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yệt luyến – Ngân Dực

绝恋 by 银翼

(这本来是 ‘ 绝艳无语 ’ 的一个番外)

文案:

这是一个短篇, 一万个字吧, 很快完结. 这本来是 ‘ 绝艳无语 ’ 的一个番外, 不过我觉得可以独立成为一个故事. 大家有兴趣就看看吧.

搜索关键字: 主角: 易颜回, 绝艳 ┃ 配角: 风书翰 ┃ 其它:

01

这个少年是男的吗?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样耀眼?

一把剑横里刺过来我连忙躲开, 手臂还是被划开了一条血口, 好快的剑. 这个人是谁?

冷冷的眼光扫过来, 又一剑刺来. . .

一言不发两人狠狠地拼斗了数十招, 最后我略占先手赢了他, 我的剑指着他的时候, 他脸色白里透红冷冷淡淡, 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 剑斜斜的垂着, 左手臂上的伤口血泊泊的流, 虽然看上去有点惊心但伤口并不深.

我收回剑, 插入鞘, 我有些不明白得看着这个少年, 比我小 5, 6 年的样子大概 14, 15 岁的年纪, 无缘无故干嘛就和我动了手, 难道会是我的什么试练?

他看不去并不像蛮横无理的人呀? 还是我犯了他的什么忌? 不过这个少年 ── 真是美, 浑身说不出来的韵味. 我是个受够专门训练的人看着也目眩, 从小接受各种各样的训练, 都以优秀的成绩胜出, 其中也包括不受美色所惑, 强健意志. . .

昨天刚刚通过最后一项考核, 开始游历江湖, 以期过几年能接管鹰宫. 鹰宫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江湖组织, 它是朝廷的一只暗手, 负责一些刺手的事物. 同我一起出师的共有 5 位, 师傅给我们每人 3 年时间, 到时再决议, 到底由谁掌管.

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我定能拿到那个位子, 瞄了他一眼, 转身离去. 转身的刹那看到他突然绽开的笑容. . . 脚差点转了 180 度方向. . . 一个飞身惊影快速离去. 后来, 我知道这个少年是天下第一庄叶庄主的儿子, 江湖称绝艳.

在江湖逞凶斗狠, 整整三年步步维艰, 我努力将自己的名声和鹰宫的声势扩大, 同出一门的风书翰突然放弃与我争雄而与我结为一伙, 未出师门的时候我俩的关系一向不错, 这次助我登上宫主之位也不算突然之举, 其它三位则一一被我们除去. 坐上宫主之位之后, 上面发下来一本练功秘籍和一颗给贴身护卫服用的药丸. 这药据说是药圣前辈留下来的, 为了防止小翰背判我, 我把药给了他服用, 无药可解之死方休的药.

我心里其实有些明白小翰喜欢我, 不过我对他没什么感觉. 到是多年前的一个身影一直在我心底, 却也十分明白那个人是我不能沾染的.

叶浩生势越来越大, 据说都是绝艳帮他拉拢人才, 拉拢帮派教会. 这次他广发武林贴说要推举武林盟主, 以求武林和平安泰. 想来他已经有必胜的把握了. 我原本不想理会, 我们鹰宫一向低调, 无大恶无良名. 上面却吩咐我去探个究竟, 让一个人独自坐大并非好事, 还要我去探查叶浩生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拉拢的人, 连武当少林都不能出其外.

正想找个借口先去观察一番, 却在武林大会前夕另外受到了叶浩生前的请柬. 谈话的内容并不出乎我的意料, 无非要我推举他做盟主. 而他也许下许多华丽的承诺, 华丽而空乏. 我没有当面拒绝, 表现出不爽的样子说要考虑. 叶浩生笑着说, 好, 没问题, 反正离大会之日甚近, 要我在庄里住下. 我是客随主便. 我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夜凉如水的夜里, 有异声传来, 浅眠的我立刻醒来. 一个绝世俊容的人立于屋里, 看见他我就知道他是谁了 ── 叶浩生的儿子叶无语, 江湖称之为绝艳. 我不动声色的保持着和缓平静的呼吸装睡, 想看看他想干什么. 谁知他只是在屋里坐了一会就走了, 什么也没做, 无声无息的走了. . .

第二天, 叶浩生热情招待, 歌舞美女伺候, 我一点劲也提不提来, 眼前晃有着多年前见到的那张脸那双眼, 当年那脸还不能看出一点表情眼里还有光亮闪动, 昨夜却只感觉到夜凉如水. . .

夜幕降临, 放弃了叶浩生塞给我的美女, 独自一人回到客房, 临走的时候叶浩生显得有些古怪, 说是另外准备了厚礼, 希望我喜欢. 我笑着点点头, 心想他会拿出什么东西来取悦我呢? 这样东西应该就是众人向他靠拢的秘密了吧?

微酌了酒, 身体有些微微发热, 扯散了衣服躺在床上.

他进来的时候我真的惊了心, 失了魂, 迷了意. . .

披着一身轻纺的红纱衣, 清晰地看出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异样的风情, 异样的动人心弦, 该火热的地方立刻火热起来, 我立刻运起清新决, 又不着痕迹的吞下一颗定心的药. 平复身体的燥动, 我是有任务在身的, 我没有放纵的资格.

他突然就扯开嘴角, 无限风情抚媚, 从头发, 眉, 眼, 鼻, 口, 手, 身段, 肤色, 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邀请的意味. 他轻轻将他玉葱般的手指举到唇边, 伸出粉嫩的丁香舌围着那手指打转, 无尽的诱惑.

我僵着身体, 停了呼吸, 他缓缓地向我走来, 那容颜, 那姿态, 那动作绝对是千锤百炼的人也会发狂的. 我不是圣人, 全身血液沸腾的我全身都痛, 心跳早已到达极限. 好不容易盼到他走到床前, 我竟已经虚软无力. 他眯起眼又抛了媚笑给我, 我一鼓作气一把拉下他, 急切而又狂野的覆上他的唇, 一如想象中的甘润甜美, 灵巧的舌挑逗我嘴里所有敏感的地方, 让我恨不得一口把它咬断吞下, 我将手伸进红纱里抚摸他的微烫的身体, 感受他细致弹性的肌肤.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嗤笑, 他的手却也顺着有上往下游移. 当摸到我重要部位时, 他所有的表情一时呆愣, 我的神志有一丝清明, 立刻狠下心推开他. 我的身体难过之极, 浑身都叫啸着要把他嵌进我的身体, 要狠狠的揉纳他. 可是, 我不行, 刚刚吞下的药已经完全发挥了药力, 任凭我如何想要他, 我的宝贝小弟弟怎么也不肯竖起来.

他显然被我的情况弄懵了, 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靠了上来, 十分积极的揉捏我的身体, 唇舌在我身体吻舔. 我已经得到药力的助力, 降下全身的温度和敏感, 心志清醒过来, 再次推开了他,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不是叶庄主的儿子吗? 为什么会来做这件事, 难道这就是也庄主的秘密武器? 这与我记忆里的那个人是天差地别, 那个冷艳冰霜的人哪里去了?

叶无语突然站直了身体, 依旧轻扬着微笑.

看来易宫主是喜欢不一样的玩法, 随我来吧. 边说这边走向西边的墙, 手在墙里一阵摸索, ‘ 咔 ’ 得一声打开了一扇暗门, 我心里微微吃了惊. 看见他站在暗门边等着我,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随他进入密道, 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他露出隐忍的苦笑.

我被秘室里的对象吓了一跳. 这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刑具, 说刑具也不贴切, 应该说是调教性奴的器具. 小件的物品从普通的仿真阳具, 贞操带等, 到凌虐的皮带, 皮鞭大件的有大字形的架子, 悬空晃荡着的人形皮偶, 还有一匹前后摇晃的木马, 木马的背上长了一个凸起的对象. 还有很多零零散散不知名的对象. 我有些不懂得看向他, 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喜欢哪一个, 我可以玩给你看, 包你看了有兴趣.”

我皱起眉头, 多看了一眼那悬空的人形皮偶和那批摇晃的木马, 这些东西. . .

02

无语拉住我的手, 靠在我怀里, 轻抿着笑.”看来易宫主喜欢那两样. 不过其中一样需要易宫主做副手的哟. 来, 先喂我吃点东西吧, 然后我们慢慢玩.”

一边说这一边拉着我走到一旁的桌子旁边, 桌子倒是没什么出奇, 旁边一张躺椅有点怪, 原本应该成圆形凹进去的. 可这张却是反凸出来的, 看上去好象是反转了. 桌上放了几碟水果, 有珠圆玉润的葡萄, 鲜红欲滴的草莓, 拔壳去核的荔枝, 晶莹剔透, 还有一盘拨好的橘子, 各个都是鲜嫩无比引人食欲. 看着这些各个季节的水果放在这里心里想得却是, 这是给人吃的吗? 放在这里看着有一些怪. 旁边还放着几瓶东西, 颜色各异也是吃的吗?

只见无语很轻巧的拿起了其中一个瓶, 一瓶土黄色的膏状液体凑到我眼前, “这是蜂蜜很香甜的.”

我闻了一下一股甜腻的馨香钻入鼻间, 接着他又换了一瓶白色的液体.”这是牛奶, 颜色很诱人吧?” 说着喝了一口, 唇边染上一层乳白, 灵巧的舌伸出来绕着唇型转了一圈, 将乳色舔去, 配上他挑逗的眼神, 有些淫糜的诱惑.

最后凑过来的是那个瓶红红得发着辛辣的气味, 无语依旧笑着告诉我说这是一瓶辣椒水.

“易宫主, 你看你喜欢哪一样, 或者几样同时来也可以.”

我皱起眉头, 不太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这几年我一直专心江湖事务, 注重扩张极尽辅助主上, 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让我遗漏了吗? 随手拿了那瓶辣椒水.

无语笑容僵了僵, 面色有些惨白, 极轻柔的离开了我的胸膛, 一袭轻罗红纱飘荡在地上, 曼妙诱人的裸体白皙粉嫩. 嫣然一笑, 极自然的伏在那张奇怪的躺椅上, 整个人贴紧椅子, 身体成凸出的圆形. 无语转过头笑了笑, 惨白中露出艳丽, 坚实圆润的屁股翘在那里, 双腿微微分开露出诱人窥探的密穴. 药力似乎有些退去, 我感到下体一抽一抽的颤动, 只是胸口却被什么压的剧痛.

“来吧, 喂进来吧. . . 真没想到易宫主喜欢食辣.”

我怔怔的望着他, 胸口难受得要死, 为什么他的动作这么熟练? 他经常这样吗?

“易宫主, 不会是不好意思吧? 来, 我帮你吧.”

我的手被他握住, 伸向桌子落在水果盘上, 茫然的随手抓起一个, 往回缩放进辣椒水里面. . . 然后手被放开, “沾了浆料, 很好吃的, 来吧.” 声音不复之前的轻快, 有些紧绷. 我的手一抖刚拈在手上的葡萄破了, 水流了一手, 火辣辣的刺痛. . .

将那瓶辣椒水往外一摔, 仍了破碎的葡萄. 一把把无语拉了起来, 火热而又急切地吻上他. 心痛的感觉溢满胸口, 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 我宁愿你拿着剑指着我, 也不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我宁愿你冰冷淡漠得看着我, 也不要你笑着, 媚丽的眼中没有神采没有人影.

“怎么不喜欢这样? 你说吧, 想怎么玩? 是要直接玩骑马呢? 还是人偶?” 手伸进我的内裤, 摸上我微微挺立的分身.

我奋力推开他, 扶着桌沿喘息. 看见了他吃惊的表情慢慢转为苍白, 我站直了身体没有再去看他, 向着来路退了回去.

急不可耐的求见庄主.

当我站在叶浩生的面前时, 情绪已经稳定了, 慢条斯理的答应了他提出的所有的要求. 心里想得不是我将向宫里怎么交待, 而是无语应该可以交待了吧.

看着叶浩生满意地微笑, 我也陪着笑, 心里却冰冷的厉害. 后天就是武林大会, 还有一天一夜, 他还会不会让无语去陪别人? 心念转过, 浑身发凉.

“叶庄主, 你这里人杰地灵, 庄内奇花异草繁多, 风景秀丽, 易某想找个人陪着游游园, 不知行不行?”

“我们刚刚结盟, 都是自己人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知易宫主项让谁陪.”

“我与叶庄主之公子一见如故, 希望这几天在贵庄能得他作陪.” 望着他, 看见他神色如常, 本来这一切就是他安排好的吧?

“没问题, 应该的. 犬儿能得易宫主赏识是犬儿的荣幸. 来人 ──”

“庄主.”

“告诉公子让他有空陪陪易宫主.”

“是, 庄主.” 来人很快又下去了.

“谢谢庄主盛情, 不打扰庄主休息, 在下告退了.

“好, 走好. 常平替我送送易宫主.”

彼此又寒暄了几句, 离开了叶浩生, 回到了自己房间. 无语已经在屋里了换了一件衣服, 一席黑衣, 浑身上下紧紧裹着. 只有露出来的手和脸散发着惨白, 神色冰冷, 这样的他反而让我觉得亲切.

看见我进来了, 微抬了抬眼, 坐到床沿脱去鞋袜, 躺到了床上, 盖着被子侧躺占了半张床.

我盯着他半响没有动,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好半天, 床上的人已经发出微微的鼾声, 放轻脚步坐到床沿, 痴痴迷迷的望着他. . . 梦中的他都紧紧皱着眉头. . .

无语 ~~ 无语 ~~ 语儿. . .

突然毫无预警得睁开了眼, 一掌将我打飞, 毫无准备的受了这一掌, 气血翻腾. . .

睁着迷茫的眼, 神志好象没有清醒过来, 看着我没有什么情绪. . . 我弹弹身上的尘土, 爬起来坐到桌子旁边. . .

一夜无语, 清晨阳光穿过层层云雾射进屋里.

我眨着酸痛的眼, 我竟然争着眼看了他一夜, 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 无语, 语儿, 你应该只有十七, 八岁吧? 叶浩生这十七, 八年是怎么对待你的? 我能将你救出来吗?

当那双闭着的眼睛睁开的瞬间, 我看见了痛苦与迷惘. 然后他也看见了我 ── 精光闪了一闪. 一丝我不明白的情绪闪烁而过. 看着他极优雅的起床, 整了整睡皱的衣裤. 走到桌边, 也坐了下来, 用复杂难懂的眼看着我.

“我可以叫你语儿吗?” 有些暗哑的声音从我的侯间发出.

沉默了一会, 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听到他不是回答的回答.

“人家要么叫我绝艳, 要么就是宝贝, 没有人这么叫. . . 我不够魅力吗? 不能令你动情吗? 为什么不抱我?” 语声迷茫.

停顿良久, 语气转为狠历与哀决.”为什么答应了叶浩生的要求?”

“我 ── 我不想你为难, 不想看见你委屈. . .”

“委屈. . . 什么是委屈. . . 我不懂什么是委屈. . . 我有资格委屈吗? . . .” 他的笑哀伤凄决. . .

03

武林大会, 公选盟主. 这件事在我看来是个笑话, 愿以为少林, 武当这些百年大派会立场坚定. 谁知那两个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 两只眼睛只会绕着, 盯着站在叶浩生旁边的叶无语. 那眼里透出的欲望怕是早已将语儿剥得赤裸裸, 在脑中将他上下翻腾了无数遍.

转眼巡视, 有这样眼神的门主, 教主, 帮主比比皆是, 越有名望的越露骨.

语儿面色清冷, 眼神悠远. 看不出什么情绪, 身上白衣随风飘扬, 蓉颜绝丽,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 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窄肩细腰, 延颈秀项, 丹唇外朗, 皓齿内鲜, 明眸善睐, 靥辅承权. 瑰姿艳逸, 仪静体闲. 柔情绰态, 媚于语言. 好似那天上滴仙误坠红尘, 冷看尘欲丑恶百态, 毅然挺立不为所动.

看着, 看着, 我也有些痴了. 急忙收敛心神, 这次怅然答应支持叶浩生, 原本担心回宫后主上知晓后定然责罚, 谁知昨夜收到密报, 主上查出叶浩生依然是五皇子羽下, 要我这次附合, 不得打草惊蛇, 当今皇上年岁已高, 我鹰宫主上已从皇上手上转为太子, 如令鹰宫效忠的是三皇子也既太子殿下. 收到这样的信息担心责罚的事倒是免了, 可看到如今这个画面, 心却翻腾凶涌地厉害.

武林大会结果毫不出人意料, 虽然有些小门小派反对, 却是螳臂挡手, 不足为惧. 事后, 我匆匆回宫, 没有见到语儿, 请辞地时候叶浩生笑告诉我, 无语去招待武当掌门了, 我依旧笑着与他寒暄, 然后拜别, 心却生生被划了一刀, 痛澈骨髓.

回宫将心事收于心底, 江湖上那个名气越来越响亮得绝艳, 已经成一个成为不可碰触地茧.

然后先帝驾崩, 太子即位. 五皇子谋逆夺位失败, 叛逃出宫. 我奉命追杀, 数月之后才查道他暗中布置下的华宅. 我潜了进去, 长剑划向正在床上奋力挺进的人的脖子, 血流满一床, 一地. 再一剑刺向他身下的人. . . 剑坠于地. . . 一时的震惊故然是失败的原因, 但他灵巧的手敲上我的手仍是不得不赞同他的武艺.

“语儿, ” 我这样叫他. 这两个字我似乎叫了千百万遍, 而不是分隔几年之后的第一次呼唤.

语儿慢条丝理的推开断气的五皇子, 月光下身体白哲的耀眼, 情事中粗鲁留下的淤痕青肿, 以及密穴中缓缓流下的白浊刺得我眼睛发痛, 浑身颤栗身体不由得自由发热, 发胀.

只见他毫不在乎的扯过一片干净的床单, 将留下的白浊擦去, 然后神情自若的穿上一袭黑色劲装. 这过程决不优雅甚至粗俗, 却说不出来的诱人. 在他跃出窗口之后我才收回视线, 一并收起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 利落得割下五皇子的首级, 接着也离去.

紧跟着他的身影惊见他突然倒地, 走近, 抱起. . . 他竟然昏迷了, 怎么回事? 抱着他进了我鹰宫的分部. 大夫们查不出什么原因, 可是昏迷中他依旧皱紧了眉头, 分明很痛苦的样子. 等他醒来, 问他原因却只得到淡淡的微笑.

就这样照顾了他三天, 然后他就走了, 在走之前我拦住了他, 压抑许久的情感制不住倾吐. 没想到他一改平日里的从容冷淡不过也没有露出他一贯的惑人姿态, 难得的用一种凝重的脸色拒绝了我, 头也不回的飞纵而去, 空气里只留下他淡淡的醉人的叹息.

天下第一庄名声依旧响亮, 如日中天一点也没有受到五皇子倒台的影响. 也许本来就不是叶浩生靠着五皇子, 也许是五皇子缠着叶浩生吧, 不, 是缠着叶无语, 不然我杀五皇子的时候, 语儿不会袖手旁观那天如果他插手, 我最多伤了他不可能杀了他, 惊动了侍卫我逃脱都会有点困难. 语儿的剑法武功江湖上还是挺有名气的, 决不只是一个美丽的花瓶.

不知怎么的突然间风起云涌, 叶浩生广发人手追杀语儿, 甚至下了格杀令, 重金悬赏. 没几日不知怎么搞得天下第一庄引起公愤, 各大门派齐齐围攻, 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叶浩生也死于此战了.

我兴奋了, 语儿自由了吧? 我急急带了人马也去传说中看见语儿出没的地方寻找.

可是我因为一些莫名的事情耽误了时间, 等我赶到那座山时, 只见武当, 洪兴教, 铁掌门等等大派掌门倒在地上身边都围着一群弟人在那里悲泣, 这些人竟然都死了. 人群中有一人突然说到 ‘ 绝艳应该死了 ’. 声音不大, 听见的人应该也就他身旁几人, 可我也听见了, 绝艳. . . 不会的. . . 但是说话的那个人正是医王, 他说这些人死了就是说明绝艳死了.

那种毒或着称为蛊, 名叫比翼双死, 只有身含母蛊的人死了, 中了子蛊的人会跟着一起死.

我不信, 真的. 可我也下了山回了宫, 没有在江湖上逗留, 只让手下人在附近找. 然后我知道书翰作了手脚, 耽误了我的时间气急了打了他一巴掌并逐出鹰宫. 书翰寒着脸真地离开了, 我有一点后悔, 这些年他对我很忠心, 可以说是全心全意为我做事. 如果我没有会错意他对我又不一样的感情, 一如我对语儿.

一个低位的手下传来消息, 我兴奋得几天没有睡着. 真想自己过去接, 可是不行我去的话必然会引起别人的瞩目, 现在满江湖的人都以为语儿已经死了, 不过总有不死心的人在寻找, 比如我. . .

将语儿从马车内抱出来, 感觉到他轻盈的可怕. 这几年间他似乎一点都没有长高, 一如我第一次抱着他的高度. 只是那时的他眼神魅惑而讥诮, 现在只有陌生的淡漠和迷茫. 我的语儿竟然失忆了?

原以为语儿终于属于我了, 我抱着他, 他怯怯的看着我手抓着薄薄的外衫, 满面红晕分外的诱人. 我激动地想将他揉进我的身体, 那个压抑了许久的地方胀得发疼, 可恶的是书翰时刻提醒我绝艳有毒, 是呀 ── 绝艳有毒或者称之为蛊. 抱着, 看着日日煎熬, 我有时甚至想 ‘ 比翼双飞 ’ 也不错. 书翰说他师傅可能有办法解毒, 并说已经发了信息出去了.

还没有等到解毒的人语儿就被劫了, 在我戒备森严的宫内将人无声无息的劫走了. 然后流言四起, 语儿画的那幅 ‘ 牡丹并蒂图 ’ 被传为藏宝图. 我得到这幅图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 看来是有内奸. 这幅画很美如同语儿的人一般, 我轻轻抚摸, 如同抚摸我珍爱的语儿. 语儿我很快就来救你等我. . .

04

可是. . .

我怎么也想不到短短几天就收到了语儿的死讯. 怎么可能呢? 谁会那么狠心? . . . 是谁?

语儿, 我对不起你.

望着那具尸体, 依然不敢相信, 几天前还偎在我怀里的人已经变成一具尸体, 硬硬的, 冷冰冰的, 毫无生气, 而他身上的痕迹更让我痛彻心扉. 发了狂般捶打另一具尸体, 那个极端丑陋, 恶心的万千仞, 我将他碎尸万段然后喂狗. 心里火灼油煎般疼, 看着迈着轻松的步伐的书翰我告诉自己我要报复, 我要让他也尝尝语儿所受得苦.

我忍耐, 再忍耐, 书翰的师傅是沐稀. 那个轻灵活泼又忧郁沉稳的综合体, 他是主上的人, 我要让书翰心甘情愿让我折磨.

我觉得我快疯了, 我压抑不住对语儿的思念, 纵然我每天都在书翰身上粗暴的驰骋, 我不快乐, 我依然很痛苦. . . 心一天天的萎缩. . .

又快是语儿的忌日, 我每日都缩在新雨阁里喝酒, 我想语儿, 好想. . .

这一天我下山了一次带回来两个人, 我知道这样也许会毁了书翰, 我就是要毁了他, 因为我已经疯了. 我也试图报复凌青, 他也是祸首之一, 是他从我这里劫走了语儿. 可是我查来查去得到的消息是: 他失踪了. 应该是无风做的手脚, 无风既然恢复了记忆怎么可能会放过害了他哥哥的人? 还有那个医王也死了, 也是无风动的手, 对呀? 怎么可以放过他, 他和万千仞是一窝的, 更何况他还对无风和语儿下了毒. 就为了当年他的儿子迷恋语儿后来遭到拒绝自杀了吗, 这和语儿有什么关系, 那是他自己想不开罢了. 就和我想不开是一样地, 不过这怎么能怪别人呢?

明天就是语儿的忌日, 我又喝多了, 书翰今天会回宫吧? 我可是替他备下了礼物.

书翰回来了. . . 我看着他痛苦的挣扎, 哀绝的喊叫. . . 我心里想的是语儿, 语儿曾经也是这般痛苦吧? . . .

什么人闯了进来? 我看也没看一张就将来人打飞出去, 这里是禁地, 没有我的同意入则死. 我喝着酒. . . 看着. . .

又有人来了, 竟然能将我打伤? 我倒在地上, 沮丧的趴着. 一个极轻盈的脚步声传来, 我抬头. . .

我想我不是醉得太厉害就是在做梦, 怎么可能? 我看见的是语儿吗? 我盼了千百次想在梦里见到的人? 我紧紧抱住, 在他耳边说着思念与爱恋.

这两年来的第一次入梦, 我要把我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将我的唇印上他的, 如同久远的记忆里的味道, 香柔清润. . .

可是谁又在我怀里将他夺走了? 还是我的梦醒了? 我依旧躺在潮湿的地面, 没想到泪就这样滑落. . .

然后被主上召见, 才知道那天被我一掌打飞的竟然是沐稀. 待在天牢里想的竟然是那个梦里的语儿, 想到这微笑就扩散在脸上.

书翰站在牢外看着我, 用残忍的同情语气告诉我. 那天夜里我抱着的吻着的是语儿不是我做梦, 也不是幻觉, 是真的, 语儿没有死, 我抱住的是真实的. 幸福的微笑还没有涌上嘴角就被下一句话打入地狱.

我暴跳起来, 隔着栏栅将拳头挥向书翰. 你怎么可以. . . 怎么可以. . . 连他的尸体也不给我看一眼? 用熊熊的火将他化为灰烬. . .

内息在体内乱穿, 不规则的四处撞击. 血丝沿着我的嘴角滑下. . . 也好, 我很快就能看到语儿了吧? . . .

“把这东西吃了吧, 你很快就会见到你想见的人.” 书翰扔近来一颗乌黑发亮的药丸.

我接过, 张口一吞, 管它是什么, 我只要能解脱. . . 只要能见到我的爱. . .

几日后, 鹰宫举办了宫主易颜回和护法风书翰的葬礼, 皇上处死了易颜回流言说风书翰是殉情, 也有的说是两人喜欢同一个人互斗而死, 更有的是说皇上现在迷恋的那个人喜欢这两个人, 两人都是被皇上处死的. 真相往往不是很重要的事, 事实上就是两个人都死了.

这算是结尾了, 当然不满意这个结尾的请等晚上我发第二个结尾. 满意的就不要来看了. 就这样了, 至于主角的故事请看下一部吧.

05

最后的结尾

我挥着锄头, 翻着前几天翻过的地, 苏苏让我今天再翻一次, 说这样土地会变得肥沃, 洒下的种子会很快发芽长大.

我微笑着劳作, 等中午回去的时候会有暖暖的饭菜等着我. 当我有记忆的时候, 我就和苏苏 ── 他告诉我他叫苏语, 我叫易尘. 不过我喜欢叫他苏苏莫名地不喜欢那个语字, 每次舌尖冒出这个字心里就会酸酸的, 好象失落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那个字会让我心乱, 我讨厌那个感觉, 喜欢现在平静的生活.

望望日头, 已经垂直了, 可以回家了, 想着苏苏温柔的笑, 不由加快了脚步.

夜里, 轻吻着苏苏甜美的唇, 心血来潮, 在苏苏耳边轻轻说. . . 苏苏的眼睛亮得如星辰, 极为大力的将我压在他身下, 有些激烈地亲吻我.

苏苏花了很久的时间做足前戏, 后穴软软地为他张开, 分身在他极力的挑逗下射了出来. 苏苏终于将他绪势待发已久的分身埋了进来, 痛但更多的是幸福.

这样的日子真好.

睡梦里, 我伤心欲绝地呼唤语儿, 那个时候我把苏苏叫语儿的吗? 那个时候苏苏离开我了吗? 算了, 反正是做梦或者是过去的事, 只要现在是幸福的就好.

嚼着淡淡的笑, 十分的满足平静. . .

END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