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ộc tội – Liên Hiểu

Tên gốc: Thục tội

赎罪 by 连晓

文案

是一个像ova一样的简短故事,喜欢的读者就赞一下吧!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劲卢文易 ┃ 配角:刘丽关其暄 ┃ 其它:警察

☆、第 1 章

“劲,今天又是你们雾炼组去现场办案吗?”看着眼前忙忙碌碌整理行装的男人,我不满的嘟起了嘴:“你们都已经连续忙了一个星期了,你们长官怎么也不放你们一次假呀?”

劲转过头对我温柔的一笑,却没停下手中的活:“这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们组的业绩太差,不再多加点班,这个月到不了标就领不到工资啦!”

我还是一脸的不高兴:“你都已经一个星期零两天零八小时零四十三分钟零二十六秒没有好好陪我了,”看了看手表,“不对,算上现在是四十三分钟零二十七秒,二十八秒,二十九秒。。。”

头上突然一暖,是劲温暖的大手抚摸上我的头,脸上一如既往是那温和如初阳的微笑:“好好好,我知道这几天把你一个人晾在家里太孤独了,嗯,要不这样,我今天带你上我们警局

去看看,你不是早就嚷嚷着,想上我们警局去吗?今天就实现你这个愿望!”

我看着眼前这慈祥如父亲一般,亲切如兄长一般的男人,不确定的问道:“真的?”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我嘴上咧开了幸福的笑,冲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劲,我爱死你了!”

江劲,苏江市梅林镇第二警区第一大队刑侦科雾炼组组长,别看他身份微风凛凛,实际上也不过比一个小跑腿的好那么一点。原因就在于他太老好人了,总是对别人扬着一张笑脸,别人说什么也从不反驳,即使与别人发生争执,也总是一副全错在自己身上的卑微劲。

我曾经也问过他,要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令他生气呢?

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支吾着:“是什么呢?“然后就对我扬起大大的笑脸:“小易呢?小易会因为什么事情而生气呢?”

拜托,现在是我在问你好不好,谁让你把问题又丢回给我的?

嗨,算了,他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下来我早该习惯了!

是啊,这么多年了。自从五年前,爸爸妈妈在一场意外中逝世后,我就一直和他住在一起。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雨夜,我独自一人站在那片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现场,看着警察和救护人员忙忙碌碌的整理着现场,听着警铃和救护车的响铃在耳边不住的回荡,心里却一片茫然无助。

明明前一刻父亲在家里还对我说:“小易,等爸爸今天的案子忙完,就可以陪你去香港的迪士尼乐园玩了!我们可以和米老鼠唐老鸭他们一起游戏拍照哦!”

明明前一刻妈妈还笑着告诉我:“其实去迪士尼乐园一直是爸爸从小的梦想。这次组里奖瞻

半年来功绩最高的人一张迪士尼全家旅的门票,你爸爸高兴了一晚上呢!说什么一定要很好的完成这次任务,然后带着你去他一直梦想的地方!”

明明前一刻我还很憧憬着那一天的到来,还在心里幻想着一家人在游乐场里会发生的好多趣事。可是,为什么现实会变成这样。

明明刚刚还对我温柔对我微笑的人,为什么顷刻间就连面貌都分辨不出来了。爸爸,妈妈,你们不是说好要带我去迪士尼的吗?为什么,为什么没有遵守约定。

一个人站在黑暗的雨夜里不知哭了多久,哭到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哭的喉头已经干哑,哭到已经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一个人静静的面对着绝望。

是他,在孤独的夜里,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手,替我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给了我冰冷夜里最温暖的拥抱。

“小易,一会儿到了局里,你可得小心点哦。。。”看着他一副心有顾虑的样,我不禁觉得好奇:“怎么了?”

他左右瞧了瞧,像是在避着什么,然后俯身到我耳边正要说话,肩上突然一重,耳边就轰雷似的响起一个人的声音:“哎哟,早上好啊!劲组长,你今天可比昨天迟到了整整十分钟咯,小丽就让我来门口堵截你呢?哈哈,怎么样,刚好逮个正着吧!

我还在一脸莫名其妙,就听劲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响起:“副组可真是尽职尽责啊!这么准时准点。”

来人“哎”的一声放开我们:“那还不是组长你太吊儿郎当了,一点儿也没有领头的样,才会让小丽站到头上去。”

劲也只是笑。我得空便抬头打量这位嗓门巨大的不速之客。浓眉大眼,高鼻梁,亚麻色的皮肤,褐色的发,很阳光的一个人。

见他无奈的一叹气又摇摇头,转眼才发现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我:“咦,这位是。。。”

“哦,小易啊,忘了给你介绍,他是。。。”

劲的介绍还没完,我就被一把拥进了那人怀里:“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卢警官的儿子,卢文易对不对?哇,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见到你的时候,你才上小学吧,哇,时间可真快啊!都变成大人了哦!”

这人见过我?为什么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他还在继续说着:“组长有经常给我们提起你哦,说你是个很乖巧很聪明的孩子,和卢警官当年很像呢!”又认真的打量了我一番:“长得是很像倒没错,不过,”又一把紧紧把我抱进怀里:“哇,你可比卢警官可爱多了,哈哈哈,太可爱了,看这眼睛,大大的多有神啊,还有这脸蛋,哇。。。为什么,明明是个男孩子,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可爱。难怪组长会藏着不让我们看呢!”

神哪!这人是怎么回事?太奇怪了!那个,有谁来救救我,劲。。。

劲想搭手来救我,结果却被他一推,给赶到后边去了,然后无能为力的朝我笑笑。

不是吧!就这样不管我了?

男人又一把搂紧我,偷眼瞥了一下后边的劲,在我耳边轻轻道:“哎,你是和组长住在一起吧!组长他平时没欺负你吧?又或者是对你做一些什么不良的事情啊!”

为什么感觉这人笑容有那么一点儿危险。还问劲有没有欺负我,劲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欺负我。

“喂喂,有没有啊,告诉我我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哎。。。哎呦。。。”还没说完,就见他耳朵被人给揪得老长:“好你个关其暄,我让你来接组长,你竟然敢给我一起偷懒,不知道今天的任务很重吗?还不快点。。。还在这儿欺负小少年,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啦。。。”

“啊。。。小丽,我知道错了,手松开点,我耳朵要掉了。。。”叫关其暄的男子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拼命求饶,看到我一阵想笑。

女子一把将关其暄往地上一扔,就拉起我的手左看右看,一脸关怀的问:“我们组的大傻瓜没弄疼你吧!“然后好心的提醒道:”下次他要再对你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要客气,要打要扁随你便,我们绝对不会要你报销医药费的!”

就听关其暄在背后哀嚎:“什么呀,把我说得跟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我可是个正正当当的守法公民。。。”

“才怪。。。”女警官的适时吐槽又惹的他好一阵跳脚。

看我还有点儿犯蒙,女子一拍手笑道:“看看,都是那个傻瓜害的,害我都忘了自我介绍。”

“又关我什么事?”关其暄在身后不满的抱怨,遭了女警官一记白眼后又乖乖的闭嘴。

“我是雾炼组的副组长刘丽,”我向她点头表示问候。“这位是我的小跟班关其暄。”本来还想微笑向我打招呼的关其暄,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垮着一张脸,纠正道“什么小跟班啊,我有职位的好不好,你给我认真的介绍啊。。。”。却被刘丽一巴掌给拍停了,“小跟班就是小跟班,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就见关其暄很不乐意的撇了撇嘴。

刘丽转头又对我抱歉的笑笑:“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还有工作得先去忙了,那一会儿再见。。。” 说着冲我招招手就一把拖起还瘫在地上的关其暄往局里走。惹的关其暄在背后一阵嚎叫:“不要拖啦,我自己有脚会走。。。”

却又惹来刘丽一记白眼:“废话少说,快给我进去工作,你昨天翘班丢下的一大堆任务还没完成呢!今天没完成你就别想下班!”

“啊,怎么这样啊,还有没有人权啦,我要人权我要人权。。。”

看着他们打打闹闹远去的身影,我不禁一阵好笑。

劲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笑道:“怎样,没给他们吓到吧!他们平时就是这样。”

我摇头:“不会,感觉他们很亲和呢!”

“这就好,我领你进去吧!”说着,就牵起我的手将我带进了警局。

这个警局,是爸爸当年待的警局,五年前我来过这里,所以我并不陌生。只是曾经有一度觉得恐惧。现在再来看看,里面其实没有多大的变化,穿过长廊,拐弯的第二间就是刑侦科。看吧,没错吧,没想到我竟然还能记得这么清楚。大门打开,里面的布局也和爸爸当年在的时候一样,只不过爸爸坐的那个位置现在坐的是劲。

原来以为可以忘了。却没想到竟是那么深入骨髓。爸爸那天晚上出事的情形竟又在大脑里盘旋。

“小易,你没事吧!脸色有点差!”劲走到我身边,递了杯热气腾腾的茶给我,关心的问。

我看着他笑笑:“没事!”他却蹲下身来:“想起可怕的回忆了,是吗?”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关怀。

我回以温和的笑:“真的没事!”

他伸手抚抚我的头:“有事就和我说,别闷在心里,知道吗?”

我点头。劲,你总是这么温柔,让我无力招架,不得不沉溺于其中。

“哟,组长,上班时间不可以打情骂俏的,被局长知道,可是会扣奖金的!”本事温馨的时刻,都让关其暄这一句煞风景的话给破坏了。

劲尴尬到的咳嗽一声,就匆匆跑去工作了。

我无语的瞟了那家伙一眼,他却一脸坏笑的靠近我:“组长对你可真温柔啊!“然后就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看得我一脸莫名其妙。

“啪”书本拍中脑袋的声音,关其暄还来不及哀嚎就听见刘丽微微发怒的声音响起:“关其暄,你再给我偷懒,你这月就别想要休假了!”

于是就见他像被烫伤一般跳了起来,忙往自己的座位跑。

我无奈的叹叹气,这组里可真是一群怪人啊!

原本以为劲带我来警局会有时间陪我,结果却是忙的都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太过无聊,就翻着桌上的陈年杂志来看。意外间,发现了一张被压得有点旧的照片,虽旧,却依然看得出来上面的人。右边站的那个人我很熟悉,虽然发型有点变化,那张脸却是我看了五年的脸。

然后正中央站着的这位是。。。爸爸?竟是爸爸!

我曾经有听劲说过,他与爸爸之前是一个组的,所以看到这张照片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五年了,劲竟然还留着五年前的照片。。。

照片上面的他们笑得是那么开心。特别是劲,那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充满天真阳光的笑。他平时虽然都是以笑脸迎人,可是和这个笑比起来,好像少了点什么?

看着这张照片,我又不得不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噩梦。

黑暗无人的街道,一辆疾驰而来的货运车,上面下来一个挟持人质的持枪罪犯。父亲为救人质,从后面偷袭。袭击成功的父亲正要将犯人逮捕归案,却不想收到了母亲与我被劫持的消息。身上被装了定时炸弹的母亲,声嘶力竭的请求父亲快点逃离,不要管她,保护我要紧。

救我逃离的父亲却在给我一个慈爱的笑容之后,冲进了那团熊熊烈火之中,再也没有回来。

一夜之间,我同时失去了父亲母亲,从拥有一个温暖家庭的掌上之宝沦落成了烈士遗孤。

眼角有什么一阵冰凉,我心里难受的呜咽出声:“爸爸,妈妈。。。”

耳边传来了温暖的声音:“小易,小易,快醒醒。。。”

睁开双眼,看见的是劲担忧的眼神:“做噩梦了?”

我点点头:“梦见爸爸妈妈了。。。我想爸爸妈妈了。。。呜呜。。。”

被拉进劲那温暖的怀抱:“对不起。。。”

劲,你为什么要道歉,这并不关你的事啊!只不过做了个噩梦而已,没有关系的。

我朝劲的怀里挤了挤:“劲的怀抱好温暖,真希望永远都能靠在这怀抱里。。。”

劲温柔的抚了抚我的脸:“会的,我会一直陪着你,这个怀抱永远只属于你。。。”

“呵呵,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劲总有一天要娶妻生子,这个怀抱到时候就会变成你妻子的。。。怎么可能只属于我呢?”

身上又紧了紧,劲坚定地声音在耳边响起:“不会有的,我不会娶妻生子,我这一生,都只会陪在你身边,一直一直。。。”

“劲。。。”眼里有什么要流出来,我反手也紧紧地回抱着他。

劲,我也想永远的陪在你身边,永远永远,都不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今天是星期天,忙了一个星期零五天零十六小时零二十七分钟的劲,终于有时间陪我度过这个周末啦!高兴自然是不用说的。

于是今天我破天荒的比平时早了两个小时爬起来。呵呵,平时是比较懒啦,特爱赖床,不睡到大中午都不会起来。今天可不一样,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嘛!

于是迅速的跳下床去刷牙洗脸换衣服。

劲很早就爬起来了。干警察这一行的,对时间可是抓得很准的。

才刚下了楼,就闻到厨房飘出一阵阵香味。

劲,真的是很棒的一个人,不仅温柔,还是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十佳好男人。那一手好菜做的连专业厨师都会觉得羞愧。我真荣幸,可以和这么棒的一个人住在一起,享受他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也曾经在心里猜想过,像劲这么好的男人,会喜欢怎样的女孩子呢?不,应该是说,要怎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劲呢!

劲,真的是太完美了。完美的只要想到他有一天会变成别人的就觉得好心痛。

虽然劲说过,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但是 ,我却不能当真。因为总有一天我会长大,长大了,就不可能一直依偎在劲的身旁。劲的怀抱也会有了别的需要保护的人,我不可能一直独占鹫巢的。

可是就是不舍,不想放开。想要一直一直依偎在他身旁,一直是他心里最重视的人。

“小易,你醒啦,今天好早啊!”

见我站在厨房门口,他略带吃惊的和我打了招呼。

突然就低落了心情,我只是微微点点头,走到桌边坐下。

他却还兴致高昂:“看,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荷包蛋,今天技术不错,煎得黄嫩刚好。”

我看了看,还真是秀色可餐。劲的手艺我向来没毛病可挑。平时一见到也是异常兴奋地动刀动叉大吃特吃,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没了兴致,拿着叉子在荷包蛋上面画着大大的叉。

劲似乎也发现了我今天的奇怪,放下手中的活,走到我身边蹲下身来与我平视。

劲有一米□的身高,所以就算是蹲下身来还是可以和我这个有一米七还坐在椅子上的人平视。

伸手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发,一脸关怀的问道:“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摇了摇头。我怎么说得出来,说自己是因为害怕会失去你所以心里难过,说自己想要把你霸占成为自己的私有物。

这样会让你为难的吧!会吧!劲。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所以在你还是我的这一段时间里,让我好好的感受着切心的温柔。让我好好感受这弥足珍贵的每分每秒。

“好了,没事的话,就好好吃早餐。吃好了就一块出去玩,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我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虽说和劲出来玩是件非常高兴的事,可是看着身旁也笑得一脸张扬的关其暄,我不得不在心里一阵腹诽。

明明是我和劲约好一块出来玩,为什么这家伙也跟来了,还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看得真令人不爽。质问他,他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跟着组长出来玩有什么不对吗?”

要是你们小组组织出来玩,你要参加我没有意见,问题是,现在是我跟劲独处的时刻,你一个外人瞎掺和什么?又破坏气氛!

那双精光闪闪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没存好心思。还一直在我们身边晃来晃去,实在是碍眼的很。喂喂,你小子不要太过分了啊,谁准你站在我和劲中间的,这个位置是你站的吗?还对着劲笑得一脸忠犬模样,看得我一阵恶心。

原本就对你没有好感,现在感觉就更差了。

嘿嘿,向我挑眉是什么意思,要挑衅吗?你以为我怕你啊!要不是看劲在这里,要给你留点面子,不然非得把你打到求饶不可!

好吧!我承认我说大话了!人家是警察,身手肯定是有两下的。可是我就是看他不爽,打不过他,占点心理便宜总可以吧!

恶,这家伙竟然还有意无意的碰劲的手,他绝对是故意的。不行,再忍下去,我就不是男人。

“劲,我口渴了。”只要转移了劲的注意力,看你再怎么占劲的便宜。

劲果然停下来关心的问我:“要喝点什么吗?”

我点头,趁空瞪了关其暄一眼:“嗯,我要喝果汁!”

劲拍了拍我的肩:“好,你在这儿等一等,我去帮你买!”

说着,就转身跑去了。

看着劲跑开了,我也就不再掩饰,狠狠地朝关其暄瞪过去。结果发现这家伙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有开花,看那么认真干什么!

他却“噗”的笑出声来。

我生气了。看就算了,还敢给我笑,有什么那么好笑的。在心里狠狠地痛扁他一顿。

他不好意思的挥挥手,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一时间没忍住。因为小易你实在太可爱了,越看越觉得可爱。呵呵,怎么可以可爱成这样?”

可爱?可爱是笑点吗?可爱就可以让你笑成这样?太过分了。

我转过头去不理他。再跟他干下去,我怕我会抓狂。

他却还不罢休的扯了扯我的衣服:“喂,小易,你生气啦?”

不要叫我,我不认识你。

“对不起哦,我没有嘲笑的意思,真是因为觉得你可爱而已。”

鬼才相信你。

“因为啊,看你刚才那个吃醋的样子,真是可爱的让人受不了,所以我就没忍住。抱歉啊,你别生气了啊。。。”

吃醋就得让你笑吗?凭什么?哎,等等,他刚才说什么,吃醋?我吃什么醋?我哪有吃醋?

“不要不承认哦,脸上都写着呢?”

哪有的事?胡说八道。。。果然,不能理这个人。。。

他却还是笑,然后很认真的问我:“你是不是喜欢组长啊!”

我吃了一惊,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喜欢?这家伙在说什么啊?我喜欢劲,这怎么可能?我一直把他当成最亲的人而已。。。想要一直陪在他身边。。。想要他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害怕他会离开。。。只要想到有一天会失去他就会难过。。。。。。。难道,这就是喜欢?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也许,我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我竟然喜欢上劲了?所以情绪才会因为他变得失控,才会如此贪心的想要占有他吗?

好可怕,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了,竟然存了这么可怕的心思。

“怎么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你难道从来都不知道吗?”

我茫然的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叫做喜欢。我还以为是正常的亲情。

亲情?也对,劲又不是我的亲人,这怎么能算作亲情呢?自己真的是太傻了,竟然这么久都没发现。

“嗨,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你那一脸我喜欢组长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来。表情什么的都掩饰不了,脑袋里竟然没有一点儿这方面的意识。嗨,我该说你迟钝呢还是什么?”

是吗?我的表情什么的都已经暴露了我的心情?那么说,劲也知道了?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喜欢什么的,从来都没有说过。

是因为他不在意吗?所以闭口不谈。也就是说,劲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一直是我一个人在一厢情愿。

那么,又为什么还要一直对我这么温柔,打破我的幻想不就好了,还让我一直沉浸在这美好的梦境之中。

这又是为什么呢?

关其暄又“嗨”的一声:“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呢?所以那次一见面才会那样问你。结果却。。。真替组长感到悲哀。辛辛苦苦一个人照顾了你五年,一句怨言都没有过。虽然是为了赎罪,也不需要做的这么真。平白让人家误会,真是的?”

“你刚才说什么?”赎罪?赎什么罪?

“我说组长对你太好了,好得让人误会你们是不是已经。。。”

“不对,”我打断他:“你刚才说的什么赎罪?”

“哦,那个啊,你不知道吗?”一脸我应该知道的表情。

我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赎罪的?劲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些。

“就是五年前的那个案子,你父亲意外失事的那次。组长一直认为你父亲的死是他害的。他说,若不是因为他救兵搬得太迟,就不会发生那些事了。卢警官向来很看重他的,一直尽心培养他,办什么案子也是带着他去,办什么大事也是两人搭手。那两人配合的也相当默契。曾有一段时间还被传为我们局里的神话。可是没想到那次,组长竟然失手了,造成了无法挽回后果。他也非常自责的。”

原来案件背后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当时看着你独自一人站在黑夜里哭,就觉得自身罪孽深重,认为你会变成孤儿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所以才会向局长请求将你带回去照顾。却谁也没想到,这一照顾就照顾了五年。“

原来是在这样吗?劲一直对我无微不至,嘘寒问暖,其实不过是为了赎罪,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可是为什么呢?如果只是为了赎罪,又为什么要那么的温柔,温柔的像真的一样。

关其暄说得对啊,若是为了赎罪,何必做的这么真。让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关心我才会照顾我,却原来。。。。。。

关其暄似乎看出我的表情不大好,自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忙又补救道:“但是组长真的是对你很好,我看得出来。。。他应该也是挺喜欢你的。。。“

是啊,我也看得出来他对我好。可是你也说了,那不过是为了赎罪。若是这样,我宁愿不要他的好。这样会让我觉得,这不过是怜惜,同情。

至于喜欢,可能也就是想对待弟弟一般的喜欢吧!和我所希望的喜欢不一样的!

看我表情没有转好,反而更消沉了,关其暄讪讪一笑,转移话题道:“哎,奇怪,组长买个果汁怎么买了这么久还没回来,加工生产都可以搞一车了,速度也太慢了吧!”

他不说还没感觉,一说倒还真的觉得好迟。劲怎么会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难道是遇上什么事了?

关其暄似乎也觉得不对劲,看着我说道:“你再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看看。”

我忙跟着站起身:“我也要去,我怕待会儿连你都不回来了,总不会要我在这坐一整天吧!”

他笑笑:“你是怕一个人坐在这儿吧?人这么大了,胆子还这么小。”

我瞪他:“要你管。”胆子小不小是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他也不再说什么,带着我就去找劲了。

可是奇怪的是,我们找遍了公园的各个小卖铺就愣是没有看见劲的身影。

不是说买饮料吗?又会跑到哪里去呢?

还想着要不要回到原处去看看劲会不会回去找我们了,就看见不远处一阵骚动。

这时候,关其暄作为警察的对危险的警觉性就体现出来了,几乎是与对面发出求救的同时,他就风一般的冲过去了。

我也赶在后边跑过去。

到达现场一看,估计是有人抢劫,现场一片混乱。关其暄已经马不停蹄的跑去追抢劫犯了,我就到现场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人群中央有一个女子正坐在地上哭哭啼啼,估计是被抢钱的那个人。她身边还半趴着一个人,听围观的人的谈话,我大概可以猜到估计是见义勇为的人,行侠仗义,却不料犯人手上有利器,结果就让犯人给刺伤了。估计伤得有些重,看他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真是的,这些人,人家都受伤了,也不知道叫救护车或是帮他送去医院,还围在这儿看什么看。

想着,我就往人群中央挤进去。刚想开口问什么,就发觉为什么趴在地上的那人衣服有点眼熟。

对了,劲今天不就穿了一件一摸一样的衣服吗?

难道他是。。。不会吧?

我忙冲到他身边去看,试探的叫了一声:“劲!”

他的身子动了一动,最后终于抬起了头。

脸上虽然已经疼得苍白,又满是汗水,但我还是瞬间就认出他来,心在那一刹那仿佛停滞了我颤着声音问道:“劲,劲你有没有怎么样?劲。。。”

劲摇了摇,想要对我笑一笑,却被疼痛扭曲了面庞。

“劲,你别急,我送你去医院。。。”便手忙脚乱的要扶他起来。

身旁有人问我是不是认识这个人,要不要需要帮忙之类的我都无视了。我现在心里只想着要快点把劲送到医院去。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有没有危险。。。

眼里有什么一直在往外流,手已经慌得直打颤,心里好害怕,害怕劲会出事。

我不要,我要劲好好的,我不能没有他。

太过的慌张结果导致我没有听见众人“小心”的呼喊声和车子疾驰而来的鸣笛声及刹车声,直到眼前突然亮起了探照灯,才惊觉危险,才感到恐慌。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身上突然像是受了什么猛力一般的往路边跌去,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导致我有一瞬间的愣神。有人跑到我的身边将我扶起来,一边关心的问着“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要不要紧?”我却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突然一把跳了起来,不顾身上的疼痛推开了好心的路人。

劲?劲!劲在哪儿?劲。。。

却在看到眼前那个全身是血,躺在地上的人僵住了身体。而后不顾一起的要跑过去,却被人给拦腰拉住了。

不,放手,我要去看劲,劲在流血,劲,他受了很重的伤。。。都是我的错。。。劲。。。

看着有人拦了车,然后就好多人七手八脚的将劲抬进了车里,我顿时乱了分寸。。。

不,不要,劲,我要劲,不要把他带走,不要。。。

身体在使命挣扎,却挣脱不了手上的禁锢。我只能无助的看着劲被人抬上车,然后越行越远,远到似乎我伸手都无法触及的地方。

耳边有人在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只能傻傻的站在那儿看着远处的车子渐渐消失,看着地上迤逦的一片鲜红,直到眼前一片漆黑。。。

劲,就要走了,要离开我了。。。不,我不要,我不要劲离开,不要。。。。。。

心里一阵惊跳,我睁开了眼睛,呼呼地喘着气,眼角却是一片冰凉。

眼前突然看见关其暄放大的脸,一脸关怀的:“小易,你终于醒了,害我担心死了。没想到我去抓了抢劫犯回来,却看见你一身是伤的昏倒在地。害我还以为你也遭抢了。。。”

我却“腾”的一下坐起来:“劲?劲呢?” 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的我龇牙咧嘴。

他安抚的拍拍我的肩:“放心吧!组长没事的,手术很成功,他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只不过现在还没醒过来!”

“我要去看他。。。”

“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看他,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放心,组长那儿有小丽在照顾呢!”

“我要去看他!”

他盯了我一会儿,最终还是拗不过我,只好一搀一扶的将我带到了劲的病房。

来开门的是刘丽。看到我们显然有些意外:“你们。。。”

关其暄无奈的看了我一眼,叹气:“他说什么都要过来看组长,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带他过来了。。。组长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醒呢!你们先进来吧!”说着就打开门让我们进去。

关其暄将我扶到劲的床边,刘丽就搬来一把椅子让我坐。

我只是看着床上的劲不说话。

关其暄又叹了口气,而后对刘丽说:“我们先出去吧,让他们两人待一会。”

刘丽本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静静的跟着关其暄出去了。

我看着全身上下都绑着绷带的劲,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伸手握上了他的手,一片冰凉。

原本这双手是多么的温暖,每次都在我孤单的时候,无助的时候给我力量,为我驱走一片冰寒。

可是,现在他却变得这么冰凉。

伸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想要把自己手上的温度传递一点给他,只有一点点也好。朦胧的双眼却一直紧盯着那张脸不放。

“劲,你快醒醒,我是小易啊,你快睁眼看看我啊!我不要你睡得这么沉,你每次不都是比我更早就醒了吗?这次怎么比我还懒?劲,你说话啊。。。”

眼泪滴在我们俩相握的手上,画过了一道道水痕。

“劲,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笨手笨脚的。本来你就已经受伤了,我却害你伤上加伤。你快醒过来,批评我也好,责怪我也行,只要你醒过来,怎么罚我都行。只要不要不理我。劲。。。”

“我也不在乎你是因为赎罪才照顾我还是别的什么,我都不在乎了,只要你好好的了,我什么都不介意,就当我死皮赖脸赖上你好了,好不好,劲,你给我个回复啊。。。”

越想越觉得难过,我就趴在床边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头上突然一沉,有什么搭上了我的脑袋,我抬起头去看,劲正虚弱的对着我微笑。

“劲。。。”

“是谁惹得我的小易这么难过了,脸蛋都哭花了。。。”

声音都虚弱成这样了,还不忘开玩笑。

我伸手紧紧地将他抱进怀里:“劲。。。“任凭泪水湿了那白净的床单。

“好了,不哭了。。。”

“劲,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我好害怕,害怕自己就要失去你了。。。我不要,我不要失去你。。。”

劲轻拍我的背,安慰道:“不会的,你不会失去我的。我说过的啊,我会一直陪在小易身边的。。。”

我却还是不安的越抱越紧:“可我还是害怕,总觉得只要稍稍一松手,劲就会消失了。为什么呢?我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有了如此不安的心理。劲,你说我是不是变得很奇怪。变成这样的我,劲还会喜欢吗?还会愿意陪在我身边吗?我是这么的担心着。。。”

劲只是用手一直抚着我的头。

我却突然抬头,认真地看向他:“劲,我喜欢你。也许先前的我不明白这种感情,不过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喜欢啊!所以才会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我竟然已经喜欢你好久了。所以,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陪在我身边,我都不打算放手了,怎么说都不放。。。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劲抚在我头上的手一顿,我明显感觉到了他的僵硬。

我却不管一切,抬起头坚定地看向他。过了半晌他才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我的头道:“小易,喜欢这种话是不能乱说的,说了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我却摇头:“我不怕,承担就承担。话已经说出去了,我不会再收回来的。”

劲愣愣的又看了我许久,才叹了一口气:“说什么不肯放手了,这是我说的才对啊!”

对上我不明白的眼睛,劲微微笑了笑:“ 我也喜欢小易好久了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我像是听到什么外星语一般,瞪大了眼睛:“你不是因为内疚,因为要赎罪才照顾我的吗?”想想,心里就一阵难受。

劲愣了一愣,然后轻轻敲了我的脑袋一下,半是无奈的问道:“谁跟你这么说的,说什么为了赎罪,怎么可能?”

“可是,关其暄他却说,你是因为父亲那件事才会照顾我的。。。”

他恍然大悟,我心里却是一沉。果然是这样吗?

脑袋却又受了一击:“你个傻瓜,别人随便说两句什么你就胡思乱想了。。。并不是这样的。若只是为了赎罪,我有必要做的这么认真吗?认真的连感情都投入进去。。。”

我趴在他怀里继续听着他说:“刚开始也许真是抱了那样的心思,可是和你相处久了,就渐渐觉得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离不开你了,看见你开心我也会觉得开心,看见你难过我也不好受。曾经有一度我还怀疑自己是不是病了,后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喜欢上你了。可是你还是个孩子啊,对感情这些都不明白。我又怎么敢对你说,我怕吓着你。所以只能一心一意照顾着你,让你时时刻刻感受着我的温情。希望最终有一天能被你察觉到这份情意。现在终于实现了。。。”手上紧了紧,将我搂进怀里,嘴角却扬起了笑:“现在,既然你都说了喜欢我,我就很乐意的接受了。不过,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负担的后果可不是一般的重哦!”

我点头,抹去眼角又溢出的泪:“多重我都不怕!只要能把你留在身边。。。劲,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身上意外受到拉力,我重心一个不稳就压倒在了劲的身上,顿时大惊失色:“劲,对,对不起,有没有把你压疼。。。”

唇上突然一暖,劲放大的微带笑意的眸子就在眼前。我的脑袋却突然一片空白。

只是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就放开了我,劲伸手拍了拍我微微发愣的脸,然后用异常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这就是你要承担的,这只是个开头,后面还有很多更可怕的,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在他再开口前,先吻上了他的唇,重重的,像是定下约定一般,庄重肃穆。

从此以后,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了。不管以后会怎么样,我只知道,这一生我都不会再放手了。

窗外的落花洋洋洒洒飘飞了满天,像是为我们献上了最虔诚祝福的礼花,树上的一对流莺在相互应和着动人的鸣声,传唱着我们此刻最幸福的心声乐章!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