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ùng hạ – Không Bi Tiểu Tả

松下by_空悲小姐

(古代玄幻萌短 少爷攻X傲娇松鼠精受)

文案:

报恩的松鼠精= =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灿盛、李俊昊 ┃ 配角: ┃ 其它:人、妖

☆、松下-上

“唉!小孩儿!你师傅呢!”

“师傅不在。”

“师傅哪儿去了?”

“采药呢!”

小小孩童模样俏,粗布灰衫赤脚丫

笑眼盈盈迎客来,只道师傅不在家。

这日。

临道而长一排排郁葱的苍天大树,松柏梧桐夹古榕,愈往深处愈是茂盛。一道轻巧的身影越过树干,跳过枝头,迎着风跳跃在树木之间,溜溜的圆眼涣着光彩,随着树下的小小身影前行,忽地纵到前方枝桠,甩着蓬松的大尾巴歪着脑袋等着那小小身影上前,心里嘀咕着:小傻子真慢!忽地又蹦到对面藤条上顺着打旋的落叶嬉戏,玩尽兴了,张望着脑袋寻着那小小身影,待瞧见那身影已远远甩下了自己,又不禁嗔骂:就不知道等等我!随即跟上前去。

远处依着小溪流而落的一座矮房儿,四面围着高高的栅栏儿,栅栏里是一片青青的菜圃,小孩儿蹲坐在菜圃旁数着菜苗儿。

“一株、两株、三四株、六株、七株、八九株…”

[呆瓜!数数都不会!甩着蓬松的棕色长尾,小松鼠儿立在栅栏边上看着菜圃旁的小小身影。]

“唉!小孩儿!你师傅呢!”栅栏外一青衫男子依着门框问道。

“师傅不在。”小孩儿抬起头笑脸儿盈盈。

“师傅哪儿去了?”那男子又问。

“采药呢!”小孩儿咧着嘴摆摆手。

男子轻哼一声转身离开,小孩儿低下头继续数着菜圃里的菜苗儿。

[小小孩童模样俏,粗布灰衫赤脚丫]

[笑眼盈盈迎客来,只道师傅不在家。]

[哎呀!好诗好诗。]小松鼠儿扬着小脸儿得意地暗暗赞叹着自己。转转悠悠地倚在栅栏杆上得意忘形。得意忘形的转圈得意忘形的吱吱叫得意忘形的打滑了脚,跐溜跐溜地抓着栅栏杆子滚落到菜圃里摔了个大马趴。

[哎呦!哎呦!]

“唉!小松鼠儿!”小孩儿小心翼翼地越过几株大白菜蹲着身子笑嘻嘻地盯着肚皮贴着泥地的小松鼠儿,“摔疼了吧!”接着小心翼翼地一手抓着小松鼠儿的长尾巴一手捧着它。

[呆子!呆瓜!傻子!傻瓜!本大鼠的尾巴是你能抓得了的嘛!放开放开!]

小松鼠儿吱吱叫,小孩儿呵呵笑。

小松鼠儿蹬着脚想要从小孩儿手上跳开,牵动了大腿上的伤,疼得直叫唤。

[哎呦!哎呦!什么时候伤着了!哎呦!哎呦!疼死我了!]

黝黑黑的眼里蒙了一层水雾。

小孩儿听到小松鼠儿蹬着腿儿吱吱吱急叫唤,看到了小松鼠儿受伤的地方,叫了一声:“哎!”

[呆子!本大鼠受伤又不是你受伤!瞎叫唤什么!]

小孩儿抱着小松鼠儿蹬蹬蹬跑进了屋,小松鼠儿被拦腰抱着,随着小孩儿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哎呦!哎呦!呆子你倒是慢点跑!]

小孩儿将小松鼠儿放置软铺上:“别动啊!”又蹬蹬蹬地跑到里屋,抱了几罐花花绿绿的药瓶又蹬蹬蹬地跑了出来,一咕噜将药瓶放倒在了软铺上。挑了一瓶湛蓝的琉璃瓶,拔了塞口就往小松鼠儿腿上倒。

[哎呦!哎呦!呆子你这是谋杀吗!]

“不疼的不疼的,我帮你清洗伤口,师傅都是这样做的。”小松鼠儿认命地哼哼,小孩儿轻轻地呼着小松鼠儿的腿,将琉璃瓶放好,又挑了一瓶翠绿翠绿的翡翠瓶子。

“这是师傅的金疮药,珍贵的很,可不要让师傅发现我给用了。”小孩儿照着小松鼠儿受伤的腿散了层白色粉末,清清凉凉的粉末覆上伤口倒也不是很疼,有种伤口正在慢慢愈合的感觉。小松鼠儿不吱声了,原来这个小呆子不仅可爱还很有善心。

小孩儿收起瓶子,拿了段白色绷带笨拙的将小松鼠儿受伤的地方裹了起来。

“好了好了!”小孩儿抱着小松鼠儿将它放到自己腿上,“小松鼠儿不要乱动哦,不然伤口要裂开的。”说完抚了抚它的大尾巴。

[哼!就这点小伤!本大鼠不出几天就全好了!呆瓜!]小松鼠儿扒拉扒拉自己的耳朵,瞪了蹬腿,已经不痛了,别说这金疮药还真管用。小松鼠儿往小孩儿怀里挨了挨以示自己的感激之意。

[虽说你是呆子,但本大鼠可是有情有义之鼠。]

“吃不吃果子?”小孩儿抓过桌上的青色果子递到小松鼠儿嘴边,“我刚才山脚的枣树上摘的,可甜了。”瞥了眼嘴边的果子,小松鼠儿不领情的转过头去,扒拉着耳朵。

[本大鼠才不吃那些个歪瓜裂枣呢!]

“吃吧吃吧。”小孩儿也不懂小松鼠儿心思,一个劲儿地把果子往小松鼠儿嘴里塞。

[哎呦!不吃不吃不吃!]小松鼠儿被惹急了,挥着小爪子打落了果子顺手往小孩儿手背抓了一道蹬着腿跳上窗台跑了。

[烦死个鼠了烦死个鼠了]

几日后。

松下一童子,仰头望松子。

松子不给你,你吃青果子。

小松鼠儿站在枝头边啃着松子,边兴致勃勃地吟诗。松树下小孩儿咬着手指头愣愣地看它,好一会儿才喊着,

“唉?是小松鼠儿吗!小松鼠儿!小松鼠儿!你伤好了啊!”瞅见小松鼠儿腿上没了白色绷带,小孩儿眯着眼笑。

[早就好了!不然能每天陪你瞎跑啊!白痴!]

“陪我玩吧陪我吧!”小孩儿绕着松树蹦跶。

[不是一直陪着呢吗!就你个呆子现在才看到我!]小松鼠儿丢下一个松子,“啪”地正中小孩儿脑门。小孩儿也不恼,揉着脑门嘻嘻地笑。

[呆瓜!]小松鼠儿跐溜一下顺着树干跃下蹦上小孩儿肩头,绕着小孩儿肩头打转,惹得小孩儿咯咯直笑。

“小松鼠儿!小松鼠儿!你今后都一直陪我好不好!一直一直!”小孩儿提溜着小松鼠儿的脖子,搁自己怀里轻轻顺着它的被毛。

[本大鼠不是已经从小陪你到现在了嘛!]小松鼠儿找了个舒服得地儿窝着,圆溜溜的眼儿一闭一闭的。

“好不好好不好?”小孩儿抖了抖小松鼠儿。

[好啦好啦!]小松鼠儿吱吱吱,[本大鼠困着呢!]

“我给你取个名儿吧!我的名儿是我师傅给取的,不过我不做你师傅不知道可不可以给你取名儿?”小孩儿沉思了一会,“可以的吧!可以的可以的!小松鼠儿叫什么好呢?”小孩儿四处瞧了瞧,看地又望天,瞧见那一轮骄阳高高挂在天空,一日一天为昊,昊?昊昊?这名儿不错!

“小松鼠叫昊昊吧!好不好?就这么决定了!”

[浩浩?哪个浩浩?皓皓?耗耗?灏灏?识得这么多字好真是麻烦!]小松鼠儿打着哈欠有点无可奈何。

小孩儿伸出手一笔一划地在小松鼠儿背上画着,日、天、昊。

“这是你的名儿,懂了吗?”

[日天?本大鼠虽自诩不同凡鼠,但也不敢日天啊!你这呆子!真真呆子!]小松鼠儿吱吱吱地嘀咕,和着小孩儿的衣襟睡去。

小孩儿又抚了抚小松鼠儿的尾巴,晃晃悠悠地走回了屋子。

[呆子!还不快去摘那千年老松上的松子孝敬本大鼠!]

[呆子!本大鼠不吃你的青果子!]

[呆子!这青果子酸酸甜甜难怪你喜欢!]

[呆子!莫再抚弄本大鼠尾巴了!]

[呆子!待我化成人形看我不修理你!]

小松鼠儿蜷在小孩儿肩头甩着尾巴有点昏昏欲睡,小孩儿正坐在桌边帮着师傅分理药草。

“昊昊,我要是今晚没将草药分好,你说师傅会不会修理我?”

“昊昊,你说师傅晚上会给我带糖人吗?”

“昊昊,都怪我前些日子贪玩没及时分好药草,今日才临时抱佛脚,分不好定挨师傅板子。”

“昊昊,我也真想随师傅去县里看看,我还没去过呢!要是能去逛上一逛,我做梦也香。”

[师傅师傅,整天念叨师傅作甚!你师傅顾着那男人都来不及呢!]小松鼠儿晃晃脑袋跳下小孩儿肩头,轻巧地跳至放药草的筛子内,甩甩长尾将那一味一味的药草挑起分理,很快做好。

小孩儿眨巴着大眼,惊呼:“昊昊你好厉害!!!”

[本大鼠真正厉害的地方你还没见过呢!]小松鼠儿得意的甩甩尾巴。

“吃果子吃果子!”小孩儿收好药草,拿过一旁的青果子就往小松鼠儿怀里塞。

[呆子!还不快去摘那千年老松上的松子孝敬本大鼠!]小松鼠儿嫌弃的捏着那颗果子。

“吃吧吃吧!别客气。”小孩儿推着果子往小松鼠儿嘴边送了送。

[呆子!本大鼠不吃你的青果子!]小松鼠儿扭过头小爪子推着那果子,又见小孩儿几口吞下果子吃得津津有味,也就象征性地咬了口,果子香甜的汁液顺着嘴巴流到喉里,价值虽不比那千年老松的松子,但味道却是比那松子要好得多。

[呆子!这青果子酸酸甜甜难怪你喜欢!]

小孩儿见小松鼠儿吃了自己的果子,笑眯眯地抚着它的尾巴,“昊昊真乖。”

[呆子!莫在抚弄本大鼠尾巴了!]小松鼠儿几下啃了那果子,扔掉果核儿,抖着尾巴甩掉那小手。

小孩儿以为小松鼠儿和他玩呢,兴高采烈的抱着小松鼠儿转圈圈,抛上抛下的好不兴奋。

[呆子!快停下!待我化成人形看我不修理你!]

虽是这样吱吱吱叫着,小松鼠儿倒也觉得挺快活,一日复一日地陪着小孩儿,偶尔吃吃青果子,偶尔吟吟小诗,偶尔窝在小孩儿怀里打盹儿,偶尔略施小计帮小孩儿整理药草。

十一月。

天渐渐冷了,果子也换了好几种,小松鼠儿越来越乏,经常被小孩儿抱着甩着就睡着,待醒来已是隔天傍晚。

每每醒来面对小孩儿担忧的眼,小松鼠儿总是蹭着他的掌心告诉他别担心。

真的不用担心的!

只是冬天了,就算是不同凡鼠也是要困的,小松鼠儿要进入浅冬眠期了。

[呆子,这几个月本大鼠不能陪你玩了。]小松鼠儿窝在小孩儿腿边昏昏欲睡,[你不要以为我死掉了把我埋起来!这样我一世修为就功亏一篑了。]就见不到你了。

小孩儿转过头看小松鼠儿吱吱吱地叫个不停,忙把它捧在手心,用棉布包着。

“小松鼠儿快快睡,等春天了灿儿陪你玩。”捧着已经呼呼大睡的小松鼠儿,小孩儿咪咪笑。

“灿盛。”门外走进一玄色长袍男子。

“师傅!”小孩儿恭敬地作揖。

“你的小松鼠冬眠了吗?”男子看了看桌上的棕色小球。

“恩恩!冬了!嘘!”

“年初时你父母会过来接你,好好和父母团聚去吧。”男子倚着木桌抚了抚小孩儿的脑袋。

“回哪里?”小孩儿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有见到父母了。

“当然是南方。”男子笑道。

“那,那…”小孩儿抓抓脑袋,一脸委屈。

“为师会帮你照顾小松鼠的。”男子知道小徒弟在烦恼什么。

“不可以跟灿儿一起去吗?”小孩儿扬着小脸问。

“小松鼠是不可以去南方的,不适应知道吗?”

“哦。”师傅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师傅说的总没错。再者,回去之后再回来的。

这个月内,小松鼠儿醒醒睡睡好几次,每次醒来都会对上小孩儿真切的眼神,便觉得安心,然后再沉沉睡去。其实小孩儿又好多话想跟小松鼠儿说,说他年初就要回南方了,说他很想带它去南方看看,可是师傅说小松鼠儿不喜南方气候,说他回来以后还定要和小松鼠儿玩。

于是年初也就来了。

小松鼠儿还在睡着,小孩儿连告别都来不及就跟着父母依依不舍地回了南方。父母待他极好,虽心心念念着小松鼠儿但是在家里的生活也是快活,父母疼,叔叔伯伯宠的,小松鼠儿什么的,也就从时常想起到渐渐想不起了。

话说这边,到了初春,春意盎然,春江一去不复返,春蚕到死丝方尽,春天花会开~咳咳,总之万物复苏,这小松鼠儿也渐渐苏了。

一睁眼便是屋外峥嵘的桃枝,缀着几朵含苞的粉色桃花甚是讨喜。

[呆子!呆瓜!小傻子!]小松鼠儿一醒来便吱吱吱地叫,[本大鼠醒了,快带本大鼠出去玩!]

可是空落落的屋里只飘着淡淡的药草香,哪里还有那个傻胖傻胖的小孩儿。

兴许是跟着他师傅出去了。小松鼠儿这样想着,又仰躺在小孩儿软软的床铺上,香香软软的好不舒服,小松鼠儿从床的这头打着滚儿到床的那头,又从床里像小蛇般爬到床外,如此折腾几番竟感觉饿了。

[呆瓜怎的还不回来。]饿得肚子咕咕叫的小松鼠儿跐溜上了窗台蹲坐着望向栅栏边的轻轻拴着的木门。

晚霞飞坠的时候木门开了,依旧是一身玄色长袍的男子同那青衫男子并肩走入,唯独不见那个小小的身影。

小松鼠儿窜到玄袍男子脚下急急忙忙地打着转儿,吱吱吱地叫着。

[喂喂喂!呆子呢!呆子呢!]

那玄袍男子拎着小松鼠儿的后颈放置手心:“你是在找我那徒儿吗?”

吱吱吱。[没错没错!]

“我那小徒儿年初的时候随他父母回了南方,前日传信来说是不回来了。”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什么什么!怎么可能!家乡是哪里!怎么不带上我!]

小松鼠儿耷拉着脑袋,有点难受,难受得挺压抑。吱吱吱声也渐渐变调,吱……

[死呆瓜!走了都不跟我道别!我、我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回家乡了,你!]小松鼠儿是真难过了,喉头紧紧的,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就掉出来,愣是湿了那玄袍男子的掌心。

“昊昊是吧?”那青衫男子抬手抚了抚小松鼠儿的脑袋。

[呆子取的!本大鼠可不愿意日天!]吱吱吱。

“呵呵!那孩子取了你就用了吧。”那青衫男子抓过小松鼠儿放置手心与它对视,一双狭长的眼里透着胜过青衫的幽绿。

[还不快趁这些时日赶紧去云山顶好好修炼吧!]青衫男子歪歪嘴角放下小松鼠儿,那幽绿的双眸也恢复了往常的黝黑,绕过那玄袍男子进了屋。

小松鼠儿胸口一滞,圆眼里透着不甘。一半因着自己还未玩够,大多却是为了那小孩儿。

[哼!死呆子!等我恢复了法力,化得人形,看我不!看我不!我!我翻天覆地也要找到你!]小松鼠儿甩甩尾,窜上树枝向那云山山顶奔去。

☆、松下-下

十来年后的这日。

“敢问老者,那麟缁城可是往那道上走?”一着茶色长衫的年轻男子恭敬地向路边老者做了一揖,缓声问道。

“是啊!年轻人,从这往南行至两里路便是了。”

“多谢。”谢过老者,少年压低斗笠,一路往南。

[呆子!你可不要叫我认不出!]

若你细看的话,便可看到那绣着根根松叶的长衫下摆露出的一小截蓬松尾巴。

到了麟缁城内,那茶色长衫的少年处处打听这城内是否有一福禄药庄,这药庄内人家是否养有一儿,那人是否还在这麟缁城内。

得到的是,这麟缁城内最大的药庄便是这福禄药庄,这药庄内人家内有两儿一女,大儿经商卖药壮大药庄、二儿识辨天下药材协助大儿生意,也为麟缁百姓谋取上好药材、小女四处行医,被称为三娘子,是为百姓心中救世活菩萨。那二儿一女都尚在庄内未曾嫁娶,城内媒婆受人之托日日前往庄内提亲,恐怕不出时日便方踏扁了他们家门槛。

“那可有听说他们有意中人?”长衫少年咽下口中的馒头问那店家。

“这就不曾听说了,我说小兄弟,你这是为谁做媒来了?还是看上了那药庄的三娘子?”店家打趣,接着有道:“这贵人家的事哪是我们这市井小民知道的,我看你吃完馒头,哪儿来回哪儿去吧,那三娘子可是我们高攀不上的。”说完去往别桌招呼其他客人了。

[本大鼠才不是为那三娘子而来。]长衫少年轻哼,放下一两银子,压低帽檐起身走出店外,向那福禄药庄而去。

麟缁城内安华街上福禄药庄里。

一伙计蹬蹬跑进内屋向坐在桌边的人作揖通报:“少爷,门外有客来访。”

“客?”那少爷抬眸瞧了瞧大门外边站定的身影,有些疑惑,自己这些年甚少出门,打交道的大多是那买药卖药之人,充其量也就是买卖交易关系,这客不知是为哪般来。又问那伙计:“可是找大哥的?”

伙计摇摇头说:“那人道是少爷远朋,从云山来。”

远朋?自己何时来的云山远朋?那少爷放下药书,思索片刻,若是师傅的话担待了可不好。

“快快请他入内。”

那少爷起身左手捉着那黛蓝的锦织长褂褂尾一角背到身后大步蹋往门边,去迎那远朋之客。

客是奇怪的客。

且不说那层层叠叠拖地的茶色长衫,就说那头顶遮了大半个脸的斗笠,压低的帽檐下只能看到线条柔润的下巴及那紧抿的唇。现已不是梅雨季节,且还未入夏,这大斗笠着实不适合出现在这种时候。

这从云山来的远朋之客恐怕不是师傅。

这客见了他也不说明来历,行到门边便站定,那少爷作揖问是何人后无人理,只得尴尬又疑惑地看着他。

半刻。

“这位…”那少爷正打算开口,岂料那客却打断他竟自开口道:“你可是这药庄的少爷?”声音清脆又不失温润,听着叫人舒服。

那少爷被这么一问只愣愣点头。

那客又道:“这黄家的药庄可是只有你这么一个少爷?”

那少爷摇了摇头,道:“在下上面还有一位大哥。”

话毕,那客随即接上:“你父母可是唤你作灿儿?”

“你幼时可曾去到那云山随那无通药师学药?”

“你可曾每日到那云山山脚摘那果子解馋?”

“那药师家菜圃里的菜又可是你在照料?”

对着这些接踵而来的问题,那黄家少爷只得点头,不可置否,但也越发好奇这是何人,竟知他年幼时事,不禁开口问道:“不知小兄弟幼时可是认识在下?”

那客握了握手心里长衫的袖子边,吸了口气,高声道:“我幼时不曾认识你!我只问你,你在那云山时可曾为一只半大松鼠包扎过脚伤!可是想那松鼠一直陪你!可又是在那一年不告而别丢下它来到这锦衣华食的地!”说到最后,那客声音竟是哽噎的,“你,可是为他取名为,昊?”

黄家少爷听到最后也便逐渐想起幼时的云山生活,想起漫山的苍天大树,想起树上酸甜的果子,想起那半大松鼠的蓬松长尾,想起那曾心心念念的昊昊。

“你,究竟是谁?”

黄家少爷解不了心中困惑,这人究竟是谁,竟晓得他这么多事。

那客缓缓低头不再开口,半会儿,又猛地抬头,那宽大的斗笠随着动作微微向后仰,露出一张年轻的,模样委屈的脸:“大呆子!谁准你忘记我的!”那微怒的眼里竟蕴上一层水汽,那可怜的模样叫人看了心疼。

黄家少爷看来客这幅模样,不免也有些手忙脚乱,自己怕是惹了这小兄弟难受,急急忙忙地说着:“唉,真、真对不住,在下、在下着实想不起你是谁。你、你别哭呀!”

附和着他的只有一声声的“呆子”以及那似乎快要决堤的泪水。

黄家少爷赶紧将他拉进屋内,一边为他斟茶一边哄着:“好好好,我是呆子!我是呆子!”

那边却一下收住了,也不骂了,只那眼里的水汽未干,扑哧笑了出来:“说你是呆子你还真是呆子!”

黄家少爷搔搔脑袋,佯装生气:“你这是拿我说笑呢!”

“你看我这样像是说笑吗?”那客举着茶杯刚要饮下听到这话立刻放下反驳。

“好好好!你不是说笑。那可否告诉在下你,是何人?”看他饮下茶水,黄家少爷顺手为他添了茶,“是何人”问得小心翼翼。

那客轻叹,也不回答,只有问:“你可记得那松鼠?”

“记得的,那小家伙可是我幼时除了师傅外最是亲近的了。”黄家少爷笑道。

“呆子黄灿盛!那你为何还不知晓本大鼠是何人!”那客抱怨着,四处张望了下,抬手向门窗一挥,原本敞着的门窗砰的一下关上,黄灿盛看得目瞪口呆,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法术?回过头,那客已摘下宽大的斗笠,露出姣好的面庞,一张嘴微撇着,眼睛湿润,而那头顶赫然立着两只耳朵,同记忆中那小松鼠儿毛绒的耳朵重叠。

“你、你、你你你……”黄灿盛指着那耳朵,口吃了半天。

那客气极,抓着他的手便往脑袋顶摸去。柔软的被毛触着手心让黄灿盛一下反应过来:“昊、昊、昊、昊昊?”接着便是身子后仰晕倒在地。

“啊喂!呆子你别晕呀!”那客扶起晕倒的某人又掐人中又扇耳刮子,实在没法,拿了那斟好的茶哗啦倒了黄灿盛一脸。晕倒的人终是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睁眼便看见某鼠哀怨的眼神。

“昊昊?”黄灿盛抬手覆上那对耳朵,不敢相信这种真实的触感,遂又轻柔的捏了捏。

“嗯?呆子。”少年歪着脑袋蹭了蹭黄灿盛的手心,柔声应着。

“你…”手心痒痒的,心房也痒痒的,黄灿盛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少年将坐在地上的人扶起,重新戴上了斗笠。

“你是如何…”黄灿盛抬手戳了戳少年的脸,柔嫩的触感通过指尖传到心房,感觉很好。

“如何化成这般的吗?”少年伸手握住他的手,覆在脸上,温暖的掌心另他神往,“我本就是那云山里的妖精,会化成这人形也不奇怪。”蹭了蹭黄灿盛的掌心,少年不满足地像他身上靠去,忽而想到什么似的又急忙跳开,一张脸甚是哀怨。

“那为何我幼时遇见你时,你不曾化过人形?”黄灿盛靠近他,摘下少年的斗笠忍不住轻抚着他的长发。

“那、那是因为修炼,不够嘛!呆子!”少年拨开头上的手,一张秀白的脸红了又红,继而又小声说道:“我是妖怪。”

“我知道啊。”黄灿盛伸手搭着少年的肩,轻笑说着:“我从不知你会惦念我这般久,就算你是妖怪,也是有情有义的妖怪。”

“你不怕我?”少年舒服地往身边人的怀里靠了靠,闷声说着。

“昊昊可是我在云山除师傅外最亲近的了,我又怎会怕。”黄灿盛伸手环抱着他,在他耳边低笑。

“你知道就好!哼。”面对黄灿盛的怀抱,少年显得有些局促,不只如何是好,只好硬板着脸哼着。“我叫俊昊。”少年的声音从胸口传出,闷闷的,让黄灿盛听得不真切。

“嗯?”

“我说我的名字叫俊昊!李俊昊!真是呆子!”少年嘟着嘴挣开黄灿盛的怀抱,拿斜眼看他。

“嗯,俊昊。”看来那时为他取得名儿,倒也取对了。

“哼,你个呆子!说什么一日一天为昊!一曰一天才是昊!你个呆子什么都不懂,乱给本大鼠的名号下定义!”李俊昊只管自己抱怨着,却不知他这抱怨的神态在黄灿盛看来甚是好看。

“昊昊…”黄灿盛叫他,将他轻轻揽进怀里拥着,“对不起,那日同你不告而别。原谅我吧。”

“哼!呆子!”李俊昊轻哼,“早就、早就原谅你了。”扯着黄灿盛的衣襟,李俊昊在他怀里蹭着。

“那,昊昊要履行那个承诺才是。”黄灿盛轻轻摩挲着柔顺的青丝,怀里人不安分的动作让他胸闷。

“什么?”李俊昊头抵着黄灿盛的胸口,伸手环抱上他的腰。

“一直陪着我的承诺,一辈子。”

“本大鼠什么时候承诺过你这种事了!”李俊昊只觉得脸热心脏扑通扑通的,不敢抬起脸来瞪那个始作俑者。

“昊昊…”黄灿盛伸手捏着李俊昊的下巴抬起他的脸与自己对视,“那就现在做这个承诺吧。”

“好、好吧。”李俊昊在那双专注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傻模样不禁有些懊恼。自己也答应得太快了吧。

黄灿盛看他羞红了脸还一副勉强的样子便心情大好,哈哈地笑着。

“呆瓜!你、你笑什么!”李俊昊挣开他的怀抱,重又戴上斗笠,压低了帽檐。

“昊昊很可爱。”黄灿盛拿手捏了捏他的脸,“怎么又把斗笠戴上?”

“说你是呆子还真是呆子!”李俊昊刻意忽略了黄灿盛前半句话,一张娟秀的脸在斗笠下若隐若现,“不戴斗笠会被人看到耳朵。”

“这又不在外面,在我面前就把斗笠摘了吧。”

“哼!不要。”李俊昊挥手打开房门,跑了出去。笑得这样温柔,羞不羞人。

这黄灿盛已不是当年那个傻胖傻胖的小孩儿了,一张脸生得那叫一个清朗俊逸,浓眉大眼,鼻梁俊挺,唇红齿白又不显娇媚,眉眼之间透着股刚毅,那圆眼一弯薄唇一勾愣是把李俊昊看得脑袋一片混沌,加之那俊朗高大的英挺身姿也让他觉得一口气闷在心尖上不去下不来好不难受。

“昊昊,你去哪里?”黄灿盛追上去欲抓住那袖袍。

“哼!不告诉你!”哪知李俊昊像铁了心不让他碰,匆匆忙忙地跑出门去,一溜儿就没了影。

“昊昊?”徒留那呆子站在门口,对着那空荡的门口发呆。

麟缁城外山溪边。

将脸都埋进那清澈的溪水里,冰冰凉凉的水流顺着发烫的脸浸入发丝,墨色长丝随着水流飘荡,铺了一水面。李俊昊这才觉得稍才慌乱的心略微平静了一点。

屏着气在水里呆了一会儿,终是受不了这晚春沁凉的溪水,杵着溪边圆润的鹅卵石哗的扬起了头,长发后甩时带起清透的水珠扬扬洒洒地落了满身,水珠儿顺着半敞的衣襟落入领口,细细的划过透白的胸膛让人不禁打了激灵,李俊昊赶紧胡乱地拿着袖袍擦着脸,顺手理了理乱掉的发。

一双温柔的手覆上自己的脑袋,随后便是那人温柔的声音。

“你真是让我一通好找。”那人说完取了怀里的帕子轻手为呆坐在地上的少年擦去面庞上遗留的水珠,“这种天气,小心得了伤寒。”

“我,我一妖精还怕得了那破伤寒嘛!呆子!”帕子上那人的味道还同那年一般清新,让李俊昊不禁红了脸。

三百年前从狐狸口下救下它的善良猎户同眼前温润的脸重合,就连那一颦一笑都一般相似。

那时因贪玩逃出了上仙府,被那山上的狐狸精擒住,关头时刻被猎户救下,后来便留在猎户身旁,如此相伴二十余年,怎奈人有生老病死。猎户病危,为报恩情不顾性命去到那上仙府里偷续命的丹药,又怎奈法力过低还未出那上仙府邸的门槛便被揪了去了法力,灰溜溜地回了猎户身旁,眼睁睁地看着恩人老死却无能为力。颓及一时,亏得上仙看他可怜为他指了明路,那猎户投胎到南方一富贵人家,却让他在北方的云上上等着,有缘自会相见。他便独自在云上上等了一年又一年,终在那个夏日的傍晚见到了那个傻胖傻胖的小孩儿,一眼便就认了出来,认出那个满心思念的人。

李俊昊有点鼻酸,蹭着黄灿盛的掌心窝到了他怀里。

“我们回去吧。”黄灿盛抬手抚了抚李俊昊的湿发,有些心疼。

“不要。”李俊昊甩了甩头,声音低低的。

“为何?你就只为见我这一面便走吗?”黄灿盛扳着怀里人的肩膀急问他。

“我、我、你…”[呆子!那话要我如何说出口!]李俊昊望着眼前人俊逸的脸,从那眉到那眼,到鼻尖到唇,怎么看都看不够,就是那话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怎么知,那呆子对他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见李俊昊支支吾吾半天,黄灿盛便也就了然,捧着李俊昊的脸覆上了那张微启的唇。随即便感受到怀里人的身体微微一颤,过后便是温顺的服从,以及微弱的回应。

“我想你留下来。”一吻毕,黄灿盛拿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看他因缺氧而涨红的脸以及羞愧而逃避的眼神,心里有小小的期待,“留在我身边,一直。”

然后便是李俊昊勉强的回应:“好吧。”

“呆子。”

☆、松下-小番外

少年戴着斗笠紧随着清俊的男子回了药庄,住进了他的房,吃了他的饭,上了他的床。

作者有话要说:= =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