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ăm xưa – Hào Diêu Huy Huy

Tên gốc: Lưu niên

流年 by 爻轺徽徽

(虐恋情深怅然若失)

高考后人生中最长的一个假期谭启辉本想按自己的计划旅行恋爱的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徐年莫名其妙的就被告白了……问题是徐年还是个……纯汉子……

第1章 1、小白的告白

《流年》

高考后人生中最长的一个假期谭启辉本想按自己的计划旅行恋爱的却不料半路杀出个徐年莫名其妙的就被告白了……问题是徐年还是个……纯汉子……

徽徽

人过了十八九的年龄总会留下许多关于爱的遗憾和关于人的追悔,总结下来无非就是恋之不得、得之不爱、爱之不专,而我大概属于三者的擦边球吧。

1、

那时候为了高考能多几分家里老头特意托人把我弄回了乡下老家参加考试,再加上老头在民族成分上的优势一去一来二十分进账好歹把我弄进了211的提前批次当然这是后话。事情得从我灰头土脸的从乡下回来那天说起,大半夜的还得赶去KTV吃散伙饭,到了那里就见一堆已经跟打了鸡血似的哥们儿围着班花起哄。我既然迟到还错过了晚餐一进门自然成了他们继续起哄的对象,最后是自罚三杯还被压着掐着嗓子来了段粉红的回忆才逃脱魔爪。

刚坐下死党李杰就脸色古怪的凑了过来阴阳怪气的问我是不是和小白有什么过节还是欠小白钱没还,我一头雾水的直摇头。小白我还是有点映像的本来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除了读书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懂从来不和我们出去玩,加上人本来长得过于白嫩就被取了“小白”这么个外号,其实人家本名叫徐年。

高二下的时候徐年莫名其妙的就退学了,班主任还以为是他家庭条件太差负担不起学费特意带着身为班长的我亲自去了他家,不过到他家门口我和班主任都觉得不会是经济问题了,住的起小洋房供不起孩子读书是不可能的。当时给我们开门的是徐年的妹妹徐月,听我们说明了来意只是一句家里其他人都不在就把我和班主任拒在了门外,之后听说班主任还跑了几次都没有结果,那时我还安慰惜才的班主任说指不定是徐年家人送他出国了。这消失了一年多的人突然被死党提起我还真的差点没反应过来。

“得了吧,谭启辉,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把我堵在考场门口就问你在哪里,你小子和他绝对有什么猫腻!”说完一记粉拳差点没把我捶吐血,我是受了天大的冤屈没处洗白啊,自从徐年退学以后我和徐年真的没有任何交集啊!

结果因为李杰这小子嗓门特大导致我又成为了大家的起哄对象,经过一番集体拷问没能从我这里套出些什么,男男女女的就围绕着神秘失踪的学习委员与装傻冲愣的班长开始了命题作文,有位平常在班上作风就显得豪放的妹子上来直接一句“人家小白八成是来找你告白的!”,吓得我虎躯一震赶紧尿遁。我当时可没考虑那不靠谱的妹子的意见,只是以为是转学档案交接一类的事,也没敢耽误蹲厕所里就拨通了李杰刚才给我的号码。

“喂,请问找谁?”电话才响了几声就被接通了。

“小白啊,老李说你在找我,什么事?”

“……”

“到底有什么事,你快说啊,哥们儿能帮忙的绝不推辞。”电话那边沉默太久,我觉得怪怪的,莫非徐年真有事求我?想着他退学之前我的资料、报告甚至有时候连作业都是他搞定的,就下决心一定会帮这个忙,家里老头可是从小就教育我要懂得报恩。

“…我们能面谈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当然我也没在意就约了他后天下午在图书馆,他犹豫了一下却又一口答应了。

徐年这个人在我的印象中虽然怯诺诺的缺了点男人的豪放但也算是个好同学了,我当初还想过要是全班都是他这样的我这个班长当起来肯定特轻松。这一年多不见他的脸我都快忘了,唯一映像深刻的就是那皮肤简直此女人还好,当时班上几个闹得凶的哥们儿没事就喜欢吃他豆腐我当然也参与过…

那手感还真是好的没话说。

隔天下午的图书馆我在徐年以前常待的角落找到了他,这小子大概是没吃饭看起来比以前还瘦整个就一风吹就倒的文艺青年样,大热天的长衣长裤穿着也不嫌热的慌,我跟他打招呼他就站在那里呆呆的盯着我弄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啊,哥又不会吃了你。徐年才慌忙的从包里掏出一封信还是粉色信封的,慎重的递给我,我当时心里一乐接过信开口就问是谁托他转交的,还没等他回答我就已经看清了信封上的字,这就是他写给我的…

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长这么大一次被同性告白了心里还暗暗感叹班里那豪放妹子简直就是神猜,这都猜得中!徐年可能是看见我突然变化的表情有点不知所措头也埋的低低的。我脑子里竟然浮现了“娇羞”两个字,甩开自己奇怪的想法我两三下拆开了手中的信,这孩子大概是书读多了脑袋出了点问题写个信跟写什么申请书似的,直截了当的就让我陪他三个月。我当时莫名的羞怒,什么三个月!怎么还拿老子当三陪了?印象中是动手打了他,出图书馆时还吐了口唾沫星子直叫晦气。

那天我回到家里冷静下来想着徐年这小子这次碰了硬受了羞辱事情也就到此结束了吧,可惜对于这件事情似乎只有我这样想……

再次见到徐年时我刚从外面回家。按照约定这个人生中最长的假期家里老头什么都不会管我,他留下票子带着老婆旅游潇洒去了,整整三个月我就是把天捅个窟窿他也不会管我。那天断断续续的下着雨我也没有和李杰他们出去疯的兴致,窝在电脑前刷游戏,半午饿得实在是挨不住了就趁着雨歇去转角的便利店拎了些小吃和啤酒,回来时看见了蹲在我家门边的徐年。

我也不知道他是刚来还是早就在这里只是被我忽略了,他整个人湿淋淋的抱着膝盖头埋得很低,看着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虽说经过图书馆的事我看见这小子就蛋疼,但又觉得若是把他就这样留在门口被邻居看见了对我风评不好,纠结了一下还是叫了他一声。他抬头看着我,眼神晶亮,这一秒竟让我觉得我是他的全部。

无论之后有没有后悔那天我都把徐年领进了家,安排他去冲了个澡换上我为数不多的还干净着的衣服,他穿着明显宽松很多的衣服手足无措的坐在坐在沙发上。我其实也很尴尬却又不好发作就开了罐啤酒递给他,他愣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小口的喝着,经历这种事情瞒不了人的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不怎么喝酒,我们两个就无言对饮许久……

“就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我保证再不出现在你面前。”俗话说酒壮俗人胆,对徐年这类人物同样适用,几罐下肚酒劲上来了说话倒是比平时大声了也顺溜了,还简单直接的。

那时候才十七八的我虽说是个男人的外表可是心灵还真没那么坚强,徐年这一直接还真把我吓了个结实,那时郁闷得想看看这个鸟孩子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怎么还想着这档子事不放弃。

“小白……你是傻了吧?我是男人!不是女神……”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男的,我没傻!也没醉!没……”还没说完一头扎进了我的食物堆里……

我顿时不知道该不该拉他,不拉他,他毁了我的口粮;拉他……万一被他传染了怎么办?喜欢男人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病。我盯着徐年的后脑勺考虑了很久还是把他扛去了客房,这小子瘦的就剩一把骨头了,轻飘飘的,退学之前可没看出有这么瘦。

这天半夜里我是被活生生吓醒的,设想一下正大半夜的一个苍白的身影站在床边直勾勾的盯着你是什么感觉?我就是这样咋爱半梦半醒间被吓醒了,下意识的就抓着被子往床头靠,还开口问他“你想干嘛?”,话一出口才发现他妈的瞬间小媳妇爆了。

徐年还是呆呆不语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一阵忐忑,这孩子该不会梦游吧?

半响徐年慢慢开口了说没时间了要回去,两排清泪就顺着脸颊淌下。这下我可急了,我平时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哭,更何况徐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以前明明是不管班上男生在怎么欺负他、开他玩笑也不会哭的孩子,这也是我一直对他多少有点佩服他的地方,而现在他就这样站在我面前默默流泪,安静的仿佛这就是他原本的状态。

我承认那一秒我没有经住眼泪的蛊惑,竟起身到他面前伸手试着他脸颊上的泪,看着原本暗淡的眼神因为我这个无意识的动作变得充满神采心里竟生出一种扭曲的满足感。我前半个青春虽说并不平淡却也过于安分,此刻所有的叛逆因子在我心中沸腾起来,接下来的三个月我是循规蹈矩走下去还是彻底离经叛道一回?道德和欲望此刻在我心里交织扭打在一起。

“我也是个男人…三个月后我绝不烦你,就这三个月…”徐年突然抱住了我的腰,比我矮半个头的他缩在我的怀里语间微微颤抖。

这句话成了所有叛逆的引火线,我低头吻上那略显苍白的唇,火花在脑中炸开一发不可收拾……

“明天下午三点,我在东站坐车去旅行,想要这三个月就跟上来…”离开那还微凉的双唇,我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微微抖动的睫毛。

我不记得当晚是以怎样的心态吧徐年送出我家的,只是后来想起那个吻其实是很久以前就埋下的渴望了,只是当时无知便错过了。

第2章 2、两人的旅途

2、

我笃定哪天徐年一定会来,事实也是我独自旅行的计划就此打破了。十八岁那个人生最长的假期我本计划来次长途旅行,路上找个女生谈个可长可短的初恋,顺便结束十几年的童子生涯什么的…这下女生也不用找了,虽说性别有点偏差,但对于刚经过压抑期的我而言,真的很刺激…

坐在去往只在图片上看过的小镇的长途车上,我叼着不能点的烟、搂着不能当老婆的徐年,丝毫不在意陌生人的眼光,那时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幼稚的只想得到一个词——私奔。

私奔,带着一个不受祝福的伴侣躲到一个不需要祝福的地方。我承认我是自私的,甚至不曾想过徐年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他到底看上我什么,这些对于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愿意跟着我,并且我似乎不用付出什么,这就是人性的阴暗面。

当天到了民宿我就猴急的扔下行李吧徐年扑在了床上,因为我知道趁着这一秒勇气我不做或许下一秒我就会退缩了。徐年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做整个人僵直着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我此刻就像青春期第一次在家里翻出父母藏好的无标题录像带的孩子,亢奋又忐忑却还是会冒着被打死的危险看看录像带里的禁忌。

凭着平时看三流杂志多多少少有那么点的积累我先扒光了他的衣服,他神情窘迫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似的闭上眼睛,我摸着他光滑的背部和平坦的小腹皮肤手感还是那么好,突然想起以前班上开玩笑时我就一直很想做的事,于是我开始在他的小腹种一个个的草莓。可能是有点难受也可能是因为害怕和窘迫,他开始有点推拒我,我放弃种草莓一口咬上了他略偏白的唇。

“把眼睛睁开,不是淫荡到主动勾引男人吗?就清楚的看着自己怎么被占有吧。”我伸手撬开他因紧张紧闭的贝齿,搅弄着软软的舌头,带出一丝透明的津液。

他始终闪躲着我的视线隐忍着不发一语。

那晚我进入他时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却又急促的收住了,我看着身下紧咬下唇冷汗直流的他,看着我们交合之处带出的腥红,异常的嗜血亢奋,我沾了些身下的腥红把手指塞进他嘴里防止他继续虐待自己的下唇。

“贱人还真是奇特的生物,竟然和女人一样会落红。”

他突然伸手环住了我的肩膀,整个人贴我死死地让我清楚的感觉到他微微起立的旗帜,身下的血流的更多,他却只是贴着我的脸说。

“我不是女人,谭启辉,我喜欢你。”然后便再没放开手。

作为初夜对我而言这个夜晚有点失控我直到最后才把他弄哭,他一哭眼泪才浇熄了我心里肆掠的疯狂,作为性爱有点过于血腥。

第二天徐年开始发低烧,我去药店弄了些消炎和退烧的药,回来时他已经自觉的把自己弄干净了,还湿湿的头发软软的贴着线条美好的后颈,我伸手揉了一下他顺从的抬头迎合着,我一把把他搂在怀里嗅着民宿廉价洗发水的香味有点自我感觉良好的迷醉。

我们还真像一对私奔的恋人躲在这小小的民宿里温存,不谈过去也不说未来,只是挥霍着眼下的疯狂。

三天后我们开始探索这个小镇,徐年天还没亮就拉我来到一座人烟稀少的山里,山下是农民的果园我们爬上山顶刚好赶上了日出,看还不耀眼的火球挣扎着升起,真难以想象它可以令人无法直视的耀眼。

徐年说这座山当地叫做清凉山听说以前有老虎出没,我从后面搂着他使劲咬他的脖子威胁他。

“现在也有老虎,就是我!”还傻傻的发出呼呼声。

“那我岂不是该快跑下山去找武松?”徐年嗤嗤的笑了,我伸手挠他痒痒他往山下跑我一路追,嘴里大叫着……

“到嘴的兔子哪里跑?!”

跑到半山腰徐年突然停下来指着山下的溪流,说此处靠山面水是阴宅的风水宝地,我看着这里风景确实不错,和我们上来的方向不同少了份人气多了丝清净,却觉得过于清凉透着丝丝的悲哀,人生在世本就不易走了还带着哀凉也过于消极了。

“嗯,好看是好看,可我更喜欢我们上来的那边。”

“咦?!为什么?”徐年可能没想到我会和他搭话有点小兴奋的样子。

“那里看得到日出啊,而且好找路。”

“但……”

没等他说完,我不想继续寻阴宅这种晦气的话题,拉他朝小溪去了。

在城里可见不到这种清澈见底的水体。

偏僻的小镇并没有图片上的美丽,虽说民风还没被旅游这种奇特的商品经济污染,但也正因如此略显冷清。我并不是性子冷清的人竟在这个小镇和徐年过上了登山、看海、滚床单的单节奏生活。不像热恋的情侣,我和徐年更像是退休的老夫老妻没有什么沟通、没有什么热情,一切自然的诡异。我们住的民宿是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寡妇开的,每天都有各种客人来来往往。自从第一夜要了徐年后我就一直变着法想把他养胖,毕竟徐年那样有点过于骨感的身体会让我有很大的心理障碍,然而这些心理障碍却又在我一次次强硬的把他弄哭后找到了平衡点,这样的心理似乎有点变态但事实就是如此。

说实话那时我心里很难受,焦躁不安又理不出在不安什么,我不好过所以也不想让徐年好过,毕竟我大好的假期是被他打乱的。所以在那些疯狂的日子里每当夜幕降临时我就忍不住的变着法子用粗鲁的动作、恶毒的语言,一刀一刀强硬的渴望在徐年的心理刻下印记。

后来几天徐年很嗜睡不爱动,想着大概是被我折腾厉害了难受我也难得理他,每天独自进行计划中的旅行。小镇不大,不到半个月我连山里都走遍了,这天在集市闲逛了下想着该是到下一个地方去了,我破天荒的提前回到了民宿。刚踏进大门正听见老板和来帮工的人正在谈论我和徐年,闭塞的地方对于同性恋的态度自然不会好,两人说的很难听。我黑着脸咳了一声,老板听到后马上闭了嘴陪着笑脸。我心中窝火也不好发作径直回房却正巧看见徐年趴在洗漱台上吐得昏天黑地的,竟然连我进门了都没有发现。

我就这样站在他身后呆呆的看着他脑袋里一片空白,我本就是世俗透了的人,按家里人的说法就是捡了老头的奸商德行,这样的我自然不可能真不在乎世俗的舆论和眼光这种关乎自身利益的事。现在大概是最初背德的那份刺激感已经消退了,我开始后悔答应徐年这个荒诞的要求。

徐年狼狈的吐完就从兜里掏出一个药瓶一把一把的往嘴里塞药,我当时惊住了,他从来没有给我说过他生病了……

他怎么了、他吃的什么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瞒着我什么。

“你在吃什么药?”我听见自己怀疑的语气。

徐年猛地回头看见我就急忙把药瓶往兜里揣,我几步上前把药瓶抢过来一看却只是个白瓶子标签什么的已经被撕掉了,我死死地捏着瓶子愤怒的盯着眼前手足无措的徐年。

“我没事的,这只是普通的维生素…真的…”他低着头闪躲我的视线。

我积蓄这么久的怒火瞬间全被点燃了,他以为我傻了吗?会相信他这么拙劣的谎言。那一秒我真心觉得我就是一个傻逼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把瓶子往台子上一拍我马上转身回房收拾行李,现在事情的诡异程度完全不在我的接受范围内,已经不收我控制的事情我必须马上结束它。

“你去哪里?”徐年跟出来看见正在收拾的我脸色苍白。

“再问你一次你生什么病了?”我回头瞪着他。

“……”他咬着下唇沉默不语。

“我现在就回去!去医院做检查,谁知道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病,操!”我开口尽是伤人的话,但是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我本来就是个阴谋论者更何况事情已经诡异至此。

“谭启辉…我不会害你的,真的,相信我…”徐年扯着我的衣角。

我扯开他的手。

“徐年,你现在就是在害我。”

第3章 3、他生病了

3、

丢下愣在旅馆的徐年我独自搭车回到了家里倒头就睡,第二天清早我把兜里掏出来的地图撕了个粉碎,上面标记着这个假期我原本计划好的旅行线路,现在已经没心情去了。打开近半个月没有开机的手机只有几条李杰发的信息,果然,如果没有家里老头我就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人知道。李杰发来的消息一是分数下来了学校放榜问我是亲自去看还是自己在网上查;二是我进了前五十让我去班主任那里拿奖金,我一看领奖金的时间正是今天。洗脸时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心里空空的,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不可逆转。

收拾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一趟学校,毕竟以后回去的机会也不多了。毕业季,过了放榜日的学校人并不多,那红的刺眼的榜单贴在泛灰的旧墙上显得格外的冷清,我上前看了看第一名赫然是徐年。我突然觉得很唐突,徐年明明已经没有在我们学校读书了,现在有了成绩也还的算是学校的。就像老头把我弄到乡下去考试不过是为了那两个臭分……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么多拿不上台面却贴得上墙面的事,所谓的公平竞争前提是必须是在同个阶层上才成立的,其中可操作太多。比起我和徐年的事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些事更可笑,说到底也不过都是为一己之私谜万人之眼。

踏进办公室的门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班主任而是正和班主任还有李杰聊得正欢的徐年,他剪了头发现在是短短的寸头,牛仔裤、T恤衫,脸上还挂着笑容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弥漫着阳光的味道,这才是我熟识的那个退学之前的他。我瞬间有种妒忌的感觉,似乎是觉得被他吸走了精力的窝火。我本以为他会等在小镇或是一蹶不振,至少会躲起来避免见我。我本以为……他会很难过。

李杰最先发现我的出现迎上来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注意,此时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徐年身上。徐年看到我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像是看到了一个可怕的鬼魅瞬间就失去了开始的神采。看来我错了,他不是不想躲避我而是想着我会躲避他。徐年支支吾吾的说家里还有事一趟从办公室离开了,不可避免的与占着主通道的我擦肩,我闻到了淡淡的药水味——医院的味道。

李杰推了推我问我这几天是不是玩疯了整个人看着精神萎靡的,我这才把神从那股药水味中抽回来。想了半天不知道真么措辞就摇了摇头没正面回答李杰,上前领了红包准备走人。这时班主任却拉住了我,硬说这次我们班考得不错,晚上他请客吃饭我无论如何得去,我早就听到了风声如果这次我们班的成绩好班主任就会跳槽到这里最牛逼的高中去。我知道徐年作为年级第一一定会被拉去,开口准备拒绝却想着为什么要因为徐年影响我,这样完全不是原本的我,犹豫了一秒还是答应了。

出了办公室李杰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打球,我拒绝了。他一脸的疑惑说我今天跟吃了炸药似的是不是和徐年在吵架,我没理他转身就走。

“诶!哥们,我开玩笑的,你干什么去啊?”

“体检!”

我丢下一头雾水的李杰走了,取出红包里的钱还真的排了一个下午的队做了个全身体检,我也知道没这么做的必要,这与我信不信徐年无关,我心里清楚徐年对我无害。只是单纯的觉得心里怪怪的,从未有过的迷茫。

当天晚上的饭局我去了,看着一波波认识不认识的人轮着给坐在我正对面的班主任敬酒,无论谁来这个闷骚的老男人都会拉着旁边的徐年亮亮脸,偶尔遇到看上去不小的人物徐年也的跟着一杯杯的喝,整一副老妈妈拉着头牌陪酒的样子。徐年的旁边坐着一个少女,我之前和班主任去作家访时见过,是徐年的妹妹。每次徐年跟着喝酒她就一脸的不高兴,看着我的眼神也很奇怪,脸色一青一白的。我心里一怔,这丫头八成是知道我和徐年的事,想到这里心里竟有些惊慌,我与徐年的事始终还是见不得光的。

这顿饭吃的我食不知味的,酒倒是喝了不少。饭局结束人却越发清醒,看着同学们一波波的散了,班主任喝高了开始冒胡话他老婆急忙给叫了辆车拖着他扬长而去,李杰抓住机会送班花回家屁颠颠的走了。我和徐年兄妹给落到了最后面,徐年家不远,他一出饭店就蹲在路边吐得狼狈兮兮的,她妹妹拿着一瓶水静静地站着看着他。之前在我家喝那点都能倒徐年此时定是醉了,果然吐完整个人就倒了,被他妹妹一把架住。

“呆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小丫头也不客气直接就对着我喊好像我该做的,我也不好拒绝人家一个女孩子只好认命背着一点不安分的徐年往不远处的他家走。

“你哥病了?”虽然对我不重要我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

“他这个都给你说了?!”小丫头语气有点疑惑,皱着眉头好像不太高兴。

“他没说,我撞见他吃药了。”

“……”小丫头没搭话。

“……”

“他生什么病了?”我还是继续问了。

“很严重的病,他喜欢男人,你说严不严重?”小丫头狠狠地削了我一眼。

我被这一句若有所指的话堵住了一时竟不知怎么回应这个问题,对,喜欢上同为男人的我这样的徐年在常人眼里只怕已是病入膏肓了,而跟着他闹腾了这么久的我呢?突然被徐年的妹妹叫了一声,我抬头,徐年家到了。徐年的妹妹按了门铃屋里出来一个与徐年眉目相似看上去四十来岁却已经两鬓斑白的男人,男人抬头瞟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架着醉醺醺的徐年进去了。

“谭启辉……如果你真对我哥没一点兴趣求你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了,他现在玩不起感情游戏。”徐年的妹妹丢下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也皱着眉头进去了,我愣在原地无言以对,现在提这些还有什么用?能招惹不能招惹都是徐年先招惹了我,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我在夜色中的城市街道游荡,徐年家离我家不远,路程却也足够让我醒醒酒,凉风吹着我烫烫的脸白天喧闹的街道此刻竟是这种萧条破败的模样。回到空空的房子我突然开始想我家那对唠叨的老头老太太了,也没在意时间拿起电话就给老头拨过去,电话很快就接了,这两位竟然已经到与这里有两个小时时差的祖国最西北了,现在正吃夜宵。我想着那地方这两年不大太平开口让他们注意安全,老头竟开口就咬定我一定是想妈了,还说既然孩子想妈了他们这几天就回来,甚至不给我一点开口反驳的机会。

老头从来不会给他可怜的孩子一点反悔的机会,这次当然也一样,渣着无聊的网游到天明才入睡的我下午就被老娘抓起来收拾旅游纪念品了。看着说回来就回来的这两口子我手足无措的站在客厅里,现在我心里还很乱弄不清楚状况……

“呆愣这干嘛?傻了?快去把自己收拾能见人了,晚上出去吃饭。”老头发令我不得不从。

当晚的饭局让我觉得老头回来根本是早预谋好的,说是吃饭其实就是相亲会,对方叫苏沐沐父亲是个搞质检的也是父母都来了,女孩比我小几个月看着挺灵俏的人也开朗。按老头的说法这女孩一直在外面读书高考才回来,这次考得不错预计也会上他帮我看上的那个学校,让我们互相照顾着。

苏沐沐一看就是心气过高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接了句XX地方的教育那是这里能比的,我顿时哭笑不得,她是在炫耀自己读了全国出名的高中还考了个二线学校,还是在炫耀自己有个可以帮她在起跑上就压死很多寒门学子的爸?

“其实我想先去学校那边看看,旅游加适应环境。”我开口说出了我突然的想法,其实只是一个离开这个城市的念头,离开了一切就可以逃避个一干二净,剩下的许许交给时间处理定不会出问题。

谁知道苏沐沐听了两眼放光立马表示她也是这样想的,两家人一拍即合当场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三天后我莫名其妙的就和苏沐沐以恋人的身份来到了那个完全陌生的大都市,在那个寸土寸金的都市老头竟在市中心买了套房子,自然是我和苏沐沐住了进去,其实房子离学校很远,如果不是弄到了驾照等开了学为了方便还是得住校。

第4章 4、婚礼、丧礼

4、

大都市的魔力慢慢显现在我的面前,我开始一点点融入他靡绯的血脉难以自拔,和看似清纯的“女友”日日出入夜场酒吧已经成了习惯,不似家乡的夜那里的夜更似天明,一个月不到,在一个寻常的醉酒夜晚我和苏沐沐发生了关系。

女人的身体构造真的很神奇,软软的香香的,苏沐沐是第一次,比起徐年却是少了一分窘迫多了一分羞涩说实话比徐年好上手多了,落红的颜色却是一致的,毕竟不论什么样的人血都是那么些元素组成的,同为占有,男人和女人到底有什么分别。

那晚过后我和苏沐沐的关系迅速升温,离开学一个星期,家里办好了订婚宴席,我和她飞回去闪定婚了。家里老头和苏沐沐的父亲都是人脉广的人,这婚定得自然铺张,宴席敬酒时我看到了徐年和他的家人,老头殷勤的介绍着那是徐行长和他的儿子、老婆、女儿……

我和徐年相视无言,在场谁能想到一个半月前的此时我和他还在同一张床上纠缠着,如果按照三个月的约定此时我还是应该在他身边的,而此时我却已经牵着认识才一个月的女孩定婚了“谭启辉,你是个坏人。”我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微笑着向这一桌人敬了酒,牵着我的新娘离开……

第二天一早我和苏沐沐就赶早班飞机回学校了,回到大都市的怀抱就像流氓进了窑子满脑子都是怎么玩有意思,于是这学期书也没读清楚倒是什么都玩够了。出于好奇男孩也沾过几个都是学校里艺术系的,最后结束时有潇洒的也有纠缠的,却都不似徐年般令我手足无措。

苏沐沐和我正印证了没有基础的感情容易散的道理,没到半个学期她就和我上一个刚掰清楚的艺术系搞画画的少年去海边了,他们回来后我正式搬出了市中心的房子,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单间。

暑假我回到家里,上飞机前给徐年发了个信息,他果然来接机了,陪我打车回家一路没说一句话,最后也只是说我能在今天回来他很高兴,我摸摸他柔柔的头发想着他头发长得真快,看着他尴尬的躲开这一秒异常的心安。

当天夜里睡不着跑到院子里抽烟被老头抓个现行,却没有被老头骂。

“苏沐沐的事对不起。”我开口。

“这个你喜欢就好不必和我对不起。”

“我是说那房子……”

“那房子本来也是要给他爸的功劳费,现在你还玩了他闺女,好样的,我们赚了。”老头也点上烟。

我心里闷闷的,感觉像是明明是嫖客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嫖了一样。

“晦气,早知道你和沐沐订婚前应该弄个火盆什么的给你跨跨的。”老头点上第二根烟,我不解的看着他。

“徐行长家的那孩子是叫徐年吧?其实我年轻时到处倒货的时候也玩过男孩子,说实话比起女人男的安全多了,刺激不用认真又不用担心怀孕什么的还挺有成就感。不过徐行长家那个孩子还真是晦气明明是绝症了还来纠缠你,你也很苦恼吧?”老头没心没肺的吐槽着,好像他的儿子才是被糟蹋了的那个。

我脑袋里嗡嗡的直响,不是因为老头知道了我和徐年的事,就算没有徐年,学校里那些荒唐事老头定是已经知道了的,他既然默许就代表他不觉得是个事。

令我混乱的是那个词“绝症”。

“他……什么病?”我听到自己略颤抖的声音,这还是第一次。

“呵呵,放心,不是艾滋,不传染的。好像是脑癌什么的,能拖这么久简直是奇迹,今天还是明天来着手术吧……”

后来老头说了些什么我完全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各种混乱的画面,心中想冲出去的冲动阵阵加强着。直到老头拍了我一掌说手机响了我才回过神来,信息来自很久没有联系的李杰……

“虽然徐年不让告诉你……明天他白喜,你来不来?”

我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原来他在小镇时一直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原来他吞的药里大半是止痛片,原来他长得那么快的不是真头发化疗是会秃头的,原来今天车上那番话竟是这是最后一面的意思,原来当日他只与我要三个月是他只要的起的全部…

我回过神来已是泪流满面…

“处过难免会有感情,孩子不要太认真了。”老头捡起手机看了内容,拍着我的背,此刻作为灵魂的徐年对他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他才会如此淡定吧。

第二天我一袭黑衣和老头一起去了徐年的白喜,看着照片里徐年灿烂的笑容我突然觉得很悲哀,当初他来了我的红喜他定是不愿意的而此刻我来了他的白喜他却也定是不愿意的。李杰在家属位扶着已经哭脱力了的徐年的妹妹,徐行长和他老婆红着眼默默地白发人送黑发人想必泪已哭干。我在徐年灵前久跪不起,即便到此刻隔着阴阳我还是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若能像当初只是默默对视…

徐年的妹妹看到我一直跪着情绪有些激动,李杰把我拖出了灵堂。

“你什么时候和徐年的妹妹在一起了?”不等他质问,我先开口。

“……同学会后不久,他爸办离休最后的贷款案子就是我爸投资你爸公司扩大生产,你不知道?”李杰惊讶。

我也惊讶了,徐“行长”我爸公司扩张……所以其实同苏沐沐一样我和徐年的胡来也是因为利益被默许的?生活里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抑或都是真假难辨的,若老头不是提前就知道徐年得了脑癌,若不是徐年老爸手里掐着老头的案子,或许这一切都是两家长辈达成的默契?就像与苏沐沐的同居……

这个世界无论是竞争、前途乃至感情,每一份都得勾兑多少酒精多少cash?

我曾遇见了纯洁的感情,在人生最美好的时间,现在那些错过的是心里一个顿号,没有结局,却生生把记忆定格裂痕难以弥合……

我问李杰徐年的墓地选在什么地方,李杰说昨天下午手术前徐年说了很奇怪的话,他说“老虎说如果兔子死了就把兔子埋在清凉山的南边,那里可以看见日出,那里老虎找得到路……”所以徐年的父母决定按照徐年自己的意思把他埋在徐行长老家清凉山的南边。

我才知道,原来我和徐年那半个月呆的地方竟是徐年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第5章 5、尾声

5、

现在的我从学校平稳的毕业回家接手了老头的生意,偶尔会去清凉山看日出,徐年的妹妹和李杰分分合合几次最后真的结婚了,而我回家前也把刚为不知道是第几个艺术系男生流产养在市中心那套房子里不敢出门的苏沐沐带了回来,因为老头刚接到消息苏沐沐的老爹升正处了。

后话的后话太多,而此时的我也只是突然想起了那个习惯性咬着下唇隐忍的清逸少年,只念流年,莫谈青春,他是我此生最后遇到的纯白,只是当时年少看不懂没有浮华掩饰赤裸裸的感情。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