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h chàng chuyển phát nhanh và trạch nam A Vu – Nghiêm Thiệu

Tên gốc: Khoái đệ tiểu ca dữ trạch nam A Vu

快递小哥与宅男阿于 by 严邵

(伪温柔腹黑快递员攻 X 真闷骚二缺宅男受)

文案

就是一个闷骚二缺宅男因为一次网购而把自己送出去的故事,本文1V1,伪温柔腹黑快递员攻X真闷骚二缺宅男受。

人物会崩,不要紧,崩得萌就好~

已完结,短篇~

就只是一根筋下去的文文,很单纯,没有什么复杂的剧情也木有什么洒狗血的东西……嗯……就是有点不算肉渣的肉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礼、孙晓 ┃ 配角: ┃ 其它:快递、轻松欢脱

☆、(壹)、都是网购惹的祸!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想,还是把这篇短文独立出来吧……

望客观各位喜欢!

(一)

于礼的手指飞快地点击着鼠标,脸上露出了猥琐中带点幸福的表情。

他是个宅男,是能呆在家绝对不会出门的那种。他从学校毕业回来后,就一直呆在房间里头没出去过。三餐就靠泡面这种东西撑过去,算一算,居然让这家伙撑了整整一个半月!

于礼现在在干嘛呢?

过两天就是国庆节了,淘宝上许多卖家都会以国庆大抢购为卖点吸引顾客。把一些商品的价格降低一点,加上“国庆促销”这四个大字,似乎让顾客有了实惠的感觉。

于礼不算在其中,他纯粹是有着能与八卦之魂媲美的抢购之魂而已。

宅男在淘宝上能做什么?当然是淘自己喜欢的东西——与动漫相关的东西啦!

安娜·柯波拉等人高动漫抱枕才卖318,还是带芯的!!于礼边看边笑,那模样简直与电车上见着漂亮女生的痴汉没什么区别。

安娜的抱枕旁边有个柏崎星奈的邪恶抱枕,宅男阿于看了两眼就移不开视线了。

真是……太完美了!

虽然安娜是她的女神(萝莉控),但是星奈的果体也……于礼举起两只爪子,朝虚无的空中抓了两下,嗷嗷嗷!波涛汹涌,狼血沸腾~

但是这些好归好,他可就难以选择了。

安娜的抱枕虽然没有果,但是……炒鸡可爱啊!!于礼恨不得现在就把抱枕挖出来抱住,狠狠亲上两口。星奈虽然不算是他的女神,但也是他喜欢的动漫少女之一,尤其是果体的诱惑让他欲摆不能……难以割舍……

于礼这边看看,那边瞧瞧,看了许久,思量了许久,终于决定……

靠!他两个都买了!!

心疼钱包的同时,于礼还是对这两样国庆节礼物很满意的。

接下来于礼又去逛了逛手办的页面,这回他可是早有心仪的手办了。其实于礼从两个星期前就打算把塞西莉娅·奥尔卡特、夏目贵志、娘口三三、Q版雪初音的手办买下了,后来与店主交涉的途中,店主跟他说国庆有活动,三个手办免邮,四个手办减10元,宅男阿于的抢购之魂“xiu”的一声转动了起来。

于礼把该买的都放进购物车、结算了后,终于心满意足的一个一个网页关掉。

他十分期待他的国庆礼物的到来!

(*゜ロ゜)ノ(*゜ロ゜)ノ(*゜ロ゜)ノ(*゜ロ゜)ノ(*゜ロ゜)ノ(*゜ロ゜)ノ(*゜ロ゜)ノ

“叮咚、叮咚——”

于礼正盘着脚,捧着泡面看魔界王子,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谁啊……”于礼放下面,口中还有未咽下的面条,嘟囔着走过去。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催什么啊!”于礼嚼着面条,喊道,“咳咳、靠……差点呛死你爷爷我……”面条差点就滑下喉咙。

于礼更不满了,似乎连呛到也是按门铃人的错。

“干什么!”他打开门,凶巴巴地吼了句。

门口一个帅哥,一个穿着邮递员服装的大帅哥,正定在门口看着于礼,似乎被吓到了,连僵在空中的手指也不会放下来。

“额……请问是于礼先生吗?”快递小哥很快回过神,摆出职业微笑问道。

于礼看他更不爽了。对,于礼对于比自己帅的男人很反感!(其实是嫉妒……)他微微点了下头,用高傲的语气说:“什么事?”本少爷可是高傲又冷艳的二次元生物!

快递小哥也不恼,他拿出快递单递到于礼面前,“您的快递到了,请签收。”

于礼皱了皱鼻子,看都不看一眼快递单,道:“你找错人了吧,本大爷没买东西,这不是我的。”他的快递刚刚才查了下,起码要过两天才到呢!诓他呢这是!

快递小哥笑了一下,“也许是您朋友给您寄的呢?上边写着您的名字,您看看。”

于礼皱了皱眉头,也不接过快递单,他有些蛮不讲理:“哎你这人怎么这样,都说了不是我的还偏要往我这推!大爷我没有朋友成了吧!”这人该不会是骗子吧?想骗他签名?有啥好处?!

快递小哥有些伤脑筋了,他温和的道:“可是您还是看看吧,不然您这样我回去很难交差。”

要的就是你不能交差!哼!谁知道你交的是什么差!

于礼也笑着说,“你看着办吧,反正这东西不是我的,别打扰本大爷的好事!”说完,用力地关上了门。

骗子!看两眼都污了他的眼!

好事,什么鬼好事啊!对着电脑撸撸算吗?

于礼其实也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但是那快递小哥的态度太好了,好得有点异常,感觉就像骗子一样。而且他早上明明看了,快递还没到他们省呢!

不过主要的原因是……靠!谁让他长得比他帅!!

这边于礼在心里别扭着呢,门外的快递小哥却对身后的大箱子叹了口气,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苦笑。

哎、看来又要载回去了,他还要赶着回去啊。

嗯……

他转过头看了看门牌,250号啊……果然挺二百五的。快递小哥笑着记下了门牌号,拖着箱子走远。

待快递小哥走了许久,于礼在继续吃着泡成糊糊的泡面,看着动漫。

右下角的旺旺头像突然闪了起来,于礼点开它。原来是他买抱枕的那卖家,他点开一看,顿时觉得有啥在脑袋中爆掉!

【亲你好,你的快递已经到了哟,快递员跟我说你拒收快递,亲,是货物有什么问题吗?】

啊——他突然觉得眼前发黑……他、怎么、这么……蠢啊!!

于礼颤巍巍地点向物流详情,下面红果果的标着他所在的镇,时间是今天早上11:20……

去特么的……难道今天早上看见的是没来得及刷新的信息么?!靠啊!!让你丫以为人家是骗子,看一眼也不会死啊!!该!

不、不对不对,都怪那个笑得一脸猥琐的快递员!都怪他长得一脸坏人相!呜呜呜……

于礼捂着发疼的脑袋,站在房间中央。

良久——

“啊啊啊啊啊啊——!!老子的安娜啊啊啊啊——!!快给我送回来——!!”

( ̄▽ ̄”)( ̄▽ ̄”)( ̄▽ ̄”)( ̄▽ ̄”)( ̄▽ ̄”)( ̄▽ ̄”)( ̄▽ ̄”)

☆、(贰)、快递小哥的声音很好听!

作者有话要说:

一口气出完吧……

(二)

于礼按着从卖家那里得来的快递小哥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擦……考试还没那么紧张过……

“嘟——嘟——”

于礼握着手机的手出汗了。

“喂,你好。”

突然,那边接起电话,温和的男声响起。

“喂、喂……你好……那个、那个我是昨天、的那个人……”

“嗯?昨天的?那个人?”快递小哥似乎很疑惑,他有些抱歉地道,“哦,不好意思……麻烦你说清楚点可以吗?我不是很明白你说的。”

“哎呀,就是昨天拒收的那个!”于礼急。

快递小哥似乎低笑了两声,“哦,原来是于礼先生啊,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我……其实,那什么……”于礼挠了挠脸颊,恨死了自己的舌头,关键时候你打什么结!

“别急,你慢慢说。”

于礼深呼吸一口气,“其实吧……昨天对不起……我,我那是以为你是骗子来着,你也知道,现在骗子很多,花样也很多不是么……”

快递小哥笑了笑,“嗯,我理解。”

“所以,你看,那快递的确是我的……能不能麻烦你……”

“不好意思啊,于礼先生,今天我快下班了。”快递小哥没等于礼说完,开口道。

于礼急了,以为快递小哥因为他的无礼所以现在报复他呢,“哎不是……那你,你不能把我的快递就放那里不管吧!那样、要是没了该怎么办!”没了就快递公司负责呗……

快递小哥失笑道,“哦,不是。我的意思是明天再给你送过去,你看成么。”

于礼听后,呼了一口气,“这样啊……行,麻烦你了。”看来是他小人之心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工作范围。”

挂了电话后,于礼扑倒在床上滚来滚去。

啊啊~明天就能见到他的安娜了!!好幸福!!不过……于礼摊开双手,躺在床上。那小哥人还真不错,长得又帅,人又温柔,又尽职,又好人……(之前是哪个说人家猥琐来着……)

要是他也这样,就好了。

于礼有些羡慕地想着。

要是他也这样,就不会发生那些难堪的事情。

他闭着眼睛,试图把那些不堪的画面一页页地翻过去。

(#°Д°)(#°Д°)(#°Д°)(#°Д°)(#°Д°)(#°Д°)(#°Д°)

第二天。

“喂,于礼先生吗?”电话那边传来快递小哥温柔的声音。

于礼这边忙点头,后来意识到人家可看不见他在点头呢,连忙出声道,“哎,是的!”

“于礼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忘记了今天是我的休息日,所以没能跟你说。”快递小哥略带抱歉的语气说着。

于礼懵了,“怎么、怎么这样?那我的快递……”

“这样吧,我明天上班的时候再给你送过去,你看成么?”快递小哥道。

于礼垮着脸,喏喏道,“成、成吧……”

“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快递小哥用温柔的声音认错。

挠挠头,于礼脸上有些烧,他也放低声音道,“没事没事,也不是你的错……昨天要不是我……”对啊,昨天要不是自己无理取闹,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不能怪人家。

“于礼先生别这么说,你放心,我明天会给你送过去的。”快递小哥笑了两声。

于礼动容,“小哥你真是个好人。”

“职责范围而已。”

挂了电话之后,快递小哥在于礼的心中,分数一格一格地飙升。

真是个好人啊!!

第三天。

“于礼先生,麻烦你再等等好吗?我现在忙着去收件,你的快件可能要迟点才能给你送来。”

“啊,没关系,你先忙……”

于礼挂了电话后,呆愣地望着电脑屏幕,他这是怎么了?他现在听到快递小哥的声音就忍不住耳朵发烫!

你说这是什么事啊?!不过是前天才认识的人,而且还是无关的男人!不就是长得帅了一点,声音好听了一点,人温柔了一点么!脸红个屁啊,至于连晚上的春梦对象都从安娜变成这个样子模糊的快递小哥么?!

不不不,他喜欢的可是女孩子呀!

电脑屏幕上,安娜的灿烂笑颜正正对着他。

“嗷呜!!安娜啊——!!我对不起你!!人家最爱的还是你了~~~!!”于礼大哭大嚷。

(/≧▽≦)/(/≧▽≦)/(/≧▽≦)/(/≧▽≦)/(/≧▽≦)/(/≧▽≦)/(/≧▽≦)/

☆、(叁)、让你特么想歪!

(三)

离国庆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他的手办都已经寄过来了!可是他的安娜和星奈的抱枕还没有给他送回来!!

这两天于礼一直给快递小哥打电话,可是人家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正忙,害他都不能催他快点。

快递小哥该不会是在耍他吧?于礼犹豫,不不不,他不是这样的人……吧……

连样子都没记清楚就帮着人家说话了,于礼这货果然是芳心暗许。

“喂,你好。”

“喂……那个,我的快递……”

“啊,是于礼先生啊!”快递小哥像是突然想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把你的快递给忘了,真是对不起!”

于礼不知如何接话好,听到别人把他的快递忘了竟然不是生气,而是舒了口气……幸好,幸好不是耍他。

快递小哥听不见于礼的回应,喂了好几声,“于礼先生你还在吗?喂?”

“哦,哦……在的。”

“真是抱歉啊,我现在给你送过去,成么。”

“好、好的……”

于礼挂了电话后,魂不守舍的躺在床上。

惨了,他好像是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只不过是两天没听到快递小哥的声音,他竟然会兴奋成这样。

“靠……”于礼连忙转头找纸巾,急急忙忙地躲进厕所。

必须速战速决啊!!

莫非他从此就步入了无节操的道路吗?……

= ̄ω ̄== ̄ω ̄== ̄ω ̄== ̄ω ̄== ̄ω ̄== ̄ω ̄== ̄ω ̄== ̄ω ̄== ̄ω ̄== ̄ω ̄

“叮咚——叮咚——”

这回快递小哥没按多久门铃,于礼就开门了,仿佛快递小哥站在门口他就已经知道了人家的到来。

“于礼先生。”快递小哥笑着道,拿出快递单。

于礼这回挺爽快,拿过快递单就签名,依然没看一眼。

“于礼先生不看清楚点再签吗?这回不怕我是骗子了呀?”快递小哥见他签得迅速,打趣道。

“那什么……我那时候不也不知道么……”于礼尴尬。

“开玩笑呢。”快递小哥笑眯了眼,心里觉得这样的于礼实在可爱得紧。

于礼拽着袋子,愣在门外,打算目送快递小哥离开。

快递小哥对他笑了下,没有急着走,而是对他说:“于礼先生,你这个星期五有空吗?”

于礼懵了,呆呆地点头。

“那作为忘记你的快递的赔礼,这个星期五我请你吃饭,可以吗?”

于礼更懵了,愣着问他:“啊?你们公司还包这个呀?”

快递小哥失笑,“那可不是,这是我的私人赔礼,赏脸不?”他对着于礼露出了迷人的笑脸。

于礼看得直瞪眼,失了神,憨憨地点头。

快递小哥满意,与他打了声招呼走了。

于礼慢慢捂着胸口。

哦草……你特么跳个毛啊!又不是没见过男人!乡巴佬!!

(-’`-; )(-’`-; )(-’`-; )(-’`-; )(-’`-; )(-’`-; )(-’`-; )(-’`-; )

终于到了星期五,说实话,这两天于礼这货竟然连续失眠了!兴奋得失眠……

一想到他要与快递小哥单独两人一块儿吃饭,他就没办法不去想那画面,还有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星期五顶着两只熊猫眼出现在快递小哥面前。

快递小哥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他们来的地方是一间普通的饭店,快递小哥甚至体贴地把菜都点好了。于礼坐下来一看,桌子上几乎一半以上都是自己爱吃的。他惊疑,难道快递小哥的口味跟自己一样?!

“你看这些菜合你口味么?如果不合适的话再点吧。”

“不、不不不不用了,这些菜挺好的,好多我都爱吃。”于礼慌忙摇头。

“那就好。”

“那个……让你破费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于礼还是觉得挺别扭,你说吧,人家也只不过是迟了两天把东西给你送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样吃别人一餐感觉实在不太好。

快递小哥笑了,“别想那么多,就当我想交你这个朋友,这是见面礼成不成?”

于礼腼腆地笑着,“成。”你这个朋友我当然要交……

一餐饭下来,其实两人都挺尽兴。前面说了,这菜有一大半都合于礼的口味,所以于礼吃得还是蛮开心的。

饭后,两人在江边逛着。不知为什么,快递小哥突然对于礼那快递感到好奇。

“其实……也就是两个抱枕而已。”

“我看你似乎挺在意的,还以为是什么贵重的或者有意义的东西,看你急的我都替你着急了。”快递小哥笑道。

于礼发现,快递小哥似乎很喜欢笑,而且笑起来也很好看,左边脸颊有个小小的酒窝,迷人得紧。

两人边聊边走,于礼突然发现他们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满是宾馆的街道,猛地紧张起来。难道,难道他真的想对了,快递小哥真对他有意思?!出来吃饭只是借口,其实、其实是想他跟他那个啥?!

不知不觉就想多了的于礼紧绷着身子,走路都有些同手同脚。

快递小哥发现了,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累了么?”他四处望了望,“要不我们找个地方歇会儿?”

于礼本来还只是紧张,突然听到快递小哥说“歇会儿”,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往那个方面想去了。

他红着脸,急忙摆手,“不不不不!我不、不是那样的人,我没有想跟你怎么样的,真的真的!!”别小看宅男,其实该知道的东西,他们知道得一点儿也不少。

快递小哥疑惑,“你在说什么?”

于礼眨眨眼睛,打量了下四周,“难道,你不是……”

“我怎么了?”

于礼的双眼一直往宾馆的招牌瞄,“没……”

快递小哥发现了,也跟着望过去,结果好笑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在想什么啊……”

于礼无地自容。

快递小哥突然拉过他的手,坦白道:“这么说吧,没错,我是对你有那种感觉。”他停下里看着于礼,“其实我那天去你家送快递的时候就觉得你挺可爱,一直都想认识你。”他看见于礼仰着头,手就抚上了他的额头,动作亲昵,“只是没等我想到方法认识你,你自己就先送上门了,那时候我可高兴了。”于礼红着脸,想低下头,“今天我真的只是单纯想请你吃个饭,先从朋友开始,慢慢地接近。”快递小哥说到这里,猛地失笑,“至于你想的那些,我不会逼你,等你什么时候自愿跟我做,我肯定不会放过就是了。”

本来听到一半还挺动容的于礼立刻又变成了熟虾子,“那什么……我也没想……”

快递小哥心照不宣,没戳破。

呜……丢死人了!

于礼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作者有话要说:

☆、(肆)、不愿回想的过去。

(四)

是夜,于礼的身子蜷缩在被窝里,双脚不安分地蹬着,往近一看,他的额头上竟然渗了满头的汗水,口中发出微弱的呓语。

【娘娘腔,我们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啊!真丢人!】

【快滚出我们班吧!】

【我们班不欢迎你,快滚出去!】

“我才不是……”于礼在梦中挣扎,双眼溢出了泪水。

【听说他喜欢男人呢,怪不得都不去跟男生一块儿,非要来跟我们凑在一起。】

【原来你喜欢男人啊,那你还跟我们玩干什么?去跟着男生呀!】

【呀~~真讨厌,居然喜欢男人!】

【为什么我们班要有这样的人啊——】

“我没有……没有……”于礼挣扎得厉害,可就是醒不来。

【把他关在这里吧,反正明天放假了,我们回家了就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啦!】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谁让他整天缠着女生,娘娘腔,最恶心了!】

【放我出去……我好饿……有没有人,求求你们了,放我出去吧……呜呜……】

【救命啊……有没有人…………】

【喂!这里有个孩子!快快!快点开门!!】

【国庆节期间怎么还有孩子没回去,要不是我们发现了非饿死他不可!】

【先别说这么多了,快送医院去吧。】

“妈……”于礼紧紧抱住被子,手背出现了不少青筋。

【别叫我妈!你不是我儿子,看看你,别人放假你也放假,你不知道回家也就算了,还不让人省心!你说你饿死了别人还以为我虐待你还是怎么着?!】

【不是……】

【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是不是看我对你哥哥比对你好,你故意这样获取同情心!】

【真是受够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

“妈……不是的,我没有……”于礼扒拉着被子,猛地惊醒。

他睁着呆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许久才坐起身。究竟是怎么了,有多久没作这些梦了。于礼抱着膝盖,想着。

其实他一直就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同学会这样对他。他不过是比其他男孩子稍微文静了点,所以男孩子们都不喜欢跟他玩,他只好去跟女孩子玩。从小学一直到初中,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的女孩子,不过他与她们只是单纯的朋友的关系。

他是有喜欢过一个女孩子,是当时他们班最漂亮的女生,只是人家一直都不给他好脸色看,连瞄向他的眼神都像在说:谁认识这个娘娘腔。

所以于礼一直不敢说出来,只有远远地看着。

之后这个秘密不知道怎么的就被知道了,他在班级本来就不讨男生们喜欢,因为这件事情几乎他们每个人都爱欺负他。他性格软弱,没办法反抗只能一直忍着。

就在初二那一年的国庆节期间,发生了一件事。他们班那些坏学生,因为觉得于礼喜欢那个漂亮女生是一件错事,觉得他那个样子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决定给他点教训。

放假前一天放学的时候,几人一块儿把他拽进体育教材室,将于礼锁在里面。就这样关了两天,于礼也就这样饿了两天,直到第二天晚上被保安发现,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这些于礼都能忍,可令他心寒的是他的亲生母亲。

他的哥哥各方面都比他好,他的母亲也喜欢哥哥多于他。他一直都知道,在家里,他就像是个多余的存在。

其实他怎么被欺负,怎么被看不起,他都不在乎。只是,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妈妈也认为,这都是他的错呢……

在医院里被母亲这样骂着的于礼,从此把自己的心封闭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

上了高中、大学后,他尽量不与人交谈,尽量不交朋友,尽量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十分普通的男生。他爱上了网络,爱上了动漫,爱上了里面的各种人物。他也喜欢动漫里的美少女,御姐,他喜欢她们漂亮的脸蛋,也喜欢她们姣好的身材,喜欢她们的一切。

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他可以肆意地把自己的喜欢表现出来,不会让人看不起,也不会有人觉得他配不上哪个人。

但是于礼的脾气也因此变得古怪,他在别人面前总会有两种形态。对于喜欢的人,他会结巴、脸红、甚至不知道如何找话题,变得沉默;对于不喜欢的人,他会自大、态度恶劣、别扭、捉弄人。在现实世界那叫“傲娇别扭”;在二次元的世界里,那叫做“高傲冷艳”。

所以他才会对快递小哥这样的态度,他在沦陷,对快递小哥才会不知道如何对视、如何开口。

孙晓——也就是快递小哥,是于礼喜欢的第二个人,其实说得细一点,孙晓才是于礼的初恋。

(>▽<)(>▽<)(>▽<)(>▽<)(>▽<)(>▽<)(>▽<)(>▽<)(>▽<)(>▽<)(>▽<)(>▽<)

作者有话要说:

☆、(伍)、你做我老婆吧!

(五)

连续几天做梦梦到孙晓,于礼觉得自己迟早得精尽人亡……

没见到孙晓的时候,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这么好色的人,不仅好女色,现在连男色也不放过……

面对着可爱的安娜,于礼留下了两条宽面条……

于礼有些反常,比如一向不喜欢在洗澡的时候照镜子的他,今天竟然破天荒看了几眼,甚至还捏着发尾在想:他是不是应该去修剪一下头发?这对于身为资深老宅的于礼同学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再比如,一向就靠一件T恤,一条四角裤,悠悠晃晃在家过一天,甚至打算持续下去的于礼,今天竟然又一次破天荒地摆弄起柜子里尘封已久的衣服,心想:也许我该出去买些新衣服了?

又比如,一向对着电脑,对着动漫,对着手办都能过一天的于礼,今天再一次破天荒地想要出门逛逛!这对于他来说,该是多么不科学的事情啊!

最不科学的是,丫的……他这一天竟然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发呆、想孙晓……

中毒已深,鉴定完毕。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过想念孙晓,连老天爷也被感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孙晓打电话过来再一次约他出去。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许多,于礼决定让孙晓见到完全不一样的他。也决定,今天一定要跟孙晓告白!

于礼这个人,虽然性格是软了点,但优点就是这样,一向很遵守自己的第一直觉。

首先是发型,于礼原本的发型挺长,也挺邋遢。刘海盖过眼睛,后尾的头发披肩,细碎的头发这一根、那一根的四处乱翘,乱七八糟。

于礼让发型师给他剪个清爽点的发型,发型师说:OK,包在我身上~

结果发型师给他剪了个毛寸头……

成吧,毛寸就毛寸,反正于礼的五官一点也不难看,反而挺清秀甚至有点精致。常年被头发遮住的脸,有些苍白,照应得两只黑溜溜的眼睛更加水润、无辜。

接着于礼还去了几间小间的服装店,这些服装店的特点就是好看而且不贵,正正适合于礼。

等到差不多时间,于礼从最后一家服装店出来,天已经有些黑了。

此时的于礼身穿着新买的奶白色衬衫,亚麻色的休闲裤,一对普通的运动跑鞋。配上那一头清爽的毛寸头,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去饭店的路上,还有不少女生频频向他张望。

于礼感到受宠若惊。

赶到饭店的时候,孙晓还没到,于礼就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他。这回没人帮他点好菜,等着他,于礼心里有些空空的,只好一边等一边看着菜单。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等了许久,孙晓还没来,于礼有些急了。

于礼这个人,什么都不太擅长,可胡思乱想这能力可是超级精湛的。

他往往会想到不好的方面去。

难道孙晓遇到什么困难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或者说忘记了时间。

况且于礼本来就有些悲观,结合以往的经验,他忍不住遍体生寒,胡乱想着:难不成……孙晓只是在耍他玩,随口一说而已,自己却屁颠屁颠地过来了……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礼很难受,联想起以往被骂、被欺负的场景,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甚至觉得周围的侍者以及客人都在嘲笑他,都在窃窃私语。于礼压力很大,越来越恐惧,呼吸逐渐变得急促。

说不定孙晓跟其他人在约会,其实那只是随口一说的……

于礼想着,满心的嫉妒。

是了,为什么他要出门……他如果乖乖签快件,就不会认识孙晓了。他如果不认识孙晓……就不会这么难受,不会只见了几次面就陷得这么深。

难得有个人,对他温柔又长得好看,虽然是个男的,但是于礼一点也不讨厌他的性别,反而庆幸。如果是女生,说不定更麻烦。

只是一想到孙晓说不定对谁都这么温柔,于礼就很难过。他想到孙晓跟女生站在一起的画面,很想狠狠推开那女生,孙晓的身边,只能是他……

占有欲以及想象力都超强的于礼一边想,一边双拳紧握,像是拉紧了的弓弦,一触即发。

“对不起,等很久了吧。”

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于礼的肩膀上,于礼吓了一跳,有些慌张地抬起头。入目的是满头大汗却依然笑得温柔的孙晓,于礼的心放下来了,但是更多的是尴尬。

就怕自己想的东西会被孙晓知道一样……

“对不起啊,今天不知怎么的,快件特别多而且还撞着了好几个拒收的,所以耽误了些时间……”孙晓坐下来,语带抱歉地道。突然,他惊奇道:“咦,你剪了头发呀!看起来真不错,精神了不少呢。”

于礼本来直勾勾地望着孙晓,这时候听到他说话,更加不好意思。孙晓这么好的人,自己为什么会想那去了呢……

“我就知道自己没看错。”孙晓突然笑道。

“嗯?”于礼疑惑。

孙晓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头发有些刺手,“就国庆那天我不是给你去送快递么,你开门的时候,头发可能是被风吹起来了,正好就让我见着了你的样子。”他有些赧然,“我当时还在想,这么好看的脸被头发盖住,有些可惜呢。”

于礼更加不好意思了,竟然被喜欢的人说帅。其实真正帅气的是孙晓,非常的帅气,人也非常的温柔。

“不过那几次跟你见面,我都没见到你头发下的正面目,还以为是我那天看错眼了。”孙晓笑着,有些得意地道,“果然,我没看错,于礼你还真是个帅哥,长得很……”孙晓似乎在想着词语来形容,“嗯……长得很漂亮。你别介意啊,我这是称赞你。”

于礼怎么会介意,他很开心……

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成果,收获让他满意极了。他头一次觉得,有时候出来外面逛逛,也并非坏事。

“我……谢谢……”于礼小声道,就见孙晓朝他温柔地笑了笑。

孙晓叫来侍者,拿起菜单,对于礼说:“你饿了吧,我们先点菜吃饭吧。”还没等于礼反应过来,他没看菜单就说出一串菜名。于礼惊讶的发现,里面全是他爱吃的!

上次也是,一桌菜里面,大部分都是他爱吃的。如果说上次是巧合,那这回……孙晓点的可是全部都是他爱吃的啊!如果这回还是巧合那就太灵异了!

孙晓点好后,让于礼点自己爱吃的,于礼忙摇头。孙晓也不勉强,再点了两个菜后就与于礼聊了起来。

饭前、饭间、饭后,两人相处得都十分和谐融洽。

只有于礼一个人在心里纠结,一边与孙晓聊着,一边在心中思量如何开口表白。

于礼阅动漫无数,尤其是恋爱漫更是看了不少,可是他竟然找不出一个场景来向孙晓表白,他觉得自己简直愧对资深宅男这个称呼。

孙晓也一直注意于礼,他发现虽然于礼跟他聊着,但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心事。心细如孙晓,温柔如孙晓,必然发现点端倪,但他却没说破,只是耐心地引导于礼说话。

直到要买单了,于礼还是没能憋出一句话来。孙晓也甚是无奈,只好叫来侍者,准备买单。

这可急坏了于礼,不行啊不行!错过了这个机会,他的拖延症会一拖再拖,到时候说不说得出来还是个问题啊!!

眼看着侍者就要过来了,于礼心想:拼了吧?!错过了他就要后悔了……

他猛地捉住孙晓的手,咽了口口水,紧紧闭着眼睛,“等、等等……”

孙晓看着他。

“我、我……”于礼太过紧张,开始结巴,“我……”他急出了一身汗,靠!!不就是表个白么?!于礼,你是个男人啊……你、你别这么怂……

“孙晓!我、我喜欢你!!你做我老婆吧——!!”于礼终于吼了出来,僵硬的身子放松了下来。

他睁开眼睛,对面是笑得温柔的孙晓。看见他这个反应,于礼知道有戏,不禁喜形于色。他盯着孙晓不放,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肯定的答案。

“那个……先生……”

这时候,旁边传来个声音,于礼转过头,发现是呆在一旁一脸尴尬的侍者。他也呆愣地看着他,结果那侍者伸出手指,略带尴尬地朝于礼后边指了指,于礼疑惑地转过去。

一桌、两桌、三桌……几乎所有客人都望着他们,表情都很是惊疑。

于礼的脑中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爆掉了。

似乎……刚刚他吼得有点大声了……?

于礼看向孙晓,孙晓还是笑着看他。

他欲哭无泪……为什么每次在孙晓面前,自己都这么丢脸啊……太、太、太特么丢脸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陆)、酒后吐真言。

(六)

孙晓接受了于礼,这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的。于礼的意料之中是他觉得孙晓对他有感觉,所有起码会考虑考虑;他的意料之外却是没想到孙晓答应地这么爽快!

那天在饭店吼出那句话后,丢脸得直想钻洞的于礼,在听到孙晓那句“好啊。”时,高兴得差点没把饭店的楼顶给拆了。

所以说,现在他们两个就是恋人关系!

于礼一想到这里,忍不住笑眯了眼。

确定了恋人关系的两人,日子过得甜蜜又滋润,那是于礼长这么大都没尝试过的滋味。只要孙晓一有时间,绝对会约于礼到外面约会。

直到有一天,两人的关系成功发展为……互相到彼此家里蹭饭,过夜~

那个啥也不远了不是么。

于礼紧张兴奋得几乎无法入眠,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是些十八禁的玩意儿。

呀,羞死他了……

活到22岁以来,都是靠左手小伙伴以及卫生巾小伙伴解决问题的于礼,也难怪他对这种事情既好奇又羞涩。

男人跟男人……他有看过漫画,也不是全不知道的……

那时候不小心翻阅了一本封面挺清纯的“耽美漫画”,然后被里面的限制级给吓出来的于礼。不过他又一次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点开了它……

所以到底男人跟男人怎么做,于礼还是明白的。

而且他还觉得,自己绝对是下面那个……这孩子还真有自知之明。

晚上,孙晓果然来他家了。于礼特意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连他心爱的电脑也没有开,而且还趁着孙晓没来之前把自己由里到外洗得干干净净!

香喷出炉,待宰的宅男阿于。

孙晓一进门就知道这是特意收拾过的,什么都叠的整整齐齐,也太过刻意了不是。他从一进门就在于礼的身上闻到香喷喷的沐浴露味道,露出了既欣慰又怜惜的笑容。

这孩子太乖了,乖巧得让人心疼。

桌子上摆放着两个啤酒杯,里面装满了还冒着气的橙黄色啤酒。

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孙晓一手搭在沙发边上,一手搭在于礼的肩上,时不时拿起杯子喝上一口啤酒。于礼则紧绷着身体,中规中矩地坐着,手中一直捧着杯子,察觉孙晓一有点什么动作,就马上大口喝酒,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孙晓无奈,“这是你家,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没、没啊……”

“你真怕我吃了你啊?”孙晓打趣道。

于礼捂着发烫的耳朵,“我、我才没有怕……”就怕你不吃了我啊!于礼心中狂吼。

孙晓弹了他脑门一记,“于礼啊于礼,你上次跟我表白那胆大劲儿到哪去了?”见于礼更加尴尬了,孙晓却笑着道,“别人家的小孩整天想着怎么反攻,你倒好,想着怎么把自个儿送进别人嘴里。”他揪了揪于礼的耳朵,“还准备得挺周全,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

于礼被说得不满地低下头,他这不是……人贵有自知之明么!

看他这小身板,再看看人家孙晓的。人家那是经常奔波,练就了一身肌肉,自己却整天闷在家里,像个弱鸡似的。

就他这样子还想着压倒孙晓?做梦吧……还不如实际点,起码、起码做下面那个不用怎么用力不是……

要是让孙晓知道于礼心中所想,必然要笑翻了说:“哎哟,于礼……你就这点出息啊?”

可是孙晓不知道他所想,只能遵照于礼的意思,攻他呗。

于礼准备得还真是挺全,这孩子从表白完回家就疯狂地在网上找这方面的知识,什么事前润滑啦,什么事后清洗啦,什么体位舒服啦,什么样的受才能把攻服侍得妥当啦,应有尽有。

所以他现在的床头柜摆着:润滑剂(还是柠檬味儿的)、一盒杜蕾斯(还是螺纹的)、催情芳香剂(这货在淘宝淘来的,还避开了孙晓所在的快递公司),甚至连一些孙晓叫不出来名字的情趣用品。

孙晓好奇,“这东西你怎么敢去买啊?”他手上捉着一个电动□。

于礼脸红,也不知道是害臊的还是刚刚喝酒喝醉了,“那什么……淘宝是万能的……”

孙晓了然,对于礼晃了晃□,“要不……用用看?”摁了下开关,电动棒马上嘀嘀嘀地直震,功力真强大。

“我……”于礼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买了回来摆着是一回事,到自己用了却是另一回事儿了。况且……

“难道说,你比较想要我?”孙晓依然笑得温柔,但于礼却仿佛看见他头上升起了名为“腹黑之魂”的东西……

对对对,我比较想要你啦!

于礼心里是这么想,但是他可能说出来?下辈子吧,反正现在的这个于礼,是不可能说出这样坦率的话。

“也、也不是啦……”

“哦?那你的意思是说,不想要我?”孙晓还是笑着,可是于礼却欲哭无泪。

为什么他就没发现孙晓原来是个如此腹黑的人呢?

“不……”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于礼憋红了脸,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败给了他。

“你啦……”

“我?想要我做什么?”孙晓坏心眼地捉弄他,喝醉的小孩真可爱,很好糊弄。

于礼哭丧着脸,几近哀求地看着孙晓。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

“嗯?”

于礼闭着眼睛,断断续续地道,“你、想要你……想要你跟我那什么……”

“那什么是什么?”孙晓看小孩醉的不轻,趁机占点便宜,逗逗他。

“那什么……是、XXOO……”

“说明白点。”

于礼被问得哑口无言,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静下来半晌后,意识到孙晓这是在逗自己呢,猛地就怒了,狠狠瞪着他,“我想要你干我!怎么着!!你说吧怎么着!!”于礼急了,嘴巴也不含糊了,只是情绪激动了点……

孙晓被他吓了一跳,前一秒还像个害羞地猫咪呢,下一秒就炸毛了,现在还在死瞪着他。孙晓怀疑如果他说不,于礼会不会跳起来咬破他的喉咙。

他又笑。

“笑什么啊!”于礼瞪着他,喊道,“你最讨厌了!”

孙晓点头,应道,“是是是……”

“你、你就会欺负我……”于礼酒精上来了,有些无理取闹的。他瘪着嘴,瞪大眼睛看着孙晓。

“哪有。”孙晓就莫名其妙了,他的确没怎么欺负于礼啊,除了今天。今天不是太兴奋了有些得意忘形了么……

“你就有!”于礼说着,眼睛眨巴眨巴的就掉下几颗眼泪来,“第一天见到我的时候就想骗我签名!”

孙晓无奈,这个也算啊?

于礼可不管他想什么,继续抱怨,“长得还比我帅!”

“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啊……”孙晓哭笑不得,这小孩醉了还真难搞。

“你就是欺负我长得没你好看!”于礼嚷嚷道,“打电话给你还不给我把安娜送来!安娜、安娜是我女神也!都怪你!!我要这么久才见到她……”

孙晓叹气,扯开话题,“安娜是你女神,那……我是你什么呀?”

“你、你是……你是孙晓……”于礼醉了后,脑子似乎不好使了,说话也不利索,“是、是我老婆……”

“怎么不是老公?”

“不不不,才不是呢……你、你就是我老婆!我是男的!”

孙晓更加无奈,“我也是男的。”

“可是、可是你就是老婆!你就是……”于礼喊道。

“是是是……怕了你了。”

“嗯……你是老婆……老婆……”于礼眼前一片模糊,看孙晓的样子都看不清楚,“哎呀老婆,你、你别晃呀!”伸手就抓住孙晓的手臂,把人往身上一拉。

“乖,于礼你醉了,被闹,先睡觉吧。”

谁知道于礼却使劲把孙晓拉过身前,摇头,“不睡不睡。”

孙晓哭笑不得,“不睡你想干什么呀。”

“我想、我想和老婆爱爱……嗯……”于礼露出了害羞的笑容,眯着眼睛伸出手,往孙晓的脸上摸去。

孙晓左闪右闪,打算闪开他的手,“爱爱个头,快去睡啊,乖。”

“不要~”于礼笑嘻嘻地往孙晓脸上摸,摸到嘴唇的位置,吃力地弓起身凑前去。

孙晓一看就知道这小孩打算做什么,也不阻止。果然,于礼温热的唇就这样贴了上来,“啵啵啵”地使劲亲了三下。

“亲了、亲了你就是我的了……不许耍赖……”

孙晓简直头痛死了,捏住于礼的嘴巴,看于礼摇头直叫放手。

“该!让你乱挑火!”

孙晓对于礼可不是没感觉的,相反,他对于礼的欲望很高涨,只是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于礼上床。他从刚开始就已经憋得难受,哪知道这小孩还不知死活凑前来挑火。

实在是……

要是他兽性大发,可不要怪他没有怜香惜玉。

于礼在床上呼呼大睡,孙晓帮他盖好被子,叹了口气。

哎……去厕所解决吧,这死小孩……

╮(﹀_﹀)╭╮(﹀_﹀)╭╮(﹀_﹀)╭╮(﹀_﹀)╭╮(﹀_﹀)╭╮(﹀_﹀)

作者有话要说:

☆、(柒)、有情人终成眷属!

(七)

次日清晨,于礼窝在被子里头,很是疑惑的想。

网上说,第一次做这个都是有些不适的。于礼摸摸自己屁股,不疼,也没有任何不适。他忍不住乱想,难道、难道……孙晓才是在下面那个?

这个想法只在他脑袋待了一下就离开了。

答案再清楚不过,他们昨天晚上,压根什么都没发生过!

于礼难过了。

他把东西都准备好,还把自己送上门了,故意喝醉了让孙晓有机可趁,但是一夜过去了,竟然相安无事……

他恨恨地想到,到底是自己对孙晓来说毫无吸引力,还是孙晓他根本不行啊!

越想越委屈,于礼趴在床上,把自己卷成一只毛毛虫,无声地哭了起来。

等他哭到眼睛发红,起身走出房间,打算看看孙晓在干什么。结果发现那人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呢。

原来他还没电视的吸引力大……

一想到这里,于礼又抽泣了起来。

这回孙晓就听到了动静,他转过身,看见于礼裹着一床被子站在房门口,头发乱七八糟,满脸的睡痕,还委委屈屈地哭着。

简直就一被欺负惨了的小娘子模样!

“于礼?怎么了怎么了?别哭啊?”孙晓急了,以为小孩哪儿不舒服,连忙赶到于礼身边。

他围着于礼团团转,上打量下打量的,也没发现哪里不妥。

“你怎么了呀?倒是说话啊!”

于礼抽泣地看着他。

“孙晓……”这一个名字就转了三个弯。

“哎,在呢在呢!”

于礼用被子抹了抹眼泪,说“孙晓……你是不是不行啊?”

孙晓愣住,“啥?”

“我说你是不是不行啊?”

“我怎么就成不行了?!!”他哭笑不得,真想敲开于礼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结构!

于礼瘪着嘴,“那你是不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会在这里跟你耗时间么?我傻啊我?”孙晓没好气地看了于礼一眼。

于礼继续瘪嘴,“那你不是不行也不是不喜欢我……”接着大哭,“呜呜……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上床!”

孙晓无力,“你这逻辑……”

“你说!”

“你这是醉了还没醒是吧?”孙晓把人扛了起来,直直走向大床。

于礼一下子失重,有些慌,“你你你,你干什么?!”

“上床!”

“现在是早上!”

孙晓把人放进床里,瞪着他,“那你说你想怎样!”

“我没想怎样……”于礼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气弱了。

“……”孙晓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于礼有些害怕,诺诺的不敢说话。

两人瞪视了一会儿,突然,于礼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摊开成大字型,“来来来,我、我豁出去了!!”

孙晓继续瞪他,然后扯住他的脸开始向两边扯,“你真当我是禽兽啊?哈?!”

“我木有……”于礼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孙晓叹口气,趴在他身上,咬牙切齿,“你这死小孩……知不知道昨晚我忍得多辛苦!”

“那就不要忍嘛……”

“你以为我想啊!”

于礼没说话,但是嘴角却越咧越大,笑得别提多甜蜜了。

“哎……孙晓,要不今晚我们再继续吧……”

“……”

“好不好嘛?”

“……你等着!”

“嗯~~”

(゜皿゜メ)(゜皿゜メ)(゜皿゜メ)(゜皿゜メ)(゜皿゜メ)(゜皿゜メ)(゜皿゜メ)(゜皿゜メ

“老婆……好疼……”于礼撑着孙晓的肩膀,委屈地喊道。

“叫老公。”孙晓在他身上运动着,额头上渗满了汗水。

于礼瞄了瞄桌上那瓶润滑剂,“老婆,是不是润滑剂不够呀?”

“……我都用了三分一了,还不够么?”

于礼还在说,“可能是我的洞洞比较小、比较紧……”

孙晓被他气得不行,咬牙切齿,“你给我闭嘴!”于礼立刻闭上嘴。

孙晓之前还觉得于礼是个腼腆害羞的孩子来着,哪儿知道相处之后发现这孩子就是个二缺!你说上床这些事,你不叫两声也就算了,偏要跟他这个“体力劳动者”扯个啥玩意?!什么润滑不够……他都倒了差不多一大半的润滑剂了!现在他手还是滑溜溜、湿绵绵的!

孙晓觉得丢脸,不是丢脸于礼的二缺,而是丢脸自己在运动的过程中竟然还让于礼想其他有的没的!实在是太失败了啊!!!

这么想着,孙晓的动作越发凶猛起来。

“啊——老婆你轻点啊——”于礼喊道,双腿猛地夹紧孙晓的腰。

呜呜……孙晓发什么神经,本来还很温柔的来着,突然就这么粗暴!哎哟,他的腰啊……

孙晓算是看透了,于礼这人就不能温柔对待,必须猛!必须狠狠地!

“啊啊——嗯——老婆,别啊——老、老婆,啊、你慢点,嗯哼——”于礼一声叫得比一声响,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难耐。

对!就是要这样!

孙晓兴奋了起来,看见于礼脸上难耐带点娇羞的表情,狠狠咽了口口水。

迷人!

被诱惑了的结果,就是下手没轻重。

于礼扶着被压疼的腰,求饶:“呜呜……老婆、老公老公!我、我错了……嗯……呜,我,我错了……求你了,慢点吧……啊——”

“宝贝再叫两声。”孙晓似乎觉得于礼叫得还不够多,动作越来越肆无忌惮。

“啊——嗯啊——”于礼喊得几近歇斯底里,声音逐渐变得沙哑。

两人也释放了三次,可是孙晓的兴奋劲还没过去,体力异于常人的好。

于礼哭着求饶,直到声音沙哑得只能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节。

一夜过去,于礼的双眼哭得红肿,身上也增添了许多吻痕,此刻正躺在孙晓怀里呼呼大睡。孙晓也似乎用尽了力气,累到了,虽然疲惫,但嘴角也噙着一丝微笑。他抱着于礼,那模样,就像告诉别人怀里的于礼是他用一世来守护的珍品,只能是他的。

……

……

事后,于礼瞪着眼睛看天花板。良久,他幽幽得叹了口气,把脸贴在孙晓的胸膛上。

“怎么了?”

于礼犹豫了一会儿,带着点担忧地问道。

“老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对不对?”于礼躺在孙晓怀里,戳着他的胸膛问。

“当然。”孙晓从昨晚上的野兽,变回了平日里温和的好男人。

于礼笑道,“那我就放心了!你要是敢抛弃我,我就跑到你公司大闹特闹!你信不信?”

孙晓也笑,“信,怎么敢不信?”他抱进于礼,“我们的相识是在国庆节,下一年的国庆节就是我们相识一周年,不仅下一年,以后每个国庆节我们都要好好庆祝。”孙晓咬住他耳朵,“然后那天我就要把你做到下不了床。”孙晓大放阙词,惹得于礼嘟着嘴不满地直喊禽兽。

“以后的日子,不仅国庆节、任何一个节日,我都会好好陪着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们都老去。”

“老得走都走不动,我还会在你身边。”

孙晓的话还没说完,于礼便好奇地打断他,问,“那我们都走不动了,你还能跟我做|爱么?”

听罢,孙晓满头黑线,“我这正浪漫着呢,你真扫兴。”

于礼捂嘴笑,“可不是,我就是这么一个扫兴的人呢,怎么着吧。”

“不怎么着。”孙晓抱紧他,在他耳边呢喃:“老到我们都走不动了,只能躺在床上。”孙晓说得深情。

于礼静静地听着,看着他胸膛出神。

……

……

“那时候,我就会牵着你的手,一直一直吻你,直到我们生命结束……”

—————————————已完结———————————————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