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o đến khi tớ mò trúng bắp đùi của bạn cùng phòng – A Hiếu

Tên gốc: Trực đáo ngã mạc thượng thất hữu đích đại thối

直到我摸上室友的大腿 by 阿孝

(阴差阳错破镜重圆春风一度)

患有面部辨识能力缺乏症的萌萌哒攻君与他家别扭小猫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甘蓝,黄芜菁 ┃ 配角: ┃ 其它:一夜情引发的孽缘

正文

第1章 第一条大腿

“哥,起床啦!”弟弟泥鳅一样地钻进胡甘蓝的被窝,在里面扭来扭去。

胡甘蓝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弟弟,又重新睡了过去,“阿紫,别闹了。”

“我是阿黑啦。”弟弟扯开被子,不满地指着自己的灰色睡衣。

“抱歉……”

“哥,你要迟到啦!”弟弟继续开心地扭动!一会儿扭成“S”字型,一会儿扭成“G”字型,玩得非常high!“转校第一天什么的就迟到……啦啦啦~”

从恶魔弟弟身边飞速溜下床!

“啊啊啊我闹钟坏了你怎么不早说——————”

飞快地穿衣洗脸,来到客厅。

“爸,早啊——”

“阿蓝,早安。”饭桌旁的人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我是妈妈哦。昨天有去拉直头发呢。”

“抱歉,妈。隔太远看不清是不是卷发……”胡甘蓝摸了下自己和爸爸妈妈一脉相承的天然卷,飞速地跑到过道尽头,“我出门了——”

“不要忘记吃成长快乐哦,阿蓝。”

“知道了。”正在系鞋带的阿蓝苦着脸回答。

胡甘蓝是个脸盲症患者。

看不清别人的脸,对不同的脸型失去辨认能力。

所有人在他眼里都长得一模一样,他看不出有什么差别,只能靠“声音很man”“黑长直”“啤酒肚”“长了一脸的美人痣”之类的特征来记住某个人。

就连毕业照里哪个是自己——不看背面标注的名字的话也认不出来——因为班上有几个女生和他一样都是短短的卷发。

因为他天生的这个病,家人都想出各种应对方法。

连声音都一样的双胞胎弟弟们因此只能穿固定颜色的衣服——阿紫是紫色和红色,阿黑是黑色和灰色。

妈妈因此每个月都会去拉头发——如果不拉的话,甘蓝会分不清哪个是爸爸哪个又是妈妈。

一家人都是天然卷真是伤脑筋啊。甘蓝想到这里,苦恼地扯了扯自己头上的卷毛。

“早晨哦,甘蓝。”

听到这口方言就知道是谁了。这位是少有的几位他只听声音就认得出的人之一,“早上好,蔺宁宁。”

“哈哈。”对方爽朗地笑着,下一刻就抽出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大刀,唰地架在甘蓝脖子上,非常不良地问:“昨天叫你返去准备嘅保护费呢!”

“嘭!”一记过肩摔,完美地把不良少年摔在地上。

“居然!”对方一脸不可置信,“比男孩子还要粗暴野蛮!”

“我就是男的。”不管蔺宁宁惊讶的脸,甘蓝跑着进了学校。

身后隐约传来“什么————”“罢可能————”之类不良少年因为女神破灭而绝望的惊呼声。

被班导带着来到新班级,做自我介绍,和新同学互相认识……除了那一大节枯燥得像班导头发一样的近代史课,所有的一切都完美无瑕。

“甘蓝,你的寝室是15舍404,和其他专业的混合寝。”有着枯燥头发的班导一边吃饭还能一边巴拉巴拉地说话而且不喷菜叶子,可谓非常之了不得!“今晚就可以入住了。”

甘蓝点头,“嗯,好的。”

希望新室友有着特别显著的特征!锦鲤大王保佑我!

忐忑不安地推开寝室门,发现有三个人光着上身在寝室地板上滚来滚去!而且是抱在一起滚来滚去!节奏像极了某种见不得人的小电影!

天哪!我撞破了什么好事吗!

“对不起!”胡甘蓝吓得天然卷变得更卷了!“你、你们继续!”

砰地关上门!在走廊上拍着胸口喘气!太刺激了!

3p什么的!光天化日的!真是太破廉耻了!嘤嘤嘤!

下一刻门被打开了。

两个人同时对着他微笑,“你好,有什么事吗?”

甘蓝擦了擦眼睛。

擦了擦。

再擦了擦。

卧槽原来这是一个人!

只是身上的肉太多了,跟两个人拼在一起似的。

“你好,我是胡甘蓝。这个寝室的。”

对方开心得双下巴都在抖动,“原来是新室友啊!快进来快进来!”

要我进去也得你先进去啊!以这种身材拦在门口什么的别人根本挤不进好吗!

“我是李木嘉,那个在看书的是黄芜菁……”巨型人把甘蓝拉进寝室,非常自来熟地介绍着这一切,“我们寝室有两个空床,你选一个,另一个可以放杂物什么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咯……”

当我是瞎的吗喂喂!那个叫黄什么的哪有在看书啊!明明在那里穿衣服好吗!从我进来起就一直用那种冰冷冷的眼神看着我!一定是我刚刚撞破他的好事了QAQ!

“你好!”颤巍巍地跟冷冰冰室友打招呼。

“哼。”对方理了理立领,几乎是从鼻孔里发出的声音:“死天然卷。”

“……”这是挑衅吗挑衅吗!这就是挑衅吧!第一天就给我下战书什么的!

“你还是这副样子啊!”黄芜菁翻了个白眼,“死天然卷。”

咦咦我们认识吗!这种时候是说“对不起你是哪位”还是“哈哈哈原来是你啊哈哈哈刚刚都没看清”显得比较有诚意啊!

脸盲症的苦恼!永远都是这两个选项!人生简直就是不能存档的生存冒险游戏!选了一个选项就少了一个朋友或者多了一个敌人(两者有区别?)!开启不同的人生任务什么的!

在甘蓝还没想好该说哪句话的时候,黄什么又冷嘲热讽地开口了:“不认识我了?”

好想冲过去抓着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些“你太理解我了”之类的感人台词!

“不好意思哦。”甘蓝抓了抓自己的小卷发,“你是哪位……”

闻言,那个蛮横的室友瞪了他一眼,“我不认识你!”

真是任性又性格糟糕的室友啊。

甘蓝晃了晃那头甜美的卷发,露出“就是嘛”的欠扁表情:“我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你呢……”

黄什么顿了一下,似乎没料到甘蓝会这么说,瞪大了眼睛看着甘蓝,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似乎给他那讨人厌的性格添了那么点可爱。

其实是只任性小猫什么的吧。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有着糟糕脾气的室友也可以超可爱的!

“好,好得很!”黄芜菁似乎是气到极致,连声音都扭曲了,“记住你今天所说的!”

“……”我去!怎么感觉节奏变了!

而且他的台词跟爸爸被阿紫阿黑气到吐血时的台词一样!就连停顿和轻重都一样!

家庭伦理剧什么的play不要太带感啊!

“芜菁,不要吓到小朋友啦!”巨型人友好地牵着甘蓝的手,无情地指责着把甜美小卷卷吓到发抖的糟糕室友!

“对待室友,要友好!友好知道吗!把你对待阶级敌人的那套给我收回去!”

傲娇小猫黄什么别扭地一扭头,用鼻音来回答:“哼。”

救命!和傲娇属性太配了!这就是傲娇啊!活生生的野生傲娇一只!

巨型人不好意思地看着自己:“抱歉啊……他可能心情不太好……绝不是讨厌你啊……”

“没事!”甘蓝拍着胸膛保证:“他会喜欢我的!”

芜菁:“哼!”

“……”

暮色.降临。

“哥,要我们帮你把行李送到学校去吗?”恶魔弟弟们不怀好意地围过来。

“不、不用了!”甘蓝简直闭着眼都能想到弟弟们去他寝室的惨状!

伏尸二人,流血百步!

《爱吃醋的弟弟竟将亲哥哥的同寝室室友活活用开水煮熟》之类的新闻不要太惹眼!

双胞胎弟弟(异口同声):“真寂寞啊……”

胡甘蓝摆脱了花样百出的小妖精弟弟们,快马加鞭地往学校赶。

好巧不巧的,寝室里只有黄什么一个人!

“黄同学,你吃了没?”甘蓝摇了摇手里的袋子,“我从家里带了吃的过来,是B市特产哟~”

“我家也是B市的。”黄芜菁哼了一声,“死天然卷。”

好想知道家住B市和讨厌天然卷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室友每次都运用得炉火纯青真是一个谜!

甘蓝被虐得眼泪汪汪:“天然卷很萌的啦QAQ”

黄芜菁脸上浮起了不自然,结结巴巴地骂道:“少、少恶心人了!死天然卷!”

“QAQ……”

室友飞速地扭过头去!用黑黑的后脑勺对着他。

傲娇室友什么的真是太难搞了QAQ!!

“一个卷,两个卷……”←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就数自己卷发的甘蓝。

总觉得有点莫名的在意啊……那个叫黄什么的室友。

三个卷……五个卷……十一个卷……

叫黄什么去了……?

三十八个卷,三十九个卷……

那个明明长得与其他人一模一样却哪里有点格外不同的室友……

四十七个卷……

是身形比较好看的原因吗……

五十六个卷……

记忆中某张毫无特色的脸突然在脑海中跳出来!

“啊!是他!”

甘蓝大叫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

正在床上看英语单词的室友抬头冷冰冰地看着他。

那张脸上的表情和高中时看他的表情一模一样。

与毕业聚会那天完全不一样了呢。

一定是我做了那种事的原因。

一定是。

第2章 第二条大腿

那是在高中毕业聚会上突然凑过来的同班同学。

明明平时根本没有任何交集,连正脸都难得给一个,而那个人提起他也是“死天然卷”“死天然卷”的。曾经甘蓝还被打击得想要去剃光头,后被弟弟们以命相逼才作罢。

在被那个人喊住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啊那个人居然没有讨厌我唉!竟然会主动来跟我说话!还以为会老死不相往来呢……”

那张毫无特色与其他人一模一样的脸凑到他眼前。

平时总是对他不屑一顾的脸染上灯光温暖的颜色,看起来很可爱。

冷清的声音有些颤抖,尾音也非常可爱,“死天然卷,你、你今天很……”

“嗯?”自己受宠若惊地看着一直以来待人冷漠的同学。“怎、怎……么了?”

那个人脸上泛起了小红晕,眼睛瞟到别处,声音小得像蚊子。“很……萌”

咦咦?

那个人瞪着他,一脸不开心。“我很喜欢!”

这句话倒是声音大得吓人。

甘蓝捂住被震得嗡嗡响的耳朵,吃惊地看着突然发病的同班同学。

这这难难道道是是在在告告白白?!!

可是那一脸要吃人的表情可不像告白啊嘤嘤嘤!

那个人伸手蹂躏他的卷发,嘴上很不客气地哼唧着:“不可以和别人交往!”

甘蓝更加迷糊了,“嗯?”

“只准和我!”那个人如是说,然后低下头吻了他。

“QAQ”好刺激的剧情!

吻毕,那个人又瞪着眼睛,任性地胡闹着:“你不肯?”

对着那张脸就是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不忍心拒绝,好想知道那张脸上会不会有开心的表情。

“我肯的。”

那个人这才满意地重新顺了顺他的卷发,奖励宠物似的摸了摸他的下巴,嘴上仍是凶巴巴的,“这是你的荣幸!”

胡甘蓝就是在这一刻醒了过来。

梦境里那个人的声音却阴魂不散地跟着他。

“我很喜欢!”

“不可以和别人交往!”

“只准和我!”

“这是……你的荣幸。”

是那个人,现在睡在他对面床的室友,是高中时期的那个人,那个叫黄芜菁的,有着冷清声音的,他努力忘记的人。

那个时候,喜欢着自己的冷清少年。

自己也答应了和他交往。

那天晚上,他们趁着别人不注意一起跑了出去。

那时候的风声犹在耳边回响,一直不停地,呼啸着穿过他的身体……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甘蓝摇晃着去洗脸漱口,然后去视奸他的初恋情人。

为什么认不出来呢……怎么看都是和其他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孔,甚至和镜子中的自己不差分毫。

黄芜菁一夜都睡得不好,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到梦魇中那张缠人的嘴脸正对着他哗哗地掉眼泪!

“你干嘛!”

那头可爱的天然卷往后缩了一下,末端的发梢无辜地弹了一下。“啊!对不起!”

又是这句话!黄芜菁感觉自己的起床气全部被那根头发挑起来了!

“滚开点!死天然卷!”他皱着眉,为自己软弱的萌点被这个无耻的天然卷戳中而恼火!“别拿你难看的脸对着我!”

“QAQ对、对不起!”

他鞠了一大躬,然后小心谨慎地琢磨着室友脸上的表情。好烦恼……到底要不要跟室友说出他苦苦思考了一晚上得出的结论呢。

室友貌似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天然卷被欺负得要哭了的脸,终于大度地开口:“说吧,有什么事?”

太善解人意惹!甘蓝受到了鼓励,便一本正经地开口道歉了:“对不起!”

“你是知道的吧?”甘蓝再次鞠了个大躬,“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到周围的温度骤降100℃!

室友瞬间变成了一块闪着寒光的冰柱子!

甘蓝呵了口热气,还是勇敢地继续说出口了,“我有女朋友了,必须对她负责……”

“擦!”那个人似乎低声爆了句粗口,“人渣!”

“对不起!”甘蓝快哭了。

明明是在骂他,但他就是觉得室友才是受了欺负受了委屈的那一方。

“我也有男朋友了。”室友低着头,最后,才报复似的说了一句。

啊?这么快?不是两个月前还说我很萌来着吗QAQ?

室友抬头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一点光。“比你帅!”

第一击!正中红心!刚刚才被初恋骂“难看的脸”的“死天然卷”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难看的脸”。

室友恶意地补充了一句:“比你高!”

第二击简直比第一击还要狠还要快还要准!

QAQ人家还在长高啦嘤嘤嘤!每天都有按时吃成长快乐噜!长到171绝对不是问题!软哒哒的天然卷一脸“QAQ”地看着182的前·男友。

第三击……“还比你会操人!”

啊咧Σ(⊙▽⊙"a...?

等等这一句一定不是我所理解的那个下流的意思!一定在其他平行空间里还有其他意思才对!很纯洁的!很高尚的其他意思!

他和初恋当初可什么都没发生啊……最多只有接吻而已QAQ……纯洁得如同雪莲花!

“哦……”软萌的天然卷进入了呆滞状态,“恭喜你。”

“擦!”回应他的是非常鄙视的一个凸。

这天甘蓝过得很不好。

一路上一直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好苦恼……还有那个室友……现在一想到室友两字就觉得头痛。

来到教室早自习的时候。

马上就有一堆长得一模一样的同班同学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

“真是不得了啊!甘蓝!”

甘蓝(一头雾水):“什么?”

“哎呀!事到如今还想瞒着我们吗?”其中某张脸故作生气地看着他,“真是过分啊!如今你的‘光辉事迹’可是传遍我们学校了啦!”

另一张脸也挤了过来:“说真的,想不到甘蓝你居然敢对那个人出手呢~”

“?”难道他们在说黄芜菁?甘蓝赶紧为其辩护:“他是个很好的人,一切都是我的错!”

这番言论立马引起了热议。

同学A:“咦咦?难道宁宁同学说的是真的?”

同学B:“女扮男装勾引直男然后将其狠狠抛弃什么的……也是真的咯?”

同学C:“渣攻啊!绝对的渣!”

“对不起!”甘蓝举起手,“请问你们在说什么啊?怎么越听越听不懂?”

同学D:“哦,是这样子的。高中部的蔺宁宁说他在和你交往了一个月之后才发现你是男孩子!”

“啊?”

同学C:“虽然甘蓝确实长得很可爱,但是一个月的朝夕相处都分不清对象是男是女的人脑袋也很有问题吧……”

同学B:“据说是广东的大佬啦!超不良的!杀人越货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我看甘蓝一定是被逼迫的!”

同学ABCD(一起盯着甘蓝):“甘蓝同学!你是被逼和蔺宁宁在一起的吧?!”

甘蓝(举手):“请问!我的脸难看吗?”

问完这个问题后他还心虚地环顾了一下教室。

希望室友还在食堂吃早餐QAQ!

迫切想知道真相的热心群众们粗暴地回答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同学B:“不!”

同学D(撕心裂肺地):“当然不!”

同学A:“在开玩笑吗?”

同学C:“是在讽刺吧?是在讽刺我们这种长了张闹着玩儿的脸的路人吧!一定是在讽刺我们这种长了张闹着玩儿的脸的路人对不对!”

同学A:“快回答啦!别想转移话题!”

同学B:“对啊对啊……看起来这么无害却这么狡猾可不行哟!”

甘蓝:“我回答啦TAT”

“你是被逼和蔺宁宁在一起的吧?”

“是吧是吧!”

“快回答是啊!”

甘蓝:“额……不是。”

“天哪”“地呀”“卧槽”……无数感叹之声此起彼伏,盖住了胡甘蓝原本想要说出口的那句“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

他无力地扶住额头,眼睛往旁边看去。

余光里有一道冷冰冰的视线正盯着他!

“哼!”见甘蓝发现了他,那个人一扭头,嘴上不知在骂谁,“人渣!”

QAQ!是室友!

甘蓝简直想对自己的运气跪地投降!!室!友!居!然!就!坐!在!他!后!面!那!排!

刚刚的话一定全部一字不漏地听下去了啊啊啊!!!!

人生果然就是一个剧情很烂很狗血的生存冒险游戏!

第3章 第三条大腿

放课后的黄昏。

“甘蓝!”不良少年红着脸对他说:“我想了一下,觉得对象系你的话,就算系男孩子也冇关系……”

QAQ这是什么状况?

一出教学楼就遇到了跟自己表白心迹的绯闻对象?!

不良少年拿那种不得了的眼神看着他,脑袋上的环叮叮当当地响。

“停!”惊呆了的甘蓝举手提问!“你喜欢我?”

就在前一秒钟蔺宁宁还抽出大刀架在甘蓝脖子上,向他追问保护费来着。这真的是表白的节奏吗QAQ?

“当然。”不良少年斩钉截铁地回答!声音铿锵有力绕梁三日!“不中意你怎么会跟你交往?”

“我们什么时候……抱歉,你能把我脖子上那把刀移开吗?”

“哈哈哈你习惯就好……”不良少年纯良地摸了摸鼻子。“我一睇见可爱的你就忍不住提刀子了……”

“……”谁会习惯这种事情啊!又不是M星人!

“我们俩不系一见钟情咩……”不良少年开始自说自话,“我已经原谅你啦……”

甘蓝习惯性地将不良少年摔在地上!踢上那张可恶的脸!(#Д)┌┛)`Д)

“我有女朋友了!”

说完这句,甘蓝就像个移动NPC一样潇洒离去!

“哼。”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冷哼……

天哪!室友不知在前面看了多久!

潇洒的移动NPC瞬间出现bug了!卡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上下发出了嘟嘟嘟的故障声!

脸盲症真是太痛苦了!只要别人不开口你就永远不知道津津有味地围观着你的那个人究竟是你的校长还是你的初恋男友QAQ!!!

甘蓝来不及说些什么,室友瞪了他一眼,擦肩而过了。

甘蓝目送着室友离去,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难道分手以后连朋友都当不了吗。

“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甘蓝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边警告着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可是这样自欺欺人的警告是不起作用的。

记忆一旦打开了闸门,无数微弱的细节都能引得旧时光阴越过长长长长长的时间隧道,在他眼前一一显现。

比他高一截的少年侧着头,似乎隔着高中时光看着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喂!那边那个天然卷!”

甘蓝被这虚无的幻影折磨得头痛欲裂。

他在校园里游荡了两圈,回到了寝室。

拿钥匙开了门,小心翼翼趴在门框上往里看。

两个室友都不在什么的真是太好了!

开心地进了门!

“啊,甘蓝你回来啦?”地板上忽然响起巨型人室友的声音!“快来帮我!”

娘咧!像是由两个人拼起来的白花花的身子在地上扭来扭去,伸出一只手正向他求救!

“怎、怎么了?”刚刚只顾着看有没有人根本没注意地板啊!

“果然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李木嘉气喘吁吁,“帮忙按着我……我在做仰卧起坐……每天做才能减肥……”

“嗯!”甘蓝坐在地上,动手按住室友!

“帮我数哦……甘蓝……”巨型人嘱咐着,“对我温柔一点哦……已经数到十六来了……”

“嗯……放心吧。”甘蓝信誓旦旦地。

可是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

巨型人抓着他的衣服,一边艰难地起身一边疯狂地揪着衣服用力往自己方向拉!

QAQ好痛苦!快呼吸不过来了!

“十七……”

我衣服快被揪破了。

“十、八……”

嘤嘤嘤!真的要破了!我都听见它“刺啦刺啦”的声音了!刺啦刺啦!

“十、九九!”

“刺啦——刺啦——”伴着这美妙的天籁之声,甘蓝的衣服被撕烂了。

还有几片布料迎风飘下。

“……”

“不好意思啊甘蓝!”巨型人捉急地大叫!马上他又发不出声音了!他的双下巴哗哗的将他嘴巴盖住了。

“……”

将下巴从嘴里吐出,巨型人捧着那几块布料发誓道:“下次一定不会了!忘记跟你说了,要把我的手捆在脑袋上……”

“额……”

正在甘蓝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寝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他和巨型人一起呆呆地望着推门而入的两道身影。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一张脸上满是开心:“好棒!这就是学长的寝室吗?唉——?”那张脸看到地板上的惨状时,立刻惊讶地叫了起来。下一刻,他似乎又觉得自己有些不礼貌,“对不起!你们请继续吧!”

那张门又关上了。

剩下的那个人审视般的看着地上的室友们,心情似乎格外地好,他低声开口:“是啊。”

不知在回答哪个问题。

他逆着光站在那里,从窗户射进来的光把他的影子投在甘蓝触手可及的地方。

是黄芜菁!

甘蓝立刻紧张得站了起来,绕过那道影子,手忙脚乱地解释着:“对不起!我们在做……”

不知哪句话又得罪了那个人,“不用跟我解释。”室友冷下脸,眼底的笑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额……?

甘蓝注视着低气压的室友啪嗒啪嗒地走向了阳台……

第一反应居然是,

去阳台不会是目送刚刚那个人离开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头就更痛了。甚至连心脏,都开始隐隐作痛。

快点找到我的女朋友吧!只要找到她了,一切都能解决了。

回忆起记忆中那个女孩子的脸,也是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分毫不差的,没有丝毫特色。

只记得她粉红色的裙子和脖子上粉红的丝巾。

但是,只要脱下这身衣服,换上其他衣服,就算当面走过来,他也认不出来。

想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这样一位女孩子,对于脸盲症患者来说,简直比在沙滩上找到刚扔进去的一颗沙还难。

尤其是,那个女孩子,还有意躲着你,似乎不愿意被你找到。

晚上又是无尽的梦魇。

从一个梦境掉到另一个梦境里。

先是向他告白的别扭少年,再是勇敢向他献身的少女。

“我们已经是在交往了吧?”

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小心翼翼,又充满欢喜,传进了他的耳朵。

“是。”当年的他是这么回答的。

第4章 第四条大腿

“我们已经是在交往了吧?”

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小心翼翼,又充满欢喜,再次在他梦境中出现。

不要!不是!快醒过来!不要继续这个梦了!

“是在交往吧?”见他不回答,那个声音又问了一遍,这次似乎有点生气的意思了。

不!不是的!甘蓝想开口解释,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只能在心底咆哮。

根本不是!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啊,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刚刚和我喝酒的那个就是。

我非常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我根本不可能和你交往啊!我刚答应和他在一起呢!

然后他听见自己,梦境里的那个自己,这样回答了。

“是。”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万籁俱静。

第二天。

“好痛QAQ……”甘蓝揉着太阳穴,从床上爬起。

连续做相同的梦什么的是不是要去寺庙拜拜啊……

周围好安静啊……瘪着嘴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漫不经心地解锁……“啊咧?这么晚了?”睡意什么的立刻灰飞烟灭惹!

周围这么安静是因为所有人都去上课了啊TAT!如果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正确的话他已经迟到一小时以上了!

飞快地弄完一切,跑到教学楼,从后门溜进教室。

“不好意思哦……麻烦挤一挤。”

这节课是和其他专业的学生在大教室里一起上的大课,教室里寄满了人,座位几乎全满。像甘蓝这种上课后再进来的,正好坐在认识的人旁边的概率实在是小得不能更小。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旁边坐着的是黄芜菁时已经是十五分钟后的事了。

“嘿,学长。”前座的人转过头来,悄声问道:“你等下还有课吗?”

是昨天送室友回寝室的学弟←A←

“没有。”从挨着自己坐的那个人嘴里吐出这样的回答。

学弟一脸开心,“那你……”

甘蓝立马有领地被外来生物侵占了的愤怒感!他的脸不受控制地挤了过去,挡在室友和学弟之间,灿烂地朝室友微笑着:“室友!请问哪里有拉头发的店啊?”

“天然卷学长,你挡住我了!”学弟丧心病狂地伸手扯他头发!

~( ̄▽ ̄~)(~ ̄▽ ̄)~我故意的!~( ̄▽ ̄~)(~ ̄▽ ̄)~把头发扯回来!装作没听见!

“蠢货。”室友把他的脸推开,“老师在看你。”

“啊?”一脸嘚瑟的天然卷唰地缩了回去。

上了一会儿课,还是觉得有点不安。

甘蓝小声问室友:“唉,那个学弟不会就是你的男朋友吧?”

室友冷清地一瞥!

好冷{{{(>_<)}}}

直到快下课的时候,室友才推了推他。

“你其实没有女朋友吧。”

——从邻座递过来的纸上,写着这么一行意图不明的话。

那样注视着他的青年,和少年时期的神情一模一样。

“有!”斩钉截铁地直接开口回答!引得前几排都有人回头看过来了。

“蠢货。”这次递过来的是另一张纸——好像高中时期那个口是心非的冷清少年又回来了。

只有这两个无论怎么看都是贬义性质的字。

但他的心底却充满了淡淡的甜意。

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吧。

很舍不得丢开这个人啊。

在第二张纸上写下自己的回复:“真的啦,我们正在冷战。”

递过去的这张纸再也没被传回来过。

糟糕!又惹室友生气了!

周围的空气再次变冷!甘蓝甚至连打了几个喷嚏!

在冷气中度过这节课,千辛万苦地挨到下课,甘蓝眼睁睁地看着纯洁的室友被一脸淫.笑的学弟拉走了!

心灰意冷地回到寝室补眠。

“最近一直犯困呢……”

眼前是一片黑暗。

“唉?”

好像又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梦境。

“快醒过来……”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真的就这样醒过来了。

进入眼帘的是少女嫣红的脸,眼角的泪滴。

“啊……轻点……”女孩子似乎这么说了一句。

QAQ这种色气满满的梦中梦是怎么回事啦!简直吓死人了!

知道醒不过来了,干脆仔细观察了一下身下的女孩子。

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脸,完全看不出有任何明显的标志。

怎么办呢。

这样下去根本找不到她啊。

连名字都不知道……

“甘蓝!甘蓝!”

眼前是一张挤满了肉的脸,似乎由两张脸拼接在一起形成的。

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另一位室友。

已经从那个梦里出来了呢。

得知这一事实的他,堪堪开口:“嗯?怎么了?”

“去吃饭吗?已经很晚了哟。”巨型人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早上忘记喊你起床了,不好意思啊。”

“没事……”揉了揉头,“我和你一起去食堂吧。”

“学长,你看我穿这件去面试怎么样?”帅气的青年从架子上取下一套衣服,往自己身上比。

“嗯。”心不在焉地点头。

冷淡的反应打击到了自信满满的青年,他换了一套,有点不安地问:“这身呢?”

“还行。”

黄芜菁勉强笑了笑。

从下课后就被学弟扯到市中心来买衣服,已经逛了很久了。

学弟对他好像有追求的意思,但他并不……怎么说呢,他不萌学弟这种类型。

像是……

一只肥乎乎的萨摩耶带着一排小小的萨摩耶从窗外走过……

芜菁小猫的眼睛噔地亮了!

超——级——萌——唉☆~~~~~

恨不得扔下学弟跟着狗狗们回家!

没错!就是这样!外表看起来非常冷淡的冰山美人其实是个萌物控!对可爱的东西超没辙!在第一眼看到胡甘蓝的时候就想到了萌萌哒的小羊羔!从而做出跟踪卷毛小羊羔看着夕阳下的小羊羔蹦蹦跳跳地回家这种听起来像是变态才会做的事!

一见钟情是必须哒!

在地球上没有比活生生的小羊咩更可爱的生物惹!

第5章 第五条大腿

“你干什么!”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拆你衣柜的QAQ!对不起!”

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长相甜美的羊咩大盗与冷漠帅气的女装警察的世纪对决!

背景是地上铺满裙子的男生宿舍!

咩咩咩!汪汪汪!

不好意思剧本拿错了!

事实上情况是这样的:

黄芜菁一回寝室就看到自己的衣柜柜门倒在地上,有几件衣服散落在地上,而那只可恶的天然卷正一脸无辜地站在旁边,手上拿着一条“高腰雪纺~超仙!”的半身裙,一脸纯真地问他:“这、这是你的裙子吗?”

……

“是、是我姐的!”

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假的啊!该死的天然卷绝对会一脸鄙夷地说“我早已经看出你是个有异装癖的变态了!”然后拨通校园巡警的电话,嚷嚷着“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人!”之类的台词!

“哦……”

笨蛋天然卷居然相信了!动作麻利地开始折裙子,“我不小心弄坏了你的衣柜,抱歉啊……”

“……”这样的“不小心”才能弄坏这么结实的衣柜啊!

芜菁一把那条“高腰雪纺~超仙!”的粉紫色半身裙,紧张地塞进柜子里,“别乱碰!蠢货!”

……

每次一紧张或者一害羞他就会骂人!根本不受大脑控制!脱口而出的那种!

“对不起!”好在被骂的人根本不在意这些,反而诚恳地向自己道歉。

“哼。”芜菁高冷地一哼。表示自己才不会因为对方长得对胃口就原谅这种无耻的行为╭(╯^╰)╮

天然卷一脸委屈地靠了过来。“对了你那个学……”

不料脚底一滑,笨蛋天然卷竟往前直直摔下。

“啊QAQ”天然卷匆忙中随手一抓,正好抓在他的大腿上。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天然卷吧唧摔在地上,芜菁小猫的制服长裤也跟着刺啦刺啦,光荣阵亡了。

“……”

天然卷摔在他脚下,小脸上满是惊喜与诧异,“原来是你!”

“嗯?”

这是什么剧情?

认亲吗?

刚看见是我吗?

天然卷站起来,伸手……

摸上了他的大腿,似乎还想凑过来看。

……

“恶心!”炸毛的小猫飞速用另一条腿蹬上了那张惹人厌的脸。

天然卷被踢倒在地,很快又重新扑了上来,开心地抱住他,像狗狗一样地乱蹭:“是你!我的女朋友就是你!”

“……”脑子被刚刚那一脚踢坏了吗?

“你连男女都分不清吗?蠢货!”用力挣扎!(o#ˉ口ˉ)o

“绝对是你!那天晚上和我419的人!”蠢货天然卷顶着那张萌萌哒的脸,用那种萌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看着他。

咕噜……好萌……

不行,不能动摇立场!

这个看起来甜美可爱的家伙可是劣迹斑斑有着过分的前科的!人品非常之恶劣!

对待劈腿的前男友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决不能觉得他萌!只能觉得他丑恶!下流!恶心!不要脸!

“恶心!”芜菁小猫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跳了一下,“谁跟你419了!”

萌软天然卷丝毫不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毕业聚会那天的晚上!在巨人宾馆201房间!我一醒来你就不见了!跟我玩起了捉迷藏!”

“……”

“就是你就是你!我认出来了!”

“是我。”芜菁无奈地扶额,“难道你连和你上床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吗?”

“我们之前喝了那么多酒,早就醉了啦!”天然卷嘟着嘴,嘤嘤嘤地掉眼泪,“根本不知道……只是恍惚间好像听见你问我我们是不是在交往,我就说是了啊……然后就睡过去了……”

芜菁小猫收起了锋利的爪子,想了想,还是摸上了那颗满是可爱小卷毛的、一直想要摸摸的脑袋,“你啊……”他无力地说,“之后不是醒过来了吗?”

“醒过来以后更糟糕了啊……一睁眼就发现我在【哔】一个女孩子,超恐怖的!”

“那只是穿了裙子的我而已……你不看脸的吗,蠢货。”扯了扯卷毛。

闻言,手掌下那张本来就耷拉着的脸,更加郁卒了。天然卷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抽泣着说:“我、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一件、事啊,我、我有脸盲症。分不清别人的脸QAQ”

“……”所有的一切终于有了答案。

难怪会在他们互通心意共赴巫山之后,第二天就变了个人似的。

在他一大早接到父亲病倒的消息,匆匆离去,在学校遇见恋人,正想要诉说烦恼的时候。

那个人却一脸认真地跟他说“对不起,我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有女朋友了,我得对她负责。”

翻脸堪比翻书。

明明昨晚还会像只大型犬一样抱着他舔他的脸,第二天却贞洁得如同一个被拐入歧途的直男。

你要对她负责,那谁对我负责呢?

他不想像个怨妇一样无理取闹,揍了他的初恋一拳,便转身离去。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乌龙。

“你在嫌弃我吗QAQ!”见他许久不说话,天然卷急得去拉他的手,“你不要嫌弃我好不好QAQ”

“哦?”挑眉。

“我很能干的!”

“下流!”炸毛小猫一扯揪下了小把绵绵的卷毛。

“能♂干”之类的词语可是受方的敏感词啊!作为合格的攻君是绝对不能这样一脸炫耀地说“我很能干哟”之类的台词的!简直是X骚扰!会被关进监狱的!

“QAQ我是很能干啊……”被莫名拔毛的天然卷委屈地看着任性又暴脾气的室友,感觉不到痛似的继续进行着表白:“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洗衣服做饭生孩子……”

“恶心!”卷毛再次被狠狠地扯了!

天然卷吧嗒吧嗒地掉眼泪,“你这样骂我我好伤心……”

心脏深处的柔软被狠狠地击中了!

芜菁小猫认命般的揽住那软软的身子,擦掉那些不断往下掉的泪滴,“我问你——”

“嗯?”天然卷抽搭着望着他。

“我之前有无告诉你——”他终于忍不住捏了捏那张萌软粉嫩的脸,低声说:“我有异装癖。”

“唉——?”

“只有过一个男朋友。”

“唉——?”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第6章 第六条大腿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在被室友这么问了之后,甘蓝终于止住了哭泣,他怯怯地抱着室友的脖子:“你……嘤……你还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哼。”室友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啊?还是不可以吗?

在甘蓝以为没有希望了的时候,那个人的手点了点他的鼻尖,清冷中带着淡淡的宠溺,“看你表现。”

“我!我会努力的!”握拳!

“起开。”室友不自然地往旁边看,“我要换裤子。”

“我帮你换!”这句话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

“下……”室友瞪着他,“一边去。”

“QAQ是!”

“过来……”室友换好了裤子,好笑地看着乖乖蹲在墙角的他,“你之前是怎么发现是我的?”

他一溜烟儿地蹭了过去,贴在室友的背上,“你大腿上的痣被我摸出来了!”

那个人侧头看了他一眼,“嗯?”

“QAQ我就记得你腿上的痣和粉红色的裙子啦!”

“只要腿上长了痣你就会跟他走?”

“不不不!”天然卷伸手搂住前男友,急着解释道:“我可以摸出来它的形状啦!”

“下流!”室友再次炸毛了!

“真的噜!”甘蓝嘟着嘴发誓,“绝不骗你。”

“只摸一下就知道长什么样了(脸除外)”这种特异功能乍一听好像很奇怪,但他已经习惯了。

能辨认出每一颗痣甚至每一颗砂砾的形状但分不清自己的脸和大家的脸有哪里不同。这是他生下来就有的苦恼。

“……”室友拍了拍他的爪子,换了个轻松正常向的话题,“去帮我做线性代数!”

(不!其实这个话题比做到特异功能什么的还要困难!非正常!)

啊咧?线性代数?就是那个学死了几个学长的可怕学科吗?

他苦着脸讨价还价:“可是我们没学过唉……QAQ据说比高数还难!可不可以换门课……”

“看你表现。”

室友面容冷淡。

嘤嘤嘤!“我做!”

苦逼的大一新生在昏暗的寝室里,流着泪给自己的准恋人做线代作业。

窗外,阳光正好。

=======end======

One thought on “Cho đến khi tớ mò trúng bắp đùi của bạn cùng phòng – A Hiếu

  1. Pingback: [Đoản] Cho đến khi tớ sờ trúng đùi của bạn cùng phòng | Vô Để Thâm Uyên - 无底深渊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