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yên trung tố lan khai – Hắc Nha Phu Nhân

川中素兰开 by 黑鸦夫人

( 英俊强攻 VS 小倌弱受,甜文)

【 文案 】:

给酒楼里弹唱的二八少女可能是江湖人, 远处兰江旁的艄翁可能是江湖人, 坐在巷口不时东张西望的乞丐可能是江湖人, 楼外面摊前那个气度不凡的带刀男子也有可能是江湖人.

繁哥儿冷笑着说, “我们这种卖到小倌里的, 还想出去? 哼哼, 你入了这个江湖, 早就身不由己了, 还是乖乖的, 给妈妈赚银子吧.”

兰素低着头慢慢的动着.

他从没接过客, 但是也见过各式各样的客人, 没有这样的客人就像是这个男人的, 不强要他, 不打他, 不骂他.

这是个好人.

大概这就是小倌们私底下偷偷说的”良人” .

呆在这样的地方, 能遇到这样的人一次, 即使不是自己的, 都算是幸运了吧.

主角: 兰素 | 赭川, 配角: 颜哥儿, 桃云, 绯青

英俊强攻 VS 小倌弱受

古代架空文, 强弱 HE 文完结

1

这个江湖上有很多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业,只为在江湖上混口饭吃。

所以,有侠肝义胆的大侠,也有贼眉鼠眼的小偷,有膀大腰圆的镖师,也有手段很辣的杀手。

给酒楼里弹唱的二八少女可能是江湖人,远处兰江旁的艄翁可能是江湖人,坐在巷口不时东张西望的乞丐可能是江湖人,楼外面摊前那个气度不凡的带刀男子也有可能是江湖人。

繁哥儿冷笑着说,“我们这种卖到小倌里的,还想出去?哼哼,你入了这个江湖,早就身不由己了,还是乖乖的,给妈妈赚银子吧。”

兰素被卖到这里的时候,刚刚十一岁,昙姨嫌弃的拉着他细细的胳膊转过来转过去的看,一张脸上满是险恶的表情。

兰素不经世事,却是懂得这个打扮得像家里花公鸡的女人是不喜欢自己的,不然她不会这么用力的抓着自己。

“年纪太大了。我这里只收八九岁的,这么大了不好调教,还记事。”

昙姨说道,但还是狠狠掐着兰素的胳膊,对面前的男人说道,“五两银子根本不值。”

男人穿着破旧的衣服,上不遮颈,下不挡踝,袖口褴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有一大片一大片的淤青。

兰素知道这淤青,每次男人身上有淤青的时候,家里就回来好多陌生人来讨债,一开始母亲还能拿出来一些平日里从口粮中一点点攒出的小钱,后来只能拿家里的东西来顶。

再后来他看见母亲的床上上了陌生人,他和姐姐们躲在门后,看见母亲在昏暗的床上衣不蔽体的痛哭,那个男人却高兴的在院子里数刚从陌生人手里拿到的铜钱。

母亲在那三日后的夜里上吊了。

房子里死了人,男人却根本没回来过。兰素和两个姐姐把母亲埋在后院里,大姐二姐哭的昏死过去几回,却始终没把母亲在叫回来。

兰素家的日子过得更加清贫,男人时常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家,要回家也是回来讨钱。

村里不务事的小混混总是找大姐和二姐的麻烦,兰素也总是被其他家的小孩骂是杂种,还在他提水捡野果子的时候丢石头,便时常身上带着伤痕。

大姐带着他去人家家里讨说法,却被里面的胖女人打出来,一边打一边骂,“贱货!狐狸精!你娘是破鞋!你也是个骚蹄子!”

周围一圈看好戏的村民,指指点点,切切笑笑。

兰素被姐姐护在怀里,听见姐姐用哭腔喊,“我娘才不是破鞋!”

“贱货!撕烂你的嘴!”

“各位叔叔婶婶,你们给评评理啊!评评理啊!”

然而那天,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上一句能让姐姐好受一点的话。

临晚了终于回到那间土房里,才发现没见到二姐回来过。

家里没灯笼,大姐摸着黑拉着他挨家挨户的敲门去找,求爷爷告奶奶的闹了一夜,最后在村外的林子里,看见二姐光着身子倒在草里,脸色都青了,双眼可怖的瞪着浓黑的天空,不知道在控诉什么。

男人再回来的时候,只是可惜了没早把人卖出去,现在居然死了。

于是兰素看着大姐也被几个大人抓走,男人在一旁点着几粒碎银,眉开眼笑的。

兰素疯了一样的追出去,抱着那些人的脚。

女人的哭声叫声、小孩子的喊声、大人的叱骂声,在那个深夜里,尖锐的划破村庄夜空。

男人涎笑着,弓着身子,一副谦卑的奴才样子,“大是大了点,但是懂事啊,还能干干活什么的。这孩子皮实,以后接客也比别人接得多,钱不就赚回来了么。昙奶奶,行行好,五两银子买了吧,绝对不亏。”

昙姨拿着绣了花散着香气帕子在面前挥了挥,又往后退了退,像是被男人身上的气味恶心到了。

“不行,最多一两碎银,五两银子买的货色比这好多了,你看看上面的那几个,这个兔崽子比得上他们的一个脚指头?这就是个打杂的,一两我还亏了呢。要么卖了要么就滚吧。”

男人咬咬牙,狠狠盯着兰素,好像在看他怎么就值不了五两银子。

最后,兰素还是被卖给了昙姨,嶙峋的手指在卖身契上按下押,那张足以决定兰素一辈子的卖身契就这么给了别人。

“行了,今天你就是我南月楼里的人了,不管你以前叫什么,现在起就叫‘兰素’了。别看你那个爹啦!赌鬼一个,以后叫我‘妈妈’。”

昙姨拉着他进了南月楼,走进这个外面许多人想进来,里面许多人想出去地方。

兰素回头,看了看那个男人的身影,一拐进了对面的赌坊。

2

兰素来了南月阁,也的确和那些昙姨花“大价钱”买来的不一样,他和其他看起来就是脏兮兮的小孩,分给了几个“哥儿”当使唤的小侍。

兰素伺候的,叫繁哥儿。

繁哥儿十六了,早两年前就开始接客,不算大红大紫的小倌儿,但在南月阁里。也算是吃香的一个。每个月里,总有一些“贵人”会点名要他陪。

兰素就跟在繁哥儿后面,伺候他日常,也在他伤病的时候照顾他。

兰素第一次见那种伤口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只是吓傻了,站在原地。

昙姨在一旁给了个巴掌,打松了兰素两颗牙。

“贱蹄子!去找医生,死了的陪我多少钱!”

但即使是再不习惯,也总要有习惯的一天,慢慢的,兰素也能站在床边给繁哥儿上药,一边还要听繁哥儿的痛骂和哀叫。

兰素上着药,看着时常裂开的皮肉,回想着前晚听到的淫笑和哀哭求叫,不禁一抖。

繁哥儿一手推到他,“你想疼死我么!贱人!”

兰素连忙爬起来,站在一旁听骂,在仔仔细细的给上药。

上完药,兰素退出飘散着古怪味道的房间,端着一盆污水往外走。

这正是在白天的时候,是做这种生意最冷清的时候,偌大的楼,一点人气也没有。只有彩绸和红灯笼在晨风里飘荡,好像是晚上还欢闹的人都从没来过一样。

或许,它从来是这么冷清的。

青楼妓馆,本就是世界上最冷清的地方。

虽然繁哥儿时有苛刻,但是好歹兰素在这里安安全全的待到了一年。

他十二岁的时候,不再伺候繁哥儿。

繁哥儿这年已经十七了,这个年龄刚刚好,不算小,卖了三年,肯定给昙姨赚回本来了,像是繁哥儿这种还有人捧,也不算大,能找个有钱人赎出去,省的以后年纪大了价格就掉下来,赎不出个好价钱。

给繁哥儿赎身的是城里的一家富豪,算是繁哥儿的常客,每次他来过完夜后,兰素总要跟着受繁哥儿的气。那个富豪喜欢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的时候还不止一个人。繁哥儿总要伤的重些,兰素就连带的被他撒气。

兰素有些担心繁哥儿的,但是也没有办法。

繁哥儿走的那天,兰素就要伺候一个新的“主子”。

他比兰素还小一岁,叫“颜哥儿”。

颜哥儿比兰素小,但是却懂得比兰素多。

会写字,会诗词,会弹琴唱歌,会下棋泡茶。

长的粉雕玉琢,脾气却比繁哥儿大。

拿着茶壶往兰素头上扔,碎茬子划开一道口,兰素疼的直抖,却是哭不出来。

这是卖笑的地方,最不能见的,就是哭,就是眼泪。

那卖不了钱。

除非客人让你哭,你才能哭。

兰素就这样在额头上留了一道疤,平日里梳了头发挡住,省的颜哥儿打骂,说碍眼惹得心情不好。

兰素就这样填伤填疤的长到十四岁,每次去伙房的时候,做饭的王大娘摸着兰素的额头慢慢的说,“有疤好,有疤好啊。”

兰素默默地端了酒菜回去,却是不说话。

他大多数时候是不说话的,没人可说,也没话可说,所以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冷淡的,也恹恹的。

颜哥儿再有一年要接客了,就要和其他一样到年龄的小倌受到特别的调教。

兰素时时在颜哥儿的房里等着,有时是颜哥儿自己回来,有时是有人带回来,但是后面也常常带着东西。

每次颜哥儿这么回来总是脾气不好,抓什么扔什么,又哭又闹,骂兰素碍眼,拿踏凳抽他。

昙姨前两次没关,后来在颜哥儿发火的时候,闯门进来,一巴掌扇在颜哥儿脸上,颜哥儿摔在地上,愣愣的,红彤彤的眼睛好不可怜。

“你就是个卖笑的,我卖你回来就是让你来接客的。没有你不愿意的,在这里哭,哭什么哭,迟早有你在男人身下哭的时候!”

兰素蜷在墙角,身上疼得厉害。听见昙姨的话,却凉凉的笑了。

3

颜哥儿是南月阁里的红牌,和繁哥儿不一样,他是真的红牌。

有休假,能挑客人,身旁还多跟了一个小侍。

所以,兰素彻底沦为给颜哥儿倒夜香的,再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只在后面干活了。

劈柴,挑水,刷马桶,喂马,干些粗活重活。

兰素却想,这比在前面待着,要好太多了。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两个护院抬着一卷草席出去,把一个东西扔在后巷里。里面滚出一具白白红红的身子。

是院里的小倌。

“真晦气,总让老子扔死人。”

“这个长得细皮嫩肉还不错,你没听见昨天晚上叫的。”

“哎呦喂,简直叫的老子心里直冒火。真是天生的婊子。”

“不过就是不禁操,刘员外才玩了一晚上就死了……”

兰素躲在角落里看着,看着那两个男人走了。

而那个小倌,就躺在地上,身上没衣服,只有一张草席。

兰素那时候想,等我死的时候,会不会有一张草席。

有一张草席,也是好的,总比有一天,连尸体都不像是人样。

兰素偷偷找了一块柴房里的破油布,给尸体盖上。

他不觉得怕,他只怕院子里的人。

而地上的尸体,反而让他觉得亲切了。

因为他迟早也是要这样的,怎么会不亲近。

但是他忘了,这是在南月阁里。

所以当他被两个巡院的男人在夜里拖进柴房的时候,才会那么绝望。

有些人,天生是不能想自己好的。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一个第二个,就有第三个第四个。

没有药,也没有人照顾,随随便便是不能出院子的。

兰素也不奢求这个。

只要他在起晚的时候,王大娘能给他留一口薄粥就好。

他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现在就这么熬下去,也不知道,熬下去会有什么。

有一天晚上,兰素劈完柴,刚刚在冰凉的井水里洗了洗,就被慌慌张张跑进后院的桃云拖住往楼里跑。

桃云就是颜哥儿那个新的小侍,他身上是兰素久没闻到的奇怪香味。

他没兰素大,但却比兰素有力气的多,连拉带拽的把兰素从小道上抓进颜哥儿的房里。

兰素一进门,就见颜哥儿焦急地站在门口,看见兰素愣了一下。

转眼就骂桃云,“你找这么丑八怪怎么行,肯定能看出来!”

“不会不会。那个人身上中了媚药,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回头等早晨的时候换过来就行。”

桃云说道,一边就撕扯兰素的衣服,“快点脱!”

颜哥儿大概也觉得可行,就上前帮桃云。

兰素挣扎着,但是根本推不开他们,门是上锁的,也逃不掉。

知道桃云狠狠的扇了他两巴掌,又在他肚子上踢了两脚,兰素才躺在地上动不了了。

“你装什么装!不是在后院和那些渣滓货每天晚上玩得挺爽么!让你帮着接个客有什么难。颜哥儿找你是看得起你。怎么不是张开腿让男人口,你难道就喜欢后院的那几个?”

桃云和颜哥儿两个人把光溜溜的兰素搬到里间的床上,把他的双手绑在床头,就又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

4

那是一具很热的身子,热到几乎烫着了兰素。

光线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看的出这是一个恨高大健硕的男人。

这个男人重重的喘息着,他的手碰到兰素,就紧紧的抓着拉素的手臂。

从手臂摸索到了胸口,再从胸口往下,往下,往下。

兰素垂着头哭,抖得不像样子,却一点声儿也不发出来。

双腿被一下抬起来,他看见那个男人一下扯碎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纠结的肌肉和胯下形状可怕的东西。

兰素回想起以往每夜的惨状,脸都彻底白了。

他想退,但是手腕上缠着,腰上被男人用力抓着,他动不了。

那个男人提气直接往下压,兰素梗着喉,扬起一掐就折的脖颈,尖叫着哭出来,却疼得连哭的声音的没有。

然后就是粗蛮的毫无顾忌的冲撞。

冲撞。

冲撞。

冲撞。

兰素感到粘希希的东西从后面流下来,就像是以前闻到的那股味道,。

那么疼。

那么疼那么疼。

疼到兰素到好像不是自己了。只记得疼。

这个味道盖过了屋子里的熏香,他好像透过这股味道看到了自己的明天。明天也会是这个味道。

男人反转他的身子,坚实的手臂提起他的腰,凶狠的东西密实的捅进去。

兰素的上半身几乎不能动,手腕子在绷直的线索上磨着,细瘦苍白的手指虚抓了两下,却什么也没抓到。

他的身上骑的不是一个人,是一只野兽,没有神智的野兽。

兰素害怕,他想起上吊的娘,想起闭不上眼的二姐,想起哭喊的大姐,想起被赎出去的繁哥儿,想起那具尸体,想起那些可怕的夜晚,那些淫笑,那些不堪入耳的腔调,那些腥臭的气味,那些变换的脸。

“疼……疼……饶了我吧……求求你……饶……饶了我……疼……”

男人的动作慢下来,他的呼吸就在耳畔,喷在兰素的耳朵旁。

他听见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下面疼?”

兰素没听见那句话,他昏沉着,身体艰难地扭曲,脸色苍白,眼里没有神菜,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哆嗦着,断断续续的求饶。虽然他知道求饶也没用,有时候反而更疼,但是他只能去求,去求身上的男人,能饶他。

男人轻轻松松的伸手扯开帮着兰素手腕上的绳索,退出下面,翻正他的身体,然后站起身,一把推开窗,又拿桌上的水杯破灭了熏炉。

兰素好像清醒了一点,他看着那个男人回到床上,下面简直剑拔弩张。他不知道是不是惹恼了他。身子往后缩着,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直抖。

男人一伸手就把他抱回怀里,抓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事物上,“知道怎么用手弄么?”

兰素这次听清了。

这和他听过的所有声音都不一样,低沉、冷淡、好像蛊惑人一样的声音。

兰素小猫一样,低声说会,就慢慢地坐在男人怀里动起手,讨好那东西。

比起在身体里,如果用手能过关,他宁愿自己少受罪。

男人扯过被子,把兰素包住,一只手揽着兰素的腰,一只手摸着满是泪痕的小脸,摸到他额头上的疤时,就低头亲了亲。

握着那事物的手一抖。

男人搂着他腰的手一紧,“专心弄。”

兰素就专心弄着,两只小手揉捏着巨兽。

男人粗声粗气的喘着,慢慢的亲着兰素的脸颊、脖颈、肩头。

他很细心很温柔,亲吻左边的时候,就只露出一点点肌肤在空气中,并不直接扯开整张被子。亲吻右边的时候,就用被子裹住左边的身体。

怀里的重量几乎若无,瘦的可以摸到一排排的骨头。

他想起刚才的粗暴,动作就更温柔些。

本来,他只是出来办件事,但是没想到却中了那种下三滥的药物。一开始只想找个烟花之地解决了,却没想到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小倌儿!

不过对于男人来说,这种事情本来是荤素不计、男女都无所谓的,所以,小倌就小倌吧。可是手里这个小小的,嫩嫩的,有十三岁了么?

他记得自己进来的时候,屋子里的那个可是要比这个年纪大的吧,怎么他一除掉脸上的伪装,就换了一个人?

男人想着,嗅着小倌儿身上的味道。真是奇怪了,自己晚上没吃饭是太饿了么?怎么闻到了饭菜的味道?

终于,那东西在兰素手里解放了一次。

男人长出了一口气。没关系,闻起来还蛮有食欲的,倒是个有意思的小东西。

兰素看到低头时男人英武的眉宇轻松地松开,呼吸似乎也不那么热了。

这是个很英俊的男人,刀刻一样的五官,深深的眼,高挺的鼻,削薄的纯,抿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的薄情严酷。

这是兰素从没见过的男人,他想起很早的时候,关于江湖的念头,关于大侠的念头。

他突兀的觉得,这样的人才是会在江湖里的大侠吧。

5

“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兰素的身体总是止不住的发抖,他吞了口唾沫,“颜……颜哥儿……”

男人的眼睛眯起来,脸上突然透露出严酷的杀气。

“说实话。”

兰素在他怀里,嘴张了张,话没说出来,恐惧先一步占据了神智,“您……饶了我……求求您……饶……”

男人看着兰素涣散开的眼神,把人更紧的搂了搂,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男人没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就慢慢让兰素安静下来。

兰素靠在男人的臂弯里,闭着沾了泪珠的眼睫,脸不知道是热还是惊吓泛上一摸不正常的殷红。

男人拉着他的手,再次覆在又挺立的地方。

兰素低着头慢慢的动着。

他从没接过客,但是也见过各式各样的客人,没有这样的客人就像是这个男人的,不强要他,不打他,不骂他。

这是个好人。

大概这就是小倌们私底下偷偷说的“良人”。

呆在这样的地方,能遇到这样的人一次,即使不是自己的,都算是幸运了吧。

“快一点。”

兰素努力地讨好着,想到今天晚上只是替颜哥儿接客,过了今晚恐怕再不会见到了,他得回到那处地狱一样的噩梦里,继续在那些丑恶的肉体下苟延残喘,就觉得这一夜是万分珍惜的。

可能有些小倌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么一个人,但是自己却遇到了。这种偷来的福气,在兰素的人生里,比能死后有一块草席要好得多了。

“我……我能用嘴……”

亲吻兰素颈弯的男人一顿,抬头看着兰素。

兰素急急忙忙的躲闪开,偏头看向一边。

男人捏住他的下巴,手指划过那张小口,“以前用嘴做过?”

兰素的脸一下苍白起来,他不知道怎么说,是用过还是没用过。

他不知道吞过多少人的东西,在一个晚上人多的时候,上下两面都张着,连自己都没办法合上。

大概是觉得不干净吧,谁会喜欢一个千人骑万人草的贱人呢。

男人也没注意这个问题,只是亲了亲他的唇角。

他是怜惜他,这么小,这么瘦弱。要是以前没有做过,怎么适应得了自己的庞然大物,只是换种方法让他难受罢了。

但兰素俗并不懂,他以为是男人嫌弃他了。

男人也不自觉,何时曾为一个小人想过这么多。

兰素一晚上用手给男人解决了三次,时间却是一次比一次用的长,当第三次弄完的时候,已经三更天了。

兰素觉得很累,但又很亢奋,好像自己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

当男人说行了的时候,他既觉得轻松又觉得失落。

男人披了一件衣服出去,吩咐门外的人,一会儿叫进来一桶热水,又去关了窗。

兰素趁这个时间起身,在门口找到自己破碎的衣服。

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他该走了。

虽然也很想留下来,哪怕只是待一会儿,但是如果让昙姨或是其他人发现,就会有一顿好打,说不定,这次根本熬不过去呢,那以后连回忆的能力都没有了。

“你去哪?”兰素刚刚抱起他的衣物,男人就走过来,一把抱起他,放进浴桶里。

热水里飘着一股香味和一些花瓣,暖暖的很舒服。

这是兰素从来没有的体验。

男人和他一起泡进去,把瘦小的兰素抱在怀里,用旁边的毛巾为他擦身。

兰素僵着不能动,他想走又不舍得,一急就红了眼,像是受了欺负。

男人皱起眉,“怎么了?”

虽然神色不见得多好,但是口气却是轻轻的,甚至温柔的。

兰素觉得,现在死在他身边都是好的。

兰素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出什么。

男人一边为他清理身上的污迹,一边问,“你多大了。”

6

男人一边为他清理身上的污迹,一边问,“你多大了。”

兰素低声回答,“十七了。”

男人的动作一顿,“十七?”

他的声音是极为惊讶的,“你真的十七岁。”

兰素点点头,不知道怎么了,他不喜欢十七岁的吗?

“我还以为你只有十三四。”男人说着,推开了一点兰素的身体看着那瘦小细弱的身板。

兰素的脸一下子红了,现在不比刚才光线那么暗,而且刚才也一直裹在被子里,现在被人直接的看着,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但是兰素一低头就看见身上的斑斑点点的痕迹,那不是刚才留下的痕迹,分明是前几天那些人留下的,还有没好的旧伤和早些时候的疤痕。

兰素从没在此刻觉得自己是这么肮脏的,简直是污了看着他的男人的眼。

他瑟缩着想多开,男人也就随了他的动作,重新把人抱进怀里,然后开始清洗兰素的身下。

兰素还要躲,就听男人说了声“别动”,便只好不再动作。

男人给他洗干净了,就把兰素抱回床上,让他趴着,在他背上盖了被子的一角,露出白净挺翘的后臀。

“这里哪有伤药。”

“在……在旁边的小柜里……”

男人起身,打开旁边的柜子,里面瓶瓶罐罐的很多,男人找到伤药,坐在床边上,用手指抠起一点,涂进兰素后臀间的密地里。

男人的手指不算是细,但是有药膏的润滑,先前还在热水中泡过一阵,也不能算是困难。

兰素配合的放松后面,让男人的手指伸进体内。

那手指不甚光滑,长着薄茧的,关节也不纤细。

在后穴里填进抽出,时而旋转,凉凉的药膏在兰素体内就像是着了火,烧的兰素脸都红了。

后面也有些止不住的一缩一缩的,夹着男人的手指,好像是在排斥,又像是在引诱。

他听见男人低笑了一声,宽大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臀丘。

“夹的这么紧做什么,放松。”

兰素把脸埋进被子里,折腾了好一会儿,男人才给他上好药。

后面的小嘴微微张着,有些红肿,因为凉凉的空气一收一开,周围一圈亮晶晶的药膏。

很诱人的景色。

男人低头在他尾椎骨上亲了亲。

兰素惊得低声叫,像是受了惊的小猫。

软软的、带着哭腔的,“爷……”

倒是求了,却不敢躲开,还乖乖趴着。

男人给他盖好被子,摸摸他红红的小小的脸。

“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回来。”

男人说完,穿整齐衣服,收拾停当。更显得英武不凡、不似凡人。

兰素脸红的更甚,小声的“嗯”了声。

7

兰素没等到那个男人,桃云很快进来了,颜哥儿跟着,把兰素从床上粗鲁的拖下来。像是扔东西一样扔在地上。

“你还在这里干嘛!”

桃云的声音很尖利,简直是像刀子一样刺进兰素的耳朵里。

颜哥儿在一旁,一边哭着一边说,“怎么办怎么办,那人一定认出不是我了!”

他看见兰素倒在地上想挣扎着站起来,就一脚再踢到兰素的肚子上,兰素身子一仰,头撞在床沿上,咚的一声。

“就说是兰素自己进的屋子,我们没注意。”桃云咬咬牙,眼里冒出火来。

颜哥儿发泄似的在兰素的身上使劲踢,“你这个贱人!贱人!让你勾引人的时候给我搞砸!你在后院的时候不是很会伺候人么!居然连这个也不会!贱人!”

颜哥儿骂得语无伦次,他想着刚才的那人其貌不扬,估计不是什么大人物,但还是借着这次机会要踹兰素几脚。好让兰素知道,今天这事,虽然他替自己接了个客人,但还是后院里的一条狗,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兰素缩着身子,他本来就身体瘦弱,前两年更是糟蹋得不像样子,现在前后被颜哥儿和桃云这么踢打着,一口气上不来,吐了一小口血,竟厥了过去。

颜哥儿见他这么没了声息,不知怎么办才好。

桃云想了法子,把兰素重新搬回床上,胡乱盖了被子,就去找昙姨,先去告状。

没想到刚出了门,就见一个英武高大的男人和昙姨走了过来。

“颜哥儿,快来。”昙姨笑得像朵花儿一样,拉过颜哥儿,对男人说,“是他吧,这孩子在我家楼里是最贴心的,大爷一说我就知道是……”

“不是他。”男人冷酷无情的看了颜哥儿一眼,一口打断昙姨的话,“他应该还在屋里。”

昙姨惊讶的看了颜哥儿一眼,又看了看房门,那是颜哥儿的房没错。她眼珠子一转自然就想通了颜哥儿的小把戏。

因为什么原因不想伺候这个客人,就找人来替,怕是这个客人当时神智也是不太清醒的,分不太清。等伺候完了,自己在悄悄地换回去,等客人清醒了再领赏。

到是颜哥儿皮痒了,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做这事。

但是昙姨脸上不露端倪,只是看了一眼呆滞的颜哥儿,就和男人进了屋子。

桃云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这时才正经怕了,他怕会调到后院去打杂,到时候,就会和兰素一样,每天都去被那些恶心的男人糟蹋折磨。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颜哥儿站在原地,回想着男人刚才掠过自己脸上的一瞥,又回想起那些肥头大耳的老爷,那些尖嘴猴腮的公子,那些形容猥琐的客人。

“原来……客人……是这样的……”

这样的命运,偏偏就划过他的身体,消散在昨夜暧昧的暖风里。

8

兰素醒的时候,先是看见一个红顶子,然后觉得身下摇摇晃晃的,还软软暖暖的。

眨了眨眼,他才看清这是一辆宽敞的马车,他睡在里面,身旁还有一个人,这人长得很是清俊,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淡紫色的唇,穿着青色的儒衣,衣袖和衣领都讲究的绣着长云出岫的纹饰。他脸上笑眯眯的,很和气的看着他。

见他醒了,青绯放下手中的书,低声问道,“好些了么?”

虽然是不认识的人,但是对方看起来很和气,兰素也没有特别的惊慌,他爬起来,有一点拘谨的看着青绯。

“这……这是哪儿……?”

“这是要去往杜阳。”青绯说,“你别怕,我让你见一个人。”

他说完,起身出去。

兰素听见他在马车外叫了声“赭川”,就有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来。

“兰素醒了?”

兰素一下子睁大双眼,是那个客人!

他刚刚睁开眼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那个客人让他在房间里等,现在在马车里,不管是被昙姨卖了还是送了人,都见不到那个客人了。心里都是满满的失望和害怕,现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好像一下子活了过来似的。

他急匆匆的想出去,却没料到正有人从马车外面进来,一下撞进那人怀里。

“怎么了?兰素。”那人扶住他,坐在马车里,把人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脸。

兰素涨红了一张小脸,“爷……我……我……”

赭川掐了掐他的脸颊,笑着问,“你什么?嗯?”

兰素更是窘迫。看着眼前的俊脸,不禁出神看呆了。

赭川看着那张小嘴粉粉嫩嫩的在自己嘴边,吐出的气息在脸畔,身子小小的缩在怀里,眼睛里满是痴迷的神色,就忍不住吻住了那张小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那淡淡颜色的唇瓣,还挑逗着那条丁香小舌。

兰素仰着头,一开始惊呆了,但立刻张开嘴任由赭川亲了个遍。

等兰素抓在着穿身上的手越收越紧的时候,赭川才在兰素窒息之前放开了他。

兰素努力地呼吸着空气,眼里都带着雾气。

等他缓过来,赭川就拿来桌上放着的糕点和香茶让他吃。

兰素从没吃饭过这么精致的东西,看着糕点上漂亮的花纹,捧在手里都不舍得下口。

一会儿欣赏够了,又想起赭川在一旁,脸又羞红了。偷偷的看他,却见赭川正光明正大的看着他微笑。

“吃点东西,你睡的时间长了,错过了饭点,晚上才休息。”

兰素就坐在赭川怀里,细嚼慢咽的吃了两块糕点,又吃了一点果子,喝了茶,觉得饱了。赭川却觉得兰素跟小猫似的,吃得太少,怪不得,长得这么小。

吃完东西,兰素想起现在的处境,扯着赭川的衣袖问,“爷,我,我是要跟你去做什么?”

他听那个和气的男人说是去杜阳,但是一点都不知道杜阳是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客人要带他去。

“我住在杜阳,自然要回杜阳去。”

“那……那我……”

“你被我赎出来了,现在归我了,得跟着我。”赭川笑着摸摸他的唇角,指尖沾到一点糕点的碎屑,被他含进嘴里,“嗯,真好吃。”

兰素顿时羞得无地自容,他是被人这么调笑过,“那我……我……我以后都跟着爷吗?”

赭川爽朗地笑着,“当然,你是我的人,当然要跟着我。”

兰素觉得就像是梦一样,身子不安的动了动,“爷……”

“别这么叫,这世上的爷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在叫谁。叫我的名字,我叫赭川。”赭川诱哄怀里的小东西,“叫着我听听。”

兰素张了张嘴,总觉得叫不出口。

但是还是努力着看着赭川,希望对方懂自己的情意。

赭川在他脸上重重的亲着,“快叫,叫名字。”

兰素缩成一团笑着,左躲右闪,嘴里求饶,“赭川,赭川,好痒,不要了,不要了。”

赭川皱起眉,唉声叹气的说,“你怎么能把我的名字和‘不要了’一起说。”

兰素笑眯了眼,“赭川。”

赭川低头亲亲他。

啊。赭川,这究竟,是不是一个梦呢?

9

杜阳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地方。

但是有和兰素来处完全不一样的民俗风情。

分明是只隔了几座山的地方。

赭川并不住在城里,而是住在城外树林的后面。

那里有一处大宅子。

看起来很有些年头,显得古朴巨大,又有些阴气森森。

兰素被赭川扶下车。

他们走了少半个月,为了照顾兰素身子弱,并没有快行,只是日出出发,日落就休息,有的时候在破庙里,有的时候就在野外。

马车只有一辆,同行的有那个叫做青绯的青年,时常在车里照顾他的身体,赭川进来陪他的时候,青绯就笑了笑出去骑马。

还有一个赶车的先生, 是雇来的.

兰素还和赭川骑了他的马, 那马又高又壮, 马鬃炸起来好像猛兽一样.

赭川抱着他, 兰素可以在天气好的时候一起坐在马上看日落, 或者在林间策马飞奔. 虽然这项活动对他来说实在是负荷太大了, 但是他还是很喜欢那种自由自在好想飞一样的感觉.

但是终于还是到了.

虽然看起来是很气派的宅子, 但是里面却是意料之外的冷清.

门外站着一个穿紫衣的小孩子, 看起来和兰素一般大小, 却长得粉粉嫩嫩, 像是天上的金童一样可爱.

他好奇的看着兰素, 站在一个穿白衣的三十多岁的大叔旁边.

那个大叔好像是青绯一样和气, 但是因为年纪的原因, 更显得稳重老成一些.

兰素不经想, 青绯十年以后,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这个穿白衣的叫白木, 这个穿紫衣的叫紫风.” 赭川介绍给兰素, 又拉着低着头的小人儿, “这是信里提到的兰素.”

兰素拘谨的想行礼, 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是知道礼数的, 但是自己出身贱藉, 即使被赎出来了, 还是主人的娈宠, 一样的没有地位.

他不愿在赭川的朋友面前丢人, 就越发显得窘迫不堪.

“兰素看起来好小啊. 赭川你是不是欺负他了.” 那个叫紫风的少年把兰素从赭川身边带过来.

赭川大笑, “这可是我的宝贝, 怎么会欺负他. 倒是你这个妖怪不要吓着他才好.”

兰素听着赭川的话, 心里暖暖的, 但不禁又有些悲哀生出来.

但愿你不要太早腻烦我才好.

宅子里的下人很少.

兰素跟着他们一路走进来, 只见着寥寥几人, 见到他们, 也只是站住身微微弯腰垂目或是笑着打招呼而已, 赭川也把兰素介绍给这里的其他人.

他说, “这是兰素少爷.”

兰素腼腆的笑着, 那些人也并不见怪, 眼里没有什么轻贱的神色.

让兰素略略放下心来.

他们走进正厅, 里面只有两个侍女, 还有一个人, 坐在桌子后, 在夏天里披着雪白的狐裘衣, 脸上不健康的惨白, 很消瘦, 但是长得极其冷艳美貌, 眼角微微上扬的时候, 还有些凌厉的样子.

“你怎么出来了? 身子好点了?” 青绯快两步走过去, 脸上带着不赞成的神色, 伸出手.

但是那个人只是抬眼看了看青绯, 青绯就讪讪的收回手, 站在那个人身后, 在不经意间叹了口气.

兰素看得出青绯看这个人的眼神很是多情的, 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拒绝他呢.

“这是东阳, 是青绯的…” 赭川介绍了一半, 发现话不好说, 他看见青绯对自己暗暗地摇了摇头, 就不再开口.

“是我的朋友, 身体不大好, 在这里修养.”

青绯接过话, 这件事自然不再提.

当天夜里有洗尘宴.

桌上就有白木, 紫风, 青绯, 赭川, 兰素五个人.

东阳身体不好, 在下午见过了兰素, 说了几句话之后再没有出来.

青绯坐了坐, 象征意义的喝了一杯酒, 也退了.

紫风只有十四五的样子, 喝酒却极其豪爽, 一开始和赭川, 白木一碗一碗的碰, 后来白木不喝了, 就和赭川一坛一坛的豪饮. 最后倒是赭川把紫风灌醉了.

兰素坐在一旁, 有心劝赭川少喝些, 但是又不想打扰他的好兴致.

却没想到赭川千杯不醉.

兰素夜里被安排在赭川的房间里.

武人的房间, 装饰自然不跟那些舞文弄墨的文人一样. 但是也极其宽敞大气, 看起来很舒适.

赭川喝了酒, 但是并不显得醉熏熏, 眼睛里还是清清亮亮的.

兰素给赭川更衣, 红着脸服侍赭川洗澡.

赭川也并没有接着这样的机会逗弄他.

只是裹着床被把兰素抱在怀里, 亲亲他的小脸.

“我就是住在这里的. 兰素, 你也要是住在这处的, 可有什么想添置的, 明日可以告诉我.”

兰素连连摇头, “我… 我不要什么… 都很好…”

赭川摸摸他的头, 笑着说, “等你有想要的时候再说.”

这一夜再无话, 但是兰素却睡得无比安稳.

10

兰素就这样在杜阳的宅子里住了下来.

下人们对他倒是及其和气的, 衣食住行没有怠慢. 赭川陪在他身旁, 时而在屋子里说话, 但跟多时间是在宅子里走动, 带他看不一样的景物.

紫风倒是来找他, 带一些新奇玩意儿.

或是东杨在身体好些的时候会差人叫他到自己住的地方, 教他习字, 或是替他诊脉, 调些膳食.

这样的生活是极好的, 有吃有穿, 更没有人凌辱他.

但是就是这样, 赭川却在没有碰过他.

即使两个人夜夜同床而眠, 赭川却在没有与他同房.

兰素并不想多想, 他知道自己贱薄, 不愿再涂惹笑柄, 但是明明有时赭川是有反应的, 但是却偏偏不碰他.

是不是他后悔了呢?

是不是他不愿要我了呢?

是不是他厌烦我了呢?

兰素看着每日送来的药膳, 突然觉得恶心起来, 脸色变得更不好. 一个月来养的有些丰腴的身子, 又渐渐的消瘦下去.

他也不再愿出门去, 甚至很少出门.

他在想, 是不是自己这些天太嚣张了, 哪里也去.

或许别人不说, 只是在买赭川的面子, 所以对他有礼, 实际上, 还是在暗地里讥讽他不懂礼数吧.

这样想着, 兰素只是苦苦地笑着.

怎么就会忘了自己的身份呢? 只不过是一个娈童而已.

赭川在的时候, 兰素也渐渐的不在显的那么精神.

赭川每晚抱着他, 反而觉得越发清瘦了.

去问东阳, 那个男人只是不冷不热的说, “你的玩具, 爱怎么弄是你的事, 我又管不着, 不信我, 去找别人.”

赭川空有气, 却无处发泄.

东阳好歹是江湖第一神医, 虽然和青绯不对盘, 但总不会害兰素.

去问兰素, 却总问不出什么, 逼得紧了, 小鹿一样的眼睛就睁得大大的, 里面显出惊慌和哀求来, 甚是惹人心疼, 也不再多问.

赭川抱着兰素在湖边看鱼, 看见兰素眼下的青色, 心疼得不得了. 想着东杨莫名的话出神.

兰素瞧瞧看了一眼赭川, 看见他又在出神, 眼神暗下来.

赭川在想什么呢?

是在想什么事, 还是在想什么人?

他想起赭川英武神骏的样貌. 那多吸引人啊.

自己照镜子的时候, 看见里面痨病鬼一样的脸色, 丑陋的疤痕, 瘦的剩一把骨头的身子.

哪里配得上赭川呢?

赭川, 你为什么皱眉, 你在想什么呢?

11

“你的玩具, 爱怎么弄是你的事.”

难道… 兰素心里还惦记着这事?

赭川想着, 不经又气又怜.

他一把抱紧了兰素, 低头问道, “素素, 你这两天在想什么?”

兰素的脸上现出慌张的神色, 他低着头, 嗫喏着, 说不出个什么.

“既然你不想说, 那我就带你到后秋苑里走走吧. 昨天白木种的凤兰铃开了, 我们一起去看看.”

说着, 赭川就抱着兰素站起身, 往小院外走.

兰素”呀” 的惊叫一声, “赭… 赭川… 我… 我不去了… 你放我下来… 放我下来…”

赭川一意要去, 就问, “为什么不去, 你不是喜欢那些花花草草的么?”

“反正… 就是不去…”

赭川顿了顿, “那你这是不想和我一起去? 不想和我一起?”

兰素涨红俏脸, “没! 没有… 我…”

赭川为了兰素一个多月禁了床事, 早有点忍耐不住, 这几天见兰素又消瘦下去, 原来的计划也打乱了. 但是现在看见那红彤彤的可人脸庞, 心里不禁痒痒的.

一低头就亲在那张小脸上.

兰素的脸更红了, 这可是在外面, 就拿小手推他.

但是这力道倒像是欲拒还迎, 惹得赭川更是心痒难耐. 干脆抱着兰素回了屋里.

兰素被赭川放在床上, 脸上颈上留下一个个滚烫的吻, 衣服被很快的剥下来, 露出白净柔软的身子.

兰素小猫似的, 睁着大大的眼睛, 细细的声音, 在赭川的身下婉转承欢.

赭川虽然着急, 但是该有的准备一样不少, 他不想兰素为此受苦. 房事是为了情爱, 如是一方不满意了, 那还不如去买醉. 省的伤人.

赭川抚弄着这个小人儿, 挑逗他, 亲吻他, 进入他, 占有他.

兰素攀着身上的人, 白白细细的双腿勾在赭川的腰上, 下身不由自主的摇摆着追寻快乐. 愉快的声音压制不住的从喉咙里飞出来, 漂亮的眼里渗出晶莹的泪珠, 滑下白玉般的脸庞.

赭川看着这样为自己绽放的兰素, 心里更加的愉悦畅快, 好像连接的地方更紧了一样. 他用力的顶进去, 抱着兰素细细瘦瘦的腰, 晃动他, 让他可以更加融入自己.

“啊… 啊… 赭川… 嗯啊… 慢… 慢… 慢点…”

听着这柔美的哭吟, 大概兰素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多么的撩人可爱, 惹得赭川怒吼一声, 压低腰, 更加深入的占有娇喘不止的小人儿.

颠鸳倒凤的一番激情过后, 赭川为两个人清理干净, 抱着面露疲惫的兰素躺在床上, 亲吻他红红的小脸.

兰素羞涩的偷看了赭川一眼, 埋头在男人怀里. 眼里却不知不觉的落下泪来.

赭川紧张的扶起他的脸, 轻柔的吻掉脸上的泪珠.

心疼的问, “怎么了? 我弄疼你了?”

兰素摇着头, 抱着赭川, 哽咽了一会儿, 说道, “若是你哪天不要我了, 我可怎么办…”

赭川一愣, 不禁勃然大怒, “谁在你耳边说什么了? ! 我怎么会不要你! 哪个在你眼前搬弄是非!”

兰素怔怔吓着了, 看着赭川的怒容, 讷讷的说, “你不会不要我吗?”

赭川抱着兰素, 一本正经的说, “你这两天就在担心这事? 所以饭也不好好吃, 觉也不好好睡? 还瘦了这么好些?”

兰素更加不知所措, 眼泪又吧嗒吧嗒的落下来, “我… 我… 不想惹你厌烦… 我又配不上你…”

赭川心疼的看着这张小脸, 整个小人儿所在自己怀里, 眼神怯怯的.

他叹了口气.

“自从你来, 我便一直让东阳调理你的身体, 想着赶在八月初五, 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所以才不和你行鱼水之事.”

兰素呆呆的看着赭川, “真的?”

赭川点点他的小鼻头, “不要乱想, 我不会不要你的.”

兰素的眼睛亮亮的, 看着赭川.

赭川情不自禁的吻了吻他的眼睛, “算了, 原本想到时再告诉你, 既然你现在想知道, 我就现在说吧.”

“等八月初五, 我们就成亲.”

12

“兰素公子? 兰素公子?”

门外的喜乐声隐隐约约的穿进房里来, 好像在做梦一样, 真的要和赭川成亲了吗?

自从那日知道八月初五就要和赭川成亲以来, 兰素都生活在一种很飘渺的状态中, 他完全想不到, 自己的身份, 居然可以和赭川成亲.

但是他的心里又是很喜悦的, 他希望可以和赭川在一起, 成亲, 多么美好呀.

这样, 赭川就不会不要他, 就会和他在一起了.

门外的女侍推门进来, 为他换上大红的喜服, 那颜色华贵明艳, 衬得兰素更加玲珑娇俏.

他走出这方小院, 在女侍的带领下, 穿过花园和走廊, 看着所处可见的红绸和红灯笼, 看见主屋门外两旁站立的众人.

白木先生, 青绯先生, 紫风, 甚至连东阳先生都在, 管家和家里的下人为他撒下芬芳的花瓣, 在这条铺满花瓣的路上, 兰素慢慢地走向等在前面的赭川.

那个高大威武, 有温柔体贴的男人.

今天就要和他成亲了.

“一拜亲友 ——”

“二拜高堂 ——”

“新人对拜 ——”

“兰素, 一生唯君尔, 白首不分离.”

“赭川…”

“进入洞房 ——”

窗外风景正好, 此时一笑嫣然.

—— 完结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