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úc mã điều hí vật ngữ – Canh Văn Bất La Sách

竹马调戏物语 by 更文不罗嗦

(种田文)

文案

元宝宝被昔日竹马慢慢扳完吃掉的温馨小短篇, 一万多字, 博君一笑 ••••••

HE 哦,

欢迎点戳! ! !

搜索关键字: 主角: 沈玉, 元宝宝 ┃ 配角: A,B,C 等等 ┃ 其它:

☆, 调戏

第一章调戏

元宝宝今年刚从美院毕业, 就找到了一个室内设计工作室当助理的工作, 这个工作室在室内设计领域还颇为有名. 在大学课堂上就曾听见专业老师提过, 所以元宝宝对自己这份工作相当的满意.

今天是元宝宝上班第一天上班, 经过老妈等七大姑八大姨的问候之后, 终于一路风风火火的到了公司楼下.

元宝宝呼了一口气, 平定了一下心跳, 跑到咨询台处向着坐在在柜台前的 A 小姐甜甜的一笑道: “美女你好, 请问一下 XXX 工作室怎么走?”

A 小姐见问路的对方是个长相斯文清秀的小帅哥全身顿时散发出爱的荷尔蒙, 笑眯眯的道: “请问一下有预约吗?”

“我叫元宝宝, 是来应聘设计师助理的.”

“哦, 原来元宝宝先生就是你啊, XXX 工作室的沈总裁让您你到了, 就直接去 XXX 工作室二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去找他, 右边那部电梯是贵宾专用.”

“奇怪, 不是都应该到人事部报道么?”

“呃 •••••• 也许您有什么特殊才能?” 柜台小姐试探性的问道.

“••••••” 有个鬼才怪, 光不说这大学四年是如何的如何的自在逍遥的度过, 专业荒废,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光是他写的那份类似于小学生流水账日记的简历, 能应聘上这个设计师助理就已经够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更何况说还有什么特殊才能了.

当初他接到 XXX 工作室来上班的电话后, 不敢相信的他,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每天都要打几个电话来确认究竟是不是他, 当接线员每次将他的基本信息精确到身份证的尾数上时, 他

才会放心的挂下电话, 相信天上是真的掉馅饼了.

元宝宝进入了电梯, A 小姐兴奋的对着她旁边的一直在浏览某论坛的 B 小姐道: “你看见没! 看见没! 终于来了个帅哥! 我感觉春天快来了.”

B 小姐抬眼看了 A 小姐一眼, 心中冷哼一声道: 愚蠢的人类! 难道你没发现, 眼前这个人就是 XXX 工作室沈总裁上次掉在柜台钱包夹里那张照片上的男孩! 人家都有主啦!

“咚咚咚 ••••••”

“请进.”

办公室很大, 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 诺大的红木的办工作后面是整片透明的落地窗, 元宝宝知道现在是二十八楼, 如果站在那边上有种如临深渊的可怕感觉, 他是极其惧高的, 站在稍高一点他就心跳加快, 手心冒汗, 记忆里他记得有那么一个人跟他一样惧高只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 他竟想不起来那人叫什么名字.

他的眼神从落地窗上收回来, 落在正在打量他的英俊男人身上. 那男人坐在办公桌前, 神态慵懒, 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 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 衬衣扣子上面三颗都没扣, 出结实的胸膛. 他的脸型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样俊美的不可思议, 轮廓就像造型课上用的大卫雕像一样分明, 俊挺的鼻梁上驾着一副眼镜增添了一副西方绅士的感觉, 桌子上竖着沈玉这两个字的名牌.

可是被这样一个英俊的男人盯着如果他是个女人这, 肯定会非常的高兴, 但是关键是他不是个女人, 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所以即使明知道对方是自己未来生活的饭碗能否有保障的关键因素, 明知道这样可能真的有点不礼貌, 有点不妥, 元宝包还是很礼貌的打断了: “这个 •••••• 沈总请问一下 •••••• 我什么时候能去人事部报道? 或者我的工作是什么?” 不过这一句话因为太过紧张说的有点大舌头.

男人闻言嘴角明显的一弯.

“你的工作就在这里.” 说完男人站起身来, 向元宝宝走过来, 冰冷的镜片下有了一点笑意.

男人站起来很高, 目测了一下足足比自己高一个头, 掩下心里的羡慕嫉妒恨, 他道: “这里工作, 不是应聘的设计师助理吗? 又不是总裁助 •••••• 唔 •••••• 唔 •••••• 啊 •••••• 你 •••••• 干嘛 ••••••”

元宝宝的话还没说完, 就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双大手握住, 嘴上一片温暖, 一个温暖湿滑的东西在自己口腔攻城略地!

等看清眼前这张俊脸时,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哇靠! 上班第一天就被顶头上司调戏了!

作者有话要说:  甜甜甜 ••••••••••••••••••

☆, 谣言

元宝宝来这个公司已经一个多月了, 对同事和工作报酬工作环境都挺满意的, 要是没有那个总是在他身边转悠, 一开始来就强吻自己, 美曰其名是法国人见面礼的色狼老总就更好了!

说起那个男人, 元宝宝就是气, 你说你是海龟, 第一次见面你发这个见人就啃的毛病, 我原谅你并且同情你从小就被污染的心灵和身体, 但是每天见面都要把他召唤到办公室打个这个招呼, 他就不明白了.

还有, 干嘛把柜台小姐送我的礼物给扔了? 干嘛吧工作室的单身派对给推掉了? 干嘛周末还要陪你这个大变态溜大街干嘛老是拿我当你那些烂桃花的借口?

元宝宝觉得此生最幸运和最倒霉的事情都体现在了进来了这个工作室之后, 最幸运是设计师助理的工作没有想象中的幸苦和工资低, 最倒霉的就是遇见了一个神经和行为都很有问题的老总! 还是一个只对他一个人神经和变态的老板!

不过幸好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老总这种变态行径, 不然他就找不到老婆了, 虽说不反感某变态老总时不时的亲亲摸摸, 但是被未来老婆知道了总是不好的嘛 •••••• 被吧唧吧唧 •••••• 这个破老总带的这个元嘉家的点心果然是最好吃的 •••••• 吧唧吧唧 •••••• 看在点心的份上就让他多亲一会了 ••••••

元宝宝以为人家亲了就亲了, 只要别人不知道就行了, 可是工作室里的谣言和八卦之火已经在各处燃的正是猛烈呢!

比如说某一天午休的茶水室

“听说, 新来的那个勾搭上了沈总裁了?” 职员 A 道

“是不是那个小莉?” 职员 B.

职员 A 一脸鄙视的道: “你 out 了吧, 谁说了就得是那些小狐狸精?”

职员 C: “难道真是那个元宝宝?”

职员 B:”35C, 还是 36E”

职员 A, C: “你脑子里还有其他的么!”

职员 B 委屈的一边画圈圈, 难道他差的太小了?

职员 A: “就是那个元宝宝, 新来的设计师助理, 我看见沈总跟他一起出公司的, 沈总从来独来独往, 这里边绝对有 JQ.”

“就是就是, 上次加班, 刚好还撞见沈总给他送晚餐呢!” 职员 C

“我还看见过沈总亲自送他回家.” 某人 XX

“说到这, 我也想起来, 昨天我回工作室拿东西正好看见沈总偷亲他呢! JQ 果然是满满的啊!”

“我就说, 上次沈总明明没感冒, 干嘛让我去买感冒药, 现在回想起来, 那几天元宝宝好像请假了 ••••••”

“那么沈总让家住三环的我带回他根本就不喜欢吃的元嘉糕点, 也有可能是给元宝宝买的?”

“绝对是! 肯定是!”

“我就说, 怎么每次跟元宝宝说话被背脊就一阵阵的发亮, 原来是沈总家的醋缸子大翻了!”

“不过, 怎么看, 都是总裁单恋着人家啊”

“就是, 总裁平时一副冷冰冰的, 没想到这么痴情!”

“痴心忠犬攻什么的字欢心了!”

“去, 姐姐钟爱冰山攻! 你别侮辱了咱总裁的属性!”

“总裁就是忠犬攻!”

“冰山攻!”

“那元宝宝也太不识相了了, 总裁又帅又多金又痴情, 是我的话早就从了 ••••••”

“呸! 就你 •••••• 呕!” 集体攻击此人.

“其实在那啥来第一天, 我就看见他们两在办公室接吻来着 ••••••” 看着被狂 K 的某人, 职员 B 吞吞唾沫 ••••••

“我靠! 你不早说!” 某 B 成为第二个因此而重伤的人.

不过, 这些吃的一脸惬意和满足的元宝宝可是丝毫没有一点感觉的, 他吃的正欢, 清秀的眉眼弯弯的, 白皙的笑脸上带着餍足的笑意, 嘴角上沾了一些蛋糕屑, 他伸出红红尖尖的舌头在嘴角一舔, 而这一幕正好被起身去好百叶窗转身的沈玉看见眼底.

“你吃饱了?” 沈玉走过去, 将人拦在自己的怀里固定好.

“嗯, 饱了 •••••• 嗝 ••••••” 某人十分应景的打了个嗝. 说着, 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沈玉藏在无边框眼镜下的眼眸不禁一深, 拍了拍元宝宝的屁股道: “别乱动, 你吃饱了, 该我吃了吧 ••••••” 说着, 扳过元宝宝的身子, 倾身覆上了那两片水 □ 人的唇.

••••••

一个深吻过后, 两人都有点气息不稳, 空气里似乎蔓延着某些气体摩擦的热烈气氛, 看着接吻过后元宝宝明显红了的双颊和双唇, 沈玉觉得自己的下身又开始了不安分的躁动.

不过, 这果实还没结好, 过早的采摘绝对是苦果! 十几年的相思和思念都忍过来了何必又急在这一会儿. 想着, 他将元宝宝轻轻地放在沙发上, 自己默默的跑到饮水机边接了一边冰水喝下.

冷静不少的他看着还在模模糊糊中的某人道: “这周末陪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吧!”

“啊? 好 •••••• 什么 •••••• 婚礼? !”

作者有话要说:

☆, 误会

婚礼排场很豪华, 数万多香槟玫瑰布置的婚礼现场, 会场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香槟塔, 空气四处弥漫着玫瑰和香槟混合饿的气味, 以及随处可见的幸福的泡泡.

接近十米长的自助餐台上摆满了水果, 点心和各色各样的干果.

新郎和新娘很登对, 郎才女貌, 男的英俊潇洒, 女的优雅迷人.

婚礼观礼现场的入口, 沈玉送上红包, 难得的带上笑脸和新人客套两句.

元宝宝跟在沈玉身后不安分的四处张望着, 虽然极其不愿意跟沈玉来, 但是最终还是为了最终沈玉的星级厨师特意设计的婚礼定制点心而来.

“兄弟, 看当年咱们学校那么难追的校花都被我给娶回来了! 你与你那个暗恋多年的那个心上人多半是没缘分, 我看你就赶紧找一个, 别再等啦!” 新郎嘻的拍拍沈玉的肩膀.

“你这是在暗示我抢婚吗?”沈玉笑笑, 对于好友的调侃无动于衷. 新浪是沈玉高中时的学长, 两人关系很好, 沈玉出国后两人也有关系, 而且这位学长也是工作室的名誉董事, 在沈玉刚回国创业时出了不少力, 所以这也是沈玉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高中毕业沈玉出国的送别会上, 沈玉被灌了不少酒, 酒后真言, 沈玉就被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套出了学校风云人物一直洁身自好的原因

“你尽管来抢, 我可不怕你, 我对我老婆有信心, 哈哈哈 ••••••” 新郎呵呵一笑, 转头含情脉脉地看新娘.

新娘被看的羞红了脸, 不好意思道: “说这话你也不害臊 ••••••”

“你是我老婆嘛, 就算你当初追过沈玉这小子, 不也还是被我娶到了么? 哈哈哈, 说说不行啊 ••••••”

元宝宝嗅出八卦的意味, 竖起了耳朵. 难道今天沈玉带他来是让他当下手抢亲的?

二男一女的你追我赶延续到这婚礼上来, 不管怎么看都是绝对足足的料啊! 别说他傻啊, 谁让他喜欢看电视. 电视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艺术不是来源于生活的么?

而沈玉则是转头的看向元宝宝, 新郎新娘之间的甜蜜和默契让他由衷的羡慕, 只是眼前这个人, 什么时候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 唉 ••••••

“这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 也是我们工作室新聘请的首席设计师, 元宝宝.”

“咦 •••••• 长的好眼熟啊, 名字也挺可爱, 你好, 我是沈玉的好友沉珂. 难得工作狂还能在工作间隙之外找到朋友啊, 相当的不容易啊 ••••••” 新郎伸出手笑着道.

“•••••• 呃 •••••• 你好 •••••• 我是元宝宝 •••••• 很高兴认识你 ••••••” 元宝宝有点疑惑, 他什么时候跟这个无耻冰山男成了朋友了? 还有又是在什么时候他从跑腿的小助理变成了首席设计师啊? 不过心里虽悱恻, 但是还是伸出了手, 准备回握沉珂的手, 并对新郎新娘和沈玉之间的 JQ 非常之感兴趣, 望着新郎的两只眼睛闪着莫名的光彩, 笑脸也因为兴奋而变得红扑扑的.

而这样精神而充满生气的元宝宝是沈玉从来没有见过的, 莫名的沈玉觉得心中有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蔓延, 而这种情绪在看到元宝宝伸出手打算与新郎握手时大道理顶峰.

于是, 一双修长有力的手, 截住了元宝宝的手, 脸色突然就拉下来了, 拉着他向像新郎道: “我先带他进去了, 以后有机会再聊, 今天客人挺多, 你忙吧 ••••••”

“你 •••••• 你干嘛啊 ••••••” 元宝宝转头向新郎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新郎笑着点点头, 显然是明白沈玉的这副脾气.

“你怎么了? 怎么突然生气了?”

“••••••” 沈玉没有说话, 一张脸冻的跟冰似的, 捏着元宝宝的手不断的握紧.

元宝宝忍着手腕上的疼痛, 默默的跟在沈玉的身后, 虽然不明白沈玉为什么突然生气, 但是, 直觉告诉他, 现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说话就好.

两人走到婚礼的准备的室内贵宾休息区, 观礼现场的音乐和欢笑声都渐渐暗的远离耳边.

将元宝宝按在椅上, 脸色缓了很多的沈玉道: “早饭是不是没吃?”

“嗯.” 元宝宝怯怯的点点头, 偷偷摸摸自己被捏的通红的手腕, 虽他的动作很小, 但还是被沈玉眼尖的发现了, 将他的手握在手里揉揉皱眉道: “疼怎么不说?”

“你生气了嘛 ••••••” 依旧小小声.

“你怕我生气?”

“嗯, 你生气好可怕 •••••• 而且我不想你生气 ••••••”

沈玉噗呲一笑, 觉得刚刚的气一下子都消了, 他怎么会觉得这个傻傻笨笨的他, 会对学长有意思.

“你这一时不能立马消肿, 我去给你找点冰块, 再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沈玉眼角眉稍都带着笑意, 整个人都像是冬雪初融一般温暖, 让元宝宝一时看呆了, 呆呆的说了一句好, 等到沈玉走了好久才慢慢的缓过神来.

元宝宝玩了一会儿手机, 把手机里剩下没通关的植物大战僵尸玩通关之后, 沈玉还没有回来, 心里就有点着急了, 打了电话提示关机之后元宝宝心里咯噔一下, 虽不至于为他的安危担心, 但是这么久没回来, 确实叫人心里放不下, 踌躇了一下, 元宝宝走出休息室开始在诺大的婚礼现场找起人来.

为了避免人家问起给人添麻烦, 元宝宝在接过了侍者递过来的酒杯慢悠悠的晃着找人, 不过这样岁能掩人耳目, 但是出众的外表和气质招来不少的女孩子搭讪.

元宝宝拒绝第七个前来搭讪的女孩子躲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喘口气.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到底是你的未婚妻! 你平时在外面招惹花花草草就算了, 我睁只眼闭只眼, 但是这次居然对工作室的员工下手! 对方还是个男的! 沈玉!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元宝宝心下一凛, 本来以为是什么狗血肥皂剧现场, 准备继续听下去, 却惊然发现, 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竟然在故事里, 自己竟也默默的成为了那狗血剧情的另外一个角色, 那女声中的那个男人, 显然是自己.

“嘉筱, 你别胡闹, 对他 •••••• 尺度我会把握, 不用你操心, 好好照顾我爷爷 ••••••”

“那你是认真的么? 还是只是玩玩?”

“我你还不知道?” 沈玉的声音顿了顿又道”你放心, 不会委屈了你.”

“那就好, 你只要记得你最后要去的人是我就行”

“嗯, 我们走吧, 婚礼快开始了.”

簌簌地脚步声由远及静, 元宝宝顾不得被发现, 脸色惨白的往外跑. 努力的忽视身后焦急的呼唤声.

原来, 只是玩玩啊! 元宝宝忍着眼泪, 两条腿只是只凭着意识往外跑, 不知撞到了多少人, 不知道跑了多远, 他只知道他的心慢慢的变凉变冷.

虽然一向冷着个脸, 工作室里也经常传沈玉脾气不好, 但他从来没见过, 沈玉也从来没有对他冷过脸, 对他也不是一般的照顾和关心, 这些都让元宝宝对沈玉慢慢的改观, 以为他面冷心热.

让他不禁有点慢慢的接受他的亲近, 甚至有那么一刻在想, 要是对象是沈玉, 弯了就弯了吧, 那么想以后元宝宝才慢慢的接受沈玉时不时的亲亲摸摸, 搂搂抱抱.

这么一个月来, 虽然一直装着傻傻的和不懂跟沈玉保持着这样的暧昧, 但, 在他的心里, 沈玉的地位显然有了不一般的计较.

但是, 他从来没有想过, 沈玉对自己的好自己的关心, 纯粹将自己当成一个猎物, 一个玩玩的对象, 那些真心和付出都是为了满足他沈玉的私欲在做戏!

原来只是他一个人生活在梦中, 沈玉是有钱有权的公子哥, 对于他这种刚出身社会, 不懂社会黑暗的青涩大学生一时兴起, 自己居然以为人家是对自己起了真心, 对他予取予求, 任性撒娇, 想起来, 心痛之余, 竟觉得可悲又可笑 ••••••

元宝宝腿软的倒在盘山公路边, 泪眼朦胧的看头顶上是蓝蓝的天空, 澄澈的就像一块无瑕的蓝宝石. 微风轻轻的拂过, 脸上的泪水慢慢的干涸成痕, 婚礼是在郊外的山顶别墅外的草地上举行, 元宝宝就是顺着桐乡别墅的那条盘山公路上跑了出来的.

“嘀嘀嘀 —— 嘀嘀嘀 ——” 一辆黑色的林肯缓缓的在元宝宝身边停下, 车门打开, 走出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我以为是我眼花了, 没想到真是你啊, 宝宝.”

“闵云学长? !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因为一个会议所以来晚了.”

“哦 ••••••”

“你怎么躺在路边, 看你和样子 •••••• 也是来参加婚礼的 ••••••”

“嗯 •••••• 不过 •••••• 发生了点事想提前走, 婚礼快开始了吧, 学长你快去吧 ••••••”

“不行, 你这样我不放心, 我送你回去, 反正新郎是我表弟, 我父母都在, 我去不去都无所谓 ••••••”

“那怎么行? 我一会叫出租车, 学长还是去参加婚礼吧 ••••••”

“上车 ••••••” 说着不由分说的拉元宝宝上车, 元宝宝见他执意如此, 道了声谢, 就乖乖的上了车.

沈玉在整个会场找了好几遍都没找见元宝宝, 心里急的差点没拿刀砍人, 刚刚那说那些话他也是不得已, 嘉筱是爷爷看好的孙媳妇, 他患了脑癌, 时间所剩不多, 一心只想他这个唯一的孙子成家, 为了完成爷爷的心愿, 稳住嘉筱, 不告诉爷爷他跟元宝宝的事, 他才会这么说, 没想到这么巧却被元宝宝听到.

看他元宝宝失魂落魄的跑出去, 眼里竟是失望与悲痛欲绝, 他真想一刀捅死自己. 那是自己默默想念了十几年, 默默地思念了思念了十几年的人, 从十一岁起, 他心里就住在了心里的人, 他好不容易与他重逢, 好不容易他才那么不再抗拒自己, 他怎么舍得让他伤心怎么舍得放手 ••••••

少年时父亲跟着爷爷南下创业, 留自己和母亲在老家, 那时家里清贫, 为了维持生计, 母亲不得不早出晚归, 将接自己上下学的任务托付于邻居的元宝宝的父母, 也就是那时起的朝夕相处, 让隔壁那个爱哭爱吃甜食的小屁孩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初三是家里渐渐地好了起来, 爷爷和父亲创业的公司也初具规模, 接自己和母亲南下, 那之后就是他与元宝宝长达十五年的分别.

后来, 在异国他乡, 逐渐明白了同性之爱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向父母告知, 向亲友宣布, 公开自己的性向.

回国后, 他也就向父母出柜了, 父母虽然开始生气, 但到最后因为他是独子, 也不忍心与他决裂, 只求他瞒着身体不好的爷爷. 也就是那时他才出来创业的.

三年后, 工作室初具规模. 在这三年里, 他一直找着记忆中的那个人, 但是怎样都无果, 他一直没有找到当年那个名叫”元宝” 的小男孩. 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 他意外的看见了元宝宝的简历, 照片上的大学生的笑容, 温暖而又充满了朝气, 正是记忆中的那个笑容. 他的面容几乎没有改变, 只是轮廓叫童年时期深了一些, 更加分明了一些. 失而复得的他显得更加的珍惜.

沈玉脑子里全是元宝宝冲出去时苍白的脸, 以至于车钥匙好几次都没有 □ 去, 等到他远远的看见躺在公路边的元宝宝的时候, 心里才放回一点, 正打算过去解释的时候, 他看见一辆车在元宝宝色身边停下, 一个身材高大, 长相英俊的男人走下车, 他看见元宝宝的眼神惊异中带点意外他就知道了, 那个男人与元宝宝认识.

直到那辆车开远, 沈玉下车依着车窗吸了好几根烟, 然后吹了好久的山风, 才回到车里, 向山上开去.

看来, 他少了自己还是有许多的人关心.

作者有话要说:

☆, 告白 ( 结局 )

叹了一口气, 元宝宝将自己的目光将工作室门口收回来, 他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沈玉的人影, 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坚信是无理由的, 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沈玉根本不会来跟他解释, 原本就没多大的信心的信,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的流逝消耗的一干二净.

他们虽然在同一栋大厦工作, 但是作为一个小小的助理的但是见到老板的顶头几率还是很小. 何况是沈玉这种年轻有为的商业精英, 肯定每天都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应酬, 现在他在知道那时的自己有多么的不懂事, 沈玉有多么的迁就他, 无论是什么情况, 无论他有他多么, 永远的将自己的要求放在第一位, 再重要的应酬都会为了自己推去.

那天听到沈玉和那个女人的谈话, 他承认他当时是自己心里很生气, 很痛苦. 但事后冷静下来一想, 也许事情不是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一样, 那个只是沈玉为了应付那个女人的说辞而已, 这么安慰着过了一个星期之后, 元宝宝还是没等到沈玉来解释.

“小元, 帮我去接杯水.”

“哦, 好.”

元宝宝眼神涣散拿着茶杯去茶水间去接水, 之前因为沈玉的关系, 工作室的人对他都有点讨好的性质, 但是, 自从他没有时不时的被请去总裁办公室跟总裁”长谈” 之后, 工作室的人对他就冷淡下来了, 恢复了一个新人应有的待遇.

“你们知道不知道, 总裁要结婚了!”

“真的假的?”

“老三, 你这消息忒不靠谱了, 总裁不是那个么? 怎么可能结婚”

“当然是真的, 听说已经开始发喜帖了!”

“难道是那个作的要死打的银行家的女儿 Danse 嘉筱?”

“NO,NO 我二爷的表姑妈的三姨是丹尼尔酒店的前厅经理, 据说新娘是一位宝小姐.”

“我晕, 总裁这样的弯男要结婚, 果然只要是有钱, 女的弯的直的都可以嫁的 ••••••”

“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你怎么知道总裁是弯的, 你看见他和男人上床了啊?”

“那干嘛跟那个啥新来的那个小帅哥搅乎的那么热 ••••••”

“你傻啊! 没看见总裁是耍那傻小子玩的啊, 那个宝小姐才是正主儿, 总裁拿他来实验试验 ••••••”

“嘘, 你们小声点, 说不定八卦猪脚正在听我们说话呢.”

“你以为拍电视剧呢 •••••• 呃 •••••• 呵呵呵 •••••• 小元啊 •••••• 接水啊” 谈论者之一伸出头里看, 正好看见站在门外已经傻掉的元宝宝.

“耍那傻小子玩的啊 ••••••” 接下来的话, 元宝宝都没有听进去, 满心只剩下这句话, 疼痛好像从四肢百骸涌到心头, 原来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在耍着他来玩的, 只有他自己还以为是真的, 等着那个人来跟自己解释, 忽略掉对方刻意讨好的笑容, 元宝宝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低着头, 默默的将眼泪往肚子里咽, 他是一个男人, 实在是犯不着为这种小事哭, 反正他也不是天生的喜欢男人, 没有沈玉, 他也许能回归到正常的日子里去吧, 也许, 一段时间后, 他能将一段经历都能忘记.

也许, 离开次才是更好的决定吧 ••••••

“学长, 你怎么在这里?” 抱着自己在工作室的所有东西的元宝宝惊奇的看着, 开着车等公司大楼前的学长.

闵云呵呵一笑, 伸出手来揉揉他的头道: “你怎么每次都问这句话, 我不该出现么? 还是你不想看见我?”

“不是, 不是 •••••• 我只是奇怪学长老是出现在我最难堪的时候 ••••••”

“看来是老天让我来拯救你的啊 ••••••” 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声, 拿过元宝宝手里的东西道: “走吧, 上车, 我们的倒霉小王子.”

与此同时, 匆忙赶回工作室的沈玉看到自己桌子上元宝宝的辞职信后, 在给元宝宝打电话均告以关机后, 急吼吼的招来了自己的秘书.

“元宝宝怎么突然辞职了, 发生什么事了?” 沈玉的眉头皱的很深.

“不知道 ••••••” 助理深深的将自己的头埋在文件夹后面, 呃 •••••• 生气的总裁很是可怕啊

“你出去吧 ••••••” 沈玉挫败的将头埋在双臂之间, 看来, 他是又要失去他, 真的是彻底失去了, 究竟是自己妄想了是吧, 妄想他能听自己的解释.

“是 ••••••”

秘书走出门时又折了回来道: “不过我看之前他并没有辞职的意思吧, 他最近都按时上班下班, 工作也很积极, 这么突然的辞职肯定是听了些什么流言吧 ••••••”

“流言? 什么流言?”

“总裁不知道吧, 元宝宝刚到工作室时, 因为你的态度, 某些好事打的人就说你保养了他, 当然这是子虚乌有的, 我知道的 •••••• 呵呵 •••••• 但是这流言吧, 往往以讹传讹, 结果就成了 ••••••”

“••••••” 沈玉完全可以想象元宝宝被说成什么难堪的样子, 人言可畏.

“加上有人听说总裁要定婚了, 然后 •••••• 然后就被说的更难听了 ••••••” 虽然知道跟老板说这些话有点大小报告的嫌疑, 但是 •••••• 但是 •••••• 请上天原谅她这个腐女吧 ••••••

“定婚? 你说他是因为听到我要订婚才辞职的?” 沈玉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呃 •••••• 这么说也对 ••••••” 某腐女一决定跟沈玉一起无视这个结论的其他前提.

沈玉掏出口袋里的请柬, 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冲了出去.

元宝宝家楼下

“学长, 我到了, 你先回去吧, 今天真是谢谢你帮忙了.” 说着, 伸手拿过闵云手里自己的箱子, 恭恭敬敬的送客, 他怎么老觉得学长看他的目光有点渗人啊 ••••••

“哦 •••••• 原来这是小元的待客之道啊?” 闵云好笑的看着抱着箱子不知所措的元宝宝, 调侃道.

“不是 •••••• 不是 ••••••” 元宝宝开始急了.

“好了, 好了, 跟你开玩笑的啊 •••••• 我先走了, 你好好照顾自己, 要是找不到工作, 你可别犟了, 要过来帮我啊, 我很需要你的哦.” 临上车门前道.

在原地站了一会, 元宝宝神情落寞的的往小区里走, 这下真是一个人了. 因为闵云这一路来的开导而少了一些的失落, 有紧紧的围住了他. 那个人本就跟自己这样的平凡人是云泥之别吧.

朦朦胧胧却听见那人在叫自己, 可能真的是要疯了吧, 居然出现了幻听, 知道被那人紧紧的拥入怀中, 怀里的东西被打翻在脚边, 纸张满天飞舞.

那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的唤着他: “宝宝 •••••• 宝宝 ••••••”

那样的小心翼翼, 那样打的温柔, 那样的让人舍不得放手, 于是紧紧的伸出手回抱, 含着泪花, 扬起嘴角听那人在自己耳边轻轻的诉说.

突然觉得一切的理由, 一切的解释都不重要了, 他要跟谁结婚, 他们的未来会如何, 但是至少这一刻他很幸福, 很幸福如此被他如此温柔的对待, 那么珍惜的拥抱.

耳边, 他说, 其实那天他追过来的时候, 元宝宝跟着一个陌生男人上车了, 所以他说生气了, 吃醋了, 打算等过两天去找他, 可是他第二天还是没能忍住去找自己, 发现自己跟那个男人自和咖啡, 虽然很想冲过去抢回自己, 但是, 爷爷的确突然病危, 后来虽然好转, 但是需要转到美国去做手术, 等他忙完这一切的时候, 已经一个月了, 但是那种差点失去至亲的感觉和情敌存在的威胁让他萌发了结婚的想法, 于是, 利用一些手段后, 跟那个嘉筱小姐退婚后, 他开始准备与他的婚礼, 至于为什么会传去他跟一个宝小姐结婚, 可能是因为他只在请柬上印了一个宝字的缘故. 以至于忙完一切才发现时间锅里一个月, 赶回工作室, 却发现一封辞呈, 急的快发疯的他, 连忙杀到他家来.

真是傻啊他叹, 同时靠在他的怀里很甜, 幸福从眼角眉梢一丝不漏的泄出来.

一个月后, 两人在亲友的见证下举办了一个小小的婚礼, 沈玉的父母, 自己的父母亲朋都到场祝福, 就连沈玉远在美国养病爷爷也发来了视频祝福二人.

本来元宝宝最担心的就是怕自己父母不同意, 但是没想到却被沈玉轻松搞定, 但是原因, 他却一直不知道.

“你真的想知道” 沈玉卷起唇角, 看着不住点头的爱人, 笑的很傻奸诈, “那你亲我一个?”

“吧唧 ••••••”

“不是这里, 是这里 ••••••” 沈玉擦擦脸上的口水, 指指自己的嘴唇.

“哼 •••••• 不告诉算了 ••••••” 某人愤怒的转身.

“好了好了真 •••••• 拿你没法 •••••• 告诉你好了” 沈玉无奈的将人待到自己的怀里, 亲 •••••• 亲他的额头道:”我就说, 我是来实现当初预定的小玉 •••••• 然后, 他们就不住声了啊”

“啊我妈他们就这样把我卖了啊 •••••• 啊! 原来 •••••• 你就是小时候那个我妈非要给我定的娃娃亲的那个经常在我家住的小玉啊!”

“对啊 ••••••”某人笑眯眯的又在元宝宝屁股上摸了一把, 手感真是不错啊 •••••• 啊咧 •••••• 弹性也不错 •••••• 悄悄的把手伸进丝毫没有反应的人的裤子里 ••••••

元宝宝童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嘀咕道: “那时候好像是我要闹着要娶那个漂亮娃娃小玉啊 •••••• 咦 •••••• 原来他就是小玉 ••••••”

“••••••” 依旧低头坐着熟练工作的某人.

“啊! 沈玉! ! ! 你个魂淡! 手在干嘛! 赶紧给爷拿走! ! !”

“老婆 •••••• 我饿了 •••••”

“呜呜呜 •••••• 唔唔唔 ••••• 魂断 ••••••”

作者有话要说:  结局, 撒花! 接下来可能有小番外哦 ••• 你懂的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