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ềm không được thì cứng – Ái Dực

Tên gốc: Nhuyễn đích bất hành lai ngạnh đích

软的不行来硬的 by 爱翼

(架空穿越兽人)

文案:

孙米不小心掉入异世,被兽人小攻抢回家生包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孙米雷尔杰 ┃ 配角:修 ┃ 其它:兽人,部落,耽美

锲子

“快看!是孙米哎!”“恩恩!”“没想到他还敢来公司呢!”只见两位穿着得体的公司女职员正微侧着身子与对方窃窃私语,全不知她们所议论的内容全被当事人所听到。而不远处她们所议论的对象此时正低着头,慢慢的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孙米手扶着椅背静静地坐了下去,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桌上,随之不禁失了力般趴在了桌上。没想到不到一会,“孙米,你这个笨蛋!给我滚到办公室来!”办公室内传来了主任愤怒的大吼!知道自己这次犯了大错,孙米带着一丝冷笑亦或是自嘲般缓缓地站起身向办公室走去。轻轻敲开门,孙米走到了主任的办公桌前,抬头看见主任正瞪着他那双不大的绿豆眼睛死死盯着自己,不由得又低下了头。“看看你干的好事!昨天怎么说的?你不是说能顺利完成这个case吗?我们信任你,让你全权负责,现在呢?人家来电话了,说你违背了原先说好的条件,还把人家上司给打伤了······”“主任······这······不是······”“不要说了!收拾收拾滚吧,你被解雇了!”不等孙米解释,主任就打断他的解释,“主任,主任······”被怒气所充斥的主任不再听孙米的一句解释,“滚出去!”孙米低三下四的解释着,主任却全不领情仍是将孙米赶了出去。

孙米沉默着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伸出手抚摸着桌面,流连着这张陪了自己两年的办公桌,对身旁的窃窃私语漠不关心,转身去了人事部,等到结算工资一系列流程下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拿着人事部给的纸壳箱,孙米再次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自己不大却物品琳琅满目的桌面,孙米苦笑着,将物品一一拾起装进纸壳箱,将自己的办公桌收拾干净后,孙米抱起纸壳箱,走出了自己工作了两年的公司。

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孙米想到昨天发生的事。“韩总,你好!”望见华海公司的老总的到来,孙米站起身,友好的向韩总伸出右手,韩总没有多说,只说了一句你好,握手言罢,便开始商谈会议。会议结束后,对方公司便邀请自己去共进晚餐,没想到却是羊入狼口,对方根本没安好心,趁着自己去卫生间的时间,竟在自己的杯里下了迷药,自己毫无所知为显豪气,一饮而尽!结果可想而知,等到药效发作时自己顿然倒地,在听他们的对话后,自己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打了韩总一拳,踉踉跄跄的走出了这间令自己作呕的房间。没想到第二天对方竟恶人先告状,虽然自己早知道在打了对方老总后今天自己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没想到,竟然被解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孙米没注意到后方疾驰而来的汽车,待到察觉时却已来不及躲避。“呲······”汽车骤然停止,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随之被撞飞的孙米落在了几米远外,发出‘嘭’的一声。

第一章初入异世

“呃······嗯······”随着断断续续的□声,孙米慢悠悠的从昏迷中醒来,“啊!好痛······”孙米刚一动胳膊,便痛得浑身发抖,“我······我还······活着?”孙米内心想着,想要睁开双眼,双眼却似被紧紧压住般睁不开。过了一会,孙米感觉不似方才那样痛,便试着抬起一只胳膊,吃力的,将手放到额头上,缓缓睁开双眼。但当他彻底看清周围环境时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这!这不是医院,这是哪?眼前的一切都显得不可思议,孙米忍不住用手揉了揉双眼,再放下,眼前还是与方才一样。

天!天上飞的是什么?是鸟吗?是吧!远处,那慢悠悠的吃着绿色植物的庞然大物是什么 ?还有······“唦······唦·······”“什么声音?”“呃!啊······!”当孙米听见异动,将视线转回时不禁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孙米的眼前,赫然是半人高,几米长的白色巨虫。整个头部只有一张大嘴,牙齿如锯齿般分布着,看起来锋利无比,绿色的液体不断从巨虫的口中顺着嘴角低落,散发着恶心人的气味。白色的躯体蠕动着,如同苍蝇的幼崽蛆虫般,看的孙米浑身上下止不住的起着鸡皮疙瘩。

转身逃开这里,不想,那巨虫紧追不舍,见孙米转身逃跑,它也发动了攻击,“救命啊!救命!”孙米跑的并不顺利,原先的身体疼痛,再加上这厚重浓密的半人多高的草类植物,虽说在地球上某些地方如果水资源丰富,杂草长到半人多高也不足为奇,但是孙米周围的这些草,虽说与地球的草无异,但是却比地球上的草硬上许多,特别是一些边缘带锯齿状似的绒毛杂草。,不一会,脸上,手上,便布满了划伤,身上得体的西服也被刮损的破破烂烂。与此同时,正在不远处狩猎的一众“怪兽”,也在听见孙米的第一声求救声后,放下眼前的猎物,向着发出求救的孙米的方向疾驰而来。

孙米费力的呼吸着,冷汗因着恐惧与疼痛疲惫,不住的顺着脸颊淌下,心脏似乎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的攥着。忍不住回头看看,却因为这一停顿,孙米便被紧追不舍的巨虫追赶上,巨虫蠕动着抬起上半身,悚人的巨口大张着向孙米咬来,“完了,死定了!”孙米心中暗想着,不禁绝望的闭上了眼,等待着巨虫将自己撕裂。“吼~~”随着一声兽吼,孙米睁开了眼睛,只见眼前,一头三米高的个头身长五米的“怪兽”正飞扑而来,而后死死地咬住巨虫的头颅,陆续的,几只相似的“怪兽”也加入了战斗。那几头“怪兽”伸出尖利的指甲,刺入巨虫的躯体,疯狂的撕咬着巨虫,巨虫的伤口处,白色的□流出,染脏了“怪兽”本身光泽的皮毛。不一会,巨虫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想来是已死绝了。

孙米此时的心情可并没有因为巨虫的死而稍微放松,他在心里泪奔啊!想到自己虽避免了巨虫的吞食,却避免不了被这些怪兽所瓜分啊!孙米一步步向后退着,想要远离这些怪兽,不想那第一个到来死死咬住巨虫的头部的那个怪兽注意到孙米的动静,向着孙米走来,孙米看到那个怪兽向他走来,心中的弦再次绷紧,加上身体的疲惫,不禁昏死过去。

第二章成为部落一员

“嗯——”孙米发出一丝声音,“你醒了?太好了!你等等,我马上叫祭祀来。”说着便转身离去,孙米恍惚中看见一个清秀的面庞在自己的眼前,隐约中听见那位陌生人说着什么祭祀······“祭祀?什么意思?不是应该是医生吗?”疑惑着孙米睁开了双眼,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一个昏暗的石洞,而自己正躺在一张石床上,床上铺了一层兽皮,身上也盖了层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兽皮,硬硬的毛刺得自己的皮肤出现了许多鲜红的小坑,一阵阵的刺痛传来,孙米忍不住坐起身。打量着周围,除了距离石床一米远的一个正在烧着热水的看不出什么材料的锅外,只有洞口靠里两米处放着一些杂物,而洞口也是挂着一张兽皮,全当做帘子使用,除此之外整个石洞看起来空空荡荡,别无他物。

“这是哪?”孙米暗想着,“我没有被怪兽吃掉吗?是谁救了我?是刚刚那个清秀的男人吗?不可能吧?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那么多怪兽?······”一个个疑问浮现于孙米的脑海,想着就要起身下床,熟知刚把右腿放下地,刚刚那位清秀的男人久掀帘而入,对着孙米喊道“你怎么下床了,好好躺着,你的伤还没好······”

孙米冷丁的被那清秀男人一吓,就又收回右腿,躺回床上,硬硬的兽毛再次接触到孙米因长年坐在办公桌前不见阳光而白皙的皮肤,孙米忍不住“啊”了一声。“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伤口了?”清秀男人走到石床前问道,而后清秀男人转身向身后焦急的说道:“祭祀,你快帮忙看看,严不严重?”孙米这时才注意到清秀男人的背后正跟着两个人,而清秀男人正对其中以为年老者说话,孙米侧过身,仔细的观察着这三人,这是孙米才注意到这三人都有一米九的个头,那清秀男人更是高上其他两人少许,清秀男人留了一头灰色长发,小麦色的皮肤,身材比例匀称,一双狐狸眼此时这透漏着焦急的神情,倒显得别有一番风味,而后面的两位虽说比这清秀男子矮上少许,但也比孙米高上许多,他们都如同清秀男人一样,留着长发,但颜色却是不同,祭祀与另外一人都是蓝色头发,褐色的眼瞳深嵌在眼球上,显得炯炯有神。

就在孙米仔细观察这三人时,那被清秀男子所称呼为祭祀的人已走到孙米跟前,伸出手,摸了摸孙米的额头,接着又抬起孙米的胳膊看了看说道:“已经没事了,这些小坑可能是因为他的皮肤太嫩,被兽毛刺破的,吃两幅药就没事了,不过应该多休息一阵子了······”说着放下孙米的手,继而有对着孙米说:“孩子,你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独自在那么危险的森林里出现?你的家人呢?”“家人?”+孙米呢喃着“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去世了——”孙米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自己家人已经去世的事实,心中想着自己那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自小就对自己充满了希望,家里虽只有自己一个孩子,但不管田里怎么忙,也从不让自己帮忙,只想着让自己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好大学,毕业后找到好工作,不用在像他们一样,天天与大地为伍,一年辛苦到头也挣不到多少钱。自己当时年幼,不懂得父母的良苦用心,天天违背他们意愿,偷偷的跑到田间玩耍。

不知不觉中,竟也学会如何耕种,除苗与收割,原本自己幻想着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直到自己考上大学的那天,不想这样的日子,在自己十八岁那年被那场疾驰而来的泥石流所打破,当时正值暑期,自己便去远方的亲属家串门,没想到那次的告别却是最后一次,父母的噩耗传来时,自己正与表兄玩耍,听到这一消息,自己以为是亲属在于自己开玩笑,但是亲属那焦急的神情,又似夹杂着怜悯的表情,让自己不由得拔腿跑向车站,买了一张最快的车票,回到了家。

当看到那片狼藉,哀哭声不断传入耳朵的时候,泪涌出了眼眶,“爸——妈——”踉跄着,自己奔跑到自己家的所在地,一路上片片狼藉,哀声不断,如同他处一样,往昔鸡犬相闻的村落此时也成了一片废区,幸存下来的人正在自己家挖着,似是在寻找着亲人的躯体。自己的泪不住的滑落,也加入了挖掘的行列,终于在随后赶来的亲属的帮助下,挖出了父母早已冰冷的躯体,看着陈列在自己眼前的尸体,自己不愿相信,却毫无办法,放下男子汉的尊严,趴在父母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而此时的三人却是以为孙米的亲人因为在森林里,被怪兽袭击才会去世,孙米是幸存下来的,殊不知孙米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祭祀忍不住抬手拍了拍孙米的肩膀,轻声说道:“孩子,不要伤心了,如果你不嫌弃,以后你就在这里生活吧,我们会像家人一样对你的······”听见祭祀的劝说,感受到祭祀手掌与自己的的肩接触而传来的温热感觉,孙米忍不住点点头应了声“嗯!”

第三章被雷到

自从孙米答应了祭祀,呆在这个不大的部落里,已经有一个星期。这一星期,孙米几乎全是在石洞中度过,只因祭祀当时说应该多休息休息,孙米在这一期间可为过着牢笼般的生活,那清秀男子一直寸步不离的照顾他,这不让干,那不让干,只好每天呆在床上,真正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整日无所事事的他只好拉着那清秀男子说话,知道了那清秀男子名叫修,是一名雌性。孙米当时就疑惑,怎么好好的男子却要叫雌性呢?便将疑惑问了出来:“什么雌性?雌性不是对能够生养的女性称呼吗?怎么男子叫雌性?”那只这一番疑惑也将修弄得疑惑不已,追着问孙米,什么是女性,什么是男性······紧接着修的一句话更是将孙米雷到了:“我们就能生孩子啊?”孙米被惊得目瞪口呆,“什么?你说你能生孩子?你不是男的吗?”“有什么不对吗?一直是我们雌性生孩子啊?女人是什么?我这没有女人啊?”修疑惑着回答孙米,怎么也想不明白女人是什么东西。

孙米只好向修解释道:“女人就是能生孩子的人,胸鼓鼓的,而且皮肤细腻柔软······而男人就像我们一样,但不会生孩子。”修懵懂着,继而向孙米解释着据他自己所知并没有哪个部落是有像孙米所说的女人,雌性都像自己一样,并没有听说有哪个雌性是胸前鼓鼓的,心中不住的暗想孙米真可怜,他的部落里的雌性居然都得了怪病,导致他连雌性真正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而此时孙米突然像恍然大悟般猛抓住修的手问道:“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现在是什么时候?”修瞪着那双狐狸眼疑惑着向孙米说道:“咱们这部落叫狮鹫,还有时候是什么?也是地名吗?”孙米望着修疑惑的双眼,再开口问道:“修,你知道地球吗?”“地球?什么东西?没有部落叫这个名字啊?”孙米听后彻底呆住了,他明白了,为什么刚刚醒来就见到那么与众不同的怪兽,植物那么大,又那么硬,被一只巨虫追赶,甚至被怪兽·······因为这里根本就不是地球!等等,说到怪兽,孙米才想起,是谁救了自己?那怪兽那么多又那么巨大,谁这么厉害?为什么没人来看自己?这段时间只有修照顾自己,难道是修救了自己?他自己一人怎么能解决那么一众怪兽?肯定不是他,那为什么没人来看自己?

孙米忙向修问道:“修你知道是谁救了我吗?怎么从来没有露面?”

听到孙米的提问,修微笑着向孙米解释道“部落里的雄性每月都要在外狩猎,每次都要十天半拉月,打足够的猎物来供养部落里的雌性与孩子,”孙米点点头,表示了解,心中想着面前的修是雌性,相当于女人,那雄性肯定像男人一样,是不能生孩子的人,只是不知道雄性长什么样子。修又接着说道:“这次雄性们为了救被角虫追击的你,”“角虫?”孙米忍不住插嘴,“角虫是什么?”“角虫就是那天追你的,白色的长得很恶心,蠕动着爬行的,头部只有一张嘴的巨虫。”修解释道,孙米不禁疑惑“可是后来角虫被一帮怪兽杀死,我又被怪兽攻击,怎么雄性是从角虫那救得我?”“可是救你回来的雄性们说是听见你再喊救命才向发出求救声的地方奔去,到场时看见你差点被角虫咬到,雷尔杰连忙扑上去咬住了角虫的头,好险的,要知道角虫的唾液是有毒的。”“等等!你说当雄性到场时我差点被角虫咬到?可是我明明记得那时是一群怪兽扑上去咬住角虫的头部······”“怪兽?你说的怪兽长什么样子?”修疑惑着问道,因为他并未听雄性说遇到怪兽啊?“就是身高三米多,头部有蓬松的毛,身长大概有,呃——四米多吧,然后身子上长着半寸长的毛,对了,每个怪兽身上都长了一对一翅膀······”听到这,修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怪兽?他们有那么可怕吗?小米,你说的怪兽啊,就是救你回来的雄性们哦!他们这次为了救你放弃了守着好久的猎物,还得重新狩猎,就又出去了,不过过两天就会回来的,这样你就可以看到他们了。”孙米彻底雷的说不出话来了,按照修的说法,怪兽等于雄性?天啊!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样的世界啊······

第四章第二次见到雷尔杰

话说,孙米被雷到后,几乎整天躺在床上,期间虽说有雌性想来看看孙米,但都被修以应多该休息而婉言谢绝了。同时,孙米也知道了一个不争的事实,自己被当成雌性了!“雌性?开什么玩笑?”孙米暗想,自己一个地球人,向来是让女人为自己生孩子,怎么到这就要沦为生孩子的了?再说自己又不喜欢男人,看来只有自己在这异世孤身一辈子了,想到,调入异世的原因,自己更是恨得牙痒痒,该死的死变态,居然喜欢搞男人,原来当日孙米与韩总一行人到饭店用餐,对方韩总认为孙米秀气可餐,便要人在他的酒里下药,好□孙米,熟知药效发作后,孙米竟还保持神智,自大的他们就毫无顾忌的说出了自己的计谋,孙米听后,愤起打了韩总一拳,转身逃离了饭店,也算韩总倒霉,赔了夫人又折兵,又不敢大声张扬,只好给孙米工作的公司施加压力,迫使孙米被主任解雇,想来又不解恨,于是就雇人假装酒醉开车撞死孙米,却不料在被撞落地后竟突然消失,开车造事的司机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禁吓得浑身发抖,以为出了什么灵异事件,警察来后便将韩总如何计谋□不成便企图撞死人的事全都一丝不漏的抖搂出来,不久后,韩总因证据确凿,被捕入狱,判以无期徒刑,没收一切财产因被害人孙米父母已经去世,便将遗款给了孙米的亲属。当然这所有的一切孙米都不知晓,当日打了人后孙米只以为韩总向公司施压,没想到竟雇人杀害自己。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自打掉入异世,所有的一切,都已与他无关。好不容易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修终于同意让孙米出外到处走走,呼吸下新鲜的空气——

孙米脚步轻快的走出了这个“囚禁”了他一星期的石洞,刚一掀开兽皮帘子,夏日里独有的刺眼的光线射进孙米的眼睛,多日呆在昏暗的石洞,眼睛已习惯那微弱的光线,冷丁的明亮的光线刺入眼球,瞳孔急剧的收缩,孙米不禁用手遮住眼睛,就算是这样,孙米感觉眼球在一鼓一鼓的胀痛着,忍不住发出“嗯”的一声。紧跟其后的修连忙跑到孙米的身前替他挡住少许的阳光,孙米默默地注视着修的行为,心中感到万分的温暖,想到自从父母去世以后,亲属们虽说多少帮助自己一点,但是每次见面时冷漠的态度还是令自己心寒不已,再后来,考上了大学,虽实现了父母的愿望,但校园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各种攀比,嘲弄自己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再后来,参加了工作,在公司里当一名小小的白领,却不想,自己俊美的外表,竟惹来他人的窥视。

而此时眼前修在自己掉入这个陌生的世界后,悉心照顾自己,见自己因太阳光太强刺眼而挡在自己身前,这无私的奉献,这细微的动作,怎能叫自己不感动?孙米此时在心中下定决心,即使一辈子只能孤家寡人的过完一生,但是如果能够保持这份友谊,就算呆在这个陌生的,处处隐含着危险的世界,又有何不可?想罢,放下眼前的手,笑着对修说了声“谢谢,我们走吧,今天,我可要好好逛逛咱们的部落!这几天闷死我了。”说着不等修反应过来,拉着修向外奔去——

当时得自己是昏着来到这个部落,此时自己已下定决心在这个部落生活下去,便打算细细欣赏下部落的景色。整个部落处在山谷处,四周都被连绵的山所包围,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山上有很多的石洞,孙米暗想那些洞应该就是部落里人的居住所了,也许是有人经常活动的缘故,此处的树木的高大的植物很少,只有零星的几颗孤零零地守在山谷低处

“啊!快看!”修兴高采烈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看——是雄性啊!雄性们打猎回来啦——”说着又凑到孙米跟前,眯着他那双狐狸眼,狡猾的笑着对孙米悄声说道“你的救命恩人雷尔杰也在里面哦?想不想见见?”孙米顺着修的手指方向望去,果然看见了和当初奔过来杀死角虫,却被自己误以为怪兽的雄性们,“看!看!那个,走在最前头的那个,他就是雷尔杰哦!”孙米定睛细看,赫然发现,那雷尔杰就是那天第一个出现,咬到角虫头部的,后注意到自己,走过来吓晕自己的那个怪兽。这是孙米第二次见到雷尔杰

第五章 接受不了了

孙米看到雄性的归来,说到底,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雌性和自己长得像差不多,自己倒不觉得有些什么,但是那雄性可是标准的兽态啊——而且是如此庞大的,一点也不熟悉的“怪兽”—

而在孙米打量雄性们的时候,那些雄性也注意到了,这位新来的雌性,也就是孙米,纷纷摔下身上的猎物,向着孙米奔来。

这一奔可不要紧,雄性们庞大的身躯,重量可想而知,雄性奔跑着,四肢与地面接触,激起了一片尘土,地面发出“轰轰”声,远远的孙米仿佛感觉是地震般,不禁后退几步,缩到修的后面,瞪着漆黑的眼盯着雄性们,“怎么回事?”孙米再次被眼前发生的事震惊了,只见快要奔到眼前的雄性们突然立起身来,并逐渐缩小,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变成人的形态,只是那身高呃,说起来令孙米很是自卑啊!

孙米大概观察了下,最矮的居然也有两米多高!这是什么世界啊?孙米暗自郁闷着,不会是什么玄幻世界吧?就在孙米暗自猜想时,兽人们已经来到孙米周围,将修与孙米团团围住,雄性们瞪着眼直直的盯着孙米看,饶是孙米这个直男,虽说对雄性们一点也不敢兴趣,此刻也不禁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低下头——

而雄性们却并没有因为孙米的害羞而放弃盯着他,各个的都为孙米那乌黑柔顺却些许凌乱的短发,英挺的眉毛下一双丹凤眼中镶嵌着漆黑的瞳孔,再往下,是挺立的鼻子下是醇厚丰满 而又性感的嘴唇所深深的吸引,当然这里也包括雷尔杰。

反而修在这些雄性的注视下到显得从容不迫,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毕竟雌性在一个部落里是很重要的,不仅因为能够生养幼儿,更是因为生活条件的恶劣,雌性只占部落总人口的的百分之三十至四十。

他转身拉出藏在自己身后的孙米,推着他来到这群兽人中最高的一位身前,孙米抬高脖子望向这位巨人,留着一头天蓝色长发,狂野的面孔上那双深邃的眼睛,令孙米看的有些痴迷,随后反应过来的孙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怎么被吸引了呢?你友不喜欢男人——”孙米暗中责备着自己,修将他推到这位巨人跟前,便将孙米向巨人身上推了推说道:“看!孙米,这就是你的救命恩人雷尔杰哦,快来认识认识啊!”

孙米忍不住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笑着对雷尔杰说道:“呃——那天——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那天可就要丧生虫口了,“说着有弯了弯腰,向雷尔杰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这一鞠躬不要紧,孙米的谦逊儒雅愣是把雄性们吃惊的不得了,试想,在雌性如此少的条件下,哪家不是把雌性宠上了天,娇生惯养的很,再说雄性救雌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少有雌性这么有礼貌的答谢雄性的救命之恩。

这一举动在雄性们的心里,孙米的形象顿时更加的光辉起来。争着抢着,推推嚷嚷着向孙米的身前凑来,想让孙米注意到自己,但是有挺拔高大的雷尔杰在,又怎会让其他雄性抢走自己的心目中的雌性?猛一用力,推开身前的兽人,抱起孙米,向着自己的石洞中走去。这一下子转为孙米吃惊不已了,“你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我”孙米边用手打着雷尔杰坚硬的胸膛,边气急败坏的大喊道“修——救救我——快救救我!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孙米一直叫喊着,雷尔杰却全然不顾,抱着他飞快的跑了起来,将身后不甘心的其他兽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一直到雷尔杰将孙米放到自己的石床上,孙米才停止叫喊,想起被雷尔杰强行抱走时,后面的修阴险狡诈的笑容,还有没有听清但是看到的嘴型说道‘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愉快的夜晚?什么愉快的夜晚,该死的修,竟然见死不救,看他回去怎么教训他!

等孙米终于想起自己身处何处时,才猛然抬头,看见雷尔杰竟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不禁打了一个哆嗦,自己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雷尔杰看到孙米终于注意到自己,咧着嘴,挚起孙米的右手,放在嘴边亲了亲问道“你叫什名字?”孙米看到雷尔杰亲了他的手,忍不住想要抽出右手,却没有成功,谁让自己的力气比不上人家,再听到雷尔杰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把他掳到自己的石洞,忍不住厉声喊道:“关你什么事,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好放开我”谁知话还没说完,雷尔杰紧接着一句话更是将孙米气得半死,“当我的伴侣吧!我养你~”“你——唔——”话音未落,便被雷尔杰的吻堵在了嘴里。孙米睁大了眼,双手使劲的捶着雷尔杰的后背,但孙米这小力气在雷尔杰的眼里根本不足畏惧,又加深了这个吻。

孙米毫无办法,只能扭动着身子,妄想摆脱雷尔杰的束缚,却不知孙米每一扭动,就仿佛在雷尔杰的身上点火一般,慢慢的欲望硬了起来,雷尔杰挺了挺身子,这一挺让孙米老实了起来,身为男人的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好消停下来,任由雷尔杰吻着自己,却在内心咆哮着“我受不了啦——————”

第六章 反抗

“唔嗯”孙米压抑不住的□声不断地从嘴边溢出来,听见自己发出这般诱人的声音孙米羞红了脸,紧紧的闭着眼。像是吻够了,雷尔杰抬起头,一缕银丝就这样连接着两人,随着雷尔杰的抬头而逐渐拉长,最终断开,滴落在孙米光滑的下巴进而流到了他那纤细的锁骨上这一切看起来充满来诱惑让人欲罢不能。。。 雷尔杰的手慢慢的滑到孙米的衣领处,想要将他的衣服脱下,但此时的孙米穿的是西装,虽然已经几天没有熨洗,西服已经有些褶乱,但苦于如果不穿这套,就要像其他人一样光着身子,只在腰间围块兽皮当作遮羞作用,孙米是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所以即使西服在当初逃命时已被刮破,他仍是穿着它。

但在雷尔杰的眼里,孙米此时穿在身上的衣服却是让人记恨不已,因为雷尔杰面对着如此柔软的不知名的奇怪衣服不知如何去解开。孙米注意到雷尔杰这一瞬的犹豫,使劲一推,或许是雷尔杰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如何解开孙米的衣服上,孙米这一推竟将他推到了石床下,两米多高的个子,而且身形健壮,雷尔杰的重量可想而知,掉落地面发出“砰”地一声。

看见雷尔杰被自己推下床,孙米自己也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将雷尔杰退了下去。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坐起身,缩着身子,向石床里面凑过去,直至碰到石壁。才紧张着对刚起身的雷尔杰威胁道:“你!你不要过来!你要是过来,我就~~我就~~我就咬舌自尽!”雷尔杰看到他紧张地表情又听到他此时幼稚的语言,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止住笑对着孙米说:“别怕!如果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强迫你的,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咬舌自尽是不可能的!雷尔杰所这话并不是讽刺孙米的幼稚,而是再告诉他事实而已。孙米却是以为雷尔杰是在威胁笑话他,一时气糊涂,嘴使劲一合“啊~~~”孙米发出一声惨叫!

听见孙米的惨叫,雷尔杰赶忙爬上床,用手掰开了孙米的嘴,看到孙米的舌头没有出一点血才放下悬着的心,用胳膊拢住了孙米的身子,此时的孙米看起来是小鸟依人般娇小可爱,但事实上,孙米有着一米七九的个头,在地球上来说也算是挺高的,但是比起在这异世,孙米是属于呃 发育不正常的,更别提雷尔杰的身高在这兽人群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此时雷尔杰抱着孙米,也就显得孙米娇小可爱了!

孙米不是的挣了挣,却没挣开。雷尔杰揉了揉孙米的头发,对着孙米说道:“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咬舌自尽是不可能的?你看,这回疼的是你吧”话说这雷尔杰在这自以为是在委言安慰孙米,却不知这话在孙米听来更是嘲笑。对雷尔杰最后的那份感恩之心也消磨殆尽。用力挣开他,跑出了石洞。雷尔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带到反应过来时孙米已经跑出了老远,连忙跳下石床,紧追了出去。

第七章 折磨啊

孙米挣脱雷尔杰的怀抱后,跑出山洞。因为雷尔杰的山洞是在半山腰,而方才孙米被雷尔杰抱到山洞中时,处在震惊当中,没有注意来的路程。所以此时的孙米全然找不到回去的路,只记得当时和修是处在山谷的最低处,便不顾一气的向山下跑去。

“该死的修!看见我被强行抱走不仅不救我,竟然还幸灾乐祸”孙米心中暗自悱恻着,脚下却不放松,仍不减速的向着山下跑去。当雷尔杰追到孙米时,他已经快到方才被强行抱走的地方了。

雷尔杰加快脚步上前再一次将孙米抱在怀中,孙米不甘被雷尔杰抱起,却无法挣脱,只好来个眼不见为净,将头转向另一边。雷尔杰看到他孩子般的举动,忍不住再次笑出了声,用手轻轻掐住孙米的下巴,将他的头转了回来,凑近,亲了上去。

孙米忍无可忍,方才是被震惊再加上被雷尔杰所束缚,没有办法反抗。这回雷尔杰一手抱着孙米。另一只手掐住孙米的下巴,孙米的手没了束缚,愤怒的使劲一扇,手与雷尔杰的右脸颊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发出“啪”的一声。

雷尔杰愣了一瞬,放开掐住孙米下巴的手,双手环抱住孙米,再次将孙米束缚起来,加深了这一吻。“嗯唔”孙米想反抗,想大声怒骂雷尔杰的无理举动,话音却始终阻塞在嗓子中,无法说出一个字。

不知过了多久,雷尔杰才离开孙米的唇,孙米此时只知道自己快要没气了,“该死的野人!早晚一天,老子要灭了你!”孙米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雷尔杰看见孙米那被自己吻得有些红肿的嘴唇,此刻正在张张合合,阳光照在唇上,经过亲吻时留于在唇上的唾液的折射发出耀眼的光线,雷尔杰不禁有些痴迷起来,呼吸变得沉重,手不老实的四处摸索,往往流连于孙米的敏感地带。

“你你放开我”孙米气急败坏的喊道,雷尔杰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惹怒了孙米,老老实实的把孙米放到了地上。孙米双脚一落地,狠狠的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殊不知,这一番举动,将自己的嘴唇擦得更加红艳动人,雷尔杰痴痴地看着这一切。但同时雷尔杰也知道自己惹怒了孙米,却不知是为何。在他的认知里,看中的雌性就要抢回家,部落里的其他雌性看如果是自己喜欢的雄性也不会拒绝,第二天就会着手准备婚礼的事,然而孙米却拒绝了自己,难道是他讨厌自己吗?雷尔杰暗自想着,不禁伤心不已。

其实不然,面对着救命恩人,孙米还是非常敬仰佩服的,或许有那么一丝喜欢,但也止于朋友之间的友情。但,再次见面雷尔杰就将孙米掳回了家,并强行做些不齿之事,这些举动在雷尔杰认为平常无奇。

但在孙米看来就是侮辱,试想因为当初韩总因为窥视孙米的外表而要□他,再加上孙米本身就是直男,对同性不感兴趣,所以内心对雷尔杰的感恩之情便消失的无踪。

孙米满脸恼怒着抬头看向雷尔杰道:“我问你,修住在哪?”这不能怪孙米,过往的七天里,孙米一直被修‘囚禁’在石洞中,没有出去过,闲谈中也只是谈论了各自的风俗习惯,并没有问之住所,雷尔杰看见孙米如此愤怒,也便没有在坚持要把孙米强抱回家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告诉孙米修的住所。

“那个洞口有两颗树的就是修的家了。”雷尔杰用手指过去,孙米顺着他的手望过去,不禁扶额,试想在大山里,哪处不是树,各个洞口旁都有一两棵树,孙米此刻是再也和雷尔杰相处不下去了,忍不住大声向雷尔杰喊道“你是弱智吗?我上哪分清洞口有两棵树的是修的地盘啊!”

雷尔杰这是才反应过来般,对着孙米嘿嘿笑道:“这样吧,我抱你去”不等孙米回话就自顾自的抱起孙米向着修的家走去。被抱着的孙米此时的心情是难以言表啊,整个就是折磨啊!

第八章走自己的路

“修——修——”远远的,孙米就在雷尔杰的怀抱中向着修的石洞喊道。修听到孙米的喊声有一瞬的怔住,但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跑出石洞去迎接孙米。

修上前迎接孙米,嘴里对雷尔杰调揩道:“怎么?不行了?这刚多久啊?怎么就把人送回来了?”说着还挑了一下眉,睨了一眼雷尔杰的下{百度}身!

“修!你在瞎说什么?”孙米向修喊道,顺便转头,用在兽人眼里娇小可爱的拳头锤了一下雷尔杰的胸膛继而说道“你!”“嗯?”雷尔杰呆了呆,不知怎么又惹到孙米了,“你!就是你,发什么呆?快把我放下!”雷尔杰磨磨蹭蹭的放下孙米,待到孙米安全落地时还傻兮兮的向孙米咧嘴笑笑,孙米无可奈何,气的只好踩了雷尔杰一脚,以表泄恨——

孙米踩完雷尔杰,还不泄恨。快步走到修的跟前,对准修的左耳,一抬手,紧紧扭住修的耳朵,“你这该死的,我卧病期间怎么跟你说的?啊?你个笨蛋——”孙米边揪住修的耳朵,边在修的耳边大声喊着。这时修才忆起,孙米的部落习俗和自己所知的习俗不同,在他的部落里如果互相相中对方要先相处一段时间才可以进行交}百度}配,而不像自己的所知的习俗一样,知道自己犯了错,修连连告饶,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才让孙米原谅了他。

修将孙米迎进山洞,却在雷尔杰将要踏入时将雷尔杰拒之门外。孙米在修的后面幸灾乐祸道:“这是人家雌性的家你进来干什么?不知道雌雄有别吗?”雷尔杰顿住了,心想,什么时候有这说法了?但既然人家雌性都拒绝了,只好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去。

“修,谢谢你!”孙米对着修说道,“没事,这不还是我惹得?我这记性,都忘记你们部落的习俗和我们这不同了,幸好雷尔杰好说话,不然你恐怕要怪我一辈子了。”孙米听到这句话,连忙拉住修的手说道:“这不怪你,谁让我们的习俗与你们的不同了?唉!没关系的”说着又笑了笑。

“对了,修,我有一件事告诉你!”孙米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想告诉你,我这一生也不会和雄性结合的。”“为什么?难道你认为雷尔杰不够好吗?那除了他,我们部落还有好多雄性——”修焦急的询问着,“不,不是!是是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怎么了?你有什么问题?”“是因为因为I”“因为什么啊?”“是因为我不能为雄性生孩子的!”孙米说着,又用手遮住眼睛,低下头,做伤心状。

修上前抱住孙米劝慰道“小米,没关系的,如果雷尔杰真的喜欢你,他是不会在意的,再说,现在自古以来很多伴侣都没有孩子,所以每当有新生命出现,全部落都会非常高兴,更别提是雌性,所以你不要伤心了”孙米一直低着头,修以为孙米一直在伤心,却不知孙米却暗自后悔,怎么找了个这么借口,本想人人都非常在意自己的子嗣,都要传宗接代,没想到,在这里生育孩子这么困难,没有孩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孙米推开修,抬起头对修说道:“就算是生育很困难,但还是有机会的不是吗?如果和我结合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我不想不想害人家绝后!”孙米故意结结巴巴的解释,好让修更加体会自己不想与雄性结合的想法,却不知这样反而更让修为孙米感到伤心,心中还暗暗下定决心要让雷尔杰接受孙米,如果可能自己的孩子就认他为干爹,嘴上只好安慰道“没关系的,如果雷尔杰不要你了,我替你出气。”孙米可是气绝了,没想到修是油盐不进,愣是没听出孙米的画外音。但孙米也不打算再深入解释,只想着,自走自的路不管他认了,反正这辈子就自己过了。可是会是如此吗?别忘了还有个雷尔杰哦?

第九章认识艾维

“咕~~咕~~”“恩?什么声音?”修疑惑道,孙米尴尬的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哈哈哈——”修突然爆笑出声,孙米用手锤了锤修的肩膀怒道“笑什么笑,我一下午没吃东西了!都是你的错!”

修见孙米生气了,连连安慰道“好、好、是我错啦,咱们这就出去吧?“孙米疑惑道:“出去?不是吃饭吗?外面有卖的?”“卖?啊!我知道又是你们部落里的词吧!”修夸张的哈哈笑出了声,为自己的聪明感到自豪。“我这没有卖的,咱们现在要去部落里领食物。 ”“领食物?怎么不是自己做饭吗?当时在我生病时不是在洞中你给我做饭吗?怎么······”

修笑笑回答道:“那是因为你受了伤,只能喝些汤水之类的,部落里的人也不能都和你一样只喝汤水啊,所以族长才特准分给你些肉让我去给你熬汤用。现在你好了,自然要和我们一样到部落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了!”“原来如此!那好吧,入乡随俗,走吧!”孙米释然道。

修对孙米最后说的几句好是一知半解,但也明白孙米是已明白自己不落的习俗了,便不再多说,拉着孙米就走出了石洞。“嗨!艾维,有什么好吃的吗?快拿出来,给我们的新成员尝尝。”

修拉着孙米,走到半山腰的一处山洞前,便向着山洞里喊去。孙迷注意到,这个山洞比其他山洞略微大了许多,此时正有一位齐肩褐色发的青年在一堆生肉前忙碌着,只见他听见声音后,转身微笑道:“是修啊,这就是孙米吧!长得真漂亮!我是艾维,是专门负责管理食物的。”“啊!你好。”说着孙米习惯的伸出手,但那伸出去的右手却在艾维的疑惑中尴尬的停在半空中。孙米收回手,摸了摸头尴尬道“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部落的礼节,我······”

话没说完,就看到眼前伸出的那只手指修长纤细的手,孙米抬头看到艾维脸上灿烂地笑,耳边响起他温润的声音“把你的手也伸出来啊!”在那一瞬,孙米被感动了,孙米激动地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艾维的手。

修以为孙米以为孙米是在为离开部落与家人而伤心,上前来,拍了拍孙米的肩膀,打破了那份哀伤中带着感激的气氛“艾维,别拉着手啦,人家和孙米可都还饿着肚子呢。有什么好吃的,快点拿出来。”“好好,等等,正好上次他们打了鲁鲁兽回来,我给你们拿些。”说完转身想山洞里走去。

“真的吗?太好了!修在艾维身后欣喜地叫道。继而转身对孙米说道:“小米,我和你说啊,这鲁鲁兽的肉特别好吃。但是特别难抓,我们这次算是有口福了!”听见艾维与修两人对自己的夸奖与称呼,孙米忍不住扶额,怎么说也是男子汉一个,怎么能用漂亮来描述?

“啊!出来了,我的鲁鲁肉!”修大叫着,迎上前接过了肉。对着艾维道“谢啦!我们先走了,晚上见!”不及艾维回答,转身拉着孙米向回走去。

当回到到了一个多星期的山洞,孙米自然是熟悉不过。

孙米疑惑道,“修,你刚刚不是说要到部落里一起吃吗?怎么拿着肉回来了?”修摸了摸头道“这不是没到时间呢嘛!部落里要等到太阳快要落山了才会开始准备烤肉,现在还早着呢,如果不拿回来自己烤,我们要一直饿着肚子了。”说吧不再管孙米目瞪口呆的样子,自顾自的拿了洞边的一个陶罐出了山洞。

找到一块较为空旷的地方,生起活,架上肉烤了起来。边烤边时不时的捏了些陶罐中的暗黑色晶体洒在烤肉上。

孙米好奇地凑过去,捏了一些放进嘴里,“呸!呸!好咸!好苦!孙米连连吐了好几口,伸着舌头跑进石洞,用陶碗盛了一些水,漱了漱口才缓过劲来。

早在外面笑得前仰后合的修看到孙米走出石洞,忍不住调笑道“怎么样?这盐很好吃吧!”孙米疑惑道“这是盐?”修以为是因为孙米以前的部落没有盐吃,才会不认识。哪会想到人家是因为从来没见过这暗黑的盐,在以前,尽管孙米自己也会做饭,但用的都是加碘精盐,自然想不到这暗黑色的晶体会是盐。

“当然了!”应了一声,修不在说什么,不一会儿,阵阵诱人的烤肉香扑鼻而来。

孙米的肚子叫的更欢了,这是也不管盐不盐的问题了,跑到火边接过修递过来的肉,啃了起来。

第十章洗盐

身为一个肉食性“动物”,在喝了一个星期的肉汤后,吃到这么美味的烤肉,孙米忍不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直到感觉食物已经到了脖颈,才停下来。打了个饱嗝,满手油乎乎的不顾,躺倒在地上。

这是孙米才想起盐的问题,于是便问盐的来历,听修说了一大顿之后,孙米总算是了解了。这些盐都是海族部落在夏季到特别的海里捞取的,并未加任何处理,直接交易与各个部落。这就是说这些海盐里,并不只有泥沙,恐怕还有许都危害人体健康的成分。

孙米高中时的化学成绩不错,所以虽已毕业多年,对于那些印入脑海的知识还记得清楚。为了自己的健康,孙米打算将盐中的有害物质出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首先就是条件不行,根本就没有可以除去杂质可用的化学药品,只能先走一步,孙米想还是先将泥沙除去。说干就干,孙米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对孙米说道“走,给我找点东西,给你看个好玩的。”修好奇的起身,跟着孙米四处撒么。

期间修一直询问着是什么好玩的,孙米只是但笑不语。不一会,孙米找齐了所需物品,其中过滤水的滤纸,一开始孙米想找一些植物类的代替,但是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兽皮也不行,最后突然看到衣服上的汗渍才想起用自己的衣服代替滤纸。虽说只有这一件衣服了,但为了自己的健康,孙米狠狠心,在衬衣上撕了一大块,剩下的仪器就拿树枝和陶罐代替了。

孙米将满满一罐盐全部倒入稍大的陶罐中,有倒入大量水,将盐融化掉,边融边搅拌,旁边的修看见他的行为,阻止了他说道“孙米,你在干什么?怎么浪费盐呢?这盐很珍贵呢!”孙米笑着道“等着瞧吧!肯定给你一个惊喜。”谈论中,不忘用树枝搅拌着,好加快盐溶解速度。

刚刚考完肉,火还没有完全熄灭,仍有点点星火,在微风吹拂中忽明忽暗,孙米连忙找了干叶子,放在火上,让其再次旺了起来。将干净的陶罐架在火上在用刚刚仔细洗干净的布片盖在灌口,孙米开始过滤盐水,将盐水缓慢的淋在布片上,不一会慢慢一罐盐水就以过滤完成。

修见孙米的一些列动作有些不解,但是看到那滤完水的布片上遗留的一层泥沙,顿时明白了孙米这是在洗盐呢!但是盐变成了水,可怎样变回来呢?忍不住开口询问孙米。孙米回了句“你看着,就明白了。”

只见孙米不断地用树枝搅拌着盐水,不一会,水分蒸干,留下了一层洁白的晶体附着在陶罐上,冷却后,孙米又用树枝将盐小心翼翼的刮下来,装在了盐罐里。修看到那洁白的盐,再看看孙米,忍不住激动到“孙米,你实在太聪明了!”孙米不说什么,只是笑笑,心里却没有丝毫的自豪感,他知道,这盐只是外表看起来比原先干净了许多,但是其中还有其他的可溶性杂质,虽然含量很少,对身体不仅没害处还有减肥的功效,但积少成多,时间久了,危害之处就会显现出来。

修用手指沾了些盐,尝了尝,惊喜道“孙米,你也试试,现在盐好吃多了,没那些异味了······”说着将沾有盐的手指向孙米送去,孙米也不矫情,伸出粉舌轻舔了一下,确实,没有刚刚那么苦了。

但是,一想到这种盐还隐含着危害处,孙米就高兴不起来。现在条件有限,只能以后有机会看看有没有可代替化学药品的物质了。

将粗盐提纯的工具收拾起来,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正是开始烤肉的时间,忙活了一个下午,孙米和修肚子里的那些肉早就消耗殆尽了。

为了炫耀,修将盐罐抱了起来,在孙米疑惑的眼光中解释道:“我这是把盐给其他人看看,让他们羡慕羡慕我。”说完不顾孙米愕然的申请,哈哈大笑着拉着孙米向部落发放实物之处赶去。

远远地就看见一伙人在热火朝天的忙活着,忙碌的人们看见孙米的到来,都放下手里的活,上前围了上来,对着孙米品头论足一番。

在巨人的包围下,孙米那是压力山大啊!

外围的雄性更是欢呼雀跃,试想,来了一个雌性,那代表什么?那代表着,他们就又增加了一丝与雌性结合,繁衍后代的机会了。这怎能不让他们欢呼雀跃呢?

而他们中间,一名雄性以更加火热视线盯着孙米,那就是雷尔杰了,他贪婪的看着孙米,不放过他的一丝表情。他肯定,孙米一定会成为自己的伴侣!似是注意到这火热的目光,孙米抬起头像着雷尔杰这方看来,抬起头的那刹那,孙米的视线与雷尔杰的相交。

这时有位眼尖的雌性注意到修怀中抱着的盐罐,好奇道,“修,你报的是什么啊?”修自豪的,将盐罐塞到问话的雌性的怀里到“看看,这是孙米洗干净的盐哦!厉害吧?”周围的雌性也好奇的向罐中看去。当看到罐中那洁白透亮的精盐,周围的雌性,都对孙米投来钦佩的目光,外围的雄性们,了解情况后,心里要与孙米结为伴侣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孙米,你是怎么办到的?明天你一定要教我啊!”周围的人也随声应和着。孙米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点头答应了。

周围人见他这么好说话,心里也更加的欢迎孙米。

过了一会,人群渐渐散去,当然大部分都是雌性,稍有些雄性离开了,但都是跟在雌性的后米,想是是一家人。

孙米周围只剩下一些雄性了,饶是再怎么没什么想法,在一群大男人的围观下,孙米还是忍不住的尴尬,转身拉着修,像人群外走去。雄性们想继续跟下去,但被一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那人正是雷尔杰。

“怎么?想切磋切磋?”其他雄性挑衅道,面对他们的挑衅,雷尔杰坦然接受,走在前面的孙米听见雄性们的对话,忍不住担心,真怕闹出事来,修看出孙米的担忧,给了一个安慰的眼神。孙米不再多想,没注意修对身后瞥了一个隐含深意的眼神。雄性们打斗的过程孙米不知道,只是最后,当雷尔杰拿着烤肉来到自己身边时,孙米看见他的身后还另跟着一个手拿食物的雄性,雷尔杰走到孙米身边没说什么,就坐在孙米的旁边。

只见身后的那位雄性走到修的身边坐下,一把将修抱在怀里,然而修却没有丝毫反抗。看的孙米目瞪口呆,那位雄性对着修讨功道“修,我可是圆满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了。”修欠身吻上那位雄性的嘴唇,继而说道“那,我晚上好好伺候伺候你?”那位雄性立马笑开了花。

修转身对着孙米解释道“这是我家那位,阿伏加!我刚刚让他帮助雷尔杰,打倒窥视你的雄性哦!”孙米又转身看向雷尔杰,刚想说什么,雷尔杰却俯身向他倾来,不等反应过来,雷尔杰的唇已经压在了孙米的唇上,孙米刚想反抗,雷尔杰却又突然离开,捂着嘴,孙米泪奔了!

结局

一大早,孙米就起床了。原因无他,孙米还是无法习惯铺着的兽皮,看着胳膊上印出的一个个红印,孙米无奈的叹了口气。

走出石洞,此时太阳还未升起,只隐隐看见山的那边有那么一缕微红。

“孙米,醒了吗?”修的声音传来,“这么在怎么就都来了?”孙米疑惑的看向修,当看到身后的一群人时忍不住问出了声。

修看到孙米疑惑的样子,以为他把昨天答应的事给忘记了,就提醒他道“昨天晚上,你不是答应大家,教大家洗盐吗?”“呃······”孙米脸红了下,狡辩道“没忘记,没忘记,哪能

啊?只是疑惑你们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修一见孙米脸红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却也没点破。只将孙米拉到众人面前,开口道“呐,现在人都齐了,我们开始吧!”

因为修的存在,应该准备的东西已经提前告诉了雌性们,所以很快就架好了锅,但是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雌性们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代替的东西,那就是滤纸,不仅如此,在这落后的技术条

件下,人们还未接触到布这一物什,自然就对着可以作为滤纸的东西,毫无办法。

面对这一难题,孙米也是面露难色,毕竟自己的衣服就那么几件,而且照此情况下看自己的这身

衣服怕是肯定要贡献出去的,但一想到自己以后要像其他人一样,全身上下只为了一条兽皮,孙米就忍不住的打怵,可再看看周围人热切的眼光,孙米心一横,大不了老子就传一辈子兽皮了,

别人都能穿,自己为啥就不能忍受啊!忍痛割爱!将修拉到山洞里悄悄道“修,你能不能给我拿个兽皮衣来,不然我可就得裸体了。”修连连点头“恩恩 ,知道了,你等会,我先拿套我自己

的衣服给你,还有谢谢你!”孙米连忙摇头“一家人说什么谢字!”

修奔跑在路中,心中自是思绪万千。孙米的衣服自己,不,恐怕是全兽人部落也没有见过的,然而,为了自己的部落,孙米竟将如此宝贵的衣服奉献出来······

修不久便取回兽皮衣,孙米照着修的样子穿上,感觉还不错。

小心翼翼的将衣服撕成几块可狼多肉少,布片还是不够用,只好几个人用一个。孙米和修详细的将洗盐的方法教给雌性们,在这些雌性们心目中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雷尔杰也非常高兴,自己

将来的伴侣这么有能耐!便再次向孙米告白,结果显而意料又被拒绝了。但雷尔杰这次发了狠,见孙米拒绝了自己,一把抱起孙米跑向自己的石洞。将孙米放在床上,自己紧跟着压了上去,不顾孙米的拒绝,呼救,撕开孙米的衣服······

事后,孙米想反正自己这条命也是雷尔杰救得,这算是报答救命之恩了!本想就此不再搭理雷尔

杰,但雷尔杰初尝性事,开了荤怎么能只满足一次,就一直抓着孙米不放。

做着做着孙米也就习惯了,甚至也从一开始的忍耐到后来也能从中享受一番,不久雷尔杰和孙米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孙米也踏踏实实的和雷尔杰过起了日子,期待着第二个宝宝的降临······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