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ươi có bản lĩnh làm ký hiệu, ngươi có bản lĩnh thừa nhận a! – Cái Kiêu Phối Phạn

Tên gốc: Nhĩ hữu bản sự tố ký hào, nhĩ hữu bản sự thừa nhận a!

你有本事做记号,你有本事承认啊!by 盖浇配饭

(较真业务员X计较小老板 he)

☆、Chapter 1

“我家真的被盗贼盯上了!!!!”

这是徐志强拿着‘17种小偷记号’列表,对着自家大门边上的一个红色铅笔画的三角形记号研究了两个小时以后得出的结论。

而他现在正一手拿着那张列表,一手举着自己用手机拍的证据,一脸严肃的对物业管理员郑重声明自己这个结论。

不过,很显然他的发现并没能引起物业管理员的重视。

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的物业管理员只是不咸不淡的瞟了一眼徐志强拿着的列表,又瞅了一眼徐志强手机拍的照片。

待他吐干净嘴里的瓜子皮以后,才慢条斯理的用浓重的方言开口道,“11号楼501房的徐先生哦!你不要天天生活在恐惧当中嘛!!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的啦!!”

徐志强清了清嗓子,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他将列表放在物业管理员的桌子上,用手点着上头记录着的那个三角形符号说,“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家大门边的墙上会出现这个符号??你可别忘了这张列表是T市公安部门刚刚公布的小偷记号!!万一我家出了事情,你们物业可是要负责任的!!”

物业管理听了徐志强的话,除了变换了二郎腿的姿势,将右腿搭在了左腿上外,再无别的反应。结果他不说话,徐志强也不说话,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着。

其实管理员倒是无所谓有人盯着自己嗑瓜子,可如果那个人双眼里冒着火,一副‘我要答复!我必须要到满意答复!!!’的表情呢?

被盯得实在没辙的管理员,只好暂停嗑瓜子,悻悻然道,“徐先生哦!我都来这小区当了好几年物业管理员了,可是你看看,好几百套房子的小区除了你,我哪一个户主都不认得。你知道这是为啥不?”

“我怎么知道!”徐志强回答的生硬。

管理员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有所思道,“徐先生哦!要是你记不得,我说你给听好啦!去年10月份,T市公安部门在电视上说B市有个逃犯有可能潜逃到T市来,让市民多注意。然后你就马上跑到物业办公室来,要物业全部出动在小区附近巡逻,后来我们物业全部出动轮流说服你,才让你在一个星期后打消了这个念头。结果这个逃犯根本连T市边儿都没沾的嘛!!还有去年7月份,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哦!说有两个外国人是偷窃惯犯,已经偷渡到了T市附近。你又跑到物业办公室来,要物业加强巡逻,最好能从即日起一星期七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站岗,说是坚决杜绝可疑的外国人进入本小区。结果整件事都是空穴来风的嘛!!”

管理员咂咂嘴,从一旁拿过水杯喝了口茶水,然后才又瞟了一眼站的挺直的徐志强,再次重重叹了口子,“徐先生哦!几乎每隔几个月,你都要来物业办公室要物业加强巡逻,加强防范,加强……”管理员突然语塞,他想了半天想不到合适的词,终于给自己以上说的话来了个一句话总结,“总之,徐先生你哦!!真的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复杂,太可怕的啦!!”

结果,徐志强跟物业交涉了足足近两个小时,物业办公室说什么都不派人响应徐志强的‘春节前夕小区保卫战’,只挥了挥手便打发了认真严肃的徐志强。

徐志强冷凝着一张脸走出业主会所大门,站在大门的台阶前,他微微抬头看向自己位于会所旁边那栋楼5层楼的家,暗暗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

第二天,徐志强没有去公司上班。

因为物业管理员的不配合,所以徐志强决定,他要亲自巡逻!

他非要亲自抓到这个小偷,然后扭送到物业办公室跟那些事不关己的物业示威不可。物业办公室的那些人,因为他们的家不在小区,就对这个小区的事情不上心。为这,徐志强积怨已久。

为了抓住给他家大门边做记号的小偷,徐志强足足跟他们部门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徐志强向来是业务部最兢兢业业,勤奋肯干的业务骨干,不要说一个星期假,往前数到徐志强刚进公司那会儿,他也没一下子请过这么多天假啊!

业务部经理为此特别还关心了他几句,徐志强正襟危坐的认真回答了领导的问题,就好像经理不是在电话另一头,而是就坐在他对面。挂了领导的电话以后,徐志强就自己给自己加了加油,正式开始小区内的巡逻工作了。

第一天巡逻并不顺利。

徐志强为了在目击到小偷作案的第一时刻就将其缉拿住,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根粗滚滚的大木棒握在手里。一根粗木棒,再加上徐志强一脸的凝重,别说小偷盗贼了,就连住在小区里的良民百姓也不敢靠近他!

但徐志强恍若未觉,仍然握着木棒四处仔细的查看着小偷的踪迹,认真到根本没察觉到早有一个女性居民一脸惊恐,一路逃命般的奔进了物业办公室。

最后,徐志强连同他手中的大木棒,被臭脸的物业管理员一起请到了物业办公室喝早茶。

“徐先生!!”物业管理员显然很不高兴徐志强平白无故增加他的工作量,将手上的茶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看着徐志强的表情是一脸责备。“你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一大早我还没睡醒就被户主砸门叫醒了!!结果我一开门那个女户主就一脸惊恐的跟我说——

“物业物业物业!!!!!11号楼5层的那个徐业务员魔怔了啊啊啊啊!!!一大清早拿着那~~~~~~么粗的大木棒在小区里来回走不停呢!!还不止这样,他那个表情也超级可怕的!!!好像要杀人一样的恐怖死了!!!物业这个你得管管的,不然小孩子出来上学看到他还以为有坏人混进小区了呢!!!”

——所以,我只好叫人把你请过来问问情况啦!!”

物业管理员说到这里,又往旁边看了看,终于注意到了徐志强进来后,被他同事暂时拿走保管的那个那~~~~~~~么粗的大木棒。

他不禁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冒下来的冷汗,语气里开始带着谄媚,“那个,徐先生啊!你给我解释解释,你一大早拿着那~~~~~~么粗的大木棒在小区里转悠什么嘛!!”

“哼!”徐志强狠狠的哼了一声,瞪着物业管理员说,“我这是在保护我自己的权益,保护我个人人身财产安全。你们物业不给我处理我的困难,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这个……”物业又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语气很是小心,“可是,那~~~~~么粗的大木棒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嘛?据我所知,这附近是没有施工队的啊??”

徐志强瞥了一眼旁边的木棒,轻描淡写道,“哦,前几年捡回来的,一直放在家里没动过。”

额,正常人会随便从外面捡那~~~~~么粗的大木棒放在家里嘛??这个徐先生哦!!真是神经病!!物业管理员又汗涔涔的看了那根木棒一眼,终于再次把目光投降坐在他对面的徐志强。

“咳咳,徐先生哦!”物业管理员咳了几声,终于正色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拿着这样的东西在小区里走动是十分危险的!我作为物业管理员,是不会坐视不管的。所以你这个那~~~~~么粗大木棒就被物业暂时保管了!!”

“不行!!”徐志强拍案而起,一脸的大气凛然,“这是我用来保护自己的工具,你这样抢走怎么行!!没有它我要怎么保证我的安全?!!难道你们物业准备派人巡逻了吗?!!”

“物业本来人手就不够,所以是绝对不会派人去巡逻的!!”管理员马上接口后,又觉得前一句语气过于生硬了。于是他又在后面加上了一句,“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好了!只要你不拿着会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武器,物业就特许你巡逻!!怎么样?!”

徐志强抬眼看了管理员一眼,又回头看看被握在物业办公室工作人员手里的大木棒。最后点了点头,妥协了,“行,就这么说好了!!我保证不拿任何武器威胁他人安全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管理员听到徐志强的保证就满意了,忙不迭的点着头把徐先生送出物业办公室。

哎哟妈诶!!这个徐先生啊!可不要再给物业找事情了才好哟!!他为了这个小区当了好几年物业,这一点点小要求,老天应该会满足他的吧!!

唉…………

☆、Chapter 2

*—*—*—*—*—*—*—*—*

第二个巡逻日。

徐志强早早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仪容后就精神抖擞的出门了。

他走到G层,左右四处看了看找了个满意的位置后,就将前一晚准备好的小板凳放在选好的位置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徐志强端坐在凳子上,仍然跟前一天一样一脸的凝重,他并不是简单的坐在这里而已,他给自己赋予了更为郑重的使命。

第一个见到徐志强这幅样子的是他楼下的阿婆和阿婆的孙子茂茂,阿婆六十几岁了,每天都会送小孙子茂茂去11号楼前的幼稚园,然后再返回家。

周而复始。

“诶?是小徐啊!我还当是谁一大早坐在门口呢!”阿婆走近徐志强见是住在自己楼上的小伙子,露出了亲切和蔼的笑容。

“叔叔好!”小茂茂很有礼貌。

徐志强站起身,冲阿婆和茂茂笑了笑,“阿婆好,茂茂好!”说完,他冲阿婆伸出手说,“阿婆,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身份证?”

“啊?看身份证?我没带呀!”阿婆不知道徐志强要做什么,左右摸了摸口袋,又问了一句,“怎么送我孙子去幼稚园还要看身份证的啊?”

徐志强点点头说,“是的,为了确保11号楼的居民安全,我自愿开始做来访者筛选工作。”

“可是我没带身份证啊!就下了个楼送孙子去幼稚园,那还能带着身份证呢!”阿婆摇摇头,又对徐志强说,“小徐,要不就让我走吧?我孙子上学要迟到了呢!”

徐志强看看茂茂,然后又看着阿婆,点了点头,“好吧!阿婆明天要记得带身份证出入11号楼。”

得到阿婆的保证以后,徐志强侧了侧身给阿婆和茂茂让开了通道。

这一个早上,11号楼门口在徐志强的‘管理’下,变得有些吵嚷。

早上出门的上班族急急忙忙奔下楼,还要被徐志强拦住出示身份证件,离开的时候往往都已经非常不耐烦了。还有憋着想要回家去卫生间的,马上憋不住了还要被徐志强拦住出示身份证件,奔上楼的时候往往都会甩给徐志强一句“神经病!!”

为了方便他的筛选工作,徐志强在仔细斟酌之后,重新制定了工作方针。

百分之百确定是本楼居民的可以直接放行;百分之五十左右无法准确拿捏对方身份的,可以选择性的请对方出示身份证件;低于百分之五十的所有人都必须出示有效身份证件。

这样一来,徐志强发现工作顺利多了,至少百分之七八十的来访者和下楼者都可以直接放行。徐志强发现,这样的安排不仅方便了他人,也方便了自己,不由得坐的更直,表情也更严肃。

徐志强坚信,长此以往这么做下去,一定会杜绝盗贼闯进房间进行偷盗。

就在徐志强为自己的好主意沾沾自喜时,一个匆匆忙忙的拎着公文包的男人出现在徐志强的势力范围内。来人低着头,看不清五官和表情,只能从外表辨别出来是个很高大的男子,徐志强见他直奔11号楼楼口走来,赶忙站起身,拦住了男人的去路。

“先生,请等一下。”

“啊?啊,怎么了?”程沫看着眼前凭空冒出来的男子,一脸的莫名其妙。刚才他着急低头走路,完全没发现这楼口还坐着个人!“有事儿吗?”

程沫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干净的白衬衫,笔挺的西装裤,锃亮的黑皮鞋……这打扮,怎么看怎么想业务员啊!!

难道是推销产品或者保险的?程沫好笑的笑出声,不论是产品还是保险他都不会买!!!业务员舌灿莲花,光是喷出来的唾沫都能把他淹迷糊了,等他签了约,买了东西再骗他个片甲不留!

这种当他程沫可是绝对不会上的!

打定了主意,程沫咳了两声,摆出一张拒绝的脸,说,“不好意思先生,我对你推销的任何物品都没有兴趣,能麻烦让一下吗?我有急事上楼去!”

岂料,那个推销员听了他的话,还是纹丝不动。程沫不爽刚想说两句,头一偏却看到推销员脸上的凝重神色,吓了程沫一跳。

程沫经营着一间不大的公司,大老板称不上,但至少也是个小老板。他手下也有不少推销员,不过他可不认为一个推销员不摆出满脸笑容会卖出去东西。因此在他看到眼前这个推销员一脸严肃的神色时,他心中不屑的切了一声:新人!

程沫看了看腕上的时间,办完事马上回去就要给那几个兼职大学生发工资了,可这个人挡在这里到底要干嘛!他有些不悦的想要越过眼前的推销员,径自走进11号楼。刚迈了一步,就被对方伸出来的手挡住了去路。

“先生,麻烦你先出示身份证,然后再上楼。”

诶诶?不应该是‘先生,麻烦你稍等一下,听我介绍一下我们的产品吗?’什么时候换台词了他开始落后了?程沫丈二摸不着头脑,只得讷讷的重复一遍眼前的人的话,“啊?身份证??”

对方点点头,很认真的又说了一遍,“先生,请出示你的身份证,然后再上楼。”

嘿!真新鲜!!

“小哥,这社区什么时候开始在户主上楼之前检查身份证啦?”程沫毕竟是商人出身,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出来混社会,可谓是老油条一根。所以他才没那么好骗,也绝不会把身份证乖乖逃出来交给一个怎么看怎么不像物业的男人。

对方不知道程沫心中所想,还是一张严肃的脸,向前伸了伸手说,“先生,只要出示了身份证,我确认一下就可以上去了。”

徐志强坐在这儿差不多一上午了,还没遇到过像眼前这个人一样不配合自己的人。他想事情比较简单,他觉得自己也不过要看一下对方的身份证,然后就可以不挡在门口了。掏出身份证就能解决的事情,眼前这男人干嘛要一直拖着呢?

他慢慢眯起眼,探究的看向眼前高大的男子,半晌徐志强果断地将这个男人标上了‘头号嫌犯’的标签。

原因无他,他看不到男子眼神在说什么。

徐志强成为金牌业务员不是作假的,他对顾客的眼神非常有研究,换句话说他可以通过客户的眼神了解对方的心理活动,虽不全中但也不远矣。

因此当他看不到眼前男子的眼睛在传递什么信息时,他就百分之七八十认定这个男人有鬼!

程沫完全不知道眼前比他矮了半头的男人眯着眼睛在想什么,只觉得对方眯着眼儿微仰着头看着他的样子实在可爱。于是他半低着头开始打量眼前男子的五官,竟然发现对方出乎他意料的好看。

虽然不是那种会让人怦然心动的好看,却是那种很耐看的好看。

程沫突然有种冲动,他想伸手摸摸对方脸上的皮肤。然后就在他意识先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更早行动了。

程沫受了蛊惑一般,用指腹缓缓抚过对方的脸颊,惊于皮肤的白嫩细滑,他摸到最后竟然轻轻的捏了捏粉嫩的脸颊。

其实,同样受到蛊惑的还有徐志强,他在对方的手突然触到自己脸颊时被震了一下。这男人的指头明明长了茧子,可也不晓得有什么魔力,徐志强想,他竟然不想让对方的手指离开。

直到感觉到左脸颊轻微的刺痛,徐志强才反应过来现在他跟眼前陌生男子间的微妙气氛。就算他这二十八年从来没直过,那也不说明他对一个‘头号嫌犯’随意发情是正确的!

徐志强强忍着不贪恋对方指头的触碰,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了门口,“先生,你上楼吧。”

失落于突然失去的柔嫩手感,程沫先是失望了一下,然后又反应过来对方说自己可以上去了。他不由得也往后退了一步,好像这样就能脱离对方皮肤带的蛊。

“好的,谢谢了。”

☆、Chapter 3

*—*—*—*—*—*—*—*—*

程沫累死累活的爬到了五楼,终于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他奶奶的!!这小区的楼梯怎么建的又高又陡,爬这个楼的五楼就等于其他楼的七楼啊!!!!他奶奶的那几个学生非要选这种不好爬的楼梯吗,真是,真是累死我了!!!!

狠狠的在心里发泄完,程沫觉得好受多了。

累是累,程沫还没忘了此行的目的。他先是确认了一下楼道里确实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他才趴在501室的门口,想要仔细查看前几天那几个学生留下的——

“小偷!!!!!!!”

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在楼道里炸开,程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只是听到有人喊小偷,他下意识的猛地往两边看。

小偷??小偷在哪里???程沫左看右看自己周围都没人啊!正准备不搭理那个神经病的声音,重新趴在501室的门口,好查看那个——

“小偷!!!!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诶?又是小偷??程沫这次稍微想直起腰回头看看发声源,到底是哪个神经病一直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狂喊小偷啊!!!

结果,程沫一回头,就看到刚才一楼问他要身份证的嫩脸小哥对他怒目而视,一点都不复刚刚的可爱。

“我说,小哥,你到底在乱吼什么鬼啊?这楼道这么空哪里有你说的小偷啊??”程沫说完,就不打算理会那个人,准备继续他未完成的工作。

可是这次还没等他重新趴下,他就被一个作用力猛地从地上拉起来。程沫手腕被拽的生疼,本来在嘴边的粗口在定睛看到是嫩脸小哥后,生生咽了回去。

“你这是干嘛??突然发什么神经啊?!”

粗口当然是不爆了,但三番几次被打断工作,又被鬼吼鬼叫和生拉硬拽影响了心情,程沫的口气听起来相当不善。

“哼!!你这个小偷我总算抓到你了!!走!跟我去物业!!!!!”比起程沫,徐志强的语气更加危险。

哼!他就知道那个符号不可能是凭空出现,一定是小偷们互相传递信息的暗语!终于被他抓到这个可恶的小偷了!这就把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送到物业办公室去!

徐志强也很气自己,刚刚他居然被这个死小偷摸了几下脸就差点春了!真是想到就恶心!

“喂!你说话要讲证据,我怎么成小偷了我!!”

没有人希望被无辜愿望,程沫哪怕对这个柔嫩小哥再有好感,也不能说明他愿意配合小哥的喜好充当这次小偷!

徐志强揪着程沫的手腕,根本懒得听程沫辩解,也懒得跟程沫解释,拽着他就往楼下走。

“诶我说你是不是疯了啊?!”程沫在此危难时刻,心里想的却是,程沫你才疯了!这都是什么时候你还强忍着不爆粗口!可他就是不想对这个柔嫩小哥说粗话,一句都不想。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从五楼下到一楼,又从11号楼到物业办公室。一路上惹得无数人行注目礼,可徐志强一心要把小偷扭送到物业,根本无暇顾及旁人的眼光。

而程沫更是不知所谓,被那个人拽住的手腕,尽管热辣辣的疼,却还有一种难以名状的舒适感。程沫根本不知道原来他这么变态,但是被抓住手腕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二人一路踏入物业办公室,吓的正看着电视剧嗑瓜子儿的管理员以为是领导查岗,又是关视频,又是收拾桌子上和地上的瓜子儿壳,好不狼狈。

等到管理员看清来人是谁以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又突然警觉起来,看着徐志强满脸防备,“我说徐先生哦!你这又是搞的哪出啊??好端端的这是带着谁来物业了啊?”

其实管理员根本不想知道徐志强手上拉着的是谁,实际上他根本连徐志强都不想看到。天知道今天11号楼的户主跑过来多少个跟他投诉徐志强的‘神经举止’,他虽然允诺会给大家个说法,但也没想过真的去找徐志强。

因为他一直觉得,主动找徐志强,就是主动找事儿!

谁愿意没事儿找事儿呢~

不过,既然现在事儿自己找来了,他就只好把事儿给解决了。

“这个人!!就是在我家门边上画记号的小偷!!!”因为已经来到了物业办公室,徐志强觉得有了保障,因而甩开了程沫的手腕,一脸傲然。“被我抓住了!!”

看吧!你们物业管不了抓不着的人,我徐志强给搞定了!!徐志强此时的内心活动十分得瑟。

“他是小偷?”一听来人是犯罪分子,管理员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他上下打量着程沫,眼睛里满是探究。最后,他直接朝程沫问了一句,“你是小偷?”

“你看我像吗?”程沫根本懒得辩驳,不过被突然当做小偷可不是什么好事儿,程沫脸上自然不会有笑容。

不像!当然不像!!管理员在心里猛摇头,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小偷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的来这么个破社区偷东西!!他猜,要么就是这小偷身上的牌子都是假的,要么就是这小偷脑子不太好!!

不过显然……这男人身上的牌子不像是假的啊!管理员明明无法分辨真假名牌,可他就是觉得这个人不像小偷。

“管理员!!你别看他一身名牌就以为他是好人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知不知道!!刚才他就趴在我家门口,要做什么昭然若揭!!!”

徐志强义愤填膺,要不是他早看出这个男人不对劲,恐怕他家现在已经被洗劫一空了!真是想想都后怕,这样严重的事情,如果物业敢姑息这个小偷,他徐志强就跟物业没完!!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再没人比我更知道了!!”我就是从你身上把这句话彻彻底底学会的!!后半句话管理员没说出来,但他望向徐志强的眼神里却满是嫌弃。

徐志强啊徐志强!你肯定不知道你们俩一对比,你比人家更像个小偷!!不过这话管理员当然也不会说出来,除非他是真的嫌徐志强还不够热爱物业办公室!

“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那你来报警吧!!”徐志强满意的点点头,直接把拨通警察叔叔电话的权利交给了管理员。“一定要请警察快点过来,这人一看就是惯偷!!!!”

一直沉默的程沫此时可谓是有理说不清,他自己都不知道倒了什么霉,竟然会被人当做小偷抓起来!他也只不过是想要看一看……唉!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诶?难道……是那几个大学生搞的鬼?目的是为了让他被抓起来,就因为他扣了他们两个小时工资??程沫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早知道就不把那几个人的工资扣下来了!!可是如果不扣的话,他们又明明没完成底标……

真是纠结!!

“在你拨电话找警察以前,我能不能有个申诉的机会!”秉承着商人的狡猾,就算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程沫也会尽最大努力拖延时间,因此他决定先发制人把他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见管理员点头应允,身边的柔嫩小哥也没发表反对意见。程沫伸手挠了挠脸,开始为自己辩驳,“首先,我必须要说我不是小偷,我是这附近的一家健身器材厂的老板,我叫程沫。这是我的名片。”说着程沫从裤兜里的钱夹子里拿出两张名片,给管理员和徐志强分别递了一张。

“我今天只是来检查我们厂兼职工前几天的工作的。”说到这里程沫意有所指的看着徐志强说,“你看到我趴在你家门口那是个误会,我不是要偷东西。”

“才怪!!”结果徐志强听到这里,突然大声的反驳起来。“如果不是偷东西我让你出示身份证件,你为什么说什么都不肯给我看?如果你不是偷东西,那你为什么要趴在我家门上?!你说你是来检查工作的,那你一个健身器材厂的老板跑到我家门口检查什么工作?我家那扇大门是你们厂生产的吗?!!”

程沫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柔嫩小哥是一口气都不让他喘,不过没关系,程沫有把握他可以反败为胜。他开口问,“那我问问你,为什么会认定我是小偷?为什么会怀疑我??”

听了程沫的话,徐志强突然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他眯着眼看着程沫说,“因为你长了一张不诚实的脸和一双掩盖了很多真相的眼睛!!!”

啊嘞?这是什么话??程沫张大了嘴,一脸的无法认同。“很有可能是你看错了啊!”

“不可能!!”说到这里,徐志强更为得意,“我是业务员,揣摩顾客的心理是我每天的必修课。但是我在你脸上和眼睛里找不到类似的信息,这说明要么你就是个骗子,要么你就是个瞎子面瘫!!但是很明显你表情丰富又看得到,所以你肯定是骗子!”

程沫此时真的对柔嫩小哥刮目相看,但是就算再欣赏也没用,他现在可是被小哥怀疑且认定偷盗的嫌犯啊!

他实在无奈,感觉越说越说不清楚,只好用最后一个大绝招,“我要打电话,叫我朋友过来给我作证!”

谁知道这招在徐志强看来形同于无,他只哼了一声,就妄图打碎程沫的想法,“不论你叫哪个朋友来都没用!因为你的朋友全都是你的帮凶!!”

“小哥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怎么我说一句你反驳一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打这通电话。”程沫一边扶额,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某个朋友的电话。

☆、Chapter 4

*—*—*—*—*—*—*—*—*

等到程沫的朋友风尘仆仆赶到时,徐志强本想继续战斗,没想到看到来人就瞬间萎靡下去。程沫正讶异之时,突然听到徐志强气若游丝的轻轻冲自己朋友喊了声,“经理。”

“徐业务,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经理?徐业务?这下子程沫很容易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要么就是曾经的合作对象,要么就是上下属关系。

他这么想着,又听到柔嫩小哥说,“经理,我住在这个社区。那个,这个小……额,这位先生是你朋友?”程沫发现了小哥语气中的不确定,顿觉好笑。

“不是朋友会被我一个电话叫过来吗!”不知道为什么,被堵了好几次的程沫终于感觉自己扳回一城,现在简直就是爽歪歪!

听了程沫的话以后,徐志强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了朋友的帮忙,程沫的嫌疑自然洗清了。管理员跟两位状似大老板的人殷切的道别,一边又在心里狠狠的送了徐志强一个大白眼。

这个徐先生哦!!就是会乱搞!!

*—*—*—*—*—*—*—*—*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是因为这样才误会我是小偷啊!!”终于知道事情原委的程沫,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我真没想到会这么无厘头!”

程沫的朋友,也就是徐志强的顶头上司业务部经理早就离开了,剩下的程沫非常豪气的说晚上请1徐志强吃顿饭,就当不打不相识了。

徐志强没拒绝,其实他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也觉得挺对不起程沫的。

因为他听程沫说,他今天本来要赶回工厂,给员工发工资的,结果这么一闹工资又没发上!徐志强是心怀着愧疚,来跟程沫吃这顿饭的。

徐志强点点头,“我也没想到原来那个记号是你们员工画来给你看,证明他们真的有工作过……太莫名其妙了!”

程沫哈哈笑了笑,说,“一点都不莫名其妙啊!要不是那么做的话,总不能没干活儿我就给他们工资吧!那我得多亏啊!!”

徐志强笑着点点头说,“你可真是斤斤计较啊,他们都是大学生,就算给那么一次薪水,其实也不会损失你什么,反倒会让他们感谢你。”

“那怎么行?我是开工厂的,又不是救济院。如果真的想要全额的工资,就要努力工作嘛!”

“哼!!资本家!!”

“此话诧异,我可不是资本家,我是正了八经的民营企业家。”程沫摇头晃脑说的认真。

“……”徐志强本来都不知道如何回复程沫的话,但他突然想到某件事,便看口问道,“对了,如果你想找五层的标记,他们标了的……所以,他们都有好好工作……”

“嗯,我知道。”程沫笑着点点头,“现在三角记号之谜解开了,你明天也可以上班了吧?”程沫有些促狭的笑着说。

徐志强面上一红,也不接话茬,只默默的吃饭。他今天真是丢死人了,尤其是知道真相那一刻,徐志强真的想撞墙shi了算了!

结果这一顿饭,徐志强把全部的目光定在他碗里,而程沫把全部的视线缩在了徐志强身上。

正应了那句“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或者……应该形容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我喜欢你。

这是那天吃完饭,程沫在徐志强耳边喃喃低语的四个字。当时惹得徐志强一阵战栗,程沫勾起的得意嘴角却在月光下尽收眼底。

徐志强其实早在程沫要进11号楼的时候就程沫一见钟情了,他坚持不肯承认是一摸钟情,因为那样听起来实在太色-情了!

所以,当他得到程沫的告白以后,他先是一阵雀跃,然后又沉寂了那份激动。最后他摇了摇头,非常淡定的对程沫说,“我要考虑考虑。”

这一考虑就是一个多星期。

这一个多星期里,程沫并没有打扰徐志强,实际上‘安静考虑’也是徐志强的要求。他们在这一个星期内退回了自己的壳里,争取做到不互相影响。

比起徐志强的按时上下班,吃饭,睡觉,洗澡,程沫过的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他时而靠在窗前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明月,吟出‘举头望明月,低头思小强’这样的诗句,时而将自己埋在厚厚的棉被中,就好像这一场钟情会随着汗液的蒸发,一同消失不见。

不过程沫不知道的是,徐志强也仅仅是看起来比较正常罢了。说是考虑,其实徐志强根本没在考虑,他只是在等待,怀揣着一份很少女的情怀在等待。

听自己经理,也就是程沫好朋友说,程沫年近三十的人生里,追过的男生,追到手的男生数不胜数,因此程沫经验丰富。

徐志强不想承认,就是‘数不胜数’‘经验丰富’这两个词,八个字刺激到他了。

他也想让程沫用追过‘数不胜数’男生的方式,以‘经验丰富’的姿态来追求他。尽管这个情怀太过少女,但徐志强还是想体会一下被追求的感觉。

不然人家刚一表白,他就同意在一起,那不是太没节操了吗!!

抱有这样的想法,徐志强等待着等待着,等到最后那个姓程的竟然都不主动联系他,这让徐志强也有点生气。

到最后,徐志强想,算了!爱谁谁吧,不要把一摸钟情这种烂戏码当真!!!

爱情,似乎有点儿近,又有点儿远。

☆、Chapter 5

*—*—*—*—*—*—*—*—*

这一天,徐志强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刷牙洗脸打理服装,拎着公文包走出了家门。

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这让乘坐地铁仅仅用二十分钟就能到达公司的徐志强毫无压力,他悠哉的将大门从外头反锁上,刚准备下楼梯,却突然在自家大门边上发现了一个记号。

不同于上一次的三角形记号,这一次的记号是矩形的,同样是红铅画的。

尽管上一次的乌龙实在丢人,可徐志强的防备心理向来很强,他迅速掏出手机查看他存在手机里的‘17种小偷记号’。

“惨了!真的有!!!”徐志强皱起了眉头。

矩形符号,在那个‘17种小偷记号中的意思是‘容易被撞见危险’。

T市公安部门提醒广大市民朋友说,看到这种记号要及时清除,因为这些都是犯罪团伙的先行部队前来踩点用的记号。

徐志强将那个矩形慢慢从墙上抠掉,然后保持蹲着的姿势认命的叹了口气,难道他这辈子就要跟盗窃反盗窃作斗争了吗?

他突然想到了程沫,他们俩已经快两个星期没见过面了。徐志强恨恨的瘪瘪嘴,发现似乎只有他把那个告白当做真心话。可是人家现在根本都玩high了吧!根本不理你什么的……

徐志强想到这里有些郁卒,明明知道马上要迟到了,却还是不想动弹。

“小偷!!”

突然楼道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吼声,可是徐志强也只是撇撇嘴,凉凉的回了那个声音一句,“没有小偷啦!神经病!!”

谁知道,那个声音并没有听到徐志强声音似的,过了一会儿,又再次大吼出来。

“小偷!!!”

徐志强被那么大的吼声吼得耳朵疼,他终于站起身瞪向声源,转过身却发现竟然是姓程的那个混蛋搞的鬼!!

“程沫你在这儿干嘛!”徐志强真的很佩服自己,明明终于面对面了,竟然还可以冷漠的说出跟心情毫不相干的话,他冷冷的瞥了程沫一眼,然后一边下楼一边轻轻悠悠的说,“我去上班了。”

“你这个小偷!!偷了我的东西还想跑么!!”

说着这样老套台词的程沫猛的将徐志强拉扯入怀,温柔的用双臂禁锢怀中的人儿。然后又放低声音在徐志强身边说,“你这时候应该问‘我偷了你的什么?’”

“然后你就可以说出那句,‘你偷了我的心?’”徐志强窝在程沫的肩窝里,无比鄙视的开口,“程沫我还以为你能很有创意的。”

程沫尴尬一下,然后刚想开口突然被徐志强打断,“我说我家大门边上的矩形是你做的记号吧?”

本来以为程沫会大方承认,没想到他只是抱紧了徐志强非常坚定的说,“我可不记的什么矩形记号~~我连三角记号都没做过~~”

徐志强在程沫怀里狠狠瞪了那人一眼,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切!!你有本事做记号,你有本事承认啊!”

“你说啥?”程沫明显要装傻到底。

徐志强气恼的推开程沫的怀抱,刚吼出一句“你有本事做记号,你有本事……唔!”

程沫猛的将徐志强搂回怀里,双唇用力覆上徐志强的。吻了一下以后,程沫凑到徐志强的耳边,瘙痒般的吐出三个字。

“我承认。”

end

Advertisements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