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ông tìm chết sẽ không phải chết – Mijia

Tên gốc: Bất tác tử tựu bất hội tử

不作死就不会死 by mijia

(网游)

文案

主题:这是一个关于谁是金主谁被包养的问题的研究……

这个梗归我的好基友水鬼扇所有~我只是负责将它写出来wwwww

另外,祝贺扇扇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333=

PS:如果有姑娘觉得孟乔这个名字很熟悉的话,请不要见怪……这是扇扇最爱的名字【噗

搜索关键字:主角:辛磊,孟乔 ┃ 配角:A君,B君 ┃ 其它:网游,金主,短篇

☆、上

1、

辛磊是个家里蹲,唯一的工作就是巴结好那个让自己过上衣食无忧生活的人——这样的职业,俗称小白脸。

作为一个死宅小白脸,辛磊对于奢华生活没什么要求,唯一的爱好就是玩网游,将自己金主给自己的“工资”投在网游里,然后塑造出一个又一个牛逼哄哄、金光闪闪的大神,自我满足地看着其余玩家对自己顶礼膜拜,在网络中呼风唤雨。

基本上,如此没有追求的生活就是他唯一的追求了。

2、

孟乔是个大老板,现实中牛逼哄哄、呼风唤雨,还包了一个乖巧可爱的小白脸,无聊了就去逗弄逗弄,解解闷。

作为一个工作忙碌的男人,孟乔有时候会上网玩玩网游当做消遣,不过对于这类游戏,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也很少投钱进去,认为将金钱挥霍在这种东西上面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而像自己这么成熟理智的人,是绝对不会做的。

于是,在网游里,他是一名彻彻底底的小白。

3、

辛磊在游戏里遇到了一名小白。

这名小白要等级没等级要装备没装备,还偏偏一副自大的模样,仿佛众人皆醉我独醒那般令人看着尤为不爽。不知为何,辛磊似乎总是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那名金主的影子,大概所谓那些现实里的成功人士,就算是在游戏里混得不怎么样,也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当然,虽然看着不爽,但是辛磊自持大神的身份,本来也是不会跟这类人一般计较的,而对方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傻乎乎地惹了他在网上的朋友A君,陷入了被追杀的境况。

在网游中,要想真正一呼百应,不仅要有金钱堆出来的实力,更要有哥们儿有事、两肋插刀的气概。于是,当A君叫他一起去轮白那个小白的时候,辛磊义无反顾地去了。

那小白的确顽强得很,无论怎么追杀都挺着一根傲骨死不认错,然后将原本不大的事情弄得越来越糟糕。辛磊本就看他有些不顺眼,现在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追杀的时候自然尽心尽力。基本上,在这一段时间之内,辛磊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刷小白了,感觉就像是在打他那位总是高高在上的金主的脸一样,让人尤为舒爽。

也不知是那一身金光闪闪的牛逼装备太过惹眼,还是大神的身份一出总是令其他玩家对他马首是瞻,或者是他刷小白耍得太哈皮,最后都有些喧兵夺主,总之,不知不觉间,小白的仇恨值逐渐转移到了辛磊的身上,完全都忘记了他根本不是始作俑者。

“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好看。”某天,小白在躺尸了无数次后,如此恶狠狠地留下了一句话。

“哈哈,那我就等着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辛磊得瑟地回答,做完了刷小白的日常任务,他感觉神清气爽。

“说起来,A君都快忘了当初追杀的事了,你怎么还追着他不放?”好友B君无奈地看着辛磊。

辛磊思考了一下:“大概是已经养成习惯了吧?你要知道,习惯这玩意儿真心不好改!”

B君:“………………”

小白默默地下了线。

4、

孟乔在游戏里遇到了一名大神。

这名大神要装备有装备、要操作有操作、要人脉又人脉,可以说在游戏里一呼百应,就连孟乔这类对于排行榜不怎么关注的玩家都知道他的名号,因为这名字几乎每天都被高悬在世界频道上供人瞻仰。

只不过,孟乔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跟这位大神亲密接触,并且彻底了解到了对方的二逼本性。

事件的起因很简单,不过就是下副本分赃出现争执罢了。孟乔本也对一两件装备没什么兴趣,就算那装备挂到网上能值一两千RMB,对于他而言也不过是根本看不上眼的九牛一毛。但是,让他尤为不爽的是对方的态度。

孟乔的人物虽然在网游中算是不入流的,但是他本身却很是傲气,忍受不了对方的态度于是争执了几句,便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

对方叫来了自己的朋友助拳,而朋友又叫了朋友,一来二去,最终连那位大神都被拉进了追杀他的队伍,着实让孟乔哭笑不得。

不过,孟乔从来都不是会被吓到的人,他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妥协。面对追杀,孟乔不会选择息事宁人,反而越挫越勇,就算是拼着废了这个号,也不会向这帮闲的没事儿干自认为有多么霸气的毛孩子们低头。

当然,每天上线都会被追杀,这样的生活还是令孟乔异常恼火的,而让他莫名其妙的是,其中追杀他最为凶狠的人,却是跟这件事情本没有多大关系的大神。

逐渐,大多数的追杀者开始退出追杀的队伍,只有大神仍旧紧追不放,孜孜不倦,孟乔简直对他这样愚蠢的行为痛恨至极,忍不住在某日放下了狠话:“你等着,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对方看上去根本没有将这句话放在眼里,哈哈笑着,轻松地回答:“那我就等着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孟乔在电脑前握了握拳,视线扫向自己钱包内的银行卡。

“说起来,A君都快忘了当初追杀的事了,你怎么还追着他不放?”大神的朋友疑惑地问道,也道出了孟乔一直以来的疑惑。

“大概是已经养成习惯了吧?你要知道,习惯这玩意儿真心不好改!”大神漫不经心的回答。

孟乔强忍住张口欲喷的一口老血,果断点了关闭按钮,下了游戏。

5、

辛磊觉得最近自己的金主有些奇怪,似乎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一样,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为了自己的工作能够照常进行,以免被炒了鱿鱼,他使出了十二万分的心力去讨好金主,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都贴心极了!

只可惜,就是效果似乎不怎么好……

金主和他一样是正式出了柜的,也没有什么狗血的未婚妻女朋友之流,所以辛磊倒是能很放心地上门讨好,不用害怕被抓.奸在床。于是,这一天,他亲手煲了香喷喷的营养粥,登门抚慰金主疲劳了一天的身心。

——先喝汤还是先吃我?——不要说没脸没皮,这是干一行爱一行的工作节操!

金主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似乎即将大仇得报那般,破天荒地赏了他一个多日未见的笑脸,然后心满意足地喝了辛磊的粥。

吃饱喝足之后就轮到饱暖思淫.欲了,因为出门前辛磊已经将自己洗的香喷喷了,所以在收拾完碗筷之后无事可做,干脆溜进了书房内,打算在金主洗完澡之前打发打发时间。

然后,他看到了金主打开的电脑屏幕上,那个他熟悉到极点的游戏画面与那熟悉到极点的人物ID。

然后,辛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碎!掉!了!

6、

孟乔觉得自己包养的小白脸今晚有些奇怪。

虽然在床上依然柔顺可爱,但是却更像是魂不守舍,比起方才吃饭时候的殷勤小意来简直天差地别。

“在想什么?”孟乔低声问道,手指插.进对方柔顺的黑发中,低头吮吸着他的嘴唇。

小白脸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在走神,发出猫咪一样的呻.吟,主动环住了孟乔的肩膀,同时热情地收缩起含着孟乔巨.物的甬.道。

孟乔闷哼了一声,再也懒得去管他今日的反常,越发用力地冲击起对方的身体。

云雨初散,小白脸体力不支地蹭着柔软的被褥睡得人事不知,眉头微微锁着似乎在心烦着什么。

孟乔低头用目光描绘着对方的五官,心中感慨这样貌实在是完美无瑕,也不枉他在看了第一眼之后,就决定将他包下来。不过,孟乔的心思很快又转回到了游戏上,想起自己已经充值的一大笔钱,微微勾了勾唇角。

孟乔似乎想象到了自己咸鱼翻身,将之前那个嚣张的大神踩在脚下的场景。

——这大概会比做.爱还要令人舒爽。

7、

当辛磊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电脑点开游戏,然后望着自己登陆界面上的人物无语凝噎。

欺负人竟然欺负到了自己的金主头上,这样的狗屎运天下几个人能有?说不定用来买彩票都会中特等奖!辛磊森森地捂脸,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最近金主总是脸色阴沉,这分明都是他千里追杀闯!的!祸!

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肿么办……

扪心自问十分钟,完全不敢对金主坦白的辛磊决定还是在游戏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就算不能让自己的大神号与金主的小白号成为好基友,起码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想到就要做,辛磊一向都是雷厉风行的,于是终于望穿秋水地等到了金主上线之后,他立即使用了追踪道具,飞到了金主的面前——嗯,这玩意以前为了追杀,他一口气买了很多,现在想想都要抹一把辛酸泪……

果然,看到辛磊到来的时候,金主立即如临大敌,虽然他已经充了钱,但是等级还没上来,自然不是辛磊大神号的对手。

见到金主的小白号攻击自己,辛磊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还手,但是刚发了一招秒掉金主的半管血后,他终于反应了过来,自己是来求和的啊啊啊啊啊——剁手!

强忍住PK的欲望,辛磊停下攻击的动作,任凭对方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血磨光,然后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金主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大神不是没有死过,但是绝对没有死在这么一个小白号的手里过!

“……你是什么意思?”小白号看着躺在地上的大神号,问道。

“我是来求和的,大家化敌为友吧。”大神号的头顶默默浮现出这样一行字。

小白:“……被盗号了?”

大神:“是!本!人!”

小白:“为什么?你怕了?”

大神:“……嗯,你就当是我怕了吧,怎么样?握个手?”

小白:“………………”

☆、下

8、

孟乔觉得很无语,看着屏幕上死皮赖脸的大神,总觉得自己完全追不上对方跳跃的思路。

昨天追杀自己追杀地那么愉快,今天却突然负荆请罪求原谅,孟乔觉得自己果然是老了,现在的孩子怎么那么难懂!

本想着不理会他,但是却怎奈对方死皮赖脸,无论他操纵着人物跑到哪里,对方都会锲而不舍得追上来,孟乔几乎觉得,倘若往他屁股上插.一条狗尾巴,此时必定摇得能翻出花儿来。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但是看在他貌似真心实意、甚至不惜破坏一直以来装逼的大神形象的份上,孟乔决定暂时与对方化敌为友。就算他真的在打什么坏主意,孟乔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孟乔态度的软化,大神自然是感受到了,于是更加一心一意地粘着他。

因为被追杀,孟乔等级低了,大神就辛辛苦苦地带他下本升级;因为被追杀,孟乔装备破了,大神就四处搜罗好的装备,赠送起来毫不手软;孟乔被欺负,大神就帮他出头;孟乔欺负别人,大神就当他的帮凶。

如此毫无原则的爱护是孟乔第一次感受到的,让他在哭笑不得的同时,却又不由得有些心动。

逐渐的,孟乔放下了原本的防备,踏踏实实地跟着大神出双入对,在大神的悉心关爱下,孟乔长势喜人,很快便等级装备双丰收,再加上他也还算不错的操作意识,成功地与大神双宿双栖,几乎哪里有大神,哪里就能看到他的影子。

当然,孟乔的“好运”让不少对大神有所肖想眼红不已,对他不利的传言也在游戏里悄悄流传开来,比如说,他是被大神包养的小白脸。

9、

当辛磊听到这一传言的时候,整个人都想给跪了!

小白脸?!金主是小白脸?!辛磊只想要对这一传言微笑着说一句“呵呵”。

为了笼络住自己的金主,辛磊可算是下了大本钱了,幸好羊毛出在羊身上,他只不过是将金主给他的钱再匿名从游戏里返还到金主身上罢了。

……不过,这种总觉得做了白工的感觉是错觉吗?

面对好友A君与B君的质问,辛磊自然是不可能承认的,他知道网上都是什么尿性,倘若他今天含混其词的话,明天包养的传言就能被坐实了,好不容易把金主笼络好的他怎么可能去做出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

“绝对没有!”辛磊义正言辞,“他从来没有跟我要过什么,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给他的!”

“兄弟,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吧?他是女生玩妖人号?”A君大惊失色,“你们视频过音频过?”

“都没有……”辛磊否决——虽然他连金主屁股上有颗痣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总之,别问这么多了,我就是想这么干,钱是我的,我说的算。”

“我们只是怕你被人骗。”B君犹豫着规劝,“毕竟你在他身上花了这么多钱……”

“我相信他不会骗我。”辛磊一口咬定。

“你真喜欢上他了?就算他很有可能是个男的?”A君有些想吐血,“你是隐性基佬?”

“呃……”辛磊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知道对方的相貌、年龄、身份,甚至连性别都不知道……”B君感慨,“这才是真!爱!啊!怪不得很久前我就怀疑你为什么追杀他追杀得那么执着,原来那时候就已经看对眼了?”

被真爱了的辛磊:“…………”

A君:“……好吧,虽然还有些无法接受,但是我仍旧祝福你,希望你别被骗。”

B君:“+100086”

辛磊:“…………………………”

10、

当孟乔从A君和B君口中得知这一段对话的时候,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俱全。

他虽然曾经也想过大神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却是在有些不敢往这方面去思考。

在孟乔的心里,对方是个冲动又傻气的孩子,这样的年龄总是会走一些弯路,做一些错事。出了柜、自然知道同性恋的生活有多么困难的孟乔真心实意不想让这样单纯的孩子走上这一条荆棘之路。

但是同时,他又隐隐的有些窃喜与甜蜜,因为对方真的喜欢自己。

不是喜欢他的权势、金钱、相貌,而是不掺杂任何外界因素、原原本本的他。

这样一份感情,在如今的孟乔看来尤为难得,而他也隐隐地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觉得自己也在不知道对方的年龄、样貌、性别的情况下产生了好感。

默默退出游戏,孟乔无意识地侧头看着自己的手机,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包养的小白脸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了。

前一段时间几乎一天三四通电话,似乎生怕被遗忘,如今一天能发个短信道晚安已经很难得了,而孟乔也对此毫无察觉,一心一意都扑在了游戏上的那个人身上。

孟乔觉得,自己也许是时候要找个人安定下来了,而一想到这一点,他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网上的那个人。

思考了半天,孟乔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把自己的私生活整理好,然后找机会与网上的那人见个面,看看他真正的情况,倘若合适的话——比如年满十八岁、真正有出柜的决心——就开始追求他,结为真正的固定伴侣。

孟乔有信心,以自己现在的社会地位,就算是对方出了柜,他也有能力护他周全。

11、

当辛磊接到金主的电话时,整!个!人!再!次!碎!掉!了!

他挖了挖耳朵,仍旧有些难以置信——他这是被炒鱿鱼了?!这不科学!!

金主平静地告诉辛磊合约到期,然后给了他一大笔钱当做分手费,正式解除了与他的包养关系,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辛磊举着手机,听着里面传来的忙音,时隔很久终于体会到了恍惚与茫然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做的错了,最近他可是兢兢业业地陪着金主在游戏里逍遥,将自己大笔的工资都投在了金主身上,其敬业程度简直连他自己都要感动……等等……

辛磊木然地抬头望了望天花板。

虽然他在游戏里如此敬业,但是妈蛋金主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他啊!因为整天耗在网上,辛磊似乎的确忽略了在现实里对金主的关心体贴,似乎最近已经很久没有打电话去问安了,至于床上运动那更是很久没有进行过了……

想到此处,辛磊内牛满面着恨不得给自己一爪子——这简直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在金主看来如此不敬业的小白脸,活该被炒鱿鱼啊!

辛磊嘤嘤嘤地趴在电脑桌上痛苦万分,恨不得求个读取游戏进度,让时光“嗖”得一下倒流回几个月前,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忽略现实里金主的感受!

当然,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也不意味着辛磊会心平气和地接受这样的结果,然后在游戏里继续跟金主——不对是前金主——相亲相爱。

被炒了鱿鱼,钉老板小人都是轻的!

既然没有了包养关系,辛磊自然不用再介意前金主的感受,于是,他磨刀霍霍地登上了游戏,打算在游戏里替自己报仇雪恨。

叫你没心没肺地炒我鱿鱼!老子轮!死!你!

12、

解决了自己包养小白脸的黑历史,孟乔登上游戏的时候难得地有些雀跃与忐忑。求见面已经提上了日程,如果情况合适的话,一向雷厉风行的孟乔今天大概就能敲定结果。

上了游戏,对方果然也是在线的,孟乔主动打了声招呼,对方便像是以前那样迅速地飞到了他身边。

……然后,剧本就有些不对了……

“怎么了?!”孟乔惊讶地看着对方毫不客气地抽出武器,对他就是一个强力技能,就算他如今装备等级都上来了,也不由得被削去了一大管血。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紧逼不放,孟乔招架了几招,连声追问,却没有获得任何的回应。

这一段时间的形影不离,让孟乔对大神的招式、习惯非常了解,虽然对方没有说话,但是从操作看上去的确像是同一个人没有错。孟乔虽然迷茫,却也不敢真正与他对抗,生怕有了什么误会,而他又把大神杀了,弄得误会越来越深,无法收拾。

于是,毫无疑问的,孟乔被大神三下两下地砍倒在地。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即使在挺尸状态,孟乔仍旧孜孜不倦地询问道。

对方也终于回答了:“没有误会,我就是要杀你。”

“…………”孟乔沉默了片刻,“这是……情趣?”

“情趣你妹啊!”对方炸毛,“你给我起来!让老子杀个痛快!”

为了安抚自己看中的未来的恋人,孟乔自然顺从地将自己原地复活,然后又被对方砍瓜切菜一般砍翻在地。

如此重复四五次之后,面对毫无怨言且又毫不反抗的孟乔,大神大概也觉得有些无聊了,丢下一句“妈蛋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便下了线。

孟乔呆呆地站在原地,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13、

辛磊暂时AFK了,因为他要寻找新的工作——直白点来说,是寻找新的金主。

不要说他不劳而获,他就是职业.小白脸(正色)。

辛磊一向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他不会坐吃山空,直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有所行动,未雨绸缪才是最正确的。

当然,在AFK之前,他还是通知了自己游戏里的兄弟姐妹们,告诉他们自己最近在苦逼的三次元遇到了麻烦,资金出现问题,于是要暂时离开游戏解决麻烦。

对此,兄弟姐妹们都表示很理解,并且给了他诚挚的祝福,希望他早日解决麻烦回归游戏。

于是,辛磊就AFK了,很理所当然地忘记了之前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对象、他包养的小白脸。

只可惜,在找工作的时候,辛磊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的眼光变高了……

有钱的没有前金主长得帅,长得帅的没前金主有钱,中等有钱中等帅的没有前金主大方好伺候……等等等等,为工作而奔波忙碌的辛磊都快给自己跪了。

果然,吃惯了山珍海味,他已经看不上青菜小粥了……

辛磊沧桑地眺望着远方,特别想要再上一上游戏,然后将前金主砍死个五六七八遍,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14、

在那日被莫名其妙地砍死数次之后,大神下线之后就再也没有上来,孟乔听说,他AFK了,因为在现实里出现了问题,似乎是资金周转不灵。

孟乔认为,也许就是因为在现实里出现了麻烦,所以那日他才会如此烦躁。

孟乔想要告诉对方,他愿意帮他解决资金问题,愿意回报对方的感情,但是对方却再也没有上线,甚至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

也许,这就是有钱人的傲气?不希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落魄,更不愿意开口向别人求助,所以一个人默默扛着一切。孟乔似乎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不由得越发心疼。

等了一天、两天、三天、一周,对方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孟乔觉得自己有些等不住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对一个人牵肠挂肚,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思考对方在干什么,倘若他受了半分委屈,恨不得以身替之。

终于,孟乔决定主动出击,他要找到那个人。

孟乔的门路很多,只要他真正想要做,通过网上的踪迹寻找一个人还是不算太难的。

花了不知多少时间与精力,孟乔终于拿到了对方的住址,看上去有些眼熟,但是他并未多想。

第一时间,孟乔就按照地址开车去了那个地方,一路上,他的心跳若擂鼓,再三模拟见到那人的时候该说什么、做什么,是彬彬有礼地解释,还是先将对方狠狠吻住,以慰这一段时间辗转反侧的相思之苦……

虽然在站到那扇门前的时候,孟乔仍旧没有想好该如何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抬起手,按响了门铃。

门内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似乎隐隐带着几分倦意,勾得孟乔不由自主地呼吸急促。

脚步声匆匆接近,随后就是开门的声音,当孟乔真正看到对面那人真正的模样时,他愣住了。

15、

“……吆,前金主?”辛磊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来不及吐出第五个字,就被对方按在了门板上,狠狠地啃噬着嘴唇。

“你真是作得一手好死啊,嗯?”孟乔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带着浓浓的威胁与情.欲。

辛磊预感到不妙,大惊失色:“此话何解?!”

“等我在床上把你收拾了之后,你还有精力的话,再好好解释吧!”孟乔冷哼一声,将比自己瘦弱得多的辛磊抱了起来,大踏步走进屋内,然后狠狠地摔上了门。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是至理名言!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