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àng thúc ngươi đồng ý với trẫm đi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Tên gốc: Hoàng thúc nhĩ tựu ứng liễu trẫm ba

皇叔你就应了朕吧 by 云上椰子

文不符题.

坚定完毕.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怅然若失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 主角: 萧言, 萧芜 ┃ 配角: ┃ 其它:

熊孩子

半夜, 萧芜被胸前隐隐传来的湿意弄得不得不睁开眼.

就着爬进殿内的冷清月光看去, 此刻趴在他胸前睡觉的小皇帝好似做了美梦.

口水悠悠, 淌湿了他大半衣襟.

不禁反思, 他是不是有点太疼他了?

只因今晚小皇帝瞅着自己那可怜兮兮的眼神, 就答应留下来陪他睡.

这可不利于他的教育.

虽然小皇帝是他侄儿, 疼他无可厚非. . fe73f6

可萧芜也没敢忘了萧言更是璧 玥 的皇帝, 那短命的哥哥留给他的义务所在.

“阿言, 阿言…” 他边摇边唤.

小皇帝很快便醒来, 用他那可爱的小手揉揉朦胧的睡眼, 甚是迷惑的看着萧芜.

“小叔回去了, 后半夜你自己睡.”

传说中的龙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睡的.

他就是个例子, 每次只要一睡这床, 第二天那眼睛肯定是又酸又涩的.

正如他前半夜, 虽闭了眼可睡得很浅.

小皇帝一听这话, 马上扯住萧芜的衣襟, 紧张的嚷着: “不要!”

瞧着小皇帝这副模样, 萧芜又有些心软了.

一如三年前, 他那皇帝哥哥驾崩时.

刚满三岁的小皇帝也是用这种紧张的眼神瞅着萧芜.

小心翼翼的问: “小皇叔, 母后她们哭什么, 父皇不就是睡着了么?”

小皇帝说这种话的结果自然是招来了无数个眼刀.

萧芜将他揽到怀中, 细心跟他解释什么叫驾崩. 然后他就在他怀里哭了.

把萧芜的衣襟弄得跟今晚一样湿.

但他到底是不能心软的.

微微沉下脸, 摆出长辈那副语重心长的面孔.

“这个月你正满六岁了. 还要和小叔睡到几时?”

“睡一辈子.” 小皇帝颇为爽快的答道.

末了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小声嘟囔, “不可以么?”

“不可以.”

“为什么?”

“小叔明日便要回秦南了.”

“啊? ! 不要! 小叔你不守信! 你明明答应了阿言要留到这个月底的.”

“再过三日便是月底, 有何不同?”

小皇帝说不过他, 就开始采用感情攻势.

先是一双小眼憋得通红, 而后泪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在被褥上染出一朵朵泪花.

萧芜忙把小皇帝抱在怀里, 用袖子替他抹眼泪.

心里却是在默默可怜自己的一件里衣, 今晚怕是要全湿了.

“呜… 小叔你不要走么, 你走了之后阿言又要孤单一人了… 呜… 他们都不关心朕, 每天五更就被他们叫醒… 太傅逼朕背书… 吃不饱呜… 穿不暖呜…”

小皇帝越哭越厉害, 他唯有默默的抚摸小皇帝的头以示安慰.

其实萧言说的这些苦, 他也是知道点的.

他那皇嫂在皇帝哥哥死了一年后也于身体原因追随他去了.

于是偌大的皇宫只剩下了萧言一个主子.

他虽是皇帝可年纪小, 宫女太监难免会服侍的不合心意.

萧芜这也是在某次带小皇帝出宫时发现的. . d5

亮晶晶的眼眸巴巴的定视在路边小摊热乎乎的包子上.

萧芜便买了一些, 小皇帝吃得狼吞虎咽.

要不是亲眼所见, 谁都不会相信, 皇帝也有吃不饱的时候.

可萧芜又有什么办法?

他也不过只有十七岁, 手握三十万兵权本就很遭非议.

加之朝中形势不明不了, 他也只有乖乖待在秦南, 等待时机.

省得让那帮子老臣成天提防他要谋君篡位.

“所以阿言你更要乖乖的, 每天做好分内之事. 不过半年, 小叔便又来看你了不是? 但若是让我听见你半年内表现不佳, 那小叔就再也不来了.”

“别!” 小皇帝马上止住哭声, 紧紧攥住萧芜的衣角.”朕一定会乖乖的, … 那小叔明年来时便还会同朕睡么?

“嗯.”

“年年如此?”

“呃…” 倒也不是, 你长大了自是不会再同你睡.

但萧芜尚在措词犹豫间, 便收到小皇帝一个大大的熊抱.

一个中心不稳, 竟被一个六岁孩童压倒下去.

黑暗中, 小皇帝甚是愉悦的念道: “小叔这是你说的! 以后年年同朕睡, 睡一辈子!”

萧芜却是一愣.

—— 诶? !

他何时这么说了? !

【 完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萌叔侄恋, 也萌小正太

番外: 狼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当小皇帝长大后…

情况就变得很大众很恶俗了, 哈哈

带好避雷针

夜半, 萧芜被嘴角隐隐传来的痒意弄得不得不睁开眼.

不禁默默地在心里抱怨这皇帝寝宫的蚊子, 着实太凶了些.

亏睡在床里的萧言还睡得香甜, 许是早已习惯了.

此时正值初夏, 透过窗户的月光如水银泄地, 肆意流淌在皇帝寝宫的理石砖地上.

唯有阵阵飘来的泥土清香, 提醒着今晚曾下过一场滂沱大雨.

也正是因为这场雨, 才有了皇帝一边拉着他往床边走去, 一边还笑着说: “瞧, 连老天都要小叔你好好跟朕叙旧呢.”

于是, 他就又睡在了这里.

一如十几年前.

连夜色都不曾改变半分.

唯一不同的便是以前那个爱趴在他胸前睡觉的小皇帝, 现在已出落的俊美非凡.

或许, 该是考虑考虑他的婚姻大事了?

毕竟昨天他已度过了十八岁的生辰.

这在璧 玥, 就算是个成年人了.

思及此, 萧芜打算转过身去好好想想各家千金的情况.

不料身还没背过, 手腕忽然的就被萧言给抓住了.

“阿言, 你…” 萧芜微微惊讶. 在他看来皇帝此举显然是有些莫名其妙.

皇帝却好似有些恼怒地说道: “小叔你又想半夜离去.”

“… …” 萧芜先是一愣, 后才挤出一句”你还没睡着啊.”

温和的语气中略带点被抓的尴尬, 皇帝听来竟有些不忍.

于是他扯扯被子, 在萧芜来不及反应之际就忽地抱住了他的腰肢, 并埋首于颈项间.

闷闷道: “小叔, 你别怪阿言. 阿言只是怕, 怕又像十年前一样.”

避暑胜地的落月行宫, 八岁的皇帝夜半遭袭.

若不是当时陪他睡觉的萧芜有所察觉, 去而复返替他挡了那致命一剑…

可这一切偏偏太过巧合!

巧合的就好像是萧芜为博信任而演的戏一般.

也便有了往后的一系列, 萧芜在秦南一带就是五年.

直至十三岁, 萧言才再次见到这位心心念念的小叔.

萧芜甚是宠溺地笑了笑, 轻轻拍拍皇帝的背.

“都是当皇帝十几年的人了, 还有什么好怕的. 现在朝中有铁面无私的谢承忠执掌刑部, 三朝元老的顾敬贺打理户部, 嗯, 他人虽然是老了点可是好在不贪, 还有… 阿言, 你在干什么?”

萧芜不得不停下他那刚刚起头的论人论事, 因为皇帝貌似正一手撑起上半身, 另一手则在扒他萧芜的里衣.

青年那特有的丝滑的长发倾泻在萧芜胸前, 弄得他很是痒痒.

但当皇帝修长的手指轻抚在萧芜锁骨上时, 他才明白过来眼前人是要干嘛.

萧芜偏过头去, 尽量不对上青年的眼.

因为萧言那漂亮的眼眸总是在看到这道刀疤时变得有些沉.

“这疤许是消不掉了.” 萧言低低自语.

萧芜听了却是心里一暖. 忙安慰道: “无妨的. 当初没伤到这条手臂的经脉就已经很是幸运了. 留条疤又算得了什么. 我不是女人倒不怎么在乎皮相, 你以后, 也不必费心寻药了.”

“可是朕在乎!”

萧芜被这话震地转过头来, 对上萧言的眼.

那是一双高贵的凤目, 只是平日里流转的光彩不再, 取而代之的是乌云一般的深沉.

然后, 就看着这双眼睛里自己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近到萧芜一句话也说不出, 埋在被窝的右手下意识攥紧.

视线错开, 萧言居然又埋首于他颈发间.

那一刻萧芜倒是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萧言开口, 声音又是闷闷的了.

“小叔的疤要是消不掉, 朕见了会难受.” . 51

“唔…” 萧芜含糊不清地应着. 心里却是在想: 那以后不让你见到就是了.

.

番外: 狼孩子 2

作者有话要说:

当狼孩子再进化一点

就该用行动去表达他的狼子野心了. – -!

我不认为我码的这几个字会虐, 事实上通篇下来都是攻宠受啊攻宠受, 攻宠受啊攻宠受! = =!

眼瞅着头顶上挂着腾龙花纹的云纱幔帐, 身躺在铺着杏黄色云纹绸缎的龙床之上.

一呼一吸, 鼻间缭绕的尽是萧言身上特有的木叶清香.

萧芜连绝望的心情都没有了.

因为据说他的体内已被萧言种下了一种蛊.

“若是小叔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那么阿言也会活不成的.”

两天前, 萧言曾这般撒娇地对他说.

正好打断了萧芜心中那最后的一条退路.

萧芜倒是不在乎自己体内是否真的有蛊, 可只要与是与萧言有关.

他便不得不妥协.

所以萧芜现在的心中只是很复杂.

弄不清自己现在对侄儿的感情是爱还是恨.

弄不清血缘至亲的侄儿怎么就对自己起了这般心思.

更弄不清自己坎坷一生怎么就落得如此不堪的下场… 像男宠般的下场.

. a1140a3d0df1c81e24ae954d935e8926

萧芜怎么也忘不了五天前的早晨所看到的 ——

隔着一层薄薄的纱幔.

萧芜看到了那个跪在床榻前的人. 他有着一张和自己无异的脸.

“这…” 萧芜震惊地口不能言. 手指无意识地伸出去才发现是在颤抖的.

萧言从背后环住萧芜的腰. 微笑着解释道: “本来就长得有点像, 稍加易容便可以假乱真了. 这些年朕其实都有叫他在暗中观察你. 观察你的神态表情, 学习你的言行举止.” 萧言忽然顿了顿, 侧过脸来轻轻地啄了萧芜脸颊一下, 继续道: “待会儿, 他会在正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与朕辞行后回秦南封地…”

那时候萧芜才发现. 他该震惊的或许不是有那么一个人和自己长的很像.

而是萧言说的”这些年” .

是几年? !

萧芜简直不敢深了去想.

寝宫内的轻纱珠帘被轻轻挑起.

三两个服侍的宫人垂首进入.

手里端着的是一盘盘清淡精致的小菜.

无声地换掉小桌上早已冷却的饭菜.

再转身退下.

每隔半个时辰就进入一次.

为的是能让萧芜在有胃口时吃上一口温热的饭菜.

萧芜半垂着眼帘, 仍旧以一副慵懒无神的模样靠在床头.

如果他没记错, 皇帝寝宫内服侍的宫人少说也有二十来个.

而这些天萧芜得见的面孔却仅有四个.

其中为首的太监钱容还是他在十年前亲自挑来服侍小皇帝的.

不想这会儿却又服侍他了.

瞧见钱容方才小心翼翼瞄他的一眼.

那一眼里是写满了忧心忡忡.

毕竟萧芜已经一天半都没进食了.

所以是都怕他闹绝食吧.

思及此, 萧芜真的是很想苦笑: 他怎么敢啊.

可又实在是, 连笑的力气都不想提起了.

所以萧芜只是慵懒的靠在床头.

直到萧言进来, 萧芜略微抬起了半瞌的眼帘.

青年看起来总是这般耀眼夺目.

脸上也总是挂着温馨满足的微笑.

他很是自然坐在床边, 伸手理了理萧芜鬓边的几缕青丝.

开口道: “小叔今天一下午都是在睡觉么?”

萧芜没有回答, 只是又把眼帘低垂了下去.

不想对上青年的眼. 不想看到青年眼中那直白的依恋.

所以这几天他们倆之间的相处模式都是这样的.

一个说话, 一个静默.

在经历了最初的责骂与争吵后回归的宁静, 就是这样.

这可以说是萧芜到目前为止所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他是个喜爱安静的人.

也就决定了他不会做出那种大吵大闹的事情.

他只是不想说话, 懒得说话.

以此来表示他对萧言的不接受.

可萧言却不会介意.

好像能够有今天这种局面他已经很满意了一般.

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萧言掀开了萧芜身上的薄被.

露出了薄被下那根细长的链条.

白银为材质, 打造的十分精致.

安静而美好的缠绕在萧芜左手腕间.

开始的时候萧芜还会有所挣扎, 把自己的手腕给勒出了一圈圈细细的红痕.

现在却连红痕也淡不可见了.

萧言用钥匙替萧芜解了锁.

然后便打横抱起萧芜, 来到了寝宫内的泉承池.

天然引来的泉水温热适中.

人稍微在那里泡一下便能消除疲劳.

可萧芜却依旧是无力的.

事实上, 他现在的身体很是虚弱.

他只能任由萧言搂着他的腰, 将自己的脑袋枕在萧言肩上才不至于滑下.

当然只得也任由萧言替自己清洗身体.

水雾蒙蒙的环境下, 只听得流水潺潺.

萧言忽然在这安静的气氛下开口.

嗓音低切柔和到几乎快与这满室水雾融为一体.

“小叔, 不要不理阿言好么.” 萧言轻轻地在萧芜颈间落下一吻. 继续道: “朕其实最怕的就是小叔不理朕了. 八岁的时候你让朕待在宫中, 还骗朕说只要表现好你就回来看朕. 可一连五年你都待在秦南. 朕那时候是真的怕了, 怕小叔要永远待在秦南再也不来看朕了…”

“… 小叔, 你了解那种孤身一人独处的处境么? 虽然是呆在朕从小长大的皇宫, 可对朕来说没有亲人的皇宫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就是一个大牢笼…”

“于是十二三岁的时候朕就在想, 只要你能回到朕的身边来, 朕一定要让小叔过上舒心的日子. 朕要小叔天天都能开心地陪伴在朕身边, 只要这样就很好…”

萧言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顿, 温柔的嗓音中慢慢地戴上了一种森冷: “后来, 你和谢云好上了. 朕依旧没说什么, 因为那时朕仍旧抱着原来的想法. 只要是小叔想要的, 什么都好, 朕都会帮你得到… 可有时候你的眼光, 毕竟还是叫人担心了点…”

“萧芜.” 萧言忽然的就这么换了一声.

令萧芜受潜意识控制, 不由自主就偏头对上了青年的眉眼.

青年的面上依旧温润的笑着, 眸底却有一丝悲哀苍凉.

微笑着对他说: “萧芜, 无论你信与不信, 没有人比朕更爱你.”

尽管你不认为朕对你的是爱. 可朕依然爱你.

【 汗颜, 这番外倒越来越像正文了, 实在是无厘头了点. 那啥, 既然你看都看到这里了, 给俺留下一篇温馨的攻宠受的好文推荐吧, 我现在很想要治愈系的文治愈一下 】

End

4 thoughts on “Hoàng thúc ngươi đồng ý với trẫm đi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1. Pingback: Hoàng thúc, người đồng ý với trẫm đi! – Chính văn | Tử Tước [紫雀]

  2. Pingback: Hoàng thúc, người đồng ý với trẫm đi! – Phiên ngoại | Tử Tước [紫雀]

  3. Pingback: Hoàng thúc, người đồng ý với trẫm đi! – Phiên ngoại | Tử Tước [子爵]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