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 không phải thụ – Khả Khả Kibum

Tên gốc: Ngã bất thị thụ

我不是受by可可kibum

(伪面瘫攻X实习生小呆萌受 he)

六月十五日, 在蒙萌看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实习,也意味着是他第一次离开校园踏入社会。实习的单位是老妈托人帮忙找的,虽然说蒙萌的大学算得上是一流大学,可惜奈何他在学校里成绩平平,现在挤破头想要实习的大学生又那么多,托个关系进个好点的单位对未来就业总是有好处的。

蒙萌一大早就出了门,跟着早高峰挤着地铁到了实习的公司。这家公司是S市比较大的一家外资企业,外表看上去自然是光鲜亮丽,一进大堂蒙萌几乎就被大理石的地面晃花了眼睛,谁让他昨晚太紧张一夜没睡导致现在严重精力不足。“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请问我应该到哪里去报到?”蒙萌调整一下状态,撑起一个笑脸问接待处的漂亮姐姐。漂亮姐姐似乎永远都是对正太小弟弟没有抵抗力的,尤其是看到蒙萌那甜度4个加号的笑脸以后,于是漂亮姐姐扬起一个更加甜美,甜度直逼6个加号的笑容回答道:“到顶楼的人力资源部部长办公室就可以了。”不要问为什么实习生要到那么高级的办公室去报道,实习生经验不足,是最容易给公司闯祸的群体,高层要亲自把关也是合理的。“谢谢。”精神状态实在是不怎么好的蒙萌没什么力气和漂亮姐姐比谁的笑容更甜,只能继续回以4个加号的笑容表示感谢,但是也足够漂亮姐姐鸡血一上午了。

“叩叩叩”,礼貌地敲了三下门,听到里面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进来”,蒙萌才推门而入。“您好,我是新来的暑期实习生蒙萌。”面对陌生的环境蒙萌有些紧张,说完话已是满头大汗,耳根后都火红了起来。“ 是学市场营销的是吗?去十楼的市场部找莫咏欣秘书就可以了。”“好的,谢谢您,那我先出去了。”原来小说里年轻有为的公司高层都是假的,这个部长明明就是个大腹便便的大叔!蒙萌心里默默地吐槽,但是还是礼貌地退出了办公室。

十楼市场部……

“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实习生,我想要找一下莫咏欣秘书。”莫咏欣复印完文件回来就看到一个明显还是学生的大男孩正在问坐在最外面的同事要找自己,估计是新来的实习生吧,这小鬼还真可爱,跟人说个话还会脸红。莫咏欣诡异地一笑,看来这两个月又有可以调戏的对象了,随后管理了一下表情,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大姐姐模样上前去:“我就是莫咏欣,是新来的实习生吧?叫什么名字?”蒙萌看到莫咏欣以后一愣,是个相貌毫不逊色于接待处的漂亮姐姐的温柔姐姐:“是的,我叫蒙萌。”“哦,是乔总介绍过来的吧?”当着陌生人的面被揭穿走后门的事实蒙萌更加局促起来,双手抓着斜挎包的带子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乔叔叔从小就对他很好啦,甚至说以后他找工作都可以买帮忙。“好啦,跟我走吧,去给你安排一个位子。”莫咏欣表面上依旧笑得温婉可人,内心却波涛汹涌:“这孩子不仅名字萌,长得也这么萌,又乖巧又害羞真让人忍不住想欺负一下,嘻嘻,这么好的小受人选可不要浪费了,介绍给老大好了!”有一个典型的生活中的淑女,思想上的流氓。

“莫咏欣。”咦,说曹操曹操到,到底是谁到了呢?当然是莫咏欣的直属老大,市场部的总经理聂郎大人啦!莫咏欣勇敢地迎上老大那张微微带了疑惑表情的冰山脸:“老大早上好!”聂郎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低声问道:“那个小孩是谁?” 莫咏欣,老大在悄悄地问你话,你也应该悄悄地回答啦,可惜莫咏欣并没有领会到老大的精神,仍旧保持着充满活力的分贝道:“他是受……”故意卖个关子,身后果然响起一个十分激动却又底气不足的声音:“我才不是受!!!”耶,调戏成功,莫咏欣在内心比了个V字,不理身后的小萌受,继续跟老大说话:“受乔总之托来的实习生,乔总说让你多带带他。”“嗯……”冰山脸的唇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刚才那小孩的样子可是一点不落地都落入了他眼中,意外的竟然会让他觉得可爱。走在两人后面的蒙萌十分囧,各种囧,大囧啊大囧,嘴都撇到了和囧一样的角度,自己冲动个毛线啊,都怪这个世界腐女横行,自己被调戏得都成了条件反射了。

“呐,小萌受,你就坐这吧,先收拾收拾熟悉下环境,明天就要正式工作了。”“好的。”蒙萌囧着囧着就被安排了位子,连冰山脸的总经理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更是没注意到莫咏欣对他的称呼变成了“小萌受”。相比之下莫咏欣则是内心暗爽无比,这么好调戏的小受是有多久没遇见过了!

折腾了一上午,蒙萌总算赶在午休之前收拾好了自己那一方小天地,笔记本电脑连上了网线,水杯纸巾抽笔筒靠垫一样不少,其实也没多少东西,谁叫他被莫咏欣调戏了一上午呢!蒙萌刚坐下准备休息一会,莫咏欣就又无比优雅淑女地踩着高跟鞋过来了:“小萌受快走,老大要请我们部门的实习生吃饭。”“咏心姐,我不是受……”可惜蒙萌的抗议在莫咏欣的强大御姐气场之下完全没有效果,只能不情愿地默认了这个称呼,别别扭扭地背好包跟着莫咏欣出了办公室。

“那个……咏心姐,不是说请我们部门的实习生吃饭吗?怎么只有我一个人?”现在的形势蒙萌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为什么只有冰山脸老大,莫咏欣和他三个人啊,其他的实习生呢?“没错啊,你就是我们部门的实习生啊!”莫咏欣解释的理所当然,冰山脸老大一脸高深莫测。“我是说……其他的实习生呢?”嘤嘤,这两个人的气场太可怕了,一个是御姐气场全开,一个是腹黑冷气释放,蒙萌一个小白受应付不来啦!“我们部门只有你一个实习生。”这是今天蒙萌听到冰山脸老大说的第三句话,其实……声音还挺好听的。可是,什么!!只有他一个实习生!!他真的承受不了这两个人的诡异气场啦!!最终蒙萌还是选择了默默低头吃饭。

午餐吃的是公司附近的一家西餐,menu上满篇的牛排羊排看得蒙萌花了眼,极少吃西餐的他和menu相了半天面也不知道该点什么,最终害怕丢人的他胡乱点了和聂嘉立一样的餐。餐前汤是罗宋汤,蒙萌小口啜着汤,边听着莫咏欣给聂嘉立汇报工作,感慨这些工作狂,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然而表面上一本正经正在讨论工作的两个人实际上在做什么呢?聂嘉立一直关注着蒙萌的一举一动,蒙萌喝汤时会习惯性的咬着勺子的尖把汤咽下去,时不时还会伸出嫩.嫩的小舌头舔舔嘴唇,又是可爱又是挑逗,看得一向走禁欲系路线的聂嘉立的喉结都上下滑动了一下。莫咏欣倒是也想欣赏小萌受诱惑饮汤图,可惜老大不时带着警告意味的眼刀让她只好作罢,真是小气,连看都不让看的哦!

正餐一上来蒙萌就傻了眼,如果是牛排的话还好,至少平平整整地还能切,可是为毛是羊排啊!这带着骨头形状又不规则叫他怎么下手啊!蒙萌纠结了,抬头偷瞄一眼另外两人,莫咏欣要的是西冷牛排,人家已经优雅地一块一块往嘴里送了;再看看冷面老大,和自己一样是羊排,动作熟练得就跟屠宰场的师傅似的。也不能上班第一天,第一次和老大吃饭就出丑啊,蒙萌苦逼兮兮地拿起刀叉小心翼翼地对付起面前的羊排。

呜,这么大块好难切,我使劲使劲再使劲……咣当!终于放在餐桌上的甜点勺在蒙萌的过度用力下被推掉到了地上,在安静的餐厅里甚至产生了回声。蒙萌尴尬地僵在那里,呜,还是丢脸了,恨不得丢下刀叉跑路。聂嘉立似乎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招来服务生拿了一个新的甜点勺,然后把自己面前的盘子和蒙萌的对调了一下。蒙萌愣了一下,面前的盘子里是已经从骨头上剔下来的羊排,还被细心地切成了小块。冰山老大竟然这么温柔……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以后蒙萌的脸哄得一下红透了,埋头专心吃饭掩饰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聂嘉立则风轻云淡地吃起原本属于蒙萌的那盘羊排。整个过程都被忽略了的莫咏欣在心里暗戳戳地笑,老大终于开始发起温油攻势了,小萌受你就等着被捕获吧!

饭吃到一半莫咏欣突然起身说是想起还有份紧急文件没有写要赶回公司去,蒙萌诧异地望向莫咏欣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盘子,明明自己还剩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小羊排没有吃,再看看冷面老大的盘子里也还没吃完,嗯,这不是我的问题,一定是咏心姐的胃比较奇怪才会吃的那么快。而踩着高跟鞋翩翩离去的莫咏欣内心纠结无比,老大啊,你可一定要把握好这独处机会啊,我为了你的幸福可是放弃了饭后幸福的小甜点啊!老大,我祝你星湖,小女子要回去下钙片了!

莫咏欣一离开两个人之间似乎瞬间就冷场了,蒙萌傻傻地看着聂嘉立无比尴尬,另一位当事人却全然不觉:“吃饭,一会带你在公司附近走走。”咦?是错觉吗?好像冷面老大的声音变温柔了耶!蒙萌甩甩脑袋丢掉乱七八糟的想法,遵从命令继续专心吃饭。聂嘉立表面上不动声色,一边继续吃饭,一边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孩子,又呆又萌,乖巧中透着点可爱,吃饭的时候还会不时地伸出小舌头舔舔嘴角沾到的酱汁,看来呆到深处自然萌这句话的确不假,可以考虑这个月帮莫咏欣申请加薪了,这么识相真是难得!

结束午饭聂嘉立心情大好买了三个人的单,然后带着小萌受慢慢散步回公司,小萌受似乎还是有点畏惧他,要怎么才能尽快亲近起来呢?“听说你是受人拜托进来的?”说完以后聂嘉立好整以暇看着小萌受渐渐红起来的脸颊和耳根。“嗯,是的……因为我在学校成绩不是特别好,我妈担心自己找实习会找不到,所以才……”真是坦率得可爱,嗯……要是以后在床上也这么直白就好了。“您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见上司面色不郁蒙萌赶紧表示自己坚定的决心,做出一副动漫里干巴爹的样子,可是你真的认为聂嘉立他是面色不郁吗?明明就是欲求不满好吧!“没关系,只要你肯努力学我都会教给你的。”咳,也包括在床上的技巧……虽然两人心里所想相差甚远,但是短短的交谈似乎已经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聂嘉立的手自然地搭在小萌受的肩上,侧过头还能看到他皮肤上细小的茸毛,有点像……水蜜桃,好像咬一口!“咦,公司附近有starbucks啊!”还沉浸在色色的幻想中的聂嘉立迅速回归现实:“是啊,喜欢?”然后在内心暗自叹气,再这么下去自己冷面的形象可能就要不保了。“嗯,喜欢在下午喝点东西,冬天喜欢热,夏天的话星冰乐最好了,芒果最高!”提起喜欢的东西蒙萌现在很开心,一边说眼里还不自觉流露出向往的神情。“不喜欢咖啡?”还以为小孩喜欢starbucks的话会小资地喜欢咖啡呢,结果却得到小孩子喜欢的甜品般的答案。“一般般吧,不讨厌,但是我对咖啡因有点敏感,喝咖啡会兴奋过度。您应该很喜欢咖啡吧?”“为什么这么问?”“嗯……”蒙萌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些苦恼,“像您这样身份的人不是大多喜欢咖啡吗?”看来这孩子一定是受到了总裁系列小说的荼毒。“也没有很喜欢,还是觉得红茶更好一点。”最终聂嘉立还是没忍心吐槽,给小孩留点天真的想象也不是不可以。

下午莫咏欣丢给蒙萌一个U盘,让他把里面的PPT美化一下,这对于半宅男小萌受来说简直小菜一碟。蒙萌插好U盘打开文件件,却见里面文件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奇怪,什么“给小萌受的好东西”、“小萌受一定要看”、“帮助小萌受学习”之类的,雷得蒙萌外焦里酥。虽然好奇但是总要先完成工作,老老实实打开文件名是“小萌受要修改的PPT”的演示文稿一点一点地修改加入特效。蒙萌正专心对着电脑辛勤劳作,面前突然多了一杯芒果星冰乐,诧异地回头看到的是聂嘉立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但是似乎总有什么地方有些诡异,到底是哪里呢?呆呆地想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的小萌受最终还是放弃了,双手捧起星冰乐问:“是给我买的吗?”“不是说喜欢吗?”丢下类似疑问的句子却不等回答聂嘉立就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独立的办公室,留下小萌受还在呆呆地想老大真的好酷啊,话少还总是面无表情!

临近下班蒙萌终于把那份坑爹的足足有七十几页的PPT美化完,正要把U盘还给莫咏欣,莫咏欣却说用邮件发给她就好,U盘是给小萌受的礼物。于是蒙萌乖乖照做然后准备下班,就在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聂嘉立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准备回家了吗?”蒙萌回过头一脸惊悚,安抚着自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是的,要回去了。”“我送你回去。”“谢谢您,不用了,我自己坐地铁回去挺……”蒙萌剩下的话根本没来得及说出口,聂嘉立就已经转身走开了,蒙萌只好讪讪地跟上去。

晚上临睡前蒙萌想起咏心姐给他的U盘顿时好奇心大起,把电脑搬到床上开机,准备看看那些名字奇怪的文件。“嗯嗯,好舒服……”“好爽!”“好厉害!”屏幕上一个娇俏的男孩正被压在一个健壮的男人身下抽插着,两人不时接吻,呻吟连连。蒙萌几乎惊呆了,虽然经常被人调戏叫小受,可是钙片这种东西他真的没看过,害羞得脸上都烧了起来,可是又忍不住好奇继续看下去。当天晚上小萌受做了个梦,梦里他被聂嘉立压在身下这样又那样,结果第二天早上他就杯具了,内裤里湿淋淋的一片让人不能直视。

当莫咏欣在办公室里看到小萌受一脸萎靡相的时候就知道昨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虽然具体是什么她还不能确定,但是内心已经在偷笑了。蒙萌现在觉得看到聂嘉立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怎么会做那样的梦,该不会是自己对冷面老大有什么非分之想吧!有了这个想法蒙萌更加不敢面对聂嘉立了,可是下午的starbucks如期而至,晚上聂嘉立也仍旧送他回家。蒙萌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洗澡的时候无意想起聂嘉立开车时候的侧脸竟然联想到前一晚的梦,然后就……勃起了。颤颤巍巍地解决完生理问题蒙萌已经要羞耻致死了,把自己蒙进被子里闭眼睡觉。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蒙萌都想要避着聂嘉立,可是这只能是愿望了,starbucks每天不间断,下班后的便车服务仍旧保留,甚至午饭都被聂嘉立包了去,再不时地被叫去学学这个学学那个,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小萌受几度梦见自己被聂嘉立啪啪啪,身体更是条件反射般的让他忍不住想着聂嘉立自慰。

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小萌受这种呆萌生物怎么能是变态呢,于是他爆发了。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蒙萌结果聂嘉立递给他的星冰乐却没有喝,而是跟着聂嘉立去了他的办公室。“那个……聂总……”聂嘉立挑挑眉,看着面前支支吾吾的小孩:“有事?”小萌受赶紧小鸡啄米般的点头,然后又犹豫了半天才开口:“可以问点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吗?”聂嘉立点点头。“如果……那个,我是说如果,当想起来一个人就会有生理反应是为什么?”聂嘉立没有回答,盯着蒙萌的眼神却愈发深邃起来,蒙萌被他看得紧张,口不择言地又解释起来:“您别误会,我只是……”“小萌受你喜欢上我了!”十分笃定的语气听得蒙萌一惊,但是第一反应却不是“我怎么会喜欢聂总”,而是“完了,被聂总发现了,不会讨厌我吧”,至此蒙萌才明白过来前些日子自己那些反常的行为是为什么。眼看小萌受慢慢红了耳根,眼睛也开始雾气蒙蒙似乎要哭出来,聂嘉立站起身靠近到彼此能感受到身体的温度,微微笑着说:“那就继续喜欢我吧!”然后继续凑近吻上了肖想已久的唇。

直到聂嘉立已经舔上锁骨,蒙萌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双手推拒着欺在自己身上的人:“聂总……”“叫我名字!”不容抗拒的语气让蒙萌怯怯开口:“嘉……嘉立,我们……额……办公室……”憋了半天小萌受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聂嘉立却早就了解了小萌受在纠结什么:“跟我交往吧!今晚去我家。”随后把小萌受的衬衫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温柔地吻了一下他光洁的额头,然后目送他的小萌受扭扭捏捏地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聂嘉立感慨着阳光真好,小萌受真软;办公室外蒙萌想象着被聂嘉立推倒时的场景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手臂里;莫咏欣坐在电脑前猛敲键盘写着一个实习小萌受被经理在办公室里XX又OO的故事。

end

One thought on “Ta không phải thụ – Khả Khả Kibum

  1. Pingback: Tôi không phải thụ… |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