Đại vương muốn nôn, đại vương động thai khí rồi – Liệt Chủy

Tên gốc: Đại vương yếu thổ liễu, đại vương động thai khí liễu

大王要吐了,大王动胎气了 by 咧嘴

(重生灵神鬼怪)

【文案】

表面冷酷面瘫实际暴躁纯情帝君攻X表面二货实际心思通透白虎受

文不符题,鉴定完毕。

是个短文。

老妖:“大王……您这症状是越来越像那怀孕了。”

关键字:主角:炎霄、白峥

【正文】

【一】

仙雾缭绕云鼎湖。

帝君:“妖物!本君的地盘也敢闯!”

白虎:“只是向仙人讨个宝物。”

帝君:“哼!胆子不小!就不知有来无回么!”

白虎:“我天劫将至,横竖是难,不与天相争到底,死不明白。”

说罢白影一闪直冲藏蓝湖底。帝君见势略有犹豫一瞬,便也紧随其后窜入湖底斗法去了。

湖面。

天雷隐隐,狂风阵阵。

万千的气势化作骇人的闪电一道劈到了水下。

水花四溅。

……

【二】

深山洞府。

白虎趴在床边:“呕……唔呕……”

小妖甲担心不已:“大王,大王您挺住啊。”

白虎颤抖:“……呕……冷……”

小妖乙手忙脚乱:“快,快拿狐皮来!”

白虎气弱:“蠢东西,狐皮与我有什么用……呕……”

老妖丙:“大王,您这样子看起来实在不妙啊。”

白虎:“废话,本王岂会不知……呕……这次的天劫没被雷劈死,还是那蠢神仙替我挡了一下的缘故……却也折损本王许多法力……”

老妖丁皱眉:“那炎霄帝君不可能是如此好打发的,大王是怎么从云鼎湖回来的?”

白虎:“本王怎么知道那死蠢神仙被雷劈了以后就不见了……唔呕……”

【三】

数月后。

深山洞府。

老妖丙摸摸胡须:“呃……大王……据我说您这近月来的症状是越来越像那怀孕了。”

白虎懒懒掀了掀眼皮:“我说过,这莫须有的东西不要乱提,你是越老越糊涂了不成?!”

老妖丙:“可,可是大王,您的肚子明显是越来越大了啊。动不动想吐也是害喜的症状……”

白虎:“闭嘴!别再惹我不高兴……唔……”

老妖丙:“大王您肚子又不舒服了?”

白虎摸摸隆起来的小腹:“小痛而已,想来是最近吸入了太多仙灵草的精华,消融不了罢了。”

【四】

夏至。

白虎伏在床边:“呕……唔呕……”

半晌。

白虎皱眉捂着肚子躺平:“……唔……”

室外。

小妖甲低声:“唉……大王又吐了。”

小妖乙悄声:“大王这是动了胎气吧?”

小妖甲悄声:“你也这么觉得?”

小妖乙悄声:“现在全族都这么觉得。”

议论声渐远。

白虎将手覆在额头。他身体的状况自己自然再清楚不过。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如果真如他人所说,那可就不妙了。

好歹他也是一个有着千年道行的(公)虎王,要是真怀孕了,那多丢人呐。

【五】

洞府门口。

虎族一众老小为大王送行。

白虎挺着半大的肚子淡淡然:“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妖丙:“大王,您这身子沉重,要不还是别去赴狼王的酒约了吧。”

白虎:“那怎么行,十多年前就说好的。我顺道还要往各地走走,没个三五年是不会回来了,你们自己保重吧。”

老妖丙:“那大王您可得好好照顾自己,虽说最近是不会吐了……”

白虎不耐烦打断:“好了好了别啰嗦了,我走了,你们都回去吧。”

老妖丙:“哎大王,您如果真生了可得记得好好照顾小虎啊——”

白虎不等老妖说完就使了口诀,一道白影窜出了栖虎山。

山谷空余老妖的叫喊:“它没修道,可是要喝奶的哇!!——”

【六】

事实上,好面子如白虎王,他是不可能去赴约的。

而是自己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偷偷摸摸的住了下来。

日渐感受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虚。

瞧着肚子越来越大。

惆怅不已,夙夜忧叹。

时不时就摸摸自己的肚子,想着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秘密。

终于在寒冬将至的某个清晨,有了答案。

那天白虎醒来就觉得有些些不同。

一睁眼,首先扑入眼里的就是一小团黑乎乎的绒毛正放置在他腹上。

而原先挺起的大肚,此刻已是一片平坦。

——本王生了!

这是白虎的第一反应。

惊得立马坐起。

小黑毛团就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

吓得白虎立马把毛团给捡了回来,小心翼翼捧在手心,举到面前。

这才看清那黑乎乎的毛团有小小的耳朵,卷卷的尾巴。

小小的爪子松开抱着的头,露出了粉嫩嫩的肉垫,还有泛着暗金的眼睛。

白虎各种激动的心情皆化作嫌弃的表情:“真是个又黑又丑的……小东西!”

【七】

虽说小老虎黑不溜秋的是丑了点,可那也是他白虎自己亲生(?)。

初为虎父的白虎王还是很新奇的。

山洞。

白虎一双碧眼看着他的虎儿子(?),用手轻抚,自言自语:“小东西,你是怎么到我肚子来的?”

小虎用前爪蒙着头:“…………”

白虎指尖顺着小虎尾巴缠绕:“我闻你身上自带一股仙家灵气,莫不是那蠢神仙湖底藏的神兽仙胎?被雷给劈到我身上了?”

小虎奋力的将尾巴甩开:“…………”

白虎摸摸小虎的耳尖,笃定:“你既然由我孕育,那就是我白虎王的儿子,可莫因你是仙胎就嫌弃你老子,更不可以和我做对,知道么?”

小虎动了动耳朵:“…………”

白虎轻笑:“虽然你是长得丑了点,可也不要自卑,我白虎王的儿子还没有人敢轻视的,乖,把爪子给我拿下来,再让你爹我瞧瞧你的丑样子。”

小虎被迫给掰下了爪子,小脸苦大仇深:“…………”

白虎便忍不住叹气:“果然……还是太丑了点。”

小虎:“!!!”

【八】

夜晚睡觉的时候,白虎怕他的虎儿子冻着,便有意现了原形。

通体雪白,碧眼熠熠。

吼一声,半个山林都是骇人的虎啸。

吓得小虎又一咕噜滚下了石床。

却被白虎温柔的叼着后颈,安置在了自己怀里。

这是睡觉的意思。

小虎扭了扭身子,老大不愿意的留一个黑乎乎的屁股给白虎看,才终于苦大仇深的闭上了眼。

就是夜半的时候。

小虎又骇然睁眼。

凝神静气的憋了好一会儿,憋得头顶噔噔冒起了虚渺的白烟。

“啵——啵——”两声。

虎头上才冒出两个小小的,绒绒的角。

小虎“呜呜……”两声,捂着绒角郁卒了。

【九】

小虎费了吃奶的劲才把两个绒角给憋回去。

经此一事,小虎整日郁郁寡欢。

病蔫蔫的死样让白虎有些小担心。

摸摸对着自己爱理不理的虎儿子,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

起身化作一股白影就从山洞消失了。

山林里。

白虎偷偷观察。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会对着母虎嗷嗷撒娇?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生龙活虎蹦蹦跳跳?

嗯,怎么别家的小虎就乖乖喝奶无比……嗯?喝奶?

白虎这才想起自家的虎儿子似乎还没喝过奶。

【十】

三天后。

白虎风尘仆仆的从外面回来。

小虎病蔫蔫:“…………”

白虎微微一笑:“傻儿子,你爹我给你带回好吃的了。”

小虎扭头:“…………”

白虎轻轻抓起小虎放在胸前:“出去一趟才发现你也是要喝奶的,本想着抓一头母虎回来给你当奶妈,但你本来就与我不甚亲厚,喝了别家的奶还不得跟别家跑了,所以……”

小虎抬眼看白虎,背脊有点寒:“…………”

白虎有点不自在:“玉遥山上有株浆奶果树,传闻吃了……咳,反正也就那么回事,你爹我为了你可是豁出去了,将来可不得给我好好听话。”

小虎虎躯一震,满眼震惊:“…………”

白虎幽叹:“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好在,你也就是个不懂事的小虎崽。”

说罢,白虎王解了衣袍,一边用手轻抚小虎脑背,一边柔声细语的轻哄:“吃吧……”

小虎挣扎,四只软软的爪子踩在白虎胸上乱蹬:“……呜呜……”

白虎愠怒,一手轻掐开小虎嘴巴就往下按:“别给我乱闹脾气!不吃奶怎么有力气长大?!”

小虎垂死挣扎乱蹬:“嗷呜呜……”

白虎怒:“叫什么!你就这么嫌弃爹给你喂奶?!”

小虎挣扎得有进气没出气:“嗷嗷……”

白虎冷哼:“不识好歹的东西!”

说着就要用强制手段给小虎喂奶。

可奶首刚一碰到小虎舌头,小虎就双腿一蹬,彻底晕死过去。

宁死,也不喝上一口奶。

【十一】

山洞。

小虎悠悠转醒,暗金的黑瞳水灵灵。

白虎一手撑着脑袋,侧卧石床:“哟,小东西终于舍得醒了?”

小虎动了动,骇然发现自己被链条给栓在了角落:“嗷嗷嗷……”

白虎:“不听话的惩罚。”

小虎愤怒,眼神凶狠:“嗷嗷嗷……”

白虎:“谁叫你不听爹的话?还甩脸子嫌弃你爹我?!晕过去?你可真能耐啊。”

小虎愤怒,挣动铁链:“嗷嗷嗷……”

白虎翻身,留个后脑勺给小虎,悠悠然:“你再好好叫,正好我一直觉得你叫的不像老虎,趁此机会好好练练。”

小虎脸都气黑了:“嗷嗷嗷……”

“嗷嗷嗷……”

“嗷嗷……”

“嗷……”

……

叫了半夜,气弱。

趴在地上,留一个毛绒绒的黑屁股对着白虎,伤心郁卒。

后觉被人用手给抱了起来。

白虎轻声呵斥:“小东西,你这回可知错了?在我面前傲气……嘶——混账!你竟然敢咬我!!”

【十二】

翌日。

山洞门口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仙君:“妖孽,速速出来!”

白虎施施然走出:“不知仙君到此,有何指教?”

仙君冷声:“莫要装傻,你日前趁本君不在,到我玉遥山盗取仙果一事,有何解释?!”

白虎听罢一笑:“仙君山上仙树异果那么多,区区一个浆奶果也值得万里来讨?”

仙君:“看样子你是不知错了!”

白虎:“是仙君不要太小气才对。”

仙君怒斥:“妖孽!那就休怪本君不讲情面了!”

言尽,两人就斗起法来。

青光白影斗缠在一起,一时难分高下。

白虎一边施法压住对方频频攻向山洞的青刃。

一边想着怎么才能带着小崽子逃跑。

一个不剩,就被闪了。

狼狈摔回山洞,就看到小虎睁着一双大眼木愣愣的看着。

白虎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声他的虎儿子。

若不是为了这个小崽子,他早就逃之夭夭了。

怎么会和外面的臭神仙纠缠不清,自讨苦吃!

【十三】

仙君缓步踏进。

一眼就看到了石床上的小黑虎。

仙君恍然:“原来如此……这不是凡物吧?又是你这妖孽何处偷拐来的?”

白虎眼神一凛,面上冷笑:“我怀胎生下来的崽儿,还轮不到你来管!”

仙君瞥一眼地上的白虎:“妖孽,莫逞嘴皮功夫。这小虎灵气十足,乃仙家之物,让本君带回,或可饶你一命。”

说着,仙君拂尘一扫,就想将小虎带到自己怀里。

可还有一个更快的白影飞扑到小虎面前,硬生生挨了拂尘一下,将小虎抱在了怀中。

仙君见状,厉声呵斥:“孽畜!”

白虎抢回小虎,白影一反。

长啸一声化了原形,嘴里叼着小虎就向仙君扑去——

仙君拂尘再扫,划出一道青光屏障,却被扑来的白虎当了跳板!

纵身一跃,瞬间无影无踪。

【十四】

月光下,小潭边。

白虎半身雪白虎毛浸在水里,静静趴着。

小虎左顾右望,站一边。

白虎低声哼哼:“若不是我被天雷劈过法力折损,今日也不至被这臭神仙伤成这样!”

小虎:“…………”

白虎:“你个小崽子也不争气,有事就会傻兮兮看着,要被人给抢走了都不知道!”

小虎:“…………”

白虎:“小混账,下次遇到这样的坏人,学聪明点躲着,知道吗?”

小虎:“…………”

白虎眼一瞪:“你听到了没有!”

小虎不情不愿:“嗷……”

白虎这才几步踏出水潭,设了结界,垂头舔舔小虎颈背:“深山夜寒,到我怀里来睡。”

【十五】

夜半三更。

小虎从白虎怀里探出脑袋。

小心翼翼的从白虎怀里退出,站在一边静静看着白虎。

月色下,受了伤的白虎在结界中安心休憩。

肚皮一起一伏,极有规律。

确定他是没被吵醒。

小虎这才转身,一步一步,悄悄的走出了结界。

——说不伤心是假的!

白虎双眼缓缓睁开,碧绿的眼眸在黑暗中泛着幽光。

自己数月怀胎生下来的小崽子,竟然,竟然半夜偷走?!

简直就是个狼心狗肺的小混账!养不熟的白眼狼!

亏他还妄想着怎么和他虎儿子好好生活,如今在它转身的背影里,都是笑话!

神兽仙胎!

都是和神仙一样绝情绝义的冷血东西!

他怎么会蠢到把这从他肚子里出来的小怪物当儿子?!

真是太蠢了……

咬牙切齿盯着眼前黑暗的树丛。

可感觉到小虎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还是忍不住摒了气息,跟了上去。

【十六】

然后他就看着自己那狼心狗肺的小畜生爬过山石……

越过树丛……

被枯枝绊倒,死蠢!

从大石头上滑下,白痴!

小坡跳不上,傻样!

一咕噜滚下沟,笨蛋!

……

天亮的时候,小虎又回到了白虎栖身的水塘边。

不同的是嘴里拖着两顶黑乎乎的山野灵芝。

迎着山里最好的日月光辉生长的灵芝。

虽然对于白虎这样千年道行的妖来说是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

重要的是,某某讨厌欠别人人情。

还了就不关他的事了。

可一回来就看到了白虎双目盈盈的样子。

没反应过来,一个虎扑就把小虎给压了。

白虎欢喜难掩,口舌并用,对着他的虎儿子又是亲又是舔:“我的好儿子,你真是爹爹的心肝宝贝,宝贝心肝,要不以后就叫你小宝吧~爹爹的小宝贝~”

小虎面沉如冰:“…………”

【十七】

山中岁月静好。

虽然白虎对小虎各种折腾,小虎对白虎各种嫌弃。

日子也像小溪里的水一样,潺潺流过。

半年之后。

白虎带小虎去了狼王府邸。

狼王一拍白虎肩膀:“白峥老弟,先前的酒约你可真不够意思,大伙儿都来了就你没来!哟……你怀里这小家伙是?”

白虎难掩得色,将小虎窝着的脑袋抬起:“我儿子。宝贝来,给狼王问个好。”

小虎老大不情愿睁眼,暗金的眼眸瞪了一眼狼王。

狼王小吓一跳:“哟,你儿子这眼神可真骇人,有气势!果然是万兽之王啊哈哈哈哈……”

白虎听了也笑:“啊哈哈哈哈……”

小虎眼皮一耷,抱头生气。

狼王热情招呼:“来来来,拿酒上来!老弟,这次你可一定不醉不归!在哥哥这里小住几月,我们二人把酒都喝光了才是!”

白虎自然大笑:“这是当然!哎你家的儿子们呢?”

狼王:“小崽子都在外面呢,让你儿子也出去玩玩吧!”

白虎便将小虎放下,拍拍其黑乎乎的小屁股,鼓励:“爹爹要喝酒,去,和哥哥们玩玩。”

【十八】

于是小虎就被围观了。

小狼崽们好奇瞅着这个比他们还黑的家伙。

小狼甲:“这是什么?”

小狼乙:“弟弟,白虎叔叔的儿子,所以是白虎弟弟。”

小狼丙:“可他是黑的。”

小狼甲:“那就黑虎弟弟……它没白虎叔叔好看。”

小狼乙:“它不理我们。”

小狼丙用爪子拍拍小虎的脑袋:“弟弟,跟我们去玩!”

小虎脑袋一偏,眼神不耐:“嗷…………”

小狼甲:“嗯,看样子弟弟还不会说话。”

小狼乙:“弟弟还小,不会说话很正常。”

小狼丙又用爪子勾搭:“弟弟我们来玩捉猎物。”

小虎生气转身甩尾巴:“嗷…………”

还没抬脚走两步,后腿和尾巴就被叼住抬起。

下巴噗通一声磕地上,上半只身子就被拖着往外走。

“来嘛,来嘛弟弟,我们一起去玩嗷呜……”

小虎脸黑如碳:“…………”

【十九】

狼王府邸。

酒香浓郁,泡的一狼一虎,不知今夕何年。

忽然,小狼崽们飞窜回来。

“不好了……”

“不好了……”

“弟弟被狐狸精给抓走了!”

狼王抬眼一看,迷迷糊糊:“一,二,三……没错啊,我就你们三个,哪来的弟弟?”

小狼崽急哭:“弟弟,黑虎弟弟!”

白虎耳朵一凛,待反应过来,就窜了出去。

儿子!

他的儿子喂!

酒意被吓散了大半,揪着心强迫自己聚神感受小虎的气息。

都怪自己一时大意。

忘了自家儿子是个怎样灵气的存在。

这若是落入专走邪门歪道的妖怪手里,不定是怎样一顿滋补的美餐!

寻找的时候背后冷汗涔涔。

真是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自己怎么就……

怎么就这么蠢呢……

【二十】

竹林里。

一声惨叫。

轻烟迷雾中摔出一个青衫女子。

捂胸吐血,惊慌失措:“仙人饶命,仙人饶命,小女知错冒犯了,求仙人开恩呐……咳咳……”

帝君缓步踏出迷雾,寒声:“孽畜!”

狐妖连连后退磕头:“仙人,饶命,饶命呐,小女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虔心悔过,正心修道,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帝君冷笑。

若是以往,他定会将此妖怪打得灰飞烟灭。

可如今……

帝君瞥一眼狐妖,不情不愿寒脸低叱:“滚!”

狐妖大喜:“谢仙人不杀之恩。”

说完就窜了个没影,生怕帝君后悔。

……

迷雾彻底散去。

站在远处的白影便也显现出来。

碧眼对上黑瞳。

熟悉又陌生。

白虎既担心又疑心,出言也没了客气:“我儿子呢!”

帝君甩袖:“本君不知。”

白虎咬牙怒视:“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在你身上!你最好把它交出来!”

帝君脸寒:“之前你到云鼎湖盗物,本君尚未与你算账,识相的话,现在最好滚开!”

白虎冷笑:“那真是让帝君失望了,今日我要是找不回儿子,帝君也别想走!”

带着拼死一搏的决心。

凌厉的攻势化作万千虎啸如利爪般向炎霄帝君削去。

没有反击,只感觉抓了个虚影。

万钧气势过后,哪里还有帝君身影?

枯枝落叶中,只静静仰躺着一个昏过去,露出软软肚皮的小黑虎。

【二十一】

好不容易攒了大半年灵力,就这么莫名其妙浪费在了狐妖身上。

到最后自己落得飞回云鼎湖的力气也没有。

身份也暴露了。

小虎……帝君表示:

他郁卒地想死了。

特别是,一醒来发现自己又被当做畜生一样给栓了。

山洞里。

小虎怒不可遏:“嗷嗷嗷……”

白虎施施然走到面前,目光居高临下:“啧啧啧,叫什么叫,堂堂炎霄帝君像个畜生一样狂叫像什么样子?”

小虎凶神恶煞,怒目而视:“…………”

白虎见状,轻笑:“啧啧啧,真听话,说一下就不叫了,果然是家养的畜生,善解人意。”

小虎怒不可遏:“嗷嗷嗷……”

白虎慢慢蹲下来:“叫了大半年还是叫的这么难听,你一个神仙学虎叫,很威风么?”

小虎愤懑瞪视:“…………”

白虎伸手扯扯小虎胡须:“你这一会儿叫一会儿又不叫的是个什么意思?我说一下都不行么?”

小虎愤怒跳窜甩开那作恶的手:“嗷嗷嗷……”

白虎悲天悯人感叹:“完了完了,帝君你变成小畜生,连脑子也变得跟小畜生一样笨了……”

小虎怒瞪:“…………”

【二十二】

在忍受了一堆笑里藏刀的冷嘲热讽后。

小虎脖子上的铁链还是被解开了。

连同解开的还有白虎和小虎的关系。

小虎被狠心扔出了山洞。

咕噜噜滚了好远。

白虎恨恨的声音随着风声也传了好远:“你滚吧!蠢神仙!从今以后你和我再无关系!”

小虎甩甩脑袋从地上爬起。

默默望了一眼散着柔光的山洞口。

低头,垂眸,转身。

用那小短腿,慢吞吞的走了。

……

再说山洞里。

白虎真是又气又恨,失落伤心。

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养了那么久的小家伙居然会是那个蠢神仙!

化形趴在石床上休憩。

脑子里冒出的却是小虎对着他的黑屁股。

一甩一甩……表达不爽的小尾巴。

一眨一眨……泛着暗金的黑眼睛。

一动一动……安静起伏的小肚皮。

还有那时不时就扭头的嫌弃小样,动不动就瞪眼的愤懑表情。

白虎闭眼,长长低叹:“唉…………”

忽又猛然睁眼。

忘了忘了差点忘了!

他的小畜生现在没有半点法力!要是再遇上妖怪可怎么办!

心急火燎的,还是窜了出去。

【二十三】

山洞里。

大眼瞪小眼。

白虎抓着小虎后颈毛将它提起:“看什么看,要不是我把你找回来,你被哪个妖怪吃掉了都不知道!”

小虎:“…………”

白虎盯了许久,森森笑开:“小东西,既然你从我肚子里跑出来,那就算是我儿子,管你之前是什么,只要你还在这世上存活一日,那都改变不了我生了你,而你是我儿子这个事实。”

小虎瞪眼:“…………”

白虎挑眉:“不说话?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也认同了。”

小虎蹬腿:“嗷嗷嗷……”

白虎微笑:“嗯,我听得懂,你也很欢喜是不是?爹爹也是一样的心情,小宝贝~”

小虎扭头,企图咬人:“嗷!嗷!”

白虎把小家伙收入怀中:“好了好了别撒娇了,乖~嗯?~”

【二十四】

小虎是蠢神仙这个事实让白虎失落了好一阵子。

不过面上都没表现出来。

有点伤心什么的,他才不会让人知道。

只是对小虎的爱称又小宝贝变成了小畜生。

……

冬天的时候。

白虎带着小虎回了一趟府邸。

一族的老妖小妖看到小公子,眼睛都亮了。

老妖丁慨叹:“大王,您终于生完小公子回来啦!”

白虎眼神一扫,面目冰冷:“捡的。”

老妖丙:“是是是,捡的!捡的!可否让我们抱抱?”

白虎:“小畜生脾气暴躁,不近生人。”

说完就进去了。

小妖甲嘀咕:“小公子怎么是个黑的?”

小妖丙悄声:“兴许……大王那神秘相好是只黑的……”

【二十五】

小虎毫无意外被当成了虎族里的宝。

宠就一个字。

白虎也很快发现这一状况。

眼见小虎被大家伙儿以爱之名,百般折腾。

甩手不管。

可时间久了,他也有受不了的时候。

老妖丙:“大王,我观察了很久,小公子好像都没长大过,要不咱们找母虎给他喂奶吧?”

白虎脸色一沉:“不用,小畜生饿不死。”

老妖丙:“哎呀饿不死和长不大是两意思,不能等同啊#%^*&……”

一通说教。

……

小妖甲:“大王,我们给小公子洗澡,小公子不太愿意闹腾了起来,不小心……就把您的紫尊玉壶杯给打破了。”

白虎脸色一沉:“把小畜生给我拎进来!”

小妖甲:“大王息怒,大王息怒,这不怪小公子都是我们的错^$%#!……”

一通解释。

……

老妖丁:“大王,您和小公子睡觉的时候再加一张狐皮吧,冬天夜寒,万一冻着小公子可怎么是好啊!”

白虎脸色一沉:“有我在还不足以驱寒?!”

老妖丁:“哎呀大王,小公子还是只小虎,天寒了那说冻着就冻着的啊¥%#@#……”

一通啰嗦。

……

洞府门口。

白虎抱着小虎:“我要带这小畜生寻个清净地方修炼,归期不定。你们好好保重!”

虎族:“哎呀大王使不得,使不得啊……小公子还怎么小,怎么吃的了那种苦啊……”

白虎转身化作白光,秒走。

他真是受够了家里这帮没底线宠小孩的家伙了!

【二十六】

山中修炼枯寂。

岁月悄然流逝。

白虎有了兴致,也曾带小虎到凡间转悠两圈。

买了小娃娃带的银铃手链。

不由分说给小虎套了上去。

看着小虎一张黑脸,嫌弃的甩着爪子。

铃铃铃——

就觉得好生有趣。

有时结束一段修炼,睁眼不见小虎,就知道是小家伙调皮(?)跑了出去。

这座山头并非十分偏僻。

近年也偶有人进山采药。

小虎要是稍微跑的远点,或许就会撞上住在山里的人家。

被几个小孩围观。

小孩子没见过像小虎这么小的老虎。

一时都以为是大猫。

围着小虎可劲的看,就是不敢摸。

直至听到一声低喝:“小东西,又偷跑出来!”

抬头看去,山林碎影中走出来一个青年男子。

碧眼,乌发,白袍。

气质雍容华贵。

面容……更是看得小孩直愣愣的。

他伸手一招。

小虎就到了他怀里。

转身走远,还能听到林里传来低柔的轻斥:“一转眼就不见了,就这么不想呆在我身边?!看我回去不好好教训你……”

【二十七】

小孩还小。

只觉得自己这是看到仙人了。

仙人长的好看。

容貌更是见过一次就不会忘。

那张脸一直模模糊糊存在他的脑海中。

直到七十多岁。

他已是青州城内一户体面人家。

正巧那日家中的孙儿娶媳妇。

迎亲的队伍排了一条大街。

人流涌动,好不热闹。

虚晃一眼中,看到了一个乌发白袍的青年公子。

怀里抱着一只黑乎乎毛绒绒的小家伙。

那样的面容,再见一次,立马就鲜活了起来。

几十年不变。

一样的不近人烟,高贵凛然。

低头一抹旁人才看得清的温柔,永远是对着怀里那个小家伙。

他这才确信,自己是真的看到仙人了。

【二十八】

青州城。

客栈。

白虎懒洋洋侧躺在床上,看着某人盘膝而坐的背影:“怎么样?”

帝君睁眼:“城北的山上。”

白虎:“啧,你可真够倒霉的,修炼了几十年,也才找回这点法力。不到面前,还不能确定那妖怪的位置了,这要是对上,你这点小修为会不会一口就被妖怪给吃了?”

帝君变回小虎,闭眼不答。

……

几月前。

命格老儿私底下找到了帝君。

命格老儿看着小虎形态的帝君长吁短叹:“帝君呐帝君,可让老朽找到你了!你怎么就落到这般潦倒境地了?老朽之前不是还提醒过你劫数将至,要你小心着些嘛,怎么……怎么就被雷给劈了呢!”

小虎面无表情:“…………”

命格老儿蹲下身:“你说说,现在还有哪位仙家的劫数是被雷劈的?哪个不是到凡尘中投胎转世走两着的?你倒好,灵力散了一天一地,这日日吸取也得个几百年才能恢复啊……更何况,当下还出了点意外唉……”

小虎臭着一张脸:“莫再啰嗦,说你来意。”

命格老儿:“哦哦正事,帝君你被雷劈后,老朽也曾找过你,奈何你灵力稀少,老朽实在是感受不到帝君的存在啊……过了几十年,才勉强感知,老朽就寻了过去,嘿,你猜猜老朽看到了什么?”

小虎眼神凌厉像刀子:“说。”

命格老儿脖子一缩:“老朽看到帝君你在同一个凡人,谈情说爱。”

小虎表情凝重:“继续说。”

命格老儿:“我对着‘帝君’你百般相劝,可你就是不听,还将老朽给打发了回来。后来老朽越想越不对,帝君你是谁啊?天育的神胎,怎么可能动凡心呢,还是为了那么个凡人?于是老朽就偷偷观察了‘帝君’一阵,发现他定期吸取帝君你散于天地的灵气,吃小妖内丹,下地府迫阎王划那凡人阳寿,上玉遥上同玉遥仙君讨仙果……唉……帝君,听到这里可明白了?你躲在这里当小老虎,却不知自己早被妖魔给冒充了啊!”

小虎脸沉如冰:“…………”

【二十九】

青州城郊。

屋舍院前。

白虎抱着小虎出现:“这位公子可是薛神医?”

青年停下手中的晒药工作:“神医不敢当,在下就是一普通郎中,你是……来看病的?”

白虎:“怎么?不像?”

青年:“不不不,是在下山野中人,一时没见过公子这般的气度,失礼之处还望公子见谅。”

白虎:“哦?据闻薛大夫不是有个亲密友人?也是长得仪表不凡世间少有。”

青年愣怔,把握不清来着态度:“这……”

恰在此时,一个男子从屋内走出。

凌厉的眉眼。

冷峻的表情。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容颜。

小虎黑脸。

男子上前向小虎点头行礼:“云鼎湖邱夜,见过帝君。”

【三十】

屋舍后山。

邱夜郑重向小虎跪地行礼:“我知帝君来意,邱夜自当奉还帝君灵力。只是还望帝君能给邱夜一日,来日必定亲自上门奉还,任由帝君处置。”

白虎冷笑:“说的比唱的好听,我们怎知你是否诚心?”

邱夜苦笑:“或许帝君不知,我乃是云鼎湖畔生长的一条小蛇,自小看着帝君长大,希望的便是有朝一日化而为龙得道成仙,若不是后来到凡间遇上了他……”

白虎冷哼:“这跟你盗取他人灵力有何关系?!”

邱夜:“他命格太轻,而我没有能力守护,当时恰逢帝君灵力消散,我就……也知这样卑鄙无耻,但我并不后悔。”

白虎:“…………”

邱夜眼神坚定:“我只是想守护他,想让他在我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不入轮回,就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了。”

白虎:“你这是逆天。”

邱夜:“呵……他也这般说,所以并不领情,我纵使替他挣来这几十年,他也过得不开心,更是……无法接受我……其实我知道,他这是担心我,担心我逆天而行是要受罚的。”

白虎:“那你要如何做?”

邱夜:“……与其强抓在手看他皱眉……不如放手让他入了轮回……”

【三十一】

月夜。

客栈。

白虎单手撑头侧躺在榻上感叹:“哎呀呀,问世间情问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小虎:“闭嘴。”

白虎拿发梢撩拨小虎:“你个小家伙是不会懂的,老天孕育的神兽仙胎,都是没有感情的活物吧?”

小虎扭头:“哼,你现在又不说本君是你儿子了?”

白虎:“当然是我儿子!我辛辛苦苦怀胎数月生下来的!”

小虎臭脸:“再说一遍,本君只不过是被雷随便劈到一个地方元神休憩!”

白虎冷哼:“是你慌不择路滚到我肚子里来的!蠢神仙!”

小虎闭目,不予争辩:“…………”

白虎静气,用手戳戳小虎:“喂,今日那蛇妖说是你湖边的,话里还似乎有点憧憬你这蠢神仙的意思,化而为龙,莫非你的真身也是一条龙?”

小虎不理:“…………”

白虎继续戳:“蠢神仙,你有真身吗?是什么?喂!蠢神仙!不理你爹爹了吗!”

小虎不理:“…………”

白虎:“还是你被我生下后就真的变成一只虎了?不能够啊,我一直以为你维持此形态只是为了在我身边求生存呢!原来你真成老虎了呀!”

小虎忍无可忍,怒喝:“闭嘴!”

黑影一窜,飞出窗外。

夜空瞬时乌云蔽月。

闷雷阵阵,风雨骤来。

一条碗口粗大的龙在厚厚的云层中若隐若现。

泛着暗金的乌黑鳞甲,带过风声的尖利龙爪。

身姿矫健,威风凛凛。

让人感叹——

白虎:“你这似乎小了点啊!”

帝君变回小虎,臭着脸看了白虎一眼,转身冷冷道:“保存实力。蠢老虎。”

白虎:“…………”

【三十二】

三更天。

风寒露重。

白虎独自一人走在树林里。

踩碎枯枝落木,悉悉索索,更显静谧。

忽然。

背后伸出一只手,啪嗒落在肩上。

白虎回头挑眉:“…………”

帝君冷着一张脸:“你半夜上山作甚?”

白虎碧眼森森看了帝君一会儿,悠然一笑:“因为你是一个蠢神仙。”

帝君:“为何?”

白虎:“你蠢到不懂凡间七情六欲,我虽是修道的妖,但好歹比你懂一点。千辛万苦抓到手的东西,说放弃就放弃,谁会那么蠢呢!是吧?!冒牌货!”

帝君脸色一变,冷然:“你说什么?”

白虎:“初见你时虽用炎霄的灵气罩了全身,可不好意思,我鼻子比较灵,还是闻出了一点你身上散发的恶臭味~也是,你为了变强,应该吃过不少妖怪了,怪不得真气这么混沌,莫不是欲意成魔?!”

邱夜面容扭曲,诡异笑开:“我原本有意放你们一马,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识破了!”

白虎:“承让承让。我家那个比较笨,只是我而已。”

邱夜冷笑:“原来是个一厢情愿的!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正好让我来成全了你!如何——”

凌厉攻势骤然撒开——

红光遍布,天罗地网,呼啸罩落!

白虎速速掠出几十步,皱眉凝神。

对方早有准备,这可真是一场恶斗了。

【三十三】

半夜的青州城。

天象诡异。

乌云滚滚,狂风大作,雷霆大雨仿佛带着上天的怒气。

扑扑砸下。

溅雨成花。

城郊的天幕更是隐隐闪出红白光芒。

烧红了厚厚的云层,闪白了坠落的雨花。

白虎被从半空打落。

就着雨水泥土几个翻滚,脏了一身衣袍。

累,极累!

全身的内脏都被那妖魔打得移了位似的。

火烧火燎的泛着针扎的疼。

偏生不得放松。
黑气笼罩的妖魔伸着利爪呼啸扑来!

白虎反手一挥化作界罩震退敌人两步,转而自己吐出一口鲜血。

要疯魔的妖怪果然可怕。

不及反应,那妖物不知何时现了原形!

粗大蛇身一圈一圈将光罩缠绕。

越缠越紧,越缠越密。

法力的压迫!
恶心的臭气!

统统都逼得白虎窒息。

最终,光罩碎裂。

白虎的脑袋无力垂下。彻底昏厥。

蛇妖仰了头颅发出凄厉渗人的吐信声,头一弯,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将白虎吞下——

“孽畜!”

九霄云天上传来的一声震怒。

利爪凶猛而至,蛇妖只觉颈上剧痛。

回首已是血肉模糊,鳞肉翻飞。

墨黑的鳞甲泛着暗金,老树般粗大的龙身缠着云梯乍然出现。

带着呼啸万千的气势。

来救那个惹他逗他欺负他的蠢!老!虎!

……

【三十四】

“劈里啪啦——”

“轰隆隆——”

“劈里啪啦——”

“轰隆隆——”

白虎缓缓睁眼,入目是粗黑泛金的龙身。

弯弯卷卷,盘旋而栖,将他包围。

白虎虚弱:“这是……哪儿……”

帝君低头:“云鼎湖底。”

白虎觉得有些累,复又闭眼:“蛇妖……都解决了?”

帝君:“我囚了他的魂魄,放那凡人入了轮回。”

白虎弯了唇角:“嗯……不错……你还算没有……赶尽杀绝……”

帝君:“他罪有应得。”

白虎:“嗯……竟然敢重伤我……”

帝君漠然看着受伤的白虎,不语:“…………”

白虎皱眉:“外面在做什么……这么吵……”

帝君:“下天雷。”

白虎眉皱的更紧:“嗯?”

帝君语气复杂:“这回才是你的天雷。与你当初所说,迟了将近一百年。”

白虎:“………………,那为何没劈下来?”

帝君:“我用了云鼎罩。”

白虎弯唇一笑:“蠢神仙……当初我要借你还不肯呢……怎么现在就肯了,嗯?”

帝君漠然:“闭嘴,你还是好好休养吧!”

等再一睁眼,大概就成仙了。

【三十五】

过了一月。

云鼎湖。

白虎仙一袭白袍,悠悠然站在湖边:“蠢神仙,出来!”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出来,蠢神仙!”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我的乖儿子,出来迎接你爹爹我,听到了没有!”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不听话是不是?嫌弃你爹爹仙位没你高不成?”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既然这样,那就别怪爹爹硬闯你府邸了!”

岸边忽然冒出一丛白烟。

土地老儿急急拉住了白虎仙。

土地老儿:“仙君,莫闯,莫闯呀!帝君他现在不在湖里!”

白虎挑眉:“哦?那他现在何处?”

土地老儿:“在凡间。”

白虎:“他在凡间做什么?”

土地老儿为难:“呃……这……还不是帝君用云鼎罩替你避过天雷一事被天帝知道了嘛……天帝便罚他到尘世轮回一次吃吃苦……也算是走走过场的小惩罚了……”

【三十六】

于是。凡间。
璧玥皇宫。

……

七岁。
小孩冷着脸盯着来人:“你是谁!”
白衣公子伸手捏了捏小孩面颊:“我上辈子是你爹,乖~叫一声爹爹。”
小孩怒容:“滚!”

十二岁。
少年冷着脸:“你连《策论》开篇都背不出来,有什么资格做我老师?!”
白衣公子摇摇扇:“我有没有资格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少年冷哼:“你也就能骗骗我父皇那种人。”

十五岁。
少年臭着一张脸卧伤在床:“当时是你救的我?”
白衣公子摸摸少年额头:“不错,为了报恩叫我一声爹爹怎样?”
少年脸黑如锅:“滚……”

十八岁。
青年被锁大牢,浑身是伤:“想不到夫子还有能耐来看我。”
白衣公子悠悠一笑:“你落魄成这样实属少见,我当然要多看几眼,来日好取笑你。”
青年叹:“遇到你,定是我上辈子作恶。”

二十岁。
皇帝静坐御花园:“夫子觉得,朕今日这般决策可是六亲不认?……夫子?”
白衣公子抬头望天:“我只是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我宝贝儿子。”
皇帝黑脸:“白峥!”

二十五岁。
皇帝一脸倦意闭目靠在椅上:“大臣们催促朕娶妻……朕……实在不想……”
白衣公子一脸笑意:“哦?娶了皇后生一窝小娃娃,不是人生一大喜事?”
皇帝抬眼,缓缓道:“心里有你,怎么娶?”
白衣公子:“…………”

三十岁。
皇帝冷哼:“夫子,原来你还记得朕,这几年可让朕好找!”
白衣公子赔笑:“我不过回了一趟家里,想不到花了这许久时间。”
皇帝冷笑:“哦?确定不是为了躲朕?”
白衣公子一怔,轻叹:“我只是……怕你来日翻脸……”

五十岁。
皇帝闲来瞅着夫子许久:“你似乎没怎么变化,还是这般好看。”
白衣公子一笑:“这是自然,我是仙人嘛。”

六十岁。
白衣公子不知所踪。
皇帝翻遍整个天下,也没找到。

八十岁。
寒夜。
皇帝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寿终正寝。

……

临了又见到那白衣公子笑眯眯站在床前:“宝贝儿子~我是特别赶来看看你这油尽灯枯垂死挣扎的惨样的!”

……

【完结章】

帝君很生气。

后果——很安静。

仙雾缭绕云鼎湖。

藏蓝的湖面像一面镜子,映着蓝天白云。

坚硬,不可摧。

白虎皱眉站在湖边:“这湖面是怎么回事?”

土地老儿:“帝君用云鼎罩罩住了这湖,所以这湖面平如镜硬如铁……呃……就是闭门谢客的意思。”

白虎冷哼:“闭门谢客?难得回来就闭门谢客,他这是什么意思?”

土地老儿擦擦汗:“呃……这个小老儿就不知了。”

说完钻地下消失不见。

白虎沿着湖畔缓步慢行:“小家伙,出来,爹爹看你来了!”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提高嗓门佯怒:“小畜生,不出来是不是?!”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愠怒:“出来!听到了没有!蠢神仙!你不出来可别怪我和你翻旧账!”

湖面一派平静。

白虎缓缓吐出一口气,咬牙大吼:“炎霄!出来!你个孽畜上我几十年!难道不用负责吗!!”

轰然一声,响彻环山。

某个身影终于破水而出。

虚踏水上。

帝君头上黑云罩顶,怨气冲天。

“滚!进!来!”

“啊哈哈哈……小宝贝~我知道你这是害羞了!来嘛看开一点,我个被你上的都没害羞,你害羞个什么劲呢!”

“闭嘴!”

“唉……果然是天育的神兽仙胎呀,初识情爱,脸皮薄的要命呐……”

“闭——嘴——!”

【最后超级无敌短小精悍含蓄坑爹H番外】

云鼎湖。

夜深时常隐隐传来

龙!吟!虎!啸!

土地老儿捂耳难眠。

……

【完】

【不坑爹真番外】

下山小道。

站着两个仙人。

帝君展开掌心:“去吧。”

一条小蛇便从他手心爬到了地上,转瞬消失路旁。

白虎仰头看看蜿蜒小道的尽头,不赞同:“等会儿那凡人下山必经此路,你把一条蛇样的他放出来,还不得吓死那凡人?”

帝君表情淡淡:“他现在道行不足百年,却有灵性,不会伤人。”

白虎:“既然如此,你把他放出来作甚?”

帝君虚瞟一样身边人,冷哼:“因为本君知道,对于寿命短暂的凡人来说,能和心上人多呆上二十年也是好的,毕竟凡人也没有几个二十年。”

白虎眼皮一跳,恼怒:“你又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是命格老儿让我莫再见你!你那一生因我相助已经平顺太多,若吃苦不够,可是要再罚轮回的!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轮回一世又一世?!你有那么多闲情,我还没有那逸致相陪!”

帝君横眉冷哼:“…………”

白虎:“再说了,我离你而去二十年,本指望着你一回来就能主动找我!可你呢?!闭门谢客!还要我干巴巴的追过来!你说你差不差劲!丢不丢人!”

帝君转身走人:“…………”

白虎追上还欲再说。

忽然被帝君执手带入怀中。

“那凡人来了!”

金光一闪。

再看清时,两人皆站在山林水潭之中。

半身覆没。

白虎挑眉:“你的法力真是越来越不济了。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找不好。”

帝君冷着一张脸。

最近只要有这家伙在身边,他水平总有失常。
这点他自己也发现了,并且很郁闷。

白虎看着帝君面瘫脸许久,倏忽一笑,伸手揽住帝君腰身:“不过难得来到这清静的好地方,不做点什么也怪可惜的。”

帝君垂眸,如墨的黑瞳泛着暗金。

白虎凑近亲了亲帝君脸颊,眼神暧昧:“你说是不是?”

帝君瘫着一张脸,许久憋出一个:“嗯……”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

龙吟虎啸。

吓得林里飞鸟骤散。

白虎仰头,气急败坏:“嗯嗷……畜生!你动做小点!……呃啊——”

帝君隐忍:“是你叫声小点……”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Đại vương muốn nôn, đại vương động thai khí rồi – Liệt Chủy

Trả lời Tiểu Diệp Thảo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