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ánh bên trái – Tả Áo Kỳ

Tên gốc: Tả biên đích sí bàng

左边的翅膀 by 左奥淇

( 现代短文虐生子 )

我们都是折翼的天使,

坠入尘世间寻找失落的翅膀。

我使劲用我仅有的左掌,

遮挡我的脸庞,隐藏我的恐慌。

乞求早日找到那一边的翅膀。

可所有把我当成了魑魅魍魒,

冷漠和所有的责骂阻挡,

我想哭。找不到,然後绝望。

是你打开心房向我微笑,陪我疗伤。

我知道,你就是我要的翅膀。

只不过我们长在了同一方向,

尽管这注定了我回不了天堂,

但我决不会为此彷徨徜徉,

left wings,无法飞翔。

放在胸膛,却温暖了我冰凉的心脏。

萧晟现在就在这样的日子里躺在一把藤椅上,听著那首熟悉的歌,呼吸这温和的阳光,他其实并不爱秋天阳光,可是医师说,阳光可以补钙这样对胎儿好。萧晟嘴角挂著欣然的笑意,他抚摩著微微隆起的腹部:“宝贝,我漂亮的宝贝,你长大了一定会和他一样高。”

习惯了的秋天,今年特别的冰凉。在摇椅上躺著躺著就睡著了。夜晚,睡在被窝里老忍不住锉脚。就算房间再暖和,一到冬天他的脚就从不例外的冷。这样的时候,萧晟尤其会想念很小很小的时侯妈妈暖暖的手掌。还是3,4岁时他喜欢把冰凉的脚放在的妈妈肚子前,等它们一点一点得吸食著妈妈肚子的温度,变暖变暖。在大一点上学了,妈妈会跑到小晟的房间里帮他把脚捂得很暖和。後来他长大了,他不让妈妈来,却一个人越缩越紧像婴儿还在母体一样蜷缩著,其实萧晟只是想把自己的脚放在胸口,可是他再努力也够不到。再後来,那个人在自己身旁,他把脚放在他胸前,睡梦中那个人会把他的脚捏在手心里轻轻得揉著直到那双脚和他的脸一样的烫,他才安心得抱著自己睡著,想起来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就觉得幸福也只不过这样。就算死掉,他也会愿意。

遇见他,是命中注定。雨洋,他很喜欢这个有才华的男生,又纯涩迷人的外貌,却有妖邪的微笑,萧晟觉得他应该是一杯很浓的牛奶,加了一点蓝梅的色调。他叫他老大,别人管他叫小雨,萧晟愣了下,他弯著眼说:“那曾经是我喜欢女生的名字。”瞟过萧晟一眼,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小洋。。。”萧晟转过头看著靠在沙发上的丘雨洋,“夏天走了吧??”

“恩?”雨洋把目光游离至窗外,一片泛了黄的树叶不甘心得落下,“是啊,已经10月份了,冬天要来了。”

“冬天。。。”萧晟双眉微,他把脸转到一边,“小洋,你说过日本也有迪斯尼,对吗?”

“恩。。”萧晟今天特别不对劲,作为一个新组组合测试的成员,公司告诉他们过了年就去日本培训,离开家已经2个多月了。这是萧晟几天来第20几次问他这个问题了。

雨洋看著他前面的那个男生,长得胜似女生的漂亮,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眉眼,看不惯染全黄的他,觉得那堆长在他头顶上竟也是那样的。。那样的。。。那样的。。合适,雨洋努力搜索自己二十几年来见过的词语,最後他放弃了,就叫合适吧。。

初见这样一个漂亮得惊人的男生他觉得他一定和他外表一样柔弱,可是才2,3天就被他打败了,私下的萧晟又活泼又开朗,虽然偶尔会很傻傻得问很傻傻的问题,但是古灵精怪得要死,也有时雨洋看著一旁安静几分锺的萧晟才觉得他稍微对得起他那张嫉妒死女生的脸袋,不过这种情况大多数只出现在萧晟睡觉的时候。打死丘雨洋也想不到萧晟还会和他例数自己几任女友,毫不避讳得谈论刚刚擦肩而过的女生的三围并得意的说他数出她脸上长了几颗豆。拍著他他的肩说:“兄弟咱要是混不下去,我们跟著本山大叔去演小品。”然後自顾自用他憋脚的普通话说了一段卖拐,一个月後的一天雨洋灵光一闪,脑袋上的电灯“叮”一下亮了:对,他是异类,他一定是异类。

“晟晟,你是不是不舒服啊?”雨洋走到萧晟跟前,用手摸摸也摸萧晟的额头,萧晟没有说话,任雨洋微热的手在自己的刘海前摩挲,雨洋皱了下眉倒不是因为萧晟额上的温度,而是如果是平时萧晟一定会:“小洋,别把我当成弱不禁风的女生,要不我们比比肌肉多。”今天他真实很奇怪

“晟晟,还有4个月就走了,你是不是想家了。”雨洋试探性他一句,没想到萧晟惊奇得抬头盯著他,顿了几秒说:“你怎麽知道。”

。。我知道因为我也是。原来你也并不是那麽坚强。

後天就走了。。。。。没想到那麽不舍..

吃晚饭时,雨洋告诉萧晟,同组的淼哥和他北京的哥们们聚会,看样子会玩通宵.

“小洋。。”低头爬饭的萧晟突然抬头叫了他一声.

’怎麽了??”

欲言又止,不是他的作风:”今天很冷啊.”

雨洋有点奇怪今天的他,看著他低这天爬饭的样子,心里一阵乱窜,最近怎麽了?有好几次看著萧晟白皙软润的面庞出神,老想摸摸他的脑袋,虽然换来的是一声怒吼:”不要动我头发!!!”

好象真的很冷,半夜一阵敲门声打破了雨洋的梦,

开门,有只脑袋嵌在棉被里,

萧晟象条泥鳅一样“嗖”的一样钻进了雨洋的被子,恩,暖暖的。

背後微热的呼吸,让雨洋的脸滚烫起来.

“雨洋..你睡了吗?”

”没.”雨洋转过身,对著他,正好两个眸子,漆黑的夜里似乎点点星光.厄~好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接触,为什麽今天异常不自在.

”小洋….我……”抽泣般,雨洋拍了拍他的肩膀:”怎麽了,今天一天都不对.”

”你…..看出来了啊.””我有点…想家.”

”啊?!”这话要是平时打死他也不相信是萧晟说出口的.可是今天确实真真切切是从他说的.

”…喂~…我真的想家了…我..一想到要离开那麽久还要过年…我…”雨洋不自禁的把他搂过来.这样的他没有了平时活泼和开朗,就是他对他最初印象那样忧伤,凄美.不过,这样的姿势好….暧昧..不管了.把他的头扣在自己的胸口.轻轻摩挲著他的发.感到胸口一片湿凉.他知道萧晟和他一样都会有孤独的一面,除了期待还有不安和伤感.甚至那个之所以那麽开朗,活泼的他只是那极力抑藏自己的脆弱。

意识到自己的姿态,萧晟忽然用力推开他,借著月光飘散的亮,那迷离的眼神,湿润的眼角,红了的眼眶映入雨洋的眼帘.夜色是最有效的催情剂.他吞了吞口水。他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他好想去亲吻那2瓣带著罂粟色的唇.好想,他微微一怔,这种并不陌生的歧念,也不知产生在什麽时起.

正在全力收回理智的雨洋.觉得嘴唇被什麽东西压上,带著一丝凉意和温润,好柔软好舒服,怎麽了?萧晟在亲他!!!!!他一点点的理智的又渐渐丧失了,他知道自己脸一定很烫,很红,却依旧打开牙关,任有他肆意在他的嘴里肆虐.当那条巧舌轻掠过他的牙根,一阵酥麻.是的,其实不知什麽时候开始他一直很渴望去亲吻他,如同萧晟希望吻他一样强烈.

那个漂亮的小孩现在渴望著温暖,他不想让他失望,也不想让自己失去,雨洋立即做出了回应,狂乱却有默契得索取著彼此的甘甜,二个年轻的身体里窜动著不为人所知的躁热,快,著了。真的快著了,当萧晟放在床上的手在雨洋胸前不安分得不停摸索什麽时,那把火终於著了。雨洋搂住萧晟的腰. 雨洋反手将萧晟压在了身下,交吻让两人喘息不止,万籁静谧,只有暧昧的呼吸,两个人早就已经有了兴奋的反应,更是随欲而安了,感觉萧晟勾著他脖子的手,一直把他往下拉,泛红的脸颊,那双勾人的双眸,充满了情欲的色彩,没有比著更让人疯狂的画面了,雨洋不断亲吻吮吸著,馈赠给萧晟每一寸皮肤滚烫的殷红,赤裸裸的坦诚相间已经让彼此都沾满了彼此的温度和味道,雨洋被在他脊梁骨上摩挲的指尖抚慰的一阵阵颤栗,他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里面有一头野兽,当欲望在他身下一点点变大,当呻吟在他耳边一次次响起。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堕落吧,晟,让我们一起堕落吧,让我们一起呼吸一起跟著身体起伏,让我们一起融为一体,然後冲上云端的高处,他再也不管明天的事情,现在他们只是彼此的,彼此的。。。。

一夜春色及至的缠绵,让人窒息的情欲的空气在清晨一丝凉风中渐渐冲淡只流下些许暧昧的味道。突得萧晟睁开了眼,完了。刷得坐了起来,没有别人,没有色情的液体。在自己的房间,难道是梦吗??。可是身上的点点红梅,腰枝的酸疼,秘处的肿胀和辛辣的疼都告诉他这不是梦,他们!真的!做!了!

门被推开,带入一丝凉意,萧晟哆嗦一下,拉起被单盖住裸露在外的身体,只露出半肩的冰肌.雨洋怔怔得站在门口,瞟见那人见上的红痕,脸刷得红了.

”我…”

”我…”

两人有惊了一下.

”昨天….”

”那个…..”

尴尬.

”噗~”萧晟忍不住笑了,秀媚的面容经过一夜激情的描摹没有淫 靡气息却是柔情。那一笑忍得雨洋把刚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

雨洋脑海不住闪过想起昨晚的情事,那咬噬,吸吮,疯狂的,热烈的. 他清楚得记得每一寸肌肤的紧贴,磨蹭,纠缠,律动。灼热的,沸腾的.回想起萧晟在他耳边的呻吟,燥热的感觉如灌顶般冲了上了.啊`自己想什麽啊.他慢慢抬起头….

”晟晟..我…你醒了”不知道该怎麽开口.

”恩。。。.昨晚…昨晚的事….我…我..不怪你.”蹲了几秒种後,萧晟继续说:”其实….对不起….是我先…”

”晟晟”,雨洋打断了他的话,”晟晟,我们还是好兄弟,对吗?”

萧晟心里忽然抽痛了一下,这本来是自己要和他说的话,现在被他说出口心里却不由苦涩得暗恼.他抬起头,扯出微笑,亦如几个月来雨洋看到。的一样:”恩.. 当然.永远.”话音刚落他咻得一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扑到门口那人的身上紧紧抱住他:”小洋,我冷..好冷..”

感到 靠在自己肩上的漂亮的人儿使劲往自己怀里,他也使劲得回抱住他。白皙细腻的肌肤紧致而又强韧却是明显男性的质感,不讨厌哎~因为这个人是萧晟吗?!

软玉凝脂,绵绸绝伦….等下 …他没穿衣服,只有昨晚清洗後给他换上的底裤….

“晟晟!”雨洋推开了萧晟,对上那双墨玉的眸子”..快回被窝里..那个冷..哦..那个..”. 若秋水流转的眼波刹时闪过一丝悲伤,稍纵即逝..笑脸:”恩!遵命.”

转身时却踉跄了下,萧晟不由蹙眉“疼~”

雨洋连忙扶他在床沿上,愧疚万分:”对不起….我..你…还….好吧?”拉起被子裹在他身上.

”恩,只是刚刚回神过来,其实只是一点疼,你不用担心.”萧晟看著他窘迫的样子安慰道,”不用自责,我们都是男生,知道有需要时很难控制,不要放在心上?”说的人和听的人一样难受极了,”要说有点生气的话…….”

”什麽?..”到底你还是生气了.

”就是有一点,”萧晟站起来,以俯视的姿势看他,”为什麽到最後我还是在下面.”

”……”我怎麽知道,”那…….下次你在上…..”话音未落,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对.脸红了起来.

”哈哈哈哈…”萧晟大笑,邪邪的,俯身用食指勾起他的下巴,看著他脸红得跟柿子番茄般,抱住了大颈”啊~~小洋,你太可爱了..呵呵,..”

尴尬的雨洋 ,摸了他一下头”我…我…我买了早饭,你出来吃..中午去公司了..”於是,噌噌头也不回得便要飘了出去,

好象,化解了…希望他不要再别扭了.切,瞧他刚那样好象是自己吃亏了,也不知道昨晚做的时候哪来的那麽多力气…

日子如常,呆在北京培训依旧还如以前这般生活,只是多了那层关系对对方的注视与以前不能在相同了. 就当是一场春梦吧.霞落的金黄,带著柔和的色调打在雨洋的身上,映入萧晟的眼帘,一瞬间萧晟觉得呼吸紧张,心跳的特别快,有种想冲上去抱他的冲动,好象爱上了.

如果不是那天结局也许就这样止於暧昧,那一天,依旧练舞,依旧一身大汗淋漓,淼哥说去吃饭,萧晟奄奄得躺了下在床上。早上的时候,肚子撞到了玻璃茶几的边上,越来越疼。

“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雨洋把手扶上了他的额头。

“没事,可能累了。你们去吧。”萧晟有气无力得躺在床上,现在的他好想吐。

11月的天,也不是特别冰冷,雨洋转头对同组和淼哥说:“你去吃吧,叫上阿吉。”

“没事情的,我休息下就好。放心,我可比你强壮多了,走吧。”萧晟挤出笑容,打发他走,他不想这个人看到他病怏怏的样子。

雨洋望了萧晟一眼,关上了门。

这是一种什麽样的疼,萧晟没有试过。疼!!!!!仿佛有十万个针扎在他的小腹,然後用榔头一下下得捶打,

那是血,厕所里,萧晟不可置信的看著阴湿了他裤子的。居然是血。根源呢,根源呢。。他寻找著,紧紧盯著自己的下身。

为什麽??为什麽会这样??那个排泄的通道里为什麽此时排出的竟然是!!!!!!!!血!!!!!!!!!!像忘记了疼痛般,漂亮的眸子里只剩下了惊恐。

“妈!!!!!!!!”当电话那一端接通了,萧晟只能想起他的母亲。无论自己做错什麽妈妈从来不会骂他,对,妈妈!!

这是个怎麽样的事实,萧妈妈在那端抽泣:“还是发生了,还是发生了。”秘密,那个他们守了20年的秘密。

二十年前,萧妈妈生出了萧晟,接生的是生为妇产医生的萧爸爸。一切如此的完满,能看著自己的爱人生下他们爱的结晶。萧妈妈无比庆幸的看著这个孩子,正常的男孩。而他的生生外婆是个双性人,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悲伤的爱情。萧妈妈怕的就是隔代传,兄弟姐妹4个里,大哥大嫂的第二胎因为检查出是双性人,而打掉了。即使其他孩子都是正常的,他们孩子担惊受怕得看著每个孩子的出生。

萧晟一天天长大,虽然有漂亮的容貌,可是那些所有的男性特征都是明显的。当儿子第一次交女朋友的时候,他们彻底放下了心。

“妈,怎麽办呢??!!血,好多血啊!!”原来那个是一个生命,不敢相信那麽奇怪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萧爸爸看著哭得泪不成声的萧妈妈一把抢过话筒,责备吗?有个屁用。告诉儿子他所要做的一切。萧晟木然得点著头做著一切,镇静镇静,他想尽办法让自己镇静。快点,雨洋快回来了。

外面的门打开了,然後是熟悉的脚步,房间的灯一下子被打开,被曝晒在阳光下般。萧晟把指甲掐进了肉里。

“晟晟,醒醒。吃点东西吧。”声音柔和的能渗出水。

萧晟摇了摇头。雨洋,摸了摸他的头:“怎麽全是汗啊?来,起来。”

半撑起自己的身体靠在他的身上,虽然吃了止痛药,可是隐处撕裂般的疼痛还是一波波,涌了上来。

“晟晟,你怎麽了啊!!这麽严重啊,我们去医院吧。”让萧晟躺在自己的胸前,雨洋握著他冰冷被汗泽的手。

“不要,我没事情,那是老毛病了。休息几天就好。”

静静得,什麽声音也没了,被疼痛灌顶的感觉里,躺在他胸口。有一丝的幸福感。

“雨洋。”萧晟盯著雨洋的眼睛,“如果可以,我不想只做你的朋友,我也不想当你的弟弟,好吗?”

那麽要做什麽呢?丘雨洋清楚,这份感情他早有了觉悟。从那一次之後,就不一样了。耳朵,轻轻吻著:“我也喜欢你,萧晟。”

裂开的伤口,瞬间充满了蜜糖似的幸福感。他拉著雨洋的手,轻轻滑到小腹。原来那里,有过一个月的生命。

如果说幸福,它曾经来过。就这麽忽然的到来,让萧晟束手无策。妈妈说,我们不要去做什麽明星了,和妈妈回去。萧晟摇了摇头:这里有他爱的人,他这一辈子第一次任性得决定去爱这样一个人。他想著那天他走的时候问过雨洋要带什麽,雨洋说让他带福利森林的抹茶蛋糕回来。妈妈终於还是认不住问爱上了谁?他说他是一个优秀的男生,比自己优秀多了。眼睛里充满了幸福。妈妈看著他,抱著他哭了很久很久,萧晟一直微笑著告诉她现在他活得很幸福。陪著他去买了蛋糕,萧妈妈说她要赶最後一班飞机。

回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客厅的灯还亮著。萧晟的身体好象真的不如以前张狂了,是惩罚吧,有的时候心里好痛,真想看看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夜里抚摩著雨洋的脸,想象著那个不容於世界的孩子应该长什麽样,然後浑身发冷。雨洋会小心得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哈气。依旧会做爱,只是从来没做到最後一步。有时候雨洋会想的,可是萧晟不要。他们的关系只有同住一起的淼哥知道。

测试组合本来有12个人,最後只有5个人了。他们和淼哥留到最後。如果不是那张脸,萧晟想自己大概会是第一个被淘汰的吧。公司和日本方面经过协商改变了原计划,决定先出道,再过去培训。仅仅一个月,他们赶出了专集,仿佛预感般,为祭奠不再有的宁静岁月,最後一天萧晟很恶俗得在床上撒满玫瑰说:“小洋,我们做吧。”

做,只是隔上了安全套。是男生都不喜欢这样像穿雨衣洗澡。当初萧晟和他的女朋友们做的时候也不喜欢,突然理解了她们了。看著雨洋不太情愿的戴上,萧晟很想说,洋,那不是因为我不信任你,而是我真的需要。那天晚上,雨洋仿佛是著了魔般,一点也不温柔了,到最後萧晟有些後悔这个决定。也许是因为真得太累,他很快就睡著了,早上醒来的时候那种痛,是火辣辣得,然後再在上面撒了把辣椒。可是萧晟却觉得异常幸福,因为他最爱的那个人正紧紧得把他锁在怀里。

出道的日子,定在了圣诞节。雨洋很不屑这些洋人的节日,晚上公司举行了小型的PARTY,主角们被灌了很多的酒,雨洋不太会喝没二杯就有些不行了。萧晟就替他挡,觥筹交错的身影在雨洋的眼里异常豔丽。他好想冲过去抱住他。雨洋终於不行了,萧晟身边围了一圈公司的女同事,嘴上调笑著,眼神却不住得寻找那个身影。怎麽会不见了?他借口上厕所离开。离开,去了厕所。有个人把他拉进了厕所间,然後锁上了门。是雨洋。下面就是疯狂的亲吻,为什麽?萧晟不知道雨洋为什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雨洋却只顾喘著粗气扯开他的衣服。

“雨洋….雨洋….你怎麽了?不要在这里…”萧晟挣扎著。

“为什麽不能……为什麽…我好喜欢,好喜欢…晟,我好喜欢….“

“雨洋….你醉了…我们回去好不好?…”昨天晚上才做过,後面还没有全部缓过来。

”晟….就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如果可以说不行,萧晟一定愿意。可以雨洋停不下来了,记得以前第一次做的时候,雨洋羞涩的要命,根本就是现在这个疯狂的雨洋。

一次,萧晟想叫出声,就算捂住嘴仍然溢出。对於雨洋这种是一直到脚趾的刺激,让他更加猛烈的冲刺。

“雨洋…..雨洋…..够了够了…雨洋….够了…啊!!!唔恩唔唔!!”最後的撞击让他忍不住叫出口,又立即捂住嘴巴。

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喘著粗气。雨洋抱著萧晟,如果现在有谁进来一切的名利和未来都会成为泡影。雨洋仿佛这才发醒似的紧了紧怀抱,吻著鬓角说:“晟….对不起…我只是….”

“我知道…洋.一切都变了,都变了…”

正如萧晟说的一切都变了,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十八个小时是在工作中,有的时候一天能跑二,三个城市。这就是新人!T公司找了很多家娱乐媒体追踪报道,萧妈妈会打电话过来问萧晟的情况,萧晟看著累倒在沙发的雨洋笑著说:“妈,我说过我很充实,很快乐,很幸福。”当其他二个人杨乐优和高庆也住进来的时候,萧晟就知道他和雨洋回不到以前了。眼神不再有交汇,会可以躲开。在上娱乐节目的时候,被说默契也只是淡淡一笑。有的时候会故意躲开坐在两侧,没有任何交流。一切真的只是为了他们相同的梦想吗?还是各自以为的彼此的梦想?

发现再次怀孕是3个月後,孕症移後得要命,腿有时会使不上劲,後腰酸疼。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好事情。起初以为只是劳累的原因,後来看见油腻的东西就范恶心。萧晟知道这是女人怀孕的症状,原来也会出现在生为男儿身的自己的身上。他抚摩著平坦的肚子,想起了那个曾经失去的孩子。

男人怀孕,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萧晟从来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麽办才好。可是这样下去总会被发现的,而且自己想要它。组合红了,可是萧晟开始学会推掉公司很多组合的例会,很多通告也称病,排练不到,彩排缺席。被骂大牌,组合里的其他人也越来越看他不顺眼。包括雨洋,所有的人这已经不是原来的萧晟,而是一个被名利摧毁了本来纯真的人,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大男孩了。

“萧晟你到底怎麽了!!”雨洋忍不住对著萧晟吼。组合的其他人包括经济C姐都在。

萧晟态度很不屑:“怎麽了?没什麽~我不一直好好的。”

“为什麽今天连晚会的彩排都不去?”

苦笑著,难道说他是故意的,只是为了那个开始突显出来的快四个月的肚子:“我不是都说了,我的脚扭了嘛。”

“你能不能找个新的借口!”C姐说,“萧晟,你们还是新人,而且还是组合。”

“切~谁不知道组合里最红的是我,如果有选择你以为我愿意和他们组合啊。”

“你!”C姐拉住了要挥拳头的乐优,C姐对萧晟很好,就像萧晟的姐姐一样一直很疼他,是那种真心的疼爱。

“萧晟,你以前从来从来不会这样说话的。”

“你都说以前嘛~啊!!”萧晟没有讲完就被冲上来的雨洋偏头一拳,萧晟第一个想法就是:还好,他打的不是肚子。

如果要做就做决点,萧晟走到雨洋面前,当著所有人的面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丘雨洋,你以为你是什麽东西。不要以为你和我上过几次床,就可以打我。死GAY,我告诉你,床技那麽差还不如以前送上门来的那些女人。这一拳就当我付你的服务费吧。”

镇静,绝对是。无论是对於知情者和不知者,雨洋目光呆滞得看著萧晟出去。

萧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有这种结果,他摸了摸肚子,也许这是唯一的欣慰了。心疼得厉害,他也是笑著的,他只能选择这样。

萧晟去到了王医师家里。王禹医师是他表姨的儿子也是他很好的朋友,一直在这里发展。萧爸爸说如果出什麽意外可以去找他。所以萧晟找到他并告诉他了所有的事情的时候,王禹答应不告诉家里人这件事情,对於王禹来说,无论以朋友还是医生的身份来说,所以他有义务为他保守秘密。那天王禹告诉他。

那个晚会萧晟还是要去参加了,八年的合同,他不想主动违约,只有等待。演出很糟糕,不仅唱出歌和跳错了舞步。娱乐新闻开始铺天盖地质疑这个刚红起来的组合的诚意和能力。BOSS劈头大骂,只有解释因为身体的原因。萧晟苦笑确实是身体原因。组合里的人越来越疏离,乐优和高庆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他,沈淼的眼神十分复杂,而雨洋的仿佛是仇恨。他欣赏著这一切,扯了扯嘴角。

怎麽办?萧晟脱掉衣服望著镜子中男人的身体,平坦的胸部,却有些幅度的肚子,像个畸形的怪物。他一只手摸著肚子,一只手触摸冰冷镜子里的那个怪物的肚子。

“这是什麽!!!!!!!”推进门的是沈淼,他刚回来,以为厕所里没人就开了进来,没想到看到了让他,吃惊到下巴掉下的一幕,“萧晟,你。。。。”

怎麽办?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萧晟套上了衣服,他要冷静,对!冷静。

“淼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妖怪啊。”

“不是,萧晟,我知道你最近有什麽事情瞒著我们。你的肚子。。长了瘤子了吗?”

还是让他知道一切吧,也许能帮自己的只有他了 。

“淼哥,我肚子里的是。。孩子。。。”

“什麽!!!你开玩笑的吧!!!你是个男人啊!!!!”

“不全是,我身体的里面有女人的东西。”

“可是。。。”

“外面没什麽不一样的。只有里面,而且真的很奇怪。”

“这怎麽可能,萧晟。你越来越过分了。。你。。”萧晟拉著沈淼的手往自己的肚子上放。

“是孩子。。你记得去年11月的有天我瘫在床上吗?”

“记得!”那天萧晟虚弱的躺在雨洋怀里的场景让他永生难忘。

“那天。。我掉了一个孩子。。後来。我父母才告诉我。我也不信做了检查才证实。。。”

“真的?!!!”

“真的!!”

“可是这太可笑了!!”

“可这麽可笑的事情就发生在我身上了。”

都沈默了。沈淼收回了手,他需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所以。。你最近才会这样??”

“恩。。。”萧晟抬起头,“淼哥,我要你帮我!!”

沈淼心情复杂得看著这对不再说话曾经那麽相爱的恋人。他给了自己几天考虑的时间,萧晟的肚子再下去就掩饰不了了。他决定,帮!!!!!!!

一个不得人心的人,只要有个人反对,就会有很多人加入。沈淼说他再也受不了萧晟,如果再下去他会被逼疯,他宁愿违约离队也不要再看到他了。乐优和高庆同意他,只剩下雨洋。雨洋笑了下说:“他早这麽想了。”

公司决定抄热他们的日本行,二个月的培训。组合其实已经算很红了,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也算是奇迹了。公司最终考虑很久,也进行过调节,但是组合的其他人依旧坚持,公司只能宣布因为萧晟的身体原因退出组合,各方舆论猜测这麽震惊的消息真正的原因。

萧晟其实早已经搬出那个房子,住进了王禹的一套公寓里。他已经不能出门了,所以一切事宜都由王禹的好朋友代理。萧爸爸和萧妈妈想来,萧晟对他们说现在的正是焦点的时候。他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又怀孕了,只是说受排挤了。

今天是他们出国的日子,萧晟想去的。淼哥打电话来的时候,王禹在他的旁边。他说:“表弟,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帮你~”

长发,浓装,帽子,还有孕妇装。如果谁看见现在的萧晟,一定只是以为是孕妇而已,王禹载著他来到了雨洋的住处,也曾经是萧晟住处。看著他们出来,萧晟把手放在肚子上,看著谈笑著乘著保姆车离开,只有一瞬间雨洋从车里转过头向这边瞟了一眼。他立即低下了头。远远的看这他们越来越远,萧晟倒在汽车的後坐上哭了出来。

雨洋知道萧晟有过孩子真的完全是意外的意外,在日本待了一段时间,忽然接的一通电话,居然是萧晟的妈妈,萧妈妈当初没有问萧晟,他爱上的男人是谁,并不代表她不想知道,谁都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的儿子爱上一个男人,还为他流了孩子。萧妈妈收集了一切关於萧晟的信息,她发现每次的儿子看丘雨洋时候的样子是那麽的不同,优秀的男孩子。。是他吧。萧晟退出组合,她也不好到北京。她只是想知道为什麽,他儿子那麽爱的人,居然不帮他,还抛下他去了日本。

“为什麽??!!呵呵..萧妈妈,你儿子如果有一丝真的喜欢我,我也不会讨厌他..你知道他怎麽说我的吗?他说我是不要脸,和他上过几次床就以为自己了不起,当著我们组合所有人的面!!!”

“不可能!!我儿子不会这样!!!!!!”

“你太不懂你儿子了,算了!!我就当被狗咬了口,不想和他那麽下贱!”

“你不可以这麽说他!!”

“为什麽不能!!”

“你。。。你。。你知道不知道他为你掉过一个孩子!!!!”

“哈哈哈哈。。。萧妈妈你也太。。。哈哈哈哈。。。怪不得他喜欢被我上,原来你一直把他当女的啊。。。。哈哈哈。”就像他们的

“!!!!你会後悔的!!!!!!。。。”萧妈妈气愤得挂了电话。

沈淼走进房间听见雨洋笑的那麽大声,就问他发现什麽高兴的事情了。

“高兴?!准确的说是可笑吧。你知道吗?刚刚女的说自己是萧晟的妈妈,还说。。哈哈”

“什麽?!!”沈淼知道不好了。

“她说,萧晟为我怀过孩子,哈哈,你说可笑不可笑!!那个贱货被干多了变女的了吗?哈哈。。”

沈淼没等雨洋说完就迎面给了他一拳:“世界上所有人能说他贱,就你不可以!!!萧晟他就是怀过你的孩子!!!”并且抛弃了他一直努力得来的梦想。

雨洋呆了,转神哈哈笑:“你说他真的。。。哈哈,淼哥你不会也傻了吧。”

“我告诉你丘雨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他真的很爱很爱你。而且他确实能够怀孕。就在去年11月15号。”

丘雨洋怎麽会忘记那一天,这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一圈一圈,他找不到要到的地方,瘫坐在沙发上,听著沈淼述说,雨洋嘴里一直复念著不可能,不可能。沈淼告诉他了自己知道的一切除了现在的那个孩子。

暮色四合,一至黑夜,半夜忽然一通电话惊醒了睡梦中的萧晟,雨洋又来找他了.

”我真的不忍心了,”电话里传来沈淼无奈的叹息声,”又留了一张纸,说来找你,第3次了.C姐又被老板骂了,她知道劝不动他,一个人顶起来,都是为了他…哎~我看著他这个样子真的很伤心,你离开他以来他根本没真心笑过,我告诉他那件事情後,他像是完全崩溃了。现在他有点空就找你,有点闲就喝酒,每次喝醉就大喊大叫你的名字,哭得象个孩子对著空气说对不起.明明不会喝酒的一个,他其实真的很爱你.前几天和他玩游戏,居然被他打赢了,他想也没想就很开心的扭头叫著’晟晟..’他还觉得你在呢..呵呵..你说他傻不傻..他还说,自己一时忘记掉了,我问他为什麽比我打得还好,他说那是你教他的游戏,你在的时候自己老玩不好,不能陪你玩.後来你走了就在家里拼命练说以後萧晟回来再也不会叫我菜鸟了 ”..”虽然我知道你的苦衷,可看他这样我们都很心疼,为什麽要折磨自己为什麽要,折磨他,两个傻瓜…”

电话的那一方泪水已磅礴般从略显苍白的两颊滑下,萧晟用手不停擦拭那两行伤楚,在瞌睡惯了的黑夜却异常清醒,怎麽止不住呢?怎麽止不住?不要哭啊,不要哭,说了不能哭的,不是早知道会这样的吗?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了吗?为了这不容於世的孩子,他必须忍受,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怎麽可以失去这个…对不起,对不起,雨洋。

疼~~一阵让萧晟不禁的悸痛..

”萧晟!!”沈淼感到电话那端的不对劲,”怎麽了?怎麽了?晟晟!”

萧晟用力张大口呼吸了一下,悸痛渐渐消失,”没..没什麽,那孩子踢了我一下..”

”8个多月了吧?”

”恩,8个多月了”萧晟抚在突兀的小腹上的手掌不短打圈,”淼哥…你是知道的, 不要说这孩子就连我和他的感情都是不容於世的.我受不了别人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和他,更受不了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和他的孩子.妖精??怪物??在一起我们注定会压得我们窒息秧及周围的人,我不可以再自私了,我们斩不断对对方的情愫,见面我会控制不住想和他在一起,我爱他,如果在以前不要说男的生孩子就算让我爱你一个男生,我一定觉得很可笑。可是现在这是他的孩子,我愿意,我愿意为他忍受著一切,也许真的是上帝或者菩萨的保佑,才会赐给我这样的身体,才有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他,因为是他的,我即使付出生命也要保护的,我只能逃避,对不起。”低泣著.

”……”沈淼一时语塞,”晟晟,你变了..从前的你即使有心也不可能想那麽深.”

”我能不变吗?.”低喃著.

”我们半个月後就回来.你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孩子…,”顿了顿,”晟晟….,你这傻孩子.”

机场的窗外起了点薄雾,在候车室坐了一个小时就散了.初起的太阳躲在层层覆云後面,穿了很多可仍有点凉,他也在躲,悄悄回来,穿著他以前的衣服,大眼镜,还有帽子,露出在外的皮肤有了点忧伤的颓废色彩.没有人认出这个人就是当红组合成员.他又回来了,”晟,我回来了…”思绪的纷乱,全落在玻璃那一边漂亮的眉眼里中,雨洋似乎有感觉的寻找著什麽..却依旧失望..,太阳已经大出.金黄的射线落了个满地.貌似琉璃.他们的距离,却不仅仅只是玻璃.

萧晟看著雨洋走出机场大厅,低著头温湿眼角一抹明媚的微笑,他慢慢得把手移到小腹,温软得轻谓:”看见了吗?他回来了.”他也不能不再爱自己了.”不要怪我,不要怪我.”

走出机场大厅,初冬的太阳,温暖难得爽朗的阳光下流窜的空气带著细微的尘埃的浮动,视线落在划破空荡苍穹的大鸟上,为什麽离开为什麽回来,有意无意,明明相爱,却期待何时离开束缚也能这样起飞.傻瓜,笨蛋,永远只能这样我躲你找,我远远看著你?现在能做得也只有这样,好象有苦涩..萧晟的手从未离开过生命存在的那里,掌面上传来一阵热量异常温暖.

雨洋回到了他们最初的家,不锈钢手柄穿来熟悉的感觉,心不由抽痛了一下,客厅里时光依稀的轮廓,是自己的曾经和深爱著的他.

之所以没有把这个屋子卖掉,仅仅是因为几个人默契得留恋和怀旧,虽然没有辉煌的渲染,但温馨如家,情亦好,爱也罢,曾真实让自己欢跃,好想他,真的好想他,嬉闹时的他,恶搞时的他,开朗的他,羞赧的他,忧伤的他,无助的他,所有的角落,每一寸地方都有他的影子,似乎还能闻见他身上淡淡茉莉的幽香.

雨洋象刚婴孩在母体里般圈在沙发.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萧晟也不用承受那麽多.没有萧晟,渗透著他无数次萦绕的思念.”为什麽要走,为什麽,”他抽泣得低喃著,身体依旧蜷缩,头深深埋在沙发上,在痴温的泪水只有自己和沙发知道.”为什麽不告诉我,为什麽就离开我了,为什麽.为什麽?”也在不知道多少次的低泣中,睡去.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萧晟回来了,回到他身边。。。.”不,不,不要离开,不要!!.”他猛得从梦里惊醒,左边胸膛里跳动的东西从来没有这麽疼痛过.早已经清楚自己原那麽爱他,原来2个人不管怎麽逃避怎麽也躲不过自己的心,当初第一次找他,觉得那是一种应该而已,没有想过应该是那麽窒息的思念和抠入心脏的爱恋:上帝,你有华丽的宫殿,忠顺的信徒,天地是你的,所有人都是你的,我什麽也不要,我只求你让他回来,回到我的身边,我最爱的人,我愿意为他付出我的一切,即使是生命我也愿意,只要在我生命最後的时候,永远沈睡前看到他的眼.什麽禁忌,什麽伦常,他不想再去想,他已经知道固於自己执念的代价, 我卑微的企求你,上帝,让我看见他好吗?後悔了,後悔了,当初如果能想通就好了,告诉他,求他不要离开自己,一句话也不和自己说,就离开了,谁也不知道他的消息,象大海捞针的寻找,萧晟,你好狠心啊.你是在惩罚我的不不相信吗?几乎是在自己眼前消失,从此人间蒸发般没了半点消息,”晟….. 晟……对不起,对不起..晟..”泪眼婆娑,一切泛滥成一片.天涯海角,再见他一面.

孩子长到快九个月了,萧晟从王禹手里结果超声波图的时候,沈淼他们回来了.好象已经第几次来到这个熟悉的机场,只是身边没有了他最爱的人。晟,你到底在哪里?我想你.他有些期许得望著机场大厅,说不定他会来看他.可早已经围上了记者,他什麽也看不见。

好可爱,那个孩子象个睡美人,安详得睡著。萧晟忽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了。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这是个健康的宝宝,连很多女人都做不到的完美作品。萧晟亲了亲图上的脑袋:我爱你,孩子。

没有哪里也没有,没有!!TH酒吧的包厢里,组合的人都在和有C姐,本来雨洋喝得醉醉得搂著C姐叫著:晟晟~C姐拍著他的肩膀问其他人:“这样下去怎麽办?雨洋已经喝成这样了,过一会还有有广告公司的人来。真是的,我看下去了。无论萧晟有什麽苦衷。出来见他一面也应该的。”

高庆说:“C姐你觉得他会出来吗?他这种人不值得,雨洋对他这样子。”

“不!他不是,都是我的错,不是他!!”雨洋拍著自己的胸脯,含糊得对高庆说,“都是我。。。都是我。。。”t

一旁的沈淼有些坐不住了,他怕如果再这样下去,雨洋可能会把萧晟的事情不小心说漏:“要不你们先著,我先开车把人带回去。”

“那也好。”

车行驶著,夜里的京城霓虹异常绚烂,雨洋躺在後坐上,看著身边奔驰而过的红色的亮点们,越来越模糊。就这麽静静的看著,然後闭上了眼睛。

‘我们都是折翼的天使,坠入尘世间寻找失落的翅膀,我使劲用我仅有的左掌,。。。”来电铃声是他们组合专辑的主打歌曲,还记得这第一句是萧晟唱的。

“喂~~”沈淼瞥见号码又看了眼後视镜,才拿起电话,“晟晟吗?”

他听见的极其痛苦和颤抖的声音:“。。。淼哥。。。你。。快。。帮来。。。。”本来还有半个月的,可是萧晟的羊水羊水破了,疼得昏迷过去又被疼醒。他连动力气都没有,扯电话话筒线的时候碰到回拨,就打到了沈淼的手机上,“我。。。我。。。动不了。。帮。。我。。打电话给。。王禹。。。”

“好好。。你不要动。。我马上来,你先忍著。。我马上来。。。” 沈淼没有停车,在转角出拐了向反的方向,他又看了看後坐的雨洋,确定他已经睡著了,“喂,王禹吗?我是沈淼,你快去萧晟那里,他快生了。对。。对,快点。”

十五分锺,仿佛这一路特别漫长。萧晟,你千万不能出事情啊。该死,虽然一路上特别畅通,他也依旧觉得那麽久。

到了!!终於,来不及锁车门,沈淼一路跑到了3楼萧晟的公寓,钥匙钥匙,没有钥匙!!怎麽办,怎麽办!!

“我来!!”来的人是王禹,沈淼给他打电话後他就拿著所有的东西来了。如果来不及去诊所剖腹产就只能用最危险的那种方法,那种狭小的地方怎麽能容孩子的出生。就算久经训练的MB也不能承受这样的痛苦,想起萧晟那种样子,他有些不忍心了。

拿出钥匙,开门,冲进去。他们看见也两个人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一幕,血,红色的,从他的身下流出,猩红的血液蘸满了漂亮的手指。萧晟,赤裸著全身,双腿大大的开著,嘴里塞著衣服,使劲咬住,他的手。。!!他在给自己扩张,不!准确的讲更类似於开肛!!4根手指在自己的身体里,白皙的皮肤上全是点点血迹。这是个什麽场景,天哪,一个大著肚子的漂亮的。。男人!在用尽所有的力气想把自己的第5根手指塞进体内,好象完全不管那种裂开的疼痛。

“来不及了~~沈淼,开帮我把他抬到浴缸里,绑住他的手。”王禹对著沈淼叫了声,“快!!不然他会把自己弄死的!!”沈淼回神过来,连忙冲过去帮他。当沈淼的手碰到萧晟已经被冷汗浸湿的双手的时候,萧晟忽然像泻了气般吐出嘴里的衣服,毫无力气的说了声:“你们终於来 了。。。”

这一切让处在震惊中的他们,完全没有看见门口那个跪到在地的身影。

“温水!!60度左右。快!!”王禹往萧晟嘴里放了几颗止血消炎药和止痛药,喂了一口水,“晟晟,快!吞下去。对。。水温低了,好。。放到这里!!去给我把家里的消毒柜拿来。。就在厨房边上那间。”

沈淼点了点头,打开半开的浴室门,却发现站在门口一张泪迹斑斑的脸,雨洋没有说话好象根本没有看见他一般只是看著浴缸里的人,其实,沈淼电话铃声响起,他就醒了。一直跟著他来到这里,和他们一起看见那一幕,在那一刻他的心完全停止了。心疼痛得让他窒息,他觉得无法呼吸了。看他们进了浴室,他就在门缝里偷看,什麽时候开始哭成这样,连他也不知道。雨洋一直盯著萧晟,心里疼痛的感觉能让他把自己撕裂了。他多想任性得扑上去,亲吻那张日以继夜让他疯狂思念的脸。可是,他可以吗?他知道仅仅是因为自己那一次的要求让萧晟承受了连女人都不能承受的痛苦。更让他放弃自己一直努力的梦想,原来所有都是自己害他的。自己在恨他的时候,他却在深爱自己。自己在辱骂他的时候,他却在承受自己带给他的一切。他可以为自己做到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自己却竟然怀疑不相信他雨洋看著痛到使劲仰头的萧晟,嘴角泛出了血 腥的味道。

“啊!!!!!”王禹让沈淼一下下轻推萧晟的腹部,自己用带著手套的手不断张大他的後穴的扩约肌。萧晟的手被绑住连在两端的固定物,是为了防止他在抓伤自己,手腕上勒出了红痕,不长的指甲却把手心扣出了血。萧晟这样的痛苦持续了50多分锺,雨洋就流了50多分锺的泪。当这下喉叫过後,萧晟口中的布掉了也没有发现,他忽然晕了过去。雨洋再也控制不住,他冲了上去,“啪”得一下跪在浴缸前,用手轻触著他的脸:“晟晟。。。晟。。。。晟。。。晟”只是呼唤著他的名字。

“。洋。。。”梦里萧晟听见雨洋来了,他慢慢挣开眼睛

“是我是我是我。”太好了,雨洋轻啄他的脸颊。

王禹才看见这个男孩子,他表弟深爱的人。他看得出那个人也深爱著他表弟:“晟晟。。再用力!!”

“出。。。去。。出去。。”他不想让雨洋见到他这副样子,“你!!。。出去。。。”

“。。晟,我一辈子。。。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你。。。。。出去。。。!!”

“不!!!求求你。。晟,让我陪你。。我求求你,晟。。。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求求你。。。”

“出。。。啊!”

“你先用布把眼睛蒙上,不要看他,我想晟晟是不想让你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王禹满头是汗,羊水破到现在也该有2,3个小时了吧,後穴也开了7指的大小,雨洋的出现可以让萧晟保持清醒状态。

“对对对。。我带上,我不看你。。晟,我现在什麽也看不到了,让我在你身边陪你好不好。”他解开了一条绳子,握住萧晟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萧晟没有挣扎。

“好,晟晟来,我们来加油!!用力!!沈淼,你可以加点力。。好。。对。。晟晟用力!!已经在越来越下面了,。。用力。。。。对。。。”

萧晟想甩开又咬住了衣服,这样的感觉,被雨洋握住的手抓得更紧些了。

“可不可以不要让他咬衣服了,他难受。。”带著眼罩的雨洋也听得出萧晟的不舒服。

“不行,他会咬到自己的舌头的。“王禹看著萧晟痛苦的样子问,“晟晟,你想叫出声吗?”

点头,叫著布条的感觉让他使不出力。“不能咬自己。。”点头,“你,把布拿掉吧,不要让他咬

“啊!!”终於能用力叫出声了,他觉得自己快死了,“啊!痛!好痛!!!!啊!!!!!!!!!!”

“晟晟,用力。。已经很下面了。快碰到了。。再家把劲。。。”

“我 不行了。。。。我不行了。。。。洋。。洋”萧晟大声喊著不行了,疼,真的是要命一样的疼,他抓紧雨洋的手,用力到把指甲扣进雨洋的肉里。

“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晟。。我在这里。。”

“你。。为什麽。。要来。。我会毁了你的!!!”萧晟想甩开他的手,却没有一点力气。

原来,他独自承受这一切,不是不愿意自己和他在一起。而是怕毁自己:“够了,有你就够了。。没有你,我甚至无法想象独活著。一直都是你在担负一切,让我爱你,让我和你在一起,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想得连自己也没了。什麽也不重要,你才是我的梦想。有你就足够了。晟。。我再也爱不上别人了。。。求你求你让我和你在一起。好不好,好不好。。。。”

泪水,能看见浸透遮挡的布,萧晟转过头看著他,第一眼真正看他,样子真的瘦了好多,要伸出手颤抖得抚过雨洋的脸,一下扯掉了那块布,那双眼睛满是泪水,盛满了殷切的期盼和爱意,嘴角溢出了蚊蝇般的喃喃声:“洋。。。。洋。。。。。”

雨洋把他的手靠在自己的脸颊,瞅过头去亲他,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这一切是那麽的熟悉,等待了千年似的吻著:“我爱你。。。我爱你。。。晟。。我爱你。。。晟。”

“沈淼走了出去,他看不下去这样的情景了,他走到窗边他拿出了烟。

“晟。。。用力。。。。用力。。。”雨洋看著手里的萧晟说。已经3个多小时了。

“已经摸到孩子了,再用力点。”王禹对筋疲力尽的萧晟说。

“洋。。我不行了。。洋。。我。。。”

“不可以不行。。晟,等你好了,我们就去欧洲结婚。”

“结婚。。。我们。。。结婚。。不!不行!!你应该去爱女人。不是我这个怪物。对,不是我。”原本静下来的萧晟又激动起来,结婚,同性婚姻。如果有谁查出来,雨洋的一切不都毁了吗?!!不可以这样,不可以!!

“好,好,好。我们在一起,我们不结婚,我们不结,你不要激动。”

“雨洋。。。我们。。有该未来吗?”

“所以,你不要再让我离开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让我们自私一回,好不好。。”

“自私。。一回。。洋。。。真的可以吗。。”

“快点,这样下去,孩子会窒息的。”王禹担心的说。

“孩子,孩子,对。。孩子。。啊!!”萧晟回神过来,他的孩子,他还有孩子。

“快出来了,快出来了。”王禹兴奋的叫声,把在窗口抽烟的沈淼吸引了过来。

“啊~!!”伴随著最後一声用尽所有生命的力量的努力後,孩子终於出生了。听见孩子的第一声哭声後,萧晟笑了:“洋。。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不。你是天下第一 的美男子,不管怎麽样都是最好看的。”

雨洋抱著萧晟睡在床上,边上是他们的孩子。萧晟已经昏迷了一天了,精力透支了吧。看著他熟睡的面容异常的安心。

“洋。。。”

“晟。。晟。。。你醒了吗?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们不分开了。”

“你说什麽!!”雨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们不分开了。。我死了一回,我怕了。我们就自私一回。”未来未来再说吧。

“晟。。晟。。。好,好,永远,永远不分开了。”雨洋激动得抱著他。

“孩子。。”萧晟抱过孩子,“几点锺出世的。。”

“12点的时候。”真好,真好。雨洋吻著他的脸。

“ 凌晨12点,。。听人家说子夜生的孩子是受神的保佑。”萧晟说。

所以,所以他们的孩子是有一对完整翅膀的天使吧。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