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é thỏ và gối ôm hình người – Giang Hồ Thái Yêu Sinh

Tên gốc: Tiểu thỏ tử hòa nhân hình bão chẩm

小兔子和人形抱枕 by 江湖太妖生

(青梅竹马天作之和) 当一直暗恋的上司发现自己用他的照片印了抱枕天天抱着滚床单YY的时候,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上司信服? 萧跃退缩了,他不想找理由,只想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一辈子都不要见人了。 第1章 定做了上司果体抱枕好开心 萧跃终于收到定制抱枕了,打开的那一刹那,差点扑上去跪舔。 这是个等身高的抱枕,一米八的抱枕正面印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典型的酷帅狂霸拽吊炸天,那双漂亮的眸子哪怕再这种印刷产品上都流露出俾睨天下的气势来。还有那张漂亮的薄唇,随时随地都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绝对会让一群女人为之疯狂。 当然,也会有男人。 抱枕反面则是正面那个男人的半身果体。 萧跃还清楚的记得,这是在去年年会上拍摄的。 当时主持人说抽到大奖的人可以随意要求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事,然后那个大奖得主的妹子激动的语无伦次,立刻就要求身为公司总经理的他来一段脱衣舞。 脱衣舞啊!!! 这个要求说出来的时候,下面的尖叫声差点把饭店震塌掉。 萧跃身为总经理特助,自然是坐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当时他装出日常用的面瘫脸,拿着相机啪啪的拍照,但是实际上他激动的几乎要晕过去,尤其当台上那个男人把身上那件衬衣撕开,丢出来的时候,他几乎能感到因为尖叫而产生的震动,以及自己的心跳,几乎要蹦出胸腔!!!! 真是人形大杀器!怪不得公司哪怕工作很多要求加班加点,那个男人对事情要求非常严格总是让重新做,都会留住这么多心甘情愿给他卖命的人。 就算每天看着那张脸,都觉得是福利! 那个令人疯狂的男人叫叶之辉,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从大学时候起,他就一直是个光芒四射的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他在的场合,所有的光芒无一例外都会被他夺走。 在萧跃心中,这个男人如同神祗,如同太阳,高不可攀。 哪怕他从大学就认识他,从毕业就跟在他的身边,一步一步做了五年,做到特助的位置上,哪怕他爱了他不止五年,这份爱恋也只能深深的压在心底,然后再每个夜晚,都叫嚣着翻滚着,想要把这份感情释放出来。 为了掩盖自己每次见了他的那种带着爱恋的心情,萧跃成功的用面瘫脸伪装了自己五年! 脱衣舞的照片刚拍完的时候,萧跃偷偷的挑出一张最好看的做成自己手机的屏保,每天晚上睡觉都要狠狠的舔一遍,手机屏幕几乎都要被舔碎掉了。 后来在淘宝上得知这种照片可以做成印刷产品,激动的不得了。 经过各种严谨的调查之后,萧跃选了一家离B城最远的淘宝印刷店,一口气定制了三个一模一样的等身抱枕,还有钱包卡和桌摆等其他小玩意,并且再三叮嘱店主绝对不能泄密,导致店主差点以为他是个神经病。 身为淘宝店主,早就身经百战了。来定制这些东西的图片各种尺度各种明星都有,谁会在乎你这么几张清水的照片啊! 所以,当收到抱枕的时候,萧跃差点哭出来。 是夜,萧跃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还在身体上涂抹了润肤霜。 他裹着浴巾走进卧室,看见被自己摆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心跳的难以自制。 “之辉……”萧跃爬上床,把抱枕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虔诚的亲吻上男人的脸。 然后,感情一瞬间迸发。 “之辉……之辉!之辉~”他抱着抱枕在床上翻滚,双手急切的抚摸着抱枕上的男人,细密的吻不停的印在男人的脸上。 当他终于把第一波的情感释放出来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床上。 “之辉……”他侧过头,看着抱枕上的男人那双邪魅含笑的眸子,泪水哗啦啦的涌了出来。 叶之辉发现自己的小特助最近心情貌似很好的样子,就连那张面瘫脸上,都流动着一层春光。 这可不怎么好。叶之辉眯起双眼,看着那个正在特助办公室办公的学弟,心情灰暗起来。 他一直知道自己的这个学弟喜欢自己,从大学的时候就知道。每次自己演讲,或者学校的篮球比赛,都能看到他的身影。那时候的萧跃还跟懵懂的小兔子一样,表情丰富,每次看见自己,眼睛立刻变得亮闪闪的,让人恨不得扑上去蹂躏一番。 而且每次校报关于自己的稿子,登在最明显的位置,写的最好的,几乎都是这个叫萧跃的学弟。 所以等萧跃刚毕业,他就迫不及待的把这只小兔子圈养在自己的身边。 谁知道上班之后的萧跃却一改在学校时候那种糯糯的笑容,硬是把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变成面瘫脸,让他每天都忍不住去逗弄几下,然后看着小兔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把自己赶出特助办公室。 但是叶之辉十分确定,萧跃是喜欢自己的。 自己身边事无巨细,几乎都是萧跃一手打理,而且在小特助的抽屉里,叶之辉发现了自己的一张在学校期间的照片。 那是自己大四那年在校篮球队的最后一次比赛,照片不知道是谁拍的,抓住自己扣篮的一瞬间。 这张照片还被放进学校的公告栏上,后来神秘的失踪了。 本来以为是哪个暗恋自己的小学妹偷走的,谁知道竟然是自己的贴身特助。 叶之辉生长在一个大家庭里,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虽然父母对孩子的管理挺松散自由的,可是自己如果出柜说喜欢男人,也是个艰难的历程。 叶之辉在逐渐丰满自己羽翼的过程中,慢慢的向父母渗透着自己其实不喜欢女人,喜欢的是男人,而且是自己小特助的信息,最近终于得到父母的明确反馈,说既然喜欢就要带回家看看。 本来得到父母的同意是一件高兴的事儿,谁想第二天就发现自己的小兔子春风洋溢,貌似谈恋爱了…… 这,这怎么可以!!! 究竟是哪只不长眼的,觊觎自己的兔子了!! 喜欢兔子不会自己去养啊!干嘛偷别人养好的!! 叶之辉心情无比狂暴,随着狂暴心情而来的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公司大范围的加班,惹的天怨人怒。 让你谈恋爱,让你去约会,老子加班加死你,让你没时间跟那个挖墙脚的约会去,哼哼,时间长了,那家伙早晚会退散! 叶之辉抱着这种龌蹉的心情期待自己的小兔子迷途知返,谁知道完全没有成效,小兔子每天早晨来上班的时候,虽然掩盖不住一脸疲惫,可是却仍然可以看到眼底那层春光。 叶之辉觉得自己要暴走了!小宇宙爆发!大魔王现世!! 萧跃这几天心情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发现了抱枕的一个新功能! 起因是有一天他抱着抱枕乱蹭的时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伸手往下那么一摸,瞬间灵感迸发。 少了什么?自然是少了那个粗大长硬的好东西!!! 于是,动手能力强的萧跃把抱枕上那个果体男裤子链接腰的部分小心翼翼的剪开,把剪开的地方用针线锁好边,然后把自己在网上精心挑选的大棒棒塞进去固定住。 鼓鼓囊囊的,看上去效果真棒! 每天晚上蹭的时候,他都会忘情的骑在抱枕上,把手伸进男人的裤子里,掏出拿一根好东西。 “老公,人家要……要嘛~~之辉~~老公~~~”萧跃忘情的呼喊着,反正是在自己家,没有人能听得到。 稚嫩的小菊花已经绽放,带着晶莹的露水,就等待着被采撷了。 萧跃骑在抱枕的腰上,双手紧紧地抱着抱枕的上半部,身体不停的上上下下。 “老公,你好棒!老公……人家还要……嘤嘤嘤,喊人家的名字嘛~~老公~之辉……之辉……” 战栗之后的身体瘫软在床上,这种自我催眠的方式虽然能满足一下,但是之后却让心灵更加空虚。 “不管怎么样,你也算是在我身边了啊……”萧跃苦笑着摇摇头,撑起身体爬起来:“之辉,走,我给你洗澡。” 他拔下被汗水和液体蹭脏了的抱枕套拿进浴室,用最好的洗衣液泡上。 身上的汗渍伴随着泪水被冲刷干净,萧跃把自己亲手洗干净的抱枕套甩干,晾在阳台上。 然后从衣柜里掏出另一个备用抱枕,轻柔的摆在床上。 “好了,之辉,晚安……祝你做个好梦。” 叶之辉才做不到好梦!他最近做的都是噩梦! 梦里他正在跟小兔子你侬我侬相信相爱,亲亲小嘴,拉拉小手,眼看就要脱掉那身碍事的衣服,瞬间场景一变,一头猥琐的喷火巨龙抢走了小兔子,桀桀桀桀的怪笑:“既然你舍不得吃,那我就帮你吃掉吧!” 小兔子红着两只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人家家等了好久了的说,可是你一直没动静,没有办法,叶之辉我们分手吧,我终于找到了真爱,巨龙就是我的爱人嘤~” 说完,巨龙带着小兔子飞走了。 “卧槽!别走!”叶之辉一下子惊醒了…… 第2章 糟糕,被发现了! 叶之辉很不爽,看见自己的员工都战战兢兢的更不爽,尤其是看到萧跃的脸,几欲喷火! 于是他好心的没有占用员工双休的时间,周五让他们准时下班,省的自己看着眼睛疼。 可以早下班,萧跃很开心。他冰箱里的食物早就都吃完了,最近总吃外卖,胃都开始不舒服。 于是他把做完的事情放在叶之辉的办公桌上,简单的打了招呼,欢悦的走掉了。 虽然萧跃还是那张面瘫脸,但是叶之辉清楚的看到他眼底的欢悦!!绝对的! 这么迫不及待去约会么?那只狂暴的喷火巨龙哪里会比自己好?嗷嗷嗷啊不能忍! 萧跃开心的逛完超市,买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和食物。 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天色有些阴沉。夏天总是黑的晚,如今才七点,天上就积了厚厚的一层云了。 估计要下大雨,萧跃拎着东西,急匆匆的往家赶。 叶之辉在萧跃家小区外面徘徊了许久,一直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理由上去探望自己的学弟兼员工。他看着萧跃拎着两个巨大的超市塑料袋从出租车上下来,急匆匆的往家里跑的时候,觉得这是个机会。 他可以下去说:“你拎了这么多东西啊?我帮你吧。” 好,就这么办! 叶之辉鼓足勇气,打开车门,然后泪流满面。 萧跃已经冲进了楼道,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特么的你属兔子的啊跑这么快做什么!!!叶之辉内心无比暴躁! 外面的天一直阴阴沉沉的,萧跃收了晾在阳台上的衣服和抱枕皮,哼着歌把衣服叠好放起来,抱枕皮套在抱枕上,把粗长大棒棒塞进去,然后把抱枕靠放在床上,让上面的人用靠在床头的姿势看着自己。 “老公我去做饭哈,你在这里乖乖的看书。”他拿了一本杂志,摊开放在抱枕上,哼着歌出去了。 夏天的雨瓢泼一样的洒下来,叶之辉终于又找到了一个牵强的借口。 他泊好车,撑着伞,紧张兮兮的上了楼。萧跃在这边买的房子,小区地址和户型,还是他给选的呢,哼! 刚把饭端上桌,萧跃就听到了敲门声。 他在这边几乎住了五年,父母一直在国外,几乎不会有人来,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敲门呢? 看了看外面的狂风暴雨,萧跃皱着眉头从猫眼看出去。 天!居然是叶之辉!!! 他,他怎么来了? 萧跃狠狠的深呼吸了几下,板起面瘫脸,开了门:“经理,你怎么来了?” “我正好到附近办事,谁知道雨下的这么大,我怕开车出事,想起你住在这个附近……嗯,现在来叨扰一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瞧,这个理由多棒!叶之辉在心里给自己竖起一根大拇指。 萧跃僵硬的站在门口,他真的怕自己暗恋的对象进来自己这个私密的空间,会让自己忍不住扑上去。 “怎么?家里还有其他人不方面吗?”卧槽,不会是那只喷火猥琐龙在房间里吧?妈蛋,竟然敢金屋藏娇! “不,怎么会……”萧跃侧过身让叶之辉进来:“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确实很意外,除了一开始买房子的时候叶之辉进来过,这几年再也没有踏进过这个家门。 “你做了饭?不知道可不可以让我吃点,我还没吃饭。”叶之辉看着桌子上简单的两菜一汤,厚着脸皮要饭吃。 “呃,我去再炒个菜吧。”萧跃把叶之辉让到沙发上:“我去做个简单的,米饭还在热,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太好了,我还没吃过你做的饭呢,今天真是有口福。”叶之辉兴奋的不行。 他其实一直都想来看看,但是生怕自己忍不住,吓坏了这只小兔子。如今家里的阻力没有了,是不是证明他可以用尽各种办法,把小兔子抱进怀里?哦,还有那只喷火龙……哼,既然他叶大爷出马,就必须不能失败! 萧跃去做饭,叶之辉闲的无聊,打算在房间里转转。 这是个一室一厅,六十多平米的居住面积,算是蛮大的了。尤其是那个客厅,哪怕以后有了孩子,再截出一部分做客房都没问题。当初他和萧跃都是看上了这个大客厅,宽敞明亮,让人看着就舒心。 然后就是那个卧室,卧室的面积并不是很大,萧跃当时说自己一个人住,太大的卧室没有安全感。 一进卧室,就能看见斜对门靠墙放着的那张大双人床,床上摆着印着自己照片的抱枕。 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叶之辉走到床边,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印着自己半果照片的等人身高抱枕,这还不算最奇怪的,他的目光放在抱枕的中间,那里鼓鼓的是什么? 伸手一摸,叶之辉简直想放声大笑。 小兔子太特么可爱了,不但做了自己的抱枕天天抱着,还把按摩,棒塞到抱枕里。 哎呀呀,早知道小兔子这么热情,自己何苦还憋的这么难受! 叶之辉眯起眼睛,他决定给这个别扭的小兔子一点儿教训。 “经理,你在哪里?可以吃饭……了……”萧跃惊惧的站在自己卧室门口,他忘记了,自己的床上还摆着那个抱枕!! 如果一个上司,看见自己的属下如此亵渎自己的照片,会怎么样? 萧跃简直不敢想象。 叶之辉努力的收起笑容,板起脸扭过头:“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怎么回事?难道他能说自己爱了他好久了因为无法得到所以想出这个办法么?能说自己每天晚上都靠着YY这个抱枕才能睡着么?能说自己跟这个抱枕喊老公么? 萧跃手脚僵硬的站在那里,脸色有些泛白,却仍旧面瘫着。 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说,因为说什么都是错。 “你……”叶之辉刚说出一个字,就被电话铃声打断了。 这是谁啊这么没眼力价!叶之辉在心里狂暴的大骂,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自己亲爹。 接了电话,原来是国外的姐姐和姐夫回来了,正好说要跟叶之辉的公司谈合作的事情,但是他们只在这里暂时呆两天,过几天要去其他地方考察,姐姐许久没回来,所以他这个当弟弟的,必须现在立刻马上不管在哪里,速度回家! 叶之辉挂上电话,忍住想要咆哮的欲望:“我现在有事要回去了,希望你明天能给我一个好的理由,解释这一切。”说完,他一脸酷帅狂霸拽吊炸天的表情,拿起放在玄关的伞,走了。 恩恩哼哼哼嘿嘿哈哈哈哈哈,小兔子知道害怕了吧?居然偷偷的抱着爷的抱枕都不来跟爷告白,哼,当爷是傻的吗?什么喷火巨龙,让他滚天边儿去吧!! 咦嘻嘻嘻,他倒是想听听小兔子能拿出什么理由来。 一定是因为太爱自己了但是又不敢自己自己说所以不得已拿了自己的照片做了抱枕天天放在床上搂着蹭着喊老公…… 哦哦哦,光用想的就觉得好兴奋啊!!叶之辉美得都要冒鼻涕泡了。 可惜,他这边美着,萧跃那边却是惊吓。 怎么办怎么办!事情暴露了怎么办!都怪自己,为什么不放好抱枕!理由,他能找到什么理由?什么理由都是作死的节奏啊! 明天?难道他明天还要来?不不不…… 萧跃觉得自己的胃都痛了,他死死的抓住门框,身体软软的滑座在地板上。 香喷喷的饭菜在桌子上慢慢的变冷,可是做饭的人却失去了胃口,什么都吃不下。 明天,明天他该怎么办? 萧跃在家里等了一天,等的心惊胆战面容憔悴,可是叶之辉没有出现,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这是原谅自己的意思,还是说……会有更加黑暗更加凶猛的后续在等着自己? 萧跃简直不敢想象,他怕自己无法承受叶之辉嫌弃鄙视的眼神。 在房间里枯坐到光线渐渐的暗了下去,太阳落了山,叶之辉也没有来。 萧跃把桌子上已经放坏了的饭菜倒进垃圾袋,拎到楼下,丢进垃圾桶。 叶之辉昨天晚上说从来没吃过自己做的菜,有口福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却只能成为显示自己愚蠢的衬托。 周六,叶之辉没有来;周日,他也没有来。 萧跃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把自己平摊在床上。 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做了,因为叶之辉根本就不想再见到自己。 因为觉得太恶心吧,一个在身边做了五年下属的男人,居然对自己抱着这种猥琐恶心的感情,无论是谁,估计都无法承受。 叶之辉其实更加的不爽,他姐夫这个半吊子老外真心麻烦死了。对东西的细节要求龟毛到他几乎炸毛!也只有自己那个白痴姐姐能受得了这么讨厌的男人,还是自己的小兔子最好。 想起小兔子,叶之辉更加哀怨,本来说好了周六过去调戏他的,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也不知道小兔子这两天过的怎么样,一定是心惊胆战又害怕吧?或许应该准备好了跟自己告白的决心?用华丽肉麻的词汇表达他的爱恋什么的,然后俩人在吃个晚饭,喝点小酒…… 哎呀呀好开心好开心! 姐夫看着自己魂游天外的大舅子,心里略有不踏实。总觉得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不靠谱,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能把公司做到这么大,真不是走了狗屎运吗?不行,他要好好的考察考察! 第3章 卧槽!辞职是闹哪样? 周一,萧跃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收拾干净利索,然后亲了亲抱枕上那个男人酷帅的脸:“对不起,我忍不住……嗯,反正以后我也不会骚扰你,你也不会见到我,就当没有这回事吧,忘了其实更好不是吗?最少不会觉得恶心……” 他的眼眶忍不住有些发红,最终用力的眨了眨眼,把泛出来的湿意又收了回去。 如果今天能得到叶之辉的原谅,就是自己烧了高香,如果没有……算了,自己去哪里上班,都能活下去,就算不在他身边,那又能怎么样?自己都快三十了,也该找个固定的伴儿了,不能总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这样……不好…… 萧跃走进公司,镇定的打了卡。 小助理们都坐在座位上叽叽喳喳的吃着早点,看见他进来,纷纷站起来打招呼:“萧特助,早上好。” 萧跃点点头,面瘫的回了句:“好。”然后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和自己办公室相连的,就是叶之辉的办公室,也就是总经理办公室。 每天早晨,萧跃来的第一件事,都是为叶之辉准备好早餐,煮好香浓的咖啡,放在他的大办公桌上,等咖啡凉的差不多了,叶之辉一定会走进大办公室,穿过自己的特助办公室,然后进入他自己的房间。 萧跃煮好咖啡,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忙着那些积压的工作。 一样样,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文件夹里。 如果他来了,原谅自己,那么工作就这样进行下去。 如果他来了,没有原谅自己,这样的东西也方便交接…… 萧跃等了一上午,叶之辉没有来。 他的心就好像被无形的手掌抓住一样,狠狠的,紧紧的,痛的他几乎连呼吸都费劲。 叶之辉不来上班,还能证明什么? 就是见到自己,会觉得恶心吧。 他强打起精神,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打印出来,上面写满感谢领导培养的话语,最后标注因为自己的个人问题,无法胜任这份工作,所以……辞职。 那张薄薄的纸就放在巨大的办公桌上,用镇纸压住。 再见,叶之辉。 不,再也不见。 收拾好自己少的可怜的个人用品,只堪堪装了一个纸袋。 他走出办公室,现在正是午饭时间,几乎所有人都出去吃饭了,没有人能注意到他。 其实这样也挺好,省的尴尬。 拎着轻飘飘的纸袋,萧跃出了办公楼,挤上回家的公交车。 只是他没发现的是,和开动的公交车擦肩而过的那辆奥迪,里面正坐着一个焦急的,他爱的不行的男人。 能不急么,急的窜火喷血了好不好! 叶之辉觉得自己牙龈都要肿了,终于把自己的龟毛姐夫搞定,签了合作合同,然后马不停蹄的开车一路狂奔,赶在中午的时候到了公司。 一起吃个中午饭,顺便听小兔子告白。 叶之辉的算盘打的很得意。 助理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叶之辉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推开特助办公室,发现小兔子不在座位上。 “居然自己跑出去吃饭了,哼,敢不等我,回头好好教训你!”叶之辉自言自语的脱下西装挂在衣架上,看到办工作上早已经凉透了的早点和咖啡,心情瞬间舒畅起来。 算你有良心,还记得给我煮咖啡。 叶之辉满意的喝了口凉透的咖啡,表情极为享受。他的目光巡视着桌子上的文件,然后在办工作上,看到一张辞职信。 辞职?是谁?他的心有点不受控的跳动起来。 越过前面罗里吧嗦的一堆话,直接看到最后的签名。 萧跃,居然是萧跃!! 他,为什么想要辞职?叶之辉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深褐色的咖啡溅出来,滴在那张辞职信上。 谁特么让你辞职了!老子求你一句告白怎么就这么难! 叶之辉窜起来,抓起衣架上的外套就冲了出去。 混蛋,居然敢辞职,等老子杀到你家里,把你做到菊花为什么这样红! 可惜叶之辉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空了。 萧跃不在家里。 叶之辉掏出手机,按出那个熟悉的号码。 对方的手机铃声居然是月亮之上,让人听着就暴躁!这首暴躁的歌唱到一半截然而止,再打过去,关机。 关机,关机关机!!!竟然挂了老子电话还关机! 叶之辉狠狠的把手机砸在楼道地板上,用力捶了一下门! 巨大的声音在静谧的楼道间回响。 老子守株待兔,就不信等不到你了! 萧跃坐在公交车里,浑浑噩噩的看着车窗外。因为是夏天最热的中午,大马路上蒸腾着一层雾气,不管看到什么,都带着扭曲的感觉。等他回过神来,发现已经坐过站了。 身上懒懒的酸酸的,实在不想起来。 算了,反正已经坐过了,干脆直接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就当给自己放松一下吧。 萧跃舒了一口气,手机铃突然响起来,把他吓了一跳。 看到上面跳动的名字,他有些愣神,是叶之辉。 他打电话来做什么?要骂自己吗?难道是要挽留自己? 不,别傻了,如果他要挽留自己,还会让自己等了一个周末加今天一个上午吗?一定不是的! 手机铃声猛的断了,在两声滴滴的提示音后,手机屏幕变黑,映出他那张苦涩的脸。 没电了,不过也正好,反正自己就算接了电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开着,终于开到了终点站。 车上的乘客只有他一个人,拎着包下了车,毕竟不是高峰期,偌大的站台显得无比空旷荒凉。 车站旁边有几个卖小吃的,因为天气太热,老板们显得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油炸食物的香气飘了过来,萧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前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早饭和午饭也没有吃,如今饿的有些厉害,头也开始发晕。 他要了两份炸鸡排,拿着热热的食物钻进一旁的7-11里面,买了一瓶冰镇的咖啡,坐在门口旁边的椅子上,吃着自己辞职后的第一餐。 真凄惨啊…… 鸡排炸的脆脆的香香的,萧跃嚼着肉在嘴里,却品出浓郁的苦涩。他有些忍不住,想哭。 自己暗恋叶之辉这件事,就好像是这个炸鸡排,在热油里滚啊滚,看似金黄喷香勾人食欲,却不能多吃,吃多了,会上火。 而自己现在,正在上火。 外面的天又开始布满乌云,要下大雨了。 叶之辉也上火,他围着萧跃的小区绕了几乎八圈,在他的楼下守着,守到被蚊子咬的烦不胜烦,才钻进车里。 天上的乌云厚厚的压了上来,夏天的天气一直是这样,上一刻还晴空万里,下一刻就乌云密布。 当雨点砰砰的砸到车顶的时候,叶之辉焦躁的几乎想出去狼嚎。 五点了,下雨了,那只傻兔子在哪里?难道被喷火猥琐龙拐跑了?妈蛋的!现在电话打不通,他要去哪里找啊! 暴雨在天空和地面中间形成浓密的雨瀑,叶之辉叼着烟,狠狠的抽着。车厢内烟雾弥漫,呛的他实在有点儿受不了了,于是把车窗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雨气立刻扑了进来,黏了他一脸。 萧跃吃完东西,看着瓢泼一样的暴雨,呆呆的站在超市门口。 要不等雨停了再回去吧,可是雨什么时候停啊。 也许老天爷知道自己失恋了,所以陪着自己一起哭吗?萧跃被自己的这种傻逼想法雷的浑身一震,叹了口气,掏钱在超市买了把雨伞,走进正要发车的公交车里坐好。 工作了五年呢,太累了,不如好好休息休息,手里还有些钱,去旅游吧,也许能看见比叶之辉更好的男人,对自己好,陪着自己,然后再找个轻松的地方上班,再也不加班了,太累了…… 他闭着眼,在公交车里昏昏欲睡。 突然,车里一阵嘈杂。 萧跃睁开眼睛,发现还没有到站牌,已经有乘客陆续的下车了。 原来因为暴雨,前面的路段积水,公交车开不过去,只能让乘客自己趟水过去了。 果然,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萧跃撑着伞下了车,外面的风很大,单薄的雨伞根本无法顶住这么大的暴雨,没一会就被风吹成喇叭花,他手里一滑,喇叭花就被狂风卷上了天。 身上的衣服瞬间湿透了。 萧跃在雨中辨认着路牌,艰难的往家的方向跋涉。 头更加的晕,下午的时候吃的那点油炸鸡排不停的往喉咙口涌着油腻的味道。他终于忍不住,踉跄着扶着身边的树干,吐了个一塌糊涂。 因为这场暴雨,路上的车和人都少的可怜,天又渐渐的黑了下来,耳边只有暴雨的哗哗声和狂风的呼啸。 出租车师傅没有人愿意拉一个浑身湿透了的乘客,萧跃抬起的手再一次失落的放下,决定不再打车。 因为,被拒绝和无视的滋味,真的太难受了。 叶之辉在楼下等的无比着急,他总觉得萧跃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上楼了,于是一次次撑着伞上去,一次次的失望下来。 手腕上的表滴滴答答的走着,眼看快到十点了,终于有个摇摇晃晃的人影从小区门口走进来,浑身湿哒哒的好像个水鬼。 叶之辉睁了睁酸涩的双眼,身体猛的坐直了。 那个水鬼竟然就是让自己等的几乎望眼欲穿的小兔子! 不顾外面下着雨,叶之辉推开车门,扶住几乎连路都走不好的萧跃:“天啊,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萧跃抬起头,他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谁,只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身体一软,就晕倒在叶之辉的怀中。 第4章 嘤嘤嘤个屁啊! 叶之辉吓得几乎跳起来,他连忙把萧跃抱住,急乎乎的冲上楼,在萧跃裤子口袋中艰难的挖出钥匙,打开门。 萧跃有些发烧,嘴里迷迷糊糊地嘟囔:“再也不吃炸鸡排了……唔,我要去旅游……老公滚蛋……呜呜,再也不要看到你了,呜呜呜……” 叶之辉心疼的抱住萧跃,嘴里跟着应和着:“不吃不吃,好,旅游。什么?好吧好吧,老公我是混蛋,哎呀呀别哭嘛。”手里不停歇的扒着萧跃的湿衣服。 两个人站立的地方形成一片小水洼,叶之辉把俩人拔的精光,湿衣服全部丢在玄关,然后抱起光溜溜的小兔子进了卫生间。 热水从花洒中淌出来,冲刷着萧跃身上的寒气。 萧跃抱着叶之辉的脖子嘤嘤嘤的哭,边哭边嘟囔着难受,头疼。 叶之辉揉搓着他冰冷的肌肤,心里把自己狂骂了一顿,早知道这样,当时就不该吓唬小兔子,这下可好,萧跃给吓坏了,以后再也不原谅自己怎么办啊!! 好不容易把怀里的人揉搓热了,叶之辉把人擦干净,塞进被窝裹好,然后拿出手机给自己死党打电话:“小胖,我这里有病人你赶紧来!” 那边的小胖没好气的回答:“第一,老子早就不胖了,第二,现在全城大暴雨,到处都是积水,游泳都过不去,你那边什么病人啊,能不能自救?” 叶之辉心急燎火的把萧跃的情况说了,小胖在那边几乎笑破肚皮:“该,让你天天装逼,装出麻烦来了吧?估计是中暑加发烧,他房间里应该有藿香正气水和退烧药,你给他先吃点,看看情况,如果明天早晨稳住了,那就没事了。” 叶之辉气急败坏的挂掉电话,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药。幸亏萧跃是个仔细人,家里几乎什么都不缺,除了他这个一家之主,嗯。 捏着鼻子连哄带吓的给萧跃灌了两只藿香正气水,又逼着迷迷糊糊的小兔子吞了几片消炎药退烧药。叶之辉看着床铺旁边那只抱枕,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于是抄起来卷吧卷吧给塞进了衣柜最下面,然后自己冲了个热水澡,撩开被子钻了进去,把肖想已久的小兔子抱了个满怀。 不知道是吃了药,还是因为身边很温暖。萧跃急促的呼吸声渐渐的缓了下来,因为不再那样难受,所以手脚开始自主行动,把叶之辉当成抱枕,又骑又抱,裹了个严实。 叶之辉又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老婆好主动啊老婆的皮肤好光滑啊抱着好舒服摸着也好舒服,老婆腿好长啊老婆真可爱啊;愁的是——老婆你的手不要总往下探好么我不是你那个装了电动大棒棒的抱枕啊我是活的啊你这样撸我会受不了啊嘤嘤嘤…… 叶之辉心情好复杂身体也好复杂,他要做个临危不惧坐怀不乱不能乘人之危的君子,毕竟老婆还在生病呢自己不要太禽兽,摸摸就算啦。 于是在这种复杂中,叶之辉被萧跃抓着尾巴,纠结的睡着了。 萧跃觉得怀里的抱枕今天异常的好抱,暖暖的热热的,几乎还带着呼吸起伏。尤其是下面那根电动大棒棒,热热的滑滑的,似乎比平时粗了不少,在自己手里微微的颤动,让他忍不住撸了好几把。 “哎,卧槽,媳妇媳妇,咱能别撸了么?大早晨你就这么擦枪,你老公我容易走火啊。”叶之辉苦着脸,看着怀里已经消了热就不安分的萧跃,媳妇能主动这是好事,但是在媳妇这么虚弱的时候太主动就是坏事了。他HOLD不住啊。 诶?抱枕怎么说话了? 萧跃抬起头,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头顶的那张熟悉的帅脸。 昨天的一幕幕瞬间涌进脑海里,他吓得往后一缩,盯着叶之辉:“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么?”叶之辉没好气的步步逼近:“你昨天一句话都没说打了辞职信就跑了在外面鬼混到半夜三更才回来还不能让我来了?” 萧跃捂着嘴往后推:“我才没有鬼混,我是走回来的!” “你下班不回家还说不是出去鬼混?”想起自己跟傻逼一样等在楼下的情景,叶之辉就直冒火。 萧跃终于不再面瘫脸,他皱着眉头身体后仰:“经,经理,你有点口臭……” 卧槽!叶之辉差点气得吐血:“你也有!” “我是有,早晨起床都会有啊……”萧跃察觉两个人光光的大腿还纠结在一起,心情复杂了不少:“所以早晨起床要刷牙。” 我了个大槽!叶之辉气的七窍生烟,他伸手在萧跃大腿和腰上狠狠的捏了几把:“你等着,我洗干净来收拾你。” 萧跃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他看着自己被叶之辉捏的地方有点泛青,于是放弃了自虐的想法。 挺疼的,难道是真的? 刚才听到有人喊自己媳妇,难道,难道…… 萧跃听着卫生间的洗漱声,纠结的在床上打滚。 这是几个意思啊?为什么抱枕变成活人了?这节奏有点快他跟不上啊! 上一章还是悲剧咋一翻篇就成喜剧了啊!! 他狠狠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默默的起床找睡衣穿。 大清早的嘴巴有气味真太讨厌了,早安吻根本不能实现啊混蛋! 身体还有些酸软,但是头已经不疼了。 萧跃一打开卫生间,就看见那个自己暗恋了五年的光果美男在里面遛鸟。 “媳妇。”叶之辉呲着牙笑,他刷完牙又翻出漱口水,如今口气清新有活力,最适合接吻了。 这真的不是幻觉?萧跃有些混乱。 他混乱的刷牙混乱的洗脸,混乱的走到客厅,发现男神果着身体全身上下就一条围裙正在厨房做饭。 卧槽,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 “我煮了粥,你昨天中暑了,还有些发烧,吃一些清淡的比较好。”叶之辉对着萧跃笑了笑,身体自然而然的摆出一个帅爆了的姿势。 萧跃被迷的头晕脑胀,他觉得就算是起床方式不对,他也不要重新起了。 外面已经晴天了,明亮的阳光透过阳台铺满客厅的地板,橘黄色,暖暖的。 萧跃蜷缩在沙发里,看着叶之辉端白粥,端小咸菜,然后拿筷子,拿勺子,最终坐在他对面。 “吃饭。”叶之辉伸手捏了捏萧跃的尖下巴:“我放你一周的长假,下周别忘记去上班,辞职信我已经给粉碎了,你想都不要想。爱了老子五年说不爱就不爱了?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你当老子傻么?” 萧跃:“……” 叶之辉:“还有这个周末我得带你回家了,我爸妈念叨了好几遍,全家人都知道你喜欢我这件事,其实这件事挺光荣的你干嘛藏着掖着不说啊,害得我等了这么久。” 萧跃:“……” 叶之辉:“还有你昨天搂着我的脖子嘤嘤嘤叫我老公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以后我批准你在家里喊我老公在公司喊我经理,当然,没有人的时候你也可以喊我老公,我不介意的。” 萧跃:“……” 叶之辉:“你看着我做什么?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是光看着也不饱肚子,秀色可餐是骗傻子的,你得赶紧吃饭。” 萧跃:“我决定去重新起一遍床再说。”这不止起床方式不对了,这一定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方式也不对! 他那个酷帅狂霸拽吊炸天的男神怎么这么话痨啊好讨厌! 叶之辉伸手把路过他身边的萧跃拽住,拉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一只手揽住兔子腰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勺,法式早安舌吻什么的,最美妙了!! 萧跃觉得自己是个傻逼,超级大傻逼,真的!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暗恋了五年这个二逼的事情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丢脸的一件事了,简直比做抱枕还往里面塞电动大棒棒这件事更丢脸! 那个二逼每天都逼着自己叫他老公,每天在自己身边发骚,每天自己不三催四请就不起床不上班,每天到了公司就玩人格分裂。 面对自己的时候是个超级话痨,面对其他人各种酷帅狂霸拽吊炸天。 原来自己爱上的是个神经病,萧跃的脸更加面瘫了。 “媳妇媳妇,咱爹说今天晚上回家吃饭,我弟弟往家里弄了好多螃蟹和大虾,你知道的人家不会剥螃蟹嘛~媳妇你帮我剥啊~”叶之辉趴在办工作上,看着向自己汇报工作的萧跃,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又漂亮。 萧跃忍了忍,没忍住。手一哆嗦就把一摞文件砸在那张迷惑人的脸上:“吃屎去吧你!” “嘤嘤嘤媳妇你砸到人家的鼻梁啦好痛痛哦……媳妇给吹吹嘛嘤嘤嘤……” 萧跃扶额,他彻底的发现,这其实是自己的暗恋方式不对啊……可惜不能重来了…… 还有,你个大男人不要嘤嘤嘤啦他才想嘤嘤嘤好不好!! 嘤嘤嘤!自己好苦逼好苦逼有木有!

One thought on “Bé thỏ và gối ôm hình người – Giang Hồ Thái Yêu Sinh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