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ất đắc bất vi hoàng – Tàn Hoa Lộng Nguyệt

不得不为皇by残花弄玥

(生子, 傀儡皇帝)

文案

没有死亡的莫名穿越……还穿越为皇?

面对身前那个想要抱孙的母后,身后一大群姹紫嫣红,他恨不得悬梁自杀

但又觉得浪费了这一副白嫩光滑的躯体和绝色妖媚的脸蛋

忍受着不快活的性生活

直至有一天在宫中遇到了黑衣人夜闯

他终于找回曾经的快感

受身受心,面对女人,他不知如何在上……

“去上别人,让别人怀上自己的种,还不如让自己被别人上,怀上人家的心肝宝贝。”白落雪向天喧嚣道。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落雪,习飞雁 ┃ 配角:太后 ┃ 其它:嫔妃,后宫,生子,傀儡皇帝

1

1、太后要抱孙 …

“雁,我还要!”白落雪用手圈住身前赤-裸的男人的脖子,舔了舔他的唇角,欲求不满地道。

“你这个小妖精,想把我榨干啊!”习飞雁伸出舌头牵住了落雪的丁香,卷入了口中,细细地品尝。

一夜春-色,淫乐激昂,迷人万分。

第二天醒来,白落雪睁开眼睛看到得的却是如梦如幻的一片金色罗烟幔帐,身睡雕刻着龙头的床身,床框的两边由镶金的镂花点缀着。

而自己则身穿轻如发丝的金色丝绸,放眼望去,身子如同染上了淡淡的金雾,光滑娇嫩的肌肤,直视无碍。

白落雪瞪大了眼睛,捏了捏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是在做梦,那这里究竟是哪里呢?

他刚从床上坐起身来,一声尖利的凄鸣,便跌宕起伏,略有韵感地从门外悠悠传来。

“太后驾到——”

“什么?太后!那我究竟是谁啊?”落雪疑惑的思索着。

最终确定以下了几个尤为可信的结论:

第一:皇上,因为身睡龙床。

第二:皇上的男宠,因为身穿露骨金纱。

第三:太后的情人,因为天才刚露出鱼肚白,太后就找上门来,不是太后的情人又是啥?

一个穿着华丽锦服的妇人,就在推开门的瞬间,扑到了白落雪的床前:“儿啊!是母后都不起你啊!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你终于可以回来,继承这个国家的皇位了,你高兴吗?这张龙床你觉得睡得舒适吗?不管怎样都好,从此这个天下就是你的了!哈哈……”

妇人在抱头痛哭,自怨自艾,说得自己有多么的对不起自己的儿子,却又是如此的爱他,为他的幸福用尽手段……

白落雪一脸迷惑地望着眼前怪异的妇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儿啊!难道你连娘亲也不认得了吗?也是,我们也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当初,为了替你避难,娘亲主张把你送到了偏僻的深山之中,让任何人都无法伤害你……如今阻碍你登上皇位,一统万民的势力,都已经被我通通铲除掉了,你只要好好的在这享受你的后宫三千的生活就可以了……”

白落雪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大概了解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周边的情形。

“——我是一个傀儡皇帝

——我是初来的,谁都不认识我,我也谁都不认识。”

“真是上天有眼,竟派我来做一个昏君。”白落雪在心中感慨万分。

突然,老妇人站值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饰和衣装,严肃地说到:“儿啊!你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给我生一群孙子,让哀家享受一下的天伦之福。”

一说出这话,太后瞬间如同之前判若两人,眉宇之间都透露出一丝高贵,语气则暗含不可抵抗的威严。

她轻轻的拍了拍手,一群身着丝绸罩衣,玉锦绸缎,绣花长裙,头顶珊瑚珠钗,镶玉银饰,手携双蝶飞舞或鸳鸯戏水扇的绝色美人,向落雪含羞遮脸、轻盈漫步而来。

眼前各式的美女绝对比现代的影视明星的五官都要标致,表情更是风情万种,引人想入非非。

可是,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白落雪以前是一个Gay,他都于任何一个女性都没有欲望,不管她们长得究竟有多美。

生孩子?可他一生信奉的名言却是:“去上别人,让别人怀上自己的种,还不如让自己被别人上,怀上人家的心肝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7.10完结,附送番外,亲们快快收藏……不是伪更,是修改几个错别字和无法显示的字,今天那一更,下午呈上……

2

2、女人真可怕 …

面对女人,望而却步;面对男人,如狼似虎。这就是白落雪的真实现状。

看着身前那一大群女人,他头痛万分!尤其是那个幕后策划者——他所谓的母后。

“儿啊!你看上了哪一个啊!今天你就让她给你侍寝。”太后正襟威色地说道。

什么?侍寝!

听到这一句话,白落雪恨不得躲到千里之外。

真的,要一个女人睡在他的床上,他宁愿自我牺牲睡地板。

要一个女人脱光衣服在他的面前,他宁愿穿上厚厚的十件棉袄。

要一个女人对他撒娇,他宁愿躲在墙角去哭,竖起白旗,表示自己性无能。

其实他是性欲过人的,只不过对上的是男人。

既然无济于事,只好……

“母后啊!你瞧她们各个都毫无特色,姿色平凡的难以入目,哪比得上你的儿子我国色天香;还有她们个个都弱不胜风的样子,以后给您生下的孙子又哪能健健康康……你说是不?”白落雪装出一副没一个看得上眼的样子,无奈的叹息。

“这么?说得是挺有道理的……那好吧,三天后,举国同欢选取秀女……已满十四,未满二十,未嫁的,通通都抓来给你慢慢的挑选,总会有合你心意的。”

听到了她的话,白落雪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心中只能哀声叹气的抱怨道:“怎么又是女人啊!还全国范围,十四到二十岁,那到底有多少人,还有多少是未成年啊——为什么就不选一批男人来服侍我呢!我的飞雁啊!你现在在哪里啊!”

白落雪想起昨晚与习飞雁热情的卿卿我我,脸渐渐红了。

而看在太后眼中,自己的儿子是因为自己的这一个举动和提议害羞了,自己也高兴的笑了起来,看来明年抱十几二十个孙子是有望了,要快点去订做一大批小宝宝装,长命锁,通灵宝玉才行……

这三天,是白落雪从小以来最痛苦的三天,一大群姹紫嫣红围绕着他在转。

美女们时不时露出丰满的胸脯,可他想要的却是胸肌。

美女们时不时假装摔入他的怀中,可他想要的却是摔入其他帅哥的怀抱。

美女们时不时睡到了他的床上,可他想要的却是那健壮的躯体给他偎依。

但后宫里不是女人,就是是太监,还以为会有个侍卫给他垂怜一下,可是他的母后却以妃嫔与侍卫会暗地私通的理由,把所有有鸟的通通都派守到了外边。

如今,连保护他的都是那阴声阴气的太监。

本来还以为会见到一两个高官大臣是美男子,谁知,朝廷女臣横行,男臣竟无高官。

白落雪的生活竟这样被女人毁了,彻底的毁了。

他有想过自杀死了算了,反正这生活毫无性福可言。

可是闻到自己这淡雅的体香,摸到自己那纤细的腰肢,圆翘的臀部,看到自己那绝色的脸蛋和迷人的小弟弟。

就这样死了,也实在太可惜了吧!

又一晚,夜深人静,明天就是选妃的日子了,这让白落雪怎样睡得着。

风吹得叶子飒飒的响着,突然一个黑影,在他的寝殿外时隐时现。

是刺杀,还是谋杀?

白落雪用被子紧紧的盖住自己的身体,慢慢移到了床边,准备好随时逃跑。

他紧紧盯着寝殿的大门,以防有一把刀凌空飞了出来。

然而,一阵凉风,却从白落雪的背后呼啸而来。

“落雪,落雪……”不知是谁?呼喊着他的名字,轻声细语的,却让白落雪异常熟悉。

突然,有一个人从背后用手圈住了白落雪,还咬住了他的耳朵。

白落雪整个人像触电似的一阵晕乎,他本想转过头去看看究竟是谁。

那人却说:“你等等先……“

一块黑色的棉布,从后面绕了几圈包住了他的双眼,让他什么也看不见。

男人继续啃咬着他的耳朵,手却在一件件的把他的衣服剥落,摸入他的肌肤,那炙热的手心,让白落雪的血彻底沸腾了,这几天被冷漠到一边的小弟弟,重新昂头提胸。

男人从他的耳朵,一直舔咬到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脖子上吸出了一块块红印。

白落雪的身体被他的行为弄得不禁的颤抖,却又迫不及待,整个人只能用欲火焚身来形容。

他转过了头去,回吻男人的热情……男人把他扑倒在了床上,开始了一夜激情……

太监把昨晚,寝殿内传出了呻吟声这个消息告诉了太后,太后还以为他的儿子临幸了哪一个妃子,高兴地老泪纵横,一直叹息道:“儿啊,你终于懂事了。“

第二天早,随着公鸡的一声啼鸣,白落雪便醒了,但昨晚抱着他的男人却早已不知所踪。

白落雪还在如同享受般怀恋着他的味道,可等着他的却是他一生第一恐怖大事——全国选妃。

作者有话要说:更得快死了,今天好累啊……不过,明天当然准时奉上,各位不用担心。

3

3、皇帝选秀大会(补更) …

太后,早早的就来到叫白落雪快点梳妆打扮,白落雪吓了一跳,连忙在自己的身上扑上厚厚的粉末,以便遮住那惊人的红印。

太后闯进了他的寝殿,眼神向四周不知在寻找这什么,但什么都没有发现,当她准备失望而归时,却留意到了他儿的脖子上有一块淡淡的红印,脸上便露出了一个喜悦的笑脸。

“儿啊!你昨晚和谁睡了?”太后捂着嘴偷笑。

白落雪大惊,不知该如何回答,心想:“难道要把真相告诉她嘛,为了我的幸福。可是……”

白落雪犹豫不已,太后却再次发话了:“不用偷偷掩掩的,你喜欢哪一个妃子或是宫女,你就直接叫她来侍寝就好了,为啥还要人家先离去呢!”

太后为昨晚的剧情,理所当然似的自我发挥道。

白落雪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母后……”

“那你就快点梳妆打扮好,今天还有一件大事等着你去处理了!”

什么大事?白落雪疑惑的思考着。

然后,整个人瞬间的崩溃了,完全失去了之前的那一份闲适。

选秀大会!

一大群女人!

“谁来救救我啊!”白落雪在心中呼喊道。

白落雪万份不愿的被拖拖扯扯到了殿堂外,殿堂外人山人海,还通一色都是女人。

五颜六色豪华衣装,让人眼花缭乱;闪光耀眼的饰品,刺痛着人们的眼睛;混杂的香气,熏满了整个天际。

真敬佩上天此时还能和颜悦色,毫无反应。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女像狼一样,双眼发光的望着白落雪,发出的声音还娇喋得让人震悚。

“儿啊!放眼过去,有令你满意的吗?”

白落雪把头赚到了身后,拼命的搓揉自己的被刺伤的双眼,望也不想再望过去了。

他心想,再这样的话,他绝对会患上女人恐惧症的。

“儿啊!既然没有,那我就叫她们上来,给你一个个的请安,让你瞧仔细,好不!”

“不要啊——”白落雪在心中怨念万分,却不敢说出声。

他再三思索之后,只好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母后,我今生只娶一个女子为后,其他后宫三千便放了,好不?”

“什么?”太后差异于他儿子的行为,“哪个皇帝不是后宫三千的,你傻了吗?”

“母后,我并不想耽误她们的青春,我不会喜欢上她们的。”

“难道,你已经有喜欢的女子?”

白落雪无奈的点了点头。

“可是,你是皇帝啊!为了一朵花,放弃整个森林,你不怕被人笑话吗?”

“母后,难道这不是你曾经所希望的吗?父王只爱你一个,只牵着你的手,与你偕老。”

太后沉默了,眼中闪烁起了泪花。

“这既然你自己的选择,便随你试了!那你喜欢的女子,是何家闺秀?”

“这……吗?”白落雪即刻向人群后望去,搜索着一个抵箭牌。

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衣,在人群中淡然的对他微笑,引起了他的注意。

她不像其他姹紫嫣红般如此的疯狂,她只是紧紧的注视着白落雪,眼神中还带有一些痴迷。

相对于其他人,看着也舒服了许多,也没有太大的抵触。

白落雪在心中叹息道:“就她吧!看她的样子,并不像其他女子一般难缠。今生,我注定起码会辜负一个女人的了。”

“母后,你有看见那个女子没有,清新脱俗,秀丽洁净,就像一朵天山雪莲。”

“她啊!的确是挺漂亮的。那你昨晚临幸的那个女子呢?”

“他!”白落雪唯有解释道,“我并不喜欢她,是她自己硬要缠过来的,她走了我更开心……”

“既然这样,那这个选秀会就散了吧!”

白落雪像被麻鹰追着的小鸡害怕的冲回了自己的寝殿中。

夜深了,今早选中的那一个女子,被太后派到了白落雪的寝殿。

“民女参见皇上!”

白落雪看着跪倒在地的女子,不禁赞叹道,世界竟然还有那么洁净的人,一点也不显得艳俗。

“平身。”

“谢皇上。”

女子从地上站了起来。

白落雪望着他,呆住了,心竟然砰砰乱跳。

那女子很高,似乎还比他高半个头;那女子的肩膀也很宽,总让人感觉到可以依靠;那女子的身上也没有他极其厌恶的浓香,反而有一丝阳光的味道。

那人就好像,他想念已久的习飞雁,他前世的男朋友。

突然,那女子一个转身,冲了过来,抱住了他。

“你还没想起我是谁吗?”女子抱着他,不!应该是个男人才对,他的声音充满了男人的磁性。

“你……你是飞雁?”白落雪转过头,望向了他,捏了捏他的脸,“但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只是个面具!”习飞雁把面具一扯,一个样貌英俊、刚强的而又万分熟悉的样貌出现在了白落雪的眼前。

“飞雁,飞雁,真的是你吗!”白落雪紧紧的抓着他的双手,害怕他的离去,眼中的泪水,不禁哗哗的落下。

“我的小妖精啊!不是我,还会是谁?”习飞雁,吻上了白落雪的唇,一切的动作都与那晚的黑衣人,来得相似。

“等等,飞雁,你先等等,为什么我和你会来到……唔……”习飞雁迫不及待的把白落雪扑倒在了床上,他已忍不住了,他们俩自从穿越了过来,就才只做过一次,还一点都不够尽兴。

他真的有点后悔,带着白落雪,穿来了这个朝代。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便会交代,为什么他们俩会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时代。。。敬请关注。

4

4、完结+番外生子 …

“落雪,舒服吗?”激情过后,习飞雁问道。

白落雪泪眼朦胧,腰酸背痛地吻了一下习飞雁的脸道:“飞雁,你怎么回来到这的?还有我怎么会……”

习飞雁紧紧的抱住白落雪,手还不自觉地在他身上乱摸。

“落雪,其实这都是我的错了。”

“什么?”白落雪激动过度,翻了翻身体,却撞到了习飞雁的命根。

“痛……落雪,你撞到我那里了……”

听到他的话,白落雪整个脸红过胭脂似的。

“你快说,不许耍无赖!”

“遵命,我的落雪陛下。”习飞雁舔了舔白落雪的耳垂,看尽怀中人的害羞,才说道:“落雪,你都知道我们家是做什么的呢!”

“你们家不就是神棍!你当初还把我给骗上了床。”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为夫我呢?还有,当时你可是自愿的,做的时候还一副欲仙欲死的样子。”

“你……你,哼!”

“我们家其实是研究玄学的。那天我预测到,你在不久后会发生车祸。那我只好与天争锋,逆命的让你和那个白痴皇帝灵魂调换。我可是选了好久的,才发现这副身体是最适合你这个小妖精的。”

“那你又怎么会来到这?”

“还不是为了陪你……打破空间,来到了这个时空,我可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啊!差点连命都给赔上了!”

“那那晚的黑衣人呢?”

“亲爱的,除了我之外还会有谁?”

习飞雁摸着白落雪娇嫩的皮肤,□渐渐的肿起:“亲爱的,我又忍不住了。”

“你……昨晚已经做了三次了!”

“你有听过小别胜新欢吗?”

“什么??我和你才分开了一天!”

“一天啊!一日如隔三秋……”

“不要啊!”

番外:

白落雪今天被母后叫到了栖凤殿,抱怨了一顿。

习飞雁看见他回来后,愁眉苦脸的样子,关心道:“落雪,怎么了?一脸忧愁似的。”

白落雪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母后她又催我快快给他生个孙子了!”

“这……”习飞雁望了一眼白落雪和自己,不禁笑了起来,“两个大男人怎么生啊?”

“不就是……”白落雪郁闷的靠在了窗边。

习飞雁看着这一副良辰美景,真的想扑上去把他给吃干抹净,但又想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你不是想纳多一个妃嫔吧?”

“当然不想,可是……母后,那边该怎么办啊!”

“那就……”习飞雁奸笑了一声,“身为玄宗习家第二十八代单传,我决定用我家秘宝——龙延丹,为我心爱的妻子,排忧解难!”

“什么,龙延丹?”

突然,习飞雁拿出一颗金色的丹药塞入了自己的口中,再一个转身,抱住了白落雪,吻住了他的唇,再把丹药递入了他的口中,顶入了他的喉咙,“咕噜”一声,白落雪把丹药吞了下肚。

白落雪推开了习飞雁,不满地道:“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

习飞雁弄了弄自己英俊的发丝,甩了甩袖子,万般柔情地说道:“龙延丹啰!”

“这药吃了会怎么样?”

“就会……到时,你就会知道的了……先留着这个秘密,嘻嘻……”

习飞雁一个飞身,把白落雪扑到了床上。

“亲爱的,你可不能怪我哦,谁叫你时时刻刻都诱惑着我。”

一个月之后,白落雪发生了胃疼呕吐症状。

三个月之后,肚子微微的挺起。

五个月之后,他索性说自己得了重病,足不出门。

十个月之后,皇后诞下了龙种,普天同庆。

在这世间上只有两人知道,其实,那个娃儿,是皇帝陛下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给生了下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晚送上了,各位亲对不起了。。。下一个坑《兄弟禁恋》,今天深夜,准时开更。。。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