫个鬼啊!啊,重点不是修饰词,是老子才没说什么好不好啊!一切都是鱼头那贱人说的啊!

或许是我面部的表情太过狰狞,赵名成看了我几秒后,撇撇嘴,“不愿意就算了,下次吧!”

靠,下次?给老子滚出去!!我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正要发飙,忽然,嘴唇就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堵住了。

最后,赵名成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十分开心的说,“苏一同学下次一定要找我哦!”

直到那只已经出了我的寝室,我才终于从石化中恢复了过来。

话说,那是我的初吻吧?是吧?

话说,初吻的对象,是我的老师,没错吧?

话说,其实我是被强吻了吧?

擦!!!!!!!!我把桌上被赵名成喝过水的杯子狠狠摔在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然后杯子终于落在地上碎成一片一片。

“去你妈的!!”我怒吼了一声,又稀里哗啦的把桌上的东西都丢了出去。

下次?下次让老子再见到你?哈哈,赵名成,老子要把你揍成猪头!!我终于怒极反笑。

☆、明知故犯

第二天早上,鱼头回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

这贱人见我的第一眼就问,“小一昨晚破处了吗?”看着满地的狼藉,他又猥琐的笑了,“看起来很激烈的样子嘛~~”

靠,去你妈的!整整一晚上有火没地方发的我阴森森笑了笑,从枕头里面抬起脑袋,呵呵一笑,“鱼头兄,我屁股好疼啊,过来给我揉揉~”

鱼头呆了一下,连忙冲过来,一双手摸在我的腰上,按摩起来,口里还咕哝着,“哎呀,我看那男的挺斯文的吖,怎么没照顾一下你呢~好歹是初夜嘛!!”

我阴测测一笑,没回答。

鱼头似乎终于发现我的不对劲,吞了口口水,喉结动了动,道,“小一啊,你该不是脑子坏了吧?”

哈哈?我脑子坏了?笑话!我冲他一笑,一拳揍在他的脸上。

“哇啊!”鱼头捂着脸往后退了几步,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我,“小一你干嘛啊?疼死了!!下手这么重,我的鼻子要断了啊!”

“鼻子?”我冷笑一声,从床上跳下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老子这就断了你命根子!”

“啊啊!”鱼头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嚎叫,“疼啊!小一你干嘛!要死人了!”

“老子干嘛?老子要干你!!”我气得口不择言,抬脚又对着他腹部踢了下去,“去你妈的!小一小一的叫,恶心死了!什么浪漫的一夜|情,你妈的!!!”

“哎哟!疼啊!小一,饶了我吧!别,别踢了!啊啊!!!”杀猪般的叫声又响了起来。

就在我最后给了他一拳的时候,我们寝室的门被踢开了,宿管老师黑着脸陪同一干人群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单方面虐待鱼头的场面。

好吧,我承认,的确是我单方面的拳打脚踢。。。

其实吧,虽然我算不上好学生,但是我在学校真的是可有可无的人物啊!我真的是很低调很低调啊!!现在每次走在道上,周围的同学窃窃私语,说什么,就是这家伙打了他的室友,差点打成猪头blahblah。。。我终于知道以前的我有多低调了!

因为打人的缘故,所以我被停课一周。

当晚,班主任和辅导员轮番上门看望鱼头,顺便教育我。大半夜,知道消息的老妈也打电话问候了一声,知道不是我被人打,过后还摸着胸|脯说,那就好那就好。。。

此时,鱼头正可怜兮兮的躺在床上,眼巴巴的望着我,“小一啊,我想喝水!”

我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还是倒了杯水递给他。

“谢谢小一~小一好温柔啊~死也值了~~”鱼头笑呵呵的喝水,然后不小心扯到脸上的伤,嘶了一声,捂着脸狂叫‘疼!疼!!’

我承认我打他那一顿是不对的,我只是在生气赵名成强吻我那件事而已。迁怒于鱼头的确是我做错了,所以,我停课一周,他休息一周,这一周,连洗澡我都要给他擦背。我去!

当时我正坐在鱼头旁边低头玩着游戏,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把游戏机丢给鱼头,掏出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喂!”

“苏一同学晚上好~”手机里传出的是赵名成那只欠扁的声音,“听说你打人被停课一周了,我打个电话关心一下~”

关于赵名成怎么弄到了我手机号,我已经不想知道了,我只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冲过去狠狠踹他两脚,然后在他的命根子上跺几下!

我冷笑,“哈,有空关心一下自己吧。”

“我怎么了?”赵名成笑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儒雅,还带着点调皮的尾音。

“你最好从现在开始消失在我面前,不然,下一次躺在床上的就是你!”说完这句话,我直接把手机砸在墙上。登时,手机后盖和电池四分五裂的炸开了了。

鱼头被我忽然又出现的杀气吓了一跳,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把游戏机递给我,“怎么了啊小一?”

“我在思考问题。”

“什,什么问题?”

“故意杀人要坐几年牢。”我瞥了他一眼,直接躺倒床上去休息去了。

闭着眼睛,我没看见鱼头一脸纠结的表情,也没看见他从枕头底下掏出了震动中的手机。

☆、天雷滚滚

转眼间,停课已经一周,班主任和辅导员一致认为我照顾鱼头一周,将功折过,也迷途知返了,不用退学但是检讨书两万字是不能免的云云。

两万字的检讨书?我挑了挑眉,不置可否,然后丢给鱼头两张纸,道,“两万字,写不完就去死!”

鱼头可能知道我是真的动怒了,十分狗腿的点头哈腰称是。

我看了眼课程表,竟然我重返教室的第一节课就是赵名成的哲学?卧槽!刚才辅导员还说一定要每节课都去,不然后果很麻烦。

我觉得,我去了后果才会更麻烦。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平时周围的别班同学还跟我有说有笑,今天格外的安静,有时候会偷偷打量我几眼。我保持一贯的低调风格,坐在座位上睡起了回笼觉。

鱼头大部分的课都是和我坐在一起的,只有哲学课他选的是另外的班,于是我就一个人坐在后面。

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后面一个闲不住的男生忽然用笔戳了戳我的后背,“喂喂 ,我说苏一,你真的打了于透?”

我嘴角抽了抽,黑线的转头看他,“是啊是啊,那家伙欠揍,我就亲自动手了。”

那男生附和道,“是啊是啊,平时我看他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真是。。。”他的后半句没说出来,因为我一把扯住了他的头发,男的还留这么长的头发,真是让我很不爽!

还有,鱼头是我兄弟,在我面前讨论他,是不是活腻了?我面无表情的扯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脸按在桌上,低声道,“给老子闭嘴!”

“啊啊!打人啦!!”后面几个女生看到这一幕立马尖叫出声,课也不听了,往后狂奔出离我几丈的距离。

忽然全班都安静了下来,赵名成也停下了讲课,看了我几秒后才说,“苏一同学,你知道人与人的关系分哪几种吗?你是怎样看待欺负同学,扰乱课堂纪律,打架屡教不改这种人的思想境界呢?”

我松开后后排那个男生的头发,僵硬的站起身,与他直视几秒过后,“不知道。”

赵名成点点头,说,“我也觉得你不知道。”

“……”次奥!如果思想和表情能杀人,我一定已经将他千刀万剐了!

“那么,苏一同学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教你!”赵名成温婉一笑,点头示意我坐下。

去你妈的办公室!我嘴角抽了抽,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说不出口。保持修养什么的。。。嗯,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反驳不代表我真的会发神经去他的办公室好么!我趴到桌子上继续睡觉。

直到鱼头过来了,食指戳着我的脑袋我才迷迷糊糊转醒,揉揉眼睛,“啊?下课了?”

“是啊,我说小一啊!听说你又打人?你能不能乖一点啊!别闯祸了,省的连累我的形象,以后怎么找妹子啊!”鱼头一巴掌拍在我的头上。

我捂着头,终于清醒了一些,教室里已经有些冷清。

赵名成站在讲台上,耐心的跟仅剩的几个女学生讨论问题。靠,哲学还能有问题。。。我背起书包,往后门走去,“走吧,中午吃什么?”

鱼头正犹豫着。终于脱身的赵名成发现了我要走的迹象,小跑着过来,边跑边说,“苏一同学!你等一下!”

我侧过头,道,“你要是想教我关于我这种人的思想境界,那就免了。”

赵名成愣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对不起,我说的过分了。”

“不过分。”我仰起头,冲他一笑,“真的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我本来就屡教不改吖~~”说完我就一拳招呼在他脸上。哈,这时间段刚好教室没人了,老子才不会客气!

“唔。。”赵名成一个趔趄过后一屁股坐到地上,好像被我打得有点懵,捂着脸抬头看我的时候,一双凤眼湿漉漉的带着些迷茫。

鱼头被我忽然的一拳吓了一跳,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一,你自己解决吧,哥哥先去吃饭了~~”说完后竟然提起我的书包就跑了?!

赵名成一直呆坐在地上,还不见他站起来的趋势,我只好伸手过去,道,“坐在地上舒服么?还不赶紧给老子起来!”什么尊师重道,老子已经不在乎了,打都打了,还扯那些有的没的之乎者也干嘛!

“哦。”赵名成连忙抓住我的手,爬了起来。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眼圈竟然有些红。

不是吧?只是一拳而已吧?当时我把鱼头整成那样,也不见他哭啊?难道我的手劲真的很大?我疑惑的看了他几眼。完全忽略当时鱼头声嘶力竭的尖叫。

一直觉得赵名成这只看起来斯文儒雅,实则是衣冠禽兽。【竟然强吻我!】没想到,脸颊被我揍得红肿,眼圈也是红红的还泛着水汽,竟然挺可爱的。。。

次奥!我一定是疯了!瞪了他一眼,我甩开他的手,“我去吃饭了。”

“苏一!”赵名成连忙又叫了一声,还扯住了我的胳膊,“我有事找你!”

“放手!”我蹙了蹙眉,又烦躁起来。这只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的人,来道天雷劈了他吧!

“唔,苏一,”赵名成松开手,深呼吸了几次,忽然用一种翘尾乞怜的表情看着我,“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登时,地球的上方天雷滚滚,最后,一道闪电狠狠的劈中了我的脑袋。

☆、所谓伊人

你问我的反应是什么?

我只能说,我给了他一拳。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他忽然的告白把我轰了个外焦里嫩,就在他试图用他天真可爱的眼神勾引我的时候,我一拳揍在他另半边脸上。

不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跑了。

次奥!老子竟然落荒而逃了!!

我烦躁的扯着被子蒙住脑袋,竟然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赵名成当时可怜巴巴看着我的眼神,说什么喜欢我。。。

啊啊!!我一个起身,把枕头丢了出去。

鱼头好有兴致的趴在床头玩手机,看着我揶揄的笑,“小一该不会思春了吧~~对象该不会刚好是赵名成吧?哎哟,我说他条件也还行,要不就试试看嘛~”

我狠狠的瞪他一眼,“老子的两万字你搞定了没有!!”

“……”他又乖乖的玩自己的手机去了。

赵名成。加拿大留学回来的博士,不久前来我们学校教课,大约才二十出头,比我大不了多少。长得也还行,就跟鱼头似的,白白净净,一双上挑的凤眼显得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我忽然回头冲鱼头笑了笑,露出八颗牙齿,“你说得对啊!赵名成的确不错,那就这么定了!”

“定啥?”鱼头没缓过神来,奇怪的问。

“当然是跟他交往啊!”我嘿嘿一笑,说着就掏出手机给赵名成打电话,走到阳台上。

鱼头当时的嘴巴几乎可以塞进去一整个拳头。

“苏一?”对面的赵名成的声音有些欣喜,然后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打给你干嘛!”我冷哼了一声,道,“你在教师宿舍楼吗?”

“唔,不在,我在学校外面住。”

“哦,那算了。”我刚要再开口,就听见他着急的声音,“苏一!苏一!你有事的话,我去找你!嗯,给我十分钟,我一会儿就到了!”

还没等我回应,电话里已经传来嘟嘟的忙音。

可是,我没事啊!喂喂,我只是觉得直接提出交往挺尴尬的,随便转移一个话题才说道住宿的问题上好么!!就在我腹诽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一脚踢开了。

我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大维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才松了一口气。吓死了,我还真以为那只这么快就来了!

大维冲过来,吼道,“不是真的吧!小一,你要跟那个男的在一起?!”

我嘴角抽了抽,瞪了眼多话的鱼头,然后伸手揽住大维的脖子,“哥,当然不是真的啦!我只是说说嘛!鱼头那家伙脑子有病别理他!难道哥你还看不出来吗?我真的是很讨厌赵名成啊!!别说在一起,我是每见他一次就莫名的火大想揍他啊!”

“咳咳!”鱼头咳了起来。

我回过头,就看见赵名成一脸受伤的表情站在门口,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我,红通通的就像要哭出来似的。

大维尴尬的干笑起来,“哈哈哈,我们开玩笑呢,哈哈,开玩笑。。。”暗地里狠狠的掐了我一把,我疼的差点泪都飙出来了,只好转移话题问赵名成,“你怎么在这里啊?”问完我就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下,貌似是我把他call过来了啊!!次奥!

“没,没事。”赵名成摇摇头,转过身默默的走了。

“小一,你还不去追?!”大维悄悄的凑到我耳边。

鱼头也用枕头砸我一下,道,“喂,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小一,再不去人家可就真走了!”

“我去还不行吗!”我抓了抓头发,在大维和鱼头揶揄的目光下,追了出去。

我追上赵名成的时候,他正坐在昏暗的路灯下的长椅上发呆。看见我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道,“苏一同学,你出来找我吗?”

擦,刚才不是还苏一苏一的叫?我坐到他旁边,没理他,犹豫着怎么开口。

因为之前面对他的告白,狠狠的给了他一拳,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开口比较自然呢?

就在我暗自苦恼的时候,唉,赵名成这只忽然凑过来一把抱住我,“苏一,我哪里不好你跟我说,别讨厌我!”

额,忽然想到一首诗,我拿出来show一下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鬼迷心窍

“嗯,其实我打电话给你没什么事。”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和颜悦色的说话,手心都快冒汗了。

他依旧抱着我的腰,没说话。

“额。。。”我真的是在心里做了很久很久的思想斗争,最后,忽然爆出了一句,“给老子松手!!”我擦,我是不是说脏话说习惯了?一定是大维和鱼头把我带坏的!劳资以前明明就是个好孩子啊!

赵名成连忙松开我,端端正正的坐好,“对不起。”

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没说话,赵名成貌似以为我在生气,也乖乖的保持沉默。

我忽然想到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因为鱼头怂恿的吧。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擦,劳资竟然会玩那个!

我说,“我们交往吧!”

赵名成扭头看着我,眼睛亮亮的,“苏一,你再说一遍!”

次奥!我瞥了他一眼,直接起身打算回宿舍了,这只,管他去死啊!!

“苏一!”他一把扯着我的袖子,从背后抱住我,“苏一!我好开心,我真的。。。”

“闭嘴!”我打断他的话。也许是因为刚从加拿大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他说话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哪有把开心说出来的?而且,真的有这么开心吗?

赵名成没有再说话了,却还是抱着我不肯撒手。

这个人,莫名其妙!老子追也追出来了,也不想管他再发什么疯,就直接推开他,道,“我先回去了。”

当天晚上,洗完澡躺倒床上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鱼头!”

“啊。。怎么了。。。”鱼头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又打起了呼噜。

靠!睡得跟猪似的!我暗骂了一句,又继续看着天花板,华丽丽的失眠。擦!老子竟然一直在想赵名成那只!!

我从床上爬起来,又走到阳台上,一个电话打过去。

“唔,谁?”

擦。。。我干嘛打给他啊!!!我无语的抬头盯着头顶的月亮,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就听见手机里面传来嘟嘟的忙音。

赵名成,去你妈的!竟然敢挂老子电话!!!!我扭曲着五官瞪着手机屏幕半晌,最后还是狠狠的把手机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电池和手机又分了家,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摔了。

第二天凌晨,鱼头华丽丽的顶着一双熊猫眼,不满的瞪着我,“苏一你这个混蛋!下次再敢在半夜发疯,老子一定劈了你!!”

我自知理亏,连忙狗腿的过去给他倒水捏肩。

鱼头毫不客气的灌下一大口水,然后开始教育我,“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小子不会真的思春了吧?额,你跟赵名成真的开始交往了吗?你喜欢他吗?难道昨晚是在想赵名成??不会吧。那你摔手机干嘛!”

擦,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疯了!我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们两个把床铺好,我背上包锁好门跟着鱼头上课去的时候,就见鱼头回过头,一脸猥琐的笑意。我越过他的肩膀看过去,刚好看见赵名成垂着头站在前面不远处的柳树下,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鱼头凑过来低声道,“交给你了,哥哥先去吃早饭了~”说着就冲我挥了挥手跑远了,跑过去的同时还不忘跟赵名成打招呼。

赵名成转过头看到我的时候眼睛又亮了一下,很快的跑了过来,“苏一,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去你妈的!我瞪了他一眼,“滚开!”

赵名成呆了一下,眼圈忽然红了,然后也没说话只是跟在我后面。

次奥,搞的好像老子欺负你似的!我背着包继续走,本来还心软了一下想回头看看他,又想起昨晚这只竟然挂了老子的电话,还是狠狠的回头瞪了他一眼。

“苏一,你在生我的气吗?”赵名成小声的问。

擦!生你妹的气!我冷哼了一声,道,“老子没空管你。”

赵名成哦了一声,垂着脑袋像被谁丢弃了似的。柳絮被风吹得满天飞,有种浪漫的错觉。

我抓了抓头发,伸手将他按在粗壮的树干上,然后吻住他的嘴唇。赵名成呆了一下,然后伸手抱住我,等我松开他的时候,他还是笑的跟个神经病似的。

唉,我为什么会忽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吻他啊!!

一定是鬼迷心窍了!一定是清明前后,我被附身了吧!!!

☆、投怀送抱

后来的几天,每天早晨赵名成都会站在原地等我一起吃饭。中午我和鱼头一起去吃,偶尔大维会跑过来蹭饭。

有时候上到赵名成的哲学课,我就继续睡觉,他继续一本正经的讲课。

我还挺纳闷的,上课的时候看起来挺像回事的啊,私底下怎么就跟个白痴似的!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了大约十多天。

这个周五的晚上天气不错,我就背着书包去他家玩去了。他家离学校其实不远,大约走五分钟就到了。是一套标准间的公寓,三室一厅,还有配套的厨房和卫生间,一个小小的阳台,上面种了些不知名的花草。

我背着手自来熟的在他房间转来转去,他的卧室里面竟然有一排书架,而书架上的书大部分都是外文的原文书,擦!有些老子连名字都不知道!!

“给你。”赵名成递给我一只杯子,我接着喝了一口,是茶。然后抬头看见他手里的另一只杯子,跟我手里的杯子花纹拼成一只完整的亲吻图案。

真是恶趣味!我继续喝茶懒得理他。

赵名成笑呵呵的凑过来和我碰了一下杯子,才转身去喝自己手里的茶。神经病!我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有种想把手里的茶全部倒在他身上的冲动。

然后没什么事,洗完澡我就坐在床上玩手机通关游戏,他就坐在书桌前看书,认真的样子真的一点都看不出平时白痴一样的气质!

连打了几个哈欠,我放下手里的手机,倒头就躺到床上,我闭着眼道,“我睡了,你继续看书吧。”

赵名成放下手里的书,跑过来挤到我身边躺下,“我也睡了。”

擦!我额上冒起几根青筋,咬牙,“给老子滚到沙发上去!”说完我一脚把他踹到地上,翻了个身卷起被子自己睡去了。

大概过了半刻钟,我晕晕乎乎的大约要陷入沉睡中去了,扭头忽然看见赵名成这只竟然还坐在地上,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当时就吓得跳了起来,“你他妈的干嘛!坐在地上有什么爽的?!”

虽然不是冬天,可是春天晚上的气温也是挺冷的。我伸手提起赵名成将他塞到被子里的时候,他还有些瑟瑟发抖。神经病!!我冷哼一声,从床上爬下去,“老子去沙发,行了吧!”

赵名成这只忽然爬起来,半跪在床上一把抱住我的腰,温热的呼吸隔着薄薄的睡衣一下一下的打在我的脊背上,我登时一个激灵,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放开!!”

“不!苏一!”赵名成勒紧我的腰,有些慌张,“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我蹙了蹙眉,不想理他不定期的发神经。

“苏一,要是我骗你,你会不会原谅我?”他又问。

“不会。”我被他勒的喘不过气来,没好气的说,“老子一定给你两拳再踹你两脚,然后把你丢到河里去!”

“那然后呢?”赵名成坐了起来,抬头看着我,一脸的期待和紧张,“然后呢?苏一会不会原谅我?”

擦!!这只不会真的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吧!!??事实证明,我又猜对了。当然,此刻的我还不知道。

“然后?”我冷笑一声,“然后你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见一次揍一次!!”

那双眸子立刻暗了下去,迷茫的看着我又像是要哭出来。次奥,最怕的就是这个!我无奈的扭头不看他,道,“好了好了,只要你认错就原谅你了。”

果然,他的两只眼睛闪闪发光,然后他狠狠的扑了过来,抱住我的脖子,道,“苏一,我好开心!”

美人在怀。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

我又不是柳下惠,对于美人的投怀送抱,有什么理由拒之门外?嗯,就当提前预支一下被骗的损失费好了!

我嘿嘿一笑,接过他的身子,反身将他压在床上。

☆、作茧自缚

第二天我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我愣愣的看着面前放大了好几倍的脸,才终于想起来,昨天晚上,貌似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这时候,赵名成还睡着,脸颊绯红。

我之前还没有仔细的看过他的脸,只觉得干干净净的秀气,现在凑近了看,才觉得他真的很漂亮。半长的头发被撇在一边,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紧闭的眼睫像把羽扇,底下是高挺的鼻梁,再往下,就是红肿的嘴唇,泛着诱|惑的气息。

我凑上前亲了一下。

赵名成悠悠转醒,漆黑的眸子呆呆的看了我几秒,才重新有了焦距,欣喜的伸手抱住我,声音有些低哑,也许是昨晚用多了嗓子的缘故,“苏一!”

“啊。”我侧过头看着窗外不理他。他才刚刚醒过来,声音里面全是懒意,唤得我心头一酥,险些又要把他按到床上去。

赵名成凑过来看了我半晌,见我还是不理他,又松手躲到被子里继续睡去了。

我松了一口气,趁他睡下赶紧爬起来把衣服胡乱套上去。

我在思考我要不要就这样一走了之!因为我到现在还搞不明白自己昨晚是怎么回事,就这样把他上了。

次奥!这下怎么办!我难不成还要禽兽到吃|干|抹|净就脚底抹油吗??!我应该不会干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吧!

最后,我直接坐到床上玩手机,赵名成缩在角落拱成一团。

大约到下午一点,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才想起来一早上都没吃点东西。

“赵名成!”我伸手掀开他的被子,道,“我下去买饭你要吃什么?”

没反应。

“喂!”我冷着脸,有种想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冲动,“给老子说话!吃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才会管他死活。

“唔唔。。。”赵名成支吾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次奥!我半眯起眼,刚要一巴掌拍下去,却见他整张脸红的不正常,额头全是汗。

“靠,不是生病了吧?”我抽了抽嘴角,自言自语起来,“老子昨晚也没怎么弄你吧?”伸手摸他的额头,果然是火烧似的烫。

我吓了一跳,连忙拍他的脸,“喂!赵名成!赵名成!!”

“唔。。”赵名成眼皮动了动,没睁开,小声的喊着,“热。。苏一。。。我好难受!呜呜~~”说着又哭了起来,眼角挂着泪。

“喂,你别哭啊!”最怕的就是这招!我伸手帮他擦干净,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呜呜。。。不去!”赵名成一巴掌打开我的手,忽然不知道发什么疯,挥手使劲拍我,“我不去医院!滚开!!别碰我!!呜呜!!苏一!苏一!我好难受!”

我被拍的生疼,就直接捉住他的双手,“难受是吧?”

点头。

“我带你去医院!”我勾起嘴角冷笑一声,伸手去抱他。

“不要!”赵名成又挣扎起来,活像我逼他出去卖似的,尖叫起来,“不要!我不去医院!放开我!啊啊啊!!苏一!苏一救我!!”

我嘴角一抽,道,“老子就是苏一!”

赵名成终于艰难的睁开眼,定定的望了我几秒,又哭了起来,“不要!你不是苏一!你滚开!!苏一!苏一!呜呜。。。”

次奥!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没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努力的放慢自己的声音,“赵名成,苏一让你去医院,听话行不行?”

赵名成终于没再那样声嘶力竭的哭,却默默的看着一旁的手机,轻声道,“苏一不要我了。。我打电话给他。苏一不能不要我。。。”

我脑袋上面又多出几条黑线。这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我觉得自己真的历经了人生的各种坎坷!

次奥!老子再也不要跟神经病说话了!!老子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靠!

我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他,只见赵名成这只拿起我的手机,看了一会儿,义无反顾的按了‘110’三个键。

去你妈的。。。我嘴角又是一抽,抢过手机赶紧挂断。

赵名成一愣,眼圈又红了,喊道,“还给我!把苏一还给我!!”

这只该不会是脑子烧坏了吧。。。我一时间觉得脑细胞有点不够用,“赵名成,你再不去医院就要出问题了,乖点,我带你去!”

也许是他的脑子真的有问题,完全听不懂我说话,冲我吼起来,“我才不去医院!混蛋!!”最后还附赠了我一巴掌。

老子活了二十年,从来没被谁打过嘴巴。赵名成,你赢了!

老子真是作茧自缚!!脑子有病才会管你死活!!

☆、兔子西施

“啪”的一声,我的耳朵出现的短暂性的耳鸣。

我觉得我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

赵名成呆呆的看着我,似乎终于回过神了,眼里充满了惊惧,就像我会扑过去咬断他的喉咙似的。事实上,我的确挺想这么干的。

看他烧的不轻,再一巴掌打下去可能要真的会出问题,我只好忍着气,将手机揣进裤兜里,转过身拿丢在沙发上的书包。

老子真的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带下去!

“苏一!”赵名成喊我,“苏一,你别走!”喊就算了,还从床上爬了起来,结果整个人就栽在地上。我回过头看他的时候,已经摔在地上没了动静。

烦死老子了!我骂了一句,把书包甩在地上,走过去抱他起来。

赵名成伸手抱住我的脖子,整个人都贴了上来,隔着衣服还是滚烫的,声音有点颤抖,“对不起,对不起,苏一,你打我,你打我好不好?”

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疯。。。我将他丢到床上,道,“我回去了。”

“苏,苏一。。”赵名成伸手扯住我的衣服,有些恳求起来,“不要留我一个人,我好难受。。苏一,陪我好不好?”

我扯了扯嘴角,“放手。”

“不!我不放!”赵名成瞪大了眼,死死的抓着我的袖子。

“放手!”我皱紧眉头,挥开他的手,烦躁的想一拳砸在墙上。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赵名成在一起,都有一种失控到想揍人的情绪。

“苏一。。”赵名成身子微微颤抖,咬着唇道,“我去。。。医院,我去好不好,你别生气。”

“你去医院?”我扯着僵硬的脸,“老子才不想管你死活,你爱去不去。”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赵名成愣了一下,看了我一会儿,就在我打算收拾东西回自己寝室的时候,这只忽而又晕了过去。

我觉得我这辈子的耐心都被磨尽了!!

我坐在沙发上,打了个电话给鱼头,“鱼头,赵名成发烧了怎么办?”鱼头那边有点吵,就大声的吼过来,“靠!什么怎么办!送医院啊!”

“操,他死活不去!烦死老子了!”我说。

鱼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你别送他去医院,给他吃点药吧!看看他家里有没有。再给他煮点粥,吃点东西别饿着。”

擦,饿着的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怎么煮?”我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菜,就是没有成品。

不是吧,难道老子要沦落到帮这只做饭的地步??!!

最后,在半吊子鱼头的指导下,我终于完成人生第一锅粥。米粒黏在锅底不说,这颜色为什么这么奇怪?明明按照鱼头说的放的调料,为什么是这个结果。。。

我把粥连同锅一起丢到池子里,

等我从厨房里面钻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赵名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坐在床头发呆,一直盯着客厅的门看。

他坐在那里竟然也不盖好被子,两只胳膊光溜溜的露在外面,我蹙了蹙眉走过去,道,“被子盖好。”

赵名成一呆,愣愣的回过头看我,好半晌也没说话。

次奥,听不懂人话啊!我瞪了他一眼,伸手扯着被子就捂在他头上将他按到床上躺好,“给老子躺好!”

赵名成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只露出两只眼睛,闪闪发光,“苏一!”

我嘴角又抽搐了一下,看都懒得看他,直接走到玄关处换鞋,“我下去买饭,想吃什么?”

“苏一!苏一!”这只完全没有鸟我的问题,一个劲的叫我的名字,就跟个神经病似的。我无语的叹了口气,已经不打算能从他嘴里得到什么答案了。

我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劳碌命,无奈的打开门刚要出去,想了想又扭头跟他说了句,“我一会儿就回来。”

。。。

为什么加这一句?也许是因为如果我不说的话,赵名成这只又要哭来哭去,那声音真的让我很想给他一拳。除此之外,每次看见他可怜的表情,我心里都怪怪的,就像有一只老鼠在心头挠来挠去似的。

啊!烦死老子了!等我手里提着一碗粥,发出第N次叹息时已经回来了。

按理说,赵名成已经醒过来了,温度也稍微降下来一点了,完全没有担心的必要,我呆在这里受罪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老子应该直接回自己的寝室床上好好睡一觉,或者玩游戏来他个通宵,或者跟鱼头大维一起出去K歌什么的。。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在门口站了许久,最后还是拿出钥匙开门进去了。

一进门是客厅,卧室的门就在旁边,我进赵名成卧室的时候,他正靠在床头看书,一本我叫不出名字的英文书,他似乎还看得津津有味。

次奥!难道这就是差距?难道这就是屌丝和高富帅的差距?!屌丝出去买粥?高富帅在家各种文艺各种享受??上天真不公平。。。。

我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他床边的茶几上,道,“趁热吃了。”

赵名成眨了眨眼,仰头看着我,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把书放到一边,说,“谢谢苏一~”那声音软的差点让我浑身骨头都酥了下去。本来还想给他脸色看,忽然就啥都想不起来了。

“呃。。不用谢。”我吞了口唾沫,转身去倒水喝。

赵名成麻利的解开袋子,拿起勺子就喝起粥来,烫的伸出舌头哈了哈气,又继续飞速的吃起来。额,看起来的确是饿坏了。

“你,吃慢点。”我坐到沙发上,支着下巴看他。其实,赵名成这只,真的很可爱啊。。。

“嗯!”赵名成点点头,手上和嘴上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

这扒饭的动作和表情,为什么让我想到自己家那只叫做兔子西施的萨摩耶呢???!!!

☆、高深莫测

忙活了一天,我也累得不行,趁他喝粥的功夫跑去浴室洗了个澡。

我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赵名成已经吃完了,盯着我眼睛一眨不眨。

为什么有种。。。被视奸的错觉。我嘴角抽了抽,用干毛巾擦着头发,问道,“你要不要洗澡?我放好水了。”

赵名成点点头,“你帮我!”

= = 我把毛巾搭在头上,认命的走过去抱起他,走进浴室,将他放到浴缸旁边坐着,“把衣服脱了,我先出去了。”

“苏一~”赵名成侧过脸,忽然叫了我一声,然后伸手圈住我的腰,整张脸也贴了上来,在我胸口吐着热气,“苏一,帮我~”

我吞了口唾沫,有些僵硬的推开他,“帮你妹啊,自己动手!”

说完我就奔了出去。说是逃了出去也不为过。

次奥!人家一个热血骚年,哪里经不住这样的挑拨啊!红果果的勾引啊有木有!

要是平时,说不定老子就直接扑倒他开始大干一场,不过看他今天一整天都要死不活的样子,还是先算了吧,反正来日方长,老子又不是禽兽。。。

大约我窝在床上玩手机过来半个小时,赵名成从浴室里出来,蹑手蹑脚的钻进被子。

我正在游戏闯关中,也就没理他,结果他整个人光着身子就凑过来把我抱得严严实实。

手一抖,就被对方给秒杀了。

“你干什么?”我问。

“睡觉。”

“离我远点!!”

“不要。”

“擦,滚开!”我伸手去推,结果赵名成这只抱得更紧,简直要把我的脖子给勒断了。

“苏一~”赵名成爬到我身上,上挑的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情|欲,“我哪里不好吗?为什么不抱我?”

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在我耳边的炽热气息更是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擦!老子怎么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心疼你,不舍得你受伤啊!!妈的,你以为老子忍得有多好受啊!!

见我不回答,赵名成扁了扁嘴,眼圈又红了起来,说不出的委屈,“苏一。。。”

“闭嘴!”我怒道,翻身将他压在下面,狠狠吻了上去。那两片粉红的唇,像是沾上了罂粟的花蜜,让我有些欲罢不能。

赵名成张口,舌头跟我纠缠在一起,热情的抱住我,双手摸到我的内|裤就探了进去。

操!赵名成这只妖精!

一夜风流过后,第二天又是头疼的一天。

赵名成趴在床上起不来,我认命的收拾床单被套丢进洗衣机,看着一堆看不出形状的东西在洗衣机里面翻滚,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有种成就感!

一直又忙乎到晚上,下去给他带了饭,我坐在一边玩手机才终于发现,竟然已经是周日了!擦,明天又要上课!!

赵名成也是急急忙忙的坐在书桌旁备课,学生交上来的作业还没批,这时候看他倒是一脸的认真,完全没有神经病的感觉。

“赵名成,我先睡了。”我凑过去亲他的脸,满意的看他呆了一下过后耳尖变得通红,就爬到床上去睡觉了。

其实吧,赵名成这只真的很可爱啊。。。

我笑了起来,跟鱼头发短信聊起天。鱼头对我几晚的夜不归宿表示理解,发了两个表情过来,异常猥琐。

第二天刚好有一节哲学课。我坐在角落支着下巴百无聊赖的听着赵名成站在讲台上讲课。

我以前每次都是睡过去的,所以从来不知道原来有这么一门课,无聊的这么透彻。不知道赵名成这家伙怎么坚持下来的,竟然还考了博士,真受不了!

赵名成不知道说到什么话题的时候,看见了我,愣了几秒钟才继续讲课,脸又红了起来。

我笑起来,满意的趴到桌子上继续补觉。

下课的时候我是被鱼头推醒的,鱼头一脸猥琐的看着我,“喂喂,大清早的还睡?昨晚又忙活了一晚?”

草。。。我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提起书包,“滚蛋,饿死老子了,去吃饭!”

余光正好瞥到赵名成站在讲台上,几个男生笑着将他围在中间在聊些什么。赵名成一脸尴尬的摇头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挑了挑眉,把手里的包丢到鱼头怀里,朝赵名成走过去。

“喂喂,老师给点面子嘛!”“是啊是啊,不就一顿饭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对不起,我晚上有事。所以。。。”赵名成支支吾吾的,脸红起来,“你们自己去吧!”

“老师,什么重要的事啊,我们真的是很诚心的请你吃饭呢!赏个脸吧!!”

赵名成还想再说什么,其中一个男生之间抓住他的胳膊,笑道,“老师该不会害怕了吧?我们又不会吃你~哈哈!!”

那只咸猪手怎么那么碍眼呢?!我冷哼一声,道,“放手,不然老子一定打断你的腿。”

几人转身看见是我,神情有些不自然,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畏惧道,“苏哥,我们在跟老师开玩笑呢!”“是啊,苏哥,这家伙之前不识好歹,在大伙面前让苏哥你下不了台,咱们只是稍微教训一下。”

“草,你想泡他管我鸟事!”我瞥了为首的杜大壮一样,之前就是这家伙碰了赵名成的手。

“嘿嘿!”杜大壮傻笑几声,抓抓脑袋,“既然苏哥知道,那就行个方便别管小的们啦!”

我哼了一声,道,“你想泡谁老子什么时候管了。”我转过头看了眼赵名成,他直直的看着我,昨晚熬了夜眼睛下面还有一层重重的黑眼圈,脸上有些苍白。

“谢谢苏哥!”杜大壮松了一口气,又要伸手去拉扯赵名成,“老师,不给我面子也要给苏哥面子吧!就是一起出去吃顿饭嘛!”

我扯了扯嘴角,见赵名成一脸受惊的表情,漆黑的眸子望着我里面写满了求救。

“大壮,”我说,“猪手拿开。”

杜大壮果然松了手,可怜道,“苏哥,又怎么了?!”他后面的小弟们安分的站在他身侧。

嗯,赵名成就在这里,而且鱼头也站在后面,所以,有些话原来真的不是很容易说出口的。我要怎么说,才能明确的表达出,赵名成已经名草有主了?

这真是个高深莫测的问题啊。。。。

☆、微不足道

鱼头在我后面戳了一下。

草!老子知道了!!我拧紧眉头,冲杜大壮说,“大壮,随便泡谁都没问题,赵名成不行!”

杜大壮抓抓脑袋,“苏哥,那啥,我没随便玩玩,我是在追求!”

如果说一开始我是抱着看戏的态度,那么现在我觉得我一定想一巴掌拍在他脸上。我扯着嘴角道,“去你妈的,老子的人轮的到你追?!”

“啥?”杜大壮一愣,然后看看我又看看赵名成,一脸的不解和震惊。

我也懒得鸟他,就扭头冲一旁愣着的赵名成道,“磨蹭什么,收拾好去吃饭!”

“嗯嗯!”赵名成眼睛弯了起来,“好!”说着就把讲台上的讲义装进包里,关了电脑和投影仪。

杜大壮张嘴看着我伸手牵住赵名成,才终于呃了一声,“苏哥,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会告诉兄弟们好好照顾嫂子的!!”

鱼头嘿嘿一笑,竖起大拇指,“说的好!”

“草,去你妈的!”我回头瞪鱼头一眼,“谁是你们嫂子!”

我觉得我一定是高估赵名成这只的智商了,因为就在我说这一句的时候,这只弱弱的加了一句,“咦,我不是吗?”

擦,你是男人好么!!!

我嘴角不停的抽搐起来,甩开他的手往外走,示意鱼头跟上来,“去吃饭。”

“苏一!”赵名成连忙追上来,花痴一样的笑了起来,在我耳边小声说,“明明是苏一说的,我是你的人~~”

我脑袋上又挂起了一条条黑线,冷冷道,“给老子滚远点!”

“不要。”

“……”

“苏一,我们吃什么?”

“……”

“苏一苏一!苏一!”赵名成在我耳边不停的叫唤,到最后我实在烦的不行,就吼道,“苏你妹啊!烦死了,给老子闭嘴!”

鱼头也满头黑线,扭头当做不认识他。

当天晚上,我回寝室花了一个小时收拾好要穿的衣服,然后去赵名成家常驻。

赵名成趴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我只披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我走过去,双手撑在床上,俯身将他困在身下,“赵名成。”

“嗯?”赵名成张开朱红色的唇,呼吸有些急促,带着些鼻音,“怎么了?”

“没什么,”我凑过去亲一下,才说,“我过几天回家,跟我一起吧。”

赵名成愣愣的看着我,好半天才哆嗦着嘴唇紧张的问,“带我回家?”

“怎么,不想去?”我挑了挑眉。

“唔。。苏一,叔叔阿姨不喜欢我怎么办?”赵名成紧张的问。

“不会的。”我笑了笑,低头吻他的唇,轻声道,“你这么可爱,我爸妈会喜欢的。”而且,我也很喜欢啊~~

“嗯。。。苏一,我会努力的!”

传说中,计划赶不上变化是对的。我也从来不认为我跟赵名成这只居然也会有矛盾,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赵名成居然会跟鱼头一起骗我。这感觉就跟兄弟和妻子有一腿似的,真他妈笑话!!

当然,我不是说赵名成跟鱼头有一腿。我只是才知道赵名成竟然是鱼头的哥哥,吓了一跳。

联想到当时跟鱼头大维一起吃火锅,鱼头那家伙的行为举止,说什么玩真心话大冒险,最后让我跟忽然出现的赵名成搭讪,这一切竟然是个计谋?!草,老子活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被兄弟和情人设计了这么久还不知道?!

我踢开寝室门的时候,鱼头正坐在床上玩游戏,大维坐在他旁边喝酒。

“于透你他妈的混蛋!!”我冲过去揪住他的衣服,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鱼头吓了一跳,结结实实摔在地上,捂着脸道,“擦,小一你疯啦!!疼死老子了!!”

我瞪着他,扯着他的头发就要给他第二拳,一旁的大维连忙抱住我,“小一你干嘛?有什么事不能说的啊?!别动手伤了和气!”

“哥,你放手!”我红着眼睛,死死的瞪着鱼头,“我一定要打死这个混蛋!!”

鱼头见我真的动了怒,也不敢说什么,从地上爬起来后,小心翼翼的问,“小一,你知道了?”

“哈哈!老子就是知道了!去你妈的,你看老子跟你哥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觉得老子像个白痴?是不是觉得老子蠢得像头猪?好啊!你赢了,老子就是个脑残!!”我怒极反笑。

“小一,这。。你听我解释。”鱼头捂着脸,皱着眉头。

我冷眼看着他,如果可以的话,我比较想冲过去在他的肚子上踹两脚。可是大维死死的勒着我,不让我乱动。

大维有点疑惑,“鱼头你干了什么让小一跟你拼命?”

我冷笑起来,努力保持平静的声调道,“哥,你放开我。我很冷静!”

大维犹豫了一会儿,果然松了手。

去你妈的冷静!我过去一脚踹在鱼头的肚子上,他没还手,捂着腹部就摔倒在地上蜷成一团,呻|吟不已,“妈的,疼死了!小一你轻点!!”

“好啊!老子就轻点!”我伸手挥开大维的手,使劲在他身上踢起来,“去你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干|死你!!”

大维被我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吓了一跳,连忙又过来拦我,把我推到一边去,“小一!你疯了!”

赵名成一直跟在我身后终于追了过来,他喘着气刚到门口就看到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鱼头,吓得脸色惨白,连忙过去扶起他,“小透,你没事吧。。。”

草!不是一直装作不认识么?现在倒是关心起对方来。妈的!我哼了一声,挣开大维的手,转身就走出寝室。打也打了,跟赵名成分也分了,以后只当做不认识这两个就算了,我也不想在做什么纠缠。

“苏一!”赵名成忽然冲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苏一你不能走!你听我解释!!”

“滚开!”我皱眉,心里一阵烦躁,使劲推开他,然后就看他被我推得往后仰过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砰的磕在桌角上。

我愣了一下,就见鱼头原来还晕晕乎乎的坐在地上,忽然红了眼向我冲过来,“去你妈的苏一!你敢打我哥!!”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鱼头一拳打在脸上,剧烈的疼让我眼前一黑。我连忙扶住墙壁,龇牙咧嘴道,“打了又怎样!老子平时打的还少吗!!”

鱼头呆了一下,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如果不是大维过来按住他,毫无疑问鱼头会真的冲过来捅我几刀。

“操|你|妈的!你这人渣!老子才是白痴!老子是脑残才把我哥交给你!苏一你这混蛋!老子要杀了你!大维你放开我!!”鱼头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

我第一次看见鱼头这么愤怒,也第一次看见赵名成坐在地上表情呆滞的像只扯线木偶。

我扯了扯嘴角,笑了起来,“老子本来就是个人渣。”

嘴角的伤拉扯的有些疼,比起心里却终究显得微不足道。

我想过去扶起赵名成,摸他的头发,问他有没有摔疼。也想过去给鱼头一拳,说,老子在开玩笑你听不出来么。。。

最后,我转身,寝室便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学生,我冷笑起来,“滚!”人群立马作鸟兽散。

我离开的时候,后面鱼头声嘶力竭的喊,“苏一你这个禽兽!”

☆、莫名其妙

我的手里还有两张飞机票,原来打算给赵名成收起来的,结果翻东西的时候翻到他的影集,里面竟然都是和鱼头的合照。

我还记得当时冷着脸看他,赵名成,你最好别说你跟鱼头下了个套让我钻进去。

我什么也没带,除了身上还有一个手机,结果登机之前也关了。

大约好几个小时过后,飞机终于到了H市。

我刚出飞机场,等在外面的老妈就已经扑了过来,“小一,妈妈想死你了!!”我连忙伸手推她,道,“知道了知道了!快放开我!”

“真不可爱!”老妈咕哝了一声,然后松开我,看见我的脸时吓了一跳,“妈呀!小一你的脸怎么了?你在学校跟人打架了?”

我扯了扯嘴角,“妈,回去再说吧。”

回去的路上,老妈一直都在罗嗦关于我在学校打架的事,然后又开始嘀咕之前学校将我听课一周的事情,比唐僧的碎碎念还要可怕。

“对了小一,你不是说带对象回来吗?人呢?”

我打了个哈欠,道,“分了。”

老妈呃了一声,然后凑过来,问,“为啥,你不是说你挺喜欢那孩子吗?怎么忽然又分了呢?吵架了?说给妈妈听听,妈妈给你出主意。”

我侧过头看着老妈,最后没说话。倒是一直坐在驾驶位上的老爸开口道,“哎呀,小一他妈啊,孩子的事你就别管了,他们年轻人跟你能一样啊!”

“什么!”老妈的声音陡然拔高,“你是说我老了吗!混蛋!!!”

我无语的倒在座位上补觉,听着这两只开始拌嘴。无聊之际,打开手机正要玩游戏,结果手机从开机的一刻就开始震动,一直震动了二十多次。

我无语的看见上面十几条未接电话还有好几条未读短信,一看署名竟然都是鱼头的。

我打开信息。

我以为是骂我或者道歉的短信,结果竟然是关于赵名成的事。

我原来只觉得赵名成是鱼头的哥哥却不是一个姓有点奇怪,原来赵名成不是鱼头的爸爸于世泽的亲儿子。

赵名成是鱼头大伯家于世伟的孩子,是私生子。于世伟有一个儿子已经有了继承人,就根本不管赵名成的死活,从赵名成出生前就不闻不问。

后来,赵名成的母亲赵氏带着孩子上门想讨点生活费,毕竟一个弱女子带着个孩子生活实在艰苦,她自己也就罢了,可作为母亲实在不忍自己的孩子受罪。

结果,于世伟却将赵氏拒之门外,扬言这个疯女人要是再找上门就找人端了她家,让她没好日子过。

赵氏只好黯然的回去,结果第二天还是出了车祸。原本伤的并不重,却在送去医院的当晚就撒手人寰了。期间的黑暗程度可想而知。

这让我想起来之前赵名成死活不肯去医院,原来是因为这事。

赵名成本就是私生子,小小年纪还失了母亲,一下就处于崩溃的边缘,亲生父亲又任由他自生自灭,这时鱼头的父亲于世泽出门领养了赵名成做义子,并送他去加拿大读书,离开这片伤心地。但是小小年纪就孤身去国外,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赵名成在加拿大读书期间,鱼头常去看望,所以两人虽不是亲兄弟,关系却很好。

赵名成一直呆在加拿大,这次回来却是因为于世伟。之前说到于世伟有个独子,这人从小娇生惯养恃宠而骄,一身坏毛病,这不,半年前不知道在哪里染了艾滋,不久就死了。

这下,于世伟没了继承人,终于想起自己在国外还有个儿子,连忙找到自家弟弟于世泽想把孩子要回来。

于世泽虽然不拒绝,但也没同意,只表示尊重孩子的意见,当时就一个电话让赵名成回来了。

于世伟见赵名成回来,以为事情有着落,谁着赵名成回来就找了个教师的工作,根本不甩他。于世泽自然乐见其成,吩咐自家儿子好好照顾他哥哥。

我关掉手机的时候还觉得莫名其妙。赵名成看起来斯文,有时候可爱又无赖,比起那样可怜的身世更像是被宠坏了的大少爷。

只是在我生气的时候,赵名成露出一脸的惊惧和小心翼翼。。。或许,他真的怕极了被丢弃。。。

我从兜里掏出原来打算给他的机票,一时间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

我在生气赵名成和鱼头的欺骗,现在冷静下来却更想知道,为什么,赵名成会想要认识我。。。我之前并没有跟他有什么交集,在他的课上也都是睡过去的。

所以,为什么呢?

这时候,鱼头适时的又发过来一长篇短信。

看完过后我就愣住了。当时没有路灯,月光又太暗,我完全记不起来原来那天晚上的人是赵名成。

话说到半年前,我走在小路上,碰巧遇到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那群人中间一个男人坐在地上,垂着头像是在哭。

擦,一群人欺负一个人,要不要脸!我当时就走过去,道,“喂,挡我路了。”

一群人扭头看我的时候,那表情要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他们似乎本来也不打算把事闹大,见有人来了也就撤了。

倒是坐在地上那个男人抬头看着我,大晚上的我也看不清他的脸就随便说了句,“这里挺乱的,跟在我后面,我带你去大路上。”

原来那人正是被于世伟派人缠住带回去继承财产的人。

唉,我怎么从来没发现那人是赵名成呢?

所以说,这只暗恋我半年了?我一时间觉得心情有些复杂,五味杂陈。

后来,赵名成到鱼头的学校教课,刚好分到我的班。看到我的时候没想到我早就把他给忘记了,不敢跟我说话就去找鱼头,又发现原来我跟鱼头住在一起。

鱼头听说这事自然拍着胸|脯说,小一是我兄弟,人品我保证!

然后两人就开始了所谓‘真心话大冒险’的低级圈套,我也很配合的跳进了陷阱。

所以说,一开始关于什么浪漫的一夜|情,如果我真的问出来,赵名成这只一定会真的点头吧!我擦!!

短信的最后,无非是我错了云云。我懒得理他,把手机丢在一边就睡了。

我实在是累得不行,结果躺在床上却满脑子都是最后我临走时赵名成那张惨白的脸。。。比他平时委屈的或者流泪的表情还要让我心疼。。。

真的是,莫名其妙!!老子为毛要在这里纠结这么无聊的事啊!擦!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畏手畏脚了!!

☆、受宠若惊

在床上打了几个滚过后,老妈敲门进来,一屁股坐在我床边,“小一,你那个对象人怎么样啊?”

“分都分了,妈你还管什么啊!”我烦躁的坐起来,抓着头发。

老妈忽然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嘿嘿,你是从你妈肚子里钻出来的,你想什么我还不清楚吗!你喜欢那个孩子是不,所以老妈。。。”

“你干了什么?”我警惕的看着她。这疯婆子又要干嘛!!

“嘿嘿,干了什么的是你爸哦!”

不好的预感。。。。我眼皮跳了跳,问,“你让我爸干嘛去了!”

“当然是接儿媳妇回家。”老妈说我还朝我眨眨眼,“看样子应该不久也就回来了。哈哈!是不是特别感谢你爸你妈!!”

我嘴角抽了抽。

次日早晨老爸果然带着赵名成回家了。老妈自然是热烈欢迎,拉着他的手说什么也不放,嘘寒问暖的纠缠了半晌。

赵名成这只明显的紧张,一直在说是,好,嗯。

神经病!我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唉,我和爸爸先去厨房准备饭菜,你跟小一先聊着!”说着两人推推搡搡的就进了厨房。

赵名成有些畏惧的坐在我旁边,什么也不说,只是垂着头,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瞥了他几眼,见他可怜兮兮的跟窝在我怀里睡觉的兔子西施真的是很像。

兔子西施像是听懂我在想什么,从我怀里冒出头,露出一个傻到家的笑容。

赵名成笑起来,好像也是这个样子吧。。。我伸手摸着萨摩耶的下巴,继续神游天外。

沉默半晌,听见抽抽搭搭的声音。我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赵名成脸上都是泪水,一双湿漉漉的眸子直直的望着我。见我抬头,他又立马转过头看向旁边去了。

额。。我家的兔子西施可不会哭成这样。。。我摸摸萨摩耶的脑袋,没吱声。

赵名成似乎哭的更凶了,身子轻轻颤抖,却没发出声,看得出其中的压抑。

是不是每次在加拿大的时候,一个人难过了,他也会这样哭?我拍拍萨摩耶的脑袋,小东西果然善解人意的从我怀里跳了下去,缩到角落自己的窝里睡去了。

“赵名成,”我冲他招招手,“过来。”

赵名成一愣,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挪了过来。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幸好之前碰到桌角的时候没有什么大事,不然。。不然,我怎么办呢。。。我心想。

“疼不疼?”也许迟了一点,但是,我确定我一直都很想问他。

赵名成摇摇头,没说话。

怎么说呢,其实我很凶,一点也不温柔不体贴,更不懂怎么照顾人,脾气更是暴躁的不行,这样,你还喜欢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我笑了起来,伸手抱住他的脑袋,拉到自己怀里抱紧,道,“你别哭了,可把我心疼坏了。”

我很少跟他说什么贴心的话,更不会哄他,除了经常骂他,我真的很少关心过他。那么,赵名成你为什么,还这样对我死心塌地呢?

“苏一!”赵名成伸手抱住我的腰,脑袋钻在我怀里,再也不压抑,直接嚎啕大哭起来,“呜呜!!苏一!苏一!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哇~呜呜~~”

擦。。老子的耳朵险些被震聋了!我脑袋上挂满了黑线,伸手推他,“喂,吵死了!”

这只抱的更紧了,无尾熊似的攀在我身上,在我耳边不停的叫。

“……”我无语的看着电视,再也不想理他。

也不知道赵名成这只嚎了多久,累了最后就靠在肩上陪我看电视。老爸老妈从厨房出来的时候还是满脸猥琐的笑。

老妈笑眯眯的递给赵名成一个苹果,“喏,你爸给你削的。”赵名成开心的接到手里,说,“谢谢妈妈!”又扭头冲我爸道,“谢谢爸爸!”

我嘴角抽了抽,道,“我的呢?”

“小兔崽子不会自己去削吗?难道还要为难你年老的老爸?!”老爸坐在沙发上,吃自己的苹果。

“……”我无语的看着这两人,到底谁是你儿子啊!!

赵名成把咬了几口的苹果递到我嘴边,“苏一,吃我的。”

我眉毛一挑,咧嘴笑了起来,“好。”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翻身将他压在沙发上,吻他的唇。

赵名成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瞥过去看我爸妈,整张脸涨的通红。

我爸的嘴角明显抽搐了起来,“兔崽子!麻烦尊重一下这里还有两个老人好不!!”

“哈!那麻烦两位老人赶紧滚蛋,顺便帮我关上门!”

最后,老爸还是把一边看得兴致大发的老妈拖了出去,“你们继续,我跟你妈出去串门!”

啧,这大好的时光。。。我毫不客气的伸手脱掉赵名成的衣服,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揉搓起来。

“苏一,我好开心。”赵名成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你对我真好!”

我顿了一下,弯腰抱起他往卧室走去。

唉,其实受宠若惊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我啊!你才是那个大度体贴又温柔的人呢!

“赵名成,我,很喜欢你!”我说。

“唔。。。嗯。。。”

也不知道他被我折腾的晕晕乎乎的到底听清了没有。

郁闷,老子下一次就不一定说了!

THE END

☆、反攻记

这两天赵名成总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有时候在床上也是神游天外的状态。

这让老子很不爽啊!难道老子还不够卖力?!

擦!!我狠狠的灌下去一口酒,坐在沙发上等他洗澡。

真是的,洗个澡还这么磨蹭!我心痒痒的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有种想要一脚踢开门将他扑倒在地的冲动。

我一定是又欲求不满了。。。

又喝下去一口酒,我站起身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喂,还有多久?”

“唔,一会儿就好了。。”赵名成支支吾吾的回答。

我几乎能想象他站在水里,氤氲着蒸腾的水汽,脸颊绯红,两只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兔子。

莫名的,体内又窜出一团火来。

我烦躁的把手里的啤酒罐丢进垃圾桶,推门走进去,“慢死了!”

赵名成见我进来,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拿屁股对着我,惊叫道,“苏,苏一!你出去!!”

我上下打量他一眼,只觉得他后背的曲线漂亮的没话说,臀部更是挺翘的不行。

啧!我舔了舔嘴唇,喉结动了动吞了口唾沫,带着色|情的语气道,“赵名成,转过来给我看看。”

赵名成这只扭过头,委屈的两眼发红,像是要哭出来,“不要!你出去!”

那声音带着些颤抖的鼻音,把我的心脏又是撩拨的狠狠一跳,我嘿嘿一笑,走过去,“老子还没办事儿呢~哪能出去呀~~”

唉,跟他在一块儿过后,我怎么就变得这么猥琐了??

赵名成瞪大眼睛,连忙扯过一旁的浴巾就要围在身上,我眼明手快的一把抢到手里,丢在地上,笑道,“小东西,今天把爷伺候好了,爷有赏!”

赵名成红着脸,哆嗦着嘴唇半晌才说,“苏一你好猥琐!”

“哈,是啊,爷好猥琐~”我伸手搂住他的腰,将他压在浴室的墙壁上,顺手关掉水,“喜不喜欢,嗯?”

赵名成侧过脸,说,“瓷砖好冰。”

靠!老子的问题倒是回答啊!我嘴角抽了抽,淫|笑道,“一会儿就不冷了!”

说完,我就凑过去亲吻他的脖子,一手摸上他的臀部揉了起来,一手在他光滑的背上摸来摸去。

“唔。。”赵名成咬住下唇,双手抱住我的脖子,没说话。

当我单手握住他渐渐高涨的欲望时,他浑身一颤,忽然张口轻喘着气,“苏一,我,我,要在上面。。。”

我嘴角抽了抽,很想一巴掌把他拍晕过去。你这样子也能压我?擦!别做到一半自己先晕过去了!!

没理他,我继续干自己的事。

赵名成这只显然是铁了心了,伸手抓住我不安分的手,认真道,“苏一,我要在上面!”

我也抬起头,直视着他,“不行。”

赵名成似乎是没想到我拒绝的这么干脆,眼睛忽然就红了,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真是受不了。。。我无语的松开他的身子,拿起旁边还干着的浴巾披在他身上,道,“你先洗吧,我出去等你。”

我转身的时候,赵名成又贴了上来,死死抱住我,哭道,“苏一,你不喜欢我!!呜呜~~”

擦!这跟喜欢你不喜欢你有什么直接联系啊!!我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伸手掰开他的胳膊,“别闹了,出去再说,先把衣服穿上!”

“不!我不要!”赵名成用力的勒着我,“小透说你喜欢我的话会让我再上面的!!苏一!苏一你不喜欢我是不是?”

原来是鱼头那贱人。。。擦,去你妈的!!我冷笑一声,道,“给老子松手!”

赵名成被我忽然的怒气吓了一跳,连忙松开双手,咬着嘴唇不敢说话了。

我转过身狠狠瞪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要在上面是不是?”

点头。

“好啊!”我勾起嘴角,伸手拿起一旁的沐浴露丢到他怀里,“给你一次机会。”

赵名成愣了一下,两只眼睛闪闪发光,结结巴巴道,“苏,苏一,你你你同意了??”

我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他,直接脱掉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

赵名成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拿着沐浴露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

“你还愣着干什么?!”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难不成你还要老子主动?”

“不不不。。不是!”赵名成支吾半晌,才说,“我我,我不懂。。。”

擦!那你说个JB啊!!我感觉我的脸现在一定处于极度的扭曲状态,从赵名成惊恐万分的脸上可以看出来,我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极度的可怖。

我狠狠的将他压在墙壁上,捉住他的双手按着头顶上,一口咬住他的脖子。

“呜呜,苏一。。。你不喜欢我!”最后,这只薄弱的控诉声被我吞进了喉咙里。

关于在上面还是在下面的问题,不表示我爱不爱你好不?!

鱼头你他妈的给老子赶紧滚蛋!

最后,我终于粗暴的把我的‘兔子西施’弄的晕了过去。。。。

【THE END】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