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ạ thiên đích kính tử – Lộ Nhiên Hậu

夏天的镜子 by 路然后

(花季雨季都市情缘情有独钟欢喜冤家)

文案

不足之处有很多,渣文一个。

多多指教。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镜,原夏 ┃ 配角:李楠,艾黎 ┃ 其它:

☆、贞操没啦~

作者有话要说:  字数有点少,不过为了凸显后面的

有什么关系呢 ╮(╯▽╰)╭

苏镜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已经五年多了,从最初的普通至极到被人嫌弃再到现在的大红大紫,苏镜都很少抱怨过,只是一直在笑,甚至没生气过,也没难过过。和苏镜相处过的人都觉得他好像从来都不会难过或者生气的样子。

苏镜的私生活是出了名的乱,男女通吃。但苏镜自己也有底线,他从来都不会和他睡过的对象睡第二次,即使这样仍有不少人前仆后继的去讨好他。被他睡过的很多人都抱有遗憾,这么帅、又有钱,而且体力好的人并不好找,良辰美景却只有一次啊。

苏镜最近在准备办一场秀,吸血鬼风格的,其实只是他最近看吸血鬼日记看多了,画吸血鬼之类的风格的衣服画多了,正好可以办一场秀,于是,很随便的苏镜就吩咐助手开始准备了。

由于这次的风格比较独特,而苏镜又想好好办这场秀,于是苏镜特地交代助手,要找很漂亮的模特。

模特很好找,衣服缝纫好,T台准备好,秀已经进入了倒计时状态。

再过几天就是苏镜的生日,也是这场秀的开始。

未走先火,只是因为苏镜的名声。

乱糟糟的后台,化妆的化妆,试衣服的试衣服,艾黎把自己的妆画得特别浓,明眼人都知道他想干嘛,被助手看到后训斥了一顿,艾黎很生气,于是把他带来的小模特也训斥了一顿。

被带来的小模特叫原夏,长得很清秀,身材也很好,站在一边不吵也不闹,很乖。助手很喜欢这个模特,于是就对他比对别人好了点。艾黎揪住这点不放,硬说原夏勾搭助手,骂他是贱人,就会勾搭人。

苏镜还在远处就听到了叫骂声,皱了皱眉又舒展开。

“好像很热闹的样子?”苏镜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画着很浓的妆的模特在不停的骂他身边已经满脸通红的模特。

艾黎一看是苏镜来了,有点尴尬,然后就跑过去,抱着苏镜的胳膊甜甜的说:“小镜,你来啦~”

苏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说话,只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那个被骂的小模特。

原夏松了口气,抬起头看那个救了他的人,瞬间……斯巴达了……

原夏没来这个圈子之前做过一件他认为做crazy的事情,就是ONS

为什么会选择区ONS呢?原因和很多人一样,就是想确认自己的性取向。

原夏交往过女朋友,可是在和XXOO的时候,女朋友发现他根本就硬不起来!于是原夏就在她鄙夷的目光中失恋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可能是人家小伙子纯情呢。但坏就坏在了那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之夜……

好吧,其实就也是原夏在某交友网站上找了个ONS对象,男的。

约好了在XX酒店见面,对互相的印象都不错,喝了酒,上了床,对方把原夏折腾的很舒服,也很疼。

第二天,原夏醒来的时候头也疼,菊花也疼,但关键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真的爽到了!

原夏有一点点的桑感,不应该啊,怎么就是gay了呢,怎么就爽到了呢,怎么疼得就是他呢。

得,咱原夏就这么一小白的人。

☆、一夜情对象来啦~

作者有话要说:  卧槽 字数好少 -.-

原夏在没真正接触模特这个圈子之前就做过模特的兼职,真正进入这一行其实还得归功于艾黎。

很多年没见的小姨突然打电话来说表哥想让他来参加一场秀。没错,原夏的表哥就是艾黎。艾黎本来是想让他来出出丑的,因为他依旧记得原夏小时候满脸鼻涕小脸皱巴巴的丑样子。但等真正见到原夏的时候艾黎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原夏长得很美丽,很妖孽,尤其是那双大眼睛。而且原夏的身材也很好,身高虽然只有175,但骨骼匀称,而且还特白,小屁股也翘翘的,助手一看就相中了这纯洁又妖孽的小伙。

艾黎不满了啊,原夏这变化也太大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大二十八变?卧槽真坑爹,凸!

原夏性格比较安静,安静的练习,安静的吃饭,被艾黎骂的时候也很安静,只要忽视那张红彤彤的脸。

终于能真正接触这个圈子的原夏很兴奋,所以就算被表哥骂原夏也没什么怨言。

But,原夏这次后悔了,特别后悔,超级后悔,及其后悔。

为什么?

因为如果他知道这次的设计师就是那次ONS的对象的话他是死也不会过来的。

但是,没有如果。

于是,原夏就在苏镜饶有趣味的目光下,阵亡了。

看着那个设计师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原夏在考虑,是该逃跑还是逃跑还是逃跑?

于是,原夏就华丽的逃跑了?

╮( ̄▽ ̄”)╭ 怎么可能,就算他想逃跑苏镜也不让啊!

苏镜早就听说过原夏了,因为助手总是在他的耳边夸他,想不注意也很难。但没想到他原来就是之前的那个笨蛋床伴。

想到他那一夜搞出的乌龙苏镜就想笑。

哪有人把别人约出来然后严肃的谈判关于ONS事前以及事后处理的?而且还想压自己,当时的苏镜第一次有想要爆粗的冲动。不过当他进入的时候苏镜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极品,要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身下的人已经晕了三次,苏镜才放过这个妖孽。

第二天苏镜因为要参加会议所以早早就走掉了,明明知道回去也不会看到他,却还是抱有希望,但是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还是有点失落。所以当苏镜再次看到原夏的时候无疑是很开心的,当然,苏镜选择遗忘那种失而复得的情绪。

“大脑死机了吧,小笨蛋。”苏镜在原夏耳边吹了口气,惊得原夏一下就把苏镜推开然后跑掉了。

怎么就跑掉了呢,苏镜理解不能。

艾黎不解,他们?认识?以前怎么没听原夏说过啊?不是在瞒着我吧!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复仇的种子已经在艾黎的心上种下了。

☆、秀要开始啦~

原夏跑出去之后就后悔了,卧槽我这是在干嘛?无故旷工?卧槽是要被扣钱的啊!!!

于是小夏同学又跑回去了,钱不能不要,钱不能不要!

于是,苏镜刚出去原夏就回来了,神马是擦肩而过?这就是。

原夏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秀就要开始了,他不想被扣钱不想被扣钱,于是,急匆匆的原夏也没有看到表哥那快要喷火的眼光。

【卧槽我能说我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写了吗!!!】

原夏穿的衣服是半透视类型,黑色系,若隐若现的两个粉红的小点点,会让人联想到那些外在精英但内在YD的人,原夏的身材加上这件衣服再加上那张美轮美奂的脸蛋,苏镜可耻的硬了。

【小剧晨

原夏:卧槽,苏镜你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凸

苏镜:我也不是有意要硬的。╮(﹀_﹀)╭

原夏:感情你还是故意的了!(#‵′)

苏镜:我也就看到你才硬了。╮(﹀_﹀)╭

原夏:原来你阳痿啊。(⊙ ⊙)

苏镜:……

【内心】卧槽这难道不是情话吗难道不是吗

为了配合这场秀,苏镜特地在郊区找了一个大房子,将墙壁涂成黑色,在门前栽了几颗快要枯萎的树,总之,一个明明很豪华的房子被硬生生的打扮成了鬼屋。

虽然这场秀苏镜特意吩咐助理不要太声张但还是来了很多人。名媛,绅士,记者,粉丝,打酱油的。

当苏镜在厕所撸完之后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秀也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突然,大厅内的灯全灭了,闪光灯打过全场,定格在T台,模特们一个一个走上来。所有人都坐好,记者们拿起了照相机。

【小剧晨

作者:为什么这场秀会找到原夏?

作者:原因如下↓

1、这次的主题所要求的模特比较严格,全部通过助手一个一个把关,身材差pass,脸蛋差pass。

2、苏镜这次不想要那些有名的模特。

3、艾黎是他哥。

于是原夏就来啦╮(╯▽╰)╭

快要到原夏的时候艾黎叫住了他。

“你后面没弄好,我帮你弄一下。”

“哦,谢谢表哥。”表哥其实人挺好的嘛。

“好了。”

这时,助手走到原夏身边,拍拍原夏的肩说:“不要紧张,就当下面的人是空气,我看好你哦!”

“嗯,谢谢你!”

“去吧。”助手舒了口气,转过身。

“你拿着剪刀做什么?”

助手震惊的看着艾黎手中的剪刀,想到刚刚出去的原夏,暗叫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在写什么

☆、被绑架啦~

原夏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走秀。不过在看到苏镜玩味的目光时原夏突然就不紧张了,哼,才不会出糗给你看。

这么想着,原夏的上衣突然就这么掉了下来。Σ(っ °Д °;)っ麻麻,这是怎么回事……

全场哗然,原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脸蛋变得越来越红。好多记者举起了照相机对着原夏。

【小剧晨

记者A:虽然当时大脑已经卡机了,但这是职业反应

记者B:我已经想好明天的标题了

记者C:JX【苏镜的服装名称】秀乌龙,模特“□”上阵

记者A、B、C:good job!

正当记者们准备拍照的时候,全场一片黑暗,有女士的尖叫声和记者的辱骂声。这么棒的料居然没拍到,cao!

苏镜第一个反应过来,跑到台上,脱下自己的衣服裹住原夏,然后顺手抱住了原夏,走下后台。

原夏很害怕,要是记者拍到了什么照片那他就死定了,当全场陷入一片黑暗的同时自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的时候,原夏突然觉得很安心。真温暖呢,就像小时候妈妈的怀抱一样。

苏镜看着怀里昏睡过去的原夏,笑了出来。

还真是……脆弱呢。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直接回家好了。

苏镜直接向停车场出发,无视了那个现在正在非常严肃的小房间。

李楠训斥着艾黎:“你知道你这样做会给这场秀带来多大的损失吗?如果记者拍到了那个小模特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吗?”

“切,谁管他啊。”艾黎朝助手翻了翻白眼。

“你……”

“好了好了别说了,和朋友约好了去gay吧的,不想听你废话。”

“哼,又要去一夜情?”

“和你有关?”

“哼,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去一夜情到底和我有没有关系。”

“你干什么???别……别过来,我cao,你他妈给老子把手拿开……唔……我cao你大爷,给老子滚……恩。”

李楠看着怀里喘着气的人叹了口气,抱住了他,小声的说:“别闹了,回来吧,嗯?”

艾黎抓着李楠两边的衣服,小声的哭着。过了许久才闷闷的说了声“嗯。”

==========这里是“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哦~”的分割线==========

原夏已经无力扶额,所以说……我这是被人睡了吗……

身下的异样还有从身后抱着自己的人无疑证明了这一切。

1、2、3

“苏镜,我要杀了你!!!”原夏跪在床上拿着枕头猛砸苏镜的头部。

“老子要告你强X啊啊啊啊啊啊!!!!!!”

啧,一大早就这么烦人,苏镜一手把原夏拽到自己怀里。

“我@¥……*……%¥#@”

“好了好了,再睡会。”

“睡你大爷,把老子的节操还给我,啊呸,贞操!!!”

“你的贞操早栽我手里了。”

“我靠#@%%%%……”

“别闹。”

不知道怎么了,原夏听到这两个字就安静下来了,苏镜突然很想笑,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现在要怎么办……”原夏闷闷的声音从自己的怀里传来。

怎么办?说实话自己真的没想过要怎么办,昨晚自然而然的把他带回家,又自然而然的睡了,就又自然而然的多做了几次,哪怕对方是自己之前睡过的对象。

“你说要怎么办?”把问题抛给对方。

“我不知道。”得,又给抛回来了。

“那就当我的受吧。”

“你滚,老子以后都不要再看到你了。”

“永远都不要。”

苏镜瞪大了眼睛看着原夏穿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混蛋,竟然睡了我两次,混蛋混蛋..谁..唔..”

苏镜追出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没见过的人把原夏打晕之后带到车上的情景。

“我操!”

苏镜跑了很久还是没追到车,喘息着拿出了手机。

“帮我查个人。”

不听那边的抱怨苏镜就挂断了电话,“找到他,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现在的苏镜满脑子全都是这句话。

密闭房间里充满了异味,阴冷并且潮湿。角落里放着一个十字支架,一个少年被架在上面,双手被用铁链分别吊在支架上方,头无力的垂下。

又是爸的仇人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找自己啊……头好疼……究竟是有多穷啊,用迷药又不会怎么样。

原夏慢慢的睁开眼睛,在看到自己的处境的时候笑了。

当自己的地下室传说阵阵诡异的笑声时,秦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在地下室门口调整好自己的服装和心情后,秦凯便打开们进去了。

“呵呵,你还真是好兴致啊,被绑架也能笑得那么开心?”

“那不然呢,我可哭不出来。”秦凯有些惊讶面前这个少年的所为。

“你难道不害怕?”

“有什么好害怕的。”又不是第一次。原夏想到自己第一次被绑架时的场景,那天说好了要和妈妈一起去游乐场玩,可是妈妈却突然对自己说不能去游乐场了,虽然很遗憾,但是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就好了,可是突然来了几个很高大的人,把自己和妈妈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面很暗,找不到妈妈在哪里,只能不停的喊着救命。后来,自己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在那里看到了妈妈,被砍断了一只手臂的妈妈……

原夏是亲眼见到自己的母亲被杀死的,或者说是被如何杀死的,大腿各两刀,腹部六刀,头部一刀。

原夏只是瞪大了眼睛在看,在看那个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拿着刀子的人,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

作者有话要说:  洒狗血了开始,=v= 是和小润一起想的梗,出门被绑架什么的,虽然当时小润说的时候还是深深的吐槽一把,但是还是用了这个梗。0v0怎么样,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杀了自己的母亲什么的。

☆、苏先生很帅啦~

后来父亲找人催眠了自己,直到18岁的时候看到了那个母亲被杀害的视频自己才想起来。

父亲被无罪释放了,原夏被判抚养他一辈子。原因只有一个:父亲是精神病,所以并没有什么杀人偿命。

后来原夏才知道,那个视频是父亲故意让自己看的,一个病态的精神病。

秦凯看着面前沉默的孩子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的为人被外面如何描述自己不是不知道,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

本来只是因为叶伟安总是跟自己作对才绑架了这个孩子,看来是绑架错了吗。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走到面前的男人面前说了什么,男人的脸色变了变,眼神复杂的看向自己,然后跟着黑衣人走了出去。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就在原夏这么想的时候,一声很大的声音从门口的位置传来,原夏抬起头看到了被踢坏的门和在门口喘气的苏镜。“还真是难搞定啊。”

苏镜走到原夏面前用之前在那个黑衣人身上拿到的钥匙打开了铁链。

“你怎么会来?”

“不来救你怎么上你?”苏镜露出自以为很帅的笑容然后被原夏揍了一拳。

【小剧晨

作:你揍苏镜的原因是什么?

原夏:欠揍

=_=

ps.剧场:哈喽,好久不见,大家有想念我吗?记住我是剧场君。>▽<

“上你大爷,满脑子精虫的家伙。”

“老婆你打得我好疼 QAQ”

原夏吓了一跳,满脸通红的对着苏镜咆哮:“谁……谁是你老婆啊!”

“好了老婆,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该回家了。”说完便抱起来了原夏向门口走去,挣扎什么的,无视就好嘛。【摊手】

“你们以为我秦凯是好欺负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主角从来都不会很顺利的逃出去,这时反派就该出场了!

“你还想怎么样?”苏镜不耐烦道。

“……当然是,不让你们走。”

苏镜:“哈?你以为你是谁?我又认识你是谁?”

秦凯:“我爸是李刚”

苏镜、原夏:“……”

在他们快到门口的时候,“让你父亲收敛点。”秦凯盯着被抱住的原夏说到。

“他的事情,和我无关。”

不是秦凯孬,只是这次不想多追究,如果这次被绑架的不是那个少年而是别人,他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可是到底为什么要放过他们呢……

==========这里是,啊,原夏和苏镜已经到家了哦的分割线============

啧,又回来了呢怎么……

苏镜笑着看向门口皱着眉头的小人儿,又回来了呢~

原夏看着若无其事走进卧室的苏镜,凸,好想ri他一下啊。

苏镜拿了件自己最小的睡衣又拿了条浴巾,顺便在拿浴巾的时候意淫了自己的浴巾被原夏拿着擦拭身子的画面,然后成功的流鼻血了。=..=

“好了,先去洗澡吧,身上怪脏的。”把浴巾和睡衣扔给原夏苏镜就去了厨房,留下原夏一个人看着手中的衣服发呆。

好像不是坏人的样子。

苏镜现在可没时间调戏原夏了,刚才去救原夏的时候根本没考虑到后果,秦凯的狠毒自己不是没见识过,如果当时他并没有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和原夏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设计师啊。

不过,那家伙被绑架好像也没有很害怕的样子,就像……已经习惯了一样……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有人习惯绑架这种事。

就在苏镜胡思乱想的时候原夏在厨房门口小声说到:“那个……苏先生,谢谢你救了我,改天我请你吃饭,然后……我就先回去了。”

并没有穿自己给的睡衣,而是穿上了本来的衣服,那么不想呆在这里吗……

“喝完粥再走吧,发生了那种事,喝点粥压压惊。”苏镜盛了一碗粥放在桌上。

“你还会煮粥啊。”

“一个人嘛,总要学会照顾自己的。”

“谢谢。”

“所以,吃完再走吧。”

嗯,苏先生真是个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  rp爆发了

☆、完结啦~

“呐,真的不考虑当我的受?”苏镜撑着下巴看着正在喝粥的原夏。

“唔,其实第一次的时候只是想要认证一下自己是不是gay,虽然知道自己的确是但现在还没有那个打算,抱歉。”原夏放下了勺子。

“可是你知道吗,我只跟人睡一次的,只有你是例外。”捏了几下原夏的小脸蛋,可能自己是真的没有机会吧。

苏镜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对着原夏说到:“我不打算把你让给别人。”

“可是我……唔。”不等他说完,苏镜便堵住了那张诱人的嘴唇。

索吻完毕,苏镜舔了舔嘴唇,好甜。

原夏的脸蛋已经红得快要冒烟了,舌……舌头竟然伸进来了混蛋。

于是,原夏跑了,苏镜笑了,作者哭了。

“爸,我回来了。”原夏打开门看见的却只是空无一人的房子。又不在家啊,最近出去的次数变多了好像。

走进卧室,换了衣服然后就躺倒了床上,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原夏有点接受不能,以前被绑架的时候都是被父亲派给自己的保镖救下的,现在却是别人,而且还是有过“深入”关系的人,甚至还说要自己当他的受什么的……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揉了揉头发然后把头埋在枕头里。

睡吧,睡着了就好了。

而苏镜这边就不那么安稳了。

把中午送过来的资料粗略的看了一下。

原夏,男,18岁,单亲家庭,亲眼看到母亲被父亲杀害后被父亲催眠,18岁想起一切之后去了告了父亲,后来因为父亲是精神病所以无罪释放,被绑架是家常便饭。

怎么会……

所以现在是跟父亲一起住吗,那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很危险?

苏镜拿了外套跑了出去。

一定不能让他每天都处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就算绑也要把他绑过来!

“原夏!快开门!原夏原夏!!”苏镜用力的拍着门,这位不是傻,而是脑补了原夏他父亲伤害原夏的画面然后开始害怕,导致他忘记了可以按门铃这回事。

“喂喂喂,原夏,快开门!!!”

当苏镜正准备撞门或者撬门的时候,门意外的,开了。然后苏镜看到了黑化了的原夏,拿着根棍子,再然后苏镜就晕过去了。原谅原夏吧,这货床气超重的。-_-

嘶,头好疼……这里是……哪里……“苏先生,你终于醒啦?对不起,我当时心情稍微有点差……”这叫稍微有点差?这他妈是很差吧,否则你能不看看是谁就拿棍子砸过来了?“啊,没事的,不算……太疼。”这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所以,苏先生你来我家,是要干嘛?”那么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跟我回家吧。”所以说,竟然是这种事吗,当时就不应该只给他一棍子啊。“原因呢?”“你所经历的那些我都知道了,我……不希望你再去经历那些,我知道可能我的能力没办法完全保护你的安全,但只是我没死我一定不会让你先死的。”看到苏镜鉴定的眼神原夏愣了神。“就像我今天下午跟你说的那样,我只跟人睡一次,因为小时候我妈对我说,如果你跟一个人睡了两次,那么你就要对他负责。所以我要对你负责,请让我对你负责吧!”听到最后,原夏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苏镜在风中凌乱了。

不是很帅的一段话吗?不应该被我感动吗?连我自己都快被我自己感动了好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TOT

“好二的一段话噗。”怎么办,已经支撑不住了,肚子好疼,真的真的好二啊噗噗。

“虽然是很二的一段话……我还是准备答应你了。”苏镜瞪大了眼睛,不……不会吧,这就行了?

“呐,其实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吧,不过,还是第一次有人会那样救我哎,而且还会担心我。其实我早就有听说这个圈子很乱的,所以你真的是个很好的选择,最重要的是,很喜欢和你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很安心。”苏镜被原夏露出来的笑容迷惑了,于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吻了上去。

这一次,原夏没有拒绝。

我喜欢跟你在一起的原夏,因为那个原夏是真实的。

我会保护你,不想让你受伤。

“对了,上次那句话我还没有说完。”

“什么?”

“当我的受吧,永远的那种。”

“嗯。”

-END-

作者有话要说:  嗯,本来想再写两章的,然后写着写着他们俩就在一起了,又写着写着就完结了。不过还有番外啦。

然后这算是本人第一个渣作了,文笔并不是很好,有的地方写的很顺,有的地方是卡着写出来的,怎么说呢,还是很……渣= =跟人一样渣噗噗。

总之呢,还是请多多指教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变成那种文思如泉涌的人的[好遥远的样子…]

最后在这里谢谢点击的大家,虽然没评论还是很开心,因为有两个收藏o(*≧▽≦)ツ

谢谢收藏的无名雷锋!

☆、番外:艾黎(一)

作者有话要说:  神马叫锁文了!!!!!!!!!!!!wc = =

艾黎以前是个很好的人,开朗,乐于助人,直到……她母亲为了钱将他扔到了红灯区。而这一切,李楠都铭记于心。

李楠和艾黎是高中同学,那时候李楠对艾黎没什么印象,就听兄弟们在耳边说过这家伙是个烂好人,认识他的时候发现这家伙不仅是个烂好人,还是死心眼。李楠曾经不止一次抱怨过这家伙的死板,可是这家伙总是笑笑然后转移话题。

后来渐渐的,他不经常笑了,渐渐的,他的脾气变得很坏,渐渐的,他只有我一个朋友了……

一个人的变化有很多种,速度也快慢不一,后来的艾黎不像李楠说的那样死板了,也变化了很多很多,可是李楠却突然开始怀念以前的艾黎,天真、死板的艾黎。

“别去当MB了。”李楠抽着烟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的艾黎,背好白,好美,好想再来一次。

“不许有职业歧视哦~”

“我没歧视你”

“那……为什么?”艾黎托着下巴看着他。

“我不想别人碰你。”

艾黎转过头:“原来是嫌我脏了啊。”

“我没有!”艾黎被吓了一跳,在看到李楠赤红的眸子时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五分钟后艾黎嗤笑着坐了起来,“什么不想别人碰我啊,李楠你不是发烧了吧哈哈哈。”

就算艾黎极力掩饰李楠还是看到了他红红的眼睛,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李楠叹了口气。

“我说的是真的,跟我好好生活吧。”

“什么是好好生活?和你一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幸福?那么世界上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幸福?”艾黎看着窗外,裹紧了身上的被子,然后转过头看着李楠笑了笑:“还真是操蛋呢,对吧。”

阳光下,李楠看不清艾黎的表情,但却有一种直觉,面前的人是流着眼泪的。于是李楠把艾黎拉倒了自己怀里。

当你想要幸福的时候我没能力给你,后来,我有能力给你了,你却早对幸福失望。

HIGH是这个城市数一数二的gaybar,也是这个城市最乱的gaybar,里面的人很多很杂,只要是看上眼的就地就可以解决,没有喜欢就这里还有MB,总之是一个极其放荡的场所,一楼是这样,二楼也是

“唔……慢点……哈”男人摸了摸艾黎的屁股,猥琐的说道:“叫的真浪,大爷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了嘿嘿。”艾黎对着那个男人抛了个媚眼然后双腿叉开坐到男人腿上边磨蹭着边说:“那就来嘛,人家也迫不及待了呢。”

男人骂了声操然后开始拉裤子的拉链,正准备□去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李楠怒视着房间里的两人,男人因为被人打扰了好事嘴里骂骂咧咧的却还是走了,那么好的尤物好不容易要上到了怎么就碰到了那个人呢,男人走到楼下,刚想再找个小美人泻火却被一群人围住。男人被打得半死不活,最重要的是,他成了太监,而这一切都是李楠命令的。在李楠买下HIGH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许碰艾黎,否则后果自负。”有人猜测艾黎跟那个老板是什么关系却发现他们好像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过从今天男人切JJ这件事看来,关系很大!

☆、番外二:反攻这件小事

番外二:反攻这件小事

一天,正在洗碗的原夏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是受?

于是,他跑去问了苏镜。

原夏:“苏镜苏镜,为什么我是受啊?”

苏镜:“因为你瘦。”

原夏:“这个笑话不好笑!”跟苏镜在一起后就发现他有一个令人发指的习惯,就是讲一些让人根本笑不起来的笑话。

苏镜:“因为我是攻啊。”

原夏:“所以我为什么要是受?”

“因为你瘦。”

后来原夏跑去问艾黎。

原夏,:“表哥,为什么我是受啊?”

艾黎:“不知道,这种事情别问我!”

再后来,原夏问艾黎身边的李楠

原夏:“表嫂[…],为什么我会是受啊?”

李楠:“有些人是因为天生,有些人是被掰成受,有些人则是自愿当受。”

“原来我是被掰成受的啊……”

请不要这么迅速下定论 =_=#

“不行,我要掰回去!”

原夏搭着拖鞋回去了。艾黎坐到了李楠腿上抱着李楠的脖子,“官人,人家是不是也要掰回来呢?”说完还在李楠的耳朵旁边吹了口气。

艾黎被推倒并吃掉,李楠win。

“一定要把自己掰回去。”原夏站在门口向自己宣告。

于是正在做饭的苏镜就看到了一脸正气的……原夏,预感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的苏镜已无力扶额。╮(╯▽╰)╭

吃完饭,洗完澡,上完床就睡觉你以为是这么简单就错了,于是,苏镜一脸不意外的看着原夏,此时的原夏在干嘛?原夏在练肌肉,没错,练肌肉是掰回去的第一步!不过,肌肉你他妈的倒是出来啊!我操!

原夏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汗水淹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原夏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肌肉!!自己终于练出肌肉了!!!第一步,完成!

话说这第二步得在没有苏镜的地方完成。于是,苏镜不在的某天,卧室传来阵阵猥琐的笑声,“HIAHIAHIA先这样再这样HIAHIAHIAHIAHIA”。折回去拿文件的某人再次无力扶额。

【小剧晨

作:你看到了神马?

苏镜:弱攻养成记

作:然后呢?

苏镜:□GV

作:……

苏镜:还他妈是□的!!!

剧场君:喵,卖个萌,打个滚,再见~

第三步就是执行了!

自以为已经准备的充分完美的原夏开始了他的反攻之路。

今天苏镜要很晚回来,正好让原夏好好准备准备。

先在家里点一些蜡烛,插几朵玫瑰,把灯光调暗,然后在床上光明正大的放上几个避孕套和润滑剂,顺便洒了几片花瓣。

做完这些原夏就跑去洗澡了,虽然今天不是被吃掉的那个,但引诱苏镜这个工作还是要做的!而且是很重要的一步!于是,原夏生平第一次去买了一套情!趣!内!衣!想起店员暧昧的眼光原夏就想撞墙撞墙再撞墙。

戴上兔耳朵,穿上带着兔尾巴的丁字裤,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加油打气。

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苏镜打开门就发现家里的气氛不太对,下午已经从艾黎那里了解到那天的情况然后就想好了对策。不过,显然苏镜高估了自己,在看到原夏穿着兔子装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苏镜流鼻血了,顺便硬了。

原夏那货就戴了个耳朵穿了条短裤,全是洞洞的上衣也没穿,直接把苏镜秒杀。

鼻血终于停了,原夏就拉着苏镜走到了卧室。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什么的真的好吗???

事实证明,苏镜想错了。现在的气氛实在诡异。

苏镜和原夏面对面坐着,硬了的苏镜和穿着兔子装裸着上身的原夏面对面坐着,忍不住想扑倒面前男人的苏镜和正在组织语言的原夏就这么面对面坐着。

就在苏镜已经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原夏说话了。

“我有肌肉了!”

“……所以呢?”

“我还看到了弱受养成记!”

敢情这些事你没打算藏着掖着啊…“……然后呢?”

“我会温柔的!”

“……哈?”

“请温柔的让我反攻吧QAQ”

“……”一上来就这么直白真的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下章就是H了,然后下章也是H,不过是艾黎和李楠的,话说,真的很萌艾黎和李楠啊0v0

忠犬渣受神马的0v0

☆、番外三:艾黎(二)

“他走了,你来?”艾黎笑了笑,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衬衫穿上。

“你要这样到什么时候?”从口袋掏出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走到艾黎面前。

艾黎站到沙发上拿走李楠嘴里的烟放到自己嘴里狠狠吸了一口。李楠脱下自己的衣服罩住艾黎,拿走了艾黎嘴里的烟,把艾黎扛出去。艾黎并没有挣扎,只是下面凉凉的漏风有点难受,于是随口说了句“下面好难受啊。”

刚走进地下室的李楠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就把他放到地下,双手插着口袋,俯视着他。

“怎么了?”艾黎讨厌仰视所以选择看着自己的双脚,出来的时候没穿鞋呢……

“下面很难受?”李楠的目光暗沉

“对啊。”凉凉的,又没有穿内裤当然难受啦。

“我跟你说过吧,我他妈让你别去跟别人睡了你他妈忘了吗?你就这么贱?没男人不能活?”话一出口李楠就后悔了。而艾黎只是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脚,又被骂了呢,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你说对了呢,我的确很贱,不被人插着就不行呢,哈哈哈。”艾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面前的人还是无动于衷,其实只是可怜吧……可怜自己。

艾黎抬起来头微笑的看着李楠:“天生犯贱。”

“啪”的一声在空旷的地下室显得格外响亮。

艾黎没有惊讶,微笑的接受了这一巴掌。“就当我没认识过你吧。”这样你也不用去管我的那些破事了,反正我也只是个累赘。

艾黎脱下了李楠的衣服,想越过李楠往外面走却被拉住了手臂。

“不准走。”

艾黎笑了“像我这种贱货只会脏了李先生手。”可是李楠的下一句话却让艾黎震惊了很久。

“我们结婚吧。”已经不想再去和谁分享艾黎了,想一个人占有他,占有他的身体,占有他的时间,占有他的未来。

“开……开什么玩笑。”艾黎想要挣开李楠的手却发现自己被大力的拽了回去,背撞到墙上,艾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后面的骨头得断了几根,真是不会怜香惜玉的家伙……

“你不嫁也得嫁。”说完便堵住了艾黎的嘴。

“我……操……”

艾黎的嘴紧闭着不让李楠进入却被李楠捏住下巴,舌头强势深入。艾黎觉得自己可能走不了了,甚至有在这被他办了的可能……

当李楠把艾黎身上唯一的一件衬衫撕下的时候艾黎知道他真的完蛋了。

“李……李楠,别在这做,你要做咱回家去行不行……唔。”

嘴唇再次被李楠堵住,艾黎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李楠是他见过的吻得最霸道最深的人。

捞起艾黎,顺势抱住,为了保持身体平衡艾黎只有用腿勾住李楠的腰。再次被李楠撞到墙上的时候是下身被粗鲁的插入的时候,背也疼,菊花也疼。艾黎狠狠的咬着李楠的肩膀一次泄恨,妈的不就是结婚吗,老子同意就是了,干嘛要打老子菊花的主意啊。

狠狠的□着,艾黎却一点声音没出,直到在看到李楠的肩膀被自己咬出血然后伸出舌头舔舔然后被李楠顶到G点的时候尖叫了一声,后来也再也撑不住,哭着求饶。李楠的力度并没有变轻,速度更没有变慢,而且每次都顶到艾黎的G点。会不会真的□死啊……

再次醒来的时候艾黎真的想操妈了,把老子干晕了竟然都不帮老子洗澡,我操,有这么对待人的吗。

李楠打开门,把浴巾甩到艾黎脸上吼“去洗澡。”艾黎骂了身操就扶着腰慢慢走向浴室,妈的以后再也不给他操了。

“等会我送你回家,你收拾收拾衣服明天我们去荷兰。”艾黎刚想骂操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抱住走向浴室,浴缸里已经放好水,李楠把艾黎轻轻的放进去然后说“没帮你洗澡是因为怕自己又忍不住。”□完不洗澡就没骂操星人,李楠深知这一点。

“你确定你现在忍得住?”

“……”

有点想笑,这家伙,真他妈令人蛋疼。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用上我最喜欢的梗了。而且还是两个。

☆、番外四:请允悲

“请温柔的温柔的让我反攻吧 QAQ ”

所以说你这几天不正常什么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那就先解决我的吧。”后来,原夏被扑倒了,苏镜很满足很满足。

后来,艾黎和李楠去荷兰结婚了,婚礼上的人很少,艾黎却感觉很幸福。

不过幸福到底是什么?谁知道呢,呵呵~

原夏参加完助理和艾黎的婚礼之后就经常性的发呆。苏镜不问,原夏不说。

“总觉得……表哥变了呢。”原夏并不知道艾黎经历过什么,只知道在那时候表哥对自己很坏,可是现在的表哥……好温柔……倒也不是真的温柔,只是真的变了好多。

“嗯,是有变化。”已经是成家的人了,当然有变化。

“可是,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

“啊,好无聊啊。”李然出差了,要五天后才能回来。真是的,明明刚结婚却连个蜜月都没有,而且他之前不只是苏镜的助理吗!那个什么破公司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啊。等他回来一定要让他睡一个星期的沙发。

艾黎抱着李楠送给他的大抱枕坐在沙发上,赌气的想着。“咚咚咚”门被砸出了很大的声音,艾黎把抱枕放在沙发上起身准备去开门,真是的,敲门不会轻点吗。

打开门发现是一群不认识的陌生人,艾黎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好久不见啊美人。”男人慢慢走到艾黎的面前,艾黎又怎么会记得他。所以当男人看到艾黎眼里的疑惑时男人生气了。男人左边的一个人用毛巾捂着艾黎的嘴,渐渐的,艾黎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的情况不太妙,艾黎的双手被用手铐分别拷在床的两边,身上除了内裤什么衣服都没有,而那群人就站在旁边。男人笑着走到艾黎的身边,“小宝贝,不认识我没关系,你只要知道你男人惹到我就行了。”男人无意瞄到了艾黎手上的戒指,再次讽刺道:“竟然有人愿意跟你这个贱货结婚,该不是脑子不正常吧。哈哈哈哈”男人大笑起来,他身后的那群人也跟着大笑起来。艾黎只是觉得很恶心,真想快点结束。

艾黎觉得自己被LJ过应该就差不多了,可他显然算错了男人恶心的程度。当男人叫手下拿鞭子过来的时候就知道算错了。

男人的力气很大,打到身上就会有很多血流出来,也很疼,艾黎觉得自己甚至可以看到肉。

艾黎突然觉得自己的忍耐度变高了,竟然到现在都没晕过去。已经被打了三十几鞭,艾黎的身体惨不忍睹,嘴唇也早就被艾黎咬出了血。

就在艾黎以为快要结束的时候男人的手里却多出了一包盐,艾黎感觉他可能这次要死在他手里了。他该庆幸男人没有把他带到什么仓库,而是依旧在自己的家,自己和李楠的家。

男人把盐慢慢的洒在艾黎的伤口上,撒的很多却很慢。艾黎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疼,真他妈疼,艾黎疼的快要哭了。妈的,小说上不是说这些忍忍就过去了吗,李楠你个混蛋怎么还不来救我。

身上的伤口都被撒上了盐,艾黎已经疼的晕过去了。

男人并不打算让艾黎好过,吩咐人拿来一瓶水,男人慢慢的倒在艾黎的伤口上想让艾黎被疼醒。如男人所愿,艾黎果真被疼醒了。

艾黎已经做好继续被虐待的心理准备了,男人却没有了动作,以致于艾黎以为终于要结束的时候,被人LJ了。

那群人做的很猛,没有润滑剂,没有BYT,把艾黎弄得又恶心又疼。那群人的确很变态,在看到艾黎的后面出血的时候更加兴奋了,手不停地掐着艾黎的身体。其中一个人把自己的JJ插到艾黎的嘴里□着。甚至有人忍不住硬是□了艾黎的□里。

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那群人走了,甚至没有打开艾黎手上的锁。床单上印着一大滩的血和□,后面没有被清理很难受也很恶心,艾黎觉得他快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  被JJ锁了好久……

= = 又被锁

☆、番外五:于你于我

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后面因为没有被清理而发起了高烧,身上的伤开始慢慢的溃烂,李楠回到家就看到了这样的艾黎。

“艾黎,艾黎,你醒醒。”李楠用力的晃着艾黎,李楠想把艾黎送进医院却发现艾黎的双手都有手铐。“妈的。”李楠让自己要冷静,然后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他帮自己安排医院顺便带些人和工具过来。可是李楠根本就等不了他们过来,李楠的拳头砸在手铐另一头的柱子上。

“疼…李楠…我疼。”艾黎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李楠还是听到了。李楠抱着艾黎问着情况,艾黎只是重复着那句话,李楠越来越用力的砸柱子。

当助手带着人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抱着艾黎出来的李楠,李楠没有说话,自顾自的抱着李楠走了出去。李楠把艾黎放到了后座,自己也跟着坐了上去。助手开着车,被李楠吼了一句“你他妈能不能给老子快点”。我他妈已经开到200码了你还想要我多快啊。= =

艾黎被送进了急诊室,随后原夏和苏镜赶来。“李楠你要不要先把手包扎一下啊?”原夏小心翼翼的问着。李楠的双手差不多已经面目全非,仔细看甚至还能看到里面的骨头。李楠并没有回应原夏的话,而是怔怔的看着急诊室的门口。苏镜则什么都没说,直接上去把李楠拉倒了一个小护士面前,护士被吓得不轻。

差不多快包扎完之后艾黎也出来了。“高烧未处理时间过长,可能会影响到大脑,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李楠站起来抓着医生的领口低吼:“什么叫会影响到大脑?你他妈要是不给我一个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艾黎我就把你们医院铲平。”苏镜把李楠拉下来“冷静点。”一直都不太懂自己的好友,之前好好的突然说要做自己的助理,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一切都和艾黎有关,是该说他用情太深还是说艾黎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艾黎的脑子还是被影响到了。

“李楠李楠,我要吃苹果~”艾黎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李楠。

李楠从水果篮子里拿了一个苹果递给艾黎,艾黎伤心了。

“李楠真讨厌,竟然不帮人家削苹果皮。”

“好好好,帮你削帮你削。”艾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望着他,眼角还泛着泪光。

李楠不停的责怪自己,责怪的同时也没忘了让助理找到伤害艾黎的那些人。

“明天我们出院好不好呀?”李楠抱着艾黎,温柔的说着。

“唔…为什木呀?”

“因为我们要回家啊。”

“唔…好,回家!”

我还记得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请了艾黎,在场的人看到他来了都很惊讶,也有不少人恶心。那时的艾黎只是笑着,一直笑着,我觉得可能是我极端了,极端的在那个场合说了那句“啊,那个MB啊,真恶心呢”这句话,导致我和他十几年的友情都没了。我想我是后悔了,否则不会在后来的每一天都在遗憾着,遗憾着自己说的那句话。

如果我知道“恶心”这两个字是艾黎的底线的话。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