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ính Nghĩa tiêu cục – Quần Phương

正义镖局BY群芳

第一章

城东有条繁华大街,街上林林总总商贾云集,有布庄,当铺,酒楼,茶社……

街的尽头有两家镖局,街北一家,街南一家,一家正风镖局,一家义云镖局,一家姓于,一家姓郑。

两家镖局主人素来不和,可谓应了同行是冤家这句话。

风云辗转,岁月如梭,两家镖局的少镖头从呱呱小儿长成利落青年。

1

正风镖局。

三儿,明天的镖爹就不去了,你自己带人出镖吧,你长大了,爹不用再带你了。

上次你就说不去,结果不还是跟去了?

爹不是不放心你吗?虽说你办事认真,可爹就你一个儿子,生怕你出事,心里还是不踏实啊。

不是还有两个姐姐吗?要不爹您努把力,再和娘生个弟弟出来?

咳咳,三儿你又说笑了。

那您明天到底去不去?

不去……不去了。三儿你要小心,万事和姜镖头商量啊。

爹您真是啰嗦。让娘多烙些饼准备些干粮吧。

好嘞。我去跟你娘一块烙饼。那饼保准烙得香喷喷的。

多撒芝麻别加糖。

2

义云镖局。

天霸,明天你就要走镖了,好生干,别出岔子。

知道了。

送完镖早些回家,别在外面贪玩。

知道了!

对门明天也走镖,你可别输给对门的小子,他要是活蹦乱跳的回来了,你却缺胳膊少腿的,我的老脸都没地儿搁去。

知道了!

蔡镖头经验丰富,听他的肯定没错。

知道了!

那个,咳,那个,注意安全。

知道了,爹!

3

街头,两家准备出发。

于三彪,这次你老子不跟着去了?

关你事?

当然关我事了!要说我的对手是个还得仰仗老罪的乳臭未干的小子,丢的可是我的脸面!

你是不是忘了你可比我小,要说乳臭未干,怎么也轮不上我。

你!我哪里比你小了?我只比你晚出生一个时辰而已。

记得晚就好。

于三彪,你听着!要不是我爹希望我比你早出生,这样好压你家一头,当年老跟我娘念念叨叨,影响败坏了我娘的心情,我怎么也得比你早出生的!

你说的竟是些没用的。

你!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哪里像个镖师的样子?小心别叫人掠了去!

承蒙你关心,你那副尊容旁人瞧都懒得瞧上一眼。

我怎么了?我好歹也是玉树临风!你!你长得对不起你那名字!你找个镜子瞅瞅去,哪里配得起个彪字?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样,打劫的不冲你下手向谁下手去?蔡镖头,别拉我,犯忌讳?不会,于三彪尖酸刻薄,牛鬼蛇神都得绕道……

郑天霸,我不和你逞口舌之快,等回来我们好好切磋一下。

切磋就切磋!你以为我怕你!刀枪棍棒随便你挑!我就不信我还打不过你这个鸡崽样儿?蔡镖头,你拉我做什么?输给他?哼!那是那年我没吃饱没力气!

4

走镖途中。

于三彪,你们怎么还是跟尾巴似的跟我们屁股后头?

这道又不是你家的。

我们可是要北去沧州的,你们去哪儿?

去京城。

那我们还得顺路好长一段时日呢。看,你就知道大树底下好乘凉!

沧州比京城近,到底是谁在顺路,到底是谁在乘凉,世人一听就明白。

你!牙尖嘴利薄命相!有能耐我们现在就比试一番!蔡镖头,你怎么又拉我?和气生财?我见到他就和气不起来!

郑天霸你让一让,你们的镖车在前边,你挡了我们的路了。

5

途中休息。

喂,于三彪,你带的饼给我尝一块。

馋鬼。

喂!好几年没吃过你娘烙的饼了,我尝尝不行啊?你用不用这样啊!小气鬼!

给。

嗯——味道还是那么好。你娘烙的饼比以前烙的厚多了。

你吃的那块是我爹烙的。

什么?咳……你爹烙的也挺好吃,得了你娘的真传。我记得小时候你给我带东西吃,你爹就在后面追着骂你。你老子要是知道我吃了他亲手烙的饼,他肯定得气死!哈哈!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不给你吃了!拿来!

你说于三彪你小时候也算人见人爱,怎么越长大越讨人厌了?我偏不把饼给你!我气死你!

6

岔路口。

于三彪,咱们就此别过,各走各的路了。贪便宜也是得有个头的。没了我们义云镖局的庇护,你们可得打点起精神来啊!哈哈!

遇难时记得喊出我们正风镖局的名号,这样能救你一条小命。

你!乌鸦嘴!你才会遇难呢!真想现在就跟你打一架!

你还是留着体力跟劫道的打吧。你要是能留着小命回来,我就好生同你打一架。

你!你的小命也好生留着吧!当然你要是没命了,我连个纸都不会给你烧的。蔡镖头,你干什么?又是忌讳?明明是于三彪他先出言不逊的。我也有错?我才没错呢!于三彪,你听好了,记得留着命回来比试!

同勉同勉。

第二章

7

义云镖局走镖回来。

天霸,干的很好。这趟镖走得不错!对门的还没回来呢,你比对门的小子有出息多了。老子我也算后继有人了。

爹,他们道远好不好?

道远算个屁!去京城大道多,走路顺畅,哪有你走的险?你就是比对门的强!

也是。

我一会儿去羞辱一下对门的老小子,孩子比我多有个鸟用?你一个顶他们家三个!

对。

他们家老二两年前就嫁人了,这次回了娘家,你可不能再想她啊?

谁想她了?说了好几遍了,我才看不上他们家老二呢!

好闺女多的是,你喜欢谁都不准喜欢他们家的!

爹你烦不烦!我压根就不喜欢她!

不喜欢你小时候老偷偷去她家玩?而且她嫁了人你就不再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根本就不是!

难不成你喜欢他们家老大?

胡说八道!

8

义云镖局练武场。

老小子愁眉苦脸的,保不准是走镖出事了。

什么?哎哟!

拿着枪呢,小心点,这么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我看看,头伤了没有?

爹,我没事。你刚说什么?

对门的小子还没回来,他爹拉着个脸皱着个眉,一副操心忧虑样。嘿嘿!看了别提有解气了!

那他们家那趟镖?

谁知道?这时日了,走得顺的话就该已经回来了。既然没回来,搞不好就是出事了。

他,他不会出事的!

怎么就不会出事了?这趟镖他爹又没跟着,兴许别人不卖他这个毛孩子的帐呢。再兴许,遇到厉害角色了呢。

他不能出事!

怎么就不能了?

我……我还等着跟他比武呢!我要一雪当年落败之耻!

9

正风镖局走镖回来。

三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可吓死为父的了。你娘昨日还做了噩梦呢,醒来之后一个劲地抹眼泪。

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嘛。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回来的这么晚呢?

在京城又接了趟镖。

那你不写封信回来,让我跟你娘白白担心。凑巧你二姐跟你二姐夫回家了。这倒好,你二姐跟你娘哭成一块儿了。

这次是护人回来的,正好到城北,反正顺便于是就没写信。

哎,不对。护个人回来你也该早回来了啊,如何耽误这么多天?

是一家的夫人跟小姐到城北走亲戚。女眷事多,不走夜路,不住小店,再加上那两位一路上挑挑拣拣的,真是折腾人。

10

正风镖局内院。

二姐,你怎么回家了?

我带小宝回来给爹娘看看。看,小宝在这儿躺着呢。

小宝,叫舅舅。

他还不会说话呢。三弟你出这趟镖,真是让人担心啊。你还没成亲,连个孩子也没留下来。我和娘商量过了,等你回来了,给你寻门好亲事。

我还早呢。

不早了,你这个年纪,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了。

不急。

你是不急,爹和娘可是着急。哎,你手劲大,别捏疼了小宝。

我没用力。

乖,小宝不哭哦,娘在这里呢。不哭哦。

11

正风镖局后院大树下。

哎呦,摔死我了。于三彪你居然拿飞镖掷我?

宵小之辈,藏在树上意欲何为啊?

哎呦,疼。我哪是藏,恰好你家树上有窝鸟蛋罢了。我就是看看孵出鸟了没有。

郑天霸你就扯吧。我家树上有没有鸟窝我还不知道?

你家树下的石头真多。拉我一把,我右脚扭了。

活该。

你,你,那个,哈哈,是不是遇上劫道的了才晚回来了?我就说嘛。没有我们义云镖局的庇佑,你这镖走得就是不利啊。哈哈。

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顺便又接了一趟镖。

那就好。不是,那个,没想到你小子还行啊,我还以为你去阴曹地府打小鬼了呢!看来你这样的,的确是牛鬼蛇神绕着走啊!哎?于三彪你还踢我,老子这只脚扭了你不知道啊?

活该。

我好心来看你死没死,你还说我活该?我真是吃饱了撑的。喂,于三彪,你上树干什么?树上没鸟蛋!

我只是把树枝上的飞镖取下来。

12

正风镖局后院石凳上。

脚扭成这样,我一会儿怎么回去啊?走不到大门口就得被你爹打趴下了。

站到石头堆里再扭一下,以毒攻毒也许就会好了。

你能不能别这么尖酸啊?我以前扭了胳膊扭了脚你都帮我揉的,怎么现在你连个好脸子都不给我?一想到这个我就来气。于三彪,你爹跟我爹不和,这我不说什么,他们的事我管不着。可我哪儿得罪你了,每一次见面你就不依不饶的!你跟你爹一个样,都没有好德性!

滚!

看!你又给脸子!

那你又有什么好脸子了?郑天霸你哪次不是阴阳怪气的?你两年都不来我家了,这次偷偷过来,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我怎么没安好心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的。

看我?笑话!我看你是贼心不死来看我二姐的吧?

我才不是!

我二姐孩子都一岁了,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孩子?她都有孩子了?

看,不好受了吧!是你的,没人稀罕跟你抢。不是你的,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第三章

13

大门口处两人相遇。

哟,出门了啊,我还以为你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呢!

谁是缩头乌龟了?于三彪你把嘴放干净点!

你这次出门是要干什么啊?怎么着,又想又溜进我家?

我呸!什么叫偷溜?我进你家是看得起你家!

嘁!脚好利索了?那天我爹揍你揍得还算舒服吧?

我,我不跟老家伙一般计较!要不然我身强力壮的,对付你爹那是轻而易举!

郑天霸,前些日子你说的话还算数吧?

什么话?

比武啊。

当然算话。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现在咱们就找个地方比试一番!看老子我怎么把你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你确定你的脚好彻底了?我可不想占你便宜,最后弄个胜之不武,然后你再在输赢上找理由。

你放心,老子我好好的。别说我脚已经好了,就算没好,赢你那也是小菜一碟。于三彪,去哪里比试?地点你来定,老子全全奉陪,当然最好是宽敞亮堂的地方这样才好大展拳脚。

14

后山的树林一个空旷之处。

你倒挺会选地儿,这儿人烟稀少,不至于整得兴师动众,就算你输了也没旁人来笑话你。

这是为了给你留个面子。你总是对众人夸下海口,我担心你一会儿输得太惨,无言以对。

于三彪你可别把话说得太满。对了,我记着这地方我们小时候常来,那边那个木屋子,我还曾经从家里拿来一床棉被搁那儿了。下雨了,我们就赖在那个屋子里玩,雨停了才回家。嗯,还有一把弹弓和一把小刀是用来打鸟剖鱼的。我好长时间没过来了,亏你还记得这里。你是不是常来?不知道现在这里有人住了没有?

谁会常来这里!行了,别攀交情了。说得再多也没用,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谁稀罕你手下留情!于三彪,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15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你小子功夫不赖嘛!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少废话!

哎呦!于三彪,你!你竟然刮破我衣服!我这可是新衣服!

学艺不精你赖得了谁?

哼!休怪我不讲情面,小心了!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接招吧!

哎呦!你踩我鞋!无耻!等一下,我把鞋穿好。

郑天霸,你真多事!直接认输吧!

想得美!老子就算刀和你打个平手丯,枪你是万万不及我的。有胆量的你就和我比枪法!

好,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于三彪,你个小人,你挑我腰带?

谁让你躲闪不及了?

16

打道回府。

你怎么不说话?

滚!

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输了,你至于这个样吗?

滚!

哦,原来你是这么一个没有心胸没有肚量的人。

于三彪,你给我滚!输了就输了,老子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倒是你,居然戏耍于我!你就这般看不起我?

我哪里戏耍你了?

你,你……我说大战三百回合,你偏要每次都在第三百招赢我,这不是逗弄于我吗?我用得着你特意让我吗?你,你这样看不起人,也不是好汉行径!

谁跟你似的一招一招数着打了?我哪知道赢你那招是第三百招?分明是你打着打着突然面红耳赤急得要命有了破绽,我这才得了机会才赢了你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算了,老子要勤练功夫再找你一决雌雄!这就到家了,我回去了!

真是个好糊弄的小心眼!早知道就不麻烦了,直接在两百招之内解决了你!

17

正风镖局门口。

二姐,你怎么在这儿?这是要出门?

嗯,准备去买些东西。刚刚那个身影看着挺眼熟,是对门的天霸吧?

没错,是他。

这都几年没见到他了。看上去还跟个小孩子儿似的。看你俩这又背刀又扛枪的,又打架了?

没打架,就比试比试。

谁赢了?

当然是我!

三弟就是厉害。你们俩小时候交情多好啊,现在也很好吧?

谁跟他交情好了?那么一个蠢蛋,就会吹牛还又懒又馋!

啧啧!以往你俩赌气的时候你就这么说他,后来不还是照样背着爹去找他玩?前几天听爹说他来咱家了,然后爹看他不顺眼就打了一顿。不过爹说他也算有些可取之处,还知道敬老没还手。

他活该挨揍!爹应该揍得狠一点!

行了,别跟他闹了。天霸心眼又不坏还当你是好朋友。那年我出嫁时,他还舍不得你呢。

啊?二姐你出嫁,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不知道啊?我出嫁前他来咱家玩,我说过几年你们就该也成家了,说不定等我回来时你可能都已经娶了媳妇了。我一说这个,他眼眶就红了,说你跟他一样小,就算过个十年八年的再娶也不晚。他说这样的孩子话,我就笑他,结果他都快哭了,说你要是娶媳妇就不能天天和他在一块了。

啊?还有这种事?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啊?没什么!二姐你快去买东西吧。

18

义云镖局练武场。

天霸,别练了!过来歇一会儿!

爹,你别烦我。你要是闲得发慌有劲没处使,左拐右弯就出了门你找于老头拌嘴去!

我才不屑找那老家伙呢!你快过来!

爹你到底要干什么?

臭小子,把刀放下!老子跟你说话没听见啊?我跟你商量个事!

好好,这就过来了。有什么事?

那个,天霸,你也不小了。是吧?

那是。假以时日我就能独挡一面!

我不是说这个。我说你不小是指,你够年纪成家了。

什么?成家?你跟我娘商量好了的?

没。我就刚想到这个。你个混孩子有这么看老爹的吗?我还就是刚想到的!

爹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对门去了几个人,是女客。我怀疑是媒婆去说媒的。隔着个门都听见那老东西笑得嗓门亮得跟牛叫似的。十有八九是有人提亲去了。你生得比人家晚,结婚你可得走在前头!对了,我现在就找你娘说这个。不行,还是得先打听一下,那边要是找个种地的,咱就找个读书的!那边要是找个有一间铺子的,咱就找个有两间铺子的!他们要是找个十六七的,咱们就找个十五六的!

爹你太草率了!有你这样把亲生儿子的大事当唱大戏的吗?你就是找个仙女我也不同意!说不同意就不同意!爹你要是再提这个,我就出门闯荡不回家了!

第四章

19

正风镖局后院。

郑天霸,你怎么又来了?想来跟我比武?

不是。

那你干什么来了?想见我二姐?

不是!

那你有话说话!别别扭扭的你以为你是大姑娘?

你才大姑娘呢!看你那么高兴,***的成天都在想大姑娘吧?

少拿你那弯弯心思来猜我了!你到底来干什么?

我……前两天来你家的女客,是怎么回事?

当然是……关你什么事?

是来说媒的吧?

是不是的跟你有关系?

你毛长齐了没就想讨媳妇?还有,你这个脾气,动不动就耍嘴皮子欺负人,可别媳妇娶回家没两天就哭着喊着要回娘家!

嗤!咸吃萝卜淡操心!多管闲事!

我哪儿是多管闲事了?再说你也不看看你是干哪行的?保不准是什么时候就会出事,你是要让小媳妇守寡啊?心不能黑成这样的!

照你这么说镖师都得打光棍了?那你怎么生出来的?猪圈里头抱出来的?还是鸟窝里头孵出来的?

你才是猪!你才是鸟!本来就不少镖师不成家的!你看蔡镖头还有你们镖局里的姜镖头不都没成家吗?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郑天霸你有本事就一辈子别成亲!

我不像你!我有觉悟!你黑心贪婪阴险狡诈睚眦必报,就算娶媳妇你也娶不着好媳妇!肯定不是歪瓜就是劣枣!不对,就算是歪瓜裂枣也是便宜了你,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应该去找个土坷垃过一辈子!

你!看镖!

看你一恼羞成怒就会暗算人!我都替你以后的媳妇担心,跟你吵架了不得被你打成筛子?喂!你袖子里哪来的这么多飞镖?停!别扔了!你扔到我胳膊上了!你这是要打死我啊?你还扔?老子这就走还不行啊?怎么还有?别扔了!

20

义云镖局一间狼藉的卧房。

天霸,怎么了?把门打开,该吃饭了。

别管我,我不吃!

臭小子锁起门来发什么疯?你娘做好饭了,快出来洗手吃饭。

别理我!走啊!

你在里面干什么?刚才砸了什么?花瓶还是茶杯?脸盆你也砸?翻天了是吧?

我说走啊!爹你烦不烦啊!哎?爹你怎么进来了?

哦,你把帐子撕了椅子摔了桌子踢了,我就不能趁个景踹个门了?

你把门踹坏了我晚上怎么睡觉啊?

被子都扯烂了还想睡觉?睡大街去吧!说,耍什么少爷脾气呢?胳膊上怎么出血了?

那个,不小心碰的。哎,爹你别拽我!真是碰的!

你当老子我眼花呢!这能是碰出来的?谁打你了?是不是对门的小兔崽子?敢欺负我宝贝儿子,我看他是皮痒痒了!受了气就在家里祸害,你个孬种!你不会打回去啊?走,现在就去找他算账!

算什么帐啊?我技不如人还想让我再丢一次脸啊?等我练好了我一定能打过他!

那你闷在屋里闹什么?吃饱了饭练武去!

我生气!为了歪瓜裂枣土坷垃他跟我动真格的!没想到他真下的了手!我真想狠狠地咬死他!

21

正风镖局马厩。

爹,你在这儿干什么?

哦,是三儿啊,吓我一跳。小点声,别让你娘听见。

爹你怎么鬼鬼祟祟的?油袋里装的什么啊?

马粪!

啊?

嘘!小点声。咱家门口的狗屎肯定是对门的坏心眼子放的,我给他放马粪去!

22

正风镖局水井。

终于弄好了。你娘知道了肯定不让我放。还是三儿你好,懂事又听话。

熏死了。爹你把手再洗一遍。

行,那就再洗洗。

我去那边把铲子放回去。

姜镖头往西北边出镖去了,后天你上路可得小心啊。

那条路来回都走过一遍了,不会有事的。

儿子真是长大了,都有回头客喽!爹真替你高兴!爹的身子骨是不如以前了,以后这镖局可全靠你了。你把那母女俩送回京城后要早些回来。再有上次那种事千万记着写信回来。

知道了。

23

街头,正风镖局准备出发。

于三彪,你去哪儿?

去哪儿跟你有关系?

小家子气!问都不让问啊?姜镖头怎么不在啊?

数你管的宽!

我好好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这样?臭德性!

反正我以后跟土坷垃过,我什么样的德性,关你屁事!

你还记恨这茬呐?我让你打出血窟窿了都没记恨你。说你两句而已,你至于吗?前几天出镖的是姜镖头?

嗯。你,胳膊怎么样了?

没事了。没有姜镖头你行不行啊?你个小白脸会不会被人劫了啊?别说我没提醒你,那脸不用一天洗三遍……

没事了赶紧滚!

24

后山的树林,有人拿着长刀边走边划拉草边嘀咕。

于三彪你说走就走,都不提前打招呼的!当然现在咱俩交情没好到临行送别什么的,可我前日去找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去出镖?偏偏唬我来的是说媒的!哼,还以为你行情多好呢?不过如此嘛!不就接了个活吗?你老子用得着美成那样?

不是上次比武我都要忘了这儿了。你说咱俩以前多好,一块烧玉米烤红薯。现在一见面你就鼻孔朝天把脸拉得驴一样长!还是小时候的你好,又乖巧又招人疼。你要是能变回去多好!就算不能变回去,对我态度稍微好一点也行啊!你要是待我好一点儿,我自然会像以前一样和和气气的。哟,木屋到了,我去看看里面的被子在不在了。

这都多久没住人了?门都蛀虫了!还以为最差也就是被子长毛了呢!原来被子都没有了。不知道被什么人偷走了。真缺德。一床破被子也偷!弹弓和小刀也不见了!

不过被子放在这里也没人用,估计是乞丐什么的把被子拿走了。算了,让人用了也比长毛了强。

哎?门上有字。看这深浅好像是最近才刻上去的。看看写的是什么。“郑——天霸——是笨——蛋!”

于三彪,你去死!你才是笨蛋!

第五章

25

正风镖局北上途中有人跑马撵上。

郑天霸,你,你怎么会来?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这路又不是只你一人能走!

你,去哪儿?

去京城啊!我还见过京城的花花世界呢!听说名满江湖的张大侠在京城落脚,不少人慕名前去挑战,我要去一仰英雄风采!

哦,你爹知道?

他哪会知道!你走之后第二天我就跑出来了,搞不好现在正吹胡子瞪眼呢!你瞪我干什么?你别自作多情!我又不是专门来找你的!你们几个人走得也太慢了,老子我稍微快马加鞭一下就追上你们了。喏,想起来了,这个给你。

飞镖?

是啊,这两个飞镖,是那天你心狠手辣扔我胳膊上的。我顺便带来给你。要是你遇上匪人手边飞镖不够用结果没了小命变成孤魂野鬼向我索命,那我岂不是要冤死?我可不想留你的这两个烫手的祸害,还是给你吧。喂!你笑什么?你再笑得这么阴险就不给你了啊!

我的就是我的,你拿去也没用!

嘁!你当我稀罕它们!这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哎,你带的水给我喝一点!老子嗓子都冒烟了!

喝完水,还磨蹭着想干什么?你怎么不快走啊?不是嫌我们走得慢吗?

催什么催!我累了缓点喘口气不行啊?那个,你那儿有吃的没?我饿了!放心,我不白吃白喝!老子我会留下来帮衬你们的。

26

邯郸城内。

希望张大侠真的是从京城转到了这儿。于三彪,你能跟我来找他,真是够意思!

好说。我也想见识一下张大侠。

他人不好找就先别找了,看那边那个吃的,我没吃过,尝尝鲜去!快走啊!想什么呢?别是舍不得京城的那个小姐了吧?舍不得就回去找她去啊!我看路上她对你也有些情意,虽然你是配不上她了,不过烈女怕缠郎,你死缠乱打也许事就成了!你不是让你们镖局的人传话回去说晚回去几天吗?正好,到时候把新媳妇领回家去!喂!你又笑!你真想回京城找她啊?

一半一半!

于三彪,你说什么呢?什么一半一半?

那个,咳,喝茶饮酒要一人一半,住店打尖要一人一半。至于你手里刚拿的火烧,你还是自己掏钱吧。

说得谁会贪你便宜似的!我可是带足了盘缠从家里出来的。

27

荒郊野外篝火明。

郑天霸,懒死你!添点柴火!

添就添!还说我懒?你勤快也没见你比我拣的多点!嗐,几天了都没找到张大侠,就这样回去太遗憾了!

那怎么着,你找不到他就不回家了?

当然要回的!只是没找到人就跟白来了一样!我发发牢骚还不行啊!

你那也叫白来?这几天你吃了个溜圆,也不怕把肚子吃坏了。今天你又乱七八糟地吃了不少。要不是你贪吃误时,用得着大晚上呆这儿?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不愿意你就先走啊!谁又没让你陪着!哎呦,于三彪你个乌鸦嘴!扫把星!

怎么了?

我肚子疼!

活该!好好坐这儿,包裹里有药我给你拿过来。药拿来了,张嘴。委屈什么?活该!你怎么不吃死!

于三彪,我不光肚子疼,还冷。

咦?你这是生病了?我这儿没合适的药了。我骑马往前找找?

不用!现在乌漆墨黑的你非迷路了不可。我扛一扛就好。哎!于三彪,你,你,你掀我衣服干什么?

不是冷吗?把烤热的石头卷你长衫里抱着暖和一下。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怕什么?郑天霸,你别想太多了!

我才没!我,我以为你要脱我衣服无耻地给你自己穿!

小心眼!

28

天亮了,有人醒来发现抱作一团,迟疑地低下头。

啊!啊!你……于三彪……你醒啦?

嗯。

你……什么时候醒的?

在你亲我以前。

啊?啊!啊——

郑天霸你跑什么?回来!别跑了!注意脚底下!小心!

哎呦!

冤家!

嘶,腿疼。你,你怎么也咕噜噜地滚下来了?

还好意思说!让你小心你不听!这么大一个坡你长眼留着喘气用的?

我又没让你也跟着掉下来!只能怪你穷追不舍!你这纯粹是自找的!

行啦!别瘪嘴了!好好好,都是我自找的,一点儿也不怪你!

本来就是!

郑天霸,我问你,你为什么亲我?

我没亲!我……我还没问你呢!昨晚我明明自己睡的,谁让你抱过来的?

是你晚上怕冷主动凑上来的。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亲我?

都说了没……唔……放手……不是……住嘴啊……

最后问你一次!郑天霸,你为什么亲我?

刚刚明明……是你亲过来的……你凶巴巴的干什么?说就说!我亲你是因为喜欢你!老子他|妈的喜欢你好几年了!我就亲了你一小下,你,刚刚亲我那么多下!你就算吃亏也赚回来了!

嗯,是赚过来了。

你……什么意思?你不讨厌这个?

郑天霸,你听好了,我也喜欢你。

啊?真的?

真的!起来!回家去!我要把新媳妇领回家去!

胡说!谁是媳妇还说不定呢!

那你想现在就试一下?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事办了。

滚!我腿还摔着呢!

29

后山木屋里战正酣。

于三彪,等下次……换老子来!

等你赢过我再说吧。看来你体力不错啊!还有劲说话!

当然!老子……龙精虎猛!换我来,保准……保准让你……叫不出声来……

是吗?那我可拭目以待。我的土坷垃。

哼,刀枪输给你……没道理……肉搏战也输给你……完了?再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可别每次都说我欺负你!

嗯——

怎么样?你那儿算不算靶心?嗯?镖镖中靶的感觉如何?嗯?天霸?

嗯……下次……老子……给你好看!

天霸,咱俩的事,我爹已经同意了……你爹那边……

他……磨不过我……他……迟早……会……同意的……

呵。过会儿给你看两样东西……地底下,我埋了一把小刀和弹弓。

30

做菜当然要放姜。

蔡镖头,刚回来?

是姜镖头啊!我就刚刚回来。如今镖局合二为一了,两家镖局原来的主顾还都在,生意就是好。

还好镖局没像你们于少镖头那样提议叫风云镖局。我们少镖头起名叫正义镖局听上去好听多了。

什么你们少镖头我们少镖头的?咱们现在不是一家嘛!

哈哈!蔡镖头说得对!

行了,姜大,边上没人了,不用装模作样了。

那好。青山,好几天没见你,真是想死我了。今晚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去你那儿吧,这一阵我在外面,你肯定没好好吃饭。我去给你烧俩菜。

好。跟你说啊,你是不知道昨天那两个老头打得多热闹!你说几十年了还没斗够吗?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别人都当两个少镖头搭伙做生意,我可是去年就瞧见他俩眉目传情了。你说这俩儿子都凑成一团了,俩老头还成天鸡飞狗跳的,不嫌闹腾啊?

不归你管的就别操心。想想今晚想吃什么?

青山,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算你嘴甜。

——————————————————————————–

作者有话要说:

镖靶的故事告一段落了。

正风镖局和义云镖局终于合成正义镖局了……

不管是正义镖局也好,还是风云镖局也罢,都是于家在前郑家在后,所以,郑小子,别怨念了……认了吧……

至于镖镖中靶什么的,咳咳咳~~~(~ o ~)~

end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