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ốc vương King – Tiểu Cổ Tiểu Cốt

国王king by小古小骨

(腹黑攻X自闭技术宅受,he)

文案

温柔腹黑攻和自闭受

☆、上

魏蓝是个宅男,他在一家网络公司工作,其最大的成就是参与了《兽人大陆》的游戏制作,虽然他在其中只是个小角色,但依旧够他自豪很久。

魏蓝有轻微的人群恐惧症,有些自闭,对於数据他反而乐意亲近。久而久之,同事们也觉得这人太过孤僻,所以就算他有些能力却依旧拿著死工资,定期做著一些网页管理工作。

对於这麽一个轻松又死板的工作魏蓝并没有什麽意见,他反而乐在其中。利用空闲时间他自己制作了一个游戏,那是属於他一个人的世界。他给自己的游戏世界取了一个名字为“king”而他这个唯一的玩家就是那个世界的国王。

国王。

他是那个世界的王。

有著百万的子民,可以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

从早起召见大臣,到管理各项事务,到妻儿的陪伴,每一项都尽量的细致美化。

但这样的YY终究差了一点,现实中的魏蓝觉得,高处不胜寒的英雄的确是需要对手,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反叛联盟,那个组织不断制造各种事端,而他一步一步在虚拟和现实间玩耍、修整著,最後剧情结束他便是笑到最後的赢家。

因为有叛乱,他自然也需要并肩作战的盟友,所以他给自己设置了双重身份,那个开始闯荡江湖的新手在途中遇见了很多的人事,也结识一批夥伴。

每次进入魏蓝都玩的很兴奋,可每次他退出游戏的时候却倍感空虚。

“king”不同於普通的网游,那是属於他一个人的游戏,里面的所有角色除了他自己,都是NPC。那是一堆数据,让魏蓝安心的同时有觉无限的寂寞。

然而,越是寂寥越不愿意放手。如同很多人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却怎麽也离不开它。於是,魏蓝给自己创建了一个同生共死的夥伴。

他给了对方尊贵的身份,给了对方俊美的外表,给了对方无数美好的品质。

然後在一次又一次的相处中,两人结伴天涯,直达最後邪派突袭,这位挚爱的同伴为了保护他死在了刺客的剑下。

在那一刻,坐在电脑屏幕前的魏蓝心中猛地颤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忽然间失去了什麽,可他却不明白到底失去了什麽。

挚友逝去自然是要悲痛的,但那是剧中人的心情,他是真实存在於世界的人怎麽会因一堆数据心疼?何况……魏蓝知道只要自己愿意,他轻而易举就可以让那位挚友复活,可他并没有更改设置,他让游戏里的国王永失挚友。

游戏的故事完结,魏蓝觉得自己应该戒网,至少在这一段时间不能再玩了。

他终於意识到自己无论怎麽逃避还是现实中存在的人类。

乘著周末公司同事准备搞个聚会,原本只是惯例的问了下魏蓝的意思,愿不愿意参加。

以往魏蓝都是推却的,可这有一次他点头答应要参加这次聚会。统计人数的小张愣了一下,随即笑著说到时别迟到了。

周五下班後,魏蓝离开公司单独乘车去了他们指定的地点。

既然是同一家公司出来的,多数人都会结伴同行,但魏蓝已经习惯性独来独往,当然也没有人愿意找他一起走。

这次他们聚餐的地方是个星级酒店,吃的是298元一个人的自助餐。对於这样的价格魏蓝略显心疼,但既然答应来了他也不好往回走。

自助餐的价格上去了,吃食的品种自然也上去了,很多人对著海鲜大快朵颐。魏蓝瞧著就觉得胃疼,倒是去糕点处拿了不少甜品。

“魏蓝你喜欢吃甜点?”看著自己身前摆放的各色蛋糕魏蓝点了点头。

“平时也常吃?”那位女同事继续问,魏蓝吞掉手中的糕点继续点头。

“可你瘦得和竹竿一样,瞧瞧你那小蛮腰。”坐在他身边的女同事倒是豪爽,也不避嫌伸手就往他腰上摸。

魏蓝自小怕痒,这麽一来他连忙站起往一旁躲。而他身旁的过道上正好有人走了过来,一下子两人撞在了一起,对方托盘上的食物也撒了一地。“啊!对不起对不起!”魏蓝连忙道歉,自觉闯祸的那位女同事也跑过来道歉。

一时之间他们倒也成了在场的焦点。

“我去洗一下。”对方微微皱了下眉,转身就往洗手间去了。

“魏蓝,拿著。你快去!”身旁的女同事塞给他一包东西让他赶快跟上去。

对方是男的,自然进的是男厕所。魏蓝看著手中的湿巾纸,觉得那位不知道什麽名字的同事还蛮会安排的。

“对不起,你没事吧。”魏蓝把湿巾纸递给了对方。

那人衬衫下摆染上了一团污渍,魏蓝知道酱料这种油脂最难清洗了。“那个……如果可以,我帮你拿去干洗吧。”

“你想让我光著身子出去?”对方不自觉地挑了一下眉。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个……”在脑子快打结的时候魏蓝终於找到了合适的方法。“干洗费大概要多少钱?我可以先给你,如果洗不掉,我赔你一件新的吧。”

“我这件衣服上万呢?”对方这麽说著似乎有些苦恼。

“啊!”魏蓝一呆,虽然他知道有那麽些奢侈的名牌产品,但他一直觉得那些东西和自己不是一个次元的,没想到难得一见就让自己背了债。

魏蓝僵著脸不知道要怎麽回答。

“手机号码?”对方略显低沈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魏蓝这才反应过来,报了一串数字。“有事打你电话。”对方记下他的号码就离开了。

等魏蓝魂不守舍地回到座位上时,刚才那位同事担心的问怎麽样了。魏蓝很想告诉对方,要赔偿万元的事情。可这事还没定,说不定那污渍可以干洗洗掉,那麽一点钱他可以自己。如果真洗不掉……到时再看看怎麽赔偿吧。

三次元的事情果然非常非常麻烦啊!魏蓝想著有些後悔自己怎麽会答应出来聚餐的。

那件事就这麽过去了一个星期,魏蓝渐渐也淡忘了。

而他的国王游戏,他也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去玩了。每当他登陆的时候,他就会想起挚友死在他怀中的情形。明明是假的,为什麽还会有那麽多的感触。

对於三次元的事他冷漠的对待,远远隔离一切以此保护自己不会受到伤害。

所以对於那虚拟的,自己一手创建的世界,由於太过的熟悉,反而能过多的投入感情。

魏蓝知道自己这样不行,却又踌躇著被种种原因禁锢,进退不得。

他叹了口气,觉得下班後应该去卖一块小蛋糕给自己补充些能量。那些甜点一如它的味道,总能让他心情变好。

但他的打算落空了,因为在下班前他接到一个电话,有人约他。

但那个人叫什麽名字他都不知道,魏蓝看著手机上刚挂上的陌生号码,想了想输入了名字“万元户”。

走到地下停车场取车的周毅之,肯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某人定义为万元户了。

现在他的心情非常好,而这好心情的来源自然是因为魏蓝。

那次在吃自助餐的时候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周毅之是一家软件公司的老板,在他未创建公司之前,大学时期除了学生的身份,另一个身份是黑客。

原本金盆洗手很久了,之前帮好友取一个文件侵入了魏蓝所在的公司电脑,阴差阳错之下读取了那人电脑里的数据。

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本想删除了,最後好奇之下翻看了一下,发现了那款名为“king”的游戏。

周毅之做的就是这行,当然知道市面上没有这款游戏。

本来以为那是对方公司最新开发的游戏,但看那内存和格式不大像,点开後才发现无法注册,那是一款专项型只允许一个账号进入的游戏。

这一发现让原本只是好奇的周毅之来了兴致,要想破解这个ID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很快他就用魏蓝的国王账号登陆了游戏。

周毅之进入後就发现这个账号的主人正在玩这款游戏,异地同时登陆另一方没有下线也没有发觉。

很显然这款游戏还有很多缺陷,後来周毅之了解後便肯定了这款游戏不是准备对外发行的。那是一个孤独的人,为自己建造的乐园,那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倒影。

慢慢的周毅之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件不道德的事,虽然作为黑客倾入他人系统已经不对,但他通常是尊重自己原则的。

而倾入一个系统和倾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周毅之空闲的时候会登陆那个ID,然後像是看电视剧一般注视著那个世界的人事。周毅之从来没有夺取过国王的操作权限,一直以来他所做的是登陆、退出。

後来,他渐渐不满足於此。而那个世界的主人,也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双重身份。并设定了一位挚友。

周毅之觉得自己适合那个位置,所以那位名叫“慕容瑾”的角色虽然是个NPC,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是由周毅之控制著。

在一个虚拟的世界,和一个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人做好朋友,这是一个新奇的体验,同时也让周毅之沈迷。虽然已经窥视了对方的内心世界,但周毅之常常会想,国王的主人在现实世界是怎麽样的一个人。

他觉得如果是在现实中他们也应该可以成为好友的,直到最後刺客突袭,他控制这人物挡在了那人面前,他只是不希望对方有危险。

NPC的死亡和玩家不一样,他不会瞬间消失不会被强制返回。他倒在了对方的怀中,然後凄美的乐曲响起了。

坐在电脑前的周毅之却笑了。在那个世界,除他们以外的人全部都是NPC,在那个世界中真实的存在只有他们彼此。

“希望世界上只有你和我,只有我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这大概是情人间罗曼蒂克的极致了。周毅之这麽想著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份好奇心越来越不正常了,或许他应该做些什麽。

而那时魏蓝的个人资料已经摆放在他桌面上了。

魏蓝是准时赴约的,他到餐厅的时候对方也已经到了。

魏蓝走到周毅之的身边,他没有先坐下,而是说了一声“对不起”。

“先坐吧。你要吃什麽?”周毅之把菜单给了他。

“我随便。”魏蓝显得有些拘谨。

周毅之忽然笑了,“你确定要我点?嗯,这顿饭是要你请的。”

魏蓝一下子就把头抬起来了,他觉得这顿饭自己请也可以,但太贵显然是不可以的。他不能因为要充大方而让自己活受罪,很快他就接过单子开始点菜,随便问了一下对方有没有什麽忌口的。

两个人吃的并不多,点了三四个菜服务员就下去准备了。

“魏蓝,我知道你的名字,你还不知道我的吧。”周毅之大方地介绍了自己。“周毅之,毅力的毅,之乎者也的之。”

“你好。”魏蓝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後没话找话地问道:“你怎麽会知道我的名字?”

周毅之又笑了,“那天我听你的同事这麽叫你的。”

“哦。”魏蓝沈默了一下,接著问道:“你的衣服怎麽样了?”

“没用了。”周毅之很是遗憾地说道,“那是我很喜欢的一件衣服。”

“那,那,那……”魏蓝脑子里一想到那五位数字,口中就结巴了。“那,那怎麽办?”

“你不是说要赔我吗?”周毅之看著对方呆萌的样子,实在是不像是能设计那麽复杂游戏的人。对著无比繁琐的数据可以理智的掌控一切,而现实中简单的玩笑都开不起。这算是情商低的吧。

“我,我会赔偿的,不过要久一点。”

“那我们分期付款吧。那件衣服一共600块钱,你每个月赔偿我50快,正好一年还清。既然这顿饭你请,我就不算利息了。”

“啊?!”魏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的五位数呢?

“那衣服的发票早没了,不过专卖店的价格应该不会变,你可以去问问。”周毅之接著补充。

“没有,我,我相信你。”魏蓝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对方是和自己开玩笑,还好只要几百块钱,自己应该还的起。

“相信我?”周毅之这下更乐了,“那你是不是应该赔给我五位数的。”

“你……”魏蓝的脸有些红,估计是气的。他憋了许久说道:“你欺负我。”

喂,喂,喂,你那小白兔的样子知道真正的欺负是什麽样的嘛!周毅之不由内心吐槽,瞬间脑中就冒出了少儿不宜的画面。然後他被自己吓著了!

幸好这个时候服务员上菜,打断了他的臆想。

两人的话并不多,相较於周毅之的好心情,魏蓝完全不在状态。吃完饭付钱後,他就拿出六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周毅之。“还你的。”

周毅之抽出一张,然後返还了一张50元纸币。“你……”

“我们说好的分期付款。”周毅之笑著,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魏蓝愣了一下,怎麽也想不明白对方是什麽意思。

半个月过後,当魏蓝已经把周毅之忘到北冰洋的时候,对方给他打了个电话。

“万元户”在呼他,魏蓝看著手机屏幕才想起自己还认识这麽奇怪的一个人呢。

周毅之打电话约他吃饭,说是还钱的时间到了,这已经是月初了,属於下个月的范畴。

欠账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魏蓝自然答应了。不过挂了电话他才想起对方说是要吃饭。难道每次还50块钱自己都要请那人吃一顿饭!那一年下来的费用可是那衣服价格的好几倍了。

难道说对方因为想蹭饭,所以才要求这样分期付款。看对方的穿著应该不至於吧!

魏蓝想著,开始为今天这顿饭到底要不要付钱纠结起来。

这顿饭最後自然是周毅之付钱的,要是再让魏蓝付钱,他可以把自己的手剁了。

“你晚上有什麽活动吗?”这次他们吃完没有立刻分手,周毅之一副很相熟的样子问道。

“我没什麽事。”魏蓝不清楚对方的意图。

“我约了人去打游戏。你去不去?”对於周毅之这个邀请魏蓝是想推辞的,不想对方又说:“那款网络游戏叫《兽人大陆》你玩过没有,我非常喜欢。”

周毅之笑著神情愉悦,魏蓝知道对方是真喜欢那款游戏。自己参与制作的游戏能让人这麽喜欢魏蓝很是高兴,所以鬼使神差的他就答应了周毅之的邀请。

《兽人大陆》刚出来的时候魏蓝也有玩过一段时间,但毕竟是自己参与制作的乐趣大减,再加上他极度不合群。网游玩得和单机游戏一样,最後他也就不玩了。

今天周毅之所在的东三区有城战,他帮魏蓝注册好新人物後,就上战场去了。

魏蓝慢悠悠地操纵著自己的新角色,时常有意无意地看向周毅之的界面。对方的操作很厉害啊,那麽乱的战斗他指挥也很到位。看著看著魏蓝就觉得眼前模糊起来,这才惊觉自己竟然流眼泪了。他连忙偷偷擦干净,怎麽莫名其妙伤感起来。

半夜两人才从网吧出来,“我送你回去吧。”

周毅之掏出钥匙往前走,但身边的人却没有跟上来。“你怎麽了?”周毅之回头去拉对方的胳膊。之前魏蓝哭的时候他并不是没看见,但他知道对方肯定不想让自己知道。

“你到底想干什麽?”魏蓝问道。

原来并不是真的什麽都不懂的小白啊!周毅之反问:“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什麽都没有。”而那个人长的不错,应该也很有钱,玩游戏也很厉害,是完全站在自己对立面被狠狠嫉妒的人。

“怎麽会什麽都没有?你有你自己。”周毅之满脸正色如此回答。

那有什麽用?这是魏蓝自己内心的反问,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他们并不相熟实在不适合讨论这样的问题。“那我回去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下车後魏蓝才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好好休息,别乱想。”周毅之开车回到自己的住处,他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登陆了国王游戏,但那角色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已经很久了,自从他的慕容瑾死後,那个人就再没有上过这个游戏。

本来以为这段时间魏蓝不会想看见自己,周毅之还在盘算自己下次见他要在什麽时候。

没想到第二天魏蓝就主动打电话给他了。“那个钱我还没有给你。”

那50块钱魏蓝忘了,周毅之当然不会主动提起,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约。

还在想著要不要去吃饭,魏蓝却约他到中央公园见面。

周毅之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吃饭是要付钱的,魏蓝自己不想做冤大头,而每次让周毅之请却也不可以。

中原公园啊。虽然不需要吃饭,但却有不少情侣在那散步呢。

这一次见面,魏蓝把剩下的550块钱都还了。

既然对方说开了,周毅之也不能装傻再糊弄。

两人两清了,似乎再不需要有什麽瓜葛。“《兽人大陆》你玩吗?我很喜欢那游戏,所以才想推荐给你。”

“我会玩的。”魏蓝应了这麽一句转身就离开了。

“刺蝟不好养啊,还容易伤了自己。”周毅之感叹著,刚才他的确有些伤心,觉得自己的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一番情意付诸流水。要是其他人,他也就不管了,何必为难自己这麽不讨好。

可对方是魏蓝,那个叫做国王的人。周毅之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用蚌壳牢牢的包裹著自己,却有一双渴望关怀的眼神。

晚上魏蓝登陆牢牢兽人大陆,没多久就接到了周毅之的邀请,对方带他做任务,魏蓝自然不好拒绝。

跟著对方玩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他差点迟到。

因为周毅之是自己认识的人,所以在游戏里魏蓝愿意接触相信。也正是因为他和周毅之在现实中认识,而他又不清楚要把对方摆放在身边哪个位置上,为此苦苦思考的魏蓝终於找到了答案。就是玩游戏的网友兼认识的人。因为不需要在现实中接触,所以他的戒备之心低了很多。

就这麽断断续续玩了半年的兽人大陆。魏蓝和周毅之也熟悉了很多,虽然再没有见过面,但除了网游,他们短信电话也不少。魏蓝觉得要是自己再见到对方,肯定不会那麽别扭了,他们这样应该可以算是朋友。

把周毅之定位在了自己熟悉的范围内,魏蓝表示一切都没问题。

帮内的不少人兴致勃勃地说要网聚,魏蓝并不想去,但周毅之私下找他,说自己会去希他也能去。

有认识的人来,魏蓝安心了不少,觉得多认识一些人也是好的。他也知道自己这麽龟缩著并不好。

统计好人数,乘著十一国假大家在魏蓝所在的城市聚集了。

☆、下

大家约好集中的地点是中央公园,那地方是A城的重要景点之一,的确比较容易找到。

但魏蓝总觉得目标景区很多,却偏偏是中央公园,大概也许可能是周毅之提议的吧。魏蓝这麽想著也没敢去确认。

约定的人数有九个人,五个男的四个女的。

根据接头暗号大家差不多都找到了。最後一个还没到的是周毅之。

“未来,周老大怎麽还没到,快打电话问问。”魏蓝的游戏名字用的是自己名字的谐音听著差不多。

既然有人叫他打,魏蓝乖乖拿出手机就给周毅之打电话。

电话刚响就被掐断了,魏蓝觉得有些奇怪,微微有些不爽,大概是对方从没拒绝过自己吧。

“我这不是到了,别打电话浪费钱。”周毅之是跑过来的,一身西装革履的有些乱。

“周老大!”姑娘们分外惊奇。

“怎麽了?”周毅之把领带整好,觉得自己没什麽失礼的地方。

“请体谅我们终於看见一位帅哥後的心情。”刚才让魏蓝打电话的姑娘很是感慨地说道。

“喂,我们另外还有四位男士在,你这麽说很伤我们的心啊。”有人立刻反驳。

“开玩笑呢。”周毅之笑著问道:“我们先去宾馆?”

“周老大,你这话很不CJ啊。”

“是你的思想太不CJ。”另一旁的人连忙反驳。

都是网上熟识的人,虽然平时没见过,但嘴上来了几句大家都找到感觉了。果然嘴贱的依旧嘴贱,犯贫的继续犯贫。

“难得出来玩不需要太紧张。”周毅之跟著魏蓝走在最後。

“还好,我,我没怎麽紧张。”想著身边的人魏蓝放松了不少。

“是因为我吗?”

“什麽?”对方忽然冒出这句魏蓝一时没听懂。

周毅之笑了笑,觉得自己再问就有些厚脸皮了。而他也不在乎自己脸皮厚一点。“是不是因为我,所以不那麽紧张了?”

周毅之不说还好,这话一出魏蓝瞬间红了脸,紧张的连跨哪条腿都不知道了。他,他这是什麽意思?魏蓝的脑子有些短路。果然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没办法像数据那麽简单明了。

周毅之走在最後,他看著眼前之人的背影,想著自己花了半年的时间,再次从原来跌倒的地方站了起来。

之前的分离是在中央公园,那麽从现在起他们再次从中央公园开始吧。

宾馆是周毅之这个本地人订的,中等价格基本都在大家能承受的范围内。

为表团结他和魏蓝都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和大家一起住宾馆了。

九个人他们订了四个房间,四个女生两两分,五个男生二三分。至於谁是那双人房的,周毅之订房自然他说的算。

等大家放好行李准备一下,正好可以吃晚饭了。

九个人热热闹闹地下馆子去了,这麽一番折腾下来,原来略显陌生的隔阂全没了,游戏里什麽样在大家面前基本也什麽样。相比在父母亲戚面前的形象反而更显自我。

“晚上有什麽活动?”吃饱喝足後有人问道。

“不会是去网吧包夜吧。”

“谁那麽没劲,难得出来见个面还要隔著电脑。”立马有人反驳。

“今天第一个晚上,回去斗地主!”有人高呼了一声,“来不来!”

“九个人,正好三局!”

回到宾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个房间,三三两两开始打牌。显然女生们没什麽兴致,她们在一旁看著牌八卦著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到十一点的时候终於有人要求睡觉了。

虽然大多都是夜猫子,但考虑到明天需要出去逛景点,得好好休息培养体力。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魏蓝还在打哈欠,见周毅之跟著自己进来才惊觉两人今晚要睡一起!

“你困了?先去洗澡?”周毅之的把手里的西装外套扔在了椅子上,然後开始解衬衫扣子。

“你不洗?那我洗了?”周毅之的扣子解到一半见对方正盯著自己奇怪地问道。

“不不不,我先洗!”魏蓝拿起自己的衣物就冲进了浴室。

除了父母,第一次有人和自己这麽亲密呢。魏蓝上学时从没住过校,连上大学也是在本地天天回家。

看著一惊一乍的魏蓝,周毅之的心情大好。

不管怎麽样总算是有进步了啊。

晚上两人相安无事,第二天一早数人浩浩荡荡就去了附近的景点观光。

十一假期的旅游景点是什麽样基本不需要想象,好不容易回到宾馆,走了一天的众人都没了闹腾的力气,这一个晚上算是安稳的过去了。

魏蓝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毅之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本来以为对方先去吃早饭了,後来看到其他人才知道那人公司有事回去了。

“周老大真是年轻有为,好像还没老婆吧。”吃饱喝足早上没活动大家坐在一起聊八卦,谈论的主角就是今天不在的那位。

“怎麽想做帮主夫人。”那不怎麽对盘的两位又顶上了。

“是啊是啊,如果你能做帮主的话,人家也不介意做帮主夫人的。”那姑娘眨著眼睛一脸笑意。

“别和他多话,我们继续HC周老大吧。”还真的很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是花痴啊。

“周老大开的是软件公司吧。好像也有做游戏。”对周毅之有些了解的爆了这麽个内幕。

“做游戏的?哪家公司?”对方说了个名字。

“啊哦!那他居然来玩《兽人大陆》这是什麽情况?”

“能有什麽情况,老大说了著游戏很好,他喜欢自然能玩。”那人帮著周毅之说话。

魏蓝在一旁听著多少有些惊讶,但再次听人说起周毅之喜欢兽人大陆还是觉得很高兴。

“老Q老Q,别说那些废话了,老大有没有结婚,今年几岁了?那个年收入是多少能透露不。”女性的八卦因子一起,其他都是浮云。

“你,这是来相亲的啊。”

“快说快说!”被众人逼迫对方只能乖乖交代了。“他没结婚,今年正好三十。至於年收入我怎麽会知道!”

“哎呀,居然比我大十岁,好有距离感呢。”

“和我差五岁,正好呢!”另一位娇俏的姑娘高兴的眯起了眼。魏蓝听了暗道,那和自己也正好啊。忽然又觉得自己似乎对数字太敏感了,这种年龄差好像和他没什麽关系呢。

其他三位男士不由大叹,和帅哥在一起果然是没活路的。所幸对方是周老大,心里还平衡一些。

众人无聊乱七八糟的又聊了一会儿,快到中午的时候魏蓝接到了周毅之的电话,他要晚上才过来让大家好好玩。

“除了周老大,就魏蓝你是本地人了,还有什麽好玩的地儿?景区就不要去了,可不想再去挤。”

难得成为关注焦点,魏蓝略显紧张,还好和大家接触了几天不至於让他说不出话。“我,我也不清楚。”

“你可是本地人,以前没出去玩?”早在之前大家就知道未来不太爱说话,见了真人更是肯定了这一点。魏蓝有些孤僻,要不是周老大特意照顾他,他们大概都不会和他有交集。

“魏蓝你和周老大很熟?”八卦的话题又冒了出来。

“恩,还可以,我和他是朋友。”魏蓝说的很肯定。

“你这话可太笼统,我们大家不都是朋友。”大家笑著随声符合。魏蓝一怔,他的确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他们是朋友,在他规划的范围内,他们之中只有周毅之算是朋友。他知道自己不合群,他以为大家都不会在意自己。他已经习惯自己被众人忽视了。原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啊。

“如果,如果你们真的很无聊,我带你们去我舅舅那吧,他承包了一个鱼塘,有人会去他那钓鱼还有不少蔬菜瓜果的,大家也可以尝尝。”

“哦?!还有这种!未来你怎麽不早说,那比去景点好玩多了。”众人兴起都跑去玩了。

等晚上回来时已经过了八点。

“晚上还没吃吧,我已经定好了,一起吧。”周毅之见他们回来了就收起IPAD,带著大家去吃晚饭。

这次大夥儿是玩了一下午累坏了,但男男女女都很兴奋,一边说还一边比划。谁摘的梨儿甜,谁钓鱼钓的多。

魏蓝跟著周毅之进了房间,他有些担忧,总觉得今天像是把对方丢下自己带人鬼混去了。似乎是那些人一说和自己是朋友,当时就把周毅之甩身後,带著人就往舅舅的山庄跑去了。

今天是他第一次带朋友回去,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他玩的也很尽兴。当然如果周毅之也能去,那就更好了。

“今天实在没地方去,所以我才带他们出去的。”魏蓝在想著怎麽解释。

“大家玩的很高兴,那很好啊。”周毅之看著魏蓝,知道今天对方也玩得很高兴。

魏蓝瞧著坐在床沿的人,觉得他似乎没在生气。於是更加高兴了。“那下次,我单独带你去玩。”说著他似乎想到了什麽。“如果你觉得那没什麽好玩的,那就算了。”

“好啊,下次就我们两个去玩。”周毅之很高兴地笑了,那笑容晃得魏蓝差点心率不齐。他连忙低下头,“你愿意就好。”

大夥儿又玩了两天,最後一个晚上众人全票通过去KTV唱通宵。

九个人要了一个大包间,所有人都有机会一展歌喉。

KTV必点的曲目似乎就那麽几首,从《童话》到《城府》从《单身情歌》到《梦醒时分》等屠洪纲的《精忠报国》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跟著吼了起来。大家乐淘淘地笑成了一团。

中途有人点了一首《爱你一万年》起哄著要周老大上去唱。

“後面那首我来,这首让魏蓝唱吧。”周毅之一开口,大家忽然觉得这提议不错,唱了快三个小时了,魏蓝可一首歌都没唱呢。

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魏蓝强忍著心中的不适,站在了大屏幕前。幸好这几天和大家混熟了,要是以前魏蓝觉得自己死也不会上台的,何况还要他当众唱歌。

这是一首耳熟能详的故事,即便是魏蓝这种不怎麽会唱歌的看著屏幕也不大容易出错。

“……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地域的平面,紧紧的相连。”当唱到动情时,歌词熟的不能再熟了,可魏蓝却死盯这屏幕一字不差地对著口型。

在众目睽睽之下唱情歌是很尴尬的一件事,虽然他知道这情歌大家都是唱著玩儿,可一想到周毅之也在其中他就觉如芒在背,如果只是关系亲密的朋友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好不容易等魏蓝唱完坐回座位,周毅之已经接过他的话筒准备下一首了。

十一

前奏响起一听就是很劲爆的歌。

魏蓝喝了口水一抬头就看到了屏幕上的歌名《国王游戏》一瞬间他觉得喉间咽下的矿泉水凉到了心底。

这,应该只是巧合吧。太过惊人的巧合!魏蓝觉得自己握著瓶子的手在发抖,他强逼著自己假装镇定,把矿泉水瓶放在了桌子上。

“……爱不爱,别猜拳决定;动了心,就别作弊;能征服你是种荣幸,也或许是我的幸运。”周毅之低沈的声线在唱歌的时候却是另外一种状态,这种RAP形式的歌曲本不符合他给人的形象,但他站在台前唱出来後却又让人觉得似乎有那麽几分味道。

“……国王游戏冠军奖品就是你的心,国王有让你HAPPY的权力,让这命令不不不要停;国王游戏,所有规则都由我来定,输赢我都爱你,就让这游戏再再再继续。”

歌曲的感觉完全相反,人物也完全不一样,可看著眼前穿著白衬衫的周毅之,魏蓝忽然间想起了“king”里面的慕容瑾,一个虚拟的NPC,一个由数据堆出来的人物。

在慕容瑾身上,他感受到了朋友的关怀,虽然他知道那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程序的设定。可是,有时候他会觉得那个慕容瑾是真实存在的,因为他不可能详细的设置好人物间所有的互动。

战前的开导,睡著後的毛毯,最後的以身相救。那些不经意间出现的突兀感,虽是一些细节,但他也曾有过迷惑,可现实摆在那,那是他亲手设置的游戏,怎麽可能出现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魏蓝知道自己的游戏不完善,有很多的弊端,也许这种角色不按规范的行为也是其中一种,魏蓝一直是这麽认为的。可是……魏蓝觉得自己心中的臆想太过荒唐了。

不可以因为两人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把他们混淆在一起。

周毅之是真实存在的啊。

KTV大家唱的都很尽兴,虽然魏蓝有些心事,但也被大家的热情感染了。一直到凌晨两点,最後终於撑不住了,一群人还是会宾馆睡觉去了。

魏蓝已经处在半梦半醒间,那些所要面对的烦恼这个时候也早被他抛到了脑後。

直到他第二天醒来,隐约记起是周毅之给自己洗的澡。

然後他又脸红了,同时觉得自己对周毅之的想法似乎越来越古怪。

中午吃散夥饭大家就各奔东西了,所有人约好了今晚回去上《兽人大陆》不见不散。

十二

那天晚上回到家,魏蓝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上兽人大陆。他在一百多个日夜後,再次登上了游戏“king”。

里面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维持著他离开前的状态。

魏蓝操纵著国王,和以前一样一件一件完成他的任务。而他最好的朋友慕容瑾,却再也没有出现。因为那个NPC依照剧情已经死了,怎麽可能会出现呢?这才是真实存在的现实啊。

玩了半个小时,魏蓝退出“king”的界面登陆了兽人大陆。

紧接著他就收到了周毅之给他的消息,“我们什麽时候去钓鱼?”

魏蓝勾起嘴角笑了。“下个周末吧。”

网聚後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魏蓝依旧和原先一样上下班,等到了礼拜天他就把周毅之约了出来。

两人一起去了舅舅家的山庄,钓了一下午的鱼。最後只收获了三条小鲫鱼,也算是略有所得。

“这地方真不错,现在的人都不想往城市跑,想要亲近自然。”周毅之看著大片的果园这麽说道。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魏蓝想著说道:“古人的意境虽然好,但没网络。”做为宅男魏蓝觉得自己必然不会适应。

“游戏中那些美景也都是照著现实做的,但再怎麽漂亮也是假的。”

“你想做古代的隐士?”难得见对方这麽感慨,魏蓝有些奇怪地问道。

“魏蓝。”见对方睁著双眼真挚地望著自己,周毅之还是开口了。“你知道《天龙八部》中让我印象最深的人是谁吗?”

魏蓝想了下摇头。“既然你让我猜,肯定不是太常见的。”

“是慕容复。”忽然间从周毅之口中听到慕容这个姓,魏蓝心中小小惊了一下。“为什麽?”

“故事最後,他疯了,然後,他在自己的世界实现了梦想变成了大燕的皇帝。”

“什,什麽意思?!”魏蓝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厉害,他在惊慌中带著期待,在期待中带著恐惧。

“魏蓝,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国王。”

“不!你,你,你……你知道!”就算魏蓝不想相信,但对方这莫名其妙的话只有这一个理由可以解释。

“是的,我知道。我就是慕容瑾。”

“不可能!”魏蓝觉得恐慌,他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我不是慕容复!”魏蓝觉得自己如此丑陋,他做了一件只有疯子才会做的事。

“魏蓝!”周毅之还想说什麽。

“你走!”魏蓝转身逃命一样地跑开了。

周毅之没有追过去,他知道现在那个人需要独处。他看著不远处成熟的果实,幽幽叹道:“我觉得我应该相信你。”

十三

整整一个月魏蓝都没有和周毅之联系。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他在不断的自我厌恶,觉得自己可笑的同时也万分的痛恨周毅之。没有哪个人喜欢自己被别人当成跳梁小丑一般观看。

可时间慢慢流逝,当蒙蔽自己双眼的恨意褪去时,那些细节和关爱渐渐浮了出来。

周毅之是什麽样的人,他认识这麽久不可能不知道。

那些真实的关怀不是虚情假意能做到的。

虽然魏蓝不是很聪明,但他也不是傻子。

周毅之所做的,到底是为什麽?如果不是为了嘲笑,那麽作为朋友他至少应该让对方解释一下。

最後魏蓝终於鼓起勇气给周毅之打了个电话。

当特定的铃声响起时,久等了的周毅之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会等到的。

而这次他们约定的地点是中央公园。

魏蓝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周毅之站在他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看著的是不远处广场上的和平鸽。不管是展翅高飞还是被喂食,它们的姿态都是那麽惬意从容。它们代表著和平,是自由是自我。

“我觉得你一个人能制作出‘king’真的很棒。”这是周毅之做为一个软件开发者和游戏玩家的忠心赞美。

“谢谢。”魏蓝的脸上没有什麽表情,他的目光依旧注视著远方。

“说真的当我发现你的‘king’时真的吓了一跳,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原来因为太忙了一直没有真的去做。後来……後来,我就想明白了,所以不再需要。”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国王。”魏蓝终於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抬头看向身边的人。

“是的,魏蓝,你就是自己的国王。”

“我也是自己的国王。”

“周毅之。”很难得魏蓝竟然会叫他的名字。“我喜欢你。”

周毅之一愣,虽然他知道对方已经下定决心有所改变,但他真没想到对方跨出了那麽一大步,自己竟然没跟上。

周毅之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中都包含著喜悦的因子。他拉起魏蓝用力抱住了对方。“两国邦交需要拥抱一下。”

魏蓝微红著脸抓著他的衣服没敢动。

“如果两个国家要更加亲密,有个方法很有效。”

“陛下,可愿意与我国国君结成秦晋之好?”

魏蓝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对方的颈间,他用双手紧紧地抱著,再也不愿意放开。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