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ọc sinh bất lương – Vũ Trùng

不良学生BY 羽虫

( 现代短篇校园生活师生年下攻爆笑 HE)

备注:

这是新版《不良学生》啊啊!

说是新版,其实也不过是修改了一下,

回头去看以前写的文章,

真是惨不忍睹啊!

所以看过的朋友,请看看修改过後的吧!

至少不会奇奇怪怪的…

啊啊,没看过的朋友,

也要请多多支持唷!

简介

热血教师─徐尹祥

每天最期待的是和美女谈一场恋爱

但是,老天爷绝不会让这个白痴…呃,我是说此人如愿的!

他的头号爱慕者是一个男的啊!

☆、章一

糟糕!他快要迟到了!

他可是好不容易应徵到这份工作,绝不能在上班第一天迟到,不然到手的饭碗就要飞了!

徐尹祥以惊人的速度从自家小窝飞奔至学校,也就是他工作的地点。

可恶!早知道就不要贪睡,可是回想起来,梦里那个美女真是波涛汹涌,他差一点…差一点就要…

啊!呼!差点就撞到隔壁的阿花(是一只狗),他可是好人代表,绝对不能「撞狗」。

不过,是不是他是好人代表的原因啊?总是在爱情路上被发「好人卡」。

啧!他也长的不差啊!嗯…至少有人说他长的不错。

…那个人好像是他妈。

想这些干嘛,应该想想等一下如果迟到了要用什麽藉口,嗯…要说扶老婆婆过马路呢?还是说帮忙制服歹徒?

就在徐尹祥还在想如何编「英雄事绩」时,他已经来到学校大门。

「看来好像没迟到。」徐尹祥左看右看现在学校门口还有许多学生正来来往往走动著。

「奇怪…从家里跑来学校也要30分钟,怎麽才7点50分?」他纳闷的看著校门口的大钟,今天早上起来时是7点45分,怎麽…

徐尹祥低头看看手表,再看看大钟。

竟然差了25分钟!

Shit!

徐尹祥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摔爆那台破闹钟!

搞什麽,明明前一晚才调好的,而且那个卖闹钟的老板还再三保证绝对不会坏,老板一直说、一直说,把闹钟往他脸上一直挤、一直挤,口水喷得他满脸都是(还臭臭的),结果还不是坏掉了,可恶,被骗了!

「话说回来…」徐尹祥看向手中的资料袋,这次他接任的班级是二年九班。

「好!我一定要当好老师!」徐尹祥以非常有朝气的声音大喊,惹的附近不少学生与老师侧目他,脸上的表情似是说:「哪里来的怪人?」

徐尹祥喊完才发现自己好像太大声,红著脸走向自己的班级。

他并不是二年九班原本的导师,之前的导师不知道什麽原因辞职不干了。

徐尹祥边走边想,希望他带的班级不要太难带,千万不要像「麻辣X师」一样,学生一个比一个难搞,可怕啊!

终於来到了二年九班教室门口,徐尹祥深吸一口气,大步的走向教室。

「各位同学好,我是你们的新任导师。」他走上讲台,把手上的资料袋放下,转向黑板,拿起粉笔,简单俐落的在乌漆麻黑的黑板上,画上显眼的白色痕迹。

「我叫徐尹祥,之前你们的导师不知道什麽原因而辞职了,所以换我来带你们班。」写完自己的名字,他环视学生们,很好,没有恶作剧、没有藐视老师的眼神。

徐尹祥松了一口气。

<% END IF %>

作家的话:

☆、章二

当睁开眼睛的刹那,他知道,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

每天浑浑噩噩的度过,一日复一日。

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去打架。

季初宇是学校的头痛人物,每次什麽校园围殴事件都有他。

但奇怪的是,季初宇的成绩绝对都在全校前五名。

他拥有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只看了一眼便记了起来。

没人能逼他念书,除了他的哥哥。

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爸妈都病死了,只剩年幼的他和哥哥相依为命。

哥哥很辛苦,每天早出晚归,所以为了哥哥,他得考个好成绩让哥哥安心。

就连打架也不让哥哥知道。

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季初宇脱下身上的黑色睡衣,穿上制服,走下楼梯,步向冰箱拿出牛奶,随便灌几口,就出去了。

漫不经心的走在路上,周围不少女生纷纷对季初宇投出或爱慕、或欣赏的眼神。

纯黑半长不刻意雕塑的头发、像猫一样的危险双眼、白皙如雪的肌肤、直挺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组成一个非常突出的脸蛋。

每次走在路上,都会收到不少这样的「注目礼」。

季初宇已经习惯,但并不以此为傲,反而觉得非常烦。

这些女生是怎麽了?眼睛痛不会去看医生啊?

季初宇在这些「注目礼」下走向二年九班,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著等下翘课要去哪。

此时,教室走进来一个热血过头,好像随时会向夕阳奔跑的男子。

而他进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说他是他们新的班导师。

呵,看来以後会变的非常有趣啊。

<% END IF %>

作家的话:

☆、章三

当当当,下课铃声响起。

「好,今天就到这里,各位同学下课吧!」徐尹祥不改朝气,还是一样很有活力。

学生们有些走出教室、有些待在教室写作业、或著是睡觉。

经过一堂课,徐尹祥已经大约摸到这班的底了,是一个非常活泼的班。

虽然一开始没多少人鸟他,但是经过徐尹祥「春风化雨」的教导下,没人敢不鸟他了。

不是他在吹啦,二年九班肯定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喜欢他。

徐尹祥开始期待下一堂课。

出教室,走向他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徐尹祥才有机会好好的看清楚。

早上因为没有好好的准备,在办公室匆匆忙忙的打理,然後又慌慌张张的跑出去。

这办公室采光非常好,早上即使不开灯也很明亮。而办公桌是面对面的方式合并。後面的墙有一个大黑板,写著一些杂七杂八的事。

「你一定是新来的徐老师吧。」一道好听的声音从後面传来。

徐尹祥转过头去,一看就看呆了。

站在他身後的是一位很有气质的女性。

天…天使!难道是要来拯救他的吗?

「徐老师?」天使带著疑惑的眼神问道。

「啊?啊!我叫…叫徐尹祥,今年26岁,兴趣是…」徐尹祥回过神来,然後摆出自以为很帅的pose。

天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呵呵,徐老师你真有趣,我叫舒琪雅,是二年三班的导师。」舒琪雅带著笑意看向徐尹祥,她是真的打从心底觉得他很有趣。

「啊…哈哈。」徐尹祥乾笑著,啧,糗死了!不过一个出糗换一个名字,也值得了。

原来天使叫舒琪雅,好!他记住了!

<% END IF %>

☆、章四

「把这个公式带入式子二,就会得到…」

教室里传来老师洪亮和抄笔记「沙沙」的声音。

学生们无一不把视线注意到台上的老师。

为什麽没有人打瞌睡呢?正常来说的班级,应该会有一、两人睡觉的啊!

但,那是「正常来说」,有不正常的老师,就有不正常的班级…咳,我是说「特别」。

那到底为什麽不正…特别呢?

因为这班的导师─徐尹祥老师说:如果有人敢睡觉的话,我就会让他吃不完兜著走。

唉,就是有不信邪的人。在教室睡觉,而且打呼声大到深怕有人不知道他在睡觉似的,结果隔天,那个打呼的同学看到徐尹祥就像看到鬼一样,过不了多久他就转学了。

你说,这下谁还敢睡觉了呢?

讲台下每一个人都聚精会神的看著老师和黑板,深怕一个不小心睡著了,就会「吃不完兜著走」。

唯有一个人例外。

他不是因为怕睡著,而是他对这个人很有兴趣,他甚至为了徐尹祥不翘课、为了他去写作业。

啧,真的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他明明最讨厌上课的啊!

下课铃声响起。

「好,大家下课吧!」台上的人如此说著。

一个女孩跑过去。

「老师!你上课方式真的好有趣喔!」女孩说。

徐尹祥看向女孩。喔,原来是莉霏啊。

林莉霏是班上最活泼的女孩子,她热爱运动,还是空手道黑带。

「厚~以前那个老头上课的时候真的超~无聊的。」林莉霏想起以前的导师上课方式,不禁讨厌的皱起眉头。

哈!老头,还真贴切,想当初第一次看到前任导师的照片他也是这麽想的。

嗯?怎麽怪怪的?

徐尹祥环向四周,寻找让他感觉奇怪的来源。

找著找著,便找到了季初宇。

啊…他又在看他了,每次上课他都一直在看他,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脱口而出:请问我脸上有什麽东西吗?

「老师你在看谁啊?」林莉霏顺著徐尹祥的视线看过去:「喔,老师你在看季初宇啊,我跟老师说喔,他可是班上的第一名呢!」口气已不像方才的大器,而是转为含蓄。

听著林莉霏口气突然的转变,还有那红的跟苹果一样的脸颊,他似乎知道了一件事。

「莉霏,你该不会喜欢季初宇吧?」

林莉霏闻言倒抽一口气:「讨厌啦!老师!」说著说著就往徐尹祥肩膀拍了下去。

徐尹祥瞪大眼睛,一口气接不上来。救…命!好痛!谁来帮他叫救护车啊!

<% END IF %>

☆、章五

今天的晚餐要吃啥?是三X臭臭锅好?还是吃胡须X鲁肉饭?

徐尹祥正在思考到底要吃什麽时,不远处传来叫嚣声。

「我告诉你,老子就是不爽你啦。」

什麽?老子?难道要拍艋舺的续集吗?太好了,他可是艋舺迷呢!

徐尹祥二话不说的冲过去叫嚣声来源。他一定要抢到第一个位子!

可是没看到吊嘎和蓝白拖,只看到了白底黑边的制服。

这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吗?看这情况…围欧事件!

不行,身为老师的他,绝绝对对不能看到有学生打架!

「住手!不管有什麽事,都不能用暴力解决!」知道了叫嚣的人是学校的学生,徐尹祥就不能坐视不管。

「哪里来的垃圾?」

「不知道…」

「现在怎麽办?」

突然有垃圾…喔,不,是有人出来阻挠,让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会逞凶斗狠的家伙不知所措。

徐尹祥环视四周,想著等下要怎麽阻止这些学生打架,没想到却看到了一个人。

「季初宇?你怎麽会在这?」看到了自己的学生,让徐尹祥有点惊讶。

猪头,现在才发现他。

「原来是你的同夥、打!」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如此下令。

多打一!这也太不公平了吧!这些人真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要赶快保护季初宇!

可是想要保护的人此刻却挡在徐尹祥面前。

听到有人要打徐尹祥,季初宇想都没想就挺身护在他的面前。

「季初宇你快点…」徐尹祥看到自己的学生挡在他面前,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看季初宇那单薄的身躯怎麽可能保护的了他,还是应该由比较年长的他来…

「滚!」季初宇打断了徐尹祥。现在那猪头只会成为他的累赘,见徐尹祥迟迟不肯动作,季初宇不耐的推了他。

「你…」被季初宇推到旁边,他踉跄了一下,再次睁开眼,只见推自己的人已经开始动手解决那些人。

季初宇一次又一次巧妙的躲开挥来的拳头,拳头的主人愕然自己的攻击被躲开,他也没放过这些空档,以不太重却又足以具备攻击力的招式还击,就这样,原来还很嚣张的人,下一刻却变成躺在地的人。

哇…好厉害!看著季初宇漂亮的身手,徐尹祥不禁打从心底佩服。

季初宇已经解决了那些人,朝他走来。

「你受伤了!」徐尹祥指著季初宇左肩上的伤口,伤口不大,却源源不绝的冒出鲜血来,再这样下去会失血过多的!

季初宇朝自己的左肩看去,艳红的鲜血渐渐染红了白色制服,他不禁哑然失笑,刚刚只顾著解决那些人,完全没有去注意到。

「快点,你家在哪?我们先回去包扎。」徐尹祥著急的询问季初宇他家位置。

<% END IF %>

☆、章六

这是徐尹祥第一次来到季初宇他家,是一栋独立的房子,屋龄看起来有些年纪了,旁边有车棚,里头停了辆黑色轿车。

一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客厅,而後面只用一个长柜隔开来,那是小厨房。客厅旁有个楼梯,通往季初宇的房间和他哥哥的。

是季初宇说的。

一来到季初宇的家,也没时间欣赏,徐尹祥著急的问了一下医疗箱在哪,便在客厅帮他包扎,还不忘以老师的身份对他碎碎念。

「…下次不可以再去打架了,知道吗?」吼,吓死他了,还以为季初宇会被K.O.掉。

…他好像不应该乱诅咒自己的学生。

季初宇低下头没有回话,事实上他快忍不住了,因为伤口在制服里面,所以必须得脱下制服裸著上半身,而某个猪头在帮他包扎的时候,一直摩擦到他胸前的敏感地带,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快让季初宇受不了了。

「好吧,看你那麽有诚意的份上,我就不通报学校了。」徐尹祥看季初宇不说话还以为他在忏悔,所以决定潇洒(?)的原谅他。

「你…老师有女朋友吗?」突然,很牛头不对马嘴,季初宇问道。

「啊?这个…没有,不过我在学校遇见了一位天使,她真的好漂亮,她…」虽然不明白季初宇为什麽要这样问,但他还是滔滔不绝的说他的「罗曼史」。

「你喜欢她?」此刻,季初宇的眼眸像豹一样,虎视眈眈的盯著他的猎物。

「对啊,虽然不知道那个天使是不是也喜欢我,不过我一定会让她爱上我。」看,猪头就是猪头,徐尹祥正陷入粉红色圈圈,甚至还可以看到一堆爱心,完全不知道有危险正步步接近。

忽然,一个天旋地转打断他的恋爱纷围。

「你喜欢她?」季初宇加重了语气再问一次,他快要听不下去了。

所以,黑豹就把笨猪推倒在沙发上。

「你…」徐尹祥想起身,无奈季初宇双手都撑在他的两旁。

「怎麽不说了?」明知故问。

「因为…」

季初宇不等他说完,便霸道的吻了上去。

粗鲁的吸允,彷佛还不够似的,伸出舌头对徐尹祥的唇提出邀请,不等邀请的结果,硬性闯入,把主人的牙齿全部扫了一遍,才去找主人的舌头,和它纠缠在一起,过程还不忘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徐尹祥整个人吓傻,直到肺里的空气全没了,才回过神来把季初宇推开。

从没想过空气是如此的美好,先吸足够之後,徐尹祥指著季初宇「你你你」个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那是他的初吻!怎、怎麽可以给一个小鬼头,而且还是个男的!

最後,徐尹祥像个小女孩跑掉。

而季初宇则像一个偷了腥猫儿,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勾起一个得逞的笑容。

徐尹祥凭著他的记忆,一路奔回家。

可恶!他的初吻怎麽可以就这样没了!

他非常的不甘心,徐尹祥认为自己的初吻应该给一个大美女,而不是乳臭未乾的小鬼!

直到腿跑的有点酸,他的家也到了。

徐尹祥掏出钥匙,插入钥匙孔、拉开大门,飞也似的冲进浴室,衣服也不脱,直接转开水龙头,让冷水冲在自己的身上好冷静。

可恶、可恶、可恶!

<% END IF %>

☆、章七

「各位同学早安,今天我们要上…」徐尹祥把手上的讲义放下,准备开始上课。

只是声音已不像从前那样有活力。

许多学生纷纷疑惑的抬起头,正奇怪万年热血的老师的声音怎麽会这麽无力,结果这一看,就让想要提前预习的好学生,把课本撕了;让擦著口红,等下要去约会的女学生,把口红吃了;让因为早上吃太多地瓜而想要放屁的胖学生,把屁缩回去了。

因为他们的老师活像阿飘,头发乱的像稻草、两眼无神、眼圈黑跟无底洞一样、双颊凹陷,简直不用化妆就可以去演鬼片了。

「老师你怎麽…」林莉霏率先开口,问出大家的疑问。

「嗯?我怎麽了?」不明所以。

「老师看起来好憔悴啊!」

「对啊!」

「没错!」

「是、是吗?哈哈,可能是我昨天喝太多咖啡了。」徐尹祥搔搔头,尴尬笑道。

×

下课铃声响起。

「先上到这,下课吧。」一样有气无力。

虽然有一堆学生一下课就跑去关心他们的老师,但是徐尹祥直说没事,一一打发他们。

徐尹祥收拾讲义,走出教室。

季初宇追上去。

「老师。」一路跟著徐尹祥来到学校的後花园,并且叫住他。

「喔,是季初宇啊,有什麽事吗?」徐尹祥转过身,给他一个亲切的笑容。

「这个…你没事吧?」季初宇一脸担忧。

「没事、没事!哈哈,没事啦!」徐尹祥乐天派的笑,对他再三保证。

「可是…」

「快上课了,你先回去吧,再见。」徐尹祥打断他,说完转身就走。

只留下季初宇一个人在那。

×

徐尹祥坐在自己的位子,仍然心有馀悸。

刚刚季初宇叫他的时候,他的心整个漏了一拍,不过他决定要把这件事不了了之,所以他绝对不能表现出慌乱。

这时,一个三明治和一瓶牛奶推到他面前。

徐尹祥抬头:「舒老师…」

「吃吧,你好像没吃早餐的样子。」

「你怎麽知道!?」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响亮到不行的「咕噜」声从徐尹祥肚子里从传来,害的他巴不得想找地洞钻。

「猜的。」舒琪雅只是微微一笑,彷佛刚才没有什麽吓死人的声音。

「是、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徐尹祥拆起三明治的包装,开始狼吞虎咽。

舒琪雅走到徐尹祥旁边座位坐下,那是她的办公位,并说道:「徐老师看起来很憔悴,是发生什麽事了吗?」

徐尹祥顿了一下,把嘴里的食物吞下:「没有啦!昨天咖啡喝太多了。」开玩笑,怎麽可以把这件事告诉舒老师,太丢人了!

「原来…徐老师一点都不信任我呀。」舒琪雅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他差点噎到,顺了顺气之後才说:「没、没有!我…」舒老师怎麽知道他在骗她?天…天啊,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吗?

「那个…其实是…」没办法,为了不让舒老师难过,只好说出实话了。

原以为舒老师会觉得恶心,没想到她却一脸兴奋,眼睛充满光亮的看著他。

「原来徐老师是受呀…而且对方还是年下攻,呵呵,太萌了!」接著她又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念什麽,什麽受、什麽攻的。

「舒老师?」

徐尹祥这一叫让她回神了,不过她却扬起一个毛骨悚然的阴笑:「徐老师我跟你说喔,同性恋并不是什麽可耻的事,你应该放开心胸勇敢去爱…」然後握著他的手说一大堆同性恋的好。

什麽跟什麽?等等,舒老师他不是同性恋!

<% END IF %>

☆、章八

「呼…呼…」一道沉重的呼吸声从阴暗的巷口传来。

「对、对不起,我们错了!」巷口里好像不只一人。

「滚!」

「是、是!」一群人狼狈的从那巷口跑出来。

随後,也有一个人走出来,是季初宇。

他的头发有些凌乱,制服也因刚才那场架而扯松,露出里头白皙的皮肤。

他懒的去整理,还是一样慵懒的走在路上,但这不会让他看起来很奇怪,反而让路上的女生目光离不开他。

因为他看起来超、性、感!

徐尹祥看到了季初宇。

虽然他很想装作什麽都没看见,但是季初宇的样子很难让他无视。

「你怎麽了?」徐尹祥走到季初宇身边。

「不关你的事。」季初宇连正眼也不瞧他。

「什麽!?什麽叫不关我的事?学生的事就是老师的事,说,你是不是去打架了?」可恶,这死兔崽子居然无视於他!

「就说不关你的事!」他对於徐尹祥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行为感到厌烦,不由得停下来凶了他。

顿时,两人都陷入了呆滞。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是由季初宇打破尴尬。

徐尹祥也回过神,只是问他:「饿不饿?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面馆,一起吃吧,我请客。」

季初宇把头转过去,点了点头。

一路上,两人沉默著。

走到了面馆,徐尹祥问季初宇要吃什麽,他说随便,徐尹祥便叫了两碗阳春面。

面来了,还是沉默。

良久,季初宇开口:「因为你一直在回避我,我觉得很闷,所以才去找人打架。」

徐尹祥差点把面吃进鼻孔:「蛤?」

季初宇倒也没回话,继续吃他的面。

「这…」徐尹祥一时也不知道要怎麽解释,总不能说,每次见到你,我的心就漏了半拍吧?

「我想…我…喜欢你。」那次亲了徐尹祥之後,季初宇就一直在想最适合的理由,这就是最好的答案了吧。

「噗─」被告白的人,把面喷出来了:「什、什麽?」

「我喜欢你。」告白的人一脸平静,彷佛告白的人不是自己。

「我…你…」生平第一次有人向他告白,只不过对方是男的,这让徐尹祥不由得想起舒琪雅的话「同性恋不是可耻的事」…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但请不要冷淡我。」知道这时徐尹祥的思绪很乱,季初宇并不强迫他。

<% END IF %>

☆、章九

接下来的几天,徐尹祥和季初宇倒是非常和平的相处。

那天季初宇对他告白的时候,徐尹祥愣住,因为他的脑子很乱。

就这样,他们的相处模式仅仅只是老师和学生而已。

偶尔,季初宇会在上课的时候用炽热的眼神投向徐尹祥,害的他都不敢看他。

「我喜欢你!」女孩弯下腰递出情书给爱慕的男孩。

季初宇的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平静的看著眼前的情书,这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封情书,看都看的厌烦。

「我有喜欢的人。」这也是不知道今天第几次说的话。

「什麽!?」林莉霏错愕的看著他:「是…谁?」她用颤抖的语气问。

「你不需要知道。」冷漠的走过,不给失恋的女孩一个答案。

林莉霏失魂落魄的走在学校的後花园,上午的告白失败对她打击不小,是她太一厢情愿了吗?

嗯?那棵树上怎麽有绳子?谁放的啊?

林莉霏走过去,开始研究起绳子。

「住手!莉霏!千万不要想不开!」这时,热血教师徐尹祥看见林莉霏在弄绳子,以为她要上吊,就冲过来阻止她。

「什麽…」

「我知道失恋很不好受,但你也不能用死来解决啊!」他捏紧林莉霏的肩,开始对她「开导」。

「老师,你怎麽知道我失恋?」林莉霏记得她没告诉过任何人。

「啊?这个…」因为早上…

「我喜欢你!」

嗯?是谁啊?

徐尹祥很不要脸的跑过去凑热闹。

「我有喜欢的人。」这声音好耳熟…

吓!是季初宇!

「什麽!?」还有莉霏,他果然猜对了,她喜欢他「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可恶!他怎麽可以这麽冷漠!

虽然徐尹祥忿忿不平,但看见季初宇朝他走过来,只好先躲起来。

季初宇走过来时,果然还是看见徐尹祥,前者疑惑,而後者不想做贼心虚,瞪回去,用表情说:看什麽看?可是季初宇并没有被吓到(谁会被吓到啊?),只是勾起会令女生疯狂的魅笑,慢慢接近徐尹祥说:「你应该知道我喜欢谁吧?」

看著季初宇越来越接近的脸,徐尹祥很慌张,突然灵机一动,指著不知名的远处说:「啊!有飞碟!」然後顺著他指的方向跑掉。

季初宇笑了,笑徐尹祥很蠢,也很…

可爱。

「算了。」可能是她表现的太明显了吧。

徐尹祥松了口气「哇!」接著,林莉霏开始大哭起来:「他不喜欢我!」

面对这情况,他不禁手忙脚乱:「别、别哭了。」徐尹祥笨拙的拍拍林莉霏的背。

「哇!老师怎麽办?」林莉霏哭得更大声。

他也不知道啊!「那你就好好发泄吧。」目前只能想到这方法了。

「老师!」林莉霏往徐尹祥的怀里扑去。

他叹了口气:「乖。」

<% END IF %>

☆、章十

「这个星期六我要家庭访问,各位同学回去通知一下家长。」徐尹祥在台上如此说著。

很快的,来到星期六。

几个学生已经访问完,轮到季初宇。

正思考要不要跳过,可是做为老师的他要一视同仁,而且早晚都要面对。

徐尹祥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按下电铃,叮咚声随之响起。

不久,面前的门开启,出来的人正是季初宇。

因为是假日,季初宇穿的是休閒服,一件黑色T恤和一件窄版牛仔裤衬出他修长的双腿。

这还是徐尹祥第一次看到季初宇穿著制服以外的衣服,他不得不承认、很好看。

「你哥呢?」抛开一些奇怪的念头,徐尹祥问道。

「他晚点回来,进来坐?」季初宇有些慵懒的问,似是刚睡醒,现在的他像极了黑猫。

也对,现在是下午,一般的年轻人不睡到中午是不会起来的。

「好吧。」徐尹祥倒也不客气,直接走进去。

直直走向沙发,一屁股坐下。

季初宇随後走进来,拿起沙发前黑色桌子上的遥控器,坐到徐尹祥身边,百般无聊的一台又一台转换电视节目,最後索性放弃,问徐尹祥:「要看吗?」

徐尹祥摇摇头。

关掉电视,季初宇走向後面的小厨房,开启冰箱拿里头的袋装吐司,放了两片到一旁的烤面包机,按下开关。

等待的期间,他双手撑在黑色流理台上,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次又一次敲打著。

受不了这种死寂,徐尹祥转过头问:「你哥什麽时候回来?」

「待会吧。」不像徐尹祥的烦躁,季初宇一派悠閒。

过了30分钟。

「你哥到底什麽时候回来?」

「晚点吧。」

过了1个小时。

「要回来没?」

「不知道。」

「什麽!?」徐尹祥惊讶的站起来:「不知道!?」

季初宇看也不看他,勾起玩味的笑:「对。」

这时,徐尹祥才明白,他被耍了。

「我要走了。」恼羞成怒,他大步走向门口。

「等等。」见他要走人,季初宇抓住徐尹祥手臂:「不要生气,我…我只是想跟你独处。」

听到他这麽说,徐尹祥不由自主的脸红:「我、我还是改天再来好了。」说完,急急忙忙跑走。

果然还是不行吗?季初宇在心里叹气。

<% END IF %>

☆、章十一

看著那空空如也的座位,徐尹祥有点力不从心的上课。

「当当当」

徐尹祥在心里暗自松一口气:「今天就上到这里吧。」赶紧收拾教科书,免得又失神了。

「欸,你有听说季初宇的事吗?」女孩在走廊上八挂的说。

季初宇!?听到让他失神的对象,徐尹祥不由得停下脚步。

「有有有,昨天我留晚自习的时候有看到他,血流好多喔!」另一名女孩说。

血!?为什麽会有血?季初宇他哥不是说他盲肠炎吗?

「希望他没事,不然学校就会少了一位帅哥了。」

「呵呵,你这花痴~」

「少来,你还不是一样。」

徐尹祥已经无心去听接下来的内容,只想赶快回办公室打电话确认。

像疾风一样的回办公室,拿起电话快速拨季初宇的哥哥电话。

几声的嘟音,此刻听进徐尹祥的耳里有如一个世纪那麽久。

「喂?」突然,一道富有磁性的男声传来。

「你好,请问是季初晨先生吗?」虽然心急如焚,但也不能忘了礼貌。

「是的,你是?」

「我是季初宇的导师,请问他…」

「他是得盲肠炎,要请假。」季初晨不等他说完,便急著打断。

急什麽?说不定他要说,令弟在学校尿湿的裤子麻烦请领回:「我只是想说,他真的得了盲肠炎吗?」

「这个…是的。」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不自然。

徐尹祥叹了一口气:「季先生,我是季初宇的导师,如果有什麽状况,我也希望能尽一份心力。」

电话一头没了声音,似是思考:「好,其实是…」

徐尹祥来到医院。

季初晨说,其实季初宇是在学校和人打架,结果重伤,医护人员描述季初宇昏倒前说:「转交给我哥,告诉他不要跟我的导师说…」所以他才会隐瞒的。

急忙向柜台护士询问季初宇的病房,是二楼的加护病房。

匆匆的走上楼梯,来到二楼。

转几个弯,看到季初晨。

为什麽这麽肯定?因为他们俩长的很像,皮肤一样的白皙、薄唇一样的性感、双眸一样都像猫眼,只是那猫眼比较狭长、比较成熟。

徐尹祥马上跑过去,担心的说:「他没事吧?」

季初晨原本在来回踱步,看见徐尹祥先是愣了一下,随後才明白他是季初宇的导师:「不知道,还在观察,医生说初宇情况很不乐观。」

「是吗…」从病房外的窗口看去,徐尹祥吓了一大跳,因为此刻的季初宇看起来真的很糟。

原本活跳跳的人,现在却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各式各样的管子插在他身体,大大的氧气罩罩在脸庞,那上扬的猫眼不再像你诱惑,只是紧紧的闭上。

自从那天去看季初宇之後,徐尹祥已经无心上课。

脑子里不断重复播放季初宇憔悴的样子,不知怎地,他会莫名的心痛。

听说季初宇换到一般病房,徐尹祥打算放学後去探望他。

终於放学了,但也不能两手空空的去看他,所以徐尹祥遶了路买花。

来到医院,向护士询问,得知季初宇是在五楼的2号病房。

坐电梯、转个弯,来到2号病房,徐尹祥还是有点紧张。

待会要怎麽开口呢?

嘿!我来看你了!

这样吗?

想来想去还是这样可行,徐尹祥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说:「嘿!我来…」

床上的人仍是紧闭双眼。

原来还没醒啊。徐尹祥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

把手里的花插在一旁准备好的花瓶,他坐在病床旁的小椅子。

徐尹祥凝视著季初宇,此刻他的睡颜还真是可爱,真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呸呸呸!他在说什麽啊!

徐尹祥甩了甩头,抛开脑中不好的想法。

突然,徐尹祥做了一件很幼稚的行为─捏季初宇的脸。

只是这样捏著捏著,他有些失落。

唉,自己这样还真是趁人之危啊。

接下来的几天,徐尹祥每天放学後都会去看季初宇。

只是他一直都没醒来,医生说,他的脑部重创,可能会昏迷一个礼拜、一个月,甚至醒不来了。

听到这消息,徐尹祥整个人傻住,虽然自己很不爽季初宇,但也不希望他永远不醒来。

所以,他每天都会去看季初宇,就是希望他能赶快醒来,然後自己再好好教训他。

今天徐尹祥也是一样放学後去探望季初宇。

手里提著一带苹果前往医院,期待他能醒来。

只是,床上的人还是一动也不动。

看来苹果只能自己吃了。

徐尹祥做在椅子上削著苹果。

突然,他想到,以前和老妈看偶像剧的时候,如果男主角昏迷不醒时,女主角通常会说…

「如果你醒来,我就和你交往。」徐尹祥无意识的念出来。

<% END IF %>

☆、章十二

季初宇清醒时,头痛欲裂,正想张开眼睛,结果…

「如果你醒来,我就和你交往。」

什麽?是谁?

他张开眼睛,看见是徐尹祥,先愣了一下,随後想起刚才那一句话,所有问题放在一旁,先解决这个比较重要。

「是吗?」

听到床上的人出声,徐尹祥开心的看他,然後才想起他说的话。

「什、什麽?你在讲什麽?啊!家里的门好像没锁,我得赶回去了,再见!」嘿嘿,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快溜!

正当徐尹祥跑到门口时,後头传来一句话。

「男子汉大丈夫,不敢当吗?」想混过去,没那麽容易!

明知这是激将法,可是听到这句话,徐尹祥还是被激了。

「好啊!谁怕谁?」刚说出口,徐尹祥马上就後悔了,可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绝对不能信口开河。

果然是缺根筋的人,季初宇露出得逞的笑容。

季初宇在医院观察几天,医生说他的状况良好,不久就可以出院。

可是,他出院後,就换徐尹祥倒楣了。

先是在上课对徐尹祥抛媚眼,再来是每天放学後送他回家,最後甚至向徐尹祥讨送别吻,他当然不同意啊!可是季初宇说:「你不吻我,我就一直站在这边。」

所以只好亲他了,只不过是蜻蜓点水,擦到就好,而季初宇则带著满意的笑离开。

真拿他没办法,徐尹祥只能这麽想。

「喂!你别太过分喔!」远处的墙角,有人正微愠的说。

「哎呀,你不要那麽不通情理啦!你知道心爱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却不能碰的感觉吗?」好像还有一个人。

再走进一些,看见黑发猫眼的俊美帅哥正单手撑在一个人的面前。

他头发不太长,却也不短,还带点褐色、浓眉大眼、坚挺的鼻梁、厚度大小刚好的唇,这些组成不是特别帅,却也很耐看的脸。

刚才季初宇把徐尹祥带到这,然後说要亲他。

什麽鬼!?这种理由…不过他说的也对。

「那…只能亲一下。」希望他不要逾矩才好。

「好。」季初宇迫不及待亲上去。

不像第一次的粗鲁,反而是轻柔的压著,可是这样哪能满足季初宇,最後演变成带著欲望的啃咬,甚至大胆的闯入湿热的口腔,开始和对方的舌头玩起追逐战。

徐尹祥开始挣扎,不是说只能亲一下吗?怎麽…挣扎挣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活像不经人事的小处子,不甘示弱,他也伸出舌头和季初宇的纠缠。

他愣了一下,没想到徐尹祥这麽主动,但季初宇随即和他的缠斗。

越吻越激烈,徐尹祥把手指插入季初宇的头发里,而後者则捧起前者的脸庞,渴求更多。

到後来,徐尹祥甚至该死的觉得有了欲望,越吻越忘我,只想更深入…

这一吻,是在书本掉落声中结束。

亲热的两人听到声响後,立刻分开彼此,看向声音来源。

只见林莉霏呆愣的看著两人,地上全是掉落的书,而一旁站著舒琪雅,她则是一脸激动,巴不得想找相机把刚才的一幕拍下。

看到她们,徐尹祥先是一愣,然後红著脸解释:「我…」

林莉霏一点都不想听他解释,难过的跑开。

「莉霏!」徐尹祥想追上去,却被季初宇拉住。

舒琪雅激动完了,才看见跑开的林莉霏,对徐尹祥说:「不要担心,我会去找她,地上的书就麻烦你们了。」语毕,追上林莉霏。

直到她们两人不见踪影後,徐尹祥才回头瞪季初宇一眼,彷佛在说:都是你害的。然後蹲下来捡地上的书。

季初宇哑然失笑,刚才是谁和他缠绵的?随後也一起捡地上的书。

隔天,林莉霏像平常一样来学校上课。

徐尹祥有点担心她,便再中午的时候约她一起吃饭。

「莉霏…」两人坐在树荫下的石椅吃著午餐。

「嗯?」林莉霏边吃边回答。

「你还好吧?」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和男老师亲…亲…嘴吧碰在一起,不可能这麽泰然自若。

「喔,没事啊。」她继续吃。

「是、是吗?」怎麽可能?

然後,两人安静的吃著午餐,但徐尹祥还是有点不放心,继续问:「真的没事吗?」

听到他这样问,林莉霏先把口中的饭吞下才说:「老师,我真的没事,昨天是我太失礼了,同性相爱没什麽可耻,相反的,这是很神圣的爱,老师,你们以後不管遇到什麽困难,都要勇敢的走下去喔!」她微笑的看著他。

这…这是怎麽回事?莉霏怎麽说出跟舒老师一样的话?舒老师到底对她做了什麽?

「是、是吗?哈哈。」徐尹祥乾笑著,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麽。

<% END IF %>

☆、章十三

季初宇嘟著嘴,向徐尹祥讨送别吻。

徐尹祥也不挣扎,反正结果都一样。

飞快的在季初宇唇上啄一下,只是在亲完之後,他还没走。

「怎麽了?」都亲了,还想怎样?

「不请我进去吗?」季初宇笑著问。

徐尹祥只是瞥他一眼,转身说:「随你。」

插钥匙、开门。

季初宇跟在他身後。

这是一间不大的小房间,一张单人床,床尾摆著衣柜。旁边是一个矮柜,上头有一些书,书名是什麽,季初宇没看清楚。中间放著一张小桌子,放一些教材和笔电,旁边有一个热水瓶,周围有不少空泡面碗。

看来要常找他去吃饭了,季初宇暗想。

「其实还满整齐的。」他还以为会很乱。

徐尹祥回头,用一脸「你以为我是谁」的表情看他,然後说:「脱鞋。」

此时季初宇才看到脚边有几双拖鞋,脱下鞋子、穿上拖鞋。

徐尹祥一点也不尽主人的责任,自迳坐在桌子旁,打开笔电,开始整理今天的上课资料,并说:「你也看到了,我家没什麽好招待的。」言下之意就是:看完了,就快滚。

「没关系,跟你在一起就好。」季初宇走到床上坐下。

徐尹祥看似没反应,其实心跳跳得很快。

几分钟过去,两人都维持同样的姿势,徐尹祥终於受不了,因为後面的人一直看他,所以乾脆起身,从矮柜拿出泡面,还不忘问季初宇:「要吃吗?」

也没得选,季初宇只能说好。

吃完泡面,季初宇乾脆坐在徐尹祥身边,瞬也不瞬的盯著他。

被季初宇看的浑身不对劲,徐尹祥问:「你不回家吗?」

「不,哥今天也不回家,所以我要留下来过夜。」讲的理所当然。

「什麽!?你怎麽可以擅自做决定?」

「我就是不走了,反正明天是星期六。」季初宇无赖的说。

徐尹祥对他大眼瞪小眼,也无可奈何。

最後索性继续整里资料,算是默许他的行为。

<% END IF %>

☆、章十四

两人洗完澡之後(不是一起洗喔!),就早早睡了。

季初宇穿的是徐尹祥的T恤,没想到很合身,让徐尹祥有点惊讶,那看似单薄的身材,其实很结实。

至於下半身呢,嘿嘿,穿的是徐尹祥的内裤。

原本不想给他穿,可是想到季初宇没得换内裤,徐尹祥就觉得有点脏。

他可是很爱乾净的。

徐尹祥瞪著躺在他身边的人。

季初宇说什麽也要跟他睡,徐尹祥原本叫他去厕所睡,可是季初宇说厕所太小,问题是,床也很小啊!

现在是夏天,虽然开了冷气,但徐尹祥还是嫌热,而且他还穿了衣服和裤子,他原本是裸睡的,可是有季初宇在,他觉得很怪,只穿内裤,也很怪,最後索性套上衣服和裤子。

「你这麽爱我啊,非要看我入睡。」察觉到徐尹祥的目光,季初宇转头过去调戏他。

「谁爱你了。」徐尹祥「哼」一声转身侧睡。

恍恍惚惚中,徐尹祥终於睡著。

凌晨。

徐尹祥被热醒,翻个身,却发现季初宇还没睡,一双黑溜溜的猫眼睁的老大。

「你还没睡?」

季初宇转头看他:「爱人睡在身边,却不能碰,你说,谁睡的著?」语毕,翻身撑在徐尹祥上方。

「喂…」现在是什麽情况?

季初宇盯著他一会,便吻上去。

重重的压上,用舌头闯入两唇之间,扫过牙床,然後和躲避的小舌交缠。

徐尹祥没有挣扎,就让他吻一会吧,一会就好…

一道来不及吸入的蜜液,顺著徐尹祥的嘴角流下,啧啧声也没有少。

季初宇的手可没閒著,探入衣内,抚摸徐尹祥的胸膛,摸著乳首,开始画圈。

撩过的地方,向电流一样,刺激著徐尹祥,他推开季初宇:「不要乱摸。」

分开的两人之间,牵起银丝。

嘴角流著因窗外月光照射而有银白色的唾液,此时的徐尹祥看在季初宇眼里,有些撩人。

眯起黑眸,继续进攻。

舔吻著脖子,一路吻到因掀起的衣服而露出里头的胸膛,遇到红珠,毫不迟疑的含入。

「啊…」

以舌打转、不时的吸吮。

「喂…不能摸…不代表…可以…含…」推著季初宇,可是已经没有力气的徐尹祥推不开。

一路抚摸,拉扯著徐尹祥的裤子,连内裤一起扯下,手已来到中心。

此刻,徐尹祥的欲望已经半抬。

季初宇在心理坏笑,有感觉了吗?

握著徐尹祥的欲望,若有似无的搓揉。

唔,他在摸哪?欲望从没被别人握著,徐尹祥不安的扭动。

来到他的耳边,低沉的说:「不想要,就喊停。」手中还不忘重重一握。

可恶,现在才说这种话…

虽然很想叫季初宇停,因为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不适,可是也让他得到快感…

随著季初宇越来越快的套弄,徐尹祥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他达到高峰,身下一热,白浊的液体也随之喷出。

看著迷茫的他,季初宇勾起坏笑,拉著徐尹祥的手,探入内裤:「换我了。」

回过神的徐尹祥,意识到手中摸著的东西,大叫:「你你你!」

季初宇俯在他的耳边道:「老师,要懂得报恩啊,要以身作则,不然怎麽教导学生呢?」

徐尹祥很想翻白眼,要是他还知道自己是学生,就不会这麽做了!

「快…」季初宇在徐尹祥耳边吹出热气,弄得他战栗起来。

无奈的握住季初宇的炽热,开始套弄。

手中的根形越来越大,他快解放了。

突然,季初宇拉住徐尹祥的手,後者不明所以。

只见季初宇把有白浊液体的那只手,伸入徐尹祥的後庭,找到入口,插入一根手指。

徐尹祥倒抽一口气:「你、你,好痛!拿出来!」

「不先适应些,待会会更痛。」季初宇的手指开始抽插。

「你…」随著送入越多的手指,递增的,不是疼痛,而是快感。

「嗯…」呻吟声从徐尹祥口中传出,徐尹祥连忙噤声,这、这是什麽声音!

听到这声音,季初宇知道可以了,把手指取出,取而代之的,是炽热。

痛!徐尹祥握紧拳头。

季初宇看到他握紧的拳头,轻声道:「乖,等会就不痛了。」

乖你个头!为什麽他是做下面的那一个?

季初宇缓缓抽插,看著徐尹祥紧蹙的眉,一心想著怎样可以让他不疼…

「嗯…哈…」该死,这声音又来了!

嗯?这…

他朝著某一点撞去「啊…哈…」果然,又有声音了。

季初宇坏笑:「我找到可以让你不疼的方法了。」说完,重重的朝那一点撞去。

「哈…你…嗯…可恶…」徐尹祥连揍他的力气都没有。

抽离、送入,速度越来越快,季初宇低吼一声,徐尹祥後庭一紧,热流从里面射入,前面也有白色液体射出,两人都达高峰了。

<% END IF %>

作家的话:

我写H功力实在很差啊-/-

☆、章十五

「嗯…哈…还…要…」

「是吗?你可真主动呢!」

「嗯、嗯…哈…」

吓!这是甚麽怪梦!?徐尹祥被吓醒,因为他做春梦了。

以前不是没做过春梦,可是这次,是跟男人。

这还不打紧,问题是那个男人还是季初宇;这就算了,他居然是做下面的!

再怎麽说,他应该是上面的那一个啊!

该死!真希望昨天的一切都是梦…

「早安。」

徐尹祥闻言朝一旁看去,看见季初宇单手撑在头下,精壮白皙的身体就这麽呈现在他的面前。

徐尹祥瞪大眼眸,立刻拉起被褥朝自己的下身看去,小麦色的大腿内侧残留一些白色液体,正是欢爱过後的最佳证明。

看到这种画面,徐尹祥真的很想揍季初宇,可是看到他的笑脸又揍不下去,只好把头埋进枕头大叫。

季初宇走下床去梳洗,留下徐尹祥自怨自艾。

盥洗完後,徐尹祥已不再自怨自艾,他只是坐在床上漠然。

穿著制服的季初宇,开始收拾起地上凌乱的衣服:「第一次做下面的那一个,难免不甘,多做几次,你会适应的。」其实他也不确定,是林莉霏告诉自己的。

某一天,林莉霏跑过来找他,说要聊聊,他本来不想搭理,可是她说是有关他和徐尹祥的事,季初宇就跟她去了。

聊过之後,他才知道,原来男人跟男人是可以欢爱的,林莉霏还拿给他不少「那方面」的书,看完之後,真是让季初宇大开眼界。

「…所以…」讲了很多,却听不见徐尹祥开口,季初宇疑惑的抬头,只见床上的人像死了一样,动也不动。

「祥?」他走过去,手在徐尹祥的面前挥一挥,可是他还是没反应。

「你别吓我!」季初宇真的开始慌了,他该不会想自杀吧?不行,那可不行啊!

季初宇伸出手想碰徐尹祥,却被他打掉。

「别碰我!」徐尹祥大吼,凶狠的看著季初宇。

「祥?」

「闭嘴!」现在的徐尹祥有如凶猛的野兽,彷佛要把他四分五裂似的。

季初宇吓到了,没想到徐尹祥会这麽反感,他真的不知道…

徐尹祥显然知道自己失态,别过头去:「快点出去。」

「我…」

「快滚!」他不想再看到季初宇一眼。

季初宇知道自己如果在待下去,难保徐尹祥不会更讨厌他:「对不起。」说完,走了出去。

直到听到脚步声离去,徐尹祥重重的往墙上一打。

之後的两人,已不再像从前一样。

季初宇好几次上前去和徐尹祥说话,可是他都漠视於他,把季初宇当空气。

虽然季初宇很想跟徐尹祥重修旧好,但无奈後者压根都不想理他。

渐渐的,两人不再有交集。

<% END IF %>

☆、章十六

二年九班的导师正在台上敎课,台下的学生也都个个认真上课。

嗯?怎麽有学生在打瞌睡呢?

那学生正在小幅度的点头,看的出来他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睡著。

徐尹祥知道季初宇在打瞌睡,可是他已经不想管他了。

最近季初宇上课都在睡觉,他宁愿上课,也不愿翘课去好好的睡。

徐尹祥知道,季初宇是很尊重他的。

但,那又怎样?

12月25日。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虽然不是本国的节日,但大家还是过的很开心。

每个人都在讨论要去哪里玩,兴奋二字都写在脸上。

可是,就在某个高中的某个老师,要留在学校,加、班!

「为什麽我要留下来加班!」徐尹祥在办公室抱怨。

最近学校成立读书会,每个老师要轮流看顾,而今天轮到徐尹祥。

读书会都是留到11点,他本来要跟几个学生去玩的,没想到…

午夜11点。

徐尹祥有气无力的起身,算了,回家去买几瓶啤酒吧。

他接近校门口时,那里好像有一人。

是在等谁呢?

越来越接近,那个人是…

季初宇!

他在那里干嘛?算了,那也不关他的事。

经过校门口时,季初宇叫住了徐尹祥。

「老师。」

只是,徐尹祥当作没听到,无视他走过去。

「老师!」季初宇不放弃,追上去。

试图拦下徐尹祥,可是都被他绕过去。

「你干什麽!放我下来!」

季初宇不得以拦腰把徐尹祥抱起。

「除非你听我说话,不然我不会放你下来。」

徐尹祥只好点点头。

季初宇放下他,从口袋掏出一个盒子。

徐尹祥狐疑的看著盒子,他也不卖关子,打开盒子,里头是一只手表。

「怎麽?」拿出一只手表干嘛?

「你不记得了?」

看著盒中的手表,徐尹祥开始回忆…

他想起来了,上次跟季初宇回家的时候,经过一家表行,看到一只手表,徐尹祥很喜欢,可是价格不便宜,便感叹的说:「要是我有一只就好了。」

所以这是…

「送你的。」看到徐尹祥表情些微的变化,季初宇微笑的说。

「什麽!?你怎麽有钱?」这一只要好几万啊!

听到他这样问,季初宇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是我去打工赚的钱。」

所以他最近精神不济,是因为去打工?

看著季初宇,嘴唇已经泛紫、原来白皙的皮肤,现在变的更加苍白,这时徐尹祥才发现,他只穿制服,没穿外套。

「喂,你不冷啊。」徐尹祥赶紧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季初宇的身上。

本来想说不冷,可是看到徐尹祥坚持外加杀气的眼神,季初宇只好把话吞回去。

「啧,我没买礼物。」

「没关…」

「不行,我一定要送,说吧,你要什麽?」总不能白拿吧?

「真的?什麽都可以?」

「嗯…只要是我能力所及。」

「那…好!」

徐尹祥突然有总不详的预感。

<% END IF %>

☆、尾声

「真的可以?」季初宇不安的问。

「其它的你又不要。」他也不想,可是季初宇什麽都不要,徐尹祥也不想欠他,速战速决吧。

「那就抱歉了。」

季初宇啃咬著徐尹祥的脖子,惹的他一阵酥麻,突然,季初宇往他的喉结咬去。

「嗯…」徐尹祥轻吟一声,但他随即咬住下嘴唇,不再让自己出声。

季初宇坏笑,往下吻去。

躺在床上的人回想一切。

自己为什麽会任他胡来呢?

他明明不是同性恋啊,至少看到男生他不会有任何爱慕的感觉。

喜欢?这…不可能…吧?

突然,徐尹祥想到刚才…

「嗯…哈…哈…啊…」

「叫我的名字、祥。」季初宇俯下身,在徐尹祥的耳边道。

「啊…季…初宇…」

「不对,是宇。」重重的往入口撞去,身下的人果然连连呻吟。

「宇…哈…」徐尹祥已经没有理智了,如果叫他说自己是白痴,他恐怕会照说。

「嗯…祥、我爱你。」亲吻著他的额头,季初宇更加卖力的抽插。

想到这画面,徐尹祥不由得脸红。

这…对!一定是征服欲!

每次主控权都在季初宇手上,让徐尹祥超不爽的。

所以一定是想要征服他,他才会留在季初宇身边的。

一定是!

转头看著身边熟睡的季初宇,徐尹祥眼里燃起熊熊烈火。

他总有一天一定会做上面的那一个!

一定会!

─END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