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í mật – Zelda

秘密by: Zelda

( 现代 优秀妻奴强攻 怕老鼠的可爱受 ~ 温馨可爱短文 )

秘密

“救命啊! !”

“怎么了怎么了!” 韩铭光着脚丫子从厕所里跑出来, 手里还举着清洁马桶用的刷子. 不过此时的他可顾不得仪表问题, 听到爱人的尖叫后立刻像彗星一样飞奔到客厅里.

艾成紧张的用脚尖站在茶几上, 很不能让自己一米八零的身高再向上窜几米, 警戒的盯着沙发后面, 全身的毛都快炸起来了. 见到韩铭冲进来, 立刻像看到救星似的, 有些歇斯底里的指着沙发大声喊”老鼠, 咱家有老鼠!”

听到这个结果, 韩铭又好气又好笑, “不就是指老鼠吗, 看把你吓的, 让你同学看见还不笑话你.”

艾成依旧不敢从茶几上下来, 不过也不会让自己吃亏”废什么话, 本大少爷怕老鼠怎么了, 你赶紧给我把它捉起来!”

“遵命遵命小祖宗.” 韩铭认命的走到沙发面前, 脸贴地撅着屁股努力向沙发底下看去. 真不知道要是让自己公司的职员看见他们的大老板这幅样子, 会不会发生集体跳槽的事件, 理由是他们想跟从一位看起来靠得住的领导.

韩铭自嘲的撇撇嘴, 不过这有什么办法, 只要小祖宗发话, 就算真的在职员面前捉老鼠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 找到没有.”

韩铭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 看来这沙发底下确实该清扫清扫了, 不只是灰, 他甚至还看到几个艾成在一星期前或是更早掉在下面的花生米, 现在都长毛了.

“什么也没有, 你是不是看错了?” 担担身上的灰, 韩铭终于有机会去找他的拖鞋穿上. 艾成从茶几上蹦下来, “怎么可能, 那么大只” 艾成两手比作西瓜的形状, “怎么可能看错!”

“噢” 看看西瓜又看看艾成夸张的表情, 韩铭更加怀疑了.

“我不管, 家里有老鼠, 你要抓不到的话我就回妈家住.” 下了最后通牒, 艾成潇洒的转身回到房间, 为他头痛的期末考试作准备去了, 空留下欲哭无奈的韩铭”老鼠又不是我招来的, 干吗动不动就回娘家啊!”

“经理, 请您签字.” 恭敬的递过文件, 特意喷上了 boss 的深红女士, 无非是希望能吊上面前的这位又帅又有款的纯金龟.

都说工作的男人最迷人, 连我都情不自禁了.

“好了, 给”

打断秘书的花痴, 面部表情的递过几本资料, “把这个交给吴部长.”

“… 噢”

哎, 看来真有必要换个秘书了, 整天画眼描眉正事不干, 只会穿着暴露的吊凯子, 难道我长得很像容易上当的笨蛋么?

韩大经理按按太阳穴, 工作当然累不倒他, 能让他这么烦的当然只有艾成这个小祖宗了.

在发现几颗老鼠屎之后, 韩铭终于相信家里的确在闹耗子, 也不由他不相信, 因为那可恶的老鼠已经干了不少好事. 昨天艾成在家用洗衣机洗衣服, 就看电视吃薯片的那点时间, 客厅竟上演了一场水漫金山, 原来老鼠把洗衣机的下水管咬了, 飘着洗衣粉泡沫的脏水流的满屋都是, 可怜韩铭清理到大半夜.

刚开始的时候, 也就是在晚上偶尔能听到老鼠细细索索的跑动声, 这才几天, 它们竟大胆到白天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 吃着吃着饭, 就看见一只灰不拉几的耗子慢悠悠从沙发下出来, 穿过客厅, 一路小跑到对面的厨房.

艾成因为这事几经好几天板着脸, 自己的生活质量也一日千丈的往下落. 艾成根本不让自己碰他, 说是如果其中听到老鼠声音会让他不举.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老鼠, 简直是破坏夫妻团结的存在!

“亲爱的, 我回来了.” 韩铭疲惫的扯松箍在脖子上的领带, 轻车熟路的换上拖鞋, 见半天也没人回应, 他无奈的摇摇头, 把从超市里买来的东西扔在桌子上, 转身进入卧室.

艾成果然在床上呼呼大睡, 各种各样的食品包装袋扔的到处都是. 今天是他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 每当重大考试过后, 他总会跑到商店买上一大堆零食, 飞速的塞进肚子后就立即进入冬眠状态.

嘴角残留着饼干渣, 连衣服都没换, 他难道没感觉不舒服么?

韩铭轻拍艾成的脸, “亲爱的, 醒醒.”

“呜…” 迷迷糊糊中艾成本能的躲开打扰自己的手, 嘴里呜嘟呜嘟的说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话, 整张脸皱成一只包子.

看着如此可爱爱人, 韩铭感觉自己一天的疲惫瞬间消失无踪. 慢慢凑上前, 含住那不住开合的嘴唇, 细细研磨.

“嗯… 呜…” 艾成刚醒来, 就发现自己身上趴着一只不断啃他嘴唇的大熊, 立刻怒目圆瞪, 三两下将身上的人推开.

“一回来就发情, 有空把耗子逮了去.”

才吃到一点点甜头就被无情推开的韩铭觉得自己很可怜,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 为了以后的家庭团结, 看来也只能是先把老鼠捉到.

韩铭立刻回到客厅, 把丢在那里的从超市中买来的东西哗啦啦到在床上, 献宝似的一件件在艾成面前铺开.

“你看看, 这是老鼠夹, 你要小心, 这弹簧可大劲了. 那个是老鼠胶, 我们公司张经理教的, 说是很管用. 还有这个, 绿的那瓶叫灭鼠灵, 红的那瓶叫… 叫什么来着…”

艾成满脸黑线的看着几乎铺满床铺的灭鼠用具, “你不会是想都用上吧.”

韩铭理所应当的看着他, “当然”

“会不会太多?”

“多才管用, 咱家必须把老鼠尽快赶出去.”

艾成看看爱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老鼠跟他又深仇大恨么? 算了, 反正这样也蛮好玩的.

两人立即开动, 撕开老鼠胶, 把它放在每一个角落, 电子灭鼠器接上电源放在通往厨房的路上, 不过那块地方半径两米内艾成都不可以靠近. 老鼠夹子主要在沙发底下和书架后面. 对于这些布置, 两人可以说是不用语言的达成共识, 可除了一样.

“老鼠爱吃奶酪, 把耗子药放在奶酪里.”

“你少看点那些没头没脑的动画, 放在面团里不就行了.”

“不行, 你以为老鼠都干你一样什么都不挑, 它们可都精着呢, 放奶酪里.”

“小祖宗, 那可是十美元一盎司高级羊奶酪, 面粉就可以了, 大不了活点香油.”

“不, 就得放在奶酪里.”

不断争论的结果就是三分之一的面粉, 三分之一的栗子粉和三分之一的奶酪, 用牛奶活好, 并掺进了半瓶香油, 要不是韩铭当机立断从艾成手中抢走香油瓶子, 恐怕这一瓶都要倒进去.

看着这盆香气肆溢的饵料, 韩铭不禁开始担心家里的老鼠会不会不少反多, 算了, 死刑犯在死之前还能吃顿好的, 这个就当是它们最后的晚餐吧, 更何况…

韩铭宠溺的看着满脸面粉正玩的不亦乐乎的艾成, 嘴角不由向上翘起.

“OK, 面活好了, 咱们这就给它们放上去吧.”

“行是行, 不过…”

“不过什么?”

“药还没放呢.”

“…”

屋子里黑漆漆的, 两人默契的趴在被窝里不发出一丝声音, 更给这间房子里增添出一丝诡异.

“喂, 你说能逮到么?”

“嘘, 那么多机关, 人都跑不掉.”

“噢…”

艾成得到答案后满意的窝在那人胸前, 看着他紧张的注意着房门外的动静, 甜甜的蜜般的感觉不由充满全身.

仔细临听着爱人强壮有力的心跳, 艾成不禁想, 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已经发现老鼠是通过在厨房壁橱后管道爬进来的, 只要把那洞补上老鼠就不会再来了. 算了, 现在他这样为自己着急的样子好可爱啊. 呀! 老鼠夹子上好像忘记放诱饵了, 不过无所谓, 反正老鼠还会不断再来的…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Bí mật – Zelda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