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úng ta đến với nhau thử xem đi – Lộ Si Đản Đông Quân

Tên gốc: Ngã môn tại nhất khởi thí thí ba

我们在一起试试吧 by 路痴蛋疼君

(欢喜冤家, 网配)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网配的故事。。。

第一章

键盘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显示器上刚出现几个字就又被删掉了,接着是用头敲击桌子的声音。顶着通红的额头,陆路盯着显示器,深呼一口气后开始打字。

滚球球:YS帖子看了没,我们昨天刚刚发的剧反应还不错哦!大家对我们下一期的h都表示很期待呀!话说我刚刚随意的看了眼,我们的CP楼越来越多了啊,你说要不我们试试CP吧,你看行不行?

按下回车键,随着QQ消息的发送,陆路看着显示器,呼吸都好像跟着发送过去了。

马褂先生:不行。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陆路泄了全身的力气。他瘫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屏幕脑子一片空白,双手无意识地按着键盘。

滚球球:切,爷跟你开玩笑调戏你呢,怎么这么呆板!!!

发完后也不管对面显示的“正在输入”,右键点击退出,动作一气呵成只花了三十秒不到的时间。看着鼠标旁边的火车票,陆路趴在桌子上面唉声叹气。室友A被烦得受不了,从上铺扔下本词典,“操,大中午的不睡觉□啊。”

陆路躲闪不及,被词典擦到腰侧,吸着气抱怨,“我明天就要离开你们了,不表示难舍就算了,还用这等凶器谋害我,你还有没有良心?”

“你那是投奔资本主义的怀抱,我们这等穷苦百姓哪敢阻挠您的步伐,还等着您凯旋归来,请我们兄弟几个一饱口福呢!”室友B一边狂点鼠标打游戏一边接话。

陆路得瑟,“哼,知道爷重要就好。我去补眠了,明天还要坐火车,累着呢。”

陆路今年大四了,上个月刚找到的实习公司,在济南。室友们知道的时候,一起玩笑着说,你不会是去找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吧。

找夏雨荷是不可能的,但是优先选择济南确实是有私心的。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私心还真是可笑。

那边徐段看着电脑屏幕上面迅速暗掉的头像,叹了口气把打出的一长串字删掉。看来被误会了,这些话还是等下次他上线了再一次说清楚。

下了火车,陆路才终于是敢大口呼吸。车厢里面除了人多嘴杂很烦外,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那种无法言喻的气味,让他觉得连呼吸都是一种煎熬。到了提前租好的房子,交上两个月的房租后,陆路开始整理行李。因为要实习两个多月,他这次带的衣服有点多,简单收拾一下已经到了晚上了。去楼下扛了一箱康师傅好伙伴上来后,陆路就开始了他的防腐剂生涯。

吃完色香味俱全的泡面后,他挣扎了三分钟后还是打开了电脑。看见屏幕上面那个红色的企鹅,陆路既期待又害怕。昨天一时脑抽表白了,要是那人不相信他后来说的是开玩笑,以后要怎么相处啊。他们两个可还是有好几个没完结的剧要合作呢。

红色企鹅一扭一扭的终于站住不动上线了。陆路松了口气,那人头像暗着一个消息都没有发过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

打开剧组群,里面消息闪个不停。陆路发了个卖萌的表情。

滚球球:O(∩_∩)O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滚球球!!!你终于舍得冒泡了!!!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Pia!(o‵-′)ノ”(ノ﹏<。)滚球受,昨晚剧组开yy歌会,你居然不帮我们顶人气!!!

策划路痴是坑货:Pia!(o‵-′)ノ”(ノ﹏<。)老实交代,和你家大神cp昨晚去了哪里?剧组两个主役都不出现,害得剧组昨晚被喷得好惨!!!

昨天表白被拒后,陆路就无精打采的,完全忘记了剧组开歌会的事。不过,那人为什么也没去……

滚球球:抱歉啦,昨晚真的有事耽误了。没有提前说真是抱歉啊!【吐舌头】马褂昨晚也没去吗?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Pia!(o‵-′)ノ”(ノ﹏<。) 【后面保持队形】嗯,结果昨晚就我们几个硬撑了两小时,结束的时候恨不能杀了你们!!!!!

策划路痴是坑货:Pia!(o‵-′)ノ”(ノ﹏<。)你自己说要怎么补偿我们!!!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Pia!(o‵-′)ノ”(ノ﹏<。) 罚你下一期的H不许拉灯!!!

后期长安很痛苦:Pia!(o‵-′)ノ”(ノ﹏<。)我就是看见了某个字母出来的!!!

滚球球:喂!(#`O′)你们差不多够了啊!马褂怎么昨晚也没来?( ̄. ̄)+

策划路痴是坑货:啧啧啧,滚球受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啊。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楼上,滚球受是傲娇炸毛的代名词你忘记了???

后期长安很痛苦:估计现在他已经处于半炸毛状态了哦【坏笑】。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 ̄▽ ̄”)╭ 滚球受如果不傲娇别扭加爱炸毛怎么会符合我们这文里面受的角色呢!

滚球球:债贱!!!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好了,不闹你了。马大神昨晚临时接到通知出差去了,难道你不知道?

滚球球:我怎么会知道!他又没跟我说。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好幽怨的语气啊!快告诉我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觉得的!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你不是一个人!!!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你不是一个人!!!

策划路痴是坑货:你不是一个人!!!

……

关掉电脑后,陆路扑到大床上打滚。不就是表白被拒了么,自己怎么跟个娘们似的在心里纠结这么久。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是满大街都是么。话虽这么说,可是陆路心里还是堵了一口气,他比马褂入耽美网配圈差不多晚了半年,不过进的同一个社团。

新人进社团大多是跑跑龙套什么的,陆路也不可免俗的跑了半年多的龙套。跑龙套的那段时间陆路是真的很闲,每天有事没事就去逛论坛。那段时间马褂已经算是社团里面的紫红了,他配剧很有戏感,不拖音返音少,策划姑凉们都爱找他配音。陆路真正认识马褂是看见了论坛里面的一个招募贴,闲着没事就去试了试里面主役受的角色,没想到轻松过关,被拉到群里才知道主役攻君是马褂。

说实话陆路不是声控,好听的声音他欣赏,但是不会脑残的发花痴,所以就算知道了马褂是他的“攻”也没有觉得很了不起。不过等到陆路第三次返音的时候,导演终于抓狂,拉着他去了YY,让马褂和他对戏帮忙找感觉。也是那次两人才慢慢熟悉起来,后来合作的主役剧越来越多,理所当然的两人成了大众CP。其实他们两个人虽然现实生活中没有见过面,但是对对方的基本信息都了解,有事没事就一起聊天,所以陆路才会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

越想越烦躁,用枕头蒙住脑袋,陆路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睡觉,玛蛋,不想那个混蛋了,补充睡眠要紧,明天还要旅游呢。

陆路一路上举着单反,看见喜欢的就乱拍,后天就要上班了,不如趁现在多逛逛附近的旅游景点,大明湖是第一站。虽说不是旅游旺季,可是人还是不少的,主要是学生比较多。看样子像是学校组织的春游之类的。在陆路前面就有两个并排走着的小正太,穿着黑色的校服,背着书包,一路上靠左边的小孩都在不停地吃着东西,不时还朝着右边小孩伸手要水喝。因为在后面看不见两个孩子的表情,不过右边的孩子每次都是很忠犬地递水毫无怨言。陆路在后面啧嘴,竹马竹马啊,好温馨好感人啊。然后拿出手机照了一张两人的合照发到了微博上。

滚球球是圆的:前面的两个小正太好有爱,左边吃货无误,右边温柔忠犬属性。每次左边的渴了都温柔地递水过去,年轻真好啊!!!

发完微博后陆路把手机揣回兜里,举着单反大步往前准备去别的地方再看看。却并不想刚超过前面的两个小正太就听到小小的争吵声,回头看原来是那两个刚才还相亲相爱的竹马竹马现在正在吵架。这必须不能走啊,得留下来看八卦啊。

左边的那个小孩胸口有点湿,右边的男孩正在用纸巾帮他擦衣服,“你怎么这么笨,喝个水还洒到身上。”

左边的男孩扁着嘴很委屈,“是你看那边的婷婷不看我,明明是你往我身上洒水的。”

陆路心想,看来不是忠犬攻啊,搞不好还是个渣攻,地上有半瓶矿泉水,看样子是掉地上的时候撒了点到了左边男孩的身上的。

右边男孩这个时候站起身,陆路才发现两个孩子长得一模一样,心里当时就“靠”了声,“卧槽,原来是兄弟文啊,还是年上渣攻好重口啊。”

“你的手哪里去了?不会用手接水吗?居然懒到用嘴直接喝。”

左边的孩子用力推了右边的孩子一下,眼眶都有点红了,“我哥哥是个大混蛋!是个只知道看丫头的大混蛋!”

这一下推得可能有点猛,右边那孩子还往后退了一两步,过了会反应过来开口,“你说什么?你哥哥才是大混蛋!”

陆路听到这里不由笑出声,那两孩子先是对着瞪眼,然后听到了陆路的笑声后一起瞪着他,陆路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呆在那里笑。一直走到拐弯处陆路还是忍不住回头,最后又掏出手机偷偷摸摸地给那两个孩子照了张正面清晰□的发微博上去了。

滚球球是圆的:刚才只有背面,现在来一张正面清晰□照!!!这两只是双胞胎,右边哥哥。哥哥为了看小萝莉不小心把水洒到傲娇弟弟身上。傲娇弟弟最后含泪说,我哥哥是个只知道看丫头的混蛋!哥哥一时情急跟着说,你哥哥才是大混蛋!好萌啊,真想亲他们两口。

发完微博才注意到上条微博已经被转发100+了,底下粉丝都高呼“在一起在一起”。陆路笑笑就又把手机揣回去了。

晚上回到家陆路洗个澡就躺床上浑身难受得睡不着,旅游也是件很累人的事啊,拿出手机刷开微博,看见特别关注里面马褂的更新后,才知道原来他昨天发的两条微博被马褂转发并评论了。

马褂先生:你到济南了?在大明湖?

陆路看着这句话有点傻眼,回头翻了翻那两个微博,照片上面很普通啊,除了两个小孩就是树了,这样也能知道是大明湖,真是给跪了。

回复马褂先生:这样你也能看出来是大明湖?

不过过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回复,于是陆路无聊的又去了群里聊天。

滚球球:冒泡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滚球受你在线啊,正准备找你呢。

滚球球:嗯?什么事?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第三期我们想拉一次现场,到时候剪下一点做花絮放在完结福利里面,你有时间吗?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对啊,马褂表示明天有时间。

滚球球:我明天也可以。

策划路痴是坑货:那好,就定在明晚八点,在剧组YY房里,到时候谁再放鸽子就大刑伺候!!!

滚球球:喳!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喳!!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喳!!!

马褂先生:喳!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卧槽!马褂你终于活了!

马褂先生:嗯,前几天出差去了,昨晚刚回家。

策划路痴是坑货:赚钱养家神马的,哎呦好萌哦……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好萌+1

……

不理会一群女人的花痴,陆路默默地点了X,退了QQ。看见马褂上线后他下意识地就这样做了,原来那人在线却不回复他的微博。

一直等到第二天晚上八点到了YY,陆路还在为这事别扭着。这个剧的背景是民国时期的,受是个公子哥,手无缚鸡之力却有一颗侠骨柔情的心。攻是个土匪头头,靠打劫为生,占山为王,日子过得也很潇洒。攻是个有原则的人,就是劫财只劫那些个奸商,所以小受被攻给绑架到了山上。前两期说的是攻看上了小受,为了得到他,对他各种温柔宠溺,只不过限制了他的自由。受傲娇别扭属性全开,一直不给攻好脸色看。直到第二期末尾的时候才被攻稍稍感动,决定接受攻。接着第三期就是□了,受的父亲被奸人所害,家产充公,全家灭门。受知道收起了儿女私情,跑到攻面前长跪不起,求他教他使枪,他要为他的家人报仇。

策划路痴是坑货:好了,人都到齐了吧,第三期的剧本是不是都有了?

滚球球:嗯。

马褂先生:嗯。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这一期要注意的我已经说过了,滚球球你记得要表现出小受的那种隐忍的痛苦和内心对报仇的渴望。马褂你主要注意的是看着自家小受一步一步变强内心的喜忧参半。好了,开始吧。

陆路一开始的声音有点抖,不过这么多年的配音经验下来没过1分钟就整理好了情绪进入人物性格了。

滚球球:教我用枪吧。

马褂先生:你学会了又能怎样?你一个人去对付谁?他们是军阀,不是你可以对付的!你清醒点!

滚球球:那你让我怎么办?就这么缩着头和你一起躲在这个小山上活到死?那是我家人,是生我养我的父母,要换成你你能做到不闻不问吗?哪怕明知道是送死,我也要去!

马褂先生:好,教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滚球球:什么事?

马褂先生:让我和你一起去报仇。

……

故事到了这里要情景转换了,至于学用枪的那些只要后期加点后期音效就可以了。公屏导演喊“卡”。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这一段就到这里,我们来配接下来这段的H吧。

策划路痴是坑货:对,接下来是重点啊!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我特地写得很香艳啊,有木有!滚球sama记得□的时候不要太小声哦233333333

陆路对这群女人已经无语了,他严重怀疑要求现场对戏就是为了满足她们自身的恶趣味,关键是这场H还是受主动的,以前倒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对着马褂喘 息什么的,还真是尴尬啊。

滚球球: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师了?

马褂先生:嗯。

滚球球:今晚我们喝个痛快吧!说不定这次下山后就没有机会再一起喝酒了。

……

到这里接下来就是受主动诱惑攻了,受觉得下山后九死一生,以前对攻的态度一直不是很好,一个肯为自己死的男人,雌 伏在他身下又有何不可。把心里的那堵墙推翻之后,受在诱惑攻的时候很是放得开,如果除了只有喘 息就算了,关键是坑爹的编剧把肉描写的很是香艳。除了那些,你轻点啊……你慢点……疼……常见的词汇之外,还要模拟出亲吻,嘴里被塞 。入东西的那种模糊的闷哼声。

策划路痴是坑货:怎么没有声音了?滚球球,到你了。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呼叫滚球球!!!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呼叫滚球球!!!

陆路不是没有看见公屏的刷频,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喘 息还真是不行,他刚准备开口,就看见马褂先生前面的绿灯亮了,“好了,不早了,今晚先这样吧,剩下的看看下次什么时候有空再一次录吧。”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马褂!!!你这掩护得也太明显了!!!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第一次觉得温柔忠犬的属性好讨厌哦!!!

策划路痴是坑货:讨厌+10086

就在看着公屏上面一干妹子的不满时,马褂又开始说话了,“嗯,自家小受我当然要宠着点。”

后期长安很痛苦:卧槽,秀恩爱的都是魂淡!!!老娘昨天刚刚失恋!!!!

编剧是个叫□的黑脸:23333333长安安你节哀!!!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如今的好男人都去搅基去了啊,让我们这么柔弱的女子怎生是好啊/(ㄒoㄒ)/……

陆路懒得理会这群女人,开麦后直接说:“你们到现在还没有嫁出去的原因就是,都十二点了你们还不去睡美容觉,作为女人就得爱护自己的皮肤!哪个男人愿意娶黄脸婆啊!好了,我下去睡美容觉去啦。”说完也不等他们的回答就下了YY。

准备退出QQ的时候,看见企鹅在闪,点开看是马褂。

马褂先生:先别下线,我有事说。你到济南了?来玩的?

滚球球:前天刚到的,来这边实习【抠鼻】。

徐段看到抠鼻的那个表情,忍不住笑出声。

马褂先生:为了我吗?

滚球球:看我名字的第一个字→滚!!!你丫太自恋了。

其实陆路看到那个“为了我吗”的时候,脸还是不由自主地红了,因为真的是为了他在济南才优先选择来这里的。

马褂先生:明天出来见个面吧,你不是问我怎么知道你在大明湖的吗?

玛蛋,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啊。陆路盯着那几个字,看到最后几乎都快不认识的时候才回道。

滚球球:不了,我明天还有事,刚到这边有点忙。

第二章

从喜欢上他开始就一直期待着和他见面,现在有机会了,却为了自尊拒绝见面,还真是……

马褂先生:这两孩子是我侄子,好看不?

看着充满屏幕上面的两个天真烂漫的笑脸,陆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凸(゜皿゜メ)靠! 这世界也太小了吧,随手拍了两个小正太就是他侄子,麻痹的改天路上随便撞上个人不会就是他本人吧。

滚球球:Σ(  ̄д ̄;)你!!

马褂先生:怎么样,明天出来吧,我把他们两个也带上,你想亲几口就亲几口。

滚球球:明天再说,劳资忙得很!!!

昨晚傲娇地关掉电脑没有答应马褂,现在睡一觉起床后陆路是各种后悔啊。只能一大早就打开电脑登上QQ,想着那人说不定会再来敲他。可是一直等到晚上吃晚饭,那人的头像都还是暗着的。气愤地关掉电脑,陆路“呼噜呼噜”地边吃着泡面边在心里咒骂,真没毅力,爷不答应就不能多问几次吗?亏以前还说到了济南要请我吃饭,真是说话不算话。O( ̄ヘ ̄o#)

吃完泡面去洗了一把热水澡,通体舒畅。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后听见门铃在响,估计已经按了好大一会儿了。刚才吹风机在耳边“轰轰”地响,什么都听不见。为了不想让人等更久,陆路随意套上一件短裤就跑去开门,看见门口站的那人后傻眼了。

他见过马褂的照片,也知道他真名叫徐段,更知道他笑起来很好看。所以看着门口一身西装笔挺微笑看着自己的徐段后,陆路整个人都傻了,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徐段看着面前的人,头发蓬松地支愣在脑袋上,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了肌肉紧实的上身和小腿。嗯,还好毛发不旺盛。“不请我进去?”

“哦哦,请进。”陆路被徐段的目光看得恨不能找个棉被盖在身上,把徐段让进屋里后就立刻找了件T恤套上。

徐段假装没有看见他慌张的样子,抬头打量起了这间屋子。一直等到陆路收拾好端上茶水后才微笑着打招呼,“晚饭吃了没?”

“嗯,你呢?”

“没吃,要不你煮点给我吃,随便什么都可以。”徐段很无奈地摊手。

卧槽!我那只是客套的回问,要不要这么不拿自己当外人!小爷除了泡面还是泡面啊!

“我刚刚搬来,家里什么都没有,要不我请你去楼下吃?”

“不用麻烦,我看那边有好多泡面,我就吃那个就可以了。”徐段指着墙角的康师傅,一脸“我不挑食”的模样。

卧槽!陆路捏紧手指,努力微笑,“那还真是委屈你了!”

看着陆路在厨房,用筷子一下下地戳着锅里的面,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什么,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徐段就靠在门框上面对陆路露出他那招牌微笑,“你猜我怎么找到你的?”

没等陆路回答他又接着说:“我打你们宿舍的座机,是你舍友接的。一开始我向他打听你在济南的地址他还不肯告诉我,怕我是骗子。我说了好久解释了很长时间他才相信我不是骗子。本来下午就准备过来找你的,可是我刚出差回来,公司里堆着一大推事情,为了提前完工早点来见你,我可是连午饭都没有吃。”面包不能算是午餐。

客厅的灯光打到徐段的脸上,模糊了他的轮廓,却清晰地照亮了他眼里的光彩。陆路只是一开始拿碗的手有点抖,接着就事不关己地“哦”了一声,“不用这么麻烦的,等过几天不忙了我会联系你的,别忘了,你说过等我到了这里请我吃饭的。”

吃面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陆路一直看着新闻联播,神情专注,表情严肃,一副“我很忧国忧民”的姿态。徐段吃完面洗好碗后走到陆路身边的沙发坐下,抢过他手里的遥控器关掉电视,“我们谈谈吧。”

陆路仿佛如梦初醒般瞪着一双溜圆的眼睛看着徐段,“谈什么?”

“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一句话说完后,徐段输出口气,刚才他紧张得手心全是汗。

“卧槽!开什么玩笑!麻痹的玩我很爽吗?老子跟你表白你说不行,现在反过来说喜欢老子,麻痹的,你脑子有病吧?”一口气骂完,陆路还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第一次告白就得到这么个结果,徐段苦笑,“你当时说的是我们CP试试吧。陆路,我快30了,和你不同,我想要安定下来。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不只是试试而已,如果同意你说的试试,试过了后你如果不满意抽身离开我会受不了的。”

_( ̄0 ̄)_陆路张大嘴巴一副呆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没听错吧!这男人说他说的不行是不可以只是试试。

“卧槽,那你当时干嘛只打了两个字?害我担心了难过了那么久!”

“你没给我时间说下去啊。”徐段也很委屈,明明是他直接就下线了好吧。

“那你第二天就不能再把话说完?”

“我出差去了,昨晚刚回到家。”徐段抬头看着已经激动到站起的某人,嘴角忍不住的全是笑意,“那你是答应了吗?”

陆路虽然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可是嘴上依旧逞强,“就算你出差去了,昨晚对戏的时候你不是也可以敲我把话说完吗?”

“你以为为什么第二期刚刚发布,就急着让我们现场对戏?是我主动要求的,我怕我敲你你不理我,就准备用这个办法在YY上跟你表白的。不过等看见你微薄上面我侄子的照片后就改变了想法,想着告白还是当面比较好。”说道这里徐段可能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直在那边盯着陆路笑。

陆路被盯得不自在,咳嗽两声问:“看什么?我脸上长东西了?”

徐段却是笑得气息不匀,“昨晚我两个侄子告诉我,他们在大明湖遇见一个怪蜀黍,一直用手机偷偷摸摸地照他们两个。”

这一听就知道是说他的,陆路有点不好意思,只能小声地解释,“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可爱。”

“嗯。”徐段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看着陆路认真地问,“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一直以为电影里面那些被心爱的人认真表白时夸张的心跳声时假的,可是事到临头陆路才知道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他知道他点了一下头,然后那人的面上一瞬间全是喜悦。身体被抱住的那刻,陆路想两年的暗恋终是见到了光明。

我喜欢的人也深爱着我,这样真好!

番外

段杨的那里已经充血胀大,上面筋脉根根毕现,程玉儒右手握着那物的根部,在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说,这只是个味道有点怪的火腿肠后才张口含住。虽然这几天有偷偷学这方面的知识,但是真正亲身上阵的时候,程玉儒还是各种出错。段杨虽然被程玉儒的牙齿好几次嗝到,疼的龇牙咧嘴,可是那处却依旧坚硬如铁棍,把程玉儒的嘴撑到极致。看着那人跪在脚边,以一种臣服的姿态,含住自己的那处吞吐,心里的满足是无法言语的。

程玉儒抬起眼帘,看着=到段杨脸上那种享受的表情,才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技术不过关,可是他们没有时间了,这次下山后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来,所以他只能在这有限的几天里,尽量让段杨幸福。

嘴张的已经麻木了,有些口水顺着嘴角流下,程玉儒把那物从嘴里拿出来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后再次低头含住。

“唔。”段杨一下子抓住程玉儒的头发,全身肌肉绷紧,差一点忍不住就直接射进程玉儒的嘴里。程玉儒的这下深喉显然是刺激到了段杨,让他几乎失去了全部理智。右手放到程玉儒的脑后,左手扶住自己的那处在程玉儒那已经红艳欲滴的嘴唇上左右摩挲一下后,就直接扳开他的嘴唇一下把自己的巨物送进去大半,然后不给他适应的时间就开始缓慢的□。

若是以前程玉儒绝对翻脸,可是这回程玉儒却配合的努力张大嘴巴,方便段杨进入的更深,甚至还配合的坐着吞咽的动作。

可能是今晚程玉儒给的刺激太大了,段杨没有坚持多久就缴械投降了,本来他是想退出来的,可是程玉儒今晚是真的豁出去了,一把拍下按着自己脑袋要出去的段杨的胳膊,右手握住那里上下撸 动,嘴里含住顶 端不时还用舌头舔过那个小 孔。

一直等到段杨射到程玉儒的嘴里好一会儿后才从余韵中缓过神,看见程玉儒被自己的jy呛到,跪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陆路看到这里的时候,真恨不能冲到yy上大骂编剧这个坑货,光一个口【哔~】就这么一大串,后面还有最少5000+的H。卧槽!这个要是真正配下来嗓子都会废的好吧!越想越不爽,陆路索性登上QQ。

滚球球:编剧在不在?

策划路痴是坑货:□今晚好像有自习,这会儿估计不在。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凸(゜皿゜メ)靠! 滚球受你还敢上线!!!!你知道你消失了多久吗!!!!一个月啊!!!!卧槽!!!!这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马褂也跟着你消失了一个月啊!!!!有木有!!!!(#‵′)靠欠我的现场H就算是明年也一样得还!!!!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滚球受!!!!老实交代,你这一个月和马褂哪里逍遥去了!!!!

……

这就是陆路不经常群聊的原因,这群女人打字的手速基本已经出神入化了,不是他这等正常人可以比拟的,所以每次都只有被调戏被蹂躏的份。看到满屏的追问马褂消息的文字,陆路走到床边扑到床上,捂着肚子叹气。

他和徐段在一起已经一个月了,两人平时都要上班,一个星期平均只能见四面。一开始陆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最近每次接到徐段的短信或者电话说要加班不能过来后,就万分痛苦。

以前他吃泡面,虽然不好吃,可也不会觉得难以忍受。可是自从徐段把他家厨房收拾出来,然后每次过来都下厨做一顿丰盛的午餐或者晚餐后,陆路就觉得泡面难以忍受了。人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话放这里最合适不过了。关键是徐段的厨艺好到爆,吃惯了他做的菜,别说是泡面了,就算是楼下外卖他都无法接受了。今晚陆路就啃了个苹果,看着墙角的桶装泡面全无胃口,这会儿饿得肚子咕咕叫。

这床上挣扎良久后,陆路还是没忍住拿起手机拨通徐段的电话,“你下班了吗?”

“嗯,刚下班,正准备开车回家。”徐段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

“这样啊。”陆路在这边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徐段,我们同居吧。”

正在发动车子的某人听到这话后,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这么久的喂养终于有成效了。

“嗯?你是说同居?”

陆路磨牙,他敢确定这人听清楚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嗯,我现在去你那边,你要吃什么?我路上给你带过去。”徐段果然抓住了某人的七寸,陆路听到吃的眼睛都放光了,“不用买,你等会过来了下碗面给我吃就好了。”

挂掉电话后,徐段一路上开车的时候嘴角都是翘着的。他喜欢陆路可能比陆路喜欢他更久,从网上到现实一点点的渗入到他的生活里,让他适应自己习惯自己,本来他准备在陆路生日那天跟他表白的,不过没有想到陆路会毫无预兆的给他那么大的惊喜,看着他满面幸福的吃自己做出的食物,为了自己的一句话脸红无措,徐段心里就会变得很柔软。

徐段到家时,陆路正在yy上和一群女人聊天。听到徐段开门的声音后,果断的关闭了话筒,一脸贤惠的跑到门口,“你回来啦!”后面恨不能有个尾巴一甩一甩的,自己的晚餐有着落了!

“嗯。”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夫妻日常,想到这里徐段的心情忍不住的好。换好鞋后就把陆路按在了门上舌吻了一番。两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在一起的这一个月里面虽然说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是接吻已经是日常了。

陆路整个人放松的靠在门上,放任徐段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搅动。双手搭到徐段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方便他亲吻。虽说这个姿势很女气,但是!谁让自己没有他高!谁让对方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还多呢!谁让自己吻技没有对方好呢!!!

说到吻技陆路就更加郁闷了,虽说徐段这么大人了,这方面有经验是肯定的。可是理解是一回事,做到毫不介意是另外一回事啊!陆路同学除了高中和同班一哥们有过那么一点点的小暧昧之后,就纯洁的和张白纸似的。两下一对比,陆路同学就更加郁闷了。

一吻结束后,徐段拍拍陆路的脸笑着调侃,“有点进步,晚上继续锻炼。我路上去超市买了些熟牛肉,我去做牛肉鸡蛋面给你吃,你先去玩会。”

本来想吐槽某人□的,不过听到后面的一句话后,陆路还是很识相的闭紧嘴巴,默默走回电脑前。

这么一会儿话题已经不知道到了哪里,陆路带上耳机后,就听见策划在说什么变废为宝,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滚球球: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变废为宝?

策划路痴是坑货:你刚刚哪里去了?怎么说着说着就没声了。

总不能直接告诉他们,马褂刚才过来和我舌吻了一番后,现在去帮我做晚餐去了。陆路想了会儿后,说了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

滚球球:哦,刚才我室友回来了,和他说了几句话。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不对啊,滚球受,我记得你说你是一个人住的啊,什么时候找了个室友啊?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蘑菇你真蠢,室友等于同居人,同居等于同床,这都不懂!

策划路痴是坑货:蘑菇也不是第一天这么蠢了!好了!既然正主回来了,我们来继续刚才的话题!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卧槽!!!姐哪里蠢了!!!

后期长安很痛苦:抚摸蘑菇,话说路痴痴刚才说继续上一个话题是说我们聊的那个可以把肚子上的肥肉变成□图案的t恤还是陆路差我们的现场H?

策划路痴是坑货:当然是现场撸H!!!

滚球球:卧槽!你们这群猥琐的女人!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谢谢夸奖!不要使用拖延战术了,酷爱来撸!!!

滚球球:不是我不想录,是我一个人要怎么录,你们说对吧!!!

陆路说完后还得意的哼了一声,语气很贱的补上一句。

滚球球:其实这么久不录H,我也甚是怀恋啊。

策划路痴是坑货:卧槽!!!贱人!!!

后期长安很痛苦:卧槽!!!贱人!!!

言若表示海报不好画:卧槽!!!贱人!!!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卧槽!!!你等着!!!

听着整齐划一的卧槽,陆路贱笑,爷等着又能怎样,你们要找的小攻正在给爷做饭呢,爷不让他上线你们还能顺着网线爬过来不成!哼哼!

【你是好人,也是个坏人,对我残忍,只为了……】,客厅里突然想起熟悉的电话铃声,陆路对着麦克说了声,我电话来了,等会儿。

还没等关闭麦克风就听见徐段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对着陆路说:“路路,我电话好像在响,你帮我先接一下。”

于是,可想而知,YY里面那些听到这一句的妹子们瞬间狼化,耳机里面传出来的尖叫声差点刺破了陆路的耳膜。

所以!徐段和陆路的关系就这么的“意外”的被迫公开了。

后来的某天,某大神交音的时候,聊天内容如下。

马褂先生:这是我和球球的干音。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我还以为你忙着恋爱,忘记还有干音要交呢。

马褂先生:没事的话我下了,球球说晚上要吃糖醋排骨,家里糖没有了,我要去楼下买点糖。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卧槽!闪瞎眼!!等等别急着走!

马褂先生:还有事?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你答应我的H在里面吧?我可以发微薄说过这期有惊喜的,你可不要坑我!!!

马褂先生:放心吧,我几时说话不算话过。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啧啧啧,这期的H估计够让滚球受喘上6分钟的了,你是怎么让你家傲娇又别扭的受答应录的?

马褂先生:秘密!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切,你信不信我立马告诉滚球受上次那个公开你们关系的电话是你让我打的!!!!!!

马褂先生:好吧,让他答应其实也很简单的。只要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坐着特定的动作,我再特意的语言引导一下就好了。

导演是蘑菇不是伞:我开始同情滚球受了,遇到你这么个表面温柔内心腹黑的人!

马褂先生:谢谢夸奖!好了,我下了。

所以啊所以!陆路同学以为的意外,其实是某个腹黑攻故意为之的!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