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ương đoạn bất đoạn – Vân Thượng Gia Tử

当断不断 by 云上椰子

文案

小皇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 主角: 皇帝 ┃ 配角: 丞相, 皇叔 ┃ 其它: 断袖, 抽风, 恶搞

皇帝与丞相的故事

萧然单手托腮, 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人, 目光却落在杨云滔滔不绝, 上下翻动的两片薄唇上. 因为说得快的缘故, 时不时还可以看到红唇掩映之下的贝齿, 红白相间, 煞是好看. 令萧然又是一度出神, 甚至生出了一个很是龌龊的念头… 如果… 可以的话… 他想吻吻那两片薄唇!

摇头摇头, 赶快打消刚才的念头.

他可是传说中名动天下的少年丞相, 璧 玥 皇帝的左膀右臂啊!

怎么能够亵渎呢?

萧然抬头, 眼神慢慢变得涣散, 陷入了陈年往事的回忆之中.

他犹记得第一次见到眼前人是在何时, 正是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华.

那夜, 萧然身上犹带着一丝酒气, 走出了灯火阑珊的宫殿, 缓缓踱步来到落月湖边, 幽幽夏风吹散身上的酒气, 带来一丝若有似无的薄荷清香.

不经意一瞥, 就看到了 —— 落月湖边的凉亭里, 站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美人.

当真翩若惊鸿, 婉若游龙!

一双峨嵋淡扫轻如烟, 双颊凝脂胜雪莹若玉, 尤其是那双眼睛, 深如秋水, 波光潋滟, 勾人魂魄. 听到萧然的脚步声, 她侧脸, 给予回眸一笑, 那一刻, 萧然明白, 他的六宫粉黛将再无颜色!

“然儿, 明天是我朝的繁花节, 母后有意大办的原因你该清楚, 若在宴上见到喜欢的女子, 莫忘了要折花相送.”

—— 母后昨天说过的话在他脑海一闪而过.

对对对! 送花, 他要送花! 只要送了他折的花, 眼前的美人此生便都是他的人了!

即使她的回眸一笑能倾倒天下间所有男子, 以后她也只有对他微笑.

萧然从没有这么猴急过, 生怕稍晚一步, 眼前的佳人便会受到其他男子所赠的鲜花.

匆忙之间, 竟连自己折了一朵紫晶花都不自知.

紫晶花乃璧 玥 国花, 收到此花之人, 就是皇后.

当萧然送出手后, 才发现自己折的是紫晶花, 身后当即传来一片抽气声, 不知何时起他的母后以及众位大臣早已站在了落月湖边.

不过萧然非但不后悔, 反而还很乐见这冥冥之中的天意.

可是眼前的美人为何不见一丝高兴? 反而是一脸错愣?

难道他人品才貌很对不起人民大众吗?

难道皇后之位不是天下女子所期望的吗?

难道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表白就要惨遭拒绝吗?

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 只见美人对着自己单膝跪下, 一双纤纤素手捧起紫晶花.

低头, 示意萧然收回此物.

那一刻, 萧然觉得, 自己就算是惨遭雷劈也不过如此了!

不过他不甘心, 死也要死个明白.

“你知道送花的意思么?” 嗯嗯嗯, 她肯定是个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 家里人没教给她送花的意思所以她才会拒绝自己的. 萧然如此安慰自己.

美人点头. ( 他的心裂开了许多小缝 )

“那是我长的不够好看么?” 不至于吧, 他对于自己的长相自我感觉还是蛮良好的. 偶尔冲小宫女笑一下她们都能呆掉.

美人摇头. ( 小缝在加大 )

“那可是你曾许了人家?”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他将不惜背上骂名棒打鸳鸯!

美人摇头. ( 裂缝被人撒了盐 )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嗯嗯, 这也有可能, 毕竟现在的他并没有穿龙袍戴金冠.

美人点头. ( 浇了一层滚烫的热油 )

“那皇后之位你不想要么?” 犹记得小时候他爹后宫中的各位美人都很想得到这个位置呢. 为此不惜一切手段.

美人摇头. ( 小刀在一片片的切割 )

“那你倒是说句话啊!”

最终, 她说话了, 声音意外的清越好听. 可说出的内容却是晴天霹雳. “陛下一片情意杨云心领了, 但杨云乃是男儿身…”

顿时, 万箭穿心! 萧然的一颗小心肝在经历了数道酷刑后, 终于灰飞烟灭 ~!

同时的, 湖岸边的人群中又响起一片抽气声. 太后被这结果气得几欲昏倒, 被身边的宫女连忙扶住.

不不不! 他还是不相信这个事实! 眼见着美人生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虽然做男装打扮, 可这张脸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充满了阴柔之美… 会不会是哪家小姐一时贪玩扮作男子呢? 对对对! 一定是这样的! 他在心里做着最后的挣扎.

萧然再也顾不得所谓的礼仪, 伸着两手就要去抓人家衣襟, 他要扒衣服验性别!

美人低头看了下衣襟上的两个狼爪, 尖锐而冰冷的光芒在那幽深的眼瞳里凝固, 忽然他的唇畔扬起一个高深莫测的浅笑, 看得萧然脊背发寒, 连着手上的动作都是一顿.

“望陛下不要怀疑我的性别.”

萧然充耳不闻, 只听 ‘ 刺啦 ’ 一声, 美人雪白的衣服被他扯出一个大口子, 露出照样雪白的里衣, 萧然欲要再接再厉, 可下一刻, 他就以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水中!

他被美人给甩了出去!

岸上, 沉默的众人, 阴沉的太后, 被抓的美人, 以及… 落汤鸡皇帝.

四位顾命大臣之首的杨睿急急走出人群, 跪地.

以前在朝堂上议事时能说会道的杨大人此时居然有些结巴了.

“太后, 陛下, 此. . . 此乃微臣唯一的独. . . 独子…”

朝廷重臣唯一的独子, 话虽没说完, 可求情之意聪明人一听便知.

太后却忽然微笑了: “杨大人无需担心, 哀家并非不讲道理之人. 此事是皇帝不辨男女, 有错在先; 强行动手, 无礼在后. 从头至尾都是皇帝的不是, 杨公子又何错之有? 至于那所谓的冒犯圣驾, 呵, 倒正合了哀家的心意.” 太后说这话时虽面带微笑, 但语气之中已经带了一丝斥责之意: “为的就是让皇帝买个教训 —— 色令智昏!”

一阵夏风吹来, 那晚的萧然格外冷.

【 皇帝与丞相的陈年往事. 完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你以为还有的时候, 其实已经没了. =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