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ên thiền – Vựng Hề

千蝉 by 晕兮

(春风一度前世今生)

千年前灵山大劫,他不过是擦肩过客;千年后单狐之丘,他竟意外光临!

我与他各有所爱,本应是兄弟知己,却不知事出意外……

本文是《萤之诅咒》的番外短篇,属BL文,不喜者慎入!

第一部短篇BL作品,写得不好望高求指教~~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千),蝉 ┃ 配角:昭玲,药雨 ┃ 其它:春风一度,萤之诅咒,晕兮,千,蝉,

☆、千年的等待(一)

一千年前,当时我还是一只普通的小狐狸。一次外出觅食,被豺狼袭击,险被吃掉!幸好被路人救起,当时并不知对方是敌是友。昏迷前,耳边听到他怒斥:“灵山脚下,勿犯杀戒,快离开!”旋即我被他那双温暖的手抱起,带回居所治疗。

养伤的日子里,我知晓了他一些□,他是灵山十巫之一,名唤巫礼!一个温和如春的男子,他的脸庞上总洋溢温柔的笑容,让我着迷!每日待在笼子里等着他前来为我换药,每回他都会把我抱在怀里,为我抚顺凌乱的皮毛。每每仰头,他脸上的那抹笑容从未变化,令我如沐春风一般……明明没有风,他的发丝却好似在风中飘扬,他的脸总有一层朦胧的柔光,时刻吸引着我。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巫礼如常的把我抱在怀里,他开心对我说:“我啊,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木屋子,最好是二层!然后屋沿边栽种爬山虎和花藤,让它们爬满整个屋子!屋子后面再架个千秋,搭个棚子,种上几株葡萄,让它们将棚成荫……”说着说着,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充满着失望与无奈。当时,我不解的仰望着他,静待着他的下文……然而我却不会说话,只能安静的聆听……

巫礼对我说过的每一字一句我都牢记心里,等到哪天我会说话,再一一从心里掏出,与他对白!我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巫礼大人!喜欢他的一切!所以,我很想学会说话,很心急要告诉他——巫礼大人,我喜欢你!我要留在你身边,听你说话!还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做千!

……可是,每回他说话的时候,我也只是眼睁睁的仰望着他……当他失落的时候,我会站起身,抬头去亲舔他的脸,心里总是卟嗵卟嗵,跳得厉害!庆幸我当时还是只狐狸,他看不到我那张已红得炽热的脸……

然而,在我伤好了后,巫礼大人却送我离开了灵山,让我回到父母身边。我依依不舍的在他脚边徘徊,磨蹭,用行动告诉他:我想要留下,待在你身边!别赶我走!求你!

巫礼蹲下身子,伸手轻抚我的脑袋,温柔对我说:“小家伙,快回到父母身边去吧!你不见了,他们一定很担心你!快回去家去吧,这里很危险!”说完,他起身头也不回重返灵山。我心慌的追着他的身影跑上灵山……登上山顶,未见他的身影!我不死心的在灵山上找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找不到巫礼大的身影!……这是为何?巫礼大人你在何处?

最后,我无奈的拖着疲惫的身体,顺着气味找到了回家的路,看到父母的瞬间,他们已经苍老了许多,然而我却毫无变化!我向父母交待了我失踪前后的情况,却从父亲口中,得知了一件震惊之事:“灵山是西王母的药园,凡夫俗子是无法进入其中的。即便是登上灵山,见到的也只不过是一座普通的山,唯有缘才能看见灵山真面目!凡尘生灵,若能在灵山之内,待上半日,便可延寿十数年!若长期居住于灵山上,还能修炼成精!咱们狐狸若修炼成精,便能拥有世间最美丽的容貌!你有幸被灵山巫师所救,在山中居住甚久,他日定能修成正果,虽不能列入仙班,若是修炼成精,定是件可喜之事!只要心术正气,仙与精之间,又有何区别?所以啊,千,待你修炼成精,便可追随巫礼大人……”自那天起,我一直深信着父亲所言!

作者有话要说:

☆、千年的等待(二)

回家第三年,父母因年纪衰老正常死去,我变成孤伶伶一人。我再度尝试回到灵山,幸运的穿过了结界,迈进了熟悉的环境中!满山遍野的草药,彩虹环绕山腰间——是这里!是这里!巫礼大人,我终于又能再看到你了!可是不知为何,我虽穿过了结界,却依旧未能找到那座你居住的茅屋!那山谷在何处?我绕遍了整个灵山都没找到,莫非这又是另一重机缘?既然如此,那我便在此等候,巫礼大人总有一天会来这里采药的!

然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此等候了数十个春秋,都未见巫礼大人出现!啊……时间过了这么久,巫礼大人你还记得我吗?我好想念你!想念你那双温暖的双手……想念被你抱在怀中的感觉……快出现吧!巫礼大人,我好想见你……

突然,有一天,世界发生巨变!灵山结界外,聚来大批妖魔与亡灵!我不知灵山外的世界变成了何样?眼下看着妖魔在试图破坏结界,想要攻入灵山,我不知该如何做!更确切的说我不知道自己能为此做些什么?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结界被妖魔攻破!结界突破的瞬间,我感觉到了整个灵山地动山摇!妖魔进入灵山后大肆焚毁草药,所有生灵都逃不出它们的血口!我也一样,已无处可逃!我满心不甘——我还未见巫礼大人最后一眼!但是,我还是想在临死前再看上他一眼……就一眼……

苍天好像接受了我的祈祷,我终于看到巫礼大人出现了!他再次把我从危险中救出,身体接触到他身体之时,心灵产生剧烈的震撼感!我心知眼下危机四伏,却依旧忍不住去仰望你的脸!除了这样,我还能做些什么?

原以为十巫出动,便能将妖魔驱出灵山!然而妖魔的数量却源源不断,巫礼大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精疲力歇!再加上后来的妖魔实在强大难以抵抗!十巫逐渐被妖魔击败,后被吞食!在巫礼大人被杀害之前,他用尽最后的法力,将我埋藏灵山深处!我无力而悲痛的躲在暗处,看着巫礼大人被妖魔残杀,吞食,最后连一丁点骨肉都没有剩下,地上满是血……我竟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被杀死!巫礼大人,你可知道我多想与你一同死去……然后你却未允许我随你一起走,始终我还是无法追随你身后……无法长伴你左右……啊……我至爱的你,为何如此对我……我仰天撕心裂肺的哭泣,哭到我肝肠寸断,心如死水……

我待在你设下的结界里四天,我心灰意冷的等待结界力量消失,随你去了……却不知还有人来相救!他们救下最后二名身负重伤的巫师,却没有发现我,然而我却一直在暗处看着他们,在众人之中有一只狐狸,已修炼成精,他的名字好像叫蝉,如父亲所言,他拥有一张美若天仙的容貌!蝉的法术很厉害!我在想如果我也拥有如蝉那样厉害的法力,我一定能拯救灵山吧!但是,我没有……我好懊恼自己没用!

蝉他们为死去的八名巫师立墓碑,当时包括巫礼大人的!他们默哀了不久,便带着幸存的二名巫师离去!不知又过了多久,我才走出巫礼大人的结界,我默默的守在他墓碑前,终日以泪洗脸……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竟拥有了人形的外貌!我欣喜的找到溪水处,果然我也拥有了美丽至极的容颜,白皙修长的手指,高佻的身材,可随意变幻雌雄……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迟了……巫礼大人已经不在了……

我回到他的墓碑着,伸手触摸巫礼二字,指尖仿佛能感觉到昔日属于他的温暖……我轻轻依靠在他的墓碑边,与他一同沉睡于此……

忽然有一天,那个叫巫咸的巫师回到灵山祭墓,惊讶发现我沉睡在巫礼大人的墓碑旁。她将我从沉睡中唤醒,我睁开眼时同样惊讶!为何被遗忘之地,如今会有人归来?她好面善……

作者有话要说:

☆、千年的守候(一)

“我是灵山十巫中的巫咸。”巫咸淡淡对我介绍,神情有些黯然。

我对她的出现,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的身份,她是否还记得我曾是巫礼大人救过的那只小狐狸?巫咸见我不作声,便继续问道:“你是妖吧,为何在此?”

看到她那警惕的眼神,害怕她对我有所误会,然而我的回答却语无伦次:“啊!我不是坏妖精,我我我我只是一只小狐狸!我在在这里是因为……”啊~我在瞎说什么?

巫咸听到我的回答,噗哧一笑,旋即微笑对我说:“我明白了!你不用害怕,把话好好说清楚!”

我有些尴尬的垂下头,整理了下思绪,有些难为情的开口:“那那个,我其实是曾经被巫礼大人救过的小狐狸,为报恩想追随他……结果却不能如愿……但是,我却想守护巫礼大人的墓碑……”不知我这么说,她能不能明白?

巫咸听完神色再度表现为惊讶,随即她又开口对我说:“巫礼真是个幸福的人呢,即便是死了,还有一个美丽的狐妖守护着……可见,你对他的情义非比寻常。”

不知是我表现得太过明显,还是巫咸感官太过敏锐,我对巫礼大人的心情,竟被她发觉了!当我在自我世界里挣扎之时,巫咸对我道出天大的好消息:“如今天下已太平,阴间恢复了正常运作,听说巫礼已投胎成人!或许你们还能再次相遇……”

听到巫咸说巫礼大人已投胎成人,我和他还能再度相遇!?真的吗?瞬间,我那灰死的心,现在正渐渐恢复跳动!巫礼大人,我好想你!好想现在与你相见!我不等巫咸说完,已迫切的追问她,关于巫礼大人的下落!她告诉我巫礼大人在一个叫龙华九洲的次元异界里……

接着,在圣族族长的帮忙下,打开了通往龙华九洲的次元门,我毫不迟疑的奔入门内!跨过门口之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想要立即见到巫礼大人!

进入后,才发现眼下是冬季,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寒风如食人野兽般狂啸,九州大地一片苍白!我抵着暴风雪前进,积雪已没过膝盖!一路寻找着属于巫礼大人的味道……过于心急的我,失足踩到净化结界,被瞬间还原兽态!但这些都阻止不了我进前的步伐!

终于嗅到那熟悉而淡薄的味道——巫礼大人就在附近!前方一带是茫茫林海,此时已被雪覆盖!巫礼大人在此做何?我怀着种种猜想,终于来到了巫礼大人的身边!眼前重生的巫礼大人,还是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寒冬让他穿得如粽子般严实——小小的他真可爱!感叹之际,我惊觉视线已被蒙上了一层水雾,我好感动!终于与巫礼大人重逢……

小小的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步伐有些摇晃走到我面前,伸手帮我擦了擦眼泪,奶声奶气对我说道:“小狐狸,不要哭!你是迷路了吗?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我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想告诉他我是谁,我对他的思念,但是我不知为何,身体一放松,我便摇摇欲坠,昏迷了过去……不要……我还没有告诉巫……

待我再度睡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简洁,弥漫着檀香的书房中。我欲要站起身,四肢却传来一阵巨痛!我俯首看到四肢被纱布缠裹,隐约中可闻到那股清凉的草药味……是巫礼大人再度救了我吗?此时他在哪?在做着些什么?我为此无限猜想着,心急想要见到他。

作者有话要说:

☆、千年的守候(二)

终于我盼到了房门的打开,一个中年男子,手中拿着一碗药汤进来。见我醒来,神色惊喜的往门外呼唤道:“小玲,小狐狸醒咯哟~!”门外响起一个稚气童声应了下。

男子在我身边坐下,和蔼对我呢喃:“大雪天里乱跑,脚才会被冻伤成这样的!”说着伸手轻触了下我的前爪,痛得我抽搐,头顶却传来男子清朗的笑声:“呵呵~知道错了吧!下次可别再这么做了!小家伙!”

“哈啊~~小狐狸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干爹说你冻伤得太严重,可能活不久了……我好担心你会死掉了……呜~~”小小的巫礼大人此时在为我担心得哭了,我真是罪过!

巫礼大人……啊不对,她的今生唤昭玲,眼下的她还是一个招人喜爱的小女娃。我试着挪动疼痛的身边,靠近她。安慰眼前哭泣的她,帮她舔去泪花,我欣喜的发现,我竟能令她破涕为笑。

就这样,我安心的待在她身边,乖乖养伤。春天到来之时,我的伤口开始肿痒难忍,这使她又为我惊慌失措的哭起来,幸好有她干爹帮忙,我的伤直到夏天差不多到来之时才痊愈。

一天玲的干爹突然对我说:“你还是离开玲吧!她年纪尚幼,初始修练,未能抵抗你的妖气。你若长期待在她身边,会令她感染妖气之毒丧命,所以请你暂时离开她吧。”此话语气深长。

我不知他是何时知道我的身份,不过对于道师的他来说,这亦不是什么难事。他要求我离开玲,是为玲好!我再三犹豫是否要离去,最终还是决定暂时离开。已经等了一千年,还要我等多久,才能永远陪在她身边?原本以为修练成精,便可长伴她左右,眼下却又成为伤害到她的身份……这叫我该如何是好?

离开时,玲的干爹对我说:“对不起,我不知你与玲之有何牵绊,但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人妖结合,必成祸事。所以你还是放弃吧……”听完他的话,我内心再次受到沉痛的打击!为何,为何我苦苦追寻,到底来竟是一场空。为何人与妖就不能在一起?我不过是追求我所爱……这有何不对?何为祸事?苍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捧着支离破碎的心离去,躲在单狐丘中隐居修炼。在那里种下自己喜爱的桂花树,盖上她曾经愿望过的屋子……终日在回忆中煎熬……

可世事难料,自那八年后,我竟与玲再度重逢!见到她,我开心得忘却了她干爹曾经对我说的话!我迫不及待的向她求亲,我想要与她永远在一起。然而此时,她身边,却多了两个男子。一个轻浮如痞,很让玲讨厌!一个相貌俊美,温文尔雅,不知玲与他之间是如何的关系?然后在我向玲求亲之时,我注意到了他眼神中闪过一抹震惊,对上我困惑的眼神,他把脸撇开。

玲对我的求亲犹豫不决,我给她两天时间考虑。在遇见我时,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是呀,我都没有告诉过她,我的身份,她又怎会知晓……

最终,玲还是拒绝了我的求亲,她有些为难的对我说:“千,真的非常抱歉!我不能与你成亲!因为我不能放着九州误入歧路的生灵于不顾,我是为了拯救它们而降生的……所以,希望千能明白我的苦衷!”

听完她的回答,我的心再次被刺痛了,当初玲干爹对我的警告,倏然回荡在脑中!我该庆幸,玲没有答应我,若不然,我定会害了她!

我真是不中用,每回都帮不上忙……如果说,我放弃你,是对你最大的帮忙,我愿意……所以,也请你一定要记得我!眼泪就要盈出眼眶,我不愿被你看到!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拥抱你一次,用尽所有的力气抱紧你:“玲真是个好女孩!千最喜欢玲啦!所以,玲加油!连同千那份一起。”在拥抱你的瞬间,眼泪早已滚滚落下!

……玲,你可知,我等了你多久?我爱了你多久?在千万个寂寞的夜里,念着你的名字,回忆着与你的点滴……然而今生的你,是否已忘记了在你前世中的我?那么今生的你请好好记住我,我叫千……

折下桂花一枝,为你qian行。看着将要远去的你,我依然恋恋不舍的轻唤你的名字:“玲……”待我回神之时,我已亲吻了你。我的心因此而震撼,至今未能平息……

“君去勿忘我,来年再聚桂花下——约好了!”玲……让我再留恋你久一点,只要能再看到你,我便心满意足了!看到你颔首默许,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玲。

我送你过丘,是因为我不想你太劳累,这也是我所能做的吧……

……然而来年到来之时,你却失约了……玲啊玲……你此时在何方,在做些什么?牵挂你的我,依旧守候在单狐之丘,等你来赴约……

作者有话要说:

☆、有缘千里来相会(一)

我原以为千年前,和他不过是擦肩过客!?然而冥冥中已被命运安排,我与他将会在千年后再度相遇……

阳春三月之时,单狐丘外百花齐放,堪称九洲仙境,我便居于此中!为避嫌,我所居住之处,早已设下结界封锁,凡夫俗子看不到亦寻不着。结界内种满桂树,如林。四季常青,秋季之时,桂花准时开放,使居所填被满清香甜美的香味!

一个阴云密布的日子,单狐丘来了位不速之客!我在结界内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量正在急速靠近!致使我神经紧绷,对方意图是何?我匆忙起身,前去看个究竟!

一束白光正风驰电掣冲到我眼前,旋即在我十数米外停下!看来,对方已掌握我的一切?!待缠裹在对方的风云散去后,他的容貌令我心神如晴天霹雳般震惊!没想到,竟会是他——千年前,曾在灵山见过,他叫蝉!

我从想过会如此近距离与他对视,看着他那双清澈如泉眼眸,仿佛世间的任何都无法将它污秽。青丝高束,与白袍在风中飘舞。眼前他的形象似有柔光弥漫,迈步走到我面前,俯身礼貌的对我道:“真是万分抱歉!请恕我的到来唐突,打扰到贵方静修!”音亦如貌般美好。

听闻他的寒暄,我连忙回神道:“您言重了!不知蝉大人前来,有何事需要我代劳?”欸!貌似说漏嘴了!

蝉听闻满脸疑惑问道:“为何你会知道我是何人?”

“这……说来话长!况且眼下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蝉大人匆忙赶来,想必是有紧要之事吧?”我心知失言,惊得立即叉开话题。

“正是如此!听闻阁下居内,载有千年蔓藤,可否借我一根,用于救人!”蝉听闻回神,诚恳对我道。既然他诚意如此,我又岂能拒他于千里之外,况且那是救命之用!我伸手在结界上划了裂口让他进来,旋即自动闭合。

蝉一路跟随我走到木屋处,屋顶上与爬山虎纠缠在一起的花藤,便是蝉所说的千年蔓藤。我原以为他只要藤中某段,未料他要的却是蔓藤的根部!我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将蔓藤连根拔起,截下根部赠给了他。

蝉拿到蔓藤根,对我微笑致谢:“真是感激不尽!由于时间紧迫,改日再登门拜谢!”说完,又朝我感激的鞠躬,旋即如驰风离去。我看着那栽种已有千年的蔓藤,如今因救人而壮烈牺牲!留下孤独的爬山虎,正如我孓然一身。

我不知给他留下何印象?而他却给我留下了他最美的身影——如天外飞仙,忽临门前!原以为千年前,我与他不过是擦肩过客,如今貌似出现了交集点?!

对蝉说的再次拜访,我不知是什么时候,亦未期待过!如今我期待的是昭玲何时前来赴约,自从三年前与她在单狐丘重逢,约好来年再聚,她却未准时赴约,如今又过一年,始终未见她踪影!啊……玲啊玲,你如今过得可好?

作者有话要说:

☆、有缘千里来相会(二)

时间荏苒,自从与蝉相遇后,又迎来一春。今年的单狐丘,异常的热闹!有文人前来吟诗作画,有游人赏花饮酒,或是有人前来作曲写词……结界内外形成鲜明对比!使我感觉自己似容易被他人遗忘,总是孤独一个。

夜幕拉下之前,单狐丘上已曲尽人散。柔和的月光下,花海被披上了层萤光,如梦如幻。我依着桂树,失神的望着花海,丘风习习吹过……

一个飘渺的白衣身影,从月中出现,轻盈落入花海,花儿因此惊得花瓣漫天飞舞!啊——那仿似月中嫦娥,失足坠入了单狐之丘!我着迷的望着那美丽的人儿,他青丝披散,在风中与花瓣缭绕;此时,他正朝我信步走来!待走近之时,我才震惊的发现,来者竟是蝉!一年不见,他仿佛又美了许多!

蝉对我微笑问候:“晚上好,久别了!”

我闻声心里不禁有些惊慌,表面故作镇定,亦微笑回道:“晚上好!真是稀客!”

“如此佳景,不如小酌两杯?”蝉双手将酒瓶举起,将其中一瓶赠我手中,爽朗提议。

我对他此举,心中甚喜。没想到,千年之后的今日,竟迎来这位贵客登门拜访,还月下饮酒赏月——这对我来说,是多么荣幸之事!

这夜,静似一湖碧水;月下美人饮酒谈天说地,不时朗朗笑声,不时又有干杯的碰撞声。我从未想过,我会和蝉能如此高谈阔论,把酒寻欢。

自从那一夜后,蝉登门的次数逐渐变得频繁。可能是难得遇到知己,想见对方,想和对方聊聊近况——这亦是正常。相处的日子里,我与他彼此有了深入的了解。千年前遇到他,仅以为他是一名法力高强的狐妖,在他道出自己的事迹后,我为此惊叹不已!——蝉他来自梦界,曾与妖魔、命运之神发生大规模战斗,后将命运之神消灭,被盘古族封为□者,列入仙班。如此了不起的人物如今竟成了我的知己,为此我对他甚是崇拜!

原来他竟与我同病相连——心仪之人,不喜欢自己,却依旧傻傻的等着,候着,想着,念着!希望自己还能为她做些什么?他心仪之人,是当日在灵山相遇之时那名人类女子,名唤药雨。我亦告诉他,我心仪之人是灵山十巫——巫礼。互诉心事后,蝉感叹世界竟是如此之小!

蝉又如常拎着梦界的产物前来拜访,无论他带来何物,只要是蝉送的,都喜欢!和他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总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我甚至开始淡忘对玲的等待!心中对与他来往,变得理所当然!

“千,想到梦界玩吗?”这是蝉第一次对我提出邀请,我闻言大喜,未多想便颔首默许。

我随蝉来到梦界!这是个陌生而又充满神秘奇幻的世界!无论是植被还是动物,长相均是出人意料!例如,这里会有赤色善骂的乳猪,它们唤山膏!又有如长相似蜂又似虎的猛兽,唤文文!我想不通为何如此凶恶之兽,名字却如此温柔!梦界的山几乎是由某种特产组成,使人不可思议。或许因为我常住九洲的原因,所以才对此感到惊奇。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改变了你我(一)

蝉带着我前往他的居处——露林庄。他非此庄主人,庄主是一个叫森的男子,听蝉说,他亦是创世者之一!千年前灵山曾见过,但我却丝毫没有印象,因为当时我只注意到蝉。如今露林庄全权由他打理,庄主自从打完仗后,便搬到竹林中,常伴佳人左右。关于蝉心仪的女子,她如今与爱郞正浪迹天涯,偶尔会到露林庄做客。

露林庄如我在单狐丘的居处般,以结界与外世隔绝。庄中随处可见到千年古树,房子全由木桩搭建,道路小径都有石雕灯塔做照明;另外庄中还有不少侍女,这便是蝉常年居住的地方,随着时间推移,我亦喜欢上这里的生活!

某个阴晴多云的上午,蝉对我询问道:“千,想去灵山吗?”

看着他一脸暖和的微笑,我有些着迷便颔首答应。灵山对我有着特别的意义!在那里我遇到玲(巫礼)和蝉——这两个我生命中致重要的人!好久没回去了,不知如今灵山是否已有所变化?或是一层不变?我怀着种种猜测,与蝉一同登上灵山。

一路上与蝉说笑,很快便进入了灵山深处,那曾经属于巫礼居住的茅屋!看着它,我感觉心口一阵刺痛,巫礼死前的回忆刹时汹涌而出。

蝉见我脸色苍白,便担心问道:“千?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他眉头微皱。

我闻声连忙将思绪收回,连忙摇首否认道:“我没事!”无奈的笑了笑。

就在我和蝉谈话之时,我闻到了一股熟悉味道,其中混着血腥味——我脑中立即闪过玲的身影!玲受伤了?!她就在灵山某处!我心想:只要沿着气味寻找,便可找到她!一时心急,忘记了蝉正跟我谈话,闪身沿着气味去寻找玲的方位!

闪身离开前,余光中看到蝉一脸困惑,紧随我身后,问道:“千?是否发生了何事?你如此惊慌!”我此时满心思是玲,对蝉的问话我并未留心。蝉见我不作答,便不再下问。

终于来到玲前面——灵山山脚;我看着玲肩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红,衣服开了一道大口,嘴唇发紫,她已昏迷不醒!这是怎么回事?

“玲……她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在玲身边跪坐下。伸手试了她鼻息,还有气在。

玲式神惭愧回道:“玲大人与邪物战斗这时,不慎邪气入体,伤势不重,如今只需吸收灵山之气,便可驱除体中毒气,勿须太过担心!”

我听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此时,我才惊觉把蝉给忘在了身后!回头时,只见他一声不吭的站在不远处,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和玲他们,猜不出他此时在想什么?

玲的身体刚痊愈,便立即离开了灵山;我亦随蝉回到露林庄,一路上,蝉一言不发,我不知他怎么了?是否我做错了何事?我又不敢开口去问他。

我在梦界住了数月,慢慢的适应了梦界的环境。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竟遇到了蝉心仪之人——药雨!她与爱郎再度来到露林庄拜访!我细看她,亦并未何特别之处,或许是我不了解她的原故。

蝉自从灵山回来之后,一直是面无表情。与我谈话亦少了些许,让我心中有些难过。一天傍晚,我散步回来,无意间看到蝉与药雨在院中闲聊漫步,蝉此时的表情无比温柔,眼下只属于那个叫药雨的女子。跟他交往这么长时间了,头一次见过他如此温柔,却未曾对我有过,使得我因此有些嫉妒……我不解为何会有这种心理!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改变了你我(二)

女子跺步之间,脚尖不小心跘到石道上的缝隙,一个踉跄倒到蝉的怀里!当我看到蝉脸色微红时,我的心像被堵塞住似的难受,掌心一阵隐隐作痛在弥漫……我垂下头,假装没看到他们,几乎是逃一般回到厢房。

在药雨他们走后,我也决定回九洲!不知为何,最近在梦界越待越烦躁,或许是我想念九洲了……

“蝉,我要回九洲了。”这然话,我在心中演练过不下百回后,才下定决心对蝉说出口。我有些害怕他会对我说些什么,或是我回九洲后,他再也不会来看我,从此断了联系,然后我又回到那漫长等待的时间里!

“……为何?”蝉语气意外问道,目光有些惊呆的看着我。

被问为何,我要如何回答好?告诉他我是因为看到他与药雨的画面,心里难过?这怎能说得出口,又或是告诉他是别的理由?正当我垂头思索之际,听到蝉问道:“住在这里不好吗?”

“住在这里挺好的……”我闻言抬头,意外对上他那双清澈的眼眸,使得我未加思考便直白道出口。

“既然如此,为何不住下去?”蝉语气轻淡继续问道,我猜不透他此时在想何?

“但我的家在九洲……”不在梦界……若我执意回去,你是否不再来看我?其实我多希望回到从前的感觉,他经常来看我,每次带着不同的礼物前来。若我没看到那一幕,便不会意识到心中对他的情愫!心中便不会因此而隐隐作痛……

“那就把家搬到露林庄来!”蝉理所当然对我说!顿时令我不知所措,心里扑嗵直跳,情绪复杂不知如何表达。

蝉见我久久不语,便帮我决定道:“从今往后,露林庄便是你的家。”

“啊——!?”闻言,我心中又惊又喜,感觉脸上有些微热,不给我反应过来的时间,蝉已将我一手拽到怀里,另一手挑起我下巴,对我邪魅笑了下,便将那柔软温热覆到我唇上!蝉将舌尖探入我口内,如蛇将我舌子缠绕,旋即双手将我紧紧拥抱。致使我身体织炽热,苏麻无力!心脏快得就快爆炸!脸上热度高涨,红若熟虾,好难为情……

就在我意识模糊之时,我已被蝉按倒塌上!他那滚烫的手掌慢慢探入我褒衣内,使我喉咙失禁轻吟出声!我惊得连忙捂住口!

蝉见状,拉开我的手,在我耳边呢喃:“安心吧,不会有人听到的……”说完,他从我耳际慢慢往下亲舔,我不禁浑身颤栗,痒痒的感觉即舒服又难受,第一次身体有这种感觉……只是感觉还不够……

蝉将我的衣裳逐件剥去,碧眸迷离俯视着我,溺爱道:“千,你真美……”

“蝉……蝉,别这样,我好难为情……”其实我想说,蝉也很美,可我不好意思道出,心脏快得就要跳出胸口了,我羞怯的不敢去看他的脸。

蝉将自身衣裳脱去,旋即将身体覆贴在我身上,手在我敏感之处来回摩擦,这感好舒服!舒服得让我轻吟难止!

“千……你也来抚摸我好吗?”蝉说着将我的手贴在他胸膛,我感觉到了他心脏正剧烈的跳动!

我紧张得双眼紧闭,吞吐问道:“要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

☆、执子之手,与子皆老

蝉声音低沉唦哑道:“随千喜欢如何……还有,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着我……”我如受他蛊惑般,睁开眼着迷的看着他,手随着自己心中渴望,回应着蝉的要求。

蝉倏然将我翻转过身,将我抱紧,急切道:“千,我要进去了……”他话声才落,我便感觉他那炽热之肋慢慢刺入臀缝隙里!

“啊……蝉,你弄疼我了……”我痛得两手抓紧床单,眼泪滴落。

蝉抱紧我,呼吸急促,语气抱歉道:“对不起,千……身体放松……那里闭得太紧了……”

“啊……嗯……”我含糊的应了声,下意识放松身体……炽热慢慢在臀隙内来回进出。

蝉伸手握紧我的炽热之肋,来回戮动,而他的炽热之肋亦在身后由慢转快抽,送!动作越发激烈,汗水淋漓,浸湿了床单……此时,我痛感已完全被快感覆盖!随着时间推移,我被蝉推上了快感的顶峰,炽热之肋将粘液喷,出,蝉才将手抱紧在我身上,随即他快速将肋拉出我臀缝,把粘液喷,在床单上。

我羞红脸不敢去看他,把脸埋入枕头。蝉无力的躺在我旁边,伸手揽着我,凑近在我脸上亲了下。我蓦然转头看向他,却见他笑看着我,伸手轻柔抚顺我凌乱的发丝,一脸溺爱对我道:“我累了,想小睡一会……你也累了,一起睡吧……”

听到蝉的话声,我的心跳大声得连自已都听到了。旋即他把我抱紧在怀里,与我一同睏睏的睡去……

次日,待我醒来之时,蝉早已起身。穿上衣裳后,便见侍女进房,将清洁物放置好,走到塌处,将被褥收走!见状,我顿时想起昨夜与蝉合欢之事,刹时羞红了脸!耳边却闻侍女一声轻笑,随即退出房中。

自从那天后,我与蝉便形影相随……

一个夏季的正午,蝉与我坐在院中乘凉,清澈的眸子突然认真的看着我道:“千,七日后我们成亲可好?”我才喝了口茶水,便被他突如其来之语,惊得将茶水喷,出!

“如此大反应?莫非你不愿意?”蝉见状,故作受伤问我。

我见他一脸受伤,便立即澄清道:“我愿意啊!”

蝉靠近我,附耳对我轻声道:“那就有劳千相公了~啾~”说完在我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惹得在场的待女们一阵尖叫。

拜堂当日,露林庄的庄主——森和夫人归来,药雨与她爱郎——辰,还有圣族族长圣灵与族长夫人楚姬,甚至还有龙族前来参加。我才发现蝉的人际竟是如此之广,与他一起看到的世界比我想象中还要大!

我静坐新房中等候蝉的到来,情绪紧张……终于盼到他入房,他揭开我红盖头,浑身散发酒味,捧起我的脸,狠狠的吻下,疯狂的吮吸辗转……致使我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不知过了多久,蝉才依依不舍的将唇挪开,清澈的眸子迷离的直视着我,仿佛直探我心底深处。旋即他附到我耳边戏虐道:“千你想做我的千相公,还是千夫人?嗯~?”

作者有话要说:

☆、近在咫尺的你

“欸——!”我闻言大惊,不知如何选择!我们都是狐,在任何一方怀胎后才会定下性别……但我却不想做雌的那方……

蝉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坏笑道:“那你便人前是夫人,人后是相公~”说完将我按倒塌上……

“蝉,遇到你真好……”我痴迷看着他那因饮酒后微红的脸,仿佛在不断引,诱着我去品尝他的美好……

蝉对我温柔笑道:“嗯……千,我最喜欢你了!永远都不要离开我!知道吗?”说完俯首亲吻我的颈脖,一路移下……

“欸?等等,我还没明白……这事情太突然了……那个……”我受宠若惊,不知所措的吞吐道;他不是喜欢药雨吗?那天他还……

“不明白何事?”蝉装傻反问我,碧眼依旧直勾勾的看着我双眼。

“你你不是喜欢药雨吗?而且,那那天你们还还……啊不是!你那天还对抱着她露出脸红的表情……”我被他看得惊,因为他的眸子像在说,不许撒谎。

蝉脸色有些难堪道:“哦,其实那脸红是因为被你看到了当时的情景,我有些心慌。”

“那你满脸温柔无比的表情看着她,又何解释?”我感觉他在忽悠我一般,竟说得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不过是试探你是否喜欢我而已……”蝉微笑的对我说道,我才知我中了他的‘圈套’!我话还未说完他便狠狠的封住我的嘴巴,我知道他已经忍到极限了……

待我回神之时,我才知千年等待的,苦苦寻觅之爱,此时就在眼前……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