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êu vào tháng Tám – Y Nỉ Sự Kiện

Tên gốc: uyến tại bát nguyệt

恋在八月BY旖旎事件

(现代娱乐圈 大牌编曲攻X温和安静受 HE)

文案

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我喜欢你,而你刚好也喜欢我。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岚,余彦 ┃ 配角: ┃ 其它:

 

01

林岚从座位上起身离开,此时演唱正是最高潮的阶段,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色彩斑斓的荧光棒、印有偶像名字的闪光牌,恨不得用尽所有力气去挥动,只希望台上之人能够注意到这里,一个眼神也足够她们奋力嘶吼那人的名字。

工作人员眼神露出奇怪的眼神,看向中途离场的少年。

林岚不顾他人投过来的探究神色,慢慢从出口走到路边的巨幅广告牌下才吁出口气,夏日的风在这样的夜晚仍旧炙热的让人喘不过气。

“怎么不听了?”

少年旁边正在抽烟的人低着头弹了弹烟灰,说话时并没有看向一旁的林岚,白色衬衫的衣袖高高的卷起,夹着香烟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一双惯于拿笔写字的手。

对方富有蛊惑味道的特别声音让林岚并不觉得这人问的突兀,也不去看对方,低头淡淡道。

“听完了想听的歌,没有理由再呆在里面。”

那人闻言溢出一声笑,吐了个烟圈,看向一旁的林岚,少年清俊的侧脸犹如上等瓷器,青竹一般的瘦削身姿,单薄而挺直着脊背,眸色淡淡,拥有少年人少有的安静气质,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哦?他的歌,哪些是想听的,哪些是没有理由继续听的?”语气莞尔。

“余彦谱的曲写的歌是想听的。”

那人并不觉得意外,徐徐说道:”哦,余彦啊……,你不是唐安南的歌迷?”林岚不置可否,没有做声。那人也一动不动,不再询问。

公交车快要过来时,林岚才又开口,言语颇为古怪,与其说是在和身旁的人说话,更像是自己对自己说:”我谁的歌迷都不是,我是音乐的歌迷。”

等林岚跳进拥挤的公交车上,车子仿佛不堪重负,歪歪扭扭的驶去后。

那人才低声默念了遍林岚之前的话。

“音乐的歌迷……”

02

林岚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等待录用信息。身侧紧握的手掌暴露了他安静面容下的波澜万丈。

旁边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总监助理拿着资料夹低头浏览,扭头看向椅子上的林岚。

“你就是林岚?”

林岚站起身,嗯道。

“音乐学院的应届生应聘小小的助理?”声音带了些疑惑。

林岚闻言,面上无任何得色,一如既往的安静。

“恩。”

“高级助理需要24小时贴身为公司工作。”

“我能胜任。”林岚露出浅笑,语气笃定而温和。那人合上林岚的个人资料,看着他道。

“试用期三个月,过了试用期工资翻倍,你的能力在应聘环节中都有目共睹,希望工作愉快。”

这是个音乐公司,余彦为其效命的地方。

矗立在市中心位置的大厦,高耸云端,连透明玻璃反射出的光芒仿佛也带了些距人千里外的冷漠,它像一尊冷漠无情看着众生百态的巨人,岿然不动,巍峨高大。

虽然如此,但是能够与你在同一间公司,想想竟觉得没有那么紧张了。

“余先生,这是公司为你新聘的助理,以后贴身照顾你工作和生活方面,总监说如果你不满意,随时可以向公司申请新的助理。”

工作人员态度端正和煦,说完后,又看向林岚道:“余先生是华侨,从小生活在国外,不太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你是土生土长的H城人,这也是公司为什么独独聘请你的条件之一。这几天陪着余先生逛逛这里的名胜古迹,品尝一下H城的特色美食,务必尽善尽美,所有消费公司报销。”

林岚听到余先生这三个字时,不动声色的看向那人,那人双手闲闲的支着下颚,听到有关于他的事会礼貌的点头回应,姿态随意不拿乔,微笑的样子给人好相与的感觉,斯斯文文,温润优雅,刚从国外回来?那应该和余彦没有什么联系吧,不知在公司里担任什么职位?林岚胡乱想着。

“那我先出去了,明天的游玩行程,林岚你来安排。”交代完,看到林岚颔首,冲对面的余先生点点头,离开。

“你好,我叫余萧。”余萧站起身,伸出手。

林岚探手握住,分开,眼神错愕,没想到这人站起来竟如此高大挺拔,配上温润的气质,叫人移不开眼。

“我叫林岚。”林岚不卑不亢的回答。

余萧颔首。

林岚对于此人流利的汉语也有些意外,并没有那种生硬的音调。

可能对方看出了林岚的疑惑,好脾气的解释道:“虽然生活在国外,但在家里,一律讲汉语。”

林岚掩去眼中的疑惑,在脑中思忖,为什么这人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到过?有种难言的熟悉感,林岚默不作声的看看那人,他确认,没有见过这人,况且这人刚回国,可能是错觉吧。

余萧但笑不语的看着林岚,而后才道。

“是你自己搬东西还是我开车帮你般?”

“呃?”

余萧挑眉:“他们没告诉你吗?你以后就是我的私人助理,吃住行都是在一起的,所以,会和我一起入住到公司旗下的公寓。”

这个还真没注意到,林岚不再赘言,从善如流的说。

“如果不麻烦的话。”

余萧闻言面上一笑,这少年果然有趣,分寸拿捏得当,言行自律。

合上笔记本,拿起汽车钥匙。

“那走吧。”

03

这几天刚好是H城一年一度声势浩大的庙会,人声沸鼎,热闹非凡,各种美食齐上阵,逛罢庙会,两人穿着休闲简单,挎着相机骑着街边免费提供的自行车穿街走巷,寻访一切有意思的事务与风景。

林岚无疑是出色的导游,两人相处时气氛轻松,从未冷场。

H城风景如画,余萧按快门按的手指都泛酸,仍旧意犹未尽,念念不忘那些目之所及的美好。

两人转了一圈后,坐在街边的木椅上休息,林岚去买饮料,背影秀挺如戈壁滩上的小白杨。

余萧拿着相机看过去。

一排排香樟树下,拿着饮料的少年站在远处,风扬起乌黑的发,灼人的阳光让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清怡安静,如画卷中的翩翩少年。

少年忽然抬头看向这里,余萧怕这画面一闪而逝,不自觉拿起单反,扭好镜头,按下快门,将这一幕录入其中,然后勾唇冲露出诧异表情的少年笑。林岚将饮料递给余萧。

“照片洗出来记得给我一份。”

“需不需写上几句词?”余萧调侃道。

“如果是余彦的词,再好不过。”两人相视而笑。

“那有什么难的?”余萧仍旧笑着看林岚,好像真的很简单似的。

林岚闻言手掌不自觉收紧,这个人说话间,好似对余彦很熟稔的样子,也对,都是一个公司的,况且这人身份不一般,能够接触到余彦再正常不过的吧?

“当真?”

“当真。”

余萧看向少年,发现对方并没有那种狂热粉丝追星的感觉,说话不疾不徐,心不由自主的有些偏移。

“你很喜欢他?”

“难道你不喜欢?”

“还行吧。”余萧低头笑,胡乱的翻相机里的照片。

林岚不知道他在笑什么,静静的坐在一旁,不去打扰对方。

04

公司所有人都叫他余先生,尊敬礼遇,连一旁的林岚也因着对方的待遇跟着水涨船高,没有人因为他是新手而冷落排挤,所到之处,其乐融融的让人觉得诡异。

这个人到底是干嘛的?

昨天竟然看到有间音乐公司的一姐,苏馨逸都对他笑呵呵的礼貌有加,难道是传说中的隐藏boss,林岚鬼马地想着,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余萧对这个助理很是另眼相看,所有事尽职尽责的完成,从未因为自己的偶像在这间公司而开口让余萧帮忙过。

林岚摇摇头。

当余萧的助理并没有想象中的繁重,反倒轻松的很,大多数时间,余萧都呆在自己的工作室,公司里的工作室,家中的工作室,不知在里面捣鼓什么,林岚没进去过。

余萧刚从里面出来就看到坐在办公室里的林岚兀自浅笑。

“把这些谱子交给任总监。”余萧观察他的表情。林岚接过,略略看到五线谱上有笔迹凌乱的符号,将心中的疑问压制的很好。

“好。”东西亲手交给那位任总后,林岚再次回到办公室里待命。

“给你看样东西,跟我来。”余萧冲林岚扬扬眉。

林岚是第一次踏入这间工作室。宽敞的工作室内,各种音乐设备一应俱全,内里还有独立的隔音室,钢琴、吉他,白色纸张随处可见。

林岚的心砰砰直跳,很久才平复心跳。他也是填词人?难怪会和余彦相熟。

来到尽头的一处门外,余萧推开门。

原来是间暗房,片刻后,余萧拿出一张照片出来。

“你的照片,洗好很久了,现在才给你,不迟吧?”

照片拍的很好,角度和光线恰如其分,茂盛的香樟树下,穿着T恤的自己眯着眼看着镜头,林岚翻过照片,是自己喜欢的一首歌中的歌词。

“你最喜欢余彦那首歌的歌词?”

“《我还在这里》”林岚想起来前两天余萧问过自己。

——手指已磨出时间的茧,你却还没来,一夏又一夏,风吹过眼中的海,浪卷着风吹乱了睫毛,我还在这里等待……

相片的背面,蓝色的字,笔下仿若生花。末尾的签名是余彦。

林岚轻轻摩挲着那些字迹,心中触动,真挚道:“谢谢。”

余萧端详着少年的脸,纤细的颈脖仿佛一捏便折,心中微微侧动,没由来的,忽然想要拥住对方,抹去他眼中本不该有的寂寥。

林岚眼中迷茫,对方突然的靠近,可以清晰的闻到淡淡的竹叶清香。

“你刚刚笑得很好看,记得多笑。”余萧最终什么都没做,调转视线。

林岚扬扬手中的照片。

“照的很好看,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会笑。”说罢扬起唇角,灼灼其华。余萧怔怔,忽然想问他,是因为照片笑还是因为背面的字而笑。

难道自己这是在吃醋吗?余萧摇摇头,抬手揉揉少年柔软的发,转身离开。对方气息萦绕在鼻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刚刚竟以为他要吻自己。

05

经过上次的事情,林岚猜到余萧可能是公司新聘的填词人。

试用期过后,林岚被聘为正式员工,享受正式员工的福利和丰厚薪水。

余彦一如既往的神秘,从未见他在公司内出现,每每想起自己这般冲动的出现在这里就忍不住想要自嘲,放弃优渥清闲的大学助教工作来到这里,只为见一见那个人。

到头来,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看到过,连签名都是余萧帮忙弄的。

“林岚”听到声音,林岚顿住,回头看向大刺刺望着自己的人,是公司当红艺人唐然的助理希莱。

“有时间吗?”林岚扬扬手中的文件,意思是,忙。

希莱微蹙起眉,觉得对方有些不识相,自己现在跟的艺人正当红,旁的人巴结都巴结不来,自己主动和他攀谈还一副很忙的作态,平白的比别个拽上几分似的。

也不知道那位人人尊称的余先生是做什么的,整天看到这两人游手好闲四处闲逛,对比自己,忙的脚不沾地累死累活的,听说余先生的助理工资是自己的一倍。想到此,他心中更加不忿。

“你拿的什么?”

“余先生写的歌词。”

希莱嗤笑一声:”我们唐然马上就要出新专辑了,余彦可是为唐然创作了两首歌曲作为主打歌,我觉得公司有余彦这样的填词人就不需要像余先生这样的创作者,你觉得呢?”最后一句故意拉长语调。

“你们家唐然那么好,不如让他自己创作?你觉得呢?”林岚捏了捏额角,神色淡淡的反驳。

希莱抱臂的姿势僵住,放下手臂,怒斥。

“你以为你是谁?余彦是你能贬低的吗?”

林岚一笑:”我有提过余彦吗?我只是说让你们家唐然自己创作,难道连你也知道唐然除了一副嗓子能用外,外面给他打着创作型实力歌手都是虚的?除却余彦的两首歌外,那些标注着他名字的词曲,真的是他创作的吗?”一语戳破,直白的将事实袒露在人前。

他不太喜欢对方用鄙夷的话说余萧。相处了这么久,他不是没听到过他弹的曲子。

看过他写的词,谱的曲,就是知道他有与余彦比肩的才华才更加无法忍受旁人的藐视和鄙夷,偶尔对方哼出的小调都觉得如斯美妙。

希莱狼狈离去的背影让林岚闷闷的心胸敞亮不少,虽然知道每个行业都有潜规则,但还是无法真正接受这种正大光明的窃取行为,为什么这些人可以这般自若的抹去真正创作者的名字再冠上某个艺人的名字。

林岚拿着东西离去。

走廊拐弯处靠着墙壁的余萧一只手摸着下巴,眼神愉悦,看到林岚为他出头时,心中不是不高兴的,头一次看到安静的他像一头小兽一样亮出獠牙,真是可爱呢。

【耽美文学公共主页发布,版权归作者所有,盗文自重3253221】

06

“总监,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的吗?你会让余彦为我的专辑提供两首词曲!”唐然不可置信的看着最新通知,专辑中最为出彩的两首歌被移除了。希莱同样一脸不可置信。

总监任荣头都未抬:”会再换两首新的歌放进去的,不必担心。”

如果让别人知道余彦给自己写的歌被换掉,唐然可以预料自己将成为整个公司的笑料,百思不得其解的询问。

“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余彦会变卦?一切不都好好的吗?”

“平时让你收敛些自己的性子,觉得自己红了,眼睛就不知道放哪里去了,余彦这尊大佛是公司好不容易请来的,生怕一个不如意,人就走了,让他给你们这种小虾小鱼填歌词我自己都觉得难为情,碍于我们曾是校友的情意,他才不推辞,你不好好珍惜,只能让给别人。”

“总监,我都没见过他,怎么会惹到他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任荣靠向椅背,似笑非笑的看看唐然身后的希莱。

“你何不问问你的人?问问他是不是瞎了眼说过余先生?”点到即止,任荣不准备再说什么。

唐然错愕的扭头看向希莱,希莱惊愕回望,他是说过那个余先生的不是,但从未对余彦不尊重。

唐荣失魂落魄的走出任荣的办公室,看向跟着出来的希莱。

希莱忙撇清道:”我上次在走廊里碰到过那位余先生的助理林岚,就和他随便说了几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任总监会知道,更不知道会传到余彦的耳中,而且,我根本没有说余彦的不是,这其中肯定被那个叫林岚的故意混淆视听了。”

“你怎么那么笨?你闲着没事在余先生助理的面前说余先生的不是干什么,余彦……余先生,两个人都姓余,很有可能有些关系。”唐荣怒气冲冲的发完火走了。

林岚并不知道因为自己,唐荣的新专辑中本应有的两首歌被撤了,余萧也没告诉他,时间就这样悄然溜走,两人相处越来越有默契。

余萧约林岚一起去公司对面的餐厅吃猪扒饭,两人转过身正准备走,林岚忽然出声:”等等,谱子还在身上放着,还是放到办公桌上吧,不然丢了怎么办。”

余萧十分宽和地笑着说:”丢了也没事,我还可以凭着记忆写一遍。”

希莱慢慢地走着,听到办公室开启又关闭的声音以及对方渐渐消失的脚步声,顿住。

07

余萧感受到心间有一粒种子破土而出,正缓慢而蓬勃的生长着。

林岚坐在余萧刚刚坐的钢琴上,手指在钢琴上跳动,看着乐谱上凌乱的音符,将刚刚余萧弹的曲子在自己的指尖跳跃释放,舒缓柔美的钢琴声包裹着身体内每一个细胞,仿佛置身在温润的泉水中。

余萧倒杯水回屋,就看到少年正认真弹奏的侧脸,熟练的指法像尾水中的鱼,恣意的跳动着。

余萧悄无声息地放下杯子,坐到少年旁边。

四手联弹,配合默契,仿佛两人这样一起弹奏了几百遍,然而,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这样合作。

少年听到声响,看到那双修长的双手与自己一同游走在琴键上时,顿了一下后,快速进入状态。

雨停,太阳从云从中探出一半身子,胖胖的飘在厚重如棉花糖般的云层中,万里晴空。一切美好得让人不忍打破。

一曲终了,余萧鬼使神差的倾身吻住扭头看自己的少年,柔软的触感,绵长细密的吻,林岚怔在那里,神情停滞。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林岚听到这句话,怔怔抚向不受控制的心跳,显然一切都不需要答案,他竟也不知不觉被他吸引,何时恋上他?连自己都不知道。

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林岚略略惊讶。

“怎么办,我好像也喜欢你。”林岚茫然的抬头看向余萧。

余萧忽然冁然而笑,他再也没听过比这句更动情的话了,这世上还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同样喜欢你而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情了?

余萧实在没想到他会说这句话,莫名感动地拥住少年。

水到渠成地在一起。闲暇时,余萧常授林岚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撇去恋人的身份不谈,拥有丰富专业知识的余萧让林岚十分钦佩。

周末林岚经常会带着余萧去H城附近未被政府开发的水乡古镇,古色古香的韵味一度让余萧的灵感突现。

时光飞逝,有时候,连余萧都有些恍惚,在一起多久了?自己竟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冲进了恋爱的潮水中不可自拔,平淡的日子将俩个人的心打磨的越来越靠近彼此。

明天便要和公司的人去夏威夷取景,一去就要一两个星期,余萧心情空落落地看着整理文件的安静林岚。

“明天就要走了”林岚好笑的看着像只大狗一样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余萧。

“又不是一去不回。”

余萧走近,微微倾身,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正色道:”记得给我打电话,要想我,不准再像上次一样接受别人的搭讪。”

“余先生,请告诉我,您今年几岁了?而且,上次只是外国友人在向我问路,没有乱搭讪……。”林岚颇为无奈。

“等我回来。”

“好,等你回来。

08

“林岚,从你进公司以来,你的认真和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连余先生都对你的表现赞誉有加……”

“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余萧谱曲创作的歌会出现在石峰唱片公司最新专辑的目录里?”

“我不知道。”林岚有些不知所措。

那人失望的看着他:”难道是余先生自己把词谱曲子送给石峰的?你觉得这样牵强的理由我会信吗?”

“我……”林岚哑然,他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更不知道为什么余萧的词曲会被石峰的人冠上他们艺人的名字出现在他们专辑里。

谁会这样做?

“歌曲小样还有谱子除了我以外,只有你和余先生经过手,你认为我会不顾自己公司的利益把小样奉送给石峰吗?如果你不承认的话,是不是在向我暗示,这件事是余先生做的?”

林岚回忆脑中的记忆,没有头绪,听到任荣说事情是余萧做的事,下意识摇头。

“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你难道不相信他吗?”

“除非你承认这件事是你做的,不然我也不保证会不会告诉公司高层这件事,这件事属于商业机密,你已经触犯到公司的利益,事情闹大,最容易被外界中伤的绝对是他。”

林岚紧紧攥着亲自录制给余萧的歌,看着余萧整齐干净的办公桌,将辛苦了几周的心血放在上面,低声轻喃一句:”生日快乐。”

“只有你主动离开,才能让这件事迅速沉寂下去。”

林岚不笨,知道自己离开后,这位手段老练的总监会雷厉风行地压下这件事。让自己背上黑锅,保不准还会说是自己出卖有间得了巨款逃之夭夭。算了,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那些脏水不会泼在他的身上。

他知道后,会不会也相信这件事是自己做的?一想到自己会在他的心中留下盗窃者的称呼,心脏都隐隐疼痛呢。

新的助理会取代自己的位置,时间会抹去自己存在过的痕迹。林岚混混沌沌的拿着自己的东西等电梯。

“叮——”从里面走出一人。那人故作惊讶的看着拿着纸箱的林岚。

“林岚,出了什么事?怎么……”希莱眼神闪烁,语气关切地问。

“我申请了巴黎音乐学院的研究生,已经通过申请,下个月将去法国。”林岚扫了一眼希莱。

邀请函早在几周前就放进了林岚的电子邮箱中,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余萧,看来,也没有机会告诉他了。

林岚知道,离开只会让这项罪名坐实。

就这样吧。

等到电梯合上,希莱才露出一抹冷笑,笑得脸都扭曲了。

跟随着制作团体回国的余萧,当被告知林岚窃取自己的歌曲卖给峰势携巨款逃之夭夭时,眉毛紧紧地搅在一起,很久之后才对任荣说了一句。

“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

任荣忽然想起少年当初紧抿着嘴说:”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

两人相似的执拗语气,有些恍惚,然后语重心长的说:”余萧啊,这件事早在一星期前就一锤定音,解决了,他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助理,是不是他,真的不重要,你应该懂的……孰轻孰重,你自己考量。”

余萧直视他徐徐道:”其实,是不是他做的,你也不确定对吗?而且,难道你压下这件事后,就没想过,不查出背后真正的窃取者,对公司利益只能是一种隐性威胁,留着这样的人躲在暗处看戏,让他继续窃取?你认为可以随随便便的解决吗?”

任荣听余萧这一席话,面上凝重,陷入沉思。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蜂石的音乐总监是我在国外的同学,本来不想说的,免得你尴尬,但今天不得不亲自去找他一趟了,我这样说,是不想被那些人在你面前做文章。”

“余彦,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不知道?”

余萧顿了顿道:”还是叫我余萧吧,余彦只是笔名而已。”起身离开。

09

法国,巴黎。

林岚从自动售贩机内买了罐冰镇咖啡,坐在广场内黑色铁艺的长椅中,看着白色的和平鸽飞飞落落,小东西一点也不惧怕游客们的接近和喂食。

总是灰蒙蒙的天空让所有建筑物都散发着潮湿的味道,阳光成了奢侈品,就像他的心在飞机起飞时同样蒙上了一层薄纱。

异国他乡的陌生感让他更加思念那个人。

喝尽,抬手将罐子扔进垃圾桶,眼角瞥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林岚身体僵住,不敢相信的扭头看去。

高大挺拔的身影正一步一步靠近自己,显然早已看到了自己,林岚定定地看着那人。不知他是来兴师问罪还是其他……或者,只是偶遇。

“你怎么知道我是余彦?”

林岚没想到重逢之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想来他是听了那首歌。

忍不住勾唇浅笑:“猜的。”

“怎么猜的?”仍旧不依不挠地问。

“照片上的字和你平时创作时写的字一模一样。

那人抚额:“没想到是这里出了岔子,本来还想卖个关子。”

“起初也没联想到你就是余彦,后来才由一些艺人那里慢慢察觉确认,你的关子其实卖的挺好的。”林岚如实说。

“那夜的人是你吧。”林岚又道。

余萧没有否认:“唐安南演唱会那夜?”林岚点点头。

余萧宠溺的揉揉林岚的脑袋:“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明明你那夜连看都没看过我,怎么会猜到是我?况且那一晚我正在发烧,嗓子都哑了。”

林岚但笑不语,他怎么会告诉他,那双修长的双手,让他记忆深刻,而且,就算哑了的嗓子依旧能听出一个人的独特之处。

“那首歌我很喜欢,很好听。”余萧揽住林岚单薄的肩膀。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关系,不算晚。”林岚挑眉,难得调皮的回答。余萧将头埋在林岚的颈窝,呼吸着对方身上淡淡的清爽味道。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看在任荣那么大年纪的份上,就原谅他的武断霸道吧,不过,他已经发了封致歉信到你邮箱。”

林岚失笑,明明这人和任荣一般无二的年纪,竟然恬不知耻的称呼别人年纪大,从前怎么没见他这么厚脸皮呢?

“以后不要再这样离开。”这恳切的请求让林岚动容,他下巴放在对方宽厚的肩膀处,闭着眼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被我遗忘在文档里的一篇短文- -,凑合看下,杂志上的马甲和晋江的不一样。

end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Yêu vào tháng Tám – Y Nỉ Sự Kiện

  1. Pingback: Đoản văn: Yêu Vào Tháng Tám (Hoàn) | Dory

  2. Pingback: Yêu Vào Tháng Tám | Haru OneDay

Trả lời Kem Hủy trả lời

Mời bạn điền thông tin vào ô dưới đây hoặc kích vào một biểu tượng để đăng nhập:

WordPress.com Log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WordPress.com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Google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Google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Twitter picture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Twitter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Facebook photo

Bạn đang bình luận bằng tài khoản Facebook Đăng xuất /  Thay đổi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