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h nhật vui vẻ – GREATID

Tên gốc: Sinh nhật khoái nhạc

生日快乐 by GREATID

(现代都市校园)

内容简介

我白天穿着阿聿的衣物, 晚上睡觉盖着他的被子,

离开台湾的我, 反而觉得跟阿聿更近,

父母因为阿聿的去世和我对他们的坦白,

知道我要到英国念书, 他们已经不表达任何意见了,

也不给我任何援助, 所以我在英国, 过的是一个穷学生的生活,

洗盘子, 扫地, 泊车, 你想得到的卑微工作我都作过,

虽然我得到了阿聿在软体公司工作时赚的巨额遗产,

但我一分钱都没有用, 因为在我的心中, 阿聿并没有死.

六年后, 我从英国回来了,

带着阿聿给我的一封信

─ 那是我在英国念书时收到的, 唯一一封自台湾寄来的信, 寄件人的地址是韦筠家.

─ 给我的哥哥, 也是我最爱的人, 亭霄:

你现在过的很好, 我知道, 因为我也是, 在天堂, 我很想很想你.

时间过的很快, 我离开你的日子里, 无时无刻, 我都在你身边,

确保你不孤单, 当你遇到困难时,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看着,

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帮助, 因为你一直都很勇敢, 但我一直都支持着你,

跟我承诺的一样, 今天, 是你的生日, 我要祝你生日快乐,

并且将礼物交在你的手上, 你猜得到我要送你什么吗?

是你的未来, 不要实现我的愿望, 现在的你,

有足够的能力去实践自己的未来了, 我曾经用我的梦想绊住你, 现在,

我把它还给你, 去飞吧!

我会在天堂里看着你, 但不一定是等着你, 请你一定要抓住你的幸福,

这才是我原来, 最后的希望, 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够送给你的,

最后的生日礼物.

祝你, 二十五岁, 生日快乐. 爱你的: 聿霄.

Ps: 请相信这是我从天堂来的祝福, 虽然你一定知道,

是我在离开你之前就已经写好, 但我可以预知我现在对你的爱和祝福,

绝对没有改变.

短篇 ~ 生日快乐

1. 1

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 或许我无法形容.

在所交往过的人物当中, 我想过太多这样的话题.

韦筠是一个典型, 当她发现我用来打枪的对象是我自己的哥哥的时候

( 其实我只是跟我哥讲手机的时候一面自慰而已, 老实说,

她应该也不算有什么具体证据. )

她甩了我一巴掌, 很有趣的反应, 至少我愣了三秒就爆出笑声.

而她呢? 就在我面前把她的衣物脱的一件也不剩, 把我推到阳台上大搞了一番.

挺刺激的, 我必须说.

我不是不爱女人, 我交往的对象都是女人,

我猜, 我是女人想要的那种白马王子.

身高不太高 ─ 一百八十五左右, 骨架中等,

近视 ─ 有的, 而且有一副蓝绿色的粗框眼镜,

爱笑是我的一大特点, 喜欢穿 T 恤, 在学校中是排球校队和游泳校队的,

并且不是全职学生 ─ 我有薪水, 目前是电脑工程师.

我的女友也并不太多, 大概半年换一个,

没办法, 并不是我的问题, 是她们受不了我

─ 我想做爱的时间太多, 但我的女友们的条件又多是属于乖乖牌的那种.

我只是比较喜欢我哥而已, 从我十七岁他二十岁的那年,

有个礼拜天早上, 我打完球家, 在浴室里冲澡,

他误闯进来, 却还呆呆的决定要刷牙洗脸的那天起

─ 他觉得都是男孩子, 而且我是他亲爱的弟弟,

结果呢? 当他上完厕所要拉起裤子的时候, 我已经硬的跟棒球棍一样了,

就在浴缸里把他搞到一整天都没力站起来.

我是欲望的动物, 我想他是不能怪我的.

后来他当然就知道我是个变态啦! 我想这是再迟钝的人都会发现的事实,

只是好像提前爆发了, 他一直都以为我是他优秀的弟弟,

哈哈! 我原本也希望他的梦幻能持久一点的.

后来我又交了无数个女友

─ 其实加起来也不过八个, 从我十六岁生日跟一个学姊在 KTV”摸黑” 算起

( 这应该算她强暴我吧! 我原本是没那个意思的. )

─ 亭霄 ( 我那可爱异常的哥哥 ) 感到相当的作呕,

不过事情就是这样, 谁叫他躲着我呢?

如果不是他一直躲在学校不肯回家, 我也不用跟那么多人”杂交” 啊 ( 他说的 )!

我为了他都连跳三级, 还考了离家近的学校了,

结果他竟然在同一年填志愿的时候晃点我, 一填填到台东去

( 虽然他说的也是啦! 填在台北也只能读私立的, 但他可以重考嘛!

当我学弟, 我会罩他的呀! ),

我在这里当然需要有人填补我的空虚呀!

但我最爱的还是他, 尤其当他不得不回来家里, 被我关在车上强迫他,

还让他不得不大叫, 连我们藏身的旅行车都差一点番车的那次,

我几乎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 整个人高潮之后呆掉了… , 被他狠狠的用预藏的电击棒电到昏倒,

揍到脸肿了三个礼拜才消, 我还是没有后悔 ( 虽然他说是没有悔改啦 )!

唉! 或许连我那亲爱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物我都无法形容吧!

2003/3/30 天气晴

1. 2

“阿聿是个笨蛋.”

我哭的时候很小声, 不想让沉睡的他听到,

他老是用一些很怪异的方式想获取我的注意力,

包括糟蹋我给他的生日礼物 ─ 他十八岁的那年,

我虽然恨他, 但还是给了他礼物, 毕竟他是这个家中最爱我的人,

我给他的是一条项链, 他很高兴, 一看就知道,

但少根筋的他竟然把链子拿起来甩, 还甩进了水沟里.

我, 庄亭霄, 而我的弟弟叫做庄聿霄,

我们是天差地别的两兄弟, 他身高很高, 长的又英挺, 一向是学校的校草,

再加上资优生的脑袋, 比我小了三岁的他,

和我同一年上国中, 那年他才九岁.

后来虽然所有老师都希望他继续跳级, 但他却说什么都不再跳了,

只说要跟我一起上高中, 一起上大学.

我呢? 跟所有的莘莘学子一样, 我是一路用功考到今天的地步的,

甚至连考大学都是很辛苦才吊上公立的车尾,

在台东我过的很惬意, 除了偶尔会很想阿聿之外,

毕竟我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他.

我长的很普通, 身高只有一百七, 瘦瘦小小的,

剃着平头, 带着细框眼镜, 很不起眼的人,

尤其当阿聿在我身边的时候,

他总是说”我是用来衬托你的平凡的呀! 我可是你的配角呢!”

我以前总是无时无刻不想超越他,

而现在, 我们两都大四了, 我终于有了超越他的机会,

但我却不停的祷告这一天不要来.

他注定无法从学校毕业了, 因为在今年年初的时候,

医生诊断出他患了恶性肿瘤

─ 简单来说是淋巴癌, 活不过四月 ─ 而且这件事是他告诉我的,

第一个告诉我,

他自己发现身体不太对, 到医院检查了,

全家第一个知道这个恶耗的的就是他, 他说想来台东, 强迫我陪他.

他跟所有的女友分手, 很火速的, 包括他从十六岁就没断过的女友韦筠.

出现在车站的时候, 他比我想像的更坚强,

我哭的红红的眼他完全没去在意, 还取笑了我好一阵子.

我们在台东没做什么, 除了做爱,

他不停的在我身上得到他想要的感觉,

我第一次放肆的任他”乱来”, 哭泣, 呻吟,

我只知道我希望这是恶作剧, 跟他从小对我做过的无数个恶作剧一样.

我爸妈在两个礼拜后发现阿聿已经从 T 大休学, 追到台东来的时候,

我也办了休学, 因为那个礼拜二的有机化学课, 阿聿在我的课堂上休克了,

我只能送他回台北, 但我已经没有勇气离开他了,

因为我知道他随时会掉头就走, 不再理会我对他的无情.

他把他的手提电脑搬到医院,

他说自己, 是病房中最快乐的病人,

每天跟我说不同的笑话, 和不同的女孩在网路上聊天, 公布自己的照片.

“我可是俊男一个呢! 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让别人看了, 现在要把握机会.”

全家因为他的死亡节节逼近, 都陷入了绝望当中,

如果是以前的我, 或许会怨恨, 为何都没有人注意到我呢?

还有我呀! 我也是他们的孩子呀!

现在我都不在意了, 我只希望老天多给我一点时间,

我不要阿聿离开我, 我知道如果有什么人给过我爱,

阿聿是那唯一, 也是最完整的那个人.

1. 3

我们虽然没有签署放弃急救的文件, 但是阿聿已经不接受任何手术了,

“反正没有用.” 他到是很看的开,

不过他真的是一个好病人, 什么医生交代的事他都尽量做到,

当然啦! 现在医生都交代我们, 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做好了.

“在写日记呀!”

我坐在床沿, 阿聿很自然的把头靠在我的胸膛上,

我没有给他什么脸色或责难, 反而是希望,

这一刻可以延续很久很久

─ 他快乐开朗的表情已经不是时时刻刻可以看到的了,

早上的时候, 他几乎翻绞的胃强迫他呕出所有里头的东西,

胆汁, 血什么的, 毕竟他已经什么东西都不能吃了,

只有一些原本就在里面的, 维持他生命现象用的液体.

他的脸色很苍白, 惊恐写在他眼中,

看着我清理着他不适而呕出的秽物, 我看到他的慌张,

眼泪和在那混乱的场合中, 我蹲在地上啜泣,

而阿聿却很快的镇定下来, 轻轻的催促我, 要我做一点别的事情, 换他的衣物什么的

─ 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的父母已经没有勇气来看他们的天才儿子了,

虽然我觉得面对死亡的阿聿比起以前的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有智慧,

我也因为他的鼓励而不再害怕,

但还有一些事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比如说当我坦白的告知他们,

我跟阿聿的不伦关系时.

“对呀! 我在回忆一些我们以前的事情.”

其实从小写日记的人是我, 但从住了院之后,

阿聿就每天写日记.

用一本日历写, 每天都写满满的一张, 在那天的那一页上,

最后再用相机为自己照一张相.

我呢? 从他住院之后, 我就不再写日记, 因为不敢写, 不知道该写什么.

“我在天堂会很想你的.”

阿聿有一点疲惫的闭上眼睛, 让我抚摸着他的额头和浏海,

从小到大, 就是这个时候, 让我觉得他最像小孩, 很可爱, 温和的模样.

“你怎么知道你会去天堂?”

我问他, 不温不火的问, 其实我并不怀疑他会到天堂去,

如果是真的有天堂的话, 因为他是个善良的人, 地狱不会收留他的.

“我不知道, 不过我知道你会, 所以我也要去.”

他睁开眼, 把头溜到我的腿上, 由下而上的看我.

“虽然我这次不能和你一起去, 不过我会等你的, 不会跑太远.”

我用手把他的脸盖住, 因为我的眼泪已经滴在我的手背上了.

“… 好啊! 那你到了之后要打电话给我喔… !”

我在开玩笑, 但是在我手心中的他的脸湿了, 乖巧的点着头.

我想叫他不要走 ─ 从小到大, 他几乎没有达不到的事,

从五分钟组装起一个精巧的飞机模型,

到三十分钟完成一张期末考化学实验,

现在, 我想他是真的遇到瓶颈了, 我不忍心要他达到,

我很明白这一次, 他达不到.

“那你要答应我, … 要去我最想去的牛津念书喔!”

我沉默了, 他给了我一个难题.

“还要到我现在的公司上班, 当一个电脑工程师, 跟我一样.”

第二个难题, 那是我一辈子的愿望,

透过他的唇说出来, 像是一鞭, 将我抽的鲜血淋漓.

“好吗?”

“好啊!”

那是我第一次, 答应的如此自然,

像是这些要求都是我的囊中物,

但事实上并不是, 虽然对阿聿来说, 它们是.

1. 4

阿聿去世的那天, 是他流最多眼泪的日子, 从他懂的说话以来.

他没跟我说什么, 倒是跟爸妈说了不少, 但没准我进去听,

最后进去的是我, 其他人都离开了, 在外面等.

阿聿招我坐在他床前, 脸哭的肿肿的, 苍白和无力很明显, 几乎和枕头融唯一体.

“不要担心我.”

我轻轻的在他耳边说, 连一滴泪一起沾在他脸上.

“你不要忍着不哭, 我知道你舍不得… , 就当我最后一次安慰你, 看你哭.”

他的眼眶干干的, 但有充血的红肿, 跟我印象中健康开朗的阿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我知道他在病中受的苦, 也知道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但我就是不要他走… , 虽然我知道我很自私… .

“你终于可以离开我了… , 这阵子,

真的谢谢你, 教了我很多事情… ,

包括面对我最爱的… , 人… , 的死亡… ,

虽然我没有完全学会… , 但我一定, 会努力去思考… ,

你知道我比较笨… .”

我根本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 我只想叫他不要走,

但这已经不是我勇气不够的问题了, 如果他再活下去,

也只是无尽的痛苦而已, 我已经数不清楚这几天他休克过多少次了,

有的时候他猛烈的颤抖着.

医生说, 颅内的血管也会崩裂, 能早一天走, 对他来说就是一点好处… .

“我会陪你… , 真的… , 就是因为我要走了,

以后, 你呼唤我的时候我就会出现… , 我不会告诉别人,

这是我们共有的秘密… , 只要你相信, 就会实现… , 好吗?”

他枯干一般的大手有一点蜡黄, 却又了无血色,

触在我的脸上, 像漂浮着, 但他的表情, 很真实,

像环绕在我左右的空气, 给我活下去的勇气.

“答应我的事情, 要做到喔!”

阿聿的微笑有一点苦:

“你知道我永远做不到了, 我只能靠你… .”

“阿聿… .”

我啜泣的不知所云, 由着他把我的脸贴在他的脸上,

他的温度, 凉凉的, 令我的心跳痛苦的阻滞着.

“我相信你的, 你也要相信我的相信… .”

他说.

“好了, 我要睡了, 你要不要坐在床上陪我?”

“嗯!”

我抱着他的头, 倾身靠在床上, 我的泪滴在他安祥的表情上, 他提前将眼闭上.

“我不会走得太快, 大概, 半个小时… , 你再叫他们进来… .”

他的声音很无力, 其实我知道, 他大概说完这句话不到一分钟就走了,

但当时我完全相信, 他是慢慢的入睡, 然后再从睡梦中溜走的… ,

这样让我舒坦了许多, 连参加他的葬礼的时候, 我还处于他带给我的平静之中.

他是个不知道轻重的人, 连死亡都这样, 不让人为他伤心.

1. 5

阿聿的遗物当然都归我, 包括他在大学时买的所有书, 和床单, 枕头什么的.

我把他的书都一页一页读完了, 没有回到学校复学,

直接到英国牛津读书, 一考就考上了,

对于从小就不聪明的我来说是一个意外的经验,

但我一点都不怀疑, 我觉得是阿聿在帮助我.

我白天穿着阿聿的衣物, 晚上睡觉盖着他的被子,

离开台湾的我, 反而觉得跟阿聿更近,

父母因为阿聿的去世和我对他们的坦白,

知道我要到英国念书, 他们已经不表达任何意见了,

也不给我任何援助, 所以我在英国, 过的是一个穷学生的生活,

洗盘子, 扫地, 泊车, 你想得到的卑微工作我都作过,

虽然我得到了阿聿在软体公司工作时赚的巨额遗产,

但我一分钱都没有用, 因为在我的心中, 阿聿并没有死.

六年后, 我从英国回来了,

带着阿聿给我的一封信

─ 那是我在英国念书时收到的, 唯一一封自台湾寄来的信, 寄件人的地址是韦筠家.

─ 给我的哥哥, 也是我最爱的人, 亭霄:

你现在过的很好, 我知道, 因为我也是, 在天堂, 我很想很想你.

时间过的很快, 我离开你的日子里, 无时无刻, 我都在你身边,

确保你不孤单, 当你遇到困难时, 我一直都在你身后看着,

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的帮助, 因为你一直都很勇敢, 但我一直都支持着你,

跟我承诺的一样, 今天, 是你的生日, 我要祝你生日快乐,

并且将礼物交在你的手上, 你猜得到我要送你什么吗?

是你的未来, 不要实现我的愿望, 现在的你,

有足够的能力去实践自己的未来了, 我曾经用我的梦想绊住你, 现在,

我把它还给你, 去飞吧!

我会在天堂里看着你, 但不一定是等着你, 请你一定要抓住你的幸福,

这才是我原来, 最后的希望, 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够送给你的,

最后的生日礼物.

祝你, 二十五岁, 生日快乐. 爱你的: 聿霄.

Ps: 请相信这是我从天堂来的祝福, 虽然你一定知道,

是我在离开你之前就已经写好, 但我可以预知我现在对你的爱和祝福,

绝对没有改变.

后来, 我还是从资讯工程系毕业了,

回到台湾的家中, 父母已经老了很多, 跟我印象中, 六年前的他们, 相差很多.

现在我在 T 大的资讯工程系当讲师,

走在这曾经是阿聿读书学习的地方, 我仿佛可以看见当年那开朗俊挺的身影.

1. 6

“助教, 生日快乐… !”

通过教室, 学生们从窗户中探出头大喊,

还对我招着手, 我情不自禁的微笑着, 阿聿给了我的生日礼物:

我的未来.

现在的我, 不再是一个为了所爱的人的死亡, 以及他的愿望, 而奋力向前飞的蝴蝶,

我重新抓住了自己的快乐和幸福,

纵使我知道, 在我的心中, 阿聿, 依然是我最爱的人.

“…”

手机铃声阵阵响起,

我忙不迭的想接起, 却发现它在我接起的一瞬间已经变成未接来电.

“啊… ! 到底是… .”

我有一点无奈的查询着未接来电, 却发现它是一组我未输入电话簿的号码,

但我再熟悉不过.

毕竟, 我在台东的日子, 天天, 这组号码的主人, 用手机跟我聊天.

是因为我换了手机的关系, 让你这么久以后才联络上我吗?

阿聿… , 你在天堂, 过得好吗?

手机   ( 续 ~ 生日快乐 )

今天有点写不出十  翻出以前的短篇写续. . . .

前篇请见精华区   短篇 ~ 生日快乐

< 微 H 慎入 >

***

那咖啡馆很平凡, 咖啡也很平凡.

“嘿! 助教! 这里!” 男孩对着我招手, “教授说可以请你帮忙, 厂商的事情.”

“可以啊!” 我坐在男孩对面, “我爸爸正好在朝弘做管理职, 不是说要走后门,

但可以少花点力气, 也不需坚持要绕路.”

“嗯! 顺便想要请教这企划案的部分… .” 男孩点点头, 我们就继续讨论的主题.

阿聿已经过世多久了? 七年? 八年? 我只知道那时是 2003.

这两年工作很忙, 我也有些改变, 不以活着为目的, 而是有其他目的 ──

生活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知道失去所爱的人并不是世界末日,

我不过是一个平凡人, 当然也不能力挽狂澜, 阿聿走了, 有时夜半我会惊醒,

却还是一天一天的往下过, 时而快乐, 时而难过, 每天的主题都不同.

很遗憾, 我的地球没有绕着阿聿转动.

就算很思念, 我还是努力的走远了.

男孩和阿聿之间有一些连结, 很薄弱也很细微, 在我心里却又很重要,

他的手机号码, 和阿聿是一样的十个号码, 我生日的那天, 收到他的未接来电,

情绪短暂的崩解, 却又平稳的像山, 像山谷的湖, 像湖底的水, 像水里的石头.

我不恨, 很感谢, 有这样的连结, 让我知道昨天还在, 回忆也还在.

“李旭, 你明天要记得到研究室等我, 我怕会议中没办法打电话给你,

到时候你又回家了, 就不好意思叫你再来一趟.”

男孩名叫李文旭, 同学都叫他李旭, 是大三学生, 因为国科会的案子来找我,

我基于工作可以帮他, 也基于工作, 可以再和我父亲连络 ── 阿聿过世之后多久了,

我和父亲不曾通电话, 我有时觉得让他想起和我是父子有点残酷,

所以踌躇着, 就这样又过了多年.

后来有一天, 又是约在研究室.

李旭来的时候穿着一件写着”KEEP IT” 的黄色 T 恤, 他来的时候我正在流鼻血,

打开门他和我对望, 我捂着脸, 血不断滴下来.

“助教! 你怎么了!” 李旭将电脑包丢在一旁的椅子上, 将我扶到沙发上坐下.

我在抬头找文件资料的时候出血, 突然地, 就这样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 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不是很清楚, 但也有一点想法.

“我有一个弟弟, 他过世了.”

李旭为我在冰箱里拿出冰枕, 包着毛巾冰敷我的鼻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这么做.

“我听说过… , 教授说是他的得意门生.” 李旭搭腔, 坐在沙发旁的地上.

“对!” 我半躺在沙发, 看着天花板, 幻想数不存在的星星.

“是癌症, 走的时候很年轻.”

李旭安静了一阵子, 我也很安静, 我们之间只有墙壁上的秒针响着,

“我听说, 听教授说, 助教你从不跟家里连络.” 李旭淡淡的说, 又像沉淀很久.

“嗯.” 我抬起头, 直起身, 嗯的回应却让鼻腔里掉出一块凝结的血,

原本凝结了却破在我手心, 又是一滩鲜红.

“我也不和家里联络.” 李旭安静的说出两段话, 都很短, 却断成两半.

“因为我是同志.”

“我不是.” 我说, 我的确不是, 如果同志指的是爱上同样性别的人, 那我的确不是,

我爱上了一个人, 无关乎他的性别, 他是我弟弟, 是唯一.

“没关系.” 李旭没有碰触我, 甚至没有看我, 但也没有尴尬.”那你要跟我做吗?”

我们研究室有一个狭窄的空间, 给留守的人放了一个枕头, 李旭在那里爱抚我的身体.

我很寂寞.

很, 是一种形容, 当我没法怎么形容时, 我只能这么说.

很想念, 很痛苦, 很难受, 很寂寞 ── 大概就是这样用.

他的性器不小, 却一下就进入我, 痛没有办法延伸太远, 顶多从我的脚心到脑门,

他抽刺的时候, 我很舒服, 虽然痛.

想要更多, 如果可以的话, 所以抱他抱得很紧, 他喘息的时候, 我贴在他胸口,

我们不接吻, 但啃咬着让彼此更兴奋, 之中我翻过身跪在铺上, 他就握着我,

一次一次抽送, 很温热, 让我深刻的活着.

我对高潮并不熟悉, 这几年.

当我们结束的时候, 我很渴望他拥抱我, 是很.

但是有谁能拥抱我? 隔着一个空壳, 我的灵魂很渺小, 谁也触不到,

我想要拥抱, 但只能让肉体倒在他怀里, 像空酒瓶里有一个钱币,

我好希望他可以把我倒出来, 紧紧贴在他胸口的口袋里.

“助教, 你会死掉吗?” 李旭安静了一阵子又出声,

已经套上裤子的我们, 赤裸着上身相拥 ── 虽然对我来说是假的相拥.

“在这个案子结束之前?”

“不知道, 应该, 还会活一阵子吧, 我不确定.” 其实已经去检查过了, 是恶性肿瘤,

在我的颅内, 靠近右眼的某个地方, 不大, 但是生长着.

“如果你还活着, 就和我去旅行吧.” 李旭这么说着.

“好… .” 我说.

之后的五年, 病情受到控制, 我却因为和家里重新联络, 而和李旭渐行渐远.

终于他出国念书了, 到英国, 我曾经居住的那个国家.

“亲爱的助教:

谢谢你还活着, 我即将在八月时回到台湾.

有段旅程, 我一直很期待,

多远? 多久? 我不清楚, 却一直希望有个人陪我.

总觉得你会是那个人, 所以才问.

我没有忘记过, 你不曾迟疑就答应了我.

李旭. 2011/07/01”

李旭最后一张明信片, 像五行诗, 我躺在狭小的空间里阅读着.

生活还是无味, 形同嚼蜡, 我却偶尔拾起有关这男孩的记忆, 在梦境中嗅着.

那间咖啡馆还开着, 和李旭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于是我天天都去,

有时温习授课的内容, 有时发着呆, 最近则会摊着李旭寄来的明信片, 辨认上头的景色.

直到有一天下雨, 我望见月历上的方格, 小小的好多方格, 最上头有个粗斜体,

不大不小的一个阿拉伯九, 让我别过头研究路人们拿的伞, 和伞面上激起的水花.

浅浅的, 水滴和水滴之间, 有个没有带伞的人, 穿着一件明度不高的黄 T 恤.

那背影… .

当我清醒已经在咖啡馆门外, 人影呢?

我回过头, 咖啡馆里那跳跃的九已经很微小, 却细细小小的在嘲笑.

“嘿!” 有人声, 突然天就晴了.

转角出现的并不是什么背影, 而是清清楚楚的一行字, 在我眼前

──”KEEP IT”, 黄底白字.”助教, 好久不见.”

( 完 )

2 thoughts on “Sinh nhật vui vẻ – GREATID

  1. Pingback: [Đam mỹ edit] Sinh nhật vui vẻ | Ổ tự kỉ ~

Gửi phản hồ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Log Ou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Log Ou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Log Ou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Log Ou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