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ường phong xuất vân – Khảm Thủ!

长风出云BY砍手!

(古风短篇)

第一章 雨水

灰扑扑的小雀跃上施长风的膝头,小爪勾着布料,昂着头对树冠外这一场不大不小的春雨细声啾啾。

施长风穿着一身石青色掐腰紧袖修身袍服,将黑色外衫顶在头上挡雨,整个人一动不动,如同生在高大古树上的

一截木头。忽然,他坐直了身子,目光转向树下,小雀儿被这一动惊扰,扑翅从他膝头飞走。

树下数丈之外,有人踏着湿重的碧草沿着小径走来,没过一会儿,施长风便望见了那人绿叶遮挡外轻扬的白色袍

袖。

那人怀抱古琴,白衣有脏污破损,气度却从容悠闲,修眉秀目如笔墨细细描画而出。施长风望着那袍袖的主人,

目光顺着那人面庞勾勒出俊挺的弧度,想到八个字: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雨势愈大,那人青丝白袍半湿,似也觉得再赶路不妥,便抱着琴走到施长风藏身的古树下,坐在一丛绿油油的软

草上,将古琴安置膝头,用袍袖擦拭。施长风拨开眼前树枝,不少雨滴从叶间缝隙坠下,落在那人发间、琴上。

施长风将头上衣袍拉下,轻轻展开,手腕一转,那件长袍便轻飘飘地向下旋去,无声无息地搭在那人头顶上不远

处的树枝上,平平铺开,挡下大半雨珠。

那人浑然不觉,十指按上琴弦,拨出些零零散散的调子,叮叮咚咚与雨声相合,虽不成曲,却也动听。施长风凝

神听了一会儿,那些零碎的调子慢慢融合成完整的曲子,曲调轻快又有几分漫不经心的味道,简直就像——这场

突来的春雨。

施长风听地入神,那人亦弹地入神,一曲毕,只余叶片上的雨声。一片静谧中,一块玉佩忽然砸到琴上,将琴弦

压弯,带出一声突兀的颤音。施长风皱眉,伸手去摸腰间,却只摸到带钩。

而那人一惊,抬眼向上望去,便见头顶笼着的衣衫与更上处一粗壮树干上坐着的青年。青年左膝弯曲,武靴踩在

树干上,右腿自然垂在空中,神情淡漠,姿势潇洒,斜飞入鬓的剑眉下,是点漆般地双目。

四目相交一瞬,那人又看了眼头顶的长衫,心下了然,嘴角上微微上挑,温和道:“在下梁出云。”言罢,将玉

佩托起,道:“完璧归赵,还有,多谢侠士。”

施长风站起,轻巧在树干之间几下腾挪,抓起外袍轻松落地,他自梁出云手中接过玉佩,挂回带钩上,如墨双眼

注视梁出云,礼貌一颔首,道:“在下施长风,公子的琴音甚美,春雨之声。”言罢,竟是要离去。

梁出云迟疑一刻,奈何施长风已走出数步,容不得他犹豫,急忙在后开口:“施少侠,在下,在下能否有一不情

之请?”

施长风止步,转身静静看他。

梁出云叹了口气,双目清澈坦荡,道:“在下乃洛阳人士,两年前出门游历,如今归期已至,不料前两日被贼匪

所劫,现在囊空如洗,可否请侠士援手,送我回洛阳梁家,必定厚报。”

施长风看了看梁出云破损白衣,语气平淡,问:“洛阳梁家,原来是一曲千金梁出云梁二少,梁公子因何信我并

非歹人?”

梁出云注目施长风手中外衫,眼中笑意不掩,道:“古人言,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施长风不言,沉默一刻,看向梁出云,道:“若在下送梁公子归家,梁公子当以何报我?”

梁出云回望,问:“君有何求?”

施长风道:“一曲,请公子作一曲赠我。”

梁出云微微一笑,如画眉目霎时生动了起来,他道:“当赠子期。”

第二章 夏至

洛阳梁家是书香门第、鼎盛世家,族中人才辈出,曾有六名小姐入宫为妃、无数子弟入朝为官。这一代家主梁文

海只得二子,长子梁出岫自幼才华横溢,五岁能诗、七岁可文、十二岁以一篇《问赋》名动洛阳,十八岁中举,

天子门生。

而次子是梁文海三十七岁才得,老来得子不免宠溺,梁二公子梁出云诗词文赋虽算得不错二字,却远逊兄长,独

于乐理一道琴技无双,曾与上京第一乐师斗琴,以一曲《山居吟》胜过对方的《双鹤听泉》,人赠他“一曲千金

”之称。

梁家兴亡已有梁出岫撑起,梁出云只需寄情七弦、纵歌山水,做个潇洒风雅的世家子弟。梁出云十九岁那年,梁

文海故去,梁出云服孝期满,为遣心中悲痛,便抱琴牵马独自一人出门游历。

然后,他遇见了施长风,人如其名,长空之风,看似冷漠,却又于细处温柔,或可亲近,终是不羁之风。两人同

行数月,虽诸多不同,但性情颇合,且梁出云好抚琴,施长风好听琴,渐成莫逆之交。

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一轮白日当空,骄阳烈烈。苏州城前河后巷,无处不无水,日光笼河,水波粼粼。

葑门之外正是处处荷花盛放的好时节,香远益清,亭亭玉立。水中画舫、小舟穿行而过。两岸楼门小铺客盈满堂

,戏台阁楼丝竹声声、软语珠言,不少吴苏丽人三两成群,游于湖上,攀花带笑,美不胜收。

一艘乌篷小船自花间穿水而过,一名黑衣冷面侠士亲于船头撑篙,一名白衣公子坐在侠士之前,膝头放着架古琴

,两人俱是一等风流人品,惹得不少佳丽回顾。

梁出云伸手抚了朵近在眼前的荷花,神情温柔,又收回手。施长风长篙在手,深入浅出点水而过,那多荷花已被

远远抛在后。施长风瞥了梁出云一眼,问:“既然心喜,何不折下?现在可难回头了。”

梁出云一笑反问:“为何心喜,便要折下?它在那里开它的花,我在这里喜欢我的,为何喜欢便一定要得到?现

在得不到了,放手又如何?施兄这话霸道了。”

施长风双眼平视前方,淡淡道:“我若喜欢什么,向来都要将那握在手中。”梁出云一愣,却道:“但世上不如

意之事,向来十之八九。”

施长风沉默一刻,忽然颔首,道:“你说得对。”

这番对话有些古怪,梁出云是个散漫性子,也不深想,双手按弦编奏起新曲来。

这琴名为希声,是梁出云幼时梁文海请名师所制,青桐蜀丝无一不具,音色清透美极,又得梁出云这等名家拨弹

。一出音,便引得邻近许多画舫、轻舟中游客探头来看。

施长风微微侧耳,神情柔和。

单闻此曲,便似见吴苏荷花百里、杨柳堆烟的风光,千里繁华胜景。

一曲罢,梁出云回头,笑吟吟地望着施长风,问:“如何?”

施长风眼里含了一点笑意,道:“姑苏夏至,风流旖旎。”

梁出云大笑出声,赞道:“果然是我的子期!”施长风嘴角都勾出一个浅笑来。

当夜,二人也未去投宿,反而买了酒菜将船驶进了荷花堆中畅饮。

月色温柔,水面散落碎银万点。满目的荷花碧叶,鼻间嗅到花香与酒香,梁出云醺醺然,只觉得似乎陷入了一个

极美的梦里。施长风也难得有些失态,喝得太多,话也比平时多了不少。

两人又说起初见,梁出云叹气道:“那时真是倒霉透了,遇不上你,我还在山里打转!”施长风忽然问:“我一

直好奇,你被土匪打劫,是怎样无伤而退的?”

梁出云面有得色,道:“这真是莫愁前路无知己!那帮山贼本也只是求财,而且贼匪中军师亦是好乐之人,我为

他奏了一曲《无衣》,便平安了。”

施长风没说话,他饮酒一杯,忽然低声道:“这也是你的子期?”可惜声音太小,梁出云没有听到。

酒至酣时,梁出云拉着施长风的手,醉醺醺地笑吟吟道:“我想到了,为子期作曲之名!”

施长风双眼沉沉如墨,他低声问:“什么名字?”

梁出云俊秀眉眼在月光下比荷花更显清逸,他笑着说:“长风,就叫长风,为君之曲,当如快意长风!”

施长风与梁出云挨地极近,彼此之间呼吸相闻,充满了清淡的花香与浓重的酒香,这样一个混混沌沌的夜,似乎

会在两个人的生命里留下极深刻的痕迹,一世都难以忘记。

施长风神情怔怔,似乎有些动容。梁出云抿唇微微笑着,眼中却有些醉意朦胧。

两人太近,呼吸不自然了起来,这不经意的距离太近,近地让一些事情无法估计。

一只白鹤从荷花中忽地掠起,白影向空而去,花摇水动,一片尾羽在月光下旋转落下。

这动作并不大,两人却同时止了动作。

半晌,梁出云向后退了退,单手支案撑着额头,平复了呼吸,慢慢道:“抱歉,是愚弟唐突了。”

施长风一动不动,忽然长长地呼出口气,好像轻轻笑了一声,又好像没有,喃喃道:“世家,子弟。”

第三章 白露

一夜花中好眠。

醒来时,还是在荷花丛中。梁出云一睁开眼,便映入满目的天青色。湖上晨风微凉,他身上搭着件黑色的外衫。

而施长风坐在船头,左手两指间拈了朵盛放的荷花正在细细赏玩,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中却透出一股子温柔

味道。

梁出云静静地想:虽然看起来冷漠了些,但这的确是个温柔的人。

正因如此,才不该去招惹。

施长风忽然回头看向梁出云,道:“醒了?今日便启程吧,加紧去洛阳。”

梁出云笑了笑,道:“有劳。”

两个人都一字未提昨夜尴尬事,就此揭过了吧,却不晓得世事无常,向来是不合人意地。

那日之后,二人加快行程到了荥阳,一路上依旧是听琴赏景,诗酒风流,似是亲密如旧,却总也隔了一层。

结果到了荥阳城外,却遇上几个江湖中人劫杀。施长风若是一人也可全身而退,但多了个梁出云要护,不免受了

些伤才脱身。一刀砍在右肩头,一剑刺在腰间,伤口狰狞,鲜血淋漓。梁出云到底是个世家子弟,这两年游历也

少遇坎坷,此番脸色都白了。

幸而施长风在荥阳城中有旧友,梁出云用施长风随身的伤药棉布给施长风简单包扎,双手不停颤抖,施长风看着

一言不发。包扎完后,二人入城投友。

那名旧友名楚三思,二十多岁时也是江湖上的翘楚少侠,后忽然退隐荥阳,渐渐在江湖中没了动作,声名日下。

施长风与他算是同门,交情不错。

楚三思住在一处幽静小巷中,门前一株高大的金桂,正是香飘的时节。梁出云扶着施长风去敲木门,有小花被风

一吹,扑簌簌地落在两人肩头发际,一朵细蕊粘上施长风眼睫,他微微闭眼,放松了分力气,靠在梁出云身上。

一名青年来开了门,眉目清冷,容貌俊秀,神情中却很有几分傲慢。见了梁出云与施长风,不耐地挑挑眉,回头

吼道:“又是你朋友,滚出来招待!”另一名身材高大布衣长袍不掩英气的男人手里提着菜刀跑过来,对青年陪

笑道:“我来了我来了,你去看书吧!”转眼看到施长风与梁出云,却是把眉头一皱,道:“师弟?谁伤了你?

房间内,名唤唐逸的青年给施长风重新处理了伤,他是唐门弟子,医毒同源,虽擅毒术,医术也是极佳。楚三思

烧了一桌好菜,等唐逸给施长风处理完伤口,便招待梁出云一同来用饭。

从来君子远庖厨,梁出云看着满桌虽普通却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真是难以相信楚三思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烧出

来的。

饭桌上,楚三思细细地给梁出云挑了鱼刺,将鱼肉放到他碗中,两人神情自然,一看便知已是习惯。梁出云心下

了然,也不惊讶,神色如常地用饭,偶尔和他们谈笑一句,转眼瞥到施长风肩头受伤,夹菜辛苦,下意识给他夹

了一筷子。

夹完,忽觉不对,楚三思与唐逸看着他二人,施长风定定看着他。

梁出云抿唇,想说些什么,施长风却淡淡点头,说了句:“多谢。”

气氛古怪了起来。

吃完饭,唐逸请梁出云弹一曲,梁出云搬琴到庭院中,为唐逸弹了一曲《酒狂》,施长风和楚三思在书房内谈事

楚三思书房的雕花木格窗支起,正对着庭院内的二人。楚三思和施长风谈完这场伏击,楚三思忽然转了话锋,看

着窗外奏琴之人,说:“我看这梁二少也说得上是个红尘趣友。”施长风听这曲《酒狂》,听出些烦乱之音,微

微凝眉不答话。

楚三思观施长风神情,道:“不过这等世家子弟,什么不懂得?若是只求清宵一度,心意合了,倒也没什么,长

久却是不可得。”

施长风瞥了楚三思一眼,转过头继续望着奏琴之人,声音无波无澜,道:“他只是还欠我一首曲子。”

至夜,梁出云和施长风各得客舍安歇,楚三思与唐逸同臥。

梁出云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闭了眼好不容易做了个梦。却又回到初见那一场靡靡春雨,头顶上一件

轻衫挡下雨丝几许,他一曲新乐弹罢,一枚玉佩忽然落在弦上,叫他望进一双墨玉般地眼中。梁出云情不自禁去

拉那双眼主人的衣角,却看见鲜血子那人肩头腰际淌出,整个人顿时从梦中惊醒。

梁出云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闷闷的气来,只觉自己现下这番真是乱麻一团,暧昧不明糟

糕至极。他起身披衣抱琴,就去敲隔壁屋子的门。

“吱呀!”施长风只着似雪中衣站在门口,俊挺五官在月光下如同刀刻斧削。梁出云抱着琴,镇定道:“我来酬

君一曲《长风》!”

那一夜琴声叮咚,调子潇洒不羁似风,又有莫名的情意如风中飞絮,难舍难脱。

唐逸半梦半醒嘟囔:“闹什么呢?”

楚三思亲了琴唐逸的眼皮,温柔道:“他们那些事,自己去理,我们睡。”

那一夜,白露湿了院外层层金桂,细蕊轻瓣铺了一地香毯。

第四章 小雪

施长风问了梁出云三个问题:

“你能与我江湖浪荡,天涯漂泊?”

“你能受族人唾骂、至亲决绝?”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为何心喜,便要折下?”

梁出云一个都答不出,一曲《长风》酬罢,终是不了了之。

洛阳梁府前,施长风望着高大府门,自腰间带钩解下一枚碧玉,放到梁出云手中,淡淡道:“谢君《长风》,闻

梁二公子婚期将近,以此佩为贺,告辞。”

梁出云回到府中,又开始日日与旧友诗酒唱和、弹琴奏曲、寻花识香,好不自在风流。

虽然是如此,自在之中,却总是少了几分什么,也许是细软春雨、也许是映日荷花、也许是千金一曲也换不得的

知己。

入了冬,府中便开始筹划梁出云与杜家千金的婚事,梁出云在屋内不出,成日只谱曲画画,很是闷了几日。梁出

岫与这个幼弟自由亲密,知他绝非如此性格,百忙中抽出空来看他,担心他是否对婚事有所思虑。

梁出岫来时,梁出云正伏案作画。

丹青落纸,却是一幽静小巷与一株繁茂丹桂,落花似雨,铺了满地,笔触温柔,满纸的情思难抑。

梁出岫静静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开口道:“若是心里实在有人了,便是小门小户,只要家世清白也无妨,杜

家这里大哥会处理。”

梁出云笔尖一点朱砂一颤,落在画中,他闭上眼,慢慢道:“我向来知,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总是要妥协

的,可是,却有些事便是明知不可为但无论如何舍不得弃掉!好似壮士可断腕,却不可剜心,弹指百年,算不得

长,最想得到地若是有幸遇上,便不该做什么云淡风轻地做作姿态,牢牢握住才是正理。”

梁出岫听着,忽觉不安。

梁出云转身,缓缓跪下,对梁出岫道:“大哥,我喜欢上一个人,非是女子。”

洛阳出了一桩大事,千金一曲梁二公子先被杜家退婚又从族谱中被除名。猜什么地都有,但时间长后,也会平息

施长风听到这个消息时,楚三思已经传信给他让他来荥阳领人,施长风捏着信笺,唇边终是泛出一个欢喜至极的

笑来。

情之一字,果如逆风执炬,纵有烧手之患,也不得弃。

数日后,依旧是幽静小巷,丹桂繁花不早,但四季长青。

施长风立在门外,闻其中琴声铮铮,唐逸在内道:“你那夜奏给施长风的是什么曲子,我没耳福,睡过去了,今

日也弹来听听。”

梁出云应道:“曲名《长风》,待我喝口茶再弹。”

唐逸和楚三思对视一眼,目光都往院外瞟了瞟。

梁出云十指按弦,淙淙乐声流淌,他口中曼声吟道:

“长风长风,何止有终?

往来天地,何人与同?

便以流云,亦可纵横。

相伴与从,报我长风。”

施长风嘴角含笑,墨眸含光,伸出手,去推眼前木门。

“吱呀——”

此番心意相通,佳偶已成,得知己相伴,亦是人间妙事了。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