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ào tâm – Youko

掏心by youko

(生子NP)

千百年来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有一种叫做“源”的妖怪,它们的心脏是灵丹妙药,吃之可长生不死,青春永驻。   一、后巷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后巷这样的地方。它就处在城市的中心,大楼之间,却像是被什么分隔了的另一个世界。或许有趣,或许危险,或许不思议前所未见,在城市大街中隐藏得很好的身影,却在这小小的巷中尽情浮现。反正,有意思。   嗒、嗒、嗒、嗒…… 刚下过雨,鞋子落地和着积水的溅起的声音,奏出一首清脆的小首。高大的楼房遮挡着霓虹灯的耀眼诱惑,我轻声地哼着歌,投入这片像是为我准备的影子中,黑暗与宁静的,幻觉自己正慢慢地消失…… 反正人类,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   “救命啊……救救我……” 我听到了求救声,虚弱的从巷子前面的拐角处传来。 我想转身就走,因为,第一,我不想管闲事;第二,我怕危险。   “救命啊……救救我……” 那求救声仍在继续,是个男的,那痛苦的呻吟,略带绝望,又是不愿离世,对活的依恋。那求救的声音像是一只手,扯住我欲离开的脚步。 仔细听听,没有其它杂音,确定了安全以后,我决定去看看。   二、怪物   巷子的死角处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缩作一团,在昏暗中颤抖。 我在一角站了约一分钟,确实了没有回头的人,便大胆的走了过去。 “你受伤了?”我小心的问道。 “嗯……”他呻吟了声。 “你怎么了?” 不知他是否能听到我的话。我放大了点声。 “救我……好痛……”他艰难的抬起头,望着我。 “你是靖明?”我吃了一惊。 靖明是最近忽然走红的男星,虽然歌唱得不怎样,可是样子是绝对能让女人为他疯狂。前两天忽然失踪,他的经纪人寻他未果,已经报了警,这事炒得沸沸扬扬的,大街、学校、公司、市场都充满了猜测他去向的声音。 虽然光线暗了点,我还是一下子认出了他,没想到这传说中的人物竟能让我在这里让我碰上。 “是……我是靖明……啊——!”他忽然惨叫一声,原本要向我伸出的手猛缩了回去,紧紧地抱住肚子。 我这时方发现,他的腹部,肿胀得异常,就像……临盆的孕妇!   我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看到我的反应,他那恐惧而痛苦的脸上此刻更是显得绝望,“不……救我……医院……我不想死!它……它要……啊——!”身子蜷缩得更紧,痛苦地在地上翻滚。能看到他的腹部清晰的蠕动,像是有什么迫不及待的要从里面冲出来。   逃!我想马上就逃,可是双脚不争气的发软,不能动弹。 像有什么勒住他的喉,他痛苦的双目突出,惨叫声却淹没在喉咙中,不能发出声音,四肢抽搐着,徒劳地挣扎。 “砰!”一声闷响,我的眼前便成红色一片。 一只血手冲出他的腹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只手已从他肚子上的破口处伸出,双手粗暴的硬生生的将活人的肚皮撕开! 同样满是血的一颗人头从里面缓缓地探出,紫色的眸子与我相对而视。   我没有逃跑,因为我已经晕了过去。   三、长生     千百年来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有一种叫做“源”的妖怪,它们的心脏是灵丹妙药,吃之可长生不死,青春永驻。还可以拥有好看的外貌、近乎完美的体型,无限的魅力。  “源”跟人类的样子差不多,但如果它受伤了,或者一碰到血,它的头发和眼眸便会变成紫色,掩饰不能……     我醒了,周围景物说明我尚在人间。  我应该身处于一间仓库里,照我刚才所看见,我的处境似乎会比地狱更糟。     “你醒了?”  我吃惊地望着那个对我说话的男人,并不是因为他的样子俊俏得人间罕有,而是,他的头发,他的眸子,都是深紫色的。  难道,这就是……“源”?真是稀奇之事接踵而来,先是靖明之死,然后就是……对了,靖明呢?  “那个人类,我已经吃得干干净净了。”他似乎能看得透我的心,准确地给了我答案,“你想长生不老吗?”  “不,不用了。我能继续活着已经不错了。”我说。我的心都凉了,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仍能这么冷静地回答他。真是一如死人的“冷”“静”。  “好吧,没错,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源’。”  在我死以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有什么用。  我不说话,他还有他的下文:“你们人类流传一个传说,说吃了我们的心脏可以长生不死。其实,那时个谎言,是我们一族故意为你们人类传播的陷阱。”  陷阱?这么说刚才那……  “我们一族是半寄生妖怪,虽然是妖怪,可是身体的存活周期却只有10年,要继续活下去只能依靠人类位我们补充必需的能量。方法就是……”他手指点点自己的心脏位置,“这里,像心脏那样的器官就是我们能够活续命、分裂的关键。只要人类吃了它,我或者我们就会在他们体内生长,最后,就如你今天看到的那样。每个人类只能寄生一只‘源’,假如我的‘心脏’只有一个人食用的话,那叫‘续命’,死掉的是‘我’,再生的也是‘我’,如果他是和朋友分享的话,那就叫‘分裂’,我会再生在他们其中一个人的身上,而其他人诞生出的‘源’就是我的分支,他们或许带着我的记忆,但他们不是我。样子会有点不同,性格也会有点不一样。可以说我们的做法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我们会在人类体内待上两个月,其间那些人类会像脱胎换骨般,你无法想象那靖明以前是怎样的模样吧。”  我向他笑了笑,表示我有在听。只是我不想回答些什么,甚至不想发出声音。我觉得我现在所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也许会把我拉进死亡的门槛内,或者比死更惨。     奇怪他为什么会跟我说这样的话,而且恐怕我不明白的一再详悉解释。  我的身子像是中了魔,动也动不了,“死人是最好的保密者。”我脑海里浮出这样的一句话。他要灭口并不困难,所以可以放心向临死者坦白秘密。不知道我会以什么方式死去,我很想告诉他,我可以自行了结,这样可能不会太痛苦。  “要听个故事吗?”见我这样,他又问道。  “随便。”     四、故事     “大概有三百年了吧。那一天,我受到一群强盗的追杀,我负伤逃进山中。他们想长生不死,我知道。与其说我是逃命,不如说我是故意的诱惑,毕竟难得到才会珍贵,”传说中之物”才显得它的确实存在。我失去了意识,我知道我沿路滴下的血会带他们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朦胧中,我感到有人搬动着我的身体。待我醒来时,我发觉我身处一个山洞中,在我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大概20岁的男子。寄主是一个或是一群,对我来说没有区别。  ‘你就是源吧?你的伤口我已经帮你包扎过了,我用落叶遮掩了地上的血迹,他们应该不那么容易会找到这里的。’见我醒来,他说。  果然,不老传说世人皆知  ‘你不想长生不死?’我试探他。  ‘不要开玩笑了,我的人生也不至于美好得让我渴望活上几百年,而我也不至于为了那东西而取你的心脏。’当时,他这样回答我。  在往后的日子里,人类的他带着我四处躲藏,逃避那群强盗的追杀。  我曾劝他不要管我。  ‘不要傻了,无论人妖,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清楚地记得,他这样对我说。  是的,要活下去,所以我们一起被抓到了,是我故意的。  他们将他绑起,让他看着我怎样被剖开,被取出心脏,被瓜分着吃掉。而我那次最后的记忆,是他愤恨的怒号。  当然,后来那群强盗都把生命给了我和我的分支。从那家伙被撕开的肚皮中爬出来以后,我去找他,可惜,他已死去多时。他的尸体被吊在架子上,一如被玩腻了遇遗弃的玩物,晾在那里。只有他身上的多处伤口,无声地向我诉说着他曾经受过么怎样的对待。  他一心救我,而我却害他惨死,守住一族所制造的谎言,为的却是他所说的要活下去……如果他有下辈子的话,希望他能再让我遇上,让我能将一切都告诉他……即使那是我们一族千年以来能存活下去的秘密……”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不自禁地便这样问道,我知道那是失言,可是已出口的话,想截也截不住。  “因为……”他在我身前蹲下,他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我。第一次的这么靠近这种妖怪。他紫色的双眸美得仿佛能迷惑一切,颠倒众生,浸藏其中的淡淡的忧伤,是他千百年来的记忆。坦然,我竟然被吸引了。  良久,只见他脸上泛过一抹苦涩的笑意,他又站了起来,“我叫耶嘉,你记得吗?”  “我叫何穆。”我报出自己的名字。  “何穆……这辈子不要让我再遇到你。”     他转身离开,留下了我。  过了很久,我自己挣脱开绳索,然后回家。     “新起明星靖明神秘失踪,至今不知去向。”、“数十名FANS在他房子前日夜守候,等待他的归来。”……  关于靖明失踪的事,报纸上一时的蜂起过后,很快的又被其他花边新闻所覆盖。  “梦幻般的俊男!可与靖明所媲美!”……  唉……  五、耶宇 有一种叫做“源”的妖怪,他们只有一种性别,外表是人类的男性。 千百年来,靠一个永生的谎言,他们利用人类进行着一族生命的延续。 紫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眸,俊美的外表,只要见过一次便无法从记忆中割舍,带着迷惑而来,仿佛为了颠倒众生儿存在。  为什么在他面前还要所谓的长生? “何穆……这辈子不要让我再遇到你。” 他扔下一句,便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而我,只能在梦中叹息他的音容。 即使他明明已经离开,那种依恋的感觉仍是挥之不去。 “最近的明星似乎都很喜欢玩失踪。”智调侃着, “人就是这样,样子长得好总是会引人注意。当上了明星,吸引了一群FANS,然后失踪,充满了神秘气息,赢得了支持者的眼泪与怀念,然后渐渐的被城市的浮躁淹没,遗忘。” “怎么说得你就不是人那样。”我笑了。 “穆,从第三者的角度总能理智冷静地看待事情,我就是那个局外人,呵呵。” 智,他是我的朋友,带着醉意,他又开始了“演说”他的人类观。他总喜欢从局外者的身份看待“人类的罪恶”,其实他也不过是个凡人。 “你要去哪?” “我要去找点东西。这次就我请吧。”我把钱压到杯子下面。 出了酒吧,我又潜入了小巷中。 从第三者的角度往往更能清楚事情的真相。 他们恐怕都成了耶嘉同类的牺牲品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因何而来的想法,我决定去找他,去找耶嘉。 不见天日的小巷,被城市遗忘的角落,那是我们邂逅的地方。当然,那浪漫的说法不过是我自嘲的玩笑。  雨刚停,纵然大地被洗刷过,也不让人感到空气清新。 从这样的地方走过不知已经多少次了,以前为了忘记什么,而现在是为了寻找什么。 “我到底什么了……怎么我会希望听到呻吟声呢……”没有听者,是我的自语。 再走进点! 心里的声音驱使着我。已经脱离了头脑控制的双脚一步步地带着我的身体走进了巷中深处。 雨粉又开始纷飞,风送来了血的微腥。 终于见到了。重生者又一次的展露他的肢体。 我第一次完整地看到那过程。源重新来到这个世界上,扒开寄主腹部的创口,从仍在抽搐的躯体中上身一点点地挪出,再依靠双手之力爬出来,最后,扯断缠住他双脚的肠子。 我该害怕,至少应该不安,或许更应该转身就跑,可是我没有。那冷静已出乎我的意料,或许我并非叶公好龙,原来我也可以这么漠视一个陌生人的生命。 他已经注意到我,一个多事的旁观者。他的目光凝在我身上,紫色的眸子中却不含一点敌意。 “是你吗?你是耶嘉吗?”莫名空白感盖过了我应有的恐惧。 沾在他身上的血逐渐褪去,单靠仅有的一点光线,我还是能看到他那俊美的面容。只是,不同耶嘉。 “我不是耶嘉,我叫耶宇。你想找耶嘉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同路。好吗?” “嗯。”在脑子开始活动以前,我的嘴已经接受了他的邀请。

六、朋友 朋友, 阿智,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你说,我们永远也是朋友…… “你在发什么愣!”阿智向我喝道。 一向自称智者,淡漠尘世的他竟然像疯狗那样对着我狂吠,曾经似是很有深度的脸扭曲变得狰狞。枪管就顶在我的太阳穴上,“你在想什么坏主意?” 耶宇的尸体就在我的面前,他仰卧在血泊中,胸膛敞开一个大窟窿,里面已被挖空。血红的心脏就放在茶几的盘子上。一种不能形容的隐隐淡香混和着血的腥味散在周围的空气中。 我的心好痛,心脏仿佛被生生地撕开。f 两个月前,耶宇和我住到了一起。一个月前,耶宇以我恋人的身份与阿智相识,阿智并不知道他是“源”。 昨天,阿智约我们到郊外的别墅共度周末。三个小时前,我喝下了阿智准备的啤酒,倒下来,不省人事。 “冷静点……你要的只是长生,难道你要了连朋友也杀了?”我说。 “你说什么?”他一愣,惊愕地望着我,“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我知道,那又怎样?” “原来你把他藏得好好的,想独享!” “请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阿穆,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看不起我吧?” “不敢。都是你做出的事,我不作评论。或者,你有你的理由。” “肝癌,已经到末期了……医生说,我活不过3个月,直到我见到他……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这就是他的理由? “以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用吗?” “很抱歉……”我闭上了眼,等待着枪声响起的时刻。一片黑暗,我好像听到了死神的斗袍与空气的摩擦声。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到那顶着我太阳穴的枪口慢慢地移开。 睁开眼,他已放下了对着我的枪口。 “我们先把他的尸体处理好吧……”我欲站起。 阿智马上警惕起来,枪口又指着我的方向,“别乱动!” 我举起双手:“我不逃,也不反抗,今天的你和我,都已经站在同一条船上了……”已经走到这地步,我和阿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抹干净地上的血迹,我们把耶宇抬到厨房,先在洗手台上放干净了血,再用刀切成一块块,扔进铁桶里,搬到后院,浇上汽油,点火烧掉。 他的肉骨吱吱地燃烧着,为空气漫上了一股迷幻的薰香。无法形容那是怎样的香气,只觉神经放下了警觉,有点醉意。 “阿智,他的心藏,要整个的吃下去。一点也不能少。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即使我说出真相,在这时候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真的?” “是他告诉我的,因为他相信我不会拿他怎样。” “那你为什么肯帮我?” “因为,我不想连你也失去。” 阿智曾笑话人皆丑恶,为自保不惜一切,甚至出卖自己的亲人和朋友,阿智如是,我也是。 “谢谢你,阿穆……” 透过摇曳的火光,我似乎看到他落下了泪。 (待续) 七、归 我已经忘了我是怎么回到家,关上浴室门,我把自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清洗过了一遍。 把耶宇留在我身上的触感洗去,把阿智过去的一点一滴统统洗去! 我不知道在浴室里待了多久,是电话的铃声把我拉回现实。 “何穆,离开这里吧。” 那人的声音,我已经等了好久。 “耶嘉?你是耶嘉?” 那边没有回答,一直静寂,直到嘟嘟的电流声响起…… 那天以后,大概过了一个星期,阿智通过电话告诉我,他已经痊愈。 之后我再也没有和阿智接触,也许我们都有所顾忌吧。我不愿再去想,不想再次记得那天发生的事,他就像永远的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一般。 警察没有因为耶宇的失踪而找上门,耶宇从没属于过这个世界。 直到有一天,耶宇按了我家的门铃。阿智,真的永远都不存在了。 耶宇就站在我门口,看不出他的喜怒,“你回来了?” 而我,更是木无表情, “你不想我回来?”他未经我批准,若无其事地进了屋子,在沙发上坐下。 “是你诱惑他的吧?” “你是在怪我让你看到他的真面目?” “可是他一直是我的朋友啊!” “他有当你是朋友吗?” “……”他让我一时语塞。不管承不承认,那已是烙在心中的痛。 把耶宇丢在客厅,我进了房间,倒到床上。 “穆,你并没有错。”许久,耶宇也走了进来。 “算了吧。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导我?” “我相信你迟早也会想通的。”他就在我身边躺下,手搭到我的胸上,就像往常那样。 我拨开了他的手。 r见我这样,他坐了起来,可是仍然赖在那里,半点没有离开的意思,“这是给你的。” 他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琉璃珠样的东西。他眼中的几分得意,像是小孩炫耀着他的把戏,竟让我感觉到,原来他也有这么纯真的一面。 “给我?是什么?”我问道。 “吃了它。”他没有多作解释。 “不会是毒药吧?” “那看你信不信我了。” “事到如今,即使是你骗我,我也认了。只希望我不要死得太惨。”说罢,我把那琉璃珠放进口里。 甜的? “糖?” “嗯。” 这生物竟然拿糖哄我…… …… “穆,不要再想这事了……”耶宇在我枕边细语,仍如以往那般温柔。 “嗯。” “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你的……” “我也是。” 想又如何? 不去想又如何? 那天吃下去的是否是一般的糖果,我仍存怀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仍然活着。 我仍与耶宇生活在一起,以恋人的身份。当初为什么决定与他同行,在与他相处的日子中,那理由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们搬离了原先居住的城市,到了新的地方,过着新的生活。 我们认识了一个又一个的新朋友,然后,那些人又一个一个地从我们身边消失。

八、生活 我有自己的工作,每天准时上班,下班,养活我自己。 耶宇似乎总是很空闲,但总是有点奇怪的收入,反正没有向我要过一分钱,我也懒得有过问他收入的来源。 有时候加班晚了回家,我会看到他已经准备好一桌的饭菜。其实我很想在心底用“贤惠”这个词来称赞一下他,不过他做的菜真的很难吃,以致让我怀疑这是不是因为他们一族都习惯吃生的缘故。 发展到后来,“耶宇,你请我到外面吃吧。”我就直接将他拉了出去。 仍是没有耶嘉的消息,我有时在想,他会不会再打电话过来?即使我已经搬了家,但我觉得他找我要比我找他来得方便。 星期天的早晨,我难得能够在中午以前爬起来做早餐。 “火腿鸡蛋三文治喜欢不?” “我不喜欢三文治。”他说。 “那我做自己的份好了。” 当煎好火腿和鸡蛋,我发现我切好的面包被耶宇叼走了…… “喂,你……” “难得见你早起,我饿了。”他咬着的面包还剩下半片。 我觉得他的回答前后没有什么关联,看着他把那半片面包逐渐送进嘴里,咀嚼,吞下。 “我觉得单纯的面包味道还好。”他说着,把桌面上的整袋方包都拿走。 “OK,你喜欢就好。” 我的手托着那盘鸡蛋火腿。把DVD碟子塞进机子中,按下“PLAY”,把沙发上的耶宇推开,然后坐上去。 片子开始, 《活死人黎明》! 丧尸追逐着人类, 撕咬,吃人。 “原来你喜欢看这些。” 耶宇还咀嚼着他的纯面包。 “我在遇到你们以后才看的。” “因为你要找耶嘉?”耶宇的声调沉了下去,能听得出他有点不高兴。 虽然当初我说要找耶嘉的时候是他邀请和我同路的,但是在相处的日子中我感到他并不喜欢提及耶嘉。 “为了习惯你。”我微笑着拍拍他的头。 “我想说,这电影和我们比起来,太假,太不维美了……”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绪,便马上转过话题。 “是吗?”实话,我不觉得他们再生的时候溅到周围都是血的画面有多维美…… 几天后,我下班回家,耶宇又不见了。 九、审判者 “呜……呜呜……” 那人的手脚被绑在铁栏上,他扭动着身子挣扎着,肿胀的腹部可清晰地看到有什么在里面蠕动。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感到他的脸因剧痛而扭曲,口被人用胶布封着,不能叫,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绝望的哀鸣。 血,一大滩地淌在铺在他身下的薄胶膜上,刺眼得让我不自觉的闭上眼。 “何穆,我说过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耶嘉?” 我看到了耶嘉的影子,那是在梦中。当我睁开眼,耶宇的笑颜依旧。 眼前没有人在挣扎,没有耶嘉,这是我的房间里,刚才的不过是个梦。 “你回来了?”我说。 “是啊。” 望墙上的挂钟,已经9点了,不过是晚饭后想小睡一会,没想到一睡就快3小时了。 “冰箱里还有晚饭。” “我已经吃饱了。”他说。 对哦,他当然已经饱了。 这次耶宇选中的是一个女人。 他多数喜欢向男人下手,不过偶尔会换换口味。 那女人快四十了,我见过她一次,觉得身材还可以。她有个有钱的老公,无聊的时候会穿着高跟鞋踩踩小猫小狗,或者是以什么别的方法虐待一下小动物。她与某些同好者组成了一个专门的俱乐部,把“杰作”拍成了相片炫耀。 不知道为什么耶宇会选中她,我只是看到耶宇在见到她以后有种难掩的兴奋。 她在一个舞蹈班里和耶宇相识,耶宇是舞蹈老师。在这以前我还不知道原来耶宇有这样的才艺。 后来,他们勾搭上了,背着她的丈夫。 再后来,她从俱乐部回来,在她丈夫的床上见到了耶宇。 她当晚就把他丈夫肢解了。 随后,再没有人见到她。 我问:“后来她怎么了?” 耶宇说:“我不是回来了吗?” 耶宇现在是回来了,不过是自那的两个月后。 每过段时间耶宇就会失踪两个月,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来。每一次我都在我们租住的房子里等他。 源与人类有很大的不同吧?尽管住在一起,我还是无法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人与源各自为了自己的需要,你情我愿地进行着杀与被杀的循环。所谓人类为了长生的目的,有时我觉得实事并非如此。人类放任自己的独占欲,以致到了极端的行为,而源则享受着行使诱惑与支配,以及作为审判者的快感。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耶宇曾笑着对我说。 耶宇所选择的人,无论表面善与恶,无一例外的都拥有着一个共同点,强烈的欲望,让耶宇可以乘虚而入。 “你说你诱惑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是什么?” “都被我成功诱惑了啊。” 好冷…… 十、恋 把他拥在怀里,灼热感由下迅速地燃至全身,热情随着那一番缠绵释放,我感觉到我和他正一起融化…… “会痛吗?”我轻轻地抚摸他的胸膛。那里无数次地遭人割开,却连一道疤痕也没有留下。 他摇摇头:“不会,即使被活剖也不会有很剧烈的感觉,源在痛觉方面比较麻木。” “我会像他们那样吗?” “你也想杀我吗?” “我?我只想吃了你……”坏笑着,我的吻落在他耳根后,迅速地延到他的脖子、胸膛,以及…… “喂!等等……” 与耶宇在一起,是很美妙的事,真的。 我觉得我分裂成两个人,一个我还在依恋着耶嘉,另一个我无法自拔地占有着耶宇。 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上耶宇,但另一个我却追逐着耶嘉的影子不放…… “宇,我绝对不会伤害你……”是心虚吗,我竟把承诺许于口头。 “我知道……” 他的唇再次抵住我的嘴,舌尖绞缠间,我感到有什么滑进我的口中。 “又是那糖?” “嗯。”他满意地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每次重生回来,都会为我带来那种糖。那是一种只有甜味就没有别的杂感的糖。为什么他总喜欢给我吃这个?我虽抱有怀疑,但我的身体一直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 “穆,让你看一样东西。” “嗯?” “那关乎我族的一个秘密……” 我的目光沿着他手指的方向…… “叮咚!”门铃响了。 “谁!”

十一、访客 我们匆匆穿上衣服,然后去开门。 “HI,好久不见了。”门外那人似是与耶宇相熟的打了个招呼,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坐到了沙发上。 我觉得他不是人类。 e“好久不见?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见过面。”耶宇有点不悦。 “没有见过?那也没关系。反正我们都是同一支系的。” 他果然也是源,不过耶宇的表情并没有显出见到同类应有的亲切。 “我叫耶境,你就是何穆?” “你认识我?”我有点吃惊,什么时候我的名字会被其他的源知道的? “我知道你,真是有趣的人。难怪耶嘉会喜欢你。” “你说什么?”耶嘉喜欢我?  “就连我,也开始对你有兴趣了……” “够了!”耶宇喝住他。 第一次看到耶宇发怒的样子,我赶紧拉住他,免得他们打起来。 “穆,我们进去吧。”明显不想再跟他说下去,耶宇拉着我的手进房。 “耶宇,我们都是耶嘉支系的,凭什么你就可以独占?” 在房门被耶宇甩上前,我听到了耶境这番话。

十二、耶嘉 房间里只有我和耶宇。耶境还在外面,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穆,源永不可能和平地群居,因为他们会不自觉地看上同一样东西,而且独占欲很强,为了避免自伤残杀,所以多年以来大家都是独自生活……” “没关系……”我抚着他的后背,不知这算不算是在安慰,刹那间我似乎能理解到耶境的言行,以及明白耶宇的愤怒。 “你们都是耶嘉支系的,是什么意思?” “耶嘉和我们有点不同……我们都是由耶嘉分裂出来的……”我隐约地感到耶宇在说起这个问题时带着恐惧,还有一点不甘。  “难道他本身不是被分裂出来的吗?” 我猜测道。这想法让我想起吸血鬼的传说。 “他和我们不同,他是交配所产生的,我们这些分支从力量上是无法和他相比的。” “你们和人类的女子交配?” “那些是混血儿,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同类。” “那耶嘉……” “由两只源交配。” “两个男人生孩子?” 他的头点了点,又摇了两下。 “源并非完全是单性,外表和人类的男性相近,但是内里,身体的最深处隐藏着雌性的一面。在遇到绝对的雄性的时候,就可以交配生下孩子。那孩子是完美的,他不用像其他的源那样接受再生的循环。但是,没有谁会愿意冒这个险,可是耶嘉,偏偏是这样产生出来的怪物……” 他有点激动,沉于一种莫名的情绪中,目光也逐渐暗淡……我拍拍他的手臂,让他冷静下来。 “你说,绝对的雄性,是什么意思?” “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穆,睡吧。” 耶宇不肯再说下去。

十三、杀 半夜,我听到了有谁在争执,又有什么被拖着走,然后就是剁东西的声音。 披上衣服去看个究竟。 厨房的地上、墙壁上溅满了血。我看到了耶宇的背影,他刨开了耶境的身体,挖出心脏。 “你在干什么!” 我这么一喊,耶宇回过头。他手上原本停下的心脏像受到什么刺激,急剧地跳了两下。耶宇狠狠地把它甩在地上,又捡起把它塞进微波炉。 “耶宇,你知道你正在干些什么吗!” “你不要管!”他按了启动,随着微波炉的运转,我似乎听到一声撕心的惨叫,从我脑子里传来,足足几十秒,让我几欲晕厥。 耶宇,也颓然地坐到地上。 良久,我才回过意识,“耶宇?”我拍拍他。 “走,我们离开这里!” 他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我就跑。 我们出了门,一直冲到楼下…… “等等!你到底怎么了!” 我挣脱开他的手。 “何穆!你是我的!我不管是不是因为耶嘉,我只希望我每次重生以后都能再看到你,只有你在的时候,我才是觉得我可以不用一个人……我不会放手!即使他是耶嘉!” 我第一次看到耶宇会这么激动。 “耶宇,你在说些什么呢?” 从幽深的夜里传来一把声音,我认识这声音,它在我梦中出现过。 耶嘉! 我回头,耶嘉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带着笑意,深夜的静也似乎因他而渗着恐怖。

十四、真相 “杀害同类的罪是很大的……” 刹那间耶嘉就闪到了我们跟前,伸手,就在耶宇腹部留下了一个洞。 “我们走吧。”不顾及倒下的耶宇,他硬拉着我跑开。 …… 他的手很有力,我挣脱不开。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有点奇怪的是我不怎么觉得累。 耶嘉终于放了手。 “耶宇他……”我转身想往回跑。 “放心,只要心脏不灭,他死不了。”耶宇知道我所想,把我拦住。 “你想找我谈什么?” “何穆,我说过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为什么要多次出现在我的梦中?” “你确定是我走进你的梦中?还是你的意识想到了我?” “我……” 见我无言,他笑了,如他料到了胜利。 “耶宇所说的,是真的吗?” “你指的是什么?” “你是由源交配所生,你根本就不用进行所谓的再生。” “的确。” “那300年前的故事……” “那是真的……不过当时我被杀并不是出于要活下去的无奈,世界上本来就没有这么多身不由己的无奈。那个人……” 我向他脸上就是一拳。 他不躲不闪,似是等着我的发泄。 我忍住气,收了手。 “交配生子,母体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会因此而死亡。我的父亲,也就是完全的雄性,他看着那只为他生孩子的源苦苦挣扎了三天三夜,最后他流着泪把他爱人的肚子剖开,取出了我。然后他就疯了,不过所幸的是我被一户好心的人家所收养。收养我的人家是当地的大户。在我十七岁那年,他们家那个待我如兄弟的少爷把我肢解了。从那时候起,我觉得作为审判者是很有快感的事。那你倒要不要问一下耶宇,他被别人切割的时候,他从人类肚子里跑出来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快感?” “够了。” “源本来就是这般扭曲的生物,”他笑了下,像是自嘲,“我有时候在想,诱惑,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在人类当中偶尔会有这么几个天生就有着抗体,能抵挡我们的能力。三百年了,如果他还活着,不知道会不会让我改变过来。我就是因为不想你涉入这些事才把那故事告诉你,而你却偏偏找过来……也许因为耶宇是我的分支……” “三百年?”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三百年前的那个人就是前生的我?耶境说耶嘉喜欢我,他找了我三百年,并把他的感情与记忆流在他的分支之中?而我,就是他所说的有抗体的人? “来了?”耶嘉微笑着,像是等到了他意料中的事。 我听到了脚步声,不只一个人,向着我们这边过来。 走近了点,我看清楚了,是一群人手持利器的人!

十五、追 那群人像被什么所控制,目光呆滞没有意识。 “还不快跑?” 耶嘉这么一喊,我方回过神来。没有细想便跟着他跑。 我们这么一跑,他们就发疯一样追来。 手扬着武器,要把我们撕砍成碎片。 “这是什么回事?” e“他们被耶宇控制了。”耶嘉说。 跟着耶嘉,我们跑进了一个未竣工的大厦里,寂静的大楼回荡着我们急促的脚步声。 “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他们都是普通人,要我对付他们?你愿意?” “不……” “过来!” 他突然转身,拉着我山进一个角落。看着那群追赶的人没有停下的一直冲到楼上,我才松了口气。 “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 耶嘉这么说,不知为何我没有承认,也不想否认。 “我等了你三百年了,何穆……” 没等我反应,他扳着我的双臂,唇已按到了我的嘴上。 就像梦里一般,这是我所寻觅的? “你们在干什么!”耶宇狂怒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衣服的腹部处破了个洞,并且染上大片血迹,不过看上去伤口已经愈合。 “我就知道你会出来。”耶嘉松开手,微笑着迎上。

十六、死亡 “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耶宇引出来?”我问耶嘉。 耶嘉:“如果不把控制者引出来,杀多少个那些人类也没用。”顿了顿,“况且,何穆,我真的喜欢你。” “够了,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手的。”耶宇向我一笑,我隐约地感到他眼眸深处的留恋与遗憾,“把何穆还给我。”他说出这话时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就像已经觉悟到了死亡。 事情看上去复杂得像团乱线,抽丝剥茧之后方才发觉,原来真相…… 仍是团乱线。 源因特殊需求,诱惑着人类,让人类的独占欲到达了极点,而自己享受着支配欲的快感。 他们有时候会喜欢把自己当作审判者,以他们的特殊能力揭露着人的恶与伪善。被选中者的代价往往就是死亡。 有些人,可以说是极少数的人对他们的诱惑有天生的抵御力,而这些人在吸引着源。 也许三百年前的那个男人,也许现在的我拥有这样的体质。 如果我相信轮回,那么耶嘉爱上了我的前生,而他把他的感觉流到了他的分支中。 耶宇喜欢我,是否是受到耶嘉的影响? 他们故意跟我说绝对的雄性,又是什么意思? 我已不想再想,在耶宇与耶嘉打开以前,我奔到了窗口,一跃而下…… “穆!不要!” 我听到他们的喊声。 不知道怎么选择,就不选择。 我不知道我的死能不能结束他们的争斗,我只知道随着我的意识远去,世界清静多了……

十七、轮回 他们割开我的心脏,耶嘉和耶宇一人一半,不多也不少。 我因他们而复活,一个我,和另一个我。 原来我早就变成了“源”,而且是他们所说的绝对雄性。在我吞食了人类寄主结晶的时候,我已不是人类,那些结晶就是耶宇给我的糖。 在往后的日子中,我因为种种原因分裂出我的分支。 耶嘉和耶宇的分支为了争夺“我”而厮杀, 而我和我的分支也为了得到耶嘉和耶宇而进入了这场混战。 混乱,但很有意思。 这些事,在我决定堕楼的那刻,并未曾想过。

(完)

One thought on “Đào tâm – Youko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