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é thỏ ngoan ngoan, mở cửa ra nào – Lang Nhị Manh

Tên gốc: Tiểu thỏ tử quai quai, bả môn khai khai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BY狼二萌

(厨师攻×兔子精受)

《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作者:狼二萌【完结】【厨师攻×兔子精受】的小短篇,HE~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来了点灵感,想开一个短篇系列~关于中篇小说大影帝和小男饭的故事还在酝酿~所以大家先看看小短篇吧~!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鞠躬!

李朗是一家颇有名气五星级饭店的西餐主厨。这么一看还是挺有地位的,至少是饭店西餐厅的核心人物,但李朗是一个没有架子、一直笑眯眯的没什么脾气又有爱心的人。就因为如此,李朗很有人气。

说起来,李朗也是个奇怪的人。他的薪水待遇绝对不低,甚至比很多白领都要高,但是李朗却一直不爱开车,更喜欢挤公车。更加让人费解的是,一般做厨师这个职业的人,每天跟厨房打交道,不烦也累了,回了家通常就不爱再自己动手做饭,可李朗却仍是乐呵呵地自己准备便当。怎么看李朗都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居家好男人。

这一天,李朗好不容易有了休假,提早下了班去菜市场采购了一堆食材悠哉悠哉地走着回家。路过小区花园往楼下走的时候,李朗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李朗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小兔子。

前面也说了,李朗是个有爱心的好人,看到这样可爱的小动物当然不由自主地蹲□逗弄了一下。小兔子似乎有些害怕,想要逃走却因为什么而不得不留在原地瑟瑟发抖。李朗觉得有些奇怪,用手轻柔地将小兔子翻了个身,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  “

啊!原来是受了伤!真可怜!”李朗一边查看着小兔子的伤势,一边喃喃自语着,“唔,还好不严重……”小兔子迫不得已地在李朗的手下颤抖,两只眼睛睁得又大又圆,还红红的,水灵灵的,看着就是一副被欺凌的楚楚可怜的模样。

李朗一乐,这小兔子表情似乎很丰富。

“我带你回家包扎伤口好吗?不要害怕,我不会吃了你的!”李朗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小兔子肚皮上的毛,一边温柔地说道。小兔子似乎不反对(也没办法反对),于是李朗把它抱在怀里,哼着小曲儿回了家。

一回到家,李朗把食材往厨房一搁就连忙把小兔子带到浴室,避开它的伤口,小心翼翼地帮小兔子洗了个温水澡,而后又轻柔地帮它把雪白雪白的毛吹干。

“来,给你处理伤口。不要怕,忍着点,乖!”李朗一边说一边帮小兔子处理伤口。也许是李朗一个人住寂寞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只小动物出现,总是忍不住跟它对话,虽然它听不懂也没法回应。

晚饭的时候,李朗大方地让出了刚买的新鲜的胡萝卜给小兔子抱在怀里啃。据李朗理智的猜测,这小兔子因为受伤而无法觅食,刚好闻到了自己手里提着的胡萝卜才忍着伤痛跟在自己身后。

晚睡前,李朗在自己的床边弄了一个舒适柔软的小窝来安置小兔子。在黑暗中渐渐入睡的李朗并没有发现那只可爱的小兔子突然竖起了脑袋,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眼中似乎还闪过一丝不应该出现在动物眼中的情绪。

☆、第二章

自从李朗捡回那只小兔子之后,原本空荡荡的家也多了一丝温暖,让李朗在工作的间隙也忍不住想要回家看看它。因为这突然而到的新成员,李朗觉得很开心,每天好吃好喝地养着这只惹人怜爱的乖巧的小兔子。

没过几天,李朗便发现小兔子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真是令人惊讶的恢复速度呀!”李朗把小兔子抱到附近的宠物医院看了一下伤势,连医生都不禁这样感叹。

“小兔子,在家要乖乖的好吗?虽然你能动了,还是要注意一点哦!我很快就回来!”李朗温柔地笑着摸了摸小兔子的背脊便出门上班去了。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小兔子周身闪过一道白光,但他并没有看到。

就这样,李朗和小兔子和谐相处了半个月。但近来几天,李朗觉得十分纳闷。虽然他除了做吃的,其他家务都马马虎虎,但家里也不至于十分凌乱。可近来几天,家里都异常的干净整洁,而且是十分明显的,那地板都锃亮锃亮的,丢在洗衣机的衣服都整整齐齐地晾在了阳台,床单被套也被清洗了一遍。

一开始,李朗还十分惊恐,害怕是入室抢劫。但翻看了放了存折的抽屉又仔细想了想,哪家的劫匪还帮被劫对象做家务呀?!

“莫非真的有什么田螺姑娘?那我真是太幸运了!”李朗一边喂着小兔子,一边嘀咕,完全没有注意到啃着胡萝卜的小兔子眯了眯大眼睛,一副被表扬了的满足模样。

“要真是有田螺姑娘,让我抓到她,向她求婚好了!”连续一个月,李朗都不用操心家务活,心中的满足和激动无以言表,更是萌生了这样的想法。晚上入睡前忍不住把小兔子抱在怀里来回抚摸,向这个“听不懂”人话的小东西说悄悄话。

“田螺姑娘一定是一个心地善良又年轻貌美的女孩!”李朗一边说一边幻想着。

小兔子默默地听着李朗的唠叨,时不时眨眨眼睛,听着听着耳朵却渐渐拉耸了下来,连李朗都感觉到不太对劲。

“小兔子小兔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兔子抬起眼皮看了看一脸关切和紧张的李朗,蔫蔫地扭了扭软绵绵的身体。

“啊!那么晚了!小兔子肯定是困了,我还唠叨来唠叨去的!对不起呀!”李朗说着,把小兔子抱到了床边安置的小窝放下,拍了拍小兔子的脑袋便钻回了被窝。

半夜,有一只毛茸茸、软绵绵的小东西偷偷摸摸地摸上了李朗的床,还得寸进尺地钻进了被窝,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趴下,抖了抖耳朵,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都不约而同地扬起了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每章都好短小……不过应该很快就写完咯~

楼主有话说:没想都好短小……应该可以很快发完的 ヾ(o≥д≤o)ノ

☆、第三章

日子就在这样美好地、规律地过着,转眼就过了将近两个月,但李朗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田螺姑娘。不管他是早上、中午、下午还是晚上回家,都从来没有碰到过田螺姑娘,他甚至怀疑这个田螺姑娘会隐身。

不过,刚开始在反常的时间回家会看到洗了一半的碗或晾了一半的衣服。看来,这个田螺姑娘还十分敏捷,听到了开门声就能迅速逃走。

这一天,心血来潮的李朗假装出门上班,还特意弄了个小纸卡住了门,确保自己不会因为开门而发出声响。李朗做好一切准备,果然杀得那位勤劳的“田螺姑娘”措手不及。可,这是怎么回事?

李朗目瞪口呆地看着趴在自家地板上擦地板的那只生物——暂且称为生物吧——两只兔子耳朵乖巧可爱的竖在脑袋上,朝着门口的屁股上还有一坨毛茸茸、圆滚滚的兔子尾巴!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李朗像被雷劈了似的僵在门口,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这似乎是一只小妖精而不是田螺姑娘。那只小妖精哼哧哼哧地擦着地板,根本没有发现背对着的门口站着一个人。

“这……不会就是我领回家的那只小兔子吧?!”这样一个想法咻地在李朗的脑中闪过。细细地一想,李朗更加肯定,这就是他领回家的那只小兔子。

“这……这也太可爱了!”李朗看着小兔子撅着小屁股一扭一扭地趴在地上劳动,兔子耳朵是不是抖一抖,小兔子尾巴像颗毛线球一般,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捏上一把。李朗那么想着也那么做了。

看着小兔子可爱的小尾巴,李朗像被蛊惑了一般,放轻了脚步,悄悄地来到小兔子的身后,伸出了魔爪,吧唧——捏到了——软软的,毛茸茸的,圆圆的。

“真的是萌透了!”李朗萌得心肝都在颤抖,内心不停地咆哮着,恨不得扑上去把小兔子抱在怀里蹂躏蹂躏。可,突然被人捏了尾巴的小兔子是被吓得胆儿都要破了。

“啊呀!”小兔子捂着自己尾巴猛地一转身,心被吓得颤抖得厉害。他根本没有想到已经出门上班的主人李朗会这时候出现。

“小兔子,你是小兔子精呐!我还以为是田螺姑娘,没想到是你!”李朗笑眯眯地一边轻扯

着小兔子脑袋上的耳朵,一边说道。

小兔子睁着大眼睛,眼泪汪汪地看着李朗,拉耸着耳朵小声恳求道:“不、不要赶我出去好吗?我、我不是田螺姑娘,不能嫁给你……可、可是我很会做家务!呜呜呜……主人不要嫌弃我!”说着,小兔子精呜

呜地哭了起来,眼睛红通通的,果真是个兔子。

李朗惊慌失措地看着小兔子伤心地哭泣着,暗暗反省,难道是自己面目可憎吓着他了?李朗一边手忙脚乱地轻拍着小兔子的背,一边哄道:“没、没嫌弃你!不哭啊!乖!”

闻言,小兔子抬起头,红着眼睛、噙着泪光,可怜兮兮地看着李朗问道:“真、真的?”

李朗细细地看着眼前大概十七八岁大的、孩子一般的小兔子,白里透红的脸庞,软绵绵的腮帮子,又大又水灵的眼睛和那可爱的神情,叹息道:“你那么可爱又那么勤劳,怎么会嫌弃你呢?”说着,李朗摸了摸小兔子的脑袋,又扯了扯小兔子耳朵。

小兔子开心地扬起幸福的笑容,傻兮兮地冲着李朗乐。

李朗一怔,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你、你真的是兔子精?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怎么受伤了?”

“我叫涂乐乐,是小白山里出生的。我们的山村很和平,很多妖精化成人在山脚下的小镇子里也过着人类的生活。可是突然山里来了大妖怪,欺压我们小妖精,好多小妖精都被打伤,逼不得已逃了出来。”说着,乐乐眼里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李朗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脑袋:“不要担心,总有一天会夺回你们的家园的。”

“嗯!”小兔子乐乐狠狠地点了点头。

“告诉我这些不怕我找道士做法收了你也去收了你们的小村落吗?”李朗坏笑着问道。

乐乐歪着脑袋深深地看了一眼李朗,肯定又自信地答道:“我相信你是好人!”李朗失笑又感动地看着小兔子,情不自禁地搂过乐乐,轻声说道:“乖孩子,你就安心住下来吧!”

☆、第四章

自从涂乐乐的妖精身份被李朗拆穿,乐乐在家便原形和人形自由变换了。做家务和吃饭的时候变成人形,睡觉的时候保持原形小兔子窝在住了两个月的小窝。而李朗除了喜欢在乐乐变成人形的时候捏捏他的小尾巴、扯扯他的兔耳朵、捏捏他的小脸蛋儿,对乐乐其实照顾周到。

除了以上几点,小兔子觉得非常疑惑地是主人竟然热情邀请自己共享大床。在小兔子的观念里,要知恩图报,主人救了他还待他那么好,就要认准了他是一辈子的主人,要好好报答他。这种霸占主人地盘的事小兔子根本不想也不愿意做。

而李朗积极诱哄小兔子化作人形跟自己躺一被窝也是因为发现自己在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中深深萌上了可爱乖巧的兔兔,进而沦陷其中无法自拔。可谓情不知所,一往情深。李朗是个坦荡荡的君子,对于抱着喜欢的人入睡的欲望是不屑于掩饰的!

“兔兔!你要是不化了人形跟我睡一被窝我就要生气了!”李朗软磨硬泡、软硬兼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天气渐渐变凉了,抱着你也暖和!难道你忍心我被冷死吗?!”

小兔子被突然强硬起来的李朗吓了一跳,怔圆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李朗,弱弱地说:“我、我不知道主人冷。我马上给你加被子,不要生气!”

李朗看着被吓着的兔兔,有些不安和懊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放软了语气:“兔兔啊,对不起,我不该凶你!其实我觉得抱着兔兔睡觉会安心许多,因为喜欢抱着你所以可以吗?”

兔兔是个善良的小妖精,兔妈妈太早离开他也没好好教他更多的东西,所以兔兔被李朗成功诱拐了,只因为李朗说了“喜欢他”。小兔子心中无限欢喜,第一晚跟李朗睡觉还兴奋紧张得睡不着,假寐失眠了一整晚。

☆、第五章

小兔子和李朗相处越来越自然,李朗一天一天地更喜欢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兔子涂乐乐,于是本着对媳妇儿要好好养着的原则,不停地用萝卜和蔬菜变着法子做各种菜色。

“兔兔,你真的不吃肉吗?”李朗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问道。

小兔子乐乐在一旁打下手,回道:“当然,兔子不吃肉,笨蛋主人没常识!”跟李朗相处久了,涂乐乐也知道主人的脾气好,说话也大胆了许多。

李朗当然也知道小兔子越来越不怕自己了,渐渐放开了姿态,可是这主人的地位还是得巩固巩固。于是李朗拿着菜刀悄悄挪到了择菜的小兔子背后,出其不意地勾着手臂,把刀架在了小兔子脖子上。

“啊!”小兔子因为惊吓,微微垂着的耳朵咻地竖了起来。

“敢骂主人笨,不想活了?今晚就吃红烧兔肉!”李朗坏笑着冒充坏人,温热的气息都喷在了小兔的脖子上,让小兔子禁不住缩了缩脑袋,从脖子一路红到了耳根和脸颊。

“我、我错了……”乐乐捏着围裙,紧张地盯着就在眼前的刀,小心翼翼地道歉。

李朗看着兔兔可怜兮兮又很好欺负的模样,心里一动,情不自禁地亲了亲小兔子的脸颊,轻声说道:“乖,以后要听话。”说完,转过身又继续切菜了,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小兔子脆弱的小心脏。

小兔子因为那轻轻的吻呆愣着动弹不得,浑身就像刚从热水里捞出来办透着粉红。乐乐心脏快速跳动着,几乎不能承受如此刺激的心情。

“这、这……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这不是情人之间的亲吻吗?”小兔子乐乐渐渐回过神,一边磨磨蹭蹭地洗菜,一边暗暗嘀咕,“主人肯定是胡乱开玩笑!真过分!开这样令人害羞的玩笑!”

小兔子瘪了瘪嘴,心中闪过一丝不满,严肃认真地开始思考主人是不是把他当成田螺姑娘了,果然主人还是嫌弃自己是只公兔子不是田螺姑娘吗……

李朗做好菜把小兔子唤过来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蔫蔫的没什么精神。于是李朗在懊悔,是不是自己开的玩笑太过了,把孩子给吓着了。李朗看了一眼站在厨房不情愿过来开饭的乐乐,皱了皱眉。

李朗想了想,主动走了过去,轻轻地捏了捏他最近爱不释手的小兔子尾巴,靠在小兔背后低声问道:“怎么了?刚才吓着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不、不是的!”小兔子听到李朗的道歉还是挺高兴的,这说明李朗有在

在乎自己的情绪,“我、我在想你为什么要亲我?你是不是把我当成田螺姑娘了?你、你是不是嫌弃我是只公兔子不是田螺姑娘?”

小兔子越说越小声,说到最后,自己都被伤到了,垂着脑袋,手指紧紧揪住围裙,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令人看着心疼。李朗轻轻叹了口气,伸过手摆弄着没精神地拉耸着的兔耳朵,一边耐心地解释道:“我不嫌弃你。是因为喜欢才亲你的。”

闻言,小兔子不明所以地抬起头,睁着明亮的大眼睛疑惑地看向李朗的眼里,似乎不太明白李朗的话。李朗只好说得更加明白:“我喜欢你。”认真又诚恳。

“可、可我是公兔子。”小兔子怯怯地说道。

“我知道。可是不是只有公母才可以在一起,我们也可以。”李朗觉得似乎应该换一种方式来跟单纯诚实的小兔子沟通,“呐,你跟我在一起吧!一辈子不用愁吃、愁穿的。我会给你做好多好多好吃的,还可以带你去玩。”

“真的?!”乐乐早已经被李朗的厨艺所折服,从胃到心都已经弃暗投明了,只是他傻愣愣地什么也没发觉,“好啊好啊!最喜欢主人做的饭了!”好吧,小兔子太单纯了,就这么一点小诱惑就被勾走了。

李朗开心地亲了亲小兔子的嘴,补充道:“不可以跟除了我以外亲亲知道吗?也不要跟着其他人跑了!”小兔子乖乖地点了点头,心想,母兔子和公兔子的相处方式他还是知道的,公兔子和公人类就可以以此为参照嘛!

“那、那我们是成亲了吗?”小兔子微微垂着眼睛,满脸通红、小声地问道。

李朗微微一笑,牵过小兔子柔软的双手,认真地回答:“嗯,明天就给你买戒指。”

☆、第六章

自从小兔子被李朗轻易地拐带之后,李朗第二天立马买了戒指把小兔子给套牢了,每天都见缝插针地灌输着婚姻的约束和只能跟他一个人亲亲等等关于夫夫和谐生活的规矩。小兔子呆呆地一条一条都牢牢记在了心里。总之,李朗成功地建立了牢靠的户主以及老公的地位。除了,在床上。

在外表看来,小兔子只有十七八岁,可是李朗是二十八岁的黄金单身汉,物理年龄上相差将近十岁。看着如此小兔子年轻的面容和单纯无害的眼神,李朗总有点下不去手,总觉得是在侵犯未成年。

“兔兔,你,到底多少岁了?”李朗快要憋出内伤了,看碟看片什么的都学习了好多遍,总是没有实践机会。

“嗯,我已经三百零六岁了。”小兔子歪着脑袋,无辜大眼睛一闪一闪。

“什么?!”李朗吓了一跳,没想到小兔精竟然已经三百多岁。不过这样也好,安慰一下自己就可以攻破心理障碍上了。

为了以防万一,李朗还是多问了一句:“那、那按你们妖精的年龄,这个岁数是可以做那事儿了吗?”虽然问出口了,但李朗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真邪恶。

“嗯?什么事?”

“就……公兔子和母兔子做的事。”这下该懂了吧?

小兔子腾地一下满脸通红,眼神游移地小声说道:“不、不是已经亲亲过了吗?”

李朗有些尴尬地用食指刮了刮脸,硬着头皮道:“呃……我是指比亲亲更进一步的。”

小兔子疑惑地看了一眼脸色尴尬的李朗,突然恍然大悟:“啊!你说的是交/配吧?”

“……”李朗沉默了片刻,艰难地应道,“没错。”

“唔……虽然有点害羞,可是□是成亲之后必须的呢!我、我可以的!”小兔子一脸壮士赴死的悲壮是怎么回事?!

李朗心里哀叹一声,面对单纯可爱的小兔子真的有些难办呢!不过,似乎在他的脑袋里没有交/配其实可以很快乐很幸福的概念。是不是要先灌输一下这样的概念再下手?

这么想着的李朗,终于暗暗下了决心,对小兔子要进行爱的教育!于是乎,李朗拐带着小兔子又是看小/黄/书又是看肥皂剧的,经过一番艰辛的努力,好不容易在小兔子的小脑袋中建立了情人的较完全概念。

在吃掉小兔子计划实施前的最后一步,李朗狠了狠心,掏出了珍藏版爱的教育片,抱着软绵绵、白嫩嫩的小兔子窝在沙发上观摩了一番。小兔子看着看着似乎明白了这是什么,也

明白了李朗给他看这个是为了什么。

小兔子白嫩的脸颊渐渐升起淡淡的粉色,有些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没想到反而更往李朗的怀里去了些。而令小兔子更不自在的是,总感觉屁屁下有什么硬/硬顶着、磨/蹭着。一向天然呆的小兔子不知道是教育片起的作用还是脑子突然灵光了,没过多久就反应过来身下顶着自己的东西就是教育片里出现过的一样。

“啊呀!那么硬的跟胡萝卜似的东西要放进屁屁里肯定很痛呢!”小兔子一边尴尬地悄悄挪动着身体想要避开“胡萝卜骚/扰”,一边暗暗地在心里想着,“可是电视里放的那个人的叫声似乎又好享受。好奇怪呢!”

呆萌呆萌的小兔子想得出神,根本不知道自己想的东西被自己不由自主地嘀咕出来,还让李朗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李朗听到“胡萝卜”的形容差点软掉,但是吃掉小兔子的坚定决心让他保持了坚/挺姿态。

“兔兔,很舒服的,要不要试一试?”李朗趁着小兔子脑袋因为胡思乱想而有些糊涂的时候开始诱哄,“这是成亲后必须做的事呢!而且,跟喜欢的人做这样的事会很开心很享受哦!”小兔子愣愣地听着李朗的话,心里稍稍挣扎了一下。

“唔……我怕痛,你、你要轻轻好吗?”小兔子仰着脑袋恳求道,“我喜欢主人,所以愿意跟主人交/配。”

李朗轻笑道:“我也喜欢你。你要记住,我们是因为喜欢、因为爱所以才做这样的事儿。而且不要跟除了我以外的人做哦!记住了吗?”小兔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记住了除了主人不可以跟别人做这样的事。

“我会轻轻。不要怕。以后我们把这事不要叫‘交/配’要交‘爱爱’好吗?”李朗继续爱的诱哄和爱的教育。

“嗯,跟主人爱爱。”小兔子有些害羞地低声应道。

李朗心中一阵狂喜,抱着小兔子的脑袋狠狠地亲了好几口:“乖!我的宝贝儿!萌死了!”

就这样,李朗顺利地将吃掉小兔兔计划贯彻得十分完美。在此过程中,李朗还恶趣味地不停逗弄小兔子露出来的小尾巴和小耳朵等敏/感/点。事后,李朗询问了小兔子为什么耳朵和尾巴在人形状态下都还在。

“唔,因为之前受的内伤还在恢复,保持这样的形象比完全人形要省力些。”小兔子迷迷糊糊地窝在李朗怀里喃喃道,“很快就可以有能力维持完全人形了……”

“哦不!你在我面前就这样,这样很好!”李朗为了心中的恶趣味急

忙阻止道。小兔子因为困顿,脑子一片混乱,根本猜不透李朗的小心思,胡乱点点头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七章

小兔子自从跟李朗有了“夫夫之实”之后过起了甜蜜的生活。这一天,小兔子突然意识到,来这里住了那么久都没跟对面的邻居打过招呼,这样是不礼貌的。于是小兔子烤了小熊饼干,拉着有点不情愿的李朗按响了对门家的门铃。

“哎!对门的是个冷面兽医,打过两次交道实在有点吃不消啊!”李朗在心里暗暗嘀咕着,想着如果小兔子被欺负了,自己作为一家之主要挺身而出。

没一会儿,门打开了。门后果然站着冷面兽医。

“啊!你好!我是对面家刚搬来都忘了过来打招呼,哈哈!这是我刚烤的小熊饼干,以后请多多照顾!”小兔子笑眯眯地捧着小熊饼干说道。

门后站着的男人冷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只是来回看了一眼李朗和涂乐乐,没什么表示地点了点头,接过了小兔子的饼干。小兔子似乎是第一次接触这样冷漠的人,有些不自在。

这时,一只什么动物突然从门后走了出来,讨好地蹭了蹭冷面男人的睡衣裤腿。可当小兔子看清了这是什么之后,浑身僵硬着失语了。李朗看着小兔子突然僵直着身体,浑身冒着冷汗,脸色苍白、眼神惊恐地盯着兽医脚边的狗,呃,姑且称为狗的生物。

那冷面男人看着小兔子满脸害怕的样子,主动说道:“它不咬人。”说着,伸手拍了拍那只狗()的头。它似乎很开心有这样的爱抚,在喉咙发出欢快的响声,满脸兴奋地使劲蹭了蹭男人放在它脑袋上的手,尾巴还一直不停地摇摆。

小兔子听了男人的话还是一动不动,因为,他看到了那只狗()在欢乐的间隙,无人感知地朝小兔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还散发着人类感觉不到的压迫气场。

“我叫凌渊,谢谢你的饼干。”冷面男礼貌地说完便关上了房门。李朗紧张地看了看小兔子的脸色,赶紧牵着宝贝回家安抚,心里暗暗祈祷不要再跟对门那奇怪的两只()生物打交道的好。

“怎么了宝贝儿?啊?说说话!”李朗是真有些着急了。

小兔子缓了缓神,颤抖着声音说了出来:“那、那只不是狗,是法力高强的狼、狼妖。”

李朗一怔,有些无法相信,怎么妖怪如此多,而且那只生物怎么看都像一只白色大狗。李朗撇撇嘴道:“是只狼还跟忠犬似的摇尾巴,真可耻!”

小兔子听了一惊,赶紧捂着李朗的嘴,惊呼:“不、不要乱说,让它听到就完了!看毛色,它很高贵,也、也许是狼妖王,很厉害的!”李朗心

下一惊,更加期冀不要跟对门再扯上什么关系了。

“不知道凌先生怎么惹上雪狼的,看起来雪狼对凌先生很服帖呢!”小兔子嘀咕着,有些好奇。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下个小短篇就是关于狼妖和凌渊的~每个小短篇都会有些联系哟~!

End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Bé thỏ ngoan ngoan, mở cửa ra nào – Lang Nhị Manh

  1. Pingback: [Chuyển văn-Chanbaek]Bé thỏ ngoan, mở cửa ra nào! | Tiểu Mộc Linh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