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ồ châu – Y Lộ Tạp

狐珠 by 依露卡

文案:

钩月一身平淡如水, 哪知一天美人对他说”我为你生孩子如何?” 美人笑的美而不失妖. 钩月傻了再怎么美也是男的啊, 他可没有让男人生小孩的能力啊. 不过美人就是美人, 总会有目的地 ~~~

搜索关键字: 主角: 月朝, 钩越 ┃ 配角: 瞳子等 ┃ 其它:

☆, 初遇

说扬州可谓繁华之地才子佳人遍及与此, 大街小巷更是热闹不凡呢. 如此繁华之地有几个青楼也不足为奇. 青楼虽多但最有名的还属醉卧楼. 醉卧楼座卧在市中央虽不是富丽堂皇倒也清雅, 来往佳人不计其数. 客虽多却只冲一人而来 —— 月朝此人美貌如花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一双钩人的黑瞳更另人禁不住诱惑. 身材也是极品中的极品看得人各个都要春心荡漾一番. 不过谁也不敢打他的注意,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就是了.

都说美花都带着刺, 不知有多少不怕死的想让他接客到后来还不是伤的伤逃的逃. 说明了, 要他接客除非打赢他.

如此柔弱的人拿起剑来更是快, 狠, 从不给对手一点机会. 为此也不知有多少人要弃文从武发愤图强几十年为了只与他亲密接触.

几年来还没有人胜过他, 但他美貌如故微微一笑足让人一见倾心.

月色降临这时也是最热闹的时候只有他最闲. 月朝斟着茶看茶水一丝一丝往下落入杯中一股清香犹然而生拌着水气.

“谁! ?”

月朝放下茶壶四周环顾. 这种事常有, 他也习惯了某些不怕死的夜里打扰. 那人却似乎不领会一手捂住他的嘴

“姑娘, 我不会伤你的, 把值钱的拿出来.”

我倒, 这里可是妓院居然来此要钱还向他要真是不想活了. 月朝凑近手打咬, 咬得某人鬼哭狼嚎般乱吼. 还好外面的分贝比内的高出很多, 某人万幸.

月朝不语看着某人暗笑. 透过烛光映出倾国倾城的面容钩月呆了很久看了很久. 还没有人敢看他这么久被人盯地滋味不好受

“看够了没有? !”

“不够不够我还想看.”

某人一旁冷笑看来那人是非死不可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把剑一搁在钩越脖子上了一双黑瞳冷冷的注视他. 月朝不会儿就露出几分惊讶. 钩越的双眼闪着金色带着一丝媚气”你是狐族人?”

钩越还从没听说过什么狐族, 他的眼睛一到晚上就变了色也另他够困扰的. 月朝放下剑双手将脸抬起笑道

“果然是.”

没想到那张美丽的脸放这么大, 惹得他一阵绯红”姑. . . 姑娘. . . 男女授受不亲啊.”

“什么姑娘? 你眼瞎了?”

“啊? 你是. . . 男的.”

“呆子, 不过你确实是我的族人.”

“你说的是 ‘ 狐族 ’?”

月朝挥挥衣袖坐下抿了口茶

“我叫月朝也是狐族人至于我的眼睛为什么不是金色就是这个.”

说着玉白的手指掏出两颗亮泽的黑珠.

“这是泉泪能止住你的妖气眼睛也不会变色.”

钩越接过泉泪说了声谢谢将它挂在腰间. 总觉得怪异但也无话可说. 泉泪一触他的肉体瞳孔就变成了黑色.

☆, 目的

一个小偷再怎么傻也不会来这偷东西, 也许他连这里是哪也不知道呢. 不知不觉的笑出了声.

“你啊, 偷东西也不会找个好点的, 干吗到这里来? 这男欢女爱的场所可不是你能来的.”

什么? 青楼! ! 钩越吃了一惊. 不过也不能怪他啊, 污漆麻黑的看不见于是见了大屋就上呗.

“是, 是.” 钩越一阵苦笑.

“瞳子!”

“在, 主人有何吩咐?”

钩越寻声看去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站在一旁, 清秀的五官, 眉目间更有股不俗的气质一身白衣也够高雅了.

“钩越, 在这里工作如何?”

“我?” 没想到会为他找工作, 不过也好.

“可以吗?”

“当然.”

说完瞳子就带着他去了另一间屋子.

屋中的东西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和一个木箱就没别的了不过到也干净. 钩越环顾着四周”从今天开始这就是你的住处, 你的工作不难, 只要把主人的院子打扫干净就行. 还有不准小偷小摸.”

钩越连连点头一转眼那瞳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真够邪门的.”

钩月叹了口气, 想来自己偷东西也不过是想帮一下生病的乡邻, 只可惜自己没那么多的钱啊.

第一次做贼就这下场不知是不幸还是万幸.

瞳子回到房间说了情况总觉得不妥

“主人, 真让他留下来? 他会不会故意的.”

月朝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他? 总觉得不像那种人. 而且他也是同族人, 总得好好待他啊.”

“您, 该不会对他有意思? 您别忘了您可是. . .”

“好了好了我明白, 你下去吧.”

“是”

总拿那个压他. 月朝会头痛得半死就因为这个什么身份, 本想离开了族人就没人罗嗦了看来是躲不过的. 可是那小子的确有趣啊呵呵 ~~~ 明明说只要扫扫地就行怎么一大早就叫他劈柴啊? 心中暗自叫苦.

一截, 两截, 三截. . . 不一会已劈了不少, 汗也出了不少连外衣也快湿了. 怕它透湿了难受钩越脱下了外衣, 里面只穿了件背夹露出结实的胳膊.

“钩越”

迎着一丝微笑, 是月朝. 居然会来看自己, 钩越有点惊异. 后面还跟着瞳子.

今天道穿得并不花俏, 淡蓝色的长衫绣着几朵精致的百合在风中似飘欲落. 头发上也简简单单的戴了一枝发簪. 骨子里透着清纯.

“你想看多久?”

“哦, 有事吗?” 钩越回过神

“一早就叫你干活你不累吗?”

说着让瞳子将饭菜放在桌上.

钩越正想说声谢谢可气氛好象有点尴尬背后好象长了被人刺几根刺.

月朝盯着他的胳膊好半天. 没想到肉这么结实不知吃起来怎么样, 呵呵 ~~~ 不过呢, 好象瘦了些哦.

“瞳子以后给他吃好的, 养得胖些才好吃啊.”

“啊! ?”

某旁听人将刚进嘴的米饭全喷了出来当然另一人也吓了一跳的说.

☆, 逃之夭夭

让自己留下来居然有这种目的啊, 狐族人也够可怕的吃什么不好非吃人而且是同族人啊, 一点良心都没有么? ! 钩越有点后悔了, 不如逃吧难道还让他喂肥了煮了不成?

钩越一楞就是老半天一旁的瞳子也眉头紧缩着.

“怎么, 你们不同意么?” 月朝看着两个人坏坏的笑着.

“绝对不同意! !” 两人异口同声啊

瞳子上前一步

“主人以您的身分怎能和他. . . 要也要纯血统的啊, 要是被族人知道恐怕会. . .”

瞳子一脸忧郁的看着他. 这件事的确非同小可月朝心里也明白可是自己打订注意就不会改变. 身为一君王不是该一言九鼎的吗?

“如果我意已决呢?”

“主人” 瞳子跪在地上”事关皇室血脉啊所以还请三思啊. . .”

没想到他会如此执着呢, 这小鬼. 算了就当没听见好了. 月朝耸耸肩”瞳子, 你说是蒸了好吃还是煮啊? 不过烤也不错呢, 那么结实的肉蒸了话会烂了点还是. . .”

“主人! !” 都快被他气炸了.

钩月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跟什么啊? 不明白啊! 什么 ‘ 皇室血脉 ’ 啊? 吃人也要分等级么? ?

两人谁也不说话气氛够尴尬的不过想想惨的自己吧, 还是早点逃吧.

按自打好注意就等明天了.

☆, 月朝心事

这几天醉窝楼还是热闹如初月朝假借生病也无人打扰不过内部却很乱啊.

数数几天内逃跑不下七次可到头来还不是被那瞳子抓了回去. 他似乎有灵力似的, 他跑哪他就能找到哪, 每次都不须两个时辰怪可怕的. 钩越叹了口气看着走在前面的人”我说, 放过我行不? 有你们这样对待族人的?”

瞳子耸耸肩”你以为我不同意? ! 主人的意思我也不敢违抗.”

钩越看他一脸无奈心中疑惑又起”吃人还讲究身份血统吗?”

瞳子报以嗤笑, “你啊, 真呆到底了. 说起来你不知也很正常. 狐族的人不会乱吃同族的人前提就是被吃一方自愿而且吃的一方必须为另一方留子啊, 所以我才说不妥的.

“啊?” 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他不是男的吗?”

“狐族人不分男女, 谁都可以啊.”

不是吧, 我也可以? 钩越吐吐舌头. 不过看来他要吃我也不容易的, 只要自己不愿意就行了, 孩什么就更不可能了, 不时松了口气.

“主人在房中等你.”

说着穿过醉卧楼来到里屋. 月朝有自己的私人小宅, 外观在楼内部却是与楼分开.

瞳子轻轻将门打开透出一阵清香, 淡的似有似无.

看来不进也难了钩月硬着头皮进去. 月朝依靠在桌旁一脸平静的盯着他, 害的某人因此喘不过气来.

还是离他远点好. 钩越不打算进房站在离他最远的门口.

没想居然这么怕他, 想起来就一阵火气. 淡淡道”你已经逃了七次了还想怎样?”

还怎样呢, 不吃我不就行了.

月朝重重地一拳打在桌上, 几乎快把桌子阵碎.

“干吗一直躲着我? 我又不把你. . .” 说着说着好象不对, 自己是要吃他吧.

“钩月你就那么怕死吗? !” 那双美丽的瞳子狠狠的盯着他”是啊, 我怕死在你手里啊. 还有你为什么不找别人非吃定我?”

“谁叫你的肉看起来好吃啊.”

天那, 长得结实也有错? 虽然自己并不是非常英俊但也够帅气, 青春年华就死了太可惜了吧.

“我的肉一点也不好吃啊, 很苦. 血呢, 很涩, 骨头呢, 很硬的. 我看还是不吃好, 吃坏了你我死一万次都不行啊.”

“你怎么就知道不好吃了? 你吃过? 说到底还是怕死. 象你这种人早晚断子绝孙算了.”

说得好好的干吗咒我?”可是死在一般人手里还可以保个全尸不过死在你手里就算是五马分尸状而且也不好受.” 被人慢慢咬死想起来都觉得可怕, 钩越一阵寒噤.

“什么 ‘ 全尸 ’ 不 ‘ 全尸 ’ 的, 你死后肉会腐烂消失到头来还不是一堆白骨? 大不了你的骨头我原封不动就是了.”

听得某人满脸黑线看来他是吃死自己了没法改了.

过不久月朝就叫他回去, 自己在屋里楞了很久不时叹气. 想想愿意为他死的人不计其数可偏偏遇上个怕死的, 而且是他.

“傻瓜, 若不是你以前不怕死救我你以为我会为你留下子嗣吗?”

对狐族人来说生孩子冒着很大风险, 只要被吃一方中途变心, 死的人就是两个 —— 另一方和孩子. 所以狐族人最怕也最恨背叛二字当然也不愿怀什么孩子, 毕竟心爱之人死在自己手里的滋味不好受啊. 而且他不愿意总不能逼吧. 月朝想起以前自己傻傻的对天发誓一定要为他生孩子. 那时自己坚定不移可现在却. . . 该怎么办?

月朝无意识的动着手指忽然想起一件事.

天那, 为什么是这时候呢? 每隔几十年狐族人都会有一次发情期, 数数也该是这几天了. 怎么会这样呢? 月朝此时心乱如麻.

☆, 如何?

这里的活也不忙自从那天被人拖回来后那人只吩咐他端碗送茶什么的其他时间也到悠闲.

总觉的有点怪似乎会有另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月朝这几天基本上不出屋, 房内也静得怪异难道是自己错觉? 钩越总觉得不对劲又一时说不出来. 一个人躺在石板上发呆.

“喂, 你去送茶, 主人在前面的竹林中.” 瞳子说完就消失了.

“真是个怪人.” 钩越耸耸肩去茶房拿水.

说也怪, 为什么同样是醉卧楼的人他的待遇也太好了吧, 好象半个是他的. 难道他使了幻术? 听瞳子说狐族人都会可为什么自己就不会呢? 真是怪的不自在呢. 明明是同族待遇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

走着走着就来到竹林钩越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 竹叶四处飘落飞舞, 在他身旁的几棵竹子已到在地上, 一片狼籍.

月朝喘着粗气汗水一滴滴下落, 手中的剑闪着寒光. 瞥见一旁的钩越冷冷道”闪开!”

说着挥起剑, 剑光如长虹般扫过. . . 钩越眼前如见剑雨般下一眼则已遍地是竹杆了. 月朝勾起跟前的一根竹杆直往钩越踢去. 竹杆如离弦的箭般飞快除非对方手脚急快否则一定会受伤.

不过下一刻月朝脸上浮起一丝满意的笑意. 钩越静若处子, 在竹杆逼近眼前时用手轻而易举的接下. 干脆利落的身手另月朝暗自叹服.

“看来我的眼光不错, 你很厉害.”

“哪里”

月朝收起剑”你来有何事?”

糟糕, 居然忘了. 钩越看着手里还提着已被震碎的茶壶无语.

月朝一看便明白, 笑了笑道

“算了”

说着坐在一旁的石凳上.

一身黑衣更另皮肤白了几分. 月朝轻抚着长发想着这几天身体的状况: 从那天起身体就变得越来越差劲连五成功力也无法发挥看来快近了.

一到发情期全身无力身体燥热难受, 虽只有一天也够人受的了. 而且每次一定会比前一次来得更猛就像硬吃了大量的春药般痛苦, 极想在男人下方求欢. 不过多半人这时都是能忍则忍不到万不得已才会. . .

钩越沉静的站着看着他一脸忧愁心理有种担心”你没事吧?”

“恩?”

月朝回过神注视着他莫语.

两个人的距离似乎无法拉得近些, 总有点隔膜. 是因为那个吗? 月朝心中苦笑. 这个怕死鬼, 奈何?

☆, 第六章

几天后瞳子就再没叫他端水什么的, 只要是与月朝接触的事一件都没叫他做.

钩越总有些不安前几天他的脸色很糟, 好象有什么痛苦事. 但没人能告诉他怎么了, 连瞳子也一声不语的, 真是越来越摸不着头脑啊.

钩越放下手中的活在一旁休息心中对他念念不忘.

他到底怎么了? 这几天都怪怪的,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脑子里都是他啊, 哪天开始不见他就浑身不自在了? 钩越搔搔头准备去看个究竟.

月朝的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弥漫着清香令人清爽. 钩越推看门刚进门就听见一阵细声细语的呻吟从屋里传出来.

他该不会在做那种事吧? 钩越有点不敢相信不过连续的呻吟不相信也难. 亏他还替他担心的要命居然和别的人在. . . . 心中不知为何很痛. 第一次心痛真的不是滋味.

他转身准备离开, 屋里传来声音

“谁? !” 声音并不大却很有力.

“是我.”

月朝从房内走了出来. 身上虽穿着一件风叶长袍隐隐约约透着白嫩的肌肤但被弄得很皱. 额头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吸附着乌黑的长发随着脸颊垂落直即腰间.

月朝手一直紧捂着胸口眉头紧索本来红嫩嫩的唇瓣已咬得几乎透血, 吃力的吐着字.

“你. . . 快. . . 离. . . 开. . .”

下身的焦躁难忍和胸口的疼痛容不得他说下去, 汗珠一滴滴的滑落.

月朝支起身子想要走往屋内, 一只手拉住他

“你. . 到底怎么了?”

第一见他如此虚弱, 第一见他如此痛苦. 他想与他分担, 他不想让他一个人承受.

月朝松开紧握的手, 冷冷道”离. . . 开, 否则你. . . 会后悔的.”

“到底是为什么? ! 你怎么会这样?”

钩越不明白既然是一个人在的话为什么会发出那种声音呢? 到底是. . .

“你走还是. . . 不走?”

月朝的眼神透着冷漠. 如此陌生的感觉让他心中一紧.

“告诉我, 到底怎么了?”

月朝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瓣. 突然袭击害的钩越乱了手脚, 一种沉醉的感觉袭上心头, 然后就. . . .

不知怎么的自己睡了过去, 醒来已在床上. 月朝坐在一旁喝了口水

“钩越, 你即然不走那么等烤的肥羊我是不会放过的.” 月朝冷笑着

虽然身体有所好转可下身还是焦躁如初月朝不犹愁眉一锁. 这时放过他痛苦的就是自己, 穿心般的难忍他不想再受一丝一毫.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

说着月朝依近床边将他压在身下.

“你. . . . 干吗? !”

“抱我.”

☆, 第七章

钩越心里一阵寒, 他该不会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吧, 怎么突然说. . . 一下子就吓傻了. 这种事可不是胡闹的万一有了那自己的命不也拜拜了么?

月朝一手拖住想溜走的人将他按在床上. 秀气的双眉紧锁着”叫你走你偏不走现在想走也难了.”

“啊?” 钩越心中叫苦, 好人都没好下场.

月朝全身燥热得快欲火焚身了, 现在可以靠的就只有他了还好他没逃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他真的快受不了了.

月朝用仅有的力气将他扑倒在床上并坐在他的那个部位.

钩月此时脑袋空空无一物脸上一阵红一阵紫. 看着眼前的人将衣服一件件的解下心中小兔乱窜. 雪白如云的肌肤呈现在眼前钩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被他狠狠的压在下方. . .

“那个. . . .” 总不能这样下去吧.

“住口!” 月朝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得他噤若寒蝉.

说完覆上了自己的唇. 双唇略带一丝凉意如花瓣一般细腻柔和的唇与自己交合令他早已意乱情迷了. 月朝边吻着他边将他的衣服慢慢剥下钩越见势不妙忙喊停这下真把月朝惹火了本来已经很不舒服了还碰上个不识趣的, 心火又起见他的胳膊狠狠的咬上一口害得某人惊天地泣鬼神的乱叫.

“我不管, 反正你别想逃.” 月朝又那漂亮的双眼瞪了他一回

说着两人在床上上演一场猫抓老鼠的戏. 一个喊 ‘ 别躲 ’ 一个就死命的躲. 床咯吱咯吱的乱响着然后渐渐停了下来, 下一瞬间两人的身体才勉强的结合在一起.

欲望不停撞击着自己的身体月朝不免发出一阵呻吟”好痛”

如此鲁莽的结合两人的身心都不好受. 霸王硬上钩就已经很难受了更何况他们对这种事都是半懂不懂的反而更是难受. 虽然一直住在青楼却从没真正接触过, 说明了他还是第一次, 不过这次真让他吃尽了苦头.

就这样别别扭扭的交合了好一阵子双方才有了点默契渐渐的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

“慢. . 啊. . 恩. . 啊”

欲望不停的重击着自己的敏感点来回收缩着令他没了理智.

此时此刻两人都陷入情欲里无法自拔.

☆, 以后的出乎意料 [ 上 ]

拂晓的晨曦洒落大地, 朦胧中月朝醒了.

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日光映在他无暇的脸上. 细长的睫毛微微抖了抖, 黑如深潭的眼睛没有离开过身旁的人. 身上还留有昨晚的余韵, 带给他除了一丝的温暖还有一丝的痛楚.

月朝挪了挪身子尽量的靠在他胸前. 那人睡的很沉周围的一切好象都无法令他苏醒. 在他胸前躺上, 嗅着他的味道心里不停的泛着苦味. 他不知道事后会怎样. 他后悔了, 本以为这一切对那个人来说是幸福现在想来那是自己的天大的玩笑, 一切都是自己误会了. 很小的时候就. . . 每个人的希望都不一样而他也… 不知不觉中才知道自己已陷得太深无法自拔.

看着沉睡的他月朝禁不住冷笑了几声, 起身床换上干净的衣服一个人推开门轻步清早的竹林很美, 时而露珠晶莹散落其间, 时而薄雾缭绕久儿不散.

月朝靠在最近的竹上闭上双眼聆听着微风吹过的”砂砂” 声. 这能让他忘却一切, 至少现在. . .

“你果然在这里.”

来的人气喘吁吁, 额头布满细小的汗珠. 有神的双瞳注视着他.

月朝没有看他, 转过头去暗中咬了下自己的唇, 淡淡道”有事吗?”

“昨晚…”

话绕在嘴边却无法说出.

“钩越, 请你离开吧, 不要在留下了.” 说完又咬了下唇话虽轻但让他心头一怔

“为什么? 难道是昨晚. . .”

月朝霍然回头, 道”不, 不是的.”

他自己也没发觉有东西在眼中打着转.

钩越吓了一跳, 第一次看见他哭泣, 无声的…

“你. . . 哭了?”

月朝这时才察觉可是为什么他会哭呢? 不应该这样的, 为什么? 一开始就是我错了, 他和别人不同, 他是特别的.

“月朝?”

泪不在听任他的话肆意的落下来也落在了钩越的心里. 钩越轻笑了声用手将泪从他脸上一滴滴的抹尽.

“不哭, 好吗? 给我个离开的理由, 好吗?”

声音很柔软听得月朝暖暖的. 但是 ‘ 理由 ’ 他有吗? 他不能告诉他一切, 决对不能.

月朝摇摇头”我. . . 没有.”

钩月惊异的看着他心里无法相信, 毫无理由的赶他走, 这算什么? 心里的一团火渐渐燃起. 他双手抓住月朝的双肩, 道”昨晚的事到底有什么后果? 还有为什么怀了孕才吃人?”

月朝略带些惊讶的看着他. 他没想过他会问这个, 这个让他害怕的一切.

“不说? 我去问别人! !” 看他的样子难道是猜中了?

“不!” 月朝上前拉住他的衣袖”这和你无关. . .”

“我只是听瞳子提起过, 不过. . . 我只是想把一切弄清楚, 可以吗?”

钩越慢慢将他的手松开快步离去.

身体还没复原的他是追不上他的, 月朝站在原地心里也不知是苦还是涩.

钩月到处寻找瞳子, 他想知道一切还有为什么他要瞒他? 找了好久都没见到他的影子心急之下喊了几声瞳子闻声出现在他面前, 见了他就抱怨了句”你好吵, 有事吗?”

“我有事问你.”

“事?” 说着打量了他一眼, 笑道”说吧.”

“为什么狐族人要到怀有身孕才会吃人呢? 你应该知道吧?”

瞳子听了愣了一怔, 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问这个干吗? 有人怀孕了?”

“我是说 ‘ 假如 ’!” 想起月朝惊慌的样子他好象也明白了一些什么.

虽然有点不对劲不过他还是如实答道: “狐族人并不是所谓的真正的人, 他们与人还有一些差异. 即使是怀孕也不能够象人一样生出孩子. 因为两人结合后在母体内的不是完整的小孩而是一股灵气没有肉体所以必须吃掉作为父亲的那一方化作血肉孩子才算完整.

“那. . . 要是没吃呢?”

“一方背叛的话孩子当然没有了, 至于他的 ‘ 母亲 ’ 也会死去. 灵气会与母体抗衡的, 而那时怀孕后的人法力什么的全部会消失跟本抵抗不了, 最后惟有一死.”

瞳子的话如针刺般深深扎进他的心里. . .

看到他脸色有异样瞳子禁不住打个哈哈笑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你怀孕了?”

钩越尴尬的笑个几声没有回答.

☆, 以后的出乎意料 [ 中 ]

几天来钩越再没有去过月朝房里. 他无法离开, 不管以后会怎样他只求那个人能平安事. . .

这样悠闲的日子没多久就被人打破了 —— 醉卧楼来了人.

月朝如往常般坐在桌前两手趴在桌上闭目养神. 开门声很快将他惊醒, 见了那人宛儿一笑道”水姑娘, 有何事?”

来得太匆忙女子有点气喘, 道”两个月来月朝公子总是因病没有露过面惹得那些达官贵人恼怒不已. 刚才来了位大人而且是朝廷官员说非要见你. 现在正闹得火热呢, 你还是快去吧.”

月朝没有多想起身与那女子一同走了出去.

醉卧楼来人他早已预料, 这件事确实该处理一下了. 由于狐族人的寿命都很长为了不让周围的人起疑他不会一直呆在同一个地方. 现在也是他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他决定将这份情感放在内心的最深处然后学会忘记, 去一个没有他的地方. . . 而且那件事也许是他多虑了, 身体没怎么样.

走了不多久两人已到了那扇分隔两地的门, 女子将门打开心里有些顾虑”月朝公子身体真的好了吗?”

月朝微微一笑”没事, 应该好了.”

他心里计算了一下日期想来应该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吧.

很快来到里屋, 平常是最热闹的地方, 现在却异常的安静. 所有人的围在边上看来里面的人地位一定不小.

见他来了围观的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脱俗, 无与伦比让谁都想多看几眼.

月朝漫步走到中间, 身穿丝绸长衫的男子靠在八仙桌上手里的酒杯晃啊晃的. 他又扫视了周围: 在那男子几步远的地方还站着几名手下.

他不动声色的走上前行个礼道

“月朝在此, 大人有何吩咐?”

那人停下, 放下手中的酒杯悠悠道

“月朝, 你让本大人好等啊.”

“是, 月朝身体有些不适还请大人息怒.”

许凌转过身来细细打量着月朝点头眯笑道”英雄配美人, 想必月朝公子不会不同意吧?”

月朝不失礼仪的宛儿一笑道”只是月朝所认为的英雄与大人有所不同吧.”

“哦? 那我就你见识一下真正的英雄. 如果你输了的话就成为我的人, 如何啊?”

许凌尖锐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月朝. 那眼神如豺狼遇见猎物般让每个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只有一个还是以往的不动声色.

“可以, 月朝到是很想见识一下.”

许凌见他爽快的答应了大笑道”好!”

醉卧楼的内部有一块专门比武的场地, 月朝象往常一样站在这里. 刚开始就有很多人围在一旁. 很久没这样比过了看的人都兴奋不已.

两人都拿着剑在相隔几十步处静静对视.

对于月朝来说无论是怎样的对手他都可以赢, 即使武功比不上他还有法力所以他不会输也没输过. 不过目前为止他从没用过法术.

许凌突然脸上浮出一丝胜利般的微笑. 月朝看着他心中不禁冷笑了几声, 那个人也许不知道自己轻视的下场吧.

下一瞬间许凌已腾空而起如大鹏展翅般手中的剑顿时透着一股锋芒的剑气瞬间在月朝头上掠过. 月朝快速闪躲但肩上的一块布还是被硬硬的扯了下来. 顿时令他一下子惊呆了, 好久没碰上这么强劲的对手了, 用最快的步伐也…

接下去的几招更是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招如闪电般霹雳神速; 一招如飞花飘落般柔中带刚; 另一招如镜花水月般难以预料… 就连月朝看了也不禁暗自佩服.

刚与他过了几招身体就开始传来异常的疼痛, 时间越久疼痛就越是激烈而且居然是在小腹. 月朝心头一阵不安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腹部, 现象虽不明显但手却能感觉到那微微有些隆起的地方.

这触感让他的情绪一下子变得很杂乱心里此时除了惊讶就没什么了.

见他停了下来许凌虽然有些吃惊但手中却没停下, 一把剑以电光火石般迅速的向月朝刺了过来.

☆, 以后的出乎意料 [ 下 ]

眼看是躲不过了月朝硬是将这招接下来, 向后退了几步身子没支撑住慢慢往下倒. 他连忙将手中的剑扎在了地上, 顿时脸色苍白.

许凌遮不住脸上的微笑, 悠悠道”怎么, 认输了?”

“没… 没有.”

月朝吃力地站起来一股血腥味涌了上来, 下一瞬间鲜血从他口中接连不断的渗出. 腹部的疼痛一阵盖过一阵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现在的他更本胜不过那个人, 无法使出全力连法力也. . . 真的要输给他吗? 不. . . 他不能… 输了比死还要痛苦… 那到不如…

“月朝!”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声音重复了几次月朝忍不住说了句

“你来干吗? 回去! !”

钩越没有听他, 快步走上前去. 月朝嘴边的血迹一下子映入他的眼帘. 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到底…

一脸担心和惊讶的望着他, 道”月朝, 你. . . 没事吧?” 说着将他扶起.

月朝没有回答, 一只手按在小腹上紧锁着眉头”好… 痛”

“月朝! ?”

钩越扶着月朝两眼怒视许凌”混蛋! 要是他有个万一我钩越饶不了你! !”

许凌听了淡淡笑道”哦? 一个下人就这么想保护主子吗? 我劝你还是快滚吧.”

“你…”

月朝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暗子好笑. 如果让他知道是被他害的会怎样呢?

“钩月… 你打不赢他的, 带我走.”

“可是…”

月朝吃力的摇摇道”离开也好. 现在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就是.” 晴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瞳子边走来边看了看周围, 道”这些人有我收拾, 主人就靠你了.” 说完用异样的目光瞟了月朝.

虽然只是一瞟但月朝隐约能感受到另一种含义.

“好.”

钩越不顾外人眼光一把将月朝抱起往外跑去, 许凌见了忙带人去追却被瞳子一人拦住无法开脱.

钩越跑得很快即使怀中还抱着一个人速度也未减半分.

可是一路上很颠簸本来好了一点现在又痛了起来.

“钩月. . . 放我下来”

钩月不安的询问道”怎么了? 你刚才被打伤了?”

“我…” 怎么说呢. . . 总不能说动了胎气吧.

月朝无言的对视着他.

“再不久有个客栈不如…”

“客栈? … 不… 你走吧, 不要管了.”

“受伤了还嘴硬? !”

月朝无奈的笑了, 这个人还是这个样子呢一点也没变, 一直都很关心身边的人. 对于他, 我更本下不了手.

月朝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双手还是放在那个部位, 很痛, 真的很痛可是他必须忍着直到生命的终结.

“你想抱他去哪?”

晴朗的声音再次出现.

钩越停下脚步, 道”去客栈.”

“客栈? 那可不行. 在人间带得太久了难道忘了刚出生的孩子是不能呼吸人间的毒气的吗? 月朝.”

瞳子的话变得异常而陌生眼中透讥讽, 原有的敬称和尊敬早已淡然无存.

月朝看了看一脸惊讶的人淡淡道”钩越, 你最好别听他的.”

瞳子笑笑道”是听谁的还不简单? 你应该知道吧, 小腹隆起不是吗?”

“你住嘴!”

月朝极力的否认这一切, 他不能让他知道的, 不能…

钩越慢慢将月朝放下, 眼神代替了言语.

“钩越?”

钩越一直看着他一只手瞬间摸上他腹部. 月朝吓了一跳, 他知道已经瞒不过了.

沙哑的声音顿时响起, 沉沉的带着伤感.

“为什么, 不告诉我? 为什么?”

月朝扭过头去没有勇气去面对他.

“哼 ~ 还真是感人呢, 堂堂的狐王为了个族人不惜付出生命. 我说的没错吧? 法力没了本来隐藏的气味变得越来越浓了. 呵 ~~~ 你现在. . .”

“够了, 你给我闭嘴, 我好歹也是狐族的王容不得你无礼!”

瞳子轻哼了声花作一团缭绕繁的烟雾.

烟雾慢慢地散开眼前的景色令钩月一阵疑惑, 不是街市行人而是一片树林.

“这里是?”

“狐林”

“呵 ~~ 没错原来你还认识呢, 月朝.”

晴朗的声音再次传来雾中的人影变的清晰.

☆, 命运恋歌 [ 上 ]

钩越搀扶着月朝两个人都不发话看着那个高傲者.

“怎么, 生气了? 我可是全都想好了呢. 月朝我是绝对不让你死的.”

说完笑声又起带着冷意.

月朝看着他淡淡道”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

“当然!” 原本清澈的眸子一下的变得尖锐起来仿佛能看透一切”现在的你更本杀不了我不是吗? 而且到时你也救不了钩越.”

月朝听着虽然看上去还是很镇静但心却不停的颤抖着.

“哼, 现在你也只有听我的否则他就没命, ” 说着瞥了一眼钩越”前面有个山洞你们就去那里呆着.”

怎么办? 月朝不安的看着身旁的人心里难受的要命. 没想到一直照顾着他, 陪伴他的人会有一天背叛他, 目的呢? 想到这他不禁冷笑了几声.

钩越对此更是意外对于瞳子的迅速改变他觉得不可思议而另一个人更是让他惊慌失措.

看到他一脸的不安钩越忙换上平时祥和的面容, 道”我没事. 你那里痛不痛? 要不就去山洞里坐一会也好啊.”

“钩越? … 好, 我听你的.”

月朝不安的脸上浮起一丝的笑容, 安慰了他也安慰了自己. 一起死好不好? 我们谁都逃不了的. 让我们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我不想离开你. 至少我们现在是一起的…

钩越扶着月朝在另一个人的注视下一步步挪进了不远处的山洞. 刚进去就觉得寒气透股, 冷的叫人直哆嗦. 除了靠进洞口的地方有一点光线外所有的都被黑色附着眼睛更本看不见. 地上干而冷每踩一步寒气就迅速地往脚心中钻.

“月朝, 没事吧?”

钩越紧紧扶住他摇晃的身子.

“没事, 只是有点. . . 吃力而已. 瞳子. . . 被我封在了外面你快走. . . 这里面通往别处. . . 快.”

说着抬起手指向洞中.

这算什么? 要他一个人活下去吗? 别开玩笑了.

“月朝, 要走一起走!”

月朝吃力的摇摇头道”本来是不能使用法力的, 我想自己不会活得太长吧, 所以出去了又如何?” 说完淡淡的笑了声.

此时此刻的心情更本就无法言语除了痛还是痛, 他恨自己的无能连他都保护不了. 是啊, 即使出去又能怎样呢? 他不是有了身孕吗? 两个人早晚会有一个死去也许两个都… 对于这样的结局真的好吗?

“那就一起吧, 我想陪着你.”

月朝再次摇了摇头, 道”记得吗? 你以前救过我现在换我救你了. 走吧, 你不是很怕死的吗?” 明明赶他走, 他为什么不走? 以前不是一直要逃的吗? 好难受, 这场噩梦快点结束吧, 不要再折磨我了还有他.

钩越深情的注视着他然后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好象会瞬间失去他.

用哭泣般沙哑的声音恳求道”不走, 我不走. 求你, 别在赶我走了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几时我就喜欢上了你所以我不想离开.”

月朝冷冷笑道”和我在一起你一定会死的.”

钩越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道”你应该有办法的, 所以求你活下去好吗?”

“你…”

钩越微微一笑”我相信你能活下去, 有人活总比一起死要好吧. 而且一条命换两条我也划的来.”

“两条?” 想着, 月朝脸微微一红, 恼怒道”现在你还敢开玩笑? ! 你以为我会. . . 恩… 恩.”

钩越吻上了他冰冷而柔软的双唇轻咬了几下依依不舍的分开, 望着脸红的人忍不住笑了声”即使我出去了也没有人会放过我的, 杀狐王的罪可不小哦. 月朝你以前不也答应的吗? 为我生孩子的. 怎么又想反悔了?”

“我只是想报答你救过我的可是你…”

“是, 我辜负了你一片好意.”

月朝苦笑道”‘ 好意 ’ 吗? 更本就是恶意! 我真的很后悔, 我. . .”

钩越握起月朝寒冷的双手搓磨了一会, 道”其实对于一个狐族人来说有子嗣那就是神的恩惠不是吗? 我也一样啊. 月朝我真的很感动. 孩子就拜托你好吗? 我想要我们的孩子更不想你死, 可以吗?”

温柔的话语在耳边萦绕让人不动心也难了. 不知何时开始眼泪就在眼眶里打着转然后一滴滴往下落再然后那个人一定会帮他擦干抹尽. 钩越, 你是否知道我的泪只为你流过…

对于他的请求拒绝又能怎样呢? 月朝嘴角挂起一丝微笑将手伸进裤腰上,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一下子扎进了钩越的胸口顿时血如泉涌就如他的泪水般一发不可收拾.

☆, 命运恋歌 [ 下 ]

钩越痛苦的皱着眉头嘴上还保持着原有的笑容, 手还停留在他的脸上不忘记为他擦下最后的一滴泪水. 沙哑的说了声”别哭, 好吗?”

当他的手连带着他的身子躺在冰冷的地上时月朝的心也随着他死去. 触摸着那具存有余温的躯体他的泪水没有停下”钩越, 我答应你把孩子生下来. 不过你要等我, 到时候我们一起走好吗?”

鲜血不停的往外涌出整个空间充满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月朝咬上了他的胸口将混着血的肉一点一点的撕下咀嚼了会艰难的咽了下去, 鲜血渐渐从嘴中溢出滑落下来.

月朝苦笑了声”你的肉一点也不好吃.”

眼看着血肉吃得七七八八才停了下来不仅是嘴上就连衣服上都是他的鲜血, 月朝起身擦干了眼泪拖着长长的步伐走到洞前解开咒语.

瞳子瞬间从草丛中蹿出站在月朝的面前. 看到他身上和嘴角的血迹冷笑道”事情办完了? 把狐珠交出来!”

月朝看了他几眼, 眼神中闪着冷漠和悲哀, 淡然道”你跟随我几十年就是为了这个?”

瞳子冷笑道”那有如何? 狐珠可是至宝除了你谁也不知道. 真是可惜了为什么只能传给王室的人呢? 我比起你来更适合才对.”

“你, 住口! … 狐珠确实在我这里.”

“真的?” 瞳子轻笑几声眼神中透着轻蔑”月朝, 你到死都想摆着一副君主的架子么? 说真的, 侍奉你多年对你的除了厌恶就没别的感情了. 狐族人都是冷酷无情的, 不需要你假慈悲!”

月朝看着这个多年陪伴身边的人心一下子变的更冷更破碎. 他没亏待过任何人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暗算他? 以致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 原来在他们眼里他所做的一切只是虚伪. 哼, 这被诅咒的一族啊…

他提起袖子一点点地抹尽了嘴角的血迹冷冷道”是吗? 一切都是我的假慈悲? 我真的有点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救你, 救你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不能去相信任何人.” 说着双手抚了抚小腹, 道”好, 我会把狐珠给你, 不过得等到我的孩子出世才行.”

瞳子听了心中大喜连连应道”好, 我可以答应你让孩子出世而且我也不会杀你.”

“为什么?”

“你为一个平民生了孩子, 你说会有人答应吗?”

“你想让我受尽凌辱后死吗? 瞳子这才是你的本性吗?”

月朝无法去相信这一切, 一直都很善良的人为什么一下子就能变成恶魔呢? 为什么一直遭人背叛的人就是不长记性呢? 想到着他不禁讥笑了声.

瞳子大笑道”那有如何? 只要我有了狐珠你根本伤不了我, 除了恨外你还能怎么样? 这就是你做了蠢事的后果, 我可早就提醒你了不是吗? 而且你现在不给我, 等你的就是死所以你别无他法.”

看到那傲慢的笑容他也很想大笑一声, 笑自己的一切. 一生与背叛做伴的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世上呢? 除了他给我一丝温存外自己还剩下什么? 钩越… 想到那个人心头就一紧. 他还不能死, 至少现在不能…

不知不觉中肚子一天天大起来, 身体也变得沉重起来再后来就是低头看不见脚了. 好在有他像以前那样 ‘ 照顾 ’ 自己才没让半路来的走兽什么的袭击. 自从那天起就不用再进食所以几乎两人都在一起, 这是令月朝最头疼的事. 现在的自己更本是手无寸铁之力要是没有瞳子在的话自己早就一命呜呼了, 可是总不能真的到那时…

月朝一个人坐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呆了很久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瞳子确实很细心把他带到狐林的边境, 这里常年被烟雾所覆盖到处都是陷阱很少有人会来更别说是走兽了, 而且即使他们嗅到自己的气味也要找一阵子, 在那时瞳子一定会先发制人, 一举歼灭, 可以说这里是隐藏的最好地方.

因为身上有个累赘逃是逃不了了不过狐珠也决不能给他的. 怎么办? 到底. . .

月朝不犹将眉头一锁. 这是他几天来一直想的事情, 为了这件事晚上他都没睡着过. 他低头一边抚着大大的肚子一边叹气道: “孩子啊, 你可害苦我了.” 为什么没人告诉过他狐族人怀胎两个月就要生了呢? 而自己已经… 可是我还没想到什么办法啊.

☆, 孩子的出世

突然间又一阵疼痛打乱了他的思考. 月朝瞪一眼那肚子. 该死! 又踢我! ! 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没事就在我肚子里瞎闹, 一天踢个好几次, 真不知道是谁遗传的!

看着那快熟的肚子想让他出来又不想让他出来, 心里一下子变得无比矛盾.

瞳子看着月朝突起的肚子皮笑肉不笑, 道: “恭喜了, 孩子差不多该出世了”

月朝轻哼了声没有理会. 恭喜的该是你吧.

“不过生孩子可是很辛苦的, 我还真怕你受不住呢.”

“有那么痛吗?”

瞳子一脸疑惑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还问你干吗? ! 我可是第一次! 想着瞥了他一眼.

瞳子摸了摸下巴道”那就麻烦了, 要是生不出的话. . .”

月昭听着不犹咽了下口水, 瞪了他一眼. 你干吗要咒我啊!

看着他愤怒的眼光瞳子微微一笑道”放心,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月朝又轻哼声当作没听见.

暮色渐渐降临, 黑夜笼罩了一切. 地上的寒气一阵阵冷得刺骨即使铺了毛毯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月朝没有睡着, 坐起身来看了看周围. 很黑, 偶尔从狐林中传来走兽的吼声. 看到睡在身旁的人没有醒来心安了些, 慢慢起身轻悄悄地走了几步又是一阵疼痛而且比以前更剧烈害得他只好坐下来一边抚着疼痛的肚子一边不安的猜测着, 该不会. . .

“我不是说了别乱跑的吗?”

熟睡的人早已醒来看着月朝冷笑了声.

“肚子… 好… 痛”

刺痛一下子传便全身, 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滴细密的汗珠, 粉嫩的双唇红中透着血. . .

瞳子吃惊的看着他”你该不会…”

“我. . . 我怎么… 知道? !”

.”喂, 你…”

看到他痛苦的挣扎自己也不知所措了. 现在怎么办? 他不知. 头一次碰上这种事. . . 可是绝对不能让他死的, 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月朝躺在地上因疼痛而翻滚了起来, 原本洁净的素衣沾上了地上潮湿的污泥既脏又冷. 地上的寒气直刺着后背, 月朝强忍着寒气的侵袭, 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疼痛的肚子. 有种预感告诉着他, 孩子快要出世了.

瞳子连忙将他扶上毛毯在一旁升起一堆篝火为他暖暖身子. 血红的火焰照在他的脸上, 那越发苍白的面容不时有滴滴汗珠滚落, 早已血红的嘴唇开始漫出淡淡的血腥味, 双手一直紧紧地楸着盖在身上的薄被仿佛要将它撕开才肯罢手.

瞳子一时也乱了手脚不停的问自己 ‘ 现在该怎么办? ’ 看他的样子应该快生了可是谁来接生啊? 自己又不会. . .

“该死!” 说着重重的一拳落在了身旁的树上顿时传来沙沙声.

要是一早送他去狐都的话也不会… 他这辈子最恨欠别人, 以前他救过自己所以现在他必须救他, 这样谁都不欠谁了. 可是这…

一脸苦恼的看着他, 从没做过的事真的行吗?

“瞳子, ” 他艰难的吐着字”拜托. . . 帮我…”

“可是…” 他真的没做过.

“啊… 啊…”

“月朝! ?” 不行这样的话两个人都得死.

就在紧急关头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虽然没做过但看过, 现在只好试试了.

“月朝, 深呼吸, 还有把腿分开啊!”

“不. . . 要. . .”

“死到临头了你…”

瞳子咽下了话再不多说将他的双腿硬是分开并将下半身的衣服拖下.

“你… 干什么?” 苍白的脸上多了一圈红晕.

“你有没有想过平时拉肚子是怎样的吗?”

“啊?”

月朝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瞳子放弃的这样无谓的对话按住月朝的脚好让他不再乱动.

☆, 完结

当清晨的第一道白光撒在地上时传来了阵阵孩子的啼哭声, 清脆而柔和.

折腾了一晚上的两人这时才吐了口气, 坐躺在地上根本不想动任由着孩子不停的哭闹.

周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早晚都会把野兽给引过来最好还是离开. 瞳子将孩子抱起走向不远出的小湖旁为他清洗掉身上的污血用柔布包裹好.

柔和的阳光映出了孩子嫩白的面容. 他边洗边注视着他不犹轻笑了声, 抱起来走到月朝身边将孩子放在他身边.

“孩子. . . 长得很像你.”

月朝苦笑道”像我? … 好吗?”

他抱起孩子静静的看了很久脸上虽挂着一丝笑容心里却在不停的泛苦.

“好了, 你的事完成了现在该把它给我了.”

“我知道了.”

月朝摇晃着身子勉强的站了起来一手托住啼闹的孩子, 一手放在胸前, 手指抵在额头闭上了双眼, 嘴中轻声念了几句咒语瞬间一颗如水晶般透明的珠子出现在月朝面前闪着刺眼的光亮.

瞳子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但更多的是欢喜. 这么多年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终于可是到手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

“给我!”

瞳子急忙从月朝面前抢过珠子紧紧的注视着却没察觉他身边人的一丝冷笑.

“瞳子, 你听说过狐珠是什么样的吗?”

“什么?” 瞳子疑惑的看着他

月朝装出一脸奇怪道”你难道连狐珠是暗红色的也不知吗?”

“什么? ! 这…”

“连猎物的样子都没察清楚吗?” 月昭冷冷笑道”你不是教我不要相信任何人的, 不是吗? 我现在就照做了. 很快迷魂珠会让你睡一觉而且是三十年这样一来孩子也不必担心了.”

“为什么, 你要骗我? !”

月朝没有理会他转身往狐林中走去, 很快又停了下来问了句: “你知道狐珠为什么是暗红色的吗?”

“…”

“那是因为它是诅咒之石.”

说完浅浅的笑了一下抱着孩子快步往狐林的深处跑去.

月朝吃力的跑着, 累了就走一段再跑一段. 眼看只要再走大约一个时辰的路就可以看见村庄了可是命运好象一直在捉弄着他 —— 来了两头野狼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也许是闻到了他身上的血腥追来的, 月朝紧抱的孩子往后退了几步. 现在的他连站都没法站稳又怎么可能…

可是. . . 孩子. . . 一定要活下去!

月朝将孩子放在身旁的树边慢慢走向那两头野狼.

“放过我的孩子, 好吗?”

他恨自己的无力, 恨命运的捉弄人. 为什么连他的孩子都不放过?

野狼撕磨着牙齿充血的眼睛看着他, 向后推了几步以最快的速度向他扑过来. 月朝渐渐闭上了眼睛去接受这样的命运.

下一瞬间居然传来野狼撕裂般的惨叫声接着两只狼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中. 月朝下意识的回头, 那个人居然是狐都的长老修斯.

满头白发的老人见了月朝万分吃惊, 道”你. . . 是王? !” 说着连忙将他扶起.

月朝指着树边的孩子, 道”长老, 孩子你可不可以收养他? 就像你以前照顾我一样.”

“孩子?” 老人惊讶的走到树边将放在地上的孩子抱起看了看, 疑问道”你是和谁… 什么时候…”

“那都不重要.”

月朝坐起接过孩子, 淡淡道: “只要他不要步入我们的后尘就行.”

说完深深的吻了吻孩子嫩白的额头, 瞬间小小的额头上浮出一个血红的朱砂印.

“您. . . 这是. . . 干什么? !”

“我已经. . . 没有什么力气了, 长老… 孩子就… 拜托了.”

月朝渐渐又垂下了眼帘倒在了地上任修斯怎么喊都没有醒来.

修斯看着月朝的尸体昏花的老眼落下了热泪. 从小就开始照顾他就如自己的孩子般… 为什么在我死前却是见到你…

修斯抱起哭闹的孩子发誓道: “王, 我一定将他抚养长大而且就如带你一般.”

{ 第一部完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部好了啊, 累. 我的打字速度实在太慢了啊. 下一部恐怕会等很久很久. ( 谁叫我还要上学呢, 哭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