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chờ ngươi tại bên kia cầu – Lê Tiểu Diên

Tên gốc: Ngã tại kiều đối ngạn đẳng nhĩ

我在桥对岸等你 BY黎小鸢

(古代灵异 忠犬&人妻HE)

属性分类:古代/灵异鬼怪/未定/正剧

关键字:乔生  钟瑞南  短篇,HE

幼年的偶然相识,成为他人生的期盼与牵挂,

十载光阴相伴,情意渐浓不可自拔;

只是那人永远都在桥的另一头,

再多来往也终有不舍的离别时分;

然阻隔二人的不仅仅是那一架桥梁,

究竟要怎样做,才得以相守一生?

——我会永远在桥对岸等你,

可你若是知晓了我这副模样,还会来找我么……

↖(^ω^)↗继续温馨无虐~~

第一章

无人知道安舒桥的来历。

安舒桥本是个无名石桥,就连其名,也不过是因为它位处安舒镇郊西,而安舒镇四围也就这么一座桥,久而久之人们便索性以镇名唤之,权当方便。

然而至于这安舒桥是何人所造何时所修,就不得而知了。

安舒桥的对岸是一片杂林,听闻里面林路错综复杂,平日鲜有人前往,因而令这座桥渐渐成了一处摆设,不过是还有个桥的样子搁置在那儿,却极少有人再穿桥而过。

年长稳重的镇民自是不怎么前去,但满怀好奇的孩童可就难说了。

安舒镇上的锺家,算是小镇里较为富裕的人家,锺老爷经营好几家铺子,眼下育有二子,长子锺祥北年方十三,从小聪慧过人,性子又沈稳喜静,很受父亲的器重;次子锺瑞南刚满十岁,虽算不上乖戾顽劣,却也喜动贪玩。

便是这样的差异,渐渐地父辈对长子愈加严格要求,只为望他成才,可对这个小儿子倒是越发不管教了。

锺瑞南在家里找不到好玩伴,镇上其他孩童他又觉处不到一起,只好镇日向外跑,甚至来到那郊野堆土采果,都比待在家来得痛快。

他去过那郊西好几回,直到这一日才发现那座小石桥。明明桥的这一端路面宽阔平整,可放眼望去另一头则是枝头交接、杂草丛生,倒偏偏让他生了兴趣。

他倒是未曾听说过其他人极少前去桥对岸,况且堆尚且年少的他来说,难得发现这么个秘密之所,自是兴奋异常,就算别人不让去,他自己也定是要闯过去玩上一番才肯罢休。

迈开步子踏过那石桥,发出一声声清亮的脚步声,锺瑞南听着心喜,又在桥上来来回回跑了好几遍,这才拨开草丛进入那杂林之中。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那些杂草树枝似是仅仅堆积在桥端,当他真正穿了过去,才发现后面别有一番天地。

说是一番天地,倒与那郊野风景无太大差异,只是比起桥端那副丛林荒废的模样,这里头可是顺眼多了。一边是齐整的翠绿竹林,另一旁则草野稀疏,点点白花镶嵌其间,倒也耐看。

年少的锺瑞南自然还不懂欣赏什么美景,只是睁着透亮灵动的大眼睛,四处观察有什么新奇有趣的小玩意来满足他的好奇心。

却只是那么不经意间的轻轻一瞥,眼角余光忽然映入了一抹白影。

锺瑞南转过小脑袋,竟瞧见方才还什么也没有的竹林中,此时竟多了一个……人?

虽然只是个不甚清楚的背影,但也能在竹隙间依稀看见那人一身白衣伫立其间,满头乌丝随意系着垂在身后,其他的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锺瑞南只觉原来还有比自己更早就到了这里的人,也不惧对方是善是恶,赶紧小跑着向那人直直冲去。

似是听见了后方传来的脚步声,那人缓缓转过了身,如此一看,竟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子。年约二十余岁,一张白皙隽秀的面庞温润如玉,瞧着很让人舒心。

锺瑞南看得愣了,不禁停下脚步,好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而对方也只是安静地回望着眼前的少年,纵然眼底透出一抹讶异,却也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锺瑞南先喃喃出声,满脸的怔愣令语气也带上几分惊奇:“你……你是神仙吗?”

青年闻声一怔,淡然凝神的双眸忽然微微眯起,露出一副耐人寻味的模样,良久才弯了弯嘴角,有些似笑非笑地回道:“呵……我怎会是神仙。”

锺瑞南这才晃过神,觉得自己如此发问着实有些丢人,只是无措地挠挠头,脸上满是赧然,“你、你长得真好看,就跟天上的仙人似的。”

“哦?那你见过仙人么?”青年添了几许笑意反问。

“没、没见过。”锺瑞南的脸更红了,本就年少无知,一时间更不晓得要如何应答,只能堪堪憋出这几个字。窘迫过后,他又望了望四周,换言问道:“呃……大哥哥,你也是来这里玩的吗?”

“……玩?”青年轻蹙眉头,似是对这个字眼心生疑问,想了想才摇摇头,“我住在这里。”

“啊?!这里是大哥哥的家吗?”锺瑞南猛地睁大圆圆的双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听他人分明说这里罕无人迹,又怎会有如此一位貌若仙人的大哥哥居住而不被提起。

闻言,青年却未回答,只是淡漠地将眼光移开,无意识地望向远处,许久才轻声道:“家……算是吧。”

锺瑞南听不出任何端倪,反而是满心的惊讶与激动令他喜不自胜,忍不住眉眼弯弯拍手欢笑道:“原来这里是住人的地方啊,镇里居然都没人提过,原来都是耍我的,太讨厌了。”

青年看他前一刻还满脸惊愣呆滞,转瞬却笑得如此开怀,令自己也仿佛被那天真的喜悦感染一般,不禁笑意更甚,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所以很少到别处去,也没有几个人认识我。你回去了,也不要向其他人提起我好不好?”

锺瑞南望着他的笑容,还有那只放在头顶的手,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切感油然心生,哪里还会说一个不字,赶紧点点头道:“好,我不告诉别人,这是我发现的秘密,哈哈。”

说着,他似是想到什么,脸上的那股兴奋劲消退不少,还有点为难地瘪起嘴,“那、那我都见到大哥哥了,以后能不能偷偷过来玩儿啊?我保证就我一个人!”

青年笑意不改,温声应允了,锺瑞南这才放下心来,咧开嘴道着谢,亮出的两颗小虎牙更添几分可爱童真。

待欢喜够了,锺瑞南这才想起个最重要的问题,连忙好奇地拉住青年的手问道:“对了,我、我叫锺瑞南,祥瑞的瑞、南方的南,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呀?”

名字……

一瞬间,青年的眼中闪过一抹困惑,却很快敛了去,轻扬嘴角缓缓道:

“我叫……乔生。”

第二章

自那日偶遇暂别后,锺瑞南兴奋地跑回家,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就冲回卧房,一个人窝在床上发呆,满脑子都是他刚认识的乔生哥哥。

明明只见了一面,可他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欢喜。乔生哥哥简直是他在这世上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声音也很好听,还有他无时无刻不挂在脸上的温和笑容,看得人好像从身到心都变得暖洋洋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人呢……

锺瑞南想起乔生与他说的话,什么让他不要告诉别人等等,不禁又激动非常。就好像是在提醒他,自己和对方的相遇,就是他一个人的秘密而不被其他人所知。只有他才可以见到乔生哥哥,可以跟对方说上话,这种独属的满足感简直比吃了蜜还甜。

好想赶快再见到乔生哥哥。

锺瑞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盼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出家门,直直冲向安舒桥去了。

可真到了桥边,锺瑞南望了眼半亮的天,暗想自己是不是来得太早,万一打扰到乔生休息……

这样想着,锺瑞南闷闷地坐在桥头,双手撑颚望着桥对岸,可惜被一堆杂草阻挡,内里什么也瞧不真切。

忽然,一阵怪异的声响传来。锺瑞南顺着声音往下看,才发觉……是从他的肚子里传出来的。说起来,自他昨天来这里之后,从晚上到现在可是一口饭也没吃,丫鬟紫鹃来送过晚餐,也被他在屋里就直接回绝了。

好饿啊……

锺瑞南捂着肚子想压住那股饥饿感,仰起小脸望向天边,却在这时,他的脸上莫名地感觉到了一丝湿意。

滴答,滴答。

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竟是下起了雨。

雨点儿轻飘飘地落下,滴在他的脸颊上,一开始还是极为轻柔的,教他觉得凉爽有趣,可就在转眼之间,那细小的雨滴倏地化作滂沱大雨,来势竟凶猛无比。

还在愣神的锺瑞南直到浑身湿透,觉察到透骨的冷意,这才猛醒过来,望着漫天黑云密布,雨雾几乎要遮挡了视线全部,哪里还有跑出家门时太阳初升的微光感,一时间只觉天地间压抑非常。

得快些找个地方躲雨才是。锺瑞南这般想着,第一反应便看向那安舒桥对岸,想到竹林和他的乔生哥哥,明明记不起那儿能有什么可躲雨的场所,他还是迈步跑过了桥,穿过那茂密的杂草直奔深处而去。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刚刚穿过桥,方才的瓢泼大雨却一瞬间没了踪影,抬头只见碧蓝云天,哪里还有什么重重乌云。

就好像……截然不同的两处凡世。

锺瑞南抬起胳膊瞧了瞧,便见自己透湿的衣衫还在滴着水。若非如此,他怕是真要怀疑刚才的雨不过是幻梦一场了。

侧目望向竹林,锺瑞南惊喜地发现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仿佛前一日的场景重现一般。他快步直奔而去,边跑还不忘挥手喊道:“乔生哥哥!”

乔生转过身来,似是对他的到来毫无惊讶,只是淡淡地笑着:“小南。”

可等着锺瑞南愈加靠近,他脸上的笑意很快转为忧容,“你……你怎的弄成这样?”说着,先一步走到锺瑞南面前微微弯下腰,伸手擦着他脸上的雨水。

纤长的手指温柔地擦拭着自己的脸,锺瑞南觉得那动作亲昵无比,似是有些羞赧地低下头,“我没事,刚才下好大雨呢,可是哥哥你这里怎么好像一点儿也没下?”

“下雨……”乔生喃喃了一句,微抬起头遥望远处,终是没有多言。

锺瑞南看着他,不明白对方为何沉默下来,而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怪怪的,好像是在发愁,又好像什么也没在想……

“咦?”

锺瑞南还想再问,可身子一动弹,忽觉有些异样。他低头瞥了一眼,竟发现不知何时自己那被雨水打湿的衣衫竟已完全干了,令他忍不住疑惑出声。

乔生不明所以,“怎么了?”

“我、我的衣服怎么一下子干了……”

锺瑞南摸了摸自己的衣袖,方前明明还是湿到可以滴出水的,怎的几句话说完就彻底变干,哪里还见半点水痕。

还在疑惑时,忽然一阵熟悉的怪异响声又传了出来。锺瑞南立刻反应过来,小脸一红,低着头瞪着自己的肚子,心中暗暗骂道:居然在乔生哥哥的面前响起来,实在太丢人了!

而乔生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突地漾开一抹笑靥,“小南,你饿着肚子为何不与我说?”言罢,径自牵起锺瑞南的手,带着他向后走去。

锺瑞南满是赧然,却还是偷偷抬眸去瞧身边的大哥哥,不住地在心里感慨,对方果真长得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来得好看,简直要令他挪不开眼。而现在自己还能和人手牵着手,更弄得他欣喜非常,整个人都美滋滋的。

瞧够了,锺瑞南转过头来,可眼前的景象吓了他一跳,停下脚步,他紧紧反握住乔生的手道:“乔生哥哥,这是哪儿呀?”

“是我的家。”

“可是……”锺瑞南望着面前的篱笆小院与精致的竹屋,使劲儿眨了眨眼道,“可是我之前根本没看见这里有屋子啊。”

他们不过是转身向深处多走了几步,而他更不过只是转头看了眼乔生,为何视线一转回来,眼前竟忽的凭空冒出一座院落?

先前分明还只是竹林与从草地而已……

乔生并未理会他的惊诧,继续牵着他往那院中走去,声音也依然是未变的温和沈静,“你许是看错了,这屋院一直都在这儿呀。”

带着锺瑞南入了屋,乔生随手端过桌上的一盘点心,示意要他尝尝。

锺瑞南定睛看去,却是从未见过这点心,瞧着倒像是花糕一类,不过此刻饥肠辘辘,哪里还顾得上去研究是什么,抓起一个就往嘴里送。

那点心入口即化,带着淡淡的香甜气息,还有一丝冰凉感,只是味道实在太淡,令他难以辨别究竟是由何制成。

第三章

由于饥饿,锺瑞南一连抓了好几个狼吞虎咽,一旁看着的乔生赶忙给他递上了茶防噎,一举一动间满是体贴。

待感觉到了饱腹感,锺瑞南这才发现自己已将那整整一盘点心全数吞下肚,不禁又是羞窘又是慌乱,“乔生哥哥,对不住,我、我怎么全给吃了……”

“没关系,还要么?我怕你不够吃。”

“不不不用了!”锺瑞南摆摆手,“我很饱了,谢谢乔生哥哥。”

之后又待着玩耍了一会儿,锺瑞南才依依不舍地回家,可甫一过桥,漫天的雨水冷不丁地浇了他一身,弄得极是狼狈。

锺瑞南来不及猜想为何一离开就又下起了大雨,一路狂奔回家,几个仆人见到了连忙迎上来为小少爷遮雨换衣,小丫鬟紫鹃更是端来姜汤喂他喝下。

姜汤下了肚,锺瑞南挥着手冲紫鹃叫道:“哎呀不用折腾了,我刚吃过饭正撑着呢,喝不下这些……”然话说一半,余下的话语却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头,心中陡然疑惑大起。

为什么他此时此刻丝毫不觉得饱胀,甚至还有一种无比的饥饿感,就好像……与吃那些点心之前时的感觉一样。

他明明吃了那么多糕点,之后也没有久留,直到回到家中也根本没用多长时间,又为何会如此之饿,而且似乎还比先前更饿了几分。

可惜他的小脑袋瓜又怎能参透这么多的疑问,心中奇怪了几下也就将一切抛之脑后,不再多想。

锺瑞南成了桥对岸的常客。

几乎是三两天就要去一次,若要说一开始还会担心打扰到乔生,可每次过去,乔生似是都在那儿等好了似的,久而久之,锺瑞南也全然无了顾虑。

今个儿是锺家的大喜日子,只因锺老爷纳了一房小妾。听闻是锺老爷南下做生意时遇见的歌姬,美貌动人,不知怎的就将老爷迷得神魂颠倒,二话不说就要将人娶来。而众人只笑老爷风流,这日依然是宾客如云纷纷道贺,可某些人的辛酸却能有几人道。

在这之前,锺老爷一直是与正室的李氏生活,夫妻间倒也是相敬如宾,但并不代表锺老爷就有多么专一。他早年曾纳过一个小妾,但在生产时母子俱亡,自那之后锺老爷倒也再未提过纳妾之事。

此番娶了这江南歌姬,其中缘由不必多言,李氏虽身为正室,但对这些事也明白不该过问,只将她的分内之事做好便是,却也免不了几分伤心忧愁。

长子锺祥北一直留在母亲身边安慰,倒是一直不见锺瑞南的身影,忍不住埋怨这个弟弟定是又跑去贪耍了,竟丝毫不管这家中事,实在是太不应该。

而此时的锺瑞南正在去安舒桥的路上,只是途中停下了脚步,倚靠在一棵树下休憩。

以往去安舒桥都是欣喜而期待的,只是今日实在高兴不起来。

爹又要娶妻了……为什么还要再娶呢,是因为不喜欢娘了,还是和娘生活这么多年觉得腻烦了?

锺瑞南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虽知道所谓三妻四妾,可在他记忆中自己家一直是爹娘二人相伴如常,至于当年曾经纳过妾的事情也不过是由他人言说,如今便更无法理解再度纳妾的事了。

说起来,这还是年少的他第一次认真思索娶亲婚嫁之事。长大了便要娶妻,这是天经地义,可他自己才不要先后娶好几个,要娶就娶最最喜欢的人才好。

思及此,他的小脑袋里忽然浮现出一张熟悉的面庞,总是眉眼弯弯笑如春风,偶尔也会露出他看不懂的神情。可他就是打心眼里喜欢,喜欢他好看的模样,喜欢他的一言一行,纵然这一切说不上任何理由。

“乔生哥哥……”

锺瑞南轻唤出声来,想起爹爹娶亲之事,他心里也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匆匆跑过了桥,锺瑞南奔向竹林深处的屋院,刚到院门口,便见乔生正站在那院中抬眸仰望着什么。

“我来啦!乔生哥哥!”锺瑞南笑着跑进去,乔生也转过身来,冲他点点头。

锺瑞南望着乔生,显得格外兴奋,却是一句话都再也不说,若放在平时早就叽叽喳喳地拉着乔生要玩闹了。

乔生自是觉察到了,看着锺瑞南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便有些好笑地戳了戳他的额头,“怎么了?今天这么安静。”

或许是之前跑过来用气太猛,锺瑞南那张原本粉嫩白净的小脸有点红扑扑的,他摸摸脑袋憨笑道:“乔生哥哥,你、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

乔生一愣,却是忍不住轻笑出声,“呵,你当初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不就说过这话了?还说什么我跟仙人似的。”

锺瑞南自是记得初遇的场景,如今再提起,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傻气,可还是又补了一句:“就是……感觉你今天特别好看。”

不待乔生再说什么,锺瑞南上前拉住他的手腕,脑子里满是之前想到的念头,犹豫再三还是大胆问出了口:“乔生哥哥,等我长大了……能不能娶你呀?”

闻言,乔生怔住了,许是小孩那双黑亮的眸子里透出了太多童真童趣,不禁逗弄得他笑意更甚,反握住对方的小手嬉笑道:“小南今个儿是怎么了,尽说些有趣的话。”

看他笑得那般开怀,锺瑞南反而不乐意了,只觉乔生是在敷衍他,慌慌张张地便要开口辩解:“乔生哥哥,我、我是认真的!”

可无论他怎么板起脸装正经,映在乔生眼里都只是一个青葱少年的无邪模样罢了,直教他的嘴角扬着难以放下。

见状,锺瑞南不免灰心丧气,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的话,怎能就被当成笑话看待了呢。可又心想,乔生定是见他年纪小才不愿相信,待他再长大一些,定要让对方无法再忽视掉这重要的人生大事!

第四章

时光荏苒,转眼间便是数载已逝。

曾经的毛头少年早已长成了俊俏的翩翩公子,年岁尚轻,但举手投足间已有了几分气度。虽然不及大哥才智过人,外貌倒也算得上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然而他不同于同辈那些纨!子弟,镇日游手好闲花天酒地,更不会流连于风月场所,偏偏又行踪难测,众人皆当他生性不羁,如今也快要及冠,倒是越来越难以管教了。

可他才不顾旁人的风言风语。他算不上什么行踪难测,会去的只有那一处地方罢了。

锺瑞南理了理衣襟,确保今日也是同往常一样精心收拾了一番,这才提步前往安舒桥。

小时候有一回,他大清早便要出门,匆忙间胡乱系了系腰带就上了路,哪知半道上那腰带松了开来,整个人一不小心便被绊倒在地,偏偏还摔在了雨后的泥地里,弄得一身泥泞好不狼狈,勉勉强强跑去见到乔生,还差点将那脏泥蹭到人家洁净的白衣上,真是又羞又窘。

乔生虽然表现得毫不介怀,可眼底难掩的笑意还是戳痛了当年他小小的自尊心,从此便在这方面极其注意,再也不愿在人面前丢脸了。

说起来,也快有十年了……

锺瑞南无声地笑笑,抬眸发觉已来到安舒桥边,忽然觉得第一次来这里好像还是昨日的事情一般,与对方的初遇也依然历历在目。

轻轻地踏上古老的桥面,一切还是同十年前毫无二致,对岸的从草、稀疏的碧绿竹林,可就连……

停下了脚步,锺瑞南望着竹林中的人影,恍惚间真以为自己回到了当年当日,他还是那个充满好奇的天真少年,瞥见了那一抹淡雅的白。

乔生回过头,安静地望着他,良久才轻唤一声:“小南。”

白皙的面容上还是那抹淡淡的笑靥,带着几分暖意亲和,可看在锺瑞南眼中,却足以令他呼吸一窒,眸光也瞬间变得深暗起来。

锺瑞南几步走上前,话都没说便一把将人紧紧抱入怀中,如饥似渴般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

乔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很快也放松下来,轻闭双眼,慢慢伸手回抱住他。

“小南……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在人额角落下轻柔的一吻,锺瑞南终是放开了他。

眼前的乔生已比自己稍稍矮了一点儿,再也不是当年需要高高仰起头凝望的大哥哥了。锺瑞南轻轻捧起他的双颊,瞧着这张不能再熟悉的精致容颜,心中满是眷恋。

是啊……就连这张脸,也和十年前……

锺瑞南双眸轻颤,生怕下一刻见到的已不是这样一副容颜。若说当年因为年少的关系,只知道兴奋地跟着自己的乔生哥哥玩闹,那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毫无半点疑惑猜想,怕真是要痴傻了。

为何几乎十年过去,乔生的容貌竟与当初找不出一点儿差别。莫要说他的外貌了,就连这片竹林,还有那所谓的居所摆设,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至于其他的疑点则更是数不胜数。

早在几年前他便察觉到了,也想要将这个疑惑问出口,可每到要问之时,对上乔生对他微笑的面容,竟是一个字都再也说不出来。

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这一切。他变得包容与接受,丝毫不愿去猜测其中缘由。他怕一旦追究下去,到头来得到的会是最不愿意见到的结局,与之相比,他更宁愿相信乔生不过是独自隐居在此,又恰好不善变化罢了。

这算是自欺欺人么……

犹自苦笑,锺瑞南不再多想。瞧见乔生望向他的眼神中已多了几分不解,连忙低下头稳住那张似是将要张口出声的唇瓣,把那疑问全数堵了回去。

这般亲昵的行为已不知做了多少次,锺瑞南娴熟地以舌启开对方的贝齿,在人口中肆意舔弄。

虽然身处室外,可锺瑞南深知此处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出现,动作也愈发毫无顾忌起来,一手按住乔生的后脑拉近彼此的距离,只为加深这一个深情的吻。

良久,锺瑞南才放开他,看着乔生轻轻地喘息,一向白皙的脸颊也染上一抹红晕,这副模样更令他心痒难耐,当即就伸手解起他的衣带来。

自己出门前是弄得衣冠端整,免得对方笑话,可见到了人又恨不得让他衣衫凌乱,自己果然是越来越有禽兽之风了……

被这般自嘲逗得干笑两声,锺瑞南性急地扯下衣带,乔生见状连忙抓住那只手惊道:“小、小南,你这是……”

“阿生,我想要你。”锺瑞南凑上前去,以因情欲而沙哑的嗓音在他耳边轻缓道。

几年前,当他已有了结实挺拔的身躯,样貌也越发俊朗时,便觉很难再像往日那般把对方唤作“乔生哥哥”了,明知岁月流逝,可看着眼前的人数年未变的年轻容颜,却是怎么也叫不出口,便改唤之“阿生”,加上二人已有肌肤之亲,他自认如此倒也更显亲密。

至于第一次又是如何鬼使神差地抱了眼前的人……只记得前几年,最初是因少年人之成长,加上来自周遭的耳濡目染,令他渐渐有了这方面的意识。

可见到富家公子哥儿都是戏弄那青春年少的小姑娘,到了他这里,满脑子心心念念的却是他的乔生哥哥。

这个念头一出现,锺瑞南甚至未觉有任何不妥之处,想起偷偷看过的春宫图,那时浮现在脑海里的便是自己与乔生做那种事的画面,他甚至还为此去找过有关龙阳男风的书籍来认真阅读。

有一段时间,他出于羞怯,躲着迟迟不敢去见乔生,可没过多久便无法抵挡心中强烈的思念,终是喝醉了酒借着冲动跑过了安舒桥,浑浑噩噩间就抱住了那人,也不知絮叨着说了什么鬼话,之后又做出了什么混账事……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盗文自重2983623】

第五章

他只知自己心里的欣喜大过惊慌,乔生于这些床笫之事是生涩无比的,虽然也有羞赧,却并无过多抗拒,后来待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虽然不再提起,可彼此都感觉到相处的氛围悄然变换,不再是年长者与年幼者的宠溺与依赖,而参杂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情欲在其中。

没有推拒责难,虽然也从未听对方说过什么情爱,但他不再矜持懊恼,一旦情动便会拉着对方在那小小的屋院中一晌贪欢。

这年岁正是血气方刚时,锺瑞南与对方斯磨也愈发频繁,对这种事也渐渐熟稔起来,加上他再怎样耽于欲望,举止间也是极为温柔体贴,生怕伤了心爱之人的一分一毫。

从纯真的依赖到炙热的爱恋,锺瑞南只觉此生难以再放开眼前的人。

当朝好男风倒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毕竟还是少数,但他并不觉得爱上乔生有什么错,即便他对那人的身份背景等等一无所知,也下了决心要和人过一辈子。

无论将来会遭到什么阻拦,他也……

“小南,别、别在这里。”

轻柔的低喘打断了他的思绪,锺瑞南盯着略显惊慌的乔生,又装模作样望了望四周低笑道:“为什么?又不会有其他人过来。”

充满戏谑的语气,令乔生低垂的眸子更加躲闪起来,“我……我不习惯。”

的确,几年来二人就算要做那事,也一直是在那所小小的屋中做的,这般光天化日之下倒还真未有过太出格的举动。

可锺瑞南今日偏偏比以往都情动得厉害,还带上点逆反的心思来,愈是看对方因没有做过而心生抗拒,便愈是想要尝试一番。

“没关系,就一次好不好?”锺瑞南脱下自己的外袍于地上铺展开来,又执拗地拉着乔生坐在上面,“我会让你舒服的。”

乔生的脸更红了,非要说起来,对方哪一次都是对他极为上心,让他也能够沈溺在快感之中。可现在又不是这个问题……

劝不过曾经的小毛孩,乔生索性闭上了双眼,算是默许。锺瑞南心下大喜,亲了亲他的脸颊,随即猴急地解开对方的衣衫,顺着脖颈便吻了上去。

随着细碎的亲吻,锺瑞南顺势将人轻轻放倒在铺好的衣袍上,看着他贴在地面上的微乱发丝,还有紧闭双眸的紧张模样,映在眼中着实教他怜惜无比,伸手捻起一缕青丝以指把玩起来。

衣衫解开了大半,白皙的胸膛早已袒露在外,可方才的吻却半途停止,乔生半是疑惑地偷偷睁开眼,只见到锺瑞南正以火热地眼神看着他,手里正揉弄着自己的头发,却再无其他动作。

“小南……”

乔生不知该说什么,原本要在屋外竹林中做这事已令他十分不自在,偏偏那人还这样不紧不慢,弄得他心神难宁,却又无法出言催促。

看出了他眼中的急迫与矛盾,锺瑞南低笑一声,抚上他的脸柔声道:“抱歉,只是觉得……你哪儿都好看得紧。”

说着,手指轻轻划过面颊,在他唇上轻轻一点,“这儿也是。”

不待乔生继续开口,他又将手一路滑下,按在那锁骨之上轻轻描摹,“还有这儿。”

再度移动手指,锺瑞南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愈发粗重起来,只因手就要触碰到对方胸前那颇为敏感的部位。

“还有……”那指尖缓缓挪动到轻微起伏的胸膛上,却恰恰停留在一边突起的红点旁静止不动。

乔生被他这般慢条斯理的戏弄言行弄得窘迫不已,偏过头去不愿理会。锺瑞南也只是笑笑,指尖终于触到那处突起搓弄了几下,“呵,这里也一样好看得很。”

“啊……”

===================河蟹时期请见谅===========================

第六章

“阿生……你爱我吗……”

意乱情迷之间,锺瑞南轻问出声,可迟迟等不到回应,有的只是一声声喘息与呻吟。

见状,他不禁苦笑,这倒也在意料之中,便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全身心投入这竹林中的欢好。

乔生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一个爱字……甚至连对他的感情都只口不提。

可他很快便释然了,或许只是对方性子内敛含蓄,不会像他那样镇日将这些挂在嘴边。毕竟乔生对自己的百般温柔绝非作假,其间情意他也不是看不清楚。

只不过……还是想亲耳听到,哪怕只是在这种时刻也心满意足。

阿生……

彼此都发泄过后,锺瑞南替乔生裹好衣服,自己随意提上裤子,披了件外衣就抱着人回屋。一直光裸着待在外头怕是要着凉的。

忆起少时有一回自己受了风寒不自知,仍跑来这边找乔生玩耍,倒是对方先注意到他发着低烧,连忙带着他在屋里躺下,为他喂水擦汗好生照顾,不出半日竟好了许多。

意识朦胧中,只记得自己抓着乔生的衣袖不断叫唤着乔生哥哥,不一会儿,一只冰凉的手便放在了额头上,令发烧中的他感到无比舒适。

而此时,锺瑞南坐在床边,床上所躺之人则换成了乔生,就好像往日情景重现一般,只不过恰恰对调了一番。

乔生有些疲倦地合上了眼,很快便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只是口中轻轻喃着什么。锺瑞南低下头附耳倾听,便闻一声声几不可闻的呼唤:“小南,小南……”

顿时,心中涌上一股暖流,锺瑞南悄声笑着,暗暗在心中感慨,这样的他……又怎会对自己毫无情爱呢。

跟着爬上了床,锺瑞南躺在乔生身边,望着他宁和的睡颜,忍不住轻轻拦腰相拥,只觉若是永远都能这般彼此陪伴,已是此生幸事。

他才不想追求什么飞黄腾达,家业有大哥继承,而且父亲和后来娶的妾室又给他生了一个弟弟,如今也有六七岁了,他不上不下,本就被管束的少,还顾忌那么多作甚。

他只想和乔生平平淡淡一辈子……就这样不再分开……

“爹!我不要娶亲!”

锺瑞南气冲冲地拍桌而起,随即头也不回地便要往外走去,可几个下人立刻就围上来堵住了他的去路。

“你都是及冠之年了,还成天在外游手好闲,成何体统!”锺老爷也怒目瞪视自己这个次子,手指着人喝道,“那徐家小姐可是我们两家在你未出生前就定下的亲,你现在反悔不认像话吗?”

闻言,锺瑞南更来气了,“我从来都没听说过什么谁家小姐,更不知道我有娃娃亲,是爹你二十年来只字不提,如今突然搬出来,我又怎能接受?”

实在是太荒唐了,一大清早他便被叫到大堂,父亲一上来便是让旁边的算命先生看他的面相,还拿他的生辰八字在那里莫名其妙地乱说一通,听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父亲竟是在给自己操办亲事,而此刻更是听说这竟是多年前长辈定下的娃娃亲,怎能教他不惊讶。

“你这混小子,什么接受不接受的,那徐家小姐可是才貌双全,能让你依照约定把人娶进门来,就已经是你小子的福分了!”

锺老爷捋着胡子,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跟儿子说这事,偏偏锺瑞南怎么也听不进去,纵然平常鲜有管束,可说起来对自己一直倒还是顺从的,不料今个儿却如此抗拒,简直教他气得够呛。

倒是一旁的锺夫人眸子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温声道:“南儿,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姑娘了?”

锺瑞南神色一凛,锺夫人心想自己应是猜中了他的心思,又接着说道:“是哪家的姑娘?要是真中意得很,此事倒也不妨再商量商量。”

母亲的话令锺瑞南安静下来,他当然有中意的人了,可……乔生的事情叫他怎么和家里人说,先不提乔生让他不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他人,就凭他是男子这一点,说出来恐怕都要让家里天翻地覆。

加上乔生身份背景都神神秘秘……

还不待他想出对应的话语,锺老爷又皱起眉头说道:“他这般混日子,又能认识什么好人家的姑娘,我看说不定还是什么风尘女子,简直上不得台面,怎能因此耽搁和徐家的亲事……”

“爹!你──”锺瑞南恼了,尽管父亲这番话只是出于不屑的臆想,可听在他耳中就像是在侮辱乔生一般,心中的火气实在难抑,可面对父亲又无法说出过激言辞,终是忍住怒火,转身就跑出了大堂。

“老爷,你怎么能这样说南儿呢。”锺夫人不禁出声埋怨,可锺老爷只是坐回椅子上,无奈地按了按额角,不再多言。

第七章

锺瑞南匆匆跑过了安舒桥,见到正伫立在屋院里的乔生,方才的气愤消减了不少,可心中那股委屈还是难以克制。自己突然间莫名其妙被扣上了一件亲事,还有父亲那番言语……

“小南。”乔生还是一如既往,扬起温润亲切的笑容走向他,却也瞧出了他脸色不对,连忙牵起手柔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眼前便是自己的至爱,胜过世上所有的人……锺瑞南摇摇头,犹豫再三,只轻轻说了一句:“阿生,我心里不舒坦。”

“到底怎么了?”

“就是……”此时此刻,锺瑞南已经冷静了许多,看着反而是乔生一脸担忧望向他,也不愿让人为自己担心,只勉强撑起一抹微笑道:“我爹突然说要让我娶亲,我们一言不合,这会儿有些气恼罢了。不过你别担心,我爹他也就随便提起,不打紧的。”

说到最后,都已是在无形间安慰对方一般,哪知听见这话,乔生眼中忽然闪过一抹惊愕,随之而来的竟是浓浓的慌乱与彷徨无措,可锺瑞南恰好偏过了头,自顾自地走到一旁继续道:“我爹就是说我年纪到了,也该考虑这些事了。但你说我大哥不也前年才成的亲么,那时候也不见我爹急过。”

待他自个儿絮叨完,又走回乔生身边的时候,乔生已恢复了先前的神色,只是稍显木然。锺瑞南不察,反又想到其他事,攀住他的双肩笑道:“阿生,要不然……要不然你跟我回家好不好?干脆我就坦白了你我之事,看爹娘能拿我怎么办!”

然而直到语尽,乔生还是那副呆愣无神的表情,锺瑞南以为是自己的突然发言把人吓到了,连忙又改口道:“哎,阿生你别担心,我方才都是胡言乱语罢了。我知道你不喜欢见人,那以后还是我来见你便好,至于我家那边你也放心,我一定可以──”

“小南。”

乔生轻轻地出声打断,抬起头与他正视,脸上的笑容几不可见,“你是该娶亲了。”

“……什么?”锺瑞南的笑一瞬间有些僵硬,但还是问了一声,免得是自己听错了。

乔生的眼神毫无躲闪,眼中甚至依然是那般化不开的浓情,可嘴里的话语却淡然得好似在对不相关的旁人诉说:“你确是到了该娶亲的岁数,若是有满意的亲事……便允了吧。”

锺瑞南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僵硬的笑意几乎快要碎裂一般,好半天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阿生,你在说什么?”

“小南,我记得你今年已过了二十对不对?也是时候娶个姑娘……”

“阿生!”

锺瑞南大喝一声,攀住他双肩的力气也增加了不少,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你、你怎么能让我──”

“不对吗?”乔生神色平淡如常,与锺瑞南此时的目眦欲裂简直太过反差,“我也只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为我好……”锺瑞南连连后退几步,眼眶竟有些泛红,仍是无法接受乔生突然之间对他说出的这番话,“你明知我对你的情意,却让我去娶亲,这……也算是为我好?”

乔生不答,只微微低下头不再看他。

一时间,二人皆沉默不语,只能听到锺瑞南急切却压抑的呼吸,仿佛在克制千万般的心绪一般。良久,他才低声问道:“阿生,刚才的都是说笑对不对?你莫要吓我了,我还是会一直来这里陪你,我们不想那些事了,好么?”说到最后,语气里还带上几分慌乱与诱哄。

“小南,你不要逃避。”乔生转过身去不再面对他,“我想……我们今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阿生?!”

“我们这样,也是该结束了。”

那语气愈发冰冷,字字句句却犹如晴天霹雳般震得锺瑞南说不出一个字来。

眼前的人,曾经与他那般亲密,怎会在一瞬间突然对他这么无情!

锺瑞南踉跄着后退几步,只觉手脚顿时发凉无力,脑中也嗡嗡作响乱成一片,无法再去思考方才乔生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为何……要如此对他……

锺瑞南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也顾不上应付自己的父亲,便径自走回了自己的卧房,从里头锁紧了房门。

门外的两个仆从见到二少爷失魂落魄走进屋的模样,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随即屋中已传来一声声巨响。

──是重物摔在墙壁或地面上发出的声响,夹杂着花瓶瓷器破碎的刺耳声音。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定是少爷在房内疯狂地摔砸东西,那阵势听起来着实可怕,他们从外头唤了几声得不到回应,又不好擅自闯入,只能匆匆忙忙去找老爷夫人。

锺老爷只当他还在为白天要娶亲的事发怒,也不愿前去,倒是在外行商的长子锺祥北恰好回家来,听闻消息便急急忙忙跟着母亲赶了过去,至于作为妾室的二夫人则和小儿子去安抚锺老爷。

锺祥北在门口叫着自己的弟弟,但屋里已经没了方才的动静,他担心弟弟出事,推了推门,最后索性一脚踢开了闩住的房门闯了进去。

“小南,你……”

“南儿……”

刚踢开房门,便见屋里一片狼藉,几乎所有能摔的东西四散各处,满地皆是残破的碎片,锺祥北和锺夫人一惊,双双喊出声来。

锺祥北先一步踏过碎片,找到了正坐在地上愣神的锺瑞南,赶忙上前低身扶住他,“小南,你这是做什么!”

锺瑞南原本无神的双眼稍稍闪过一抹光彩,抬起头看了眼他,嘴里倒还叫了一声:“大哥。”

还好,看起来意识倒还挺清醒,锺祥北稍稍安下心来,锺夫人则赶紧叫来几个仆人把狼藉的房间收拾一番,锺祥北则把弟弟从地上拉起来扶到床上。

第八章

“娘,大哥,我没事。”锺祥北冲二人随意摆摆手,声音听起来也有气无力,“我只是有些闷得慌,抱歉……”

“南儿,你、你是不是在气你爹让你成亲之事?”

锺夫人满是忐忑地问出口,然而锺瑞南却只是摇了摇头,“娘,我真没事,您就别问了。我现在想休息了,您和大哥也回去吧。”

“南儿……”

锺夫人见劝不动,一时间却也不知如何是好,也只得应允了。只是和锺祥北出门前,又嘱咐几个下人好生听着屋里头的动静,千万不能让他有任何事情。

屋子收拾好了,人也都离开了,坐在床上的锺瑞南缓缓闭上眼,脑中依然一遍遍回荡着乔生今日说过的那些话,每一字都令他心如刀割,痛苦不堪。

你是该娶亲了。

我想……我们今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我们这样,也是该结束了……

“别说了、别说了──”锺瑞南死死抱住头俯下身去,痛苦地发出一声声压抑的低吼。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只不过是心怀悲哀去找乔生寻求抚慰,却怎么也未曾想到最后竟会这般收场。

十年来,他的乔生何曾如此冷淡地对待过他,将他推得远远的。

而且,还是这般突如其来,教他毫无准备。

想不通,一点儿也想不通。锺瑞南双目通红,耳边响起的一字一句仍在无止境地折磨着他的心神。

一夜难眠。

翌日天还蒙蒙亮,锺瑞南已经阴沉着脸离开了家,他要去找乔生好好问清楚,不能就这样被对方擅自断了这份感情。

“阿生、阿生!”

走过了桥穿过草丛,他已看见那人依旧站在竹林之中,只是听见了他的喊声,却没有如同往常一般转过身来言笑晏晏。

锺瑞南也顾不得许多,冲上前去拉着他转过来面对自己,可眼前的乔生脸色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眉眼间也是一片冷意。

他哪里见过这种神情,一时间竟有些慌乱,恨不得下一刻便向他哭求。忍住心中的悲伤,锺瑞南努力以最平静的语气问出口:“阿生,你可是在生我的气?”

想了整整一夜,他只能猜测对方是因为自己要成亲了,觉得彼此都是男人,将来要面对的困难太多,这才故意要赶走自己。只要他态度低下一些,温柔的乔生也一定会为他心软才是。

“抱歉,阿生,我不该跟你说什么娶亲。你相信我,我们不是走不下去的。就算日后有一天瞒不住了,我也一定能让家里同意你我之事,断然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相信我好不好?”

“小南。”

乔生抬起脸来,脸上的冰冷稍稍纾解一些,这让锺瑞南大喜过望,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凑效了,可对方下一番话便又再度将他打入地狱。

“我从来都没有生你的气。我昨日说的那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我是为你着想,你要明白,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我不明白!”锺瑞南愤怒地吼出声来,“什么不能在一起,若真如此,你又为何昨日才说这种话?!”

乔生的眼中慢慢染上一抹哀愁,却也极淡瞧不真切,“那是因为我一直都忘记了,直到昨日你提起娶亲一事,我才幡然醒悟,想起我们并无可能。许是这么多年的日子过的太自在畅快,竟令我忘乎所以……”

“这是何意?我们到底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若是皆为男子一事,你大可不必担心。还是说……你还瞒着我其他什么事情?”锺瑞南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继续出言追问。

闻言,乔生忽然轻轻扬起了嘴角,可那抹笑容却看着愈发苦涩。

“呵,我瞒着你什么……小南,我瞒着你的事情还不够多么?你就从来都不曾对我起过一点儿疑心?”

锺瑞南这下子愣住了,他没想到竟是对方先说出这么一番话。

他当然有疑心,多少年来他对乔生的疑问实在数不胜数,可就是因为乔生太过神秘,还有他自己情根深种,才索性刻意忘却这些疑点,不去计较一切说不通的事情。

只因为他怕一旦追究问起来,会得到令他痛苦悔恨的结果。

可如今不也是一样痛苦么……锺瑞南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道:“阿生,我是对你有过疑问,可我不在乎那些你知道么?我管它真相事实如何,我、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

乔生没有任何回应,看得锺瑞南急了,捧起他的脸就吻了下去。刚咬住那张唇,却又被硬生生地推了开来。

“小南,我说了,我们该结束了。你莫要太执着,总有一天你就能忘了我,和你的妻子好好过日子。”

“够了……”

锺瑞南忽然生出浓浓的绝望与无措,他只觉此刻的自己竟似是无力改变现状。

他明明那样爱着乔生,却终究要这般不明不白地被迫离开么……

“阿生,既然你真这样想,我也不再纠缠了。”

“……”

“我……”他本想要说出走了二字,却终是没能说出口来。或许在心底深处,他还对这一切抱有一丝希望,若是真说了离开,怕是今后真要与对方分开了。

只不过眼下的局面,又和真的分开有何区别呢。

锺瑞南摇首转身,却又忍不住回头望去,乔生依然站在原地,脸上已恢复到了先前那般冰冷无神,冷漠的目光刺痛了他的心,令他无力再看,终是一步步踏了出去。

走过了安舒桥,锺瑞南站在桥这头停下脚步,忽然转身冲着对岸声嘶力竭般大吼了几声:“阿生!阿生──”

也不知那边究竟能否听得见……

可听得见又如何,那人已不再要他,将他拒之于千里之外。

十年相惜相伴的深情挚爱,难道真要如此草率了结?

第九章

尽管锺瑞南从未答应与徐家小姐的亲事,可锺老爷一心只认自己的想法,仍是各方面都开始操办起来。

很快,锺瑞南便从母亲那里得到了消息──下个月初八,他将与徐家小姐成亲。

这是何等荒唐之事,一场从未所知的娃娃亲,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甚至连名字都还不曾知晓,便要和对方成家……

谁又能顾他心有所属。

锺瑞南木然地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着之后的安排,却是一个字都再也听不进了,只是自始至终未再作出什么反抗言行,算是沉默地接受了这件事。

他依然会前去桥对岸,只是自从那日分开,待他再度前去时,竟没有再见到乔生的身影。

还是那多年来相熟于心的竹林与小院,唯独少了那个人。

“阿生,我知道你在,你只是躲着不愿见我。”

锺瑞南走入院中,对着虚掩的房门,以极其平缓的口吻自言自语般说了起来。

“我曾经无数次猜想过你的身份,怀疑过太多事情,可终究都没有能够问出口。我一直相信,只要有这颗爱你的心,就没有什么是无法面对的。至于娶亲生子那些事,我从几年前发现爱上你的那一日起,便早就决心放弃了。

“可我没有想到,先放手的竟会是你。可你连理由也闭口不提,就擅自决定要与我分离。你教我要如何接受,我甚至在想你是不是从来都不曾爱过我……

“是了,你倒是真的一次也未曾对我说过什么情爱,总是我主动缠着你,说什么要和你相守一辈子……呵,现在想来,真真可笑。”

锺瑞南发出几声破碎的干笑,脸上却划过一丝泪痕,心更是揪痛非常,令他快要窒息,却还是执着地叙说着放在心中许久的每一句话。

乔生一直都未曾露过面,锺瑞南甚至产生了一丝错觉,或许他是真的不在这里了……

然而冥冥之中,他仍是能够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便没有停下那番诉说。

之后的每一日,锺瑞南都会抽空来到此处,纵然每次都再也未能见到乔生,他还是这般守在院中,一句又一句孜孜不倦地说着。

有时声音极为平静,有时又会哽咽不成声,但无论如何也不曾停歇。

说尽了刻骨铭心的爱恋之情,便开始回忆十年来的种种,由少年成长为青年的他,还有无关岁月流逝一成不变的那个人……

不知不觉间,竟已过了大半个月。

明日……便是初八了。

锺家早已布置得喜庆非常,四处张灯结彩红绸高挂,新房也精心收拾过,一切只待次日的仪式。

偏偏新郎官大白天便跑得无影无踪,直到晚上才失魂落魄地回来。不过这段日子他一直都是如此,锺家也习以为常,只要成亲当日莫要出什么差错便是。

终于时至初八,怎知天公不作美,清早便天色昏沈,细雨纷纷,但这并未影响到锺家的喜庆气氛。刚及五更天,锺家便在厅堂摆好了诸般牲祭与果品以作享先,仆从更是早早为锺瑞南换上了一身豪气红袍,只待迎花轿上门。

众人还在忙里忙外时,忽然一个丫鬟急匆匆地从后院跑了出来,一边还不住地喊道:“二少爷不见了──”

顿时,锺家上下陷入一片混乱。至于那个被众人寻找的二少爷……

“阿生。”

锺瑞南来到安舒桥旁,没有披戴任何雨具,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雨中,偶尔发出几声轻唤。

他双目显得有些无神,却依然直视向桥对岸,只不过没有提步踏上桥面走过去罢了。

细密的雨水不断地打在脸上,锺瑞南愣愣地望了眼灰暗的天空,良久才缓缓闭上眼,感受天地间这一派清冷,心中如火般的热切思念仿佛就要被浇熄一般。

“阿生、阿生……阿生──!!”

用尽最后的力气,锺瑞南冲着远处奋力呼喊:“我今日便要成亲了!你真的再也不想见我了吗──!”

脸上早已湿润,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他痛苦地以手掩面,满是哽咽地继续叫喊:

“我是真心想和你过一辈子……”

“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真的很爱你……”

“阿生……乔生哥哥……”

锺家还乱作一团时,他们的二少爷却突然从外面归来。

浑身被雨淋得湿透,先前意气风发的新郎官派头更是消失殆尽,锺夫人惊讶半天,连忙叫来几个仆人扶他回房好好收拾一番,不然这种样子要怎么跟人家姑娘成亲!

好在家里准备齐全,没过多久,锺瑞南便恢复了往常模样,只是脸色略显苍白,神情也有些黯然。

两老自然清楚他一直是不愿接受这门亲事的,倒也无所谓他这般毫无神采的样子,继续进行原本该有的仪式。

终于迎来新娘子的花轿,徐家小姐戴着红盖头盈盈下轿迎入厅堂,一切似乎都那般顺遂。锺瑞南以眼角余光望了眼身边所站之人,心中已痛到麻木,此时竟有些异样的平静。

就要……结束了么……

锺瑞南绝望地闭上眼,沉默着等待最后的仪式。

忽然,一阵狂风莫名地呼啸而过,一瞬间厅堂里的灯火全数熄灭,众人还全然未能反应过来,只觉那阴风吹得人迷了双眼,纷纷以衣袖挡面等待平静,徐家小姐也吓得连忙伸手压住自己的红盖头不敢出声。

锺瑞南猛地睁开双目,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

他只觉一颗心狂跳不已,难以克制那般悸动。

究竟发生什么了……

“小南。”

却在这时,一个魂牵梦萦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锺瑞南一个激灵,转头向周围查看,却也被风弄得难以视物。

阿生,阿生?!

想要叫出他的名字来确认对方的身份,可锺瑞南尝试着叫了好几声,喉咙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死命地在心中呼唤起来。

第十章

“小南,我还是来见你了。”

阿生……你在哪儿?

“抱歉,我好自私,我还是放不下你……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愿意,我自然愿意!

“好,小南……我会在桥对岸等你……永远在桥对岸等着你……”

可你若是知晓了我这副模样,还会来找我么……

最后一句话,不再是耳边轻喃,却更似是直接在他的心中回荡,震得他有些发懵。

虽然仍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对锺瑞南而言,他只要那几句话便已足矣。

厅堂之中的狂风转瞬消散,众人许久才回过神来,却再也不见方才还站在正中的新郎官,即他们的二少爷。

怪事种种,实在难以常理判断。锺家与徐家都完全摸不着头脑,但眼下还是──找人要紧。

锺瑞南疯狂地在雨中奔跑着,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踏过了安舒桥,再一次冲进了承载他十年回忆的场所。

突然,他硬生生停下脚步,只因此刻映入眼中的景象令他呆滞了一瞬。

十年未变的竹林,地面上却似趴伏着一个人。一袭白衣仍是再熟悉不过,可是……

凄然零落,白发似雪。

“阿……生……”

锺瑞南唤了一声,却很快反应过来,顾不得思考其他便冲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扶起地上的人,令他靠在自己肩旁。

幸好……还是那眷恋已久的容颜,还是他的挚爱。

难以压抑的泪水缓缓滑落脸庞,锺瑞南轻轻地抱住对方,竟像个孩子般放声痛哭,满心却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一次,你不能再赶走我了。

锺瑞南动情地抚上怀中人的发丝,然而那一头白发却还是有些刺眼,方才经历了大喜大悲,这会儿也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这才开口又唤道:“阿生,阿生……”

乔生慢慢睁开眼,对上了他充满复杂心绪的双眸,锺瑞南这才看清他脸色无比苍白,竟连双唇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阿生,你这是……”

乔生摇摇头,轻扬起嘴角冲他笑道:“我没事。”

时隔多日再度见到挚爱的温柔笑靥,锺瑞南心中又是一阵激荡,缓了缓,才又说道:“阿生,你还要瞒我什么。你晓得的,我都为你抛下一切了,你还不愿告诉我么?”

“事已至此……”

乔生勉强从他怀中撑起身子坐在一旁,温柔地凝望着他,眼中不再是冰冷无神,亦无犹豫迟疑,极其平静道:“小南,这么多年了,你该明白,我……并不是人。”

心中的猜疑得到了肯定,锺瑞南并无惊讶,只是好奇更甚,也不出言打断他,只点点头让他继续。

见状,乔生嘴角扬的更弯,“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锺瑞南一愣,“不是乔生么?”

乔生笑而不答,只是转过了头,看过去的正是通向外头安舒桥的方向,良久才点首道:“不错,乔生、乔生……由桥所生。”

“那座桥千百年来孤魂野鬼无数,加上草木皆有灵,久而久之,那些魂灵慢慢汇集,竟生了个非人非鬼的灵体……那便是我。我受缚于此,就创出这一方天地,与世隔绝,本不该得见凡人。怎知你体质特异,不仅能穿过桥边的结界前来此处,还能够看见我……”

光是那非人非鬼几字,便令锺瑞南听得心中一震。他虽未能完全明白乔生的来历,可听在他耳中总有种苦涩非常的感觉,不知怎的,竟教他心疼得厉害。

乔生不觉其他,仍是缓缓道来,“从前我都是清心寡欲,不知世事,可许是寂寞太久罢,你的突然到来,教我感受到了人世的乐趣,更没料到你我这一来往,便是整整十年。

“你对我生了情愫,我又何尝不会如此。只是你我这般差距,总让我顾虑繁多,直到那日你提起娶亲之事,我才猛然顿悟,你不过是一介凡人,应去过你的凡世生活,而不是和这样的我在这里虚度光阴。”

“不是的!”锺瑞南打断他,“不管你是什么,我、我都不曾想过和你分开。”

乔生笑着握住他的手,似是要安抚一般,而激动万分的锺瑞南也很快就这样安静下来。

“后来那些日子,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终是……没能忍住,闹了你的亲事。呵,原来我也是这般罪孽深重。”

锺瑞南猛地摇头,什么罪孽不罪孽的,那亲事本就不是出自他的真意,又何尝有罪无罪之说?

“为了去找你,我耗了太多灵力,这才得以魂灵之态出现在凡世诱你前来。只是耗费良多,把自己弄成现在这幅模样,一定吓到你了罢。”

“没有!”锺瑞南连忙出言否认,又轻轻地抱了抱他,脸上满是喜悦,哪里还见先前短暂的惊愣。

连他是什么身份都无所顾忌,还怕这发肤皮相么……十年的牵绊,才不会如此肤浅。

乔生满足地笑了,倚靠在他身上相对无言,良久才低低开口:“小南,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要和我过一辈子,不会后悔么?”

锺瑞南定了定神,以手对天虔诚道:“我锺瑞南在此对天起誓,无论怎样都愿和乔生相伴终生,绝无后悔。”

话音落下,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爱人的回应。直到过了许久,才缓缓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

“……好。”

忽然,他攀住锺瑞南的肩膀,仰起脸凑了上去,在人唇上印下一个深情缠绵的吻。

锺瑞南闭目感受,只觉浑身力量渐失,却并无什么痛感,只是愈发觉得身子轻盈,意识也渐渐飘忽起来……

尾声(完)

十年后。

长年在外的锺家长子锺祥北又一次难得回到了故乡安舒镇,趁着春光明媚,他带着夫人和年满八岁的女儿锺雁出外踏青寻乐,顺道看看故乡的风景。

锺雁年纪虽小,模样却已生的娇俏甜美、水灵可爱,加上性子纯真活泼,很是讨人喜欢。

一家人来到了西郊的安舒桥近旁,那锺雁生性胆大,见双亲在桥旁望景,自己则更好奇桥的另一头,那里杂草丛生,看不见深处模样,却更令她心生兴趣。

反正也不会迷路……锺雁捂嘴偷笑,踮着脚尖便偷偷摸摸踏过了桥,小手扒开碍眼的从草,很快就钻了过去。

入目虽然只是一片翠绿的竹林,可她只觉看起来竟比外头的风景还要美,忍不住停下脚步,瞪着一双明亮的眸子细细观赏。

忽然目光那么一瞥,却见深处似是还有什么。她迈着小跑奔了过去,竟见一处小小院落。

更令她惊讶的是,那院中此时正站着两个人,皆是一袭白衣,只不过看不到脸,或许是住在这里的人吧。

她走上前想要打个招呼,可刚发出声音,那二人却立刻转过身来看向她。

原来是两个陌生的大哥哥……

个头高一些的那人见了她,眼中忽的闪过一丝惊愕,很快也向她走了过来。锺雁有些小小的紧张,但看清了来人的样貌,也教她心中升起一丝亲切感,很快就扬起笑脸道:“大哥哥好,你们是住在这里的人吗?”

“嗯。”来人点点头,后面的人也紧随而上,那人相貌更加柔美,脸上也一直带着微笑。

锺雁看呆了,一张小脸泛起了红,连忙转向先前的人。奇了,方才那种亲切感绝非她的错觉,而是愈看愈觉得……

“大哥哥,我总觉得好像和你很熟悉。”锺雁扭捏了好久,才有些羞涩地说道。

闻言,那人一愣,看向锺雁的眼光也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锺雁。”

“锺……”

两个男子皆是一惊,相互对视,心中也隐隐想到了什么。

“大哥哥……?难道我们见过面?”

锺雁看着对面的二人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不禁愈发好奇起来。

哪知其中一人微笑着蹲下身子,亲昵地摸着她的脑袋,许久才开口道:

“呵,你不该叫我大哥哥……该叫我一声叔叔才是。”

送走了锺雁,锺瑞南只觉心中感慨万千。

当他见到锺雁的第一眼时,他也觉得十分熟悉与亲切,早已有了些许猜想,直到听见她的名姓,再从年纪上判断,这才敢肯定自己所想。

原来大哥有了女儿,而且都这么大了……

走回小院,锺瑞南轻轻拥着乔生,温声说道:“哎,我都过得快不知岁月了……原来又是十年已逝。”

“小南,你……是不是觉得闷了?后悔了?”

“怎会。”

面对爱人的担忧,锺瑞南吻了吻他的面颊以作安慰,“能有你相伴,我只知快活自在。”

当年回到了乔生身边,锺瑞南立誓愿与他相守一生。乔生思量再三,施法取了他的半数魂魄,将自己的修为相授,终令他也成了魂灵之体,只能在这一方土地维持真身,再也无法回到尘世。

乔生曾无数次想过自己是否做错了,担心锺瑞南总有一日会不耐寂寞,埋怨于他。可每到那时,对方总会笑他多虑。

“不过是归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还可与你永生共度,幸甚如此,夫复何求。”

诚挚万分的话语,足以安抚乔生的心忧。

乔生转而望向安舒桥的方向,忆起方才的小姑娘,能够来到此处看见他们,想必也是体质特殊。而当时她眼中的好奇与惊讶,仿佛与多年前小小的锺瑞南闯入之时一模一样。

……连他的心中也涌上些许怀念。

一旁的锺瑞南抚上他一头青丝,当日的白发已经靠他的魂魄补足而恢复过来,他也因而总是借此打趣。

“阿生,你说你是不是吸了我的精气才好转了?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些?”

乔生自然明白他话中所言是怎么个给法,不禁面上一红,好半天才憋出两个字来:

“……胡闹。”

“对了,阿生,你说为什么雁儿也能过来呢?难道体质特异的全出在我们锺家?”

“呵……我看是你们锺家的孩子都很胆大,敢到处乱闯。”

“那是,不胆大怎么能抱得乔生哥哥你这个美人归呢?”

“……又这般没个正经。”

一时间,林中传来两个人爽朗的笑声,令这方天地也被喜悦所感染。

又不知下回会等到谁的到访,一同来感受这般开怀呢……

──全文完

Advertisements

6 thoughts on “Ta chờ ngươi tại bên kia cầu – Lê Tiểu Diên

  1. Cổ trang, em thích. Không quá dài, em thích. HE, giọng văn nhẹ nhàng, em bấn loạn !!!

    Tiểu Thảo chị làm đi làm đi~~ Đọc QT không thấy hết cái hay T^T

    Em định ôm, làm thử một ít chương đầu rồi, nhưng mà cứ cảm thấy mình làm hỏng văn phong tác giả làm sao ấy chị ạ, cứ phải cẩn thận từng li từng tí nhưng mà vẫn cứ lệch nghĩa nữa *khóc*

    • Hay em kết hợp với ai làm đi, tuy rằng chị thích, nhưng cảm giác ko tới nên quyết định ko làm.
      Giờ chưa xác định mình đang thích thể loại gì nữa, nghỉ lâu ko làm nên hơi mờ mịt… =.=

      • Vào năm học nên ai cũng bận chị ạ. Em cứ làm rồi sửa dần vậy. 1 chương Trấn Hồn 7 trang word em làm mất hơn 1 tiếng, mà 1 chương truyện này có 5 trang mãi không xong ^^

      • Tốc độ tên lửa —> 7tr mà 1h <— đúng là Trường Giang sóng sau xô sóng trước…
        Mong là sẽ sớm được đọc truyện này từ em; mấy cái thần tiên quyến lữ bao giờ cũng lãng mạn.

      • Căn bản là truyện ấy hiện đại, thoại nhiều, 7 trang của nó ít chữ lắm mà cách viết nó cũng dễ hiểu chị ạ. Nếu không mắc mấy cái thành ngữ hay tiếng lóng thì chỉ khoảng 1 tiếng đến tiếng rưỡi là xong thôi. Tốc độ của em là phụ thuộc truyện đó. Riêng cái Ta chờ ngươi này em đánh vật từ sáng đến giờ đã hết 1 chương đâu TT^TT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